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219:再见云闲

    去了摄政王那院中,她岂不是受摄政王的监视,到时,她还如何办事?

    心中恨着,却是抬起一张犹豫的容颜:“这……虽说臣女赐婚与摄政王,可终究未成婚,只怕这……”

    “谢小姐这会儿来立什么牌坊?这一路行来,你与王爷同吃同住,甚至于深更半夜都能上门送姜汤,这早晚都是一家人的,还怕别人知道不成?”宁夏一声吡笑,那尖酸刻薄的语气,可真是与那妒妇贴切的很。【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这话,只能关起门来说,换作谁,都不会在外人跟前,揭自家的短;更何况,王爷对王妃无情,对王妃更是没有一分的好脸色;在谢雅容看来,王妃是绝对不会将这些说出来的,毕竟落王妃自个儿的面子。

    可是,谢雅容万万想不到的事,王妃非但说了,还是当着寒王和小公主的面说的;还是带着那种轻视嘲讽的语气说了出来。

    谢雅容一听这话,那脸上尽是委屈的模样,咬唇垂眼之间,见小公主面上除了好奇,没有厌恶之时,那眼中,瞬间储满了泪。

    再次抬眼时,谢雅容那绝色的容颜之上,便是说不出的痛楚:“王妃何必一而再,再而三的恶意中伤臣女?这一路来,因着王妃的中伤,臣女背负了多少的坏名声?

    臣女身子骨不好,王爷心疼臣女身边的丫鬟被人恶意伤之,这才与臣女同车而行;臣女也知晓这让王妃不满,故此对于王妃的中伤没有反驳一句;可如今,王妃是要将臣女逼死才高兴吗?”

    逼死?

    倒是想将你给逼死啊!问题是,你有剧情大神的庇护,你不容易死啊!

    勾着嘴角一个冷笑,宁夏倒是把这恶毒妒妇的身份给表现的淋漓尽致。

    那段干雪慧见二人这模样时,心里头直接就偏向了谢雅容。

    不管怎么说,谢雅容给她的感觉很好,且谢雅容煮茶的功夫让她喜欢;可这什么摄政王妃,就刁钻的多了,她不喜欢!

    “皇帝哥哥,雪慧如今在很用心的学心礼法,雪慧6岁之时就说过以后要嫁给皇帝哥哥的,等到雪慧学会了煮茶之后,也好煮茶给皇帝哥哥喝啊。”说话时,段干雪慧甚是天真的走到小皇帝的跟前,见到小皇帝面上没有笑容时,有些怯生生的拉着他龙袍的袖子。

    “皇帝哥哥,雪慧在很努力的学习北煜礼法,前年皇帝哥哥来时,说过只要雪慧乖乖听话,将来就会娶雪慧的。”

    宁夏听完这话时,忙低下了头,怕自己脸上的笑意触犯了这两个上位者。

    听说现在的小公主才八岁,那么,6岁的时候小皇帝就是8岁,真是应了那一句:咱们都不是两三岁的孩子了,说过的话,自然是要作数的!

    轻轻抬眼,瞧着小皇帝那脸上闪过一抹恼色时,宁夏死死的掐着掌心,半分不敢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来。

    看来,这小公主,是个让小皇帝头疼的人物!

    正在想着,便听到小皇帝说道:“雪慧真是越发的天真可爱了。”

    天真可爱,宁夏心道,这小腹黑也真会叉开话题。

    小皇帝说完,转眼看向谢雅容:“既然公主与你学煮茶之道,你每日伺候摄政王之余,便抽些时辰出来就好。”

    这意思就是,谢雅容必须与摄政王住在一起的了。

    虽然小皇帝不知道宁夏此举的目的是什么,可眼下逍遥王与他合作,也就不会自寻死路多生事端。

    谢雅容见此事无法再改,只得咬牙说道:“皇上,臣女……”

    “回京之后,便将你与摄政王的婚事办了;这一路上你也多费些心思,好生的伺候着摄政王。”小皇帝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见宁夏抬眼看来时,与她说道:“朕还有事与寒王商议,荣王妃且与谢小姐退下!”

    “是!”

    宁夏走的神情平静,谢雅容面上难过,心中却是发着狠;那小公主见谢雅容走了,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小皇帝,最后还是留了下来。

    从那屋子里出来时,宁夏裹了裹身上的袍子,这天儿,怎么一下就冷了起来?

    见着谢雅容一脸阴郁看来时,宁夏嘴角一勾:“听说王爷伤了之后,脾气越发的急燥,谢小姐这一去可得小心着些,不然被什么东西给伤着哪儿了,可是划不来的。”

    说罢,在谢雅容那发狠的目光中,带着丫鬟离开了。

    直到出了那院子,宁夏这才停下步子,若有所思的抬眼看向天空。

    今日的天色倒是难得的好,虽说是冷,却是没有下雪,这天空,也跟洗过似的,白云飘的甚是好看。

    秋怡见宁夏面色有异时,忙上前将方才发生的事给细细的说了一遍。

    秋怡说完了,宁夏这才摇头一笑,那苦笑之中,有几分的讽刺,也有几分的无奈:“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

    剧情大神,向来都是那么的执着;哪怕她改变了剧情,它还是让谢雅容留了下来。

    这也是她刚才顺着话让谢雅容留下的原因。

    能在这么关键的时刻让寒王来说项,也就证明,这剧情大神又出来作怪了。

    还真是跟庄映寒一样,时不时的冒出来,真真是个要人命的存在!

    “主子,咱们如今要怎样阻止她?”秋怡见宁夏那苦笑时,不由的问着。

    宁夏摇头:“咱们连她到底想做什么都不知晓,如何阻止?待查清了再说也不迟。”

    说话间,抬步往外走着,走到那小道之上时,只见着一队人马大步而来。

    前头的人,身着沉紫色袍子,外头是一件黑色的裘衣披风;那面容刚毅之中透着三分的肃杀之气,浓眉微挑,双眸甚是有神。这模样,倒是与北宫荣轩不相上下,就连那脸上的神情,也有几分的相似。

    那种自信偏自负的神情,那眉眼之中的傲气,一眼就让人觉得不甚舒服。

    在这男人身后,是一个身着浅褐披风的男子,男子生的俊逸,带着几分的儒雅之气,那眉宇之间,透着浅浅的笑容,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柔和之感。

    跟在这男子身边的,是一个妙龄少女,只见那女子生得一张鹅蛋脸,柳眉微扫,一双杏眼甚是好看,小巧挺立的秀鼻之下,那樱桃小口儿不点而艳。

    五官轮廓甚是美艳,再加上那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整个人往那儿一立,便是一道惹人眼目的亮丽风景。

    此女虽是不及谢雅容的倾城绝色,却也是难得一见的绝美之人。再给两年的光景,只怕这样貌,输不过谢雅容。

    看着这女子,宁夏那眉宇不由的一收,看来,事情来的,比预计的快!

    几人走来之时,便见着那少女身后,是一名身着浅墨色衣裳的男子,男子样貌亦是不俗,或者说,这一行的男男女女,都是容貌气质过人。

    在这几人身后,是四人所抬的软轿,这几人抬着软轿,步履稳健,就连那帘子上的流苏,都只是轻微的晃动。

    几人越发的近时,宁夏与秋怡打了个眼色,三人便是退到一旁,等着几人先过。

    那几人经过之时,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那女子更是一眼都未曾看向宁夏,目不斜视的往前方而去。

    当那女子走近之时,宁夏打量了她的穿着;只见她淡粉色华衣裹身,披着白色外袍,这外袍之上,披上一层轻纱。

    这层轻纱挽迤三尺有余,经过之时,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

    直到那拖在雪上纱的彻底离了视线,宁夏这才摇头无声一笑。

    这是来做什么?免费给雪域皇宫拖地板的么?要真是这样,她可得请这姑娘去屋子里坐坐,这样可省了下人好些的事儿!

    正在想着,那四人抬着软轿从眼前经过,也不知是天意还是人为,那好好的软轿,竟是在这会儿断了一根抬架,那软轿之中的人眼见就要被摔的极惨,却在此时,抬轿的轿夫,一手托着那架子,四人极有默契的将那轿子给放了下来。

    “主子,架子坏了,属下这便去寻软轿来!”

    那立于轿前的男子沉声请示,半响之后,一只手挑起了帘子,只见那手,手指修长,肌肤光洁如玉,就是这一只手,就能看出,这人是何等的姿色。

    当那手慢慢的掀起帘子时,宁夏只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抑制不住的抽气声。  . !

    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许是上天忘记了这世间本无完人之说,这才将此人给遗漏。

    只见那精雕细琢的容颜之上,那双微微泛着疲乏的瑞凤眼微微一挑,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却是挑出一个三分坏笑,七分勾人的弧度。

    刚柔并济的面容,此时显得颇为苍白,本该是红艳的唇,此时亦是透着令人怜惜的病态之色。

    虽说之前看过画像,可此时真个看着此人的容貌之时,宁夏那眸子,亦是不由的一闪。

    “可是到了地方了?若是到了,我自个儿下去便好。”

    那厚薄适中的唇一张一合之间,声音就似一道电流传入耳中。

    这声音,微微的哑,却如同是那磁石一般,引的人心中发痒。

    ...
推荐阅读:清末之雄霸天下我当道士那些年都市医武高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校草住隔壁我有药啊[系统]校园豪门种田之鱼水相欢我们正在交往墨妃倾城妻似魔鬼的步伐永恒蓬莱阴阳术士秘闻录网游之另类女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