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199:到达雪域(3月打赏加更5)

    北宫逸轩下意识的站了起来,那双焦急而又温情的眸子,在看到她这张微显狰狞的脸时,不由的透出寒意:“庄映寒!”

    “是!”一声轻笑,庄映寒看着被包扎的伤口时,勾着嘴角,慢慢的给扯开。【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当她看到手腕上那一片被咬的模糊的伤时,转眼看向他:“你不是很能耐吗?这是怎么受伤的?难道说,她发现你对她不是真心,所以把身子给了你之后,又后悔了?”

    庄映寒这话,让北宫逸轩目光一闪。

    她不知道?

    庄映寒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她在身体里,却不知道这些日子发生的事;而蝉儿却能看到她的过去,虽然那些过去只是一些零碎的画面。

    如此说来,她在这身体里时,并不能知晓外界的情况!

    想到上次她出现的时候,也是在蝉儿走火入魔身子虚弱的情况之下;而在那时,蝉儿是有意识的,所以庄映寒才会知道发生了些什么。

    而这次,蝉儿在身子虚弱之时,连基本的意识都不曾有,如此一来,庄映寒便对今日发生之事一无所知?

    想到这一点,他好像明白了庄映寒出现的规律。

    庄映寒和蝉儿共用一个身体,而庄映寒只是残留的执念,根本不能支撑身体;平日里,她不能出现做怪;而这身体在受损之时,庄映寒会因为一种奇怪的现象出现来夺这身体。

    照这般说,只要能保证这身子健健康康的,不再受伤,不再虚弱,庄映寒便是没法子出来作怪!

    想明白了这事,北宫逸轩二话不说,上前便是点了她的穴道。

    “庄映寒,我不管你执着的留在这身体里有什么目的,我只告诉你,只要有我北宫逸轩在,你便做不得怪!”

    不管那庄映寒是如何的怒目相向,北宫逸轩一抬手,便是狠狠的砍了下去。

    一声冷哼,北宫逸轩将那伤口再次包扎上,而后迅速的将衣裳给她穿上。

    他的温柔,只会给他的蝉儿;而庄映寒,不配让他温柔半分!

    庄映寒被砍晕过去之后,北宫逸轩掀起车帘,与方童说道:“去叫秋怡二人加紧速度将补血的东西给熬好,你先派人递牌子给寒王,同时加快行程,务必以最快的速度到王宫!”

    方童立马应了声是,按北宫逸轩的安排去做。

    雪风越加的大,速度,也是越加的快。

    这一路上,秋怡将补血的参汤送来之时,北宫逸轩接过东西,又把人赶了下去。

    不管是喂药还是喂汤,都是他亲力亲为;虽然明白逍遥王也是担心着主子,可秋怡这心里头,也是担心的不得了。

    “我连一眼都没见着,就被王爷给赶了下来。”

    说这话时,秋怡那心里头有些抱怨。

    昊天一听,叹了口气:“姑娘是不知道当时是何等情况,主子这会儿心里头不痛快,谁去都讨不得好。”

    “说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主子到底是受了多重的伤?怎的就失血那般厉害?”秋怡也明白这事不该自己过问,可她心里头着实是担心。

    昊天摇了摇头:“姑娘莫要问了,有些事儿,不是你我能知道的;姑娘只需好好的煎药熬汤就好,其他的,不要多问。”

    昊天这提醒也是好心,秋怡沉默了半响,便不再多言;而一旁的冬沁却在此时说道:“主子受伤,我们自然是担心的,你好歹也跟我们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我们也好看看该下些什么东西啊?”

    该下什么东西,昊天和方童已经得了逍遥王的吩咐,这东西都找了出来,她们只需要按吩咐去做就好。

    秋怡也是担心的过了度,这才多问了两句,明白这事儿里头肯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也就打住不问了。

    这很明显是逍遥王不愿将事公开,那么冬沁也就不该再问了。

    看到冬沁这一副浑然不觉的表情时,昊天自然的想起了昊焱;想到上次那踢翻炉子的事儿时,不免在想着,那次,这冬沁是不是也有些责任?

    昊天不再回话,与秋怡说了一句:“我先出去了。”便出了马车。留下冬沁气呼呼的立在那儿心中不满。

    都是跟在夫人身边伺候的,这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一摇头,翻身上马,注意着四周的情况。

    前头的马车上是小皇帝,紧跟着是北宫逸轩的马车,这一路下来赶了一夜,只是在驿站补充了东西之后,便继续赶路。

    后头的队伍,由乐浩然的人带领着跟了上来。

    如此快马加鞭之下,赶到王宫之时,已是第三日的凌晨。

    雪域是北煜收服的一个边塞小国,一年差不多三个季度都是冰天雪地,故此有许多的东西都靠着北煜资助;如此一来,这国家倒是规矩了许多。

    雪域因着只是附属小国,没有称帝,再加上气候原因,先皇便封以‘寒王’之位。

    寒王只是一个称谓,为王者乃复姓段干,现任寒王名为段干子语,已是而立之年,为人处事亦是颇为圆滑。

    当方童的人拿着牌子而来,要他准备东西之时,他什么也没问,按要求,准备了药材和太医。

    哪怕在逍遥王之前,摄政王的人便先到了宫中,他也没有偏袒谁的意思;如今北煜宫廷之争,已是人尽皆知;他不参与其中,却是谁也不得罪。

    寒王早早的给准备好了东西,到了王宫之时,宫中之人只见着逍遥王抱着一个人下了马车,而那人却是被裹的严严实实,连根头发丝都不曾露出来。

    当逍遥王抱着那不知是男是女的人进了早早准备好的宫殿之后,所有的下人都被潜了出来。

    从此之后,那殿中之事,外人无从知晓。

    所有的药材都已备好,北宫逸轩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之后,这才提笔在纸上写着方子。

    方子写好之后,吩咐着秋怡:“按这方子去煎药,那滋补的参汤也按方子加药材;若是她醒了,不要与她说话,立马来告诉本王!”

    到了这里,总要去与寒王交待一番,且皇上还没醒,他也该去瞧瞧了。

    这一路走来,只把皇上丢给手下的人看着,也不知道此时是什么情况?

    秋怡忙应了声是,拿着方子仔细的看着;北宫逸轩大步走了出去,朝小皇帝的宫殿而去。

    小皇帝的情况比宁夏要好许多,他只是身子在中了毒之后比较虚,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异样。

    只是,为何到此时还不醒?难不成是解毒之时太耗精气?

    想到那蛊已经引到小皇帝的体内,北宫逸轩心中不由的一疼;他的蝉儿,若是因为这事不愿醒来,他当如何才好?

    没有心思给小皇帝看诊,在寒王派来的太医确定小皇帝只是身子虚弱之后,北宫逸轩转身离开。

    也该与寒王见上一面了。

    就在北宫逸轩离开半盏茶左右的光景,昏迷的小皇帝幽幽转醒,看着这陌生的地方,脑子里逐渐的清醒了过来。

    他记得自己着了道,然后和庄映寒掉进了陷阱,庄映寒用雪给他解热,还融雪给解渴。

    之后呢?之后发生了什么?

    揉着眉心费力的想着,想了许久之后,终于想起,他在昏昏沉沉之间,看到自己被她抱在怀中,二人均是只着里衣,她身上那点可怜的温度,让他不至于连心肺都冷透。

    不知道为何,在看到她那手腕上透着的血迹时,他鬼使神差的将那布给解开,像是受到什么蛊惑一般,迷迷糊糊的咬了下去。

    甘甜的味道,充斥着口腔,那还有些温度的东西吞下去,他只觉得无比的舒畅。

    之后呢?之后他便记不得了,他只记得抱着她,感觉着她身上仅有的温度,喝着那血,让他心里舒服……

    “喂,小屁孩儿,你不能睡啊,好不容易把你给解了毒,你要是死了,我可怎么办啊?”

    “小屁孩儿,你撑住啊,他会来救我们的,你不能睡,你睡了会死,你不能死,你一定不能死……”

    恍恍惚惚间,好像听到她这么说,她叫他小屁孩儿?她以那种以下犯上的方式融雪给他喝?她居然敢那么放肆的宽衣解带搂着他?

    想到这,小皇帝那面色便是沉了下来,一声‘来人’,当看到来的人不是林吉时,沉声问道:“林吉呢?”

    这小太监是跟着林吉的,平日里只有打着下手的份儿;此时林吉不在了,只有他上前伺候着。

    看到小皇帝面色阴沉时,忙回道:“回皇上,奴才也不甚清楚,只知道逍遥王将皇上带回来时,便没见着林吉。”

    没见着林吉? www.miao笔ge.com 更新快

    是死了?还是逃了?

    心中愤怒,若非林吉背叛,他如何会输?如何会被庄映寒那女人那般放肆的动手动脚?

    “这是何处?庄映寒呢?”

    “回皇上,这是雪域宫中,虽然没听说荣王妃在何处,可方才奴才见着逍遥王抱着一人进了旁边的屋子,那里有人把守着,也不知晓是不是荣王妃?”

    逍遥王抱着?

    能让逍遥王那自持甚高的男人所挂念的,除了那庄映寒,还会有谁?

    一声冷哼,小皇帝吩咐道:“伺候更衣,朕倒要去瞧瞧,她是死了没死?”

    ...
推荐阅读: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凡人修仙传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温暖是你 校草住隔壁 凤惊天之逆徒狂妃 我有药啊[系统] 医世之雄 翅膀的守护 校园豪门 种田之鱼水相欢 我们正在交往 倾杯 时光缘:一诺千金 墨妃倾城妻 一夜惊喜 我被丧尸了100年 似魔鬼的步伐 养鬼为祸 掠恋成婚:男神... 无双神境 永恒蓬莱 阴阳术士秘闻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