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203:冒险而往

    床上的人,还没醒;北宫逸轩将那染着参汤和血迹的衣裳给脱了之后,便是看着床上的人走神。【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方才醒来的是庄映寒,那他的蝉儿呢?她为什么不醒来?上次庄映寒出现的时候,蝉儿不是还在争着身体吗?这一次,她是怎么了?

    他以为她是因为与皇上有了那夫妻之实而想不开,如今证实她与皇上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既然如此,她也该醒了才是。

    想到她体内的蛊,北宫逸轩那眉头裹的越加的紧,手掌腹上她平坦的小腹,内力一点点的注入了进去。

    结果,如他所想。

    蛊在体内,那内力注入进去如泥石入海。

    如今她失血过多,身子极虚,那蛊再留在体内,极是危险,得想个法子将她那蛊给引出来才行!

    要引蛊,需要的东西甚多,若是她身子好,自然没有那般的麻烦;如今最关键的是将她身子给养好,而这蛊自带毒,留在体内的时间越长,对她的危害就越大。

    看来,只能去寻那血莲花了。寒王唯一的一朵血莲花在他来之前就给了北宫荣轩,他来晚一步,便只能自己去寻了。

    将那衣裳给她穿上,将被子盖上之后,这才出了屋子。

    昊天二人见着主子出来,忙迎了上去。

    “本王去寻血莲花,若是三日未归,你们便想法子杀了东周太子,与东周五皇子商议,救她一命!”

    这句话一出,昊天二人均是一愣;方童立马上前:“血莲花生于雪域之颠,有熊群出没,许多人丧命于那处都不曾见到血莲花,主子不可亲自前往;属下愿去寻!”

    血莲花,生的极是诡异,整朵莲花犹如浸了血一般的妖艳;却是养生圣物,失血过多,或是身染蛊毒,将血莲花与千年参炖服,恢复的极快。

    可是,这血莲花只有雪域才有,生在雪域最高的雪峰之上,且有那成群的熊出没,再加上雪狼等野兽,故此采得一朵,极是危险。

    若是内力不够深厚,轻功不够高,去了只能死于野兽之口!

    方童这话,说的也没几分的底气,可若是让主子去采,有个三长两短,夫人问起来,他如何回?

    北宫逸轩却是转眼看向方童:“你内力有本王深厚?还是你轻功胜过本王?”

    此问一出,方童便是哑然。

    是啊,他的内力不如王爷深厚,轻功也不如王爷,去了,指不定是在浪费时间!

    昊天本想再劝,可看到主子那不容再言的态度时,只能咬牙问道:“若是夫人醒了问起,属下当如何回答?”

    若醒来的是庄映寒,自然不会问;若醒来的是蝉儿,以她那总爱胡思乱想的性子,越不告诉她,她越是会多想。

    “若是她问起,便与她说,本王去查看云闲之事;让她好生养身子,等着本王回来。”

    说罢,北宫逸轩折身回了屋子,留下方童二人相视无言。

    这个时候,北宫逸轩真希望她能醒来;若蛊毒不能解,她命难留;他实在是难以想象,她若是死了,他当如何?

    蛊毒乃云闲所配,最好的法子是去寻云闲要解药;可是,如今云闲怕正在焦头烂额之间,他要是去了,非但讨不得解药,云闲还会反过来算计于她。

    若他能活着带回血莲花,便是万事大吉;若他带不回来……

    不敢想太多,低头在她唇上一吻:“蝉儿,我一定会回来的,你也要醒过来……”

    北宫逸轩离开之后,这院子便是加紧了防备。特别是防着北宫荣轩的人来生事。

    此时躺在床上的北宫荣轩双眼圆瞪,那嘴角因为被划伤而不敢太大的动作,当叶宣战战兢兢的端着药进来时,连头也不敢抬,低着头走到床前,小声说道:“王爷,药熬好了,该喝药了。”

    北宫荣轩的半边脸都被包了起来,那嘴也是被包了一半,每次喂药的时候,都是侧着勺子,一点一点的喂进去。

    左手没了掌,右手挑断的手筋还未接上,说是在等着周太医赶来再接,可叶宣却知道,就算是手筋接上了,到时候也是个残废。

    还有那被踢断的肋骨,差一点便是伤了心肺;此时王爷躺在床上,口不能言,体不能动,双手被包的更是不敢动弹。

    饶是如此,那双眼睛,却是瞪的骇人。

    叶宣心中怕极了王爷这副模样,只觉得那瞪得似要凸出的眼睛,就似一个吃人的猛兽一般,让人看了胆寒……

    叶宣怕的手都隐隐发抖,北宫荣轩那瞪着她的眼睛,透着一种诡异的光,张了张嘴,却因为伤口而不敢张的太大。

    “庄映寒那个贱.人呢?”

    “回王爷,奴婢不知道王妃的情况,听说是跟着后头的队伍还未到,若是没出意外,兴许明晚便会到了。”

    “废物!废物!北宫逸轩那贱.种都到了,庄映寒那贱.人肯定到了!”

    声音加大,那嘴角的伤口一扯到便是痛的一脸狰狞,叶宣一见他又要发怒的模样时,忙说道:“王爷息怒,奴婢这便去查!王爷先喝吧……”

    屋子里,传出那隐忍的痛意和叶宣的说话之声。门外,方晓低着头,目光闪过冷笑,抬手将那屋门打开。

    屋中的情形,与想的一样;那正费力喝着药的北宫荣轩见到方晓进来时,停下了喝药的动作:“刘国公走了?”

    “是!”不冷不热的回了这么一句,方晓将几瓶药拿了出来:“这是国公费力得到的药,这药能用在手伤之上,这盒药是从庄映寒那里顺出来的,听说当初她脸上的伤,就是这东西给医好的,好像叫什么‘醉凝脂’,听说当初她脸上的伤很重,是靠着这药才恢复如初。”

    说完,方晓看着北宫荣轩:“为防皇上起疑,国公已经离开,这次事情只怕会影响到东周之事,故此派了刘明去查看。”

    刘明?

    就是那个胆子大到敢跟他动手的男人?

    心中冷哼,可眼下自己实在不宜再生事,只得忍下这口恶气,与方晓说道:“庄映寒如今怎样了?”

    “庄映寒还没醒,皇上方才醒了去见过她,好似起了争执,最后还是逍遥王进去将事给压下了。”

    方晓说完,北宫荣轩沉默半响;小皇帝去见了庄映寒,还起了争执,看来那蛊是成了!

    北宫逸轩,你的死期到了!

    心中已是恨不得将北宫逸轩剥皮抽筋,怎奈此时伤的这般重!

    让方晓离开之后,北宫荣轩吩咐着叶宣将面上的布给解开,把方晓拿来的醉凝脂给抹在伤口之上。

    醉凝脂是北宫逸轩与云闲讨的,之前谢雅容倒也有,只是谢雅容在乎那容貌,已经用尽,如今这仅剩的一盒,他让叶宣检查过没有毒性之后,这才抹在了伤口之上。

    一场阴谋,以宁夏受损,北宫荣轩被毁而结止。

    当这消息传到谢雅容耳中时,那手中的杯子便是落到了桌上。

    卓旭面色不佳,语气颇为沉重:“我们将所有的筹码都压到了摄政王身上,如今他与残废无异,将来我们,只怕是免不得一身的麻烦。”

    谢雅容那心,沉到了谷底;这次的计划是她窜着卓旭与摄政王商议的,如今摄政王败北,将来若是追究起来,她必是讨不得好!

    在北煜,她已是名声落败,摄政王如今输的一败涂地,而庄映寒那个女人却是被逍遥王给保下,她不甘心,实在是不甘心!

    “表哥,咱们可不能坐以待毙啊!”将杯子摆正,谢雅容抬眼看向卓旭:“摄政王自私且阴狠,若是他反过来将这次的失败算到你我二人头上,只怕将来如何死的都不清楚!”

    “你的意思是?”目光转向谢雅容,卓旭问道:“莫不是,你要倒戈于皇上?”

    “倒戈皇上已然是不可能,先别说皇上此人心思难以琢磨,就是太后那一关,便是过不了。”口中这般说,谢雅容心中却是在想着:皇上帝岁数终究太小,就算是利用情香,也没有多大的作用。

    皇上如今手上的实权着实太少,若是被情香所迷,忤逆了太后的意思,只怕第一个死的就是她! 百度嫂索| 穿越之肉文女配

    皇上不行,便只有逍遥王可行;可是,逍遥王眼下对庄映寒也不知是图利着什么?若是她出手,也不知道成功的机率有多大?

    卓旭这一听这话,目光微闪:“逍遥王本是个不受用的闲散王爷,之前只道他没有什么厉害的,如今看来,他那实力也是不容小觑!虽说手中没有实权,可他却生生将摄政王给压下,由此看来,此人亦是不容算计。”

    “正是如此。”谢雅容那指,轻扣着桌面,脑中将这些事情来来回回的想了一遍。

    想到东周与大宇的皇子就要到达雪域之时,心中一动,再次抬眼时,已是一副愁容:“庄映寒一句话,便已然将我名声坏尽;如今摄政王败北,家中又有那兄妹二人虎视眈眈,容儿如今无人庇护,又不敢给卓家引去麻烦坏了大计。

    容儿也知道,许多事不能急于一时,可是,容儿实在是忍不下这口恶气!那庄映寒几次三番的设计于我,如今害死我两个贴心婢女,还妄想扶正那姨娘,让那兄妹二人由庶变嫡。

    容儿知晓表哥与摄政王的计划不能改变,可是如今摄政王能否统称大业,已是两说;大业需忍而得,可容儿与庄映寒的仇,却是不得不清!

    容儿倒是有一计,只要表哥出手相帮,必能让那庄映寒死于雪域,也能让那坏事的逍遥王难回京都;只要解决了这二人,到时摄政王恢复之后,再来寻事,倒也能将功抵过。”

    ...
推荐阅读: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都市医武高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校草住隔壁我有药啊[系统]校园豪门种田之鱼水相欢我们正在交往墨妃倾城妻似魔鬼的步伐永恒蓬莱阴阳术士秘闻录网游之另类女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