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225:流鼻血了(3月打赏加更11)

    有一种人,他不说不话,就能勾动你的心神,只是一个笑容,就能让你心中的小鹿乱跳,那种人,以周宇鹤为例。【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有一种人,他媚眼一扫,本是无情更胜有情,那胜过女子的容貌,那媚态一展,便能让你心神荡漾,那种人,以北宫逸轩为首。

    而另外一种人,他不管是在你眼前,还是在远方,你只要看上一眼,心中就会莫名的哀伤,仿佛你与他,有着三世的纠葛,仿佛你与他,有着未尽的情缘。

    那种人,以此时步步而来的人为例。

    宁夏不由的抬手揉了揉额头,同时低下了头,不再看那大步而来的男人。

    这个男人,不用再猜了,就是三大男主之人,最具妖气的那个人----宇文瑾!

    说是有妖气,是因为这男人的眼睛,生的像极了狐狸;却不是那种让人心寒的形状。

    宇文瑾的眼睛,不同于北宫荣轩的媚,不同于周宇鹤的坏;他这双眼,是单凤眼,微微上挑,眸子一开一合之间,透着幽幽的光。

    当他一眼扫来时,宁夏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只修炼成精的狐狸给盯上了一般;不过片刻功夫,又觉得那眼神就似深山中盘踞的一条毒蛇,就那么阴森森的盯着你,让你不寒而栗。

    可是,这份寒意,却又被他眼角那粒引人视线的泪痣给消去。

    传说有着泪痣的人,是因为前生死的时候,爱人抱着他哭泣时,泪水滴落在脸上从而形成的印记,以作三生之后重逢之用。

    一旦有泪痣的人,遇上了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他们就会一辈子分不开,直到彼此身心逝去,而他也会为对方偿还前生的眼泪。

    这个男人,那样貌的阴柔不输于北宫逸轩;可是,北宫逸轩的柔以媚为主;而这个男人的柔,却以妖为主。

    而他一身的黑衣劲装,生生将这份妖气给压住,举手投足之间,又透着男儿该有的阳刚之气。

    当真是三国齐聚,百花齐放!

    见识到这第三男主的美貌之后,宁夏不得不感慨谢雅容艳福不浅。

    北宫荣轩、周宇鹤、宇文瑾,这三个男人,哪一个不是好相貌?

    “下雪了呢。”

    小公主说话的声音,有些抖,也不知是不是被这两个男人的相貌给震慑住。

    那进门之处,只看到一片片雪花飞了下来,许是被这里头的美色所惑,也忍不住的飞进了屋子里来死于美色之中。

    风,一起,掀起了门上的帘子,帘子上,是一条条紫色的流苏。

    就在宁夏疑惑着两大男主纷纷闪亮出场,她的炮灰为何还未来时,只听得外头一人惊呼。

    那声惊呼,将众人的视线给引了过去,只见到那雪风吹的厉害,将那挂着的灯笼都给吹的掉了下来;当那宫女匆匆忙忙将灯笼给捡起来时,只见那片梅林之中,一袭红衣似火,一人娇媚如花。

    开襟的红衣,领子微开,那诱人的锁骨若隐若现;肌肤胜雪,红唇似火,一双桃花眼微眯,泛着道不出的情意。

    眉心之处,一朵桃花栩栩如生,越加映得那粉面胜花,娇容似仙。

    一条红绸飞于半空,那人勾着如风如梦的笑,双手负于身后,就那么凌空而来……

    宁夏的心,一下,两下,三下……

    一下又一下的跳开,越跳越厉害,越跳越欢快。

    哪怕是先前被周宇鹤和宇文瑾的容貌刺激,也敌不过他此时的妖娆风情。

    这大冷的天,他穿一件夏装是什么意思?他领子开的那么大是什么意思?他露锁骨是几个意思?

    那笑的这么勾人是想怎样?他眉心画桃花又是想如何?

    下意识的悟着跳动的心口,宁夏那气息,也不由的加深。

    知道她的炮灰是美过女子,犹如仙者;可是,她却从不知晓,他竟是能化作那桃花仙,踏着红绸,从那雪中而来……

    本是让人讨厌的风雪,此时却成了他的陪衬,那一片又一片的雪花,围着那艳红的衣裳飞璇。

    红绸至眼前,他不过抬手那么几下功夫,那红绸便被他披在了身上。

    此时宁夏才发现,那不是什么红绸,而是一件拖地极长的外袍。

    那袍子由极好的丝绸而成,上面以金线绣着朵朵桃花;这一路拖曳而来,美的让人目眩。

    美,极致的美;这一次,他将自身的美完完全全的展露了出来;那种美,让她忍不住的想要上前把他扑到,然后吃掉!

    宁夏那心,在他一眼看来时,就似停下;当他看到她眼中那份饥渴之时,一声轻笑,那声笑,潺如流水,悦入人心。

    这美,惊住了众人,却也在此时,听得一声吡笑。

    “听说北煜有个比女子还要媚上三分的妖娆王爷,今日一见,果是明不虚传!”

    周宇沫上上下下的将北宫逸轩给打量了一番之后,眸中闪过一丝鄙夷:“王爷今日这打扮,莫不是想与谢小姐争北煜第一美人的名头?”

    男人,可以貌美,却不能失了本身该有的男儿气概;如同五皇兄,在东周,那是公认的美男子,可是,他却刚柔并济,让人挑不出半分的瑕疵。

    就连那大宇二皇子宇文瑾,虽说是亦是容貌阴柔,可他给人的感觉却是半分不媚气。

    可这北煜的闲散王爷,本就生的粉面桃花,不拿个布遮面也就好了,偏偏还做这副打扮来参宴。

    那身装扮,真真是将女子都比了下去,让了看了好生厌恶!

    那周宇沫口中吡笑着北宫逸轩,可心中,却是妒忌得不行。

    凭什么一个男人生成这般模样?

    宁夏那视线,轻飘飘的扫向那周宇沫,正要开口,那入座的北宫逸轩却是说道:“公主再努力努力,将来也可做本王这打扮了;只可惜,本王这身男儿装,公主是穿不得的。”

    这轻轻和和的一句话间,北宫逸轩端起酒杯,扬头一口饮下。

    那动作,说不出的风.流倜傥。

    宁夏在看到他脖子微扬,目光扫来之时,只觉得鼻子一热;下意识的一摸之后,赶紧低下头,从怀中拿出娟帕悟着鼻子。

    尼玛,这里的火盆烧的太旺了,肯定是这样的!肯定是这样的!不然,她怎么会流鼻血?

    秋怡于一旁瞧着她面色有异时,忙上前问道:“主子可是身子不舒服?”

    不舒服!当然不舒服,老.娘身子心里都不舒服!

    炮灰,你好样的,老娘生怕你被谁给算计上,你倒好,收拾的这么勾人过来;你是害怕别人不找上你不是?

    宁夏低着脑袋,对秋怡这问话直摇头;那头的寒王和小皇帝已经开始了官方致词,欢迎欢迎,客气客气云云。

    宁夏已经被北宫逸轩给勾的三魂都去了七魄,只听到那些说话声,寒暄声,紧接着,就有人表演节目了。

    宁夏那鼻血,也抹的差不多了,看着手帕上那血,不由的咬牙切齿。

    炮灰,你等着,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个小妖精!

    正在想着,那谢雅容由八公主点名献艺,还指名了要那名震北煜的碧空舞。

    谢雅容抬眼看向小皇帝,见小皇帝点头之时,这才起身去准备着。

    这舞,宁夏看过,上一次还整的谢雅容破相;可惜的是,被周宇鹤那药给弄好了。

    此时宁夏只觉得心里头烧着火,看到北宫逸轩那媚眼扫来时,又觉得鼻子发痒。

    尼玛,老娘劈了你!

    心中暗骂,宁夏乘着谢雅容献舞之时,起身慢慢的退了出去。

    众人的视线在那谢雅容之上,虽是有看到宁夏离去,只当是去方便,也不曾在意;却在此时,那周宇鹤一手撑头,面色也是越加的白。

    一旁的下人看着时,忙上前问道:“主子可是伤又发作了?若是难受,还是早些回去休息的好。”

    这边的说话声极小,可周宇鹤实在是太招眼,那小公主见着之时,便跑到了寒王身边说道:“父王,那五皇子似伤又发作了,你看他的脸,白的好吓人。”

    小公主一开口,那周宇傲这才转眼看来,当他看到周宇鹤面色极差时,与他说道:“你有伤在身,还是早些回去休息的好。”

    寒王亦是说道:“本王派太医去给五皇子瞧瞧。”

    见众人看来,周宇鹤忙说道:“多谢寒王关心,只是伤疼发作,休息休息便好;太子,那我先回去休息了。” -#~妙♥笔♣阁?++

    厅中,众人目送周宇鹤离开,院外的假山后,宁夏与方晓说道:“想法子让他给我滚回去!”

    方晓看着她这般咬牙切齿的模样时,满头黑线;正要说什么,却见那一脸苍白的周宇鹤由下人扶着走了出来。

    宁夏看着此人,撇了嘴角,她心里不爽快,看谁都不高兴!

    周宇鹤视线扫过假山,与身边的人打了个眼色之后,走过那廊角之时,只见到周宇鹤由一名下人扶着离开,另一名下人披着披风,垂首往那假山而来。

    方晓一见那人,双眼一眯,秋怡二人脸上亦是紧张之色。

    就在几人准备将来人挡住之时,嗅到一阵清香,下一瞬便是立于原地难以动弹。

    这一切不过是在眨眼之间,宁夏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一只手拉住手腕,那人一用力,她就被甩的退到了两个假山之间,昏暗之中,那人逼近,再次看清容貌之时,却是周宇鹤那张令人窒息的容颜……

    ...
推荐阅读:明末边军一小兵都市医武高手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我为王校草住隔壁我有药啊[系统]校园豪门种田之鱼水相欢我们正在交往墨妃倾城妻似魔鬼的步伐永恒蓬莱阴阳术士秘闻录网游之另类女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