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172:田家庶女2月打赏加更11)

    都说不能幸灾乐祸的嘛!这才笑话过别人,自己马上就遭殃了!

    宁夏知道自儿个铁定要摔进雪里的,也就不挣扎了,反正摔进雪里不疼嘛;只是,预料之中的与雪地来个亲密接触久久没来,那眼一睁开时,却是与一双带笑的眸子对个正着。【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再不起来,被人瞧着可就麻烦了。”

    温柔的声音,那宠溺的味道就似一罐新采的蜜,一甜,甜到了人的心里头去。

    宁夏看着他这含笑的模样,不由的歪了歪头,视线扫了一圈,面上一红。

    她就说这怎么没扑进雪里,敢情是扑进了美人怀里?

    “你就这么让我扑啊?”微倾的身子,从他怀中站直了;宁夏从他手中接过手炉,轻声说道:“又让你看我笑话了。”

    “我也是刚来。”北宫逸轩深然一笑。

    他确实是刚来,只不过是在极远的地方见她脚下打滑便飞身而来罢了。

    “看你眼中都有血丝了,昨夜又是一晚没睡?”轻声问着,将她那帽子仔细给戴好。

    宁夏和北宫逸轩轻声交谈之时,秋怡面上一红,与昊天拉出些距离来。

    方才王妃拉她太紧,这一摔下去,她也是反应慢了半拍,好在逍遥王及时到,才不至于让王妃跟谢雅容似的跌进雪地里。

    却没想到,逍遥王动作快,这昊天的动作也不慢,她还没闹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就被他给一把握住手腕。

    昊天方才扶人,主要是因为不能让秋怡带着王妃跌到;王妃那里,有主子,他不可能去渗和着;而这秋怡他若不扶着,又太对不起王妃,所以,这一伸手,昊天着实也没多想。

    “多谢昊大哥出手相助。”

    退开些距离,秋怡忙出声致谢;昊天浅浅一笑:“秋怡姑娘客气了,下了一夜的雪,这路还没踩实,姑娘也要多留意脚下才好。”

    “是,多谢昊大哥提醒。”面上浅浅一红,秋怡退到冬沁身旁,等着王妃与逍遥王说完话。

    也在此时,听到远处似一声鸟鸣之音,北宫逸轩忙说道:“他们的人来了,我该走了,你一切小心。”

    本来派人引开皇上和摄政王的人,是有话与她说,结果她这一跤摔的,倒是没时间说正事了。

    看着他转身离去时,宁夏抱着手炉笑的眉眼弯弯,她的炮灰,来的总是这么及时!

    这绝对比叫兽要好上千万倍的!

    心里美滋滋的上了马车,今儿个她出来的早,自然是她在等着别人整理行装。

    正在马车上打着盹儿,却听到外头闹哄哄的,掀起车窗的一角朝外看去,只见两个丫鬟扶着一个戴着面纱的姑娘站在路中间,那姑娘一看就是身子不好,几乎整个人都靠在了丫鬟身上,而那姑娘的前头,站着谢雅容。

    谢雅容怎么还在这儿?那女人不是跟在她身后的吗?她都上车好一会儿了,谢雅容还挡在路上做什么?

    正在想着,却听到那病恹恹姑娘的丫鬟与谢雅容的丫鬟在争执着什么。

    谢雅容双手拢于袖口,那立于雪景之中的一抹桃红,看上去格外的美艳,就似万里白雪之中的一点红梅,甚是惹人眼目。

    此时出来的人越加的多,怕冷怕事儿的,就上了自个儿的马车去等着,不怕事儿多的,就在一旁看着热闹。

    秋怡也掀起帘子朝外看了去,见着那些人穿着打扮时,与宁夏说道:“王妃,看样子怕是那田小姐被谢雅容找了什么麻烦了。”

    “田小姐?”宁夏纳闷儿:“这悟的严严实实的,你怎么知道是谁?”

    “王爷寿辰之时,奴婢见过那田小姐的丫鬟,您瞧那丫鬟,左边脸颊上有一片伤痕。”

    秋怡这般说,宁夏这一看去,还真是!

    一般贴身伺候的丫鬟虽不说样子如何的美貌,可第一条就得是清秀可人;可这田小姐跟前那丫鬟却是在左边的正中间有一道伤痕从鼻翼的地方一直拉到下巴,看样子,像是用刀子之类的利器所伤。

    一般情况下,这样的丫鬟还留***边的,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有真本事,有功夫在身,不在乎这些;二是这小姐地位在家中不受重用。

    看那丫鬟的样子,不太像是有功夫的,那就只能是第二种可能,这田小姐在家是个不受重用的。

    宁夏对这人着实没什么记忆,不由的再次问道:“这田小姐是什么身家?怎么跟在身边的人会是这样的?”

    “回小姐,这田小姐名为田曼云,乃田家庶女,上次摄政王寿辰,田小姐曾与王妃合了一曲。

    田家三代为官,如今田家当家乃田大人,田大人官居从四品,翰林院侍读学士;家中有嫡长子田曼清,嫡长女田曼羽。

    田曼清如今还在考取功名,田曼羽已许了人家,乃林听芙闺中好友。”

    宁夏不过是随口一问,秋怡便是仔仔细细的将所知晓的给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哦,是庶女啊,也难怪了。”

    嘟哝了这么一句之后,宁夏把秋怡这些话给来来回回的嚼了一遍,最后神色古怪的看向秋怡。

    这丫头,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按理说,庄映寒当是知晓这些的,她方才问秋怡,也是一时嘴快,而秋怡什么也没问,将事情解释的这么详细;这,怎么看都是在给毫不知情的人做着介绍的!

    秋怡将视线收回,见王妃盯着自个儿时,不解的问道:“王妃这是怎么了?奴婢脸上可是污了?”

    污倒是没污,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发现了什么?

    宁夏摇了摇头,想要问,却是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问;没曾想,她不知道怎么问,秋怡接下来的话,却是给她做了解释了。

    “前日遇着了昊天,他说王妃自打走火入魔之后这许多东西都记不住了,故此王爷让他来特意交待奴婢,若是王妃有什么记不得的,奴婢们要说的清楚些;田家的事,奴婢也只知道的这么多了,若是王妃还想知道些别的,奴婢再去打听打听。”

    听完秋怡这话,宁夏这才明白了原因;敢情是炮灰交待的啊!这炮灰,想的就是周到!

    勾着嘴角摆了摆手:“就这样了。”想了想,有些不解:“你们私底下常常见着?”

    “啊?”秋怡不解:“王妃指的是?”

    “我是说,你和昊天他们,平时见着的机会多吗?”怎么觉得这姑娘说起昊天时,那神色有点不对?

    秋怡忙摇头:“没有,这一路走来也就前日来交待过事情。”

    还有就是方才遇着扶了她一把而已。

    在心中加了这么一句,秋怡那面色又是热了一些。

    宁夏看着秋怡那有点古怪的神色,歪着脑袋想了想,半响之后,目光带笑的看着秋怡。

    别人家都是把陪嫁丫鬟给夫家准备着,看来,秋怡这姑娘,倒也可以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心中正在想着这事儿,却听到外头的吵闹声更大了些;再次掀起帘子看去,却见着谢家的另外几个面生的丫鬟站到了谢雅容身旁,一个更是对田曼云的丫鬟推推嚷嚷,那模样,看上去甚是嚣张。

    经秋怡提醒,宁夏这才想起,在渣男的寿辰之上,倒真是有个姑娘与她合了一曲,那姑娘有着过耳不忘的本事来着。

    那姑娘,宁夏倒是有几分的印象,且挺有好感;此时见着那姑娘被谢雅容的丫鬟给欺负着,宁夏也就坐不下去了。

    不为别的,哪怕是因为她目前的身份,就该下车去瞧瞧才对。

    这般想着,便叫着几个丫鬟一并下了马车,这走的近的,才听到谢家的丫鬟与田曼云的丫鬟叫骂道:“你们可真是好生的嚣张,采露姐姐的尸体是从你们的院中搜出来的,你们如今装个病,就想将此事给带过?这世间哪有这般便宜之事?”

    采露的尸体?

    宁夏那迈出的步子一顿,有些后悔下车来多管闲事了。

    北宫荣轩那渣男把采露给弄死了,却栽赃到田曼云的身上,他想做什么?

    毕竟已经下了马车,看热闹的人一看她下来,立马行了礼,这会儿要是再往回走,那就真是给人把柄了。

    心中叹了口气,宁夏不得不继续上前问道:“队伍马上就要启程了,不知二位小姐这是发生了何事?”

    谢雅容一见宁夏到来,心中虽恨,眉眼之中却是带着悲哀之色,那双漂亮的眼睛一眨,便是滚出了热泪:“臣女叩见王妃。”

    谢雅容又是这副做作的模样,宁夏真是看的无感,直接转眼看着田曼云;却见到田曼云那双眼起了一层的黑眼圈,那眉宇之中更是透着病态。 嫂索妙 筆閣 穿越之肉文女配

    这模样,分明是病了好些日子了。

    田曼云本是整个人靠在丫鬟的身上,见到宁夏来时,双手吃力的撑着丫鬟的手,朝宁夏行了一礼:“臣女田曼云叩见王妃。”

    这声音,有些干哑,且气虚无力,一听也是病人的感觉。

    宁夏看着眼前的姑娘,真难和寿辰当日那个机灵的姑娘给合到一起。

    “田小姐快起,看田小姐这模样似身子欠佳,可有请了太医用药了?”

    这关心,宁夏倒是发自真心。

    田曼云那双虚浮的眼带着讶然,似对宁夏不处理事情反倒先关心她甚是讶然。

    ...
推荐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都市医武高手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校草住隔壁我有药啊[系统]校园豪门种田之鱼水相欢我们正在交往墨妃倾城妻似魔鬼的步伐永恒蓬莱阴阳术士秘闻录网游之另类女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