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136:天子审问

    “回主子,奴婢方才见着有人围着主子马车时,便仔细留意着情况;奴婢说过,只要主子救下奴婢兄长,奴婢便誓死为主子效劳;故此,奴婢不敢说谎,方才大家都在传着,说是主子不顾廉耻,光天化日之下不顾身份与外男私通!”

    方晓这段话,听的所有人都是变了脸色。【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这个女人,为了讨得王妃的信任,居然这般的不怕死!

    她是没见着王爷那目光已是要杀人了吗?

    方晓的话一落,宁夏便从车中跳了下来,连件外袍也没披,急的秋怡忙拿着手炉和披风跟了下来。

    “王妃,您先别恼,当注意勿要受了寒!”

    一边说着,将那手炉塞到宁夏手中,冬沁跟着将那披风给宁夏穿上。

    宁夏此时的目光可谓是冰寒彻骨,眸光中闪着狠劲儿,盯着方晓“你确定?”

    “奴婢不敢欺瞒主子,方才之桃还说是谢家小姐下了东西让主子犯了错!”

    这下子,原本想要看戏的谢雅容面色一白;而那想要坐收渔翁之利的之桃,却是吓的直接跪到了地上。

    “秋怡!掌嘴!”

    并未开问,宁夏直接吩咐着秋怡动手。

    秋怡会意,走到之桃跟前,啪啪的便是数十个巴掌甩了过去。

    秋怡本就是练武之人,那力道一上去,自然是不留手,没消片刻,便见到那张本是清秀可人的面容,被打的高高肿起,那猩红的血更是顺着嘴角流了出来,滴在雪地上,点出一朵朵雪中之梅。

    “谢雅容!你是要本王妃亲自动手?还是你自个儿动手?”

    这一次,宁夏是没有半分的忍让,那骇人的目光,分明是要将那谢雅容给分尸一般。

    谢雅容没料到王妃会一句话也不问就发难,抬头满眼委屈的看向北宫荣轩,那倾国倾城的面容之上,煞白一片“王爷,臣女冤枉……”

    “冤枉?怎么个冤枉法?”北宫荣轩尚未开口,宁夏已是上前一步,直视于谢雅容“今日你若说不出个门道来,本王妃便要你死在这雪中无土掩埋!”

    无土掩埋?何不直接说是死无葬身之地?

    北宫荣轩不由冷笑,这庄映寒,当真是耍心眼耍到他的眼前了是吗?

    “王妃还是将事情给查清楚再治罪的好,倚仗身份严刑逼供只怕是难以服众!”构陷他心爱的女人,她是想以此来让他妥协吗?

    与她深情一番,目的是要她为已所用,可若这份利用需要他的容儿来遭罪,那么,这个计划废去她又有何不可?

    面对北宫荣轩对谢雅容这般明显的庇护,宁夏那双眸子闪着骇人的沉光“严刑逼供?王爷,臣妾今日受辱,若是不讨个说法,只怕不过半刻钟,众人均说臣妾不守妇道,不顾廉耻于青天白日行那龌龊之事!”

    “王妃说的是,今日这事是得讨个说法!第一,是谁将人引来的此处?第二,是谁当先说出那下药一事?第三,你不闻不问便要对容儿动手,这算不算是滥用私刑?”

    北宫荣轩每说一句,宁夏目光便是寒上一分;待他说完了,宁夏这才一个冷笑“照王爷这般说来,莫不是臣妾自导自演了这么一出戏,哪怕自毁名声,也要构陷谢家小姐?”

    二人言语相向,一个是长期跋扈害人不浅的荣王妃,一个是庇护还未过门的摄政王。

    明明是人家夫妻之事,或许是王妃妒忌摄政王对谢家小姐千般爱护,这才生了事;可如今扯到了名面上来,这事儿若是处理的不好,不管是谢家还是摄政王,都难交待!

    因为,皇上亦被此事惊动!

    当众人见着小皇帝目光淡漠的走过来时,同时行了一礼“叩见皇上!”

    “都免了吧。”

    侍卫立马将一把椅子摆于雪地之中,待得小皇帝坐下之时,宫女捧着手炉端着茶水送了上来。

    “今日这事儿还真是多,荣王妃,你这一路就不能消停消停?”

    小皇帝喝了一口茶之后,轻飘飘的问了这么一句话。

    宁夏一听,嘴角一抽“回皇上,并非安国不消停,实在是有人不让安国清净!安国本是因为在车中坐的久了,身子骨不舒服,便让秋怡给安国揉揉肩膀,怎奈就有人借机造谣,这何止是不让安国舒坦?这分明是在打着皇家的脸面!”

    “哦?竟有此事?这事儿是谁挑起的?说来朕听听。”

    事关皇家颜面,小皇帝如何能坐视不理?今日这事还真是一件一件的不让人省心!

    小皇帝要亲自处理此事,这事儿就变的更加的严肃,原本是看热闹的人,此时不免担忧。

    是谁第一个来的?又是谁第一说的那些话?

    一番审问下来,审出的结果是,第一个到达现场的是谢家的三小姐,第一个说出下药之事的是靖凌薇。

    “臣女谢雅美,叩见皇上。”

    “臣女靖凌薇,叩见皇上。”

    当二女跪于雪地中行礼时,小皇帝却是端着茶杯,看着远处的雪景若有所思。

    今年的雪貌似来的比较急,往年行至此处时,地上还没结这般厚的雪,树枝也不曾压的这般厉害;这一路行来,也是顺畅的多。

    今年这雪,下的大了,就连路,也不平坦了;如今这事儿也是多了。

    看来,是时候了……

    “谢雅美,你且说说当时的情况。”

    视线收回,小皇帝看向谢雅容,语态平缓的问着。

    “回皇上,臣女听闻前路坍塌,便下车走走,却见着一只幼狐一闪而过,臣女一时好奇,便跟着寻了过来,还未到王妃车前,便遇着了靖小姐。”

    “哦?这么说来,你们是同时到的?”

    “回皇上,正是。”

    二人同时回答。

    问到这里,众人面面相觑;靖家小姐明里暗里总在寻着王妃的事儿,今日这事居然有她参与,这要说没有猫腻,谁也不信!

    靖凌微悄悄抬眼,见到小皇帝若有所思时,睥光一转“禀皇上,臣女是先瞧着那幼狐,亦是一时好奇便追了过来,恰巧与谢三小姐遇着,没过多时,诸位小姐们也因着车中疲乏而下车透气;却在此时,臣女见着一男子从车中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王妃那丫鬟这才上了车去;臣女一时心慌便往回走,遇着诸位小姐,一时惊慌便说了出来。”

    靖凌薇这话,让众人一抽气。

    原来,还有这么一个内情!

    小皇帝的视线扫向靖凌薇,那目光轻轻淡淡的,看不出个情绪来,一双如曜石般黑亮的眸子,却是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深沉。

    “谢雅美,你可曾见着什么男子从荣王妃车中下来?”听完靖凌微的话,小皇帝继而问着谢雅美。

    谢雅美轻摇着头“回皇上,臣女一心在看那幼狐,未曾注意王妃车中情况。”

    二人同时到达,一人见着有男子从车中下来,一人却说什么也没瞧着。

    这其中必有一人说了假话!

    看到着二人坦然的神色,过了良久,小皇帝继续问道“方才是谁证实有人在荣王妃的茶中下药?”

    问到这里,之桃虽然不明白靖凌薇为何要出来算计荣王妃的同时还要踩谢雅容一脚?可是二人目的相同,机会实在难得,便顾不得脸上的疼痛,跪到了二人身旁“回皇上,奴婢今日陪着谢小姐散步,却见到谢小姐与采露在河边鬼鬼祟祟的商议事情;当时听采露说,东西已经下了,仅得王妃与云公子在车上。”

    之桃这证词,再次让人瞪大了眼。

    云公子?云闲?鬼医弟子与荣王妃私通?

    若是目光能杀人,之桃必已死在了北宫荣轩的目光之下。

    这个该死的女人,她怎么敢?

    之桃却在此时像是控制不住自已的嘴一般,那被打的面目全非的脸上带着恨意,说不出的狰狞,那目光看向谢雅容,就似要将她给生吞活剥“谢小姐还未进王府却时时在算计着王妃,当初王妃落塘一事,也是谢家小姐与林小姐一同设计陷害,还有太后寿辰那一次,谢家小姐有意让管家安排,将先皇送于宣贵人的白玉观音给太后做寿礼,由此可见其伪善的面目之下,那歹毒的心思!”

    之桃越说越激动,那神情也是越加的狰狞。

    众人听到这话,都是一愣,看向谢雅容的视线,说不出的骇然。

    这个女人明明是那般的温和善良,怎么会是这般歹毒之人?

    就连宁夏也是一愣,送给太后的是白玉观音?可是为什么她送出去的东西却是七彩琉璃瓶?是谁把寿礼给换了?

    事到如今,就不再是摄政王的家事那么简单了;设计陷害荣王妃,而荣王妃乃皇上亲自赐婚,若是荣王妃今日身败名裂,所牵连的,便是整个皇室的颜面!

    毕竟,荣王妃自小养在太后膝下! 360搜索 . 穿越之肉文女配 更新快

    “周太医!”

    事情在预料之外,小皇帝沉着一脸喊来御医。

    “你带人上荣王妃的马车,去检查王妃车中可有污秽之物!”

    头上已是染着一半白发的周太医立马应道“是!”

    周太医带着弟子及可作证的乐浩然上了马车去检查,不管是吃的还是用的,都是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

    待得周太医几人回到小皇帝身边时,行了一礼,沉声回道“回皇上,荣王妃车中干干净净!”

    ps:最近忙,估计没时间一个个评论去回复,亲们可以加群188567927,或者关注慕容新浪微博:言情书殿慕容姑娘

    ...
推荐阅读:神座 重生小地主 官场之风流人生 醉枕江山 最强弃少 九星天辰诀 召唤万岁 圣堂 重生之温婉 神煌 温暖是你 校草住隔壁 凤惊天之逆徒狂妃 我有药啊[系统] 医世之雄 翅膀的守护 校园豪门 种田之鱼水相欢 我们正在交往 倾杯 时光缘:一诺千金 墨妃倾城妻 一夜惊喜 我被丧尸了100年 似魔鬼的步伐 养鬼为祸 掠恋成婚:男神... 无双神境 永恒蓬莱 阴阳术士秘闻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