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200:冬沁出错

    小皇帝沉着一张脸到了门口,守在门口的方童见着小皇帝面色不佳时,上前一步行礼,却是不动声色将路给挡了:“奴才叩见皇上!”

    “滚开!”

    两个字,表示着他对挡路之人甚是不喜。【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方童跪在原地不动,扬声回道:“主子正在休息,不知皇上有何吩咐?待主子醒了,奴才立马转达主子去见皇上。”

    “滚!”

    方童的话,让小皇帝那面色越加的沉,什么时候开始,她身边的人都这么放肆了?

    记得这个男人是新到她身边的,果然是什么样的主子有什么样的奴才!她对他不敬,她这奴才也最来挡他的道了!

    想到这,抬起一脚给方童踹了过去,方童不敢躲避,硬生生的受了那一脚,却是纹丝不动,哼也不哼一声,更别说起来让路了。

    里头的秋怡听到动静,忙开了门出来,见到小皇帝一脸的怒色时,忙跪下行礼:“奴婢叩见皇上,主子这会儿身子虚的很,还没醒过来,不知皇上……”

    “怎么着?朕来看看阿姐,也要你们这些个奴才准了才行?几时起,朕的话,已经让你们这些个奴才都敢违背了?”

    口中唤着‘阿姐’,可那语气却是阴阳怪气的很;秋怡一听这话,头垂的越加的低:“奴婢不敢,皇上请!”

    方童依旧跪在那儿不动,秋怡起来带路时,忙用脚不动声色的踢了他一下;方童这才起身让开。

    就在秋怡朝他打眼色,让他去寻逍遥王时,一只脚迈进门去的小皇帝开口说道:“应瞿,传令下去,这儿谁也不许离开半步!违令者,斩!”

    跟在小皇帝身后的侍卫忙垂首接令,方童那迈出去的步子,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殿中,炭火烧的极旺,一进来,那小皇帝顺手就把披风脱了一丢,跟在身后的秋怡忙伸手接住。

    在秋怡挂着披风时,冬沁正把熬好的参汤给端着走到床前。

    看到小皇帝进来,忙将碗放到桌上,跪下行礼:“奴婢叩见皇上!”

    “出去!”

    简单二字,秋怡二人相视一眼,最后秋怡开口说道:“回皇上,主子身子虚,这会儿正在服汤,皇上可否让奴婢伺候主子喝了参汤再退下?”

    看皇上的态度,定是要对主子不利;如今没人能出的去,她这能拖多久算多久,只求逍遥王能尽快回来才好。

    小皇帝一听秋怡这话,视线扫过那桌子上的碗,而后回头看向秋怡,那阴沉的面色之上,透着一抹诡异。

    当小皇帝折身逼近时,秋怡忙垂着跪了下去。

    小皇帝走到她跟前,右手一伸,便是握着她微尖的下巴:“太后让你们呆在她身边的目的是什么?你们难道是忘记了?”

    秋怡那下巴被他握的生疼,却是不敢反抗,只觉得眼前的人虽是一副孩子模样,可那阴桀的眼神,与那阴沉的面色,却是骇人的很。

    一时之间,屋子里的气氛变的甚是压抑。

    直到此时,冬沁才似回归到了初时的状态,想到当初的如履薄冰,‘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皇上饶命,奴婢们并无二心,还请皇上息怒……”

    “息怒?”

    一个笑容挂在那本该天真的面容之上,却是阴森森的,让人心中惊骇。

    “庄映寒与庄家旧部联络之事,你二人居然隐下不报,是何居心?庄映寒与逍遥王狼狈为奸,算计于朕,你二人明明知晓,却是未曾提过一字,不是起了二心?庄映寒这次与逍遥王合谋算计于朕,让朕险些死于摄政王之手,你们明明知晓,却是只字未提,你们这都不算背叛?”

    一气例出三罪,小皇帝握着秋怡那力道,越加的重。

    秋怡只觉得下巴像是要被捏碎了一般,脸上瞬间一白。却因为小皇帝那阴沉的面容,而不敢吭出一声。

    因着宁夏身子偏寒,这屋子里火盆烧的本就旺,温度自然也是高;此时再受这般惊吓,冬沁那额头的汗,已是布成密珠。

    看到秋怡那脸色白成一片时,冬沁忙在地上磕着头:“皇上息怒!奴婢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庄家旧部,也不知道什么计划;主子也未曾与逍遥王合谋算计过皇上,主子与逍遥王,都是忠心为皇上办事的啊。”

    冬沁的话,让秋怡的心一颤,心中着急,想要让冬沁住口,小皇帝却是冷冷的扫了她一眼,那一眼,满满都是杀意,意思很清楚,秋怡若是敢多说一个字,接下来他的手,便是落到她那脖子之上。

    冬沁却是不知自己说错了话,见小皇帝冷眼扫来时,吓的一个哆嗦;小皇帝那手一闪,便是点了秋怡的穴,而后走向冬沁,一字一句,说的极是缓慢:“忠心为朕?”

    “正是!”见小皇帝似有动容,冬沁忙回道:“主子从未想过背叛皇上,自从嫁入王府开始,便是在寻着有利的证据。”

    “如此说来,阿姐受伤不能用功夫那些日子,是你们替她杀的人不成?还是说,那王府探出来的消息,是你们查出来的?”

    秋怡目光一闪,心中有些摸不清皇上的意思;小皇帝却是在此时,走到秋怡与她之间,将转动着眼珠,以求给予暗示的秋怡给挡住:“阿姐嫁入王府之时,便是逍遥王在帮着她,这事,阿姐已然与朕说了;如今,那庄家旧部,也是阿姐亲口所说,你们若是探消息的本事都没有,朕留下你二人之命又有何用?倒不如直接杀了你二人,再派听话的人来不是更好?”

    说话间,便是反后掐着了秋怡的脖子,那收紧的手,让秋怡痛的呼吸加重。

    小皇帝这行为,已然证明了他不会仁慈,冬沁心中一急,忙说道:“回皇上,奴婢一直跟在主子身边,真是没有庄家旧部与她联系,嫁入王府之后,逍遥王虽是常常相帮,却都是为了救主子;这一路来逍遥王频频出手,也是因为主子受到了性命之忧。”

    “一句‘性命之忧’就能解释她嫁入王府这般久,什么也查不出?你们三人进了荣王府的目的是什么?你们跟过去的作用是什么?你是不是忘记了?如今朕要的消息一个也没有,你们二人也休想活!”

    若是冬沁此时冷静一点,仔细想想小皇帝的话,也就会明白小皇帝根本不会杀秋怡。

    秋怡最是沉稳,皇上有什么话,为什么不问秋怡?为什么反而拿秋怡来威胁她?

    可是,此时被吓的不轻的冬沁,没有那般多的时间去想,她不敢抬头,看不到秋怡的模样,只觉得那浓重的呼吸,让她的心慌的不行。

    被小皇帝这般质问,冬沁忙将头磕到地上说道:“回皇上,主子在王府之时遇着许多的事,开始是被人下蛊,之后又是身子亏,之后便是出了那赏花一事,再加上摄政王派人监视着主子的一举一动,主子在王府没有机会接近前院,故此没有探得消息;皇上放心,待得主子身子好了之后,奴婢们定然全力寻找逍遥王谋逆的罪证!绝对不会让皇上失望!”

    冬沁的话,非但没有让小皇帝的面色好转,反而越加的阴沉。

    没有机会接近前院,没有机会查找证据,那么,她告诉母后的那些人,那些事又是从何而来。

    那些人,全是母后的心腹,如今母后因为听了她的话而不得不防,虽是暗中派人去调查证据,却也难保不会让人发现。

    若是那些忠心之士发现自己被主子怀疑,岂不是会生出二心?

    想到这,小皇帝那面色,便是沉的厉害,一收手,猛的站起了身子,声音阴寒的呵斥道:“滚出去!不管发生何事,给朕把门看好了,若是放了一个人进来,自行了断!”

    秋怡被甩出之时,穴道已是解开,那因缺氧而发青的面色,在看到冬沁过来时,甚是难看。

    冬沁啊冬沁,你可知道你将主子给害了!

    虽然秋怡不明白主子到底与皇上说过些什么,可是,皇上方才那问,分明是在试探!而冬沁那回答,定是将主子给害的不浅!

    二人尽管想留下,可留下又有何用?倒不如出去了,想法子让人通知逍遥王来。

    她相信,逍遥王来了,定能救下主子!

    二人行了一礼退出去时,守在门外的方童忙上前两步:“你们怎么出来了?”

    当看到秋怡那脖子上的掐痕,以及那青着的面色时,心下一沉:“发生了何事?”

    秋怡难受的阵阵轻咳,摇着头,左右看了看,瞧着侍卫守在前头时,低声与方童说道:“得想法子让王爷过来才行,否则主子怕是有性命之忧!” 360搜索 . 穿越之肉文女配 更新快

    性命之忧这四个字,听的方童心中一惊:“我来想法子!”

    外头几人想着通知逍遥王的法子,屋子里,小皇帝却是走到床前,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人。

    那放在被子上的手腕,被白布包扎着,想到那迷迷糊糊之间的情形,小皇帝上前,将那布给慢慢的解开。

    当那被咬得面目全非的手腕入眼时,小皇帝那双眸子,越加的沉。

    “庄映寒,你骗了母后,你骗了朕,如今算计朕在前,苦肉戏在后,你敢说你没有二心?”

    “你这场戏,是想骗朕相信于你?然后再任由你和逍遥王算计?朕道只有那摄政王觊觎于皇位,却没想到,逍遥王竟也是有着如此野心!”

    “你与他合作,他给你消息,你来欺骗太后,你们这算盘,可真是打的太好了!”

    ...
推荐阅读:我当道士那些年都市医武高手清末之雄霸天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校草住隔壁我有药啊[系统]校园豪门种田之鱼水相欢我们正在交往墨妃倾城妻似魔鬼的步伐永恒蓬莱阴阳术士秘闻录网游之另类女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