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118:局中有局

    不得不说,太后这计划确实是深,只要这个计划成功,不但能将觊觎已久的潘家财力统统入库,还能将摄政王这个眼中钉给彻底的除之。【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果不愧是宫中唯一胜出的女人!这计划,这手腕,委实厉害!

    只可惜,太后错就错在,用处了人,她居然用庄映寒去窃取情报,那便是最大的失败!

    “如若不是你知晓剧情,我安插于江苏的人,必会被摄政王利用,将来太后查下去,发现我身后的势力之后,必会将我除之。”

    他一向表现的庸碌无为,若是让太后发现了他身后的势力,必会借机将他杀了!

    有一个摄政王已让太后烦心,若是再有一个逍遥王来渗和,这北煜的江山,小皇帝必是坐不稳的!

    “而你所说的抄家充公,能充公的,只是明面上的东西;我暗中那些势力,必会被摄政王收入囊中,这也成了他篡位的一大助力!”

    “安锦赫,常阳春,乐浩然这三人与我计划举足轻重,而他们手中,有我不少的组织,如此一来,我如今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给摄政王北宫荣轩做着嫁衣!”

    北宫逸轩倒是将这些给理清楚了,宁夏却是听的满头雾水“不对啊,按你这么分析,那渣男必是知晓你手中的势力,既然知道,怎么会不出手?怎么会不告诉太后?”

    “不!他此时还不知晓!若是没猜错,乐浩然必是在这次行程之中,倒戈相向摄政王。”

    “不对,说到乐浩然,在原文里他是没有出现的,你怎么会忽然让他站到明面上来的?”

    剧情都乱了,宁夏这脑子还是没有炮灰王爷的好用!

    她这般刨根问底,北宫逸轩轻笑着将她拉着坐到椅上“临时起意。”

    乐浩然是他的暗棋,本不想将乐浩然放到明面上来,只是他担心这一路有人会伤着她,这才让乐浩然走到了明面上来。

    ‘哦’了一声,宁夏手肘撑着桌面,手掌托着下巴“按你分析的这样,那你岂不是要把那三个人给…..”

    做了个‘咔嚓’的手势,宁夏这会儿有点不是滋味儿。

    原本以为只是摄政王的篡位事件,却没想到,这其中竟是交错了这般多的事情。

    这弯弯绕绕的,怕是谁也不好活!

    “我只是奇怪,乐浩然为何会倒戈?”虽是他的下属,可二人却似朋友一般的相处;他想不明白,乐浩然为何会背叛他?

    北宫逸轩沉默不语,宁夏知道他心里头不好受;虽然这只是分析,可是这分析的头头是道,就算是不相信,却也不得不防!

    二人沉默间,只听得外头有人走来,下一刻,便听秋怡说道“奴婢见过天雅公主!”

    天雅抬着下巴,扫了一眼守在门口的秋怡“你们守在外面做什么?你主子不是病了吗?怎么不进去照顾?”

    “回公主,王妃正在休息,奴婢们不敢打扰王妃。”

    秋怡垂着头,一字一句的回着话。

    天雅一听,眉头就是一裹,“还在睡?”

    原本以为摄政王妃是如何厉害的人物,却没想到,这一来就病倒了;只是她在怀疑,这是真病还是假病?

    眸光一转,天雅说道“今天谢家小姐也是身子不舒服,刚才我带着太医去给她看诊;既然王妃还病着,我让太医给她看看!”

    说完,不由分说的就要掀帘子。

    秋怡二人正要阻止,跟在天雅后头的几个男子立马出手将二人拦下;在这当头,天雅便已经走了进去。

    一进里面,闻着浓重的药味,当白胡子的太医跟着走进来时,眉头一蹙“看来王妃是受了重伤,这是伤药。”

    伤药?难道真如昨夜那两个奴才所说,被摄政王打伤的?

    二人到了床头,只见得王妃面色苍白带点暗黄之色,嘴唇更是发青。

    “快给她看看,真伤的这么重?”

    明明昨天还看着她面色红润气色很好,怎么今天见着就像是要死了一样?

    随即进来的秋怡见到宁夏躺在床上闭目不醒时,忙垂着头走到床前“我家王妃受了重伤,昨日为了参宴,这才抹了些胭脂盖住病色……”

    “谁这么大胆?敢伤着摄政王妃?”

    “这….都是主子之间的事儿,奴婢不敢多言。”

    秋怡这回话,让天雅肯定了心中所想;若秋怡一口说出是摄政王所为,天雅必然不会相信;可秋怡这般的闪烁其词,她反倒真信了此事乃摄政王所为。

    天雅仰慕摄政王,一心想着嫁到北煜为摄政王妃,没想到,今年摄政王却是带着正妃而来。

    本是想着给摄政王妃一个下马威,也为了让摄政王明白,她天雅是能给摄政王带去好处的!

    可是,眼下看着这摄政王妃这般的无用,天雅就不想在这女人身上费心思了;她倒是要看看,那谢雅容到底有何本事?居然能将摄政王迷的对正妃出手!

    天雅带着太医面色怪异的走了,宁夏这才坐了起来。

    “那药真是好东西,带着太医来都能蒙过去!”

    藏于柜子后头的北宫逸轩笑着走了出来“这是必然,不然如何能让大家相信你这真是病了?”

    不管是病还是伤,总之这三日不会再有人来找她的麻烦便好!

    “这三日倒也可以仔细看看,到底是在哪里出了纰漏?”

    宁夏见他目光深沉时,便知道他是在想着乐浩然之事。

    话说谢雅容服了药之后,这苍白的面才回复了些血色;这一天她真是快虚脱了!

    “看来容儿是吃不惯这些吃食了。”明明吃的是一样的东西,他吃了没事,谢雅容却是拉到虚脱,很显然,不是吃的东西有问题,而是谢雅容的身子太娇贵了。

    “容儿实在无用。”虚弱的回了一句,谢雅容便是不想再说话,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北宫荣轩看着她睡着了,这才走了出去。

    计划的事情,因为忽然出现的一个乐浩然而不得不取消。北宫荣轩想不明白,这个乐浩然是太后几时安排的人物?

    心中想着事情,当他骑着马跑向草原之时,见到一个熟悉的人骑于马背之上,闪身过了那山包。

    那个人,如今可是他的眼中盯-----乐浩然!

    草原地势平坦,却在这平坦之外,连着一座深山,一眼望去,只见着那深山连绵起伏,于这柔情的草原相比,更像是粗犷的汉子。

    乐浩然独身一人进了那深山,是去做什么?

    心中怀疑,北宫荣轩一甩缰绳,跟了上去。

    草原有狼,而这深山之中,更是狼群野兽的聚集地;北宫荣轩跟着乐浩然进了山中,心中不免担心,若是遇着兽群,他一人怕是难以脱身!

    正在想着,便听到前头一声似狼啸之音;寻声而去,只见到乐浩然跪于悬崖边,目带凄凉的看着下方的草原。

    视线扫向乐浩然,只见他手中拿着一支女子的发簪,看那花样,不似年轻女子所用,应当是他长辈所有。

    “摄政王一路跟来,不知是为何?”

    乐浩然一开口,北宫荣轩便是一声轻笑“乐帅将本王引来,不就是有事与本王说?”

    他不过是临时起意出来跑跑马,乐浩然便是这般巧的让他遇着了,天下哪这般多的巧合?这分明是有意而为。

    “摄政王果然通透。”

    乐浩然将那发簪收进怀中,转身与北宫荣轩四目相对“摄政王的计划难得实施,是否恨在下阻碍了你的好事?”

    这一问,可谓是直白,北宫荣轩嘴角勾着一个冷笑“若本王说恨,你便能倒戈相向?”

    “倒戈?在下不为他人所用,何来倒戈之说?”一声轻吡,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

    北宫荣轩目光一闪,“既然如此,乐帅将本王引来,是何用意?”

    “明人不说暗话,你想探逍遥王的底,而我,恰巧能助你一臂之力;我的目的很简单,我们的目标也一致-----我要杀了李宛水!” [妙*筆*閣~] miao笔ge. 更新快

    李宛水,当今太后的名字,乐浩然一开口就是要杀了太后,那眸中的恨意,毫不掩饰。

    北宫荣轩平静的看着乐浩然,脑中却是迅速的转开了来。

    “原本我是想借着逍遥王的手去杀了那女人,没料想,逍遥王妇人之仁,却是一心与摄政王周旋;既然他不能达我所愿,我更愿意与摄政王合作!”

    北宫荣轩眸光一闪,似不相信“你是逍遥王的人?”

    “目前而看,我是在替逍遥王做事,而太后却认为我是她的人;如此,逍遥王的本事可见一斑!”说到此,乐浩然转身看着远处的草原“逍遥王的本事,你怕是做梦也想不到;若你与我合作,我能将他的势力慢慢的转于你之下;只要你能杀了李宛水,我便将逍遥王手中的势力似囊相赠!”

    乐浩然这番话,听的北宫荣轩心中一震;虽然想过逍遥王能力不小,却没想到,竟能在太后身边不动声色的安插人手!

    但是,他也怀疑,乐浩然是不是有人安排来诱他入局的?

    ...
推荐阅读:我当道士那些年都市医武高手清末之雄霸天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校草住隔壁我有药啊[系统]校园豪门种田之鱼水相欢我们正在交往墨妃倾城妻似魔鬼的步伐永恒蓬莱阴阳术士秘闻录网游之另类女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