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204:再结暗局(3月打赏加更6)

    谢雅容这话,说的卓旭心中一动:“不知表妹欲意如何?”

    谢雅容见卓旭有了兴趣,便低声将计划与他大致的说了一通;这话方落,那卓旭却是猛的站了起来:“通敌卖国乃大罪!你这是起的什么心思?”

    卓旭这呵斥,十分的严厉,那沉下的面容,有几分的吓人。【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谢雅容一看对方这表情,那眸中立马便储了泪,起身上前,跪到了卓旭跟前:“表哥勿要惊慌,且听容儿细细道来;容儿并非要通敌卖国,容儿只是想借着他国之力,杀了该杀之人,与王爷分忧;卓家为王爷布置了这么些年,难道要看着心血付诸东流?”

    “布置是布置,不管怎么布置,都是北煜自家人之事。关起门来,便是打的头破血流,也不能让他人有机可乘;你倒是想的好,与他国相谋,可曾想过,一招不慎,便会害得北煜受铁骑所欺!”

    谢雅容的计划,实在冒险,一招不慎,就会落个通敌卖国的罪名;不管卓家是皇上的人,还是摄政王的人,都是在北煜国内相争;可一旦扯上他国,这罪名,那可是株连九族!

    谢雅容见他态度强硬,那泪便是滚了出来,声音哽咽,甚是欺哀的说道:“容儿如何能做那害着北煜之事?容儿不过一介女流,能做的,只是替自己报仇而已;那庄映寒平日里是如何害的容儿,表哥不是清楚的很吗?

    还有那兄妹二人,在府中便是不让容儿放在眼里;母亲去的早,那姨娘更是将容儿做了眼中钉,若非容儿有摄政王庇佑,姨娘必是早便窜着爹爹将容儿嫁给什么人做了妾室。

    这才不过一日,众人就将容儿给传作了那不知廉耻之人;可容儿实在是冤枉的很啊;摄政王只是心疼容儿,这才处处庇护于容儿,可是那庄映寒见了嫉妒,便毁容儿名声。”

    说到这,谢雅容一咬牙撩起了袖子,只见那手腕之上,一粒艳红的守宫砂甚是醒目:“容儿至今乃清白之身,那庄映寒却是将容儿给毁成这般模样,若是摄政王出个什么事,可以想象将来容儿会如何;别说是妾室,只怕是被人收进府去,做那上不得台面的娼.妓,也无人出来替容儿讨个公道。”

    言到此,那泪,便是越加的汹涌:“自幼母亲便与容儿说,舅舅、舅母对容儿甚是疼爱,见不得容儿受半分的委屈;可如今,母亲被人害死,容儿被人害的名声破败;容儿若是再不替自己谋划条生路,将来蒙羞而去,可如何有脸面去与母亲相见……”

    隐忍的泪,跟断线的珍珠一般落了下来,卓旭听她这般说时,便想起了那个温婉大方的小姑母,一时之间,心中软了下来。

    上前将她扶了起来,劝道:“就算是要报仇,也不可与他国皇子扯上任何的关系!若是将来计划落败,死的,可不止你一人!”

    “表哥放心,容儿绝对不会留下任何的把柄,听闻那大宇二皇子与庄家本就有着仇怨,只要容儿稍加挑拨,那二皇子必然会出手去对付那庄映寒,到时你我二人只需隔岸观火便好。”

    “如此便是最好,这种事,不能沾上身;你且将计划细细说于我听,我看看此计是否可行?”

    马车之中,二人商议着那计划,天上的雪,下的越加的厉害,那天边的一点亮光,随时马儿的前行,而逐渐加大………

    都说雪域的山,是这世间最高,也是最美的山。

    这里一年三个季节都是被冰雪覆盖,虽是极冷,可这一眼望去的景色,却似冰雕的世界,美到有些不真实。

    进雪域城门之前,有一条甚宽的河流,因着特殊的气候,这河中之鱼甚是味美。雪域吃肉不易,餐桌之上,却是常常有鱼。

    故此,这条河因着渔民一年四季的捕鱼,而未曾结冰,就算是结了冰,也不过半夜,便被凿开捕鱼。

    再加上许多富家公子喜好饮酒垂钓,便有不少人租了画舫来此游玩。

    这一夜,天还未亮,那河中,一搜画舫前后各点着一个鲤鱼跃龙门的灯笼;船上,传出一阵琴音。

    琴音,似哭似泣,那沉闷的韵律,就似一个强忍着泪意的倔强姑娘,仿佛在通过琴音,来传递抚琴之人的那些委屈与难过。

    一曲落,那船中隐隐传出说话之音,也在此时,另一艘画舫缓缓靠近,那没有一盏灯火的画舫前头,一身黑衣的人戴着幕离,那黑衣包裹着修长的身形,似融于暗夜之中。

    那男子在听到前头画舫上隐隐传出的哭泣对话时,一抬手,他所立的画舫立马停了下来。

    “小姐,您别哭了,仔细着身子才好啊。”

    “我没哭,只是沙了迷了眼了。”一个娇柔的声音传了出来,那声音如空谷之泉,潺潺的,却又无限的娇弱。

    “小姐别难过,小姐一向恪守礼数,谁人不知小姐是个洁身自好之人?那庄映寒那般的阴险,一次陷害不成,便又来败坏小姐的名声。奴婢相信,定有相信小姐的人在等着小姐!”

    “母亲常言,女子貌美,并非好事;我只是想平平静静的过一生,偏偏就有那数之不尽的祸事惹上身。

    昔日与摄政王见过一面,他便求得皇上将我给他做了侧妃;虽是为妾,我也无欲无求,只求能安安稳稳的过一生;却没想,那庄映寒竟是一次又一次的来算计于我,如今还败坏我的名声。

    我这一生并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何以这般的难熬?若是真要背负那坏名声过一生,我倒不如跳进这河中,一了百了的好……”

    “小姐可莫要这般想,那庄映寒不过就是那乱臣之后,还真当自己是那金枝玉叶不成?谁不知晓她一向恶毒,谁会信那女人所言?小姐定要相信,摄政王定不会让那庄映寒伤着小姐的!”

    “女人,不过就是男人身后那一抹颜色罢了,谁能说明白,这一生是否受人庇护?与其处处想着他人庇护,倒不如长些志气,自己有些本事。”

    说到这,那人便是一个叹气:“哎,我不过是一时想起了母亲罢了,想的多,心中便是胡思乱想了起来;你别担心,我不会做那傻事的。”

    说罢,起身站了起来,那身影透过沙窗,显的甚是娇弱。

    当那人从船中缓慢的走出来立于灯下之时,只见那人白衣胜雪,那娇弱的面容之上隐隐带着泪痕,长卷的睫毛之上,泪珠挂着还未掉尽。

    塞雪的肌肤,那脸上微显愁容,单单是一个侧颜,便是让人无法挪眼。那小巧的红.唇,微微抿着,似有道之不尽的委屈。

    夜风一吹,那墨发便是被风撩起,几根发丝飞到唇上,给那本就娇媚的容颜更添了几分的诱惑之感。

    “该回去了,这雪域的夜景倒是不错,这一眼望去,隐隐绰绰之间,全是那晶莹的美色。或许,明年便是再不能来了。”

    那人就那么立于灯下,带着淡淡的愁容,越行越远。

    直到那画舫离的远了,那幕离男子这才沉声说道:“速去查查,这女子是何人?查清她与摄政王的关系,还有那庄映寒!”

    “是!”

    黑暗之上,一声传出。

    那幕离男子看着离去的画舫,似有笑声传出。

    “庄映寒么?庄伟泽?呵呵,倒是有意思了……”

    所有人到达王宫之时,小皇帝正与雪域寒王在那宫中赏着红梅。众人到了之后,先是与小皇帝过了面,行了礼之后,便到了安排的屋子里休息。

    这一路走来,着实是辛苦的很;许多娇气的小姐们早已是喝了无数的汤药。

    宫中一时热闹了起来,而宁夏那屋子里,气氛却是有些压抑。

    宁夏看着跪在床前的冬沁,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说她。

    冬沁跪在那里,心里头极是内疚;秋怡已经将她的错处说与她听,想明白那些事之后,她也是恼极了自己。

    主子醒了之后,她便来请了罪。

    宁夏接过秋怡递来的汤药,一口口喝完之后,把空碗递给秋怡,同时说道:“我与太后说了些什么,你们并不知晓,故此,这事也怨不得你。”

    秋怡与冬沁已经把事都说清楚了,她也明白为何一醒来就被小皇帝给掐着了;只是,这些事,两个丫头着实不清楚,故此,也怪不得她们。

    冬沁还待再说什么,宁夏继续说道:“但是,你这性子还是太过马虎了些;便是你不知道我与太后说过什么,你也当想的明白,皇上以秋怡威胁你,那动机便已然明显,这种错误,若是你再犯,便自己领了月银离开好了;我身边,实在是不需要一个随时会引祸的人。”

    她不是圣母,绝对不可能一句‘算了’就揭过。

    之前就已经说过,若是总犯错,那她实在是要不起这样的人呆在身边;她自己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所以,呆在她身边的人,必须有脑子才行!

    冬沁一听这话,忙在地上磕了一头:“谢主子!奴婢往后定然不会再犯这错了。” 穿越之肉文女配:妙

    “嗯,起来吧。”

    头有些晕,宁夏打了个哈欠;秋怡忙扶着她躺到床上:“主子这才醒来,喝的汤药多,身子自是受不得;还是多休息的好。”

    “嗯,这一个时辰一碗汤药,我真是喝的快吐了。”一边嘀咕着,宁夏转眼问着秋怡:“怎的醒来两日都未曾见到逍遥王?”

    既然她们说了是炮灰把她带回来的,为什么她醒了之后就没见过他?

    秋怡摇了摇头:“奴婢去熬药回来之后便没见过王爷,不如,奴婢去问问昊天大哥?”

    “你让他进来,我有事问他。”

    昊天在这里,炮灰却不在,这让他觉得很奇怪。

    ...
推荐阅读:都市医武高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校草住隔壁我有药啊[系统]校园豪门种田之鱼水相欢我们正在交往墨妃倾城妻似魔鬼的步伐永恒蓬莱阴阳术士秘闻录网游之另类女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