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122:看戏

    北宫荣轩皱着眉头将怀中的人推开,她身上的味道实在是让人作呕!

    谢雅容一惊,忙抬了手臂轻嗅,这一闻,却是面色一变。【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她身上,怎么会有这种恶心的味道?

    “你先沐浴。”好好的兴致被这味道给冲的散了,可是那茶水里的东西却是还有效。

    见她呆呆愣愣立于原地时,北宫荣轩便是一脸的不耐。

    男人在这个时候被打断,脾气必会不好!

    谢雅容显然是不相信自己身上会有这种味道,似为了验证,她再次催动情香,而这一次,她身上那腐臭之味越加的重。

    北宫荣轩心中本就不快,见她还呆呆愣愣的无所行动时,一甩袖便走了出去“你先沐浴,本王今晚不来了。”

    面对一盘好菜,结果那味道却是让人作呕,就算是他想吃,也无从下口。

    谢雅容在北宫荣轩离开之时,这才醒悟;来不及去想为何身上会有这味道,匆匆忙忙的将衣裳穿下便追了出去。

    这一路追出去,直接到了摄政王的休息之处,她甚至还未上前,便见着摄政王将那端着茶水的叶宣给拉着进去。

    杯盏落地之音传来,接着便是衣裳撕.裂的声音,伴着叶宣那娇呼声,谢雅容只觉得心中痛极。

    那个男人,那个口口声声说着此生只爱她一人的男人,如今却因为等不及这一刻,而和别的女人欢.好。

    “谢家小姐今日有王爷庇护,来日王爷若是腻了,那可就不好说了。”

    庄映寒的话,忽而于脑中回荡,听着那男子低吼,女子娇.喘的声音时,谢雅容眸中噙着泪,咬着唇,慢慢的走了回去。

    “过去的便是算了,从今往后,我北宫荣轩只有容儿一个女人。”

    “容儿这般的勾人,知晓容儿滋味之后,其他女人再入不得本王的眼。”

    往昔的情话犹如在耳,可对上方才的画面,谢雅容只觉得极度讽刺。

    采露一言不发的跟在谢雅容身后,方才她去打水了,这回来,便见到小姐冲了出来,她还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事,没想到一跟去,却见着摄政王宠幸了那丫鬟。

    “小姐,时辰不早了,您是否现在沐浴休息……”

    采露这一开口,便被谢雅容一巴掌甩了过来“要不要休息,几时轮到你来说了?”

    此时的谢雅容全然没有人前的温柔可人,那一脸的狰狞,令采露只能悟着脸低下头去。

    谢雅容恨恨的抬起手臂再次去闻,却发现方才那味道已然消失,就好像那令人作呕的味道只是幻觉。

    “你说,她今晚是不是会一直催动情.香?”

    远处,宁夏与北宫逸轩一身黑衣趴在地上,听她这一问,北宫逸轩目光柔和的看着她“这方法也只有你才想的到!”

    今日冬沁递给她的瓶子,是北宫逸轩给的,这里面是香料,原本是上好的东西,可是与谢雅容那情.香一融合,立马变得恶臭难挡。

    这也是应试教育的好处,虽然她的化学学的不好,可是她也知道,有些东西分开来是好东西,一凑起来,那就是高端黑。

    北宫逸轩闻过谢雅容的情香,在宁夏说了要怎么利用这情香时,他便在配着香料;今晚宴会结束时,北宫逸轩将北宫荣轩给畔住,用云闲已给解药之事来惹怒北宫荣轩。

    两个男人谈话时,宁夏便将那香料调成的稠液倒在手中,与谢雅容交谈时,宁夏将赤炼往手中一悟,赤炼那身上便是沾了浓度极高的稠液,随后宁夏将赤炼放进了谢雅容的领子里。

    那小东西身上有东西,自然不舒服,再加上它也喜欢往女子的衣裳里钻,自然就将那些东西都抹到了谢雅容的肌肤上。

    在谢雅容没有催动情.香时,那香味自然是好闻;可若是她一催动情.香,两种味道一融合,自然就有了那种难闻的气味。

    今晚这计划要实施,得有三个步骤;第一,惹怒北宫荣轩,第二,在谢雅容身上下香料,第三,在谢雅容那茶水中下药。

    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错,都不能达到此时的效果!

    “你呀!”

    看宁夏那得意的样子,北宫逸轩宠溺的刮着她的鼻子“这夜深露重,你偏要来趴在地上看戏!这种戏有什么好看的?”

    “当然好看了!今天这还是前头戏,过两天就能看到他们窝里反了。”

    贼贼一笑,宁夏仿佛已经看到了谢雅容和北宫荣轩那几个婢女相斗的画面。

    谢雅容心性孤傲,委身于摄政王,也是用了真心的;本是要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幸福,如今看到北宫荣轩随随便便就和别的女人上了床,谢雅容如何能受的了?

    “好了,该看的都看了,该回去了!”

    轻声一叹,不管今日这成功与否,只要她开心便好。

    在巡逻的侍卫走过之后,二人便悄然起身,北宫逸轩将她拥在怀中,足尖一点,便是飞身回了休息之处。

    宁夏的之所以要玩这么一出,一来是为了让谢雅容和那几个丫鬟窝里斗,二来是为接下来的谋划做铺垫。

    “你就这么确定她会去引诱云闲?”

    “我不确定啊。”撑着脑袋,宁夏心情大好的吃着酥饼。

    今天玩的这一出,确实是在诱着谢雅容,但是,如果谢雅容是个心性坚定的人,必然不会因为一次的打击而另生想法;若谢雅容心性不够坚定,想要再找个靠山,那就另当别论了。

    云闲不是一想拿谢雅容当幌子吗?她就帮他把事儿摆到明面上来!云闲不是对送上去的女人不屑么?宁夏就要让谢雅容主动去找。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不择手段的去拆cp,只要能把原文里跟谢雅容有关的男主都拆了,对她,对炮灰就更有利。

    “不确定还能这么高兴?也不怕今晚是白忙活?”

    看着她这开心的样子,北宫逸轩心里头也跟着高兴,见她笑眯眯的吃着酥饼时,凑上去就着她咬过的地方咬了一口。

    宁夏心里头正在盘算着怎么把之前受的罪都还回去才算够本儿,没注意到他这行为,这一人一口的吃下来,宁夏这才发现,一个饼她只吃了一半;见他端着茶水自然的喝着时,脸上不由的一红。

    “那不是没有了,你怎么跟我争着吃?”

    “本是不饿,但见你吃的香,也想吃一些。”其实就是想跟她靠近些罢了。

    一时语结,宁夏看着他眸闪柔情时,一时间无话可说。

    本就生的妖娆,此时烛光柔和,照在他如玉的面容之上,凭添上了一阵光芒,那妖娆与柔和的结合,实在是让人看的心惊胆战的。

    “炮灰,你说你长的这么好看,以后别人说我配不上你怎么办啊?”

    一般说来男女都要相配才好,宁夏原本的面容就不说了,只是一个清秀的姑娘;如今庄映寒这副皮囊胜过她本身千万倍。

    可饶是如此,和北宫逸轩比起来,还是不值一提。

    这男人生成这模样,真是让女见了都自惭形秽。

    或许,只有谢雅容那沉鱼落雁之容才能与他匹配吧?

    “谁会说?”

    见她嘴角还沾着饼沫,北宫逸轩伸出手,食指将那饼沫轻轻抹去;而后将温度刚好的茶水递到她手中“这世上能配得上北宫逸轩的,也只有蝉儿而已。”

    “……”

    宁夏咬唇看着他,喝了一口茶,把心中那份欢喜压下之后,这才一本正经的说道“虽然有哄骗的嫌疑,但是我接受!”

    四目相对,饶是前途渺茫,宁夏却觉得窝心;有他真好,心里满满的,暖暖的……

    下了香料,宁夏心情大好的等着看谢雅容他们窝里斗,好心情的睡了一觉,第二日一醒来便手脚麻利的收拾好之后,走了出去。

    起的早,天气还很凉,将那妆缎狐肷褶子大氅仔细的裹了裹,一双眼转的极是灵动。

    谢雅容昨晚肯定是泡了一晚上的澡,只可惜啊,炮灰说了,那东西若是没有药物去浸泡,便是将皮搓破了也洗不净。

    若非得想用水泡净,只怕得泡上个三五几天才行。

    “王妃,您不用早膳吗?”

    秋怡这才将早膳给端进来,见着宁夏抬步就出来时,忙跟着追了出来“王妃,您这一大早的,要去哪儿?”

    “看戏啊!”宁夏回的是理所当然。

    昨晚的计划她真想去看看效果,虽然是急了些,可是好吃得乘热,好戏要乘早。 |.

    “王妃,看戏也得吃些东西,您这是……奴婢见过王爷。”

    秋怡的话,在看着那美艳过份,异常眩目的男子走来时,忙止住,立马垂首行了个礼。

    今日北宫逸轩身着月白锦袍,外披墨绿色刻丝鹤氅,墨发以白玉镂空簪束之,两撮发丝未受束缚,从鬓处散下,垂于两颊。

    晨风吹拂,将那发丝绕到那削尖的下巴,一对精致的黛眉斜挑,一双眼泛着春水,精致到让人叹息的面容之上,带着让人窒息的笑意。

    这人便是不说不话立于那里,就能让人忘了呼吸。

    这妖孽啊,到底要不要人活了?这一大早的,成心不让她心跳正常是不?

    “便是要看戏,也当先用了早膳。”

    ...
推荐阅读:清末之雄霸天下我当道士那些年都市医武高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校草住隔壁我有药啊[系统]校园豪门种田之鱼水相欢我们正在交往墨妃倾城妻似魔鬼的步伐永恒蓬莱阴阳术士秘闻录网游之另类女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