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183:什么猫腻

    换了干.爽的衣裳之后,宁夏躺在那塌上难以入眠,今日与炮灰那般的缠绵,他居然还……

    一想到那情况,宁夏便是觉得脸上烧的慌。【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他这是憋了多久了?居然这么……

    翻来翻去睡不着,一闭上眼就是他那陀红着脸,满眼迷离的模样,那喘息的声音。

    这样一个妖孽啊,可真是勾的人心都酥了,她再一次的暗骂着庄映寒的身子太小,而那妖孽确实是有勾人的资本……

    听着床上的人翻来覆去的还未入眠,秋怡这贴心的丫鬟撑着烛火,手里拿着一块上好的料子走到床前:“今日奴婢寻了个新鲜的花样,王妃可有兴趣瞧瞧?”

    就这丫头贴心!不像冬沁那般打趣人。

    宁夏一个翻身坐了起来,那还烫乎乎的脸上,闪着十分娇俏的小女儿姿态,看着秋怡端了凳子坐到床边时,拿起一旁的桃红绸布:“这是有什么花样?”

    这么艳丽的颜色,配上炮灰那妖孽可真是极好!

    秋怡忙从小篮子里拿出一张图样,只见那图上是一蔟好看的水仙,那漂亮的花儿垂到了水面,在那水面倒出一副十分美丽的画面来。

    水仙,呵,秋怡这丫头,还真是懂得她的心思。

    不但是布料是她喜欢的,就连这花儿,也是她所想。

    她的炮灰,妖娆是妖娆,风情是风情,却对那面容十分的不爱,之前是不喜这般男生女相的模样,如今又是觉得自己比不上这个,比不上那个;她真该努力让他自恋些,就算是像这水仙孤芳自赏也行,别人喜欢不喜欢她的炮灰,她管不着,总之她会死拽着不放就是了。

    想着炮灰,便是幻想着与他一起的幸福美好,拿起那绸布,认认真真的与秋怡讨教。

    虽然会些针线,可终究没有做过这么细致的活儿;宁夏这一心的在学着绣香囊时,渐渐的将心中那份暧昧尴尬给散去。

    绣了差不多半个时辰之后,那眼睛却是因为不习惯这般盯着绣而微感肿痛,秋怡担心她损了眼睛,赶紧说道:“这绣香囊也不急在一时,这会儿天暗,烛火终究不比白日,仔细伤了眼睛;王妃可以先放着,待得白日里有空闲的功夫了再来绣也好。”

    眼睛发酸,宁夏也就点头将东西放下,这下躺在床上,没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这一觉倒是睡的极是舒服。

    一觉醒来,外头已是传来轻微的说话之声,冬沁早在一旁候着,见她醒来,忙伺候着她梳洗打扮。

    “今日要骑马,穿那身改装过的骑马装就好.”

    骑马装,是宁夏根据天雅那身骑装的款式让秋怡稍加改动的;衣裳上没有那些叮叮当当的小铃铛,那裤子也是比较宽松的;毕竟这里没有紧身弹力衣,若是穿的太紧,会很难受。

    这身衣裳是军绿色的,那上好的料子也不知道是哪儿产的,只觉得穿在身上极滑,却又不冷,而且这料子穿在身上就似肌肤相贴,说不出的舒服。

    炮灰送来的东西,总是好到让她没法子挑剔……

    心里头满满的都是甜蜜,宁夏那脸上,带着幸福的笑意。

    当宁夏收拾妥当出了里间时,方晓兄妹二人已经把吃食给上了桌;二人见着宁夏今日这装扮时,不由的眼前一亮。

    明明是简单的穿着,虽说是异域风情,可穿在她身上,却是别有一番风味。

    只见那里头是一身简单的骑马装,外头套了一件同色稍厚的披风,今日这头发是以全部束到头顶,那支由北宫逸轩亲手雕琢的玉蝉木簪横穿过发髻。

    未加修饰妆容,那干净秀美的面容之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娇小的身子因着这个装扮而显得十分的精神。

    英姿飒爽,说的就是这么一个情况吧!

    二人相视一眼之后,方晓不无感叹:“夫人这装扮可比那些个精雕细琢的大家闺秀要入眼的多,属下还真是想不到,这样一身打扮,竟是这般的不一样。”

    “那是自然。”宁夏不由的小小得瑟,这些人不知道啥是制.服诱惑,自然不知道这种类似军装的东西装在身上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方晓对她这大方得瑟报之一笑,怎么觉得夫人有时候聪明到令人害怕,有时候又简单到一眼看穿?

    感叹这人的难以琢磨,却是说道:“主子一早便在外头候着,乐帅在那峡谷的峭壁之处发现了一条小道,那小道可以绕过雪山的坍塌之路;皇上知道后甚是高兴,下了令从那小道绕过去,顺道感受这难得的冬日春景。”

    听方晓这般说着,昨夜那不安再次冒了出来,不知道为何,这明明是不能人为的大自然事态,她却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是不对劲的,至于什么地方不对劲,她又说不上来。

    心中有事,上桌端着碗,迅速的喝了一碗粥,塞了一个小馒头在嘴里,几下吃完,便抹了嘴往外走着。

    一出帐篷,方晓二人便牵着马,与她一起朝那草原而去。

    这甚远的距离,她却是步行而往,这让那些早起在草原上散步的姑娘小姐们颇感好奇。

    约莫一刻钟光景,当她看到远处那一人一马立于前头时,目光便是一闪。

    今日的他一身艳丽的红装,那支白玉的簪子将墨发高高束起,阔袖因着他牵着缰绳的动作而稍稍下滑,露出那一截白晰如玉的手腕。

    那人就这么垂眼立于马前,却是白马高大,红衣之人妖孽无双。

    北宫逸轩脑子里还在想着该如何与她说话才不至于尴尬,见着她出来时,眼前一亮,她这装扮,倒真是新鲜的很!

    想到她不久前说过的制服,他心中瞬间明白,这必然是那所谓的军中绿装。

    见她走来时,北宫逸轩立马上前,本是想要赞她今日这般装扮特别好看,可一想到昨夜之事,却又显得有些手足无措,那说出的话,一下就拐了弯:“我今日这红装可还好看?”

    “……”

    有一种无话找话叫做欲盖弥彰,他这态度,让她脑子里瞬间就想起了昨晚的情形,一时间神情也有些异样。

    方晓兄妹二人早便远远退开,这二人尴尬之间,倒是他微红着脸打破了怪异的静谧:“此时时辰尚早,皇上这一路赶来也是颇累,会在此休停一日,明日才继续前行。”

    休停一日?

    宁夏一抬眼,满眼的疑惑:“意思是,渣男的计划因着皇上无意之间的决定而耽搁了?”

    “他是把一切都安排好的,早一日晚一日都没什么影响,只是外头那雪下的大,只怕那挖好的陷阱明日都该铺上厚厚的一层了。”

    一边说着话,他试探性的去拉她的手,见她没躲时,这才一手拉着她,一手托在她的腰间:“外围有我的人守着,一般人无法靠近,你可以放心的学;骑马并非一日练就,今日你只要能自个儿跑上几圈便能应付明日的打猎。”

    他小心的托着她上了马,她也是小心翼翼的拉着缰绳,这高大的白马倒还算的上温和,没有给她撩场子。

    直到她在马背上坐稳了身子,也能自个儿拉着缰绳走上一圈之时,北宫逸轩这才翻身而上,坐在她的身后:“我先教你跑上一圈,呆会儿你自己跑几圈。”

    说罢,那缰绳一摆,马儿四蹄一撒,便是朝前奔去。

    虽说跑的不算快,可是他坐在身后,那温暖的怀抱将她给紧紧的环住,这明明是认真练习的时候,她却是不由的脑子里又冒出些不该想的。

    这一圈跑下来,她只觉得漫长无比,好不容易他下了马了,她这才暗自松了口气,拉着缰绳一甩之时,轻声说道:“你穿红装,胜过天下所有人。”

    这话,伴着风声而去,北宫逸轩看着她坐在马背上跑远时,那嘴角勾着动人的弧度……

    小皇帝因为此处的气候如春,决定在这峡谷这中休整一日,众人这赶了一路,自然也是十分的疲惫,如今能脱下厚重的冬装,享受一日如春的气候,心里头也是高兴的。

    当宁夏揉着发酸的腰往回走时,嘴里头不住的嘀咕着骑马真是件折磨人的事儿。  .!

    这才学了两个时辰而已,她这腰就已经酸的不行,好在那马鞍不错,大腿只是发酸,还不至于被磨坏。

    真是佩服花木兰和穆桂英,女中豪杰果然不是一般人能练就的!

    一边嘀咕着往回走,那眼一抬,却是见着一道身影闪进了那大石之中,那身影,怎么看都是那么的眼熟,宁夏心中好奇,左右瞧了瞧,见方晓就在前头时,朝她招了招手。

    方晓跑到身边时,宁夏指着那大石与她说道:“我怎么瞧着似谢雅容跑去了那边?身边一个伺候的都没有,可莫不是有什么猫腻?”

    方晓当然有看到,只是与她无关之事,且主子没交待,她不会多言,听宁夏这般说时,这才点头说道:“夫人是想要亲自去看?”

    是想来着!

    宁夏那心里头这么回着,可是一想到自己没那逃命的功夫,要是谢雅容与什么人在那儿设了陷阱埋伏于她,她可就是自投罗网了。

    ...
推荐阅读:我当道士那些年都市医武高手清末之雄霸天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校草住隔壁我有药啊[系统]校园豪门种田之鱼水相欢我们正在交往墨妃倾城妻似魔鬼的步伐永恒蓬莱阴阳术士秘闻录网游之另类女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