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194:真够悲催(3月打赏加更2)

    这山中下了许久的雪,这陷阱里的雪已经堆了许多,宁夏看到小皇帝走过来时,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而后不动声色的把又陷进雪里的腿给拔.了出来。【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阿姐,引蛊控制人,需要严密的操作才行;如今我们掉下来,他必是找不到我们;既然如此,就算是将蛊引到我身上,我再想法子给引出来,必然会没事。”

    真的?还有这么一说?

    宁夏讶然。

    心说这是什么鬼?难道说在女子用蛊控制人时,还得人在旁边观战才行?

    正在想着,那人却是越靠越近。宁夏脑子一动,立马退的靠着冰壁。

    他的意思是,要跟她***?

    惊骇的看着眼前这个小屁孩儿,宁夏瞪大双眼:“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你才多大点儿?我有心上人的!”

    “阿姐说的是逍遥王吗?”小皇帝步子一迈向她欺近,那双手烫的就似烧红的火钳,这火钳冷不丁的掐住她的腰,而后将头埋进她的脖子里。

    狠狠的一嗅,他只觉得她身上透出来的味道令他舒服了许多,却也越加的渴望与她亲近。

    宁夏因他这动作而吓的不敢动弹,一般来说,遇到这种事情,越是挣扎,越会刺激对方的**。

    这是从网上看来的,说是女孩子遇到这种事情时,不要慌张,越是激动越是慌张,犯罪份子也会跟着越加的兴奋起来,如此一来,对于自救,也就越加的不利。

    心中狂跳,宁夏那呼吸也极不规律,看到他只是抱着自个儿呼吸着那根本就不存在的所谓香味时,慌乱的人逼着自个儿冷静下来。

    看来,是她体内的蛊在散着她闻不到的香味;而这种香味,中了毒的小皇帝却是闻的到。

    “阿姐,我难受……”

    宁夏正在想着对策,小皇帝却在此时抬起了头,只见那红得似滴血的面容之上,满是委屈之色,那原本还带着厉色的眸子,此时却是一片迷雾氤氲,随时都是阴沉的语气,这会儿却是软的不像话。

    这一副委屈而又萌化的模样,让宁夏的心,实在是硬不起来。

    “阿姐,这毒,只有你才能解;我与阿姐自小一同长大,阿姐小时最是疼爱我,难道忍心看着我死吗?”

    纳尼?庄映寒小时候疼爱这小屁孩儿?

    宁夏脑子迷糊了,不该吧?庄映寒小时候可被宫人欺压的很惨的,怎么可能有时间来疼爱这小屁孩儿?

    难道说,就是因为被欺压的惨,所以才卖力的讨好太后母子,只求不要过的太凄凉?

    心中想着,眼里却是这小屁孩儿一副惹人怜爱的模样,那心,也就软了下来。

    抬手试了试他额头的温度,实在是烫的吓人,心中一横,咬牙说道:“若是能救你,你可愿意什么都听我说的?”

    “嗯,我什么都听阿姐的,只要阿姐救救我,我实在是难受的厉害了……”

    小皇帝再次低头,当他将头靠着宁夏肩头之时,嘴角微微一勾。

    宁夏这会儿倒是真的心疼这小屁孩儿,不管怎么着,这小屁孩儿还是个十岁的孩子,别人的孩子这时候都是在找糖吃,他却是总被人塞着肉。

    十岁的娃娃会什么?真是服了!

    叹了口气,宁夏拉着他掐在腰上的手:“既然如此,你便听阿姐的,先将衣裳给脱了,留下底裤就好。”

    一边说着,宁夏上前走了两步,冲着双手哈了哈气,又搓了搓手之后,弯腰一声不吭的挖着雪。

    当宁夏在卖力的挖着雪时,那原本萌化人心的小皇帝,却在此时露出一个令人胆寒的笑意。

    双手利落的脱着衣裳,就等着她把雪挖开之后,给他解毒。

    宁夏按着自己的身高挖出一条坑之后,对只剩下一条底裤的小皇帝说道:“来,躺下去。”

    他下她上?

    小皇帝那目光一闪,却也按她说的,躺进了雪里。

    就在小皇帝等着她脱衣裳时,她却是二话不说的,把那挖开的雪,全部给盖到了他的身上。

    小皇帝一愣,心中一怒,却是压着火气,用那软软的话问道:“阿姐这是做什么?莫不是要眼睁睁的看着我死?”

    宁夏一边用雪把他给盖上,一边说道:“你身上那般的烫,用雪盖住,不消片刻就能融化,如此一来,便能解你身体燥热的痛苦。”

    记得小说里就有这样的情节,男主为了保证清白,被女配给下了药之后,就泡在水里用内力逼毒。

    她认为,毒这种东西,万变不离其宗,不管是什么毒,都能从皮肤表层排泄出来。

    特别是小屁孩儿这会儿身上热的像烙铁,雪一盖上去,虽然会化,却也能解他燥热之苦。

    宁夏这做法,虽说不上是十分可行,倒也有些效果。

    当小皇帝被埋的只剩下头露上外面时,那体内乱窜的**,稍稍得到了缓解。

    但是,却也仅限于缓解。

    “阿姐,没用的,这般做法虽是能暂时压住毒性,可那毒只有受蛊虫散毒的蛊体才能解;若没有精血来解,我最后还是会死。”

    没有解毒,就只能死;与她交.合,那蛊却会从她身上转过来。

    根本就没有万全之策,可转蛊,却是唯一能保住他性命的办法。

    只要命还在,就有引蛊的机会。

    小皇帝心中将这些想了个明明白白;可是,他不敢轻举妄动。

    刚才一路飞来,他耗尽了内力,不然也不会在她抹雪之时掉了下来。

    而且毒在他体内发作的厉害,虽然她此时是没了内力,他却难保自己有足够的耐力让她屈服。

    所以,他才会展示弱态以让她心软;却没想到,她的心软,意是想了这么一个法子。

    小皇帝的话,让宁夏眉头紧蹙:“必须要有精血才能解毒?”

    “正是,当初云闲便说过,那蛊由密药喂养,进入人体之后便能散出毒性,只有以毒攻毒之下,才能将毒解去。”

    “毒?”宁夏双眼一瞪:“你的意思是,我中了毒了?”

    “正是,你我二人若要保命,你必须将蛊引到我体内。”

    意思也就是,只要蛊在她体内,毒就会存在;而那蛊进了他体内,就是以毒攻毒。

    “也就是说,我身上的毒,对我没有什么影响?”

    “是,那蛊需得那毒才能活,故此蛊体是没有什么不适,但是有个时间的限制,若是半年内不能将蛊引出,你也会死。而且这半年内,不能行房.事,否则与你一起的男人也会死。”

    半年内?

    半年内不行房.事倒是无所谓,这半年内不把蛊引出来她就会死,她表示很抓狂!

    宁夏无语了,她怎么这么悲催的?

    看到小皇帝身上的雪慢慢减少时,宁夏搓着手,再次将旁边的雪给他盖了下去。

    这一下又一下的,小皇帝身体是没那么燥热了,可一想到这样下去终究会死时,心里头也有些急躁。

    这一急躁,便觉得口干舌燥;看到宁夏蹲在那儿若有所思时,那软软的嗓子说道:“阿姐,我好渴。”

    “到处都是雪,你自个儿把雪融了就成。”

    宁夏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话。

    她心情不好,很不好。

    真是厌烦了这种没有尽头的勾心斗角。

    一个皇位就那么重要么?北宫荣轩那混蛋为什么就非得去争?

    小皇帝被他这么一吼,心里头越加的不痛快,翻身就要起来。

    宁夏一看他耍脾气了,赶紧抬手压着他:“好好躺着,我在想办法!你不是要喝水么?你手上烫的厉害,自个儿捧了雪融了就能喝了。”

    看到她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时,小皇帝那心里也不痛快,心想着,我没强上你,你倒是给我摆起了脸色?你要是把我逼急了,我倒也想试试,我这中了毒的身子能不能把你就地正法! 百度嫂索| 穿越之肉文女配

    小皇帝心里不痛快,想着与其这么受折磨,倒不如试上一试;却在此时,宁夏托着下巴说道:“我不清楚那蛊怎么引过去,可是,我总觉得北宫荣轩不在那木屋处安排人守着,就是料定了你我会进那木屋;他是料定了你我会行那夫妻之实,如此一来,蛊到了你体内,会怎样呢?”

    这一点,从刚才她就觉得奇怪,如果这一切真是北宫荣轩所安排,那么,那木屋处为何却没有人守着?

    答案只有一个,那木屋里的香味能引得小皇帝进去,而她在北宫荣轩看来,必然是中了那软骨香而使不出内力,如此一来,只要进了那木屋,她和小皇帝就能***。

    如此一来,那蛊就会渡到小皇帝的身上,小皇帝说这蛊要控制人,需要特别的办法,在她看来,北宫荣轩这会儿要的只是把蛊引过去,之后的事,肯定是另有打算!

    宁夏这话,让小皇帝面色一沉:“照阿姐这般说来,若是蛊引到我体内,他的计划就成功一半?”

    “嗯,我觉得应该是。”脑子在高速的运转之中,宁夏也没忘记小皇帝口渴一事。

    帮着他把双手给弄了出来之后,与他说道:“你的手很烫,那雪在手中一会儿就化了,你先自己化雪水喝,我再想想别的办法。”

    ...
推荐阅读:都市医武高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校草住隔壁我有药啊[系统]校园豪门种田之鱼水相欢我们正在交往墨妃倾城妻似魔鬼的步伐永恒蓬莱阴阳术士秘闻录网游之另类女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