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202:由我负责

    小皇帝那一句‘她得侍寝’,令北宫逸轩目光一闪:“哦?微臣记得,太后并不赞成皇上过早充盈后宫。【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后宫是一回事,她,必须是朕的女人!”那满是愤怒的一句话,又把气氛转到了剑拔弩张的境况。

    那个女人既然已经与他有了肌肤之亲,还是第一个与他这般亲密的人,那么,她必须是他的女人!

    而且,逍遥王不是说要亲手报仇吗?既然如此,想法子让她和摄政王和离,到时她就算是嫁给了逍遥王,他也要召她进宫侍寝!

    若是逍遥王有心造反,必会答应这条件,没有什么比放一个女人在他身边更有利谋反!

    而且,庄家旧部余党,也是翻不出个什么风浪,他这办法,何止是一食二鸟?母后说过,要让一个女人放下仇恨真心相待,最好的就是把她的心给牢牢的把握!

    虽然他对于把握女人的人心没有经验可谈,可是,他乃九五之尊,能给女人想要的一切荣华富贵;只要他对庄映寒好,只要他能让庄映寒死心塌地的爱上自己,那么,接下为,庄家旧部,便能成为他手中的剑!

    而且,庄伟泽当初之死,这其中有许多的弯弯道道不为人知;待得庄映寒知晓真相之后,只怕会后悔这些日子对他的算计!

    小皇帝心中想了如此之多,北宫逸轩却是目光轻挑,转身坐到椅上:“这便是皇上让微臣归顺的诚意?既然是微臣娶了庄映寒,她的一切便由微臣来处理。

    嫁入王府却要去给皇上侍寝,皇上当微臣是什么?说过她的生死由微臣负责,那么,她的一切都由微臣说了算!若是皇上连这点诚意都没有,那归顺之事,还是勿要再提的好,免得伤了和气。”

    曾几何时,他以这般云淡风轻,却又甚为强势的口吻与自己说过话?

    小皇帝看着他那一脸的平静,那口气却十分的强硬之时,心中颇为不解;坐于他对面,继续试探道:“她要杀朕,你心中亦是清楚的很;这样一个女人放到别人身边,朕如何能安心?再者说,逍遥王有那本事将她体内的蛊给引出?那蛊半年内不引出来,她必死无疑;而这期间逍遥王也碰不得她,与其这样,倒不如将他交于朕,由朕来负责引她体内之蛊;待得引出之后,若她不愿意留在朕的身边,朕自是无话可说;但是,倘若她愿意留在朕的身边,逍遥王亦不得横插一脚!”

    不得横插一脚?到底是谁在他与蝉儿之间横插一脚?

    皇上这是什么意思?他就这般自信,能在引蛊这半年的时间让蝉儿动心?

    动心?

    不对,引蛊?

    北宫逸轩那手,猛的握紧:“皇上欲如何引蛊?”

    “她这次用血给朕解了毒,也让朕对蛊毒有了新的认知;朕自信,半年内定能将她的蛊引出。至于如何解,这便不劳逍遥王费心了!”

    小皇帝这话,令北宫逸轩那神色一暗。

    蝉儿和皇上并没有行那夫妻之实?蝉儿以血给皇上解了蛊?

    难怪了,难怪她醒不过来,难怪内力注入体内却是越来越糟!

    他的蝉儿啊,真是聪明到让他都汗颜;可是,这份聪明,却是让他心中发沉。

    蛊未引出来,那喂养蛊虫的药,却是对女子损伤极大,若是合.欢之时将那蛊引出,自然会带出毒。

    可是,那蛊没引出,那毒便会因着蛊虫的存在而蚕食人的精气,再加上她失血过多,这要是短时间内不能把体内的蛊毒给解了,别说半年,只怕是半个月都难活!

    这蛊是当初云闲给皇上的,以当时的情况来看,皇上必是准备将这药用来对付摄政王;那么,云闲在那个时候开始,就已经在给皇上铺着路?

    好啊!真是好!

    云闲啊云闲,蝉儿说你是个狠角色,我倒是未曾将你放在心中,没曾想,你倒是真如她所言,盘算设计,真真是看的甚远!

    心中翻腾,北宫逸轩握紧了双手,这才稳住焦虑的心:“皇上不用再试探微臣了,微臣如今只有一句话:庄映寒的一切都是微臣的,哪怕是一根发丝,也只能微臣做主!

    若是皇上同意,微臣便在冬狩之后,让摄政王乖乖的将手上那一万御林军交出来!同时保证在半年内,将那府中的暗道给找出来!

    若是皇上再与微臣这般来回试探,微臣便一剑将她给杀了!带着人直接回京!我北宫逸轩要收入囊中的女人,哪怕是个禁.脔,别人也休想染指半分!哪怕是身为天子的皇上,也休想让我北宫逸轩的女人蒙羞!”

    绝美的容颜,带着淡淡的笑意,而这份笑意,却是三分冷咧,七分嘲讽。

    你身为天子又如何?你想把蝉儿当做你的筹码,也得看我依还是不依!

    天下的女人你都能要,唯独蝉儿不能!你要是再打别的歪主意,小心我真的不管你的死活,我倒要看看,是你能威胁我?还是我能控制你?

    不可否认,北宫逸轩直接将话挑明,将小皇帝接下来的试探全部打断。

    小皇帝看着他身上透出来的那份气势,双眉不由的一裹:“她与朕已然有了肌肤之亲,这与侍寝有何区别?逍遥王今日以此相胁,可想过往后的路?”

    “往后的路,微臣心中自然是明白;微臣只盼着报仇之后,带着自己所爱之人行迹天下;做对神仙眷侣也不错!微臣非但不会阻碍皇上的帝路,反而会助皇上将帝位坐的越加的稳!但是,皇上若是要阻止微臣之事,就怪不得微臣不顾礼朝,倒戈相向!”

    一个威胁不够,他就再加一个威胁;已然表明了对你那皇位不感兴趣,你若是再来要挟,便怪不得我不管你的死活。

    这样的威胁,对于小皇帝而言是耻辱;他绝对想不到,一向温和的逍遥王,居然会为了一个杀母仇人而这般的强势。

    他以为逍遥王是要利用庄映寒来谋位,可是,若庄映寒嫁给逍遥王,不入皇宫,对逍遥王又有何好处?

    难道,真如逍遥王所说,只是为了亲手折磨庄映寒报仇?

    真真是想不明白逍遥王这心思,眼下摄政王那手中的兵权还是小皇帝最为头疼之事;一个逍遥王不管表现的再有本事,终究是朝中无人,军中无势,这样一个散头之人,也不足为惧!

    这般想着,小皇帝便亲手倒了两杯茶水:“朕许诺将庄映寒嫁于你,君无戏言!”

    北宫逸轩那心,稍稍放松,端起桌上的茶与他碰响了杯:“微臣定助皇上铲除逆党!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茶饮尽,承诺定。

    当小皇帝起身负手离开之后,北宫逸轩这才忙起身走到床前:“来人,换衾被!”

    一把将那还未醒来的人给抱起,屋外的人听到声音时,忙走了进来。

    秋怡从那柜子里翻出了新的被套,与秋沁二人迅速的将床上被子,枕套全部换了之后,北宫逸轩这才将人小心的放到床上:“拿套衣裳出来,你们出去候着。”

    她衣裳上尽是血,还有那暗沉的参汤颜色。

    那脖子上的掐痕,让他心中甚痛。

    冬沁忙从柜子里将衣裳给找了出来,想到主子目前是摄政王妃,逍遥王这般明目张胆的给主子换衣裳始终不合适,便说道:“还是奴婢们给主子换上衣裳就好……”

    冬沁话没完,秋怡忙扯了她的袖子,示意她别再多说。

    接过冬沁手中的衣衫,秋怡拿了放到床边:“方才那参汤差不多都撒了,奴婢这便去重新熬些过来。”

    说罢,扯着一脸不解的冬沁便退了出去。

    冬沁被扯出来,甚是不明,拉着秋怡说道:“如今主子还是摄政王妃,若是让人知晓了逍遥王与主子这般……岂不是害了主子?”

    “今日,你便已是将主子给害的够惨了!”秋怡真是有些恨铁不成钢,可此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一跺脚,便是走了。

    冬沁一听自己将主子给害了,心中更是不解,抬步便跟了上去:“秋怡,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害主子?你可别瞎说!” 360搜索 . 穿越之肉文女配 更新快

    那二人往偏房而去,守在门外的方童抬眼看着上头挂着的灯笼,昊天站在一旁,那视线跟着秋怡而去;待得看不到人了,这才问着方童:“她怎的被掐成那样?”

    “还能怎么着?还不是因为那个没脑子的女人。”

    方童轻吡一声,与昊天说道:“那女人和昊焱真有得一拼,有机会把她和昊焱给放一块儿,只有昊焱收拾她,我才觉得解气!”

    他自个儿出手收拾,都觉得惹事儿上身;毕竟是夫人身边跟着的人,夫人平日里也都容着,可这次冬沁犯了事儿,这是大家都看的出来的;不然为何只有秋怡受伤,那冬沁却是完好无损?

    昊天一听,觉得这话有理;也只有昊焱那愣头青儿能干这种傻事儿;看着昊焱收拾这丫鬟,想想就解气!

    然后再看着昊焱得罪夫人,被主子收拾,嗯,倒是个有意思的事儿!

    远在东周边界的昊焱此时却是猛打喷嚏,不由的拢了拢身上的黑披风:“哪儿来的邪风?”

    ...
推荐阅读:我当道士那些年都市医武高手清末之雄霸天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校草住隔壁我有药啊[系统]校园豪门种田之鱼水相欢我们正在交往墨妃倾城妻似魔鬼的步伐永恒蓬莱阴阳术士秘闻录网游之另类女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