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137:受人构陷

    周太医的一句话,众人面色各异;特别是靖凌薇,那脸上的神色分明是不相信!

    怎么可能?得到的消息明明是采露在王妃的茶中下了药,只要今日查出那茶中有媚.药,便能毁了荣王妃,也能让谢雅容名声破败。【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此举一箭双雕,何止是之桃所想?就连得到消息的靖凌微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她才敢站出来作证!

    可是,如今周太医的一句‘干干净净’让她的证词变的滑稽可笑,同时也说明,之桃此言,乃诬陷!

    诬陷谢雅容,同时要败坏王妃的名声!

    宁夏冷冷的看着众人的神色,今日这事,何止眼下这般简单?她哪里能让谢雅容这么早就玩儿完?今日这计策,那可是长远的很的!

    “啧啧,这位,嗯,靖小姐是吧?”

    静默无语之间,只听到马儿打着响鼻。

    也在此时,一道声音从后方传了过来,顺着声音望去,却见那人侧卧于一棵大树之上,一手撑着脑袋,面上似笑非笑。

    那皑皑白雪之中,翩翩公子一袭华丽的袍子披身,将那俊逸的面庞给衬的如梦如幻。

    “本公子倒也是追着那幼狐而来,却没见着什么人进了王妃的车中,若说是本公子慌慌张张从那车中下来,就凭你,能瞧见?”

    云闲这满是嘲讽的话,已经不需要过多的解释,只因他此时身处之地。

    那树上本就被积雪所压,冬风一吹,那雪便会簌簌落到地面,可此时云闲躺在那树枝上,却一点雪沫也不曾掉下。

    这身功夫若是要避人耳目,岂是靖凌薇所能瞧见的?

    “我……”靖凌薇不明白好好的计划怎么就变成了这模样,当她见到小皇帝目光阴沉的看来时,忙说道“臣女并非胡言,臣女当时也是在追着幼狐,不知是不是看着雪地看的久了,一时眼花了。臣女绝无构陷冒犯之心,还望皇上明鉴!”

    作为证人的靖凌薇改了口,事情也就成了,今日之事乃误会!

    说是误会,也可以说是构陷!构陷的还不止王妃一人,这分明是要将王妃与谢家小姐一并陷害!

    若太医从车中查出了东西,今日王妃和谢雅容都将身败名裂。

    既然王妃车中有东西,那自然就是中了招,既然中了招,肯定就有那苟且之事!

    有人下药,有人指证,如此一来,谢雅容就是有十张嘴,她也开脱不了!毕竟,采露是她的人!

    出这计策之人,那分明是要将王妃和谢家小姐一并除了!

    王妃占着正妃位置,而谢家小姐颇受王爷宠爱,若这二人被治了罪,那么谁最得利?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落到了靖凌薇的身上。

    这靖凌薇自打回京之后,便是一直拆王妃的台。今日她又出言指证,莫非,她是有心嫁入荣王府?

    可是,若她要嫁入荣王府,又何必自已出来指证?这样不怕引火烧身?

    众人在猜测,宁夏却是神色淡漠的看着远处的雪景。

    靖凌薇确实想嫁入荣王府没错,她确实想要借着这个机会一箭双雕没错,之所以她会自已出来指证,那是因为她有自已的盘算;谁会引火烧身?她站出来,就是给自已留了退路的!

    “皇上,臣女与谢小姐姐妹情深,如何会做那算计之事?全是因为臣女轻信了谣言,未加权衡便因心急而出了口,却未曾想,那是中了奸人的诡计啊。”

    说话间,靖凌薇已是泪流满面,那看向谢雅容的目光中,尽是悔恨之色“谢小姐,你要相信我啊!”

    靖凌薇这番哭诉,那可真是令人动容,就似真的是受人蒙蔽一般。

    小皇帝淡淡的扫了一眼哭成泪人的靖凌微,“照你这般说,是有人有意误导于你?那是何人?”

    “回皇上,就是之桃;臣女在寻那幼狐时,便遇着了之桃,她当时拉着臣女神神秘秘的说了此事,臣女心下骇然,一时之间脑中空白,完全没了思考的能力;心下惶恐,这才看花了眼,也说错了话。”

    言罢,靖凌薇不住的往雪地里磕头“臣女并无诋毁皇家的意思,请皇上明鉴!请皇上明鉴啊!”

    原本是个如花似玉的娇美人,此时却是泪涕横流,全无美感,那额头上还沾着雪沫,可见她是真的被吓着了。

    小皇帝冷冷的看着靖凌薇磕头,而且转眼看向宁夏“荣王妃觉得呢?”

    我觉得?我觉得她们都该一刀咔嚓了!当然,要是能把那些想杀的人都杀了的话,自然是最好!

    此时虽然杀不了,但是今日之后,她可以预见一个个洗干净脖子来送死的画面。

    “回皇上,如今证实了安国的清白,安国不求别的,只求严惩犯事之人。”

    犯事之人,这要求就有些偏大,要处理这事,就得定罪犯人;而眼下,能做为犯人的,只有之桃!

    也就是说,今天这场闹剧,最后只是死个丫鬟而已。

    “谢家小姐如何看?”

    小皇帝将问题抛给了谢雅容,谢雅容先是盈盈一拜,这才幽怨的说道“臣女惶恐,此生从未做过恶事,更妄论设计陷害王妃;今日之桃姑娘作了此等欺君罔上的罪孽,许是因为对臣女有什么误会,因此连累了王妃,连累了靖小姐,臣女…臣女实乃罪人……”

    无双的容貌之上,带着不安与幽怨,美眸一转,便是一行清泪流了下来。

    谢雅容将这杀头之罪用一句‘误会’给带过,显然,她是不忍心看到之桃受罚,这般心善,可真是让人心疼到了极点。

    与宁夏那咄咄逼人相比,谢雅容就显得善良的多,都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谢雅容显然是要给之桃这个机会。

    而她说连累了王妃,连累了靖小姐,便是将一切责任都揽到了自已的身上,说之桃是因为误会而害她才至于连累了其他人;可是,她能做什么让一个丫鬟误会的?这分明就是被人陷害!

    美人流泪,那眸光闪着隐忍与委屈,却生生将这份委屈给压下,力图不让人受到牵连。

    却在此时,原本放晴的天空,飘下了朵朵雪花。

    好好的天气,早不下雪,晚不下雪,偏偏谢雅容开口说话时飘起了雪,宁夏伸出手,接住一片雪花,看着那雪在掌心化作水泽时,心中忍不住一个轻笑。

    这就是女主吗?就连老天都这么帮忙?虽然这不是六月飞雪昭告奇冤,可这会儿下了雪,再加上她那番话,她这副伤心之容,谁能不恻隐?何人不心疼?

    看看在场众人的面色从怀疑到心疼,看看那些公子哥儿们眼中的疼惜,宁夏也是醉了。

    看看,人家美人只要一句话,一行泪,就能把形象再次提升,而她哪怕被证实是被人构陷,那也是咎由自取。

    片片雪花逐渐变大,看这情况,这是一场大雪到来。

    小皇帝视线转回到之桃身上,见到她瘫软在地上满眼惊恐时,直接起身“此事由摄政王处理便好;乐浩然,去看看前方情况如何?再不启程,也不知何时能到驿站。”

    说完这句,小皇帝抬步便走,乐浩然应了声是,翻身上马,去查看前头的情况。

    尘埃落定,今日这事乃之桃所为,如今王妃名誉未损,此事就变回了摄政王的宅中之事,外人,或者说小皇帝,就没有必要再参与了。

    证据摆在眼前,今日之桃必死;谁也不会去关心一个小丫鬟的死活,而此时空中飘雪便不说了,就看王爷那神色,众人就不敢再做停留,由丫鬟扶着,上了自个儿的马车。

    看着众人离去,宁夏的视线落在远处那个披着青斗纹番丝鹤氅的男子身上,嘴角笑意一闪而过。

    靖凌薇从地上站了起来,抹了把泪,上前拉着谢雅容的手“谢小姐,我今日受人蒙蔽,显些酿了大错,谢小姐不怪罪我,让我实在羞愧难当。”

    “今日之事因我而起,都是我连累了你,是我该说抱歉才是。”谢雅容那眸中又滚了热泪,看着瘫软在地上说不出话的之桃时,又是一个叹息。

    看着两个女人入情入景的演着戏,宁夏的视线转到那还侧卧于树上的云闲。

    这个男人还真是----臭美的很!

    这方式出场,不知道暗中勾了多少小姐的芳心! 穿越之肉文女配:妙

    云闲与她视线相接,目光中闪过一抹笑意,只是那笑意委实不够深,或者说,是一种冷笑。

    也是了,今日这戏……她可真是会玩心眼儿!

    相视一眼之后,云闲深深的看了一眼那流泪的谢雅容,若非他知晓事情的始末,只怕也以为今日之事她是被算计的了!

    这个娇弱善良的女人,居然起了心思要害死那荣王妃,看来,她是对这正妃之位势在必得。

    宁夏只觉得眼前一闪,那树上的人便已是不见了踪影,而那树上的雪,却是连个印子也没有,就似方才那侧卧之人,只是个幻觉一般。

    云闲确实有自负的本钱!不但医术了得,这身功夫亦是让人佩服!

    待得靖凌薇悔恨交加的走了,热闹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北宫荣轩目光停留在谢雅容那倾城却又隐忍的面容之上;看到她眸中的隐忍的委屈时,抬手拭去那眼下的泪水,将她轻拥入怀“都是本王大意,让你受了委屈。”

    ...
推荐阅读:我当道士那些年都市医武高手清末之雄霸天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校草住隔壁我有药啊[系统]校园豪门种田之鱼水相欢我们正在交往墨妃倾城妻似魔鬼的步伐永恒蓬莱阴阳术士秘闻录网游之另类女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