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198:再次出现

    冷啊,真的好冷,真的好冷……

    宁夏感觉自己像是被关进了冰柜里,她又好像梦到自己被孙悟空给变成了冰棍,然后被镇在冰山之中。【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她拼命的喊着:我好冷啊,我好冷啊,我不要做冰棍儿啊……

    可是,没人听到她在喊,她喊啊喊的,就看到了一片桃林,那纷飞的桃花实在是太梦幻,就在这梦幻之中,她看到了一个人穿着一袭红衣忽远忽近,就在那人要走近之时,却又忽然走远了。

    每次都是这样忽远忽近,她瞪大了眼,拼命看着;就在她瞪的眼泪流了出来时,那人面容终于是看清了。

    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那么美的一个人,从那桃花树上飘飞而下,那跟桃花仙子一样的妖孽,就那么踏着桃花而来。

    这张脸好熟悉,她想啊想,想了好久才想起来,那不是她的炮灰吗?

    她的炮灰啊,她喊啊喊,她拼命的在喊着:“炮灰,我好冷啊,你快来啊,我好冷啊……”

    “主子!主子,这里有个陷阱,有血腥味!”

    昊天冲着另一方的北宫逸轩喊着话。

    北宫逸轩一听,忙折身而回。

    这陷阱太深,再加上天色越加的暗,昏暗之中,他只看到下方有什么被雪给埋着,呼吸之间,是浓重的血腥之气。

    陷阱太深,难以辨别下方的是人还是受伤的野兽?

    “主子,不如属下先下去看看,若是……”

    “不!本王先下去!你准备好绳子。”

    这么重的血腥味,会不会是她出事了?

    心中着急,提气便跳了下去;就在昊天一脸担忧的叫人把衣裳脱了做绳子时,方童跟了上来:“夫人可是在这里?”

    “不知道,主子下去了,这陷阱实在是太深,叫他们过来,将衣裳脱了结绳!

    方童一听,二话不说将衣裳脱了下来,眼见他要脱的光膀子时,昊天急忙阻止:“你有伤在身,好歹也留一两件!”

    “不碍事的,你先叫人来,我来结绳。”

    上方,昊天去叫人,方童在结绳,陷阱之中,踩着底的北宫逸轩连火折都未打燃,便已经肯定了他的蝉儿就在这里。

    那口中不断呢喃的‘炮灰’二字已经走了音,一如她当初的说的‘包辉’让他误解。

    这声音,虚弱到就似随时会消失一般,北宫逸轩忙将火折打燃,当他看清眼前的情况之时,双眸一眯,面色一变。

    血,入眼之中,全是血……

    血从那手腕之处一路的滴到了衣裳之上,雪地之中的布条被雪埋了一半,那布条之上,全是血迹。

    小皇帝的手,还拉着她的手没放,那嘴角的血迹表明,他是咬破了她的手,在饮着她的血……

    触目惊心的一片红,让他呼吸一滞。

    “蝉儿……”

    喉头一紧,上前一步将那双眼紧闭,却依旧抱着她不放的人给直接掰开推倒在地,当看到她只着里衣冷的面色发青之时,迅速的脱下了身上的厚外袍将她给裹住。

    当他去拉她的手时,手上一痛,仔细一看,却是那簪子被她紧紧的握在手里。

    明明已经是失去了意识,她却依旧死死的握着簪子不松手。

    蝉儿,对不起,我来晚了,真的对不起……

    可以想象,她在握着这簪子时,是多么的渴望着他的到来;她说过他总是在第一时间出现,可是这一次,他却没有办到……

    自责到恨不给自己一巴掌,北宫逸轩紧咬着牙关,将那簪子小心的给取了出来,收进怀中。

    手掌运气抵在她背上,磅礴的内力就似洪流一般注入她体内。

    “蝉儿,你会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

    她冷的就像冰块,让他的心发着颤。

    方童在听到下方那颤抖的声音时,手上不知为何一抖;在迅速的结了绳之时,将绳子的一头绑在一旁的树上,另一头丢了下来:“主子,绳结好了!”

    绳子结的很粗,却不是太长,北宫逸轩抱着她站了起来,看到那离地面还有些距离的绳子时,提气一上,跃出甚高之时,捉了那绳子借力往上而飞。

    当昊天看到宁夏由北宫逸轩的衣裳给裹着被抱出来时,沉声喊道:“全部转身,没有命令谁也不许睁眼!”

    “是!”

    四周的声音传来之时,北宫逸轩却是抱着她已经飞身而去:“皇上在下面,将他带回去!”

    尊卑观念甚重的他,这是第一次,对皇上这般的不敬。

    如今在他的眼中,只有蝉儿,除了蝉儿,什么都不再重要………

    昊天应了声是,立马跳下陷阱去救小皇帝;当方童看到昊天抱起来的人亦是衣衫不整时,那双手紧握成拳……

    冷,好冷,真的好冷……

    马车上,宁夏那青着的面色没有一丝的好转,哪怕北宫逸轩不住的给她注着内力,她依旧是没有一丝的温度。

    “蝉儿,你快醒醒……”

    为什么?为什么还不醒?那么多的内力渡过去,为何她还是像块冰一样?

    后头的马车上,秋怡二人焦虑的在车中来回转着;方晓擦着剑,目光亦是阴沉。

    当昊天忽然出现将她们带出那峡谷时,她这心里头就觉得甚是不安;其他人还在那峡谷中等着明日启程,而她们却是踏着黑夜赶路。

    好不容易见着前头有马车了,秋怡还没上去,便被逍遥王一声呵斥给骂了出来。

    “谁也不许进来!”

    秋怡从未见过逍遥王那般阴沉的面色,也从未见过,一向温和的逍遥王,用这般阴寒的语气说话。

    “别转了,你再转,也不知晓夫人的情况。”

    蹭的一声,长剑入鞘,方晓手握着剑,看着秋怡:“夫人失血过多,再加上受了寒,你与其在这儿转来转去的浪费时间,倒不如赶紧的炖些补血养生的东西准备着。”

    一语惊醒梦中人,饶是秋怡沉稳,这会儿也是乱了心神;听方晓这般说,忙应道:“你说的是,我这真是急的乱了。”

    这般说着,忙出了马车,任那雪风吹的脸疼,冲着前头喊道:“昊大哥,我要给主子炖些补身子的东西,你能帮帮我吗?”

    这一次,她不再说‘王妃’二字,如今在她看来,哪怕是个假的身份,那摄政王妃的身份,也会玷污了主子!

    前头马背之上的人,在听到这话时,忙拉了缰绳,折了回来:“后头的车上有许多的东西,姑娘去瞧瞧是要哪些?”

    马儿与马车并行,那人伸出手时,秋怡没有一丝的犹豫,将手伸出,与他同乘一骑。

    后头的动静,北宫逸轩听在耳中,面上却是没有一丝的放松。

    为什么?为什么内力渡过去她非但没有好转,反倒越加的严重?

    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皇上要喝她的血?他们不是已经……难道是皇上发了狂?

    内力渡过去不好反坏,北宫逸轩不得不收手,再也想不得其他,将被子掀开,那脱.光了衣裳的肌肤依旧透着异样的青色。

    不能以内力相助,只能以最笨的法子了。

    热水早便备好,当他拧着巾子一遍又一遍的给她抹了身体之时,那青色,倒是好了许多。

    见这法子有效时,北宫逸轩忙将酒温了一壶,而后倒在掌心,一遍又一遍的给她搓着身子。

    当那身体的温度逐渐回升之时,他那阴沉的面色,终于是缓和了下来;想到她受的委屈,他便是恨透了自己。

    都是他想的不周,才让她受到这般的凌.辱,若是能杀北宫荣轩,他真恨不得一杀挥下去!

    断那人的手,破那人的相,这还只是开始而已,她所受的罪,他定要那人双倍偿还!

    车中的炭火极旺,这身子搓了酒之后,青色逐渐的消去,当那身子微微透红之时,北宫逸轩忙将那煎好的药,一口一口的给喂了下去。

    身子有了温度,她应该是就事了吧?只希望她在醒来之后不要想不开。

    她不是说那个世界是恋爱自由吗?不是说那个世界不如这里保守吗?只希望她醒来之后,不要做傻事才好…… 嫂索妙 筆閣 穿越之肉文女配

    车轮碾压着路面,马儿呼着白气,方童带着暗卫在前头开道,昊天在后头断路。

    当空中再无一丝光亮之时,宁夏那指,轻轻一动;闭着的双眼,微微滚动。

    北宫逸轩看到她睫毛颤抖之时,激动的一把握住她的双手:“蝉儿?”

    这一声轻喊之中,那闭着的眸子慢慢的睁开;当那眸子看着眼前的人时,有些迷糊,也有些不解;那意识逐渐的清楚之时,却是嘴角一个冷笑,声音虽是虚弱,却是透着说不出的寒意:“逸轩皇兄,对着我这张脸,你的深情,实在是可笑!”

    一声‘逸轩皇兄’,让北宫逸轩那面色一变,那握着她的手,因为她的收回而松开。

    床上的人,视线扫了一圈,当她发现自己身无寸缕时,目光中闪过一抹冷笑:“说到底,你和北宫荣轩又有何区别?北宫荣轩让别人来毁了这身子,你却是自个儿毁了这身子;怎么样?和杀母仇人上.床,是不是特别的刺激?”

    冰冷而又无情的话,满满都是嘲讽。

    ...
推荐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都市医武高手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校草住隔壁我有药啊[系统]校园豪门种田之鱼水相欢我们正在交往墨妃倾城妻似魔鬼的步伐永恒蓬莱阴阳术士秘闻录网游之另类女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