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176:查案之烦

    心里头许多的疑问,面上却是一副镇定模样;宁夏视线转到北宫荣轩面上,见他蹙眉沉思时,也跟着蹙了眉头:“既然提到了府上的管家,还不出来见过王爷?”

    宁夏这话一落,在田家人里边儿,一个年约二八的青年男子急忙站了出来,朝几人规规矩矩的行了一礼。【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小的李才在叩见摄政王,叩见王妃,叩见逍遥王。”

    宁夏转眼看向那管家,只见此人面容儒秀,眉宇清朗,特别是那双眼睛,颇为有神,此时面对命案,虽说神情沉着,却不显慌乱,亦没有胆怯之意。

    此人绝对不简单!

    宁夏那视线,不由在管家身上多扫了两遍。

    北宫荣轩显然也对这管家多了几分的了解,那视线看去,便在田家姐妹二人身上多看了两眼,特别是在看向那田曼羽时,目光中透着厌烦之态。

    北宫荣轩的情绪,这段时间总是容易表露出来,很显然,这段时间处处不顺心,是关键之一。

    方童把人请来之前,想必是狠狠的将他给气着了,不然,这会儿北宫荣轩也不至于这般表露情绪。

    此时看到他对田曼羽这厌烦之态时,宁夏明白,他也是想到了今日这一出所代表的是什么了。

    田家二女之间的争斗,如今却因为谢雅容的参与而扯到了明面上来;如今更是与王爷直接扯上了关系,宁夏不由的在心中叹了口气。

    谢雅容啊谢雅容,你以为把王爷给扯进来就能把一切都掌握在手中?你却不知道,如今的你,已经和往日那个让北宫荣轩无时不宠,无时不爱的谢雅容不再是同一个人!

    北宫荣轩那双阴沉的眸子扫了一圈之后,开口问道:“李才在,昨晚你在何处?做了些什么?”

    李才在跪在地上,脊梁挺直,微垂首回道:“回王爷,昨夜到了驿站之后,小的便安排着府上丫鬟、小厮们收拾着东西;后来三小姐的丫鬟来寻小的,说是三小姐病的厉害,需要请太医,小的这才去请了太医给三小姐看病。

    因着这一路不少小姐们都受了风寒,故此御医忙不开,小的等了甚久,差不多三更天的时候才将李太医给请了过去;李太医给三小姐看了诊,开了药之后,小的便将太医送回了院子,然后回自个儿的院子歇息了。”

    李才在回完话,北宫荣轩又问道:“何人能证明?”

    “回王爷,请太医之前,驿站的守卫都能证明,因着小的将马匹解到了马厩喂食,打了照面。

    而后去请太医时,诸位太医都能证明,因为小的是在太医休息的院子里等着。

    将太医请去三小姐院子时,小的一直在大厅候着,三小姐的丫鬟能够证明;小的将太医送回去之后,时辰已晚,回院子时与巡逻的侍卫打了照面,这事儿,王爷只需派人一问便能知晓。”

    李才在这条理分明的回话,让宁夏对他的赞赏又加了一分;这男人年纪轻轻便做上了田府的管家,果然是有条有理的。

    话问到了这里,就只有李才在于田曼云院中时只有一个小丫鬟作证,而采露,也是在田曼云的院子里搜出来的,若说是这李才在在那时间将人给奸.杀,这时间倒也吻合。

    这一点,众人也都想到了。

    北宫荣轩再次问道:“在田曼云院子时,你可曾见过谢家小姐的丫鬟?”

    “回王爷,小的一直在大厅等着,未曾离开大厅半步,更不曾见过那谢家小姐的丫鬟。”

    “王爷。”见北宫荣轩还要问这些没有营养的东西,宁夏不由的插嘴道:“王爷不如直接问问,可有人见过采露去过田家小姐所在的院子?谢小姐说这采露是去取炭之后便不见了,这取炭,总不至于取到了别家小姐的院子吧?驿站的管事呢?何不叫他出来说说,谢家小姐与田家小姐的的院子相隔多远?”

    宁夏这话,语气颇为不耐烦,那面色,也不太好看。她这态度表明,她是真的不想在这种事儿上再浪费时间!

    若是以往,王妃再怎么着,都不会这般直接打断摄政王的话,更不会当着这般多的人给王爷摆脸色;可今日,王妃非但是摆了脸色,那一眼看去时,警告之味甚浓,这让跪在地上的谢雅容心中开始不安。

    难道说,这女人当真不是王妃?若真是如此,今日她一意孤行来试探,莫不是搬石头砸脚?

    谢雅容心中忐忑不安,北宫荣轩却是看着这女人嚣张的神色而面色阴沉,先前方童还因为这女人的嚣张而对他越加的放肆,此时真个面对这女人的嚣张时,他才明白,云闲留下来的人,真不是个容易拿捏的!

    想到云闲,就想到了谢雅容与云闲的私.通之事;一想到这事,就想到谢雅容这一出欲盖弥彰;明明就是与云闲暗中勾结好了,却为了给他一个烟雾弹迷惑视线,生生的扯出这么一场事端来,还偏偏是与他有关的,想到这,北宫荣轩心中那火气,便是再也止不住。

    “管事何在?将谢家小姐与田家小姐的院子分布说来一听!”

    这语气,分明就是压抑着怒火,北宫荣轩这神色,让立于角落的管事急忙站了出来,战战兢兢的将两个院子的走向说了一遍。

    “谢小姐院子与本王妃的挨着,田家小姐的院子与谢小姐的院子之间少说也得一刻钟的时辰,而取炭,需经过本王妃的院子,本王妃倒是想要知道,谢家小姐那丫鬟取炭不从正道走,偏偏去那偏远的院子是为何?莫不是谢家小姐在驿站取不到炭,偏生去求着那田家小姐分一些不成?”

    看到北宫荣轩神色不好时,宁夏立马改变画风,从先前的偶尔插话,适当嚣张,到如今的咄咄逼人,目带怒容。

    这一问,谢雅容还未开口辩驳,驿站的管事便立马跪了下去大呼冤枉:“各个院子的炭都是早早分发下去的,都是存在那耳房之中,足够用到天明,根本就不需要再寻炭!”

    虽说这话有假,可是,那谢小姐院中的炭,却是实实在在的存放了不少!

    各个驿站消息都是很灵通的,谁不知道摄政王对这谢小姐是十分的好?讨好摄政王,自然也得将这谢小姐的方方面面都伺候到位才行!

    所以,管事这才理直气壮的大呼冤枉,反正这里只有这么些人,那些院中现找炭的,在这节骨眼儿上,也不可能跳出来说什么。

    “休得强辩!若是无需寻炭,那谢小姐的丫鬟为何要在深更半夜的外出寻炭而遇了害?你分明就是你们办事不利!”宁夏上前一步,逼问着管事:“说,是不是你们中饱私囊,将炭给克扣下来,这才让谢小姐因为炭不足而派了丫鬟去寻,才害死了那丫鬟!”

    “王妃冤枉啊!若是王妃不信,小的这便派人去查看!谢小姐那耳房之中,必然是有存着炭的箱子!那箱子里的炭,就算是一直燃着,少说也要用到今日午时!”

    一个接着一个的问题下来,谢雅容那面色便有些异样;一旁的北宫逸轩似对这样的戏码也看的有些不耐烦,放下茶杯之后,淡然说道:“既然如此,速去查看回禀。”

    说罢,转眼看向北宫荣轩:“若是再耽搁下去,只怕这大雪天赶路,不甚安全。”

    北宫荣轩那面色着实不好,立马派人去查谢雅容那院子;这一来一回的,下人跑的浑身是汗,回来之时,如实回报:“回二位王爷,谢小姐耳房之中那箱内,还有大半箱的炭。”

    事情到了这里,再查下去,也就没什么意思了;人,是谢雅容的贴身丫鬟,谢雅容方才哭着跪着求王妃给她一个公道,如今却发现,这告状之人,却是一开始就说了谎了,如此一来,还有查下去的必要么?

    宁夏那面色,瞬间就沉了下来,转眼看向北宫荣轩:“王爷,时间不等人,若是王爷同意,臣妾觉得应当将谢家之人留下,其余的人,去外头车上等着!” 穿越之肉文女配:妙

    这意思是,要关起门来收拾自己人了。

    北宫荣轩那视线在众人身上扫了一圈,最后点头说道:“谢家人留下,其余人去车上候着!一刻钟之后出发!”

    一刻钟,那也就代表,他心中已是有了主意了。

    谢雅容看着田曼云被丫鬟给扶着离开之时,与田曼羽交换了一个视线;田曼羽了然,正待开口,宁夏却是一甩手,那桌上的杯子啪的一声摔到了地上,那位置,正对着田曼羽。

    杯中滚烫的水溅起,虽说冬日里穿的厚,烫不着,却也将那田曼羽给吓的不轻;一抬眼,对上宁夏那怒容之时,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田小姐还不出去吗?如今是王爷处理府上之事,外人留下,终究是不好!”冷冷一句质问,让那田曼羽无话可说,也不敢与谢雅容再对视,只得悻悻然的抬步离开。

    堂中只剩下谢家人时,宁夏二话不说,指着谢含,与方晓说道:“给我打!我倒要看看,这个男人奸.污了自家妹妹的丫鬟,如今还有什么好说的?”

    ...
推荐阅读:都市医武高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校草住隔壁我有药啊[系统]校园豪门种田之鱼水相欢我们正在交往墨妃倾城妻似魔鬼的步伐永恒蓬莱阴阳术士秘闻录网游之另类女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