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166:当场收用

    采露一惊,摄政王?难道是摄政王在追着他?所以慌不择路跑到这院中来了?

    见着这俊逸公子蹙眉相求时,采露忙点头:“奴婢自是不会说的。【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如此,便谢过姑娘了;你家小姐往后必是要到东周的,到时在下做东,请姑娘到东周京城好生游玩一番。”

    说完,冲着采露风情一笑,身子一跃便是飞出墙去。

    采露只觉得在见着云闲时,就嗅着一股淡淡的香味,那香味极是好闻,让她甚是喜爱;也不知是不是因为那香味?还是因为他的相貌,这般看着他,便是心中止不住的欢喜。

    而他那话,让她一时纳闷儿,小姐要去东周?她怎的没听说?

    那云闲在飞出院去时,刚巧碰到北宫荣轩大步而来,那张俊逸的脸,瞬间有些尴尬,也只是一瞬间,便摆出一副风.流的模样来:“王爷也是好兴致来赏雪?在下这都走的迷了路了,天寒地冻的,先回去了。”

    说罢,转身大步而去。

    北宫荣轩对此感到甚是不解,云闲怎么会在这里?

    正在思量间,北宫荣轩那身边的侍卫说道:“王爷,方才有人来消息,说是云公子一到驿站便是鬼鬼祟祟的,也不知道躲到哪儿去了。”

    一个鬼鬼祟祟不知躲到何处的人,如今却是从谢雅容的院子里跑了出来,这是什么情况?

    似想到了什么,北宫荣轩一脚将那关着的院门给踹开,刚巧看到采露立在院中,似在防着什么人进来似的。

    采露一见北宫荣轩,心中一惊,面色有一瞬间的怯意。这神色看在北宫荣轩眼中,便将心中的想法给肯定了几分。

    大步上前,一把提着采露的领子:“你家小姐在何处?”

    “见…见过王爷…”采露被北宫荣轩那铁青的面色给吓的话不成句:“小…小姐正在沐浴……”

    “沐浴?”一声冷哼,北宫荣轩那面色已经恢复了正常:“带路!”

    王爷来了,采露才想起谢含之事,一时之间有些忐忑,若是王爷发现了小姐和少爷的丑事,会不会杀她灭口?

    方才怎的就没想到这点?若是她假装忙活不知情倒不至于丢命,如今被王爷捉着站在院中,只怕到时什么也说不清楚!

    北宫荣轩面色平静,心中却是不断的推翻假设;应该不会的,容儿不会背叛他的!

    各怀心思,二人到了房前,里头却是出奇的安静;采露侧耳一听,确定里头没有怪异的声响时,不由的松了口气。

    若是采露直接上前敲门,北宫荣轩还不至于这般多疑,偏偏采露心有忐忑,在敲门前,先是听了一阵,最后那松的一口气,就是直接给了他一个肯定----云闲从这房中出去的!

    敲门,开门。

    屋子里干干净净的,没有别的人,也没有任何异样之处,采露那心中苦涩之间又有些庆幸。

    好在谢含是走了,不然,王爷一来捉.奸在床,只怕谁也活不了!

    采露倒是松了口气,北宫荣轩却是握紧了双手。

    那穿戴妥当的谢雅容见到北宫荣轩时,笑意盈盈的迎了上来:“王爷几时来的?容儿这才收拾妥当。”

    “也是刚到而已。”

    淡淡的扫了一眼屋中的情况,那塌上虽是收拾的妥当,可那床单上一片水泽却是没逃过他的眼睛。再加上屋子里残留的余香,让他心中冷笑。

    谢雅容,你怎么敢?就是因为云闲那副皮囊吗?还是因为云闲那本事让你迫不及待想将他收为已用?

    谢雅容小心的打量着他的神情,见他面色平静一语不发时,心中不由的忐忑;本想借着情香恢复与他好生缠绵一番套些有用的东西,可是,方才谢含那手上动作没个轻重,她这身上好些淤青,若是被王爷发现了,定会东窗事发。

    本想说出谢含的怀疑,此时也不是时候,只得一手撑着头,满怀歉意的说道:“容儿方才沐浴之时泡的久了些,这会儿觉着头有些不舒服,想来是受了寒,王爷可是有什么事相商?”

    往日她这般娇弱的模样,他看着只觉得心中疼惜的慌;可是此时看着她这般的矫揉造作,北宫荣轩只觉得心中一股恶气难以发出。

    头有些不舒服?依他看,是云闲把她给弄舒服了吧?

    那男人风.流成性,对付女人的法子何其之多?又要避开院中暗卫的眼睛,又要与她行这鱼水之欢,那男人的功夫,可真是让他不得不防!

    只是,谢雅容是几时与那男人勾.搭上的?她又和那男人密谋了些什么?

    此时北宫荣轩才觉得刘国公的话,说的不错;谢雅容这个只会坏事儿的女人,何止是个祸水?她分明就是包藏祸心!她耍尽手段的勾搭云闲,想要做什么?

    “既然容儿身子不适,本王便不打扰你休息了,待得身子好些了,再来寻本王。”语气依旧的温柔,北宫荣轩这态度,让谢雅容心中松了口气。

    还好,没被发现!

    北宫荣轩又是一番的体贴交待之后,与谢雅容说道:“这些日子受用叶宣,也着实无趣了些,容儿这丫头看起来倒是清秀的很,不如借与本王一夜?”

    这句话一出口,谢雅容那面色就是一白:“王爷此话何意?”

    “本王说的还不够清楚吗?”北宫荣轩面色一沉:“本王觉得这丫头不错,待得容儿嫁入王府之后,这丫鬟必是要陪嫁而来的;此时受用与那时受用也没什么区别的,不是吗?”

    言下之意是,你还没嫁给本王,便已和本王有了夫妻之实,难道还在意一个丫鬟在未入王府之前被收用?

    谢雅容方才被谢含欺辱,心里头说不出的苦楚;正在寻思着找个机会算计谢含,让北宫荣轩杀了那畜生;却没想到,在这难受的当头,北宫荣轩要来收用她的丫鬟!

    一时之间,胸中就似被巨石给压着一般难以喘息,那沉甸甸的感觉,让她几欲哭出声来。

    “王爷…您说过此生只有容儿……”

    美人泪一落,那绝美的容颜之上,布满了心痛和难以言喻的难过;北宫荣轩看着她这模样,不由的一个冷笑:“容儿可真是有意思的很了,你凭什么认为,本王这一生就只能有你一人?”

    你背叛了本王,还想将本王将傻子吗?

    别人受用过的东西,就只能是东西!想玩时便玩!不想玩了,你就什么东西都不是!

    谢雅容没料到北宫荣轩竟会说出这样的话,今晚的所有委屈都化作了泪水,大滴大滴的落了下来。

    采露做为当事人,此时却是惊的瞪大了眼;王爷要她,为何她非但没有喜悦,反倒觉得心惊胆战?

    为什么她觉得这一去,便是生死难定?

    北宫荣轩实在是不想再看谢雅容在此惺惺作态,若非她在心中地位非于常人,怕是早便出手将她给一掌拍死!

    这个下作的女人!与庄映寒又有何区别?

    心中恼怒,手一伸,便是捉了采露的肩膀,当着谢雅容的面,直接将人给带进怀里。

    谢雅容,你敢背叛本王,本王便是要让你亲眼看看本王是如何收用你的丫鬟!

    北宫荣轩着实是个渣!这是宁夏在听完方童的汇报之后得出的感慨。

    那个男人,居然当着谢雅容的面,就在那软塌之上,与采露**了一番。

    “夫人此计着实妙,如此一来,谢雅容心中忌恨摄政王薄情,采露忌恨谢雅容勾引了谢含,还害得她被摄政王那般的羞辱;而北宫荣轩在把采露带回去拷问之后,必会引出对东周的怀疑。”

    今晚这计划,可不止一个收获,方晓兄妹二人对宁夏主计划,亦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宁夏淡淡一笑,起身走到窗前,看着外头不知何时又飘起雪花的夜色。

    今晚这一出,实在是有些费心费力,首先要让方晓去挑衅北宫荣轩,然后再派人在合适的时候将他引到谢雅容那院子。 |.

    至于采露提进去那蓝花瓣,是方晓用那剥下的面皮易容之后送去的;采露只是一个丫鬟,自然不会知晓谢雅容和北宫荣轩的计划,故此在见过那女人一面之后,也就没有起疑。

    那花瓣里,含着催.情的药物,还有化解那香料的解药;谢雅容在发现情香恢复之后,必然是欣喜若狂。

    在谢雅容看来,如今王妃已死,情香也恢复了,往后她自然就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故此一催发起情香来,便是一发不可收拾。

    这是对谢雅容的心理把握,很显然,宁夏对谢雅容的心理分析的极是到位;就算不到位,她也准备了后手,让谢雅容不得不催发情香。

    谢雅容这里处理好了,就是谢含。

    谢含这个男人两面三刀,对谁都是不易相信,如今他难以保证王妃是真是假,受到了北宫荣轩的褒奖之后,自是要担心自己的未来,故此起了去寻采露的念头。

    只可惜,采露在出了内室之后,便被藏在屋中的方童给打晕了;谢含左等右等之下等不来人,只好铤而走险。

    ...
推荐阅读: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都市医武高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校草住隔壁我有药啊[系统]校园豪门种田之鱼水相欢我们正在交往墨妃倾城妻似魔鬼的步伐永恒蓬莱阴阳术士秘闻录网游之另类女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