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206:害怕失去(3月打赏加更8)

    宫中,有一个太皇太后让她割舍不下;而炮灰,却是融入骨血之中的存在;若是他出了事,她如何还有勇气继续下去?

    一晚的难以入眠,在次日天明之时,整张脸显得越加的憔悴;方晓在见着这情况之时,把方童给拉到暗处,指着宁夏与他说道:“你瞧着了?若是夫人不知道此事,她顶多只是怀疑,顶多只是担心;可此时她知晓了此事,食不下,寝难安,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

    方童那视线,在看到屋中那人时,微微一沉:“若是你知晓这事,你会不说?”

    “我不会说!”方晓回的斩钉截铁:“至少我知道,猜测,可由主子回来之后哄哄便好;只要不提,这事夫人便永远不会知晓!可如今,夫人知晓了此事,这结果,绝对不早主子愿意看到的,这一次,你错了!”

    你错了,这三个字让方童目光一暗。【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错了?他只是不想看到她那副胡思乱想的模样罢了;可是,眼下这情况,真是他愿意的吗?

    屋外,二人各怀心思。屋里,宁夏因着一夜未眠,而昏昏沉沉。

    天亮,天黑,又是一日。

    宁夏再次被秋怡喊醒喝药时,抬眼看着已然点着的烛火:“什么时辰了?”

    “回主子,已是巳时了。”秋怡扶着宁夏坐了起来,当那碗汤端过来时,宁夏却是摇头:“他还没回来?”

    再过一个时辰就是三日,他还没回来吗?

    秋怡顿了半响,这才说道:“王爷吉人自有天相,主子莫要担心。”

    两个时辰前,昊天便是与她说了,若是主子醒了问王爷,莫要多说。交待完了,昊天便已离开。

    宁夏一听这话,将秋怡喂来的药推开:“行了,你下去吧,我累了,想休息。”

    “主子……”

    “出去吧,连着喝了几天的汤药,我这身子也不见好转,这些东西,不过就是吊着我的命罢了。”

    如果注定是这样,她也没什么好说的。

    云闲如今是自身难保,如何能来?如果炮灰一去不返,如果真是敌不过剧情大神的执着,那么她,是不是也快死了?

    宁夏神色黯然,秋怡还想再说,可见她闭目不语时,只得将那碗药端着走了出去。

    秋怡那药,温度刚好,主子这昏睡了许久,这会儿喝下是最好。

    可是,这已经是主子推开第三碗药了……

    “主子还是不喝?”

    方晓看着秋怡端着药出来时,眉头一裹,那视线扫向方童,隐有埋怨。

    方童双眸垂下,未曾言语。

    秋怡叹了口气:“我就没见过主子这般消沉。”

    方晓又是瞪了方童一眼,转身而去,秋怡端着药走向院子,却是没走两步,眼前便是出现一人。

    见着那人时,秋怡面上一喜:“王爷,您总算是回来了!”

    那人只是点了点头,接过她手中的药,将一盒子递于她:“里头有方子,按方子煎药,仔细些。”

    秋怡一听,立马接过盒了:“是,奴婢晓得了!”

    方童转身时,对上一双疲惫,却又凌厉的眸子,还未开口那人却是说道:“自己去领罚!”

    “是!”方童应声是,便不再多言,退出了院子。

    房门再次打开,宁夏却是眼都不曾睁一下,听着那放轻的脚步声时,翻身朝内,开口说道:“说过不喝了,别再来送药。”

    她这话出口,那人却是不回话,走到床前,将那碗放到桌上,一身的寒气还未被这屋子里的温度化去。

    伸手放到那被子上,拿起那放在被上的手,轻声说道:“蝉儿向来听话,怎的这次这般不乖了?”

    一句话,让她猛的睁眼,一个翻身,看到眼前的人时,那心中,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来。

    北宫逸轩看着她眼中闪着那说不清的神色,看着她这苍白的面容,心中一疼:“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四个字,让她情绪逐渐激动了起来;从知晓为何离开起,她便是平静到让人诧异,如今,看到他真正的立于眼前时,宁夏那手,猛的抽了出来:“你回来,与我何干?”

    说罢,拉了被子将头一并盖住,不再看他。

    她的话,看似无情,却是让他心中一暖;那被子下,隐隐发抖的身子,让他心疼不已:“自然是与蝉儿有干系的。我冷的厉害,蝉儿不给我仔细暖暖身子么?”

    “那里有火盆,冷了自己去烤火,我累了,不想说话。”

    那声音有些闷,就像是被什么给压抑着,那微颤的身子,让他面色微暗。

    将那被子给掀开,却见她双手悟着脸;又怕力大伤了她,可她却是悟着脸不松手,他无奈,只得说道:“若是蝉儿恼了,你可打我,也可骂我,但是,不可不理我。”

    他的话,她依旧不理,只是悟着脸,可那手腕之处,那液体流出,湿了鬓发。

    有一种担心,叫做不见你,不放弃。

    你若回来,我便安心,可是,这等待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折磨着我,让我不敢哭,不敢闹,只能静静的等着。

    如今,你回来了,我却在怕,我怕我看到的是个幻象,毕竟在昏昏沉沉之间,总觉得你坐在床前,拉着我的手,对我说‘我回来了’;可是一睁眼,却是空无一人。

    那种担心,不能用言语所能表明,那种折磨,就似把时间给掰开,就像是一秒就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她怕失去他,很怕很怕,她更不接受,他为了她,而消失不见。

    看着那泪,北宫逸轩那心,软成一片,那心中,是一种说不出的悸动。

    抬手抹着那到了鬓发的泪,北宫逸轩慢慢的将她那手给分开,看到她闭眼就是不看他时,一倾身,吻上她的眉眼:“蝉儿,我回来了,我没事,我很好。”

    哪怕险些丧命,哪怕有伤在身,可一想到她在等着他,他便坚持着寻到了血莲花,坚持着回来。

    回来之时,本欲先处理伤口,可早早便等在路上的昊天将事说与他听时,他顾不得其他,立马赶了回来。

    知道她的脾气,所以,她越是平静,事情就越是严重。

    “蝉儿,我回来的,我没事,我真的很好。”

    吻,从眉眼一直向下,当他吻向那唇时,一下下的扫着,直到那紧咬着唇的贝齿松开,这才罢休。

    宁夏那眼,终是睁开,却在此时,抬手狠狠的锤到他胸前,声音是再也抑制不住的哽咽:“你个混蛋?你什么意思?你以为你死了我就活的下去?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怕?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我真怕一醒来,就会有人告诉我,你死了!

    你要是死了,我该怎么办?你要是死了,我该怎么办?你该怎么办?”

    一遍遍的重复着这话,那锤打着的手却是一下轻于一下,打着她,她心疼;可是,她就是害怕,真的害怕。

    失去他,是她不敢想象的。

    从一开始,就是他陪在身边,她虽是知道二人的命运,却是一路相扶相持,一路的在为活命而努力。

    他那么强大,强大到让渣男败北;她相信他,相信他能让彼此活下去。

    可是,当她知晓他去了那般危险的地方时,她开始恐慌。

    一个人,不管是多么的厉害,绝对是敌不过大自然。

    冰天雪地,悬崖峭壁,还有熊群,还有雪狼,还有那谁也说不清的意外……

    人的力量再大,终究是难以敌过自然,她实在太清楚这些事,所以,她才怕,她怕他会消失,她怕啊……

    北宫逸轩任由她发泄,只是不住的吻着她,吻着她的泪,吻着她的唇,同时不断的说道:“我不会死,有你在,我不会死,哪怕是死,也要与你一起;若是哪一日,我们斗不过天,斗不过命运,我也要与你一起,若不能活到白头,我只求与你共埋于黄土之中。所以,我会回来;所以,我回来了……”

    她的爱,是那么的浓烈,浓烈到,就似一壶久埋的陈酿,慢慢的品,细细的品,越是品,便越是醉人。

    他迷醉于这份爱,他迷醉于这份情。

    “你是个混蛋……你是个混蛋……”

    舍不得打了,只能不住的骂着,骂到最后,却也是心疼,心疼他的付出,心疼他的爱意。

    许是怕了,许是恼了,在她打了骂了之后,反倒是双手圈着他的脖子,狠狠的吻着他,深深的吻着他,似要将他给一口一口的吃下去一般。

    与她一起,她从未这般的疯狂,北宫逸轩背上的伤,痛的他握紧了双手,那面容之上,却是带着笑意。

    他的蝉儿,是这么的爱他,不是么?

    深深的吻,让他沉沦,她吻着他,像是在发泄着那些恼怒,那些担心……

    一个吻,她吻的头晕眼花,却依旧不松开,最后还是北宫逸轩带着笑意,将人给压下:“蝉儿,你这样,我会把持不住的。” |.

    太过热情,真会让他把持不住;天知道现在想要她的痛苦,比这背上的伤来的更厉害。

    宁夏那苍白的面色,因着情绪的激动而透着红润;看着她眸中还有着忐忑之时,北宫逸轩伸手点着她的额头:“蝉儿,及笄之后便行房可好?”

    及笄便可嫁人了,嫁人便可行房了。

    这话,成功的让她面上一红,那双眼这次闭上,却是娇羞无限。

    看到她这副容颜,北宫逸轩忍不住的低头一个蜻蜓点水:“可还恼着?若是恼,待及笄之后,你要怎么惩罚都行,可好啊?”

    这个话题,让她转过脸,不去看他。

    这个时候,他还有心思来笑话她?

    ...
推荐阅读:百炼成仙 宠魅 火爆天王 最终进化 官术 唐砖 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全职高手 召唤万岁 温暖是你 校草住隔壁 凤惊天之逆徒狂妃 我有药啊[系统] 医世之雄 翅膀的守护 校园豪门 种田之鱼水相欢 我们正在交往 倾杯 时光缘:一诺千金 墨妃倾城妻 一夜惊喜 我被丧尸了100年 似魔鬼的步伐 养鬼为祸 掠恋成婚:男神... 无双神境 永恒蓬莱 阴阳术士秘闻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