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226:这个混蛋

    忽而逼近的人,让宁夏目光一闪,侧身便想退开,他却是双手按到假山上,将她禁锢在狭隘的空间内。【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远处的灯笼随着雪风不住的摇晃,那影影绰绰的光打来,明明灭灭之间,他脸上那邪气的笑容让她不由的屏住了呼吸。

    视线受碍的情况之下,身体的其他感观便十分的明显;她感觉到他越靠越近,那淡淡的呼吸打在侧脸,那种感觉磨灭着人的底线。

    “杀她前,你做了些什么?”

    那蛊惑人心的声音,低低的,沉沉的吐在耳边,她分明感觉到他的唇,在说话之间,似有意,似无意的扫到了耳廓。

    身子绷紧,宁夏死命的把头靠在假山上;可是,假山不是棉花,不可能她往后躲,就能生出多余的空间来让她避开这种诡异的感觉。

    她的僵硬,似取悦了他;可这种取悦,也不过是一个冷笑;这个女人,实在是太会作戏了,比起谢雅容,可是半分也不输!

    谢雅容那个女人,利用的是那张面容,再加上一副我见犹怜的表情,就能让那些男人趋之若鹜。

    而眼前的这个女人,她平日里冷冷冰冰,作戏时,却是百变多态,当放.荡时,半分不含蓄;当含蓄时,半分不做作;每一个表情,她都能做的那么好,真是将他都给骗了过去。

    “庄映寒,你的身上,有我的味道……”

    每说一个字,那呼吸便是打在耳旁,宁夏一咬牙侧过头去,脑子里拼命的想着当如何让他滚开,不曾想,他却是借着这个机会,头一低,便倚在了她的肩头,他的侧脸在那领子的毛毛上舒服的蹭着,那唇,似有似无的扫过那雪白的脖子。

    宁夏呼吸不由的一顿,抬手就要将他推开,那手刚抵着他的胸,便听他说道:“等不急了?别急,你这体内的蛊,只有与我快活一番才能解开;若是你想了,咱们就在这里风.流一回,如何啊?”

    “周宇鹤,你未免太自负了些!”竭力压制着怒意,宁夏双手用力的推着他;无奈,她使出了浑身的力道,那人依旧是纹丝不动。

    “自负么?说起自负,我倒真不如你。”这话,是笑着说出来的,可是,他身上透出的气势,却是冷了许多。

    宁夏想到他手臂上有伤时,不管三七二十一,抬起手,狠狠的朝他臂上砸了过去。

    这一次,他眉头一裹,手上一松;捉住这个机会,宁夏侧身便要跑;无奈,她的动作,始终不及他快,这刚迈出一步,就被他捉住了肩头,下一瞬,被狠狠的摔回了假山之上。

    他的力道极重,她这一摔回来,后脑便是‘砰’的一声,撞的她眼冒金星,头晕目眩之间,那腿也有些发软。

    靠着假山就要蹲下时,周宇鹤却是一手托着她的腰,另一手搭上她的手腕。

    “杀她前,你做了什么?那些来阻止的是什么人?这次北宫荣轩失利你又参与了多少?”一连几个问题,周宇鹤问完之后,松开她的手,转而托着她的下巴。

    她的面容,因为方才那一撞而隐隐发白;那因头晕而闭上的眼,不知是否因为紧张,而睫毛颤个不停。

    一直以来,他就看不透这个女人,而他,也不想去看清;这个女人本该死了,可如今,却活生生的在他眼前!

    那些计划,莫名其妙的失败,连带的,他不得不作戏受伤。

    虽然不知道在他离开之后都发生了些什么,可是有一点他能确认,那些事,必是与这个女人有关!

    一个本该死的人,如今却是活生生的立于眼前,这不是最好的证据么!?

    “庄映寒,别考验我的耐性,信不信,惹恼了我,明日这王宫的湖中,便会多一具因贪图景色而丢了性命的尸体!”

    周宇鹤与她低语之间,那立于一旁被制住的三人,慢慢的能够动弹。

    方晓当先恢复,当她看到宁夏被周宇鹤那般亲密的禁锢着时,眉头一裹,刚要动手,便听到周宇鹤说道:“想她死,尽管动手。”

    他这话,引得那跟着转身的秋怡二人双眼怒瞪;宁夏抬手便去挥他的手,他却是借机握住她的手腕:“手上受伤,身子亏空;听说摄政王先一步到了王宫,北煜皇帝到时,处于昏迷之中;而与皇帝同行的你,却是戴着帽子,自个儿走进了那院子里。

    最让人奇怪的是,那逍遥王,也不知用被子裹了个什么东西抱进了院子里,那紧张的模样,可真是让人猜测不已;你说说,他那被子里,到底是裹的什么东西?你的两个丫鬟不是派过去伺候着么?不如,让她们来回答?”

    秋怡一听这话,忙上前一步,正在回话,宁夏却是当先开口:“你这么大胆的冲过来,不可能是想知道这些;你这么做,目的是什么?”

    尽管此处隐蔽,可是,却难保宫中有他人眼线;若是她与他在此被人发现,二人都会遭人怀疑。

    以他的聪明,定然不会做这么蠢的事情!

    她这般不答反问,周宇鹤十分开心的笑道:“果然是个聪明人,既然能想到这一点,那么,你倒是猜猜,我这么大胆的过来,是想做什么?”

    我要是知道,我还会问你?

    宁夏那心,止不住的烦躁,而且他身上有一股奇怪的香味,明明好闻,可她闻了之后,却是平静不下来。

    后脑的痛还未缓解,再被他握着手腕上的伤那般的肆意而笑,宁夏只觉得心里头那火窜的厉害,眸中亦是带着怒火瞪着他。

    这个男人,他到底想做什么?

    只是,不管他想做什么,她都不想陪着他疯!

    当她双手发狠的,将他环在腰上的手倔强的掰开之时,以一种他从未见过的冷然态度说道:“你想知道那些事?想知道的话,去问谢雅容啊!想必以你真容去作戏一番,她定会对你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她的倔强,不同于上次的主动;这一次的她,那眸中的怒火是那么的清楚明白。

    周宇鹤双眼一收,那托着她的手,改为掐着她的脖子:“果然是你设计我!”

    “设计你?你未免太看的起你自己!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周宇傲的一条狗而已!你以为自己有多尊贵?”

    宁夏此时的火气,那是压都压不住。如今她无需再与他作戏,当然有发火的权利!

    后脑疼的厉害,真恨不得给他头上来这么一下才解气!

    那些咒骂之间,只听得一阵脚步声而来,同时伴着北宫逸轩那微熏的声音。

    “虽是夜里,可这灯中赏雪,雪中赏梅,却是一番趣事!本王随便走走,你们回去伺候寒王便好。”

    那跟在北宫逸轩身后的宫人相顾一眼,见他身姿挺拔的往那梅林而去时,应了声是。

    宁夏那眸子,在听到那声音时,猛的一闪,正要开口,却被周宇鹤一把搂住,那唇便是落了下来。

    四目相对,她瞪大了双眼,那丝诧异闪过之后,便是熊熊的怒火;他却是微眯着眼,眸中闪着冷然的笑意。

    柔软的唇两相触碰,看似吻的深情,却不过是紧挨着而已。

    她知道,他不屑与她发生些什么;她更明白,他对她早就起了杀念;只是如今他有新的计划,才会与她这般作戏。

    他这么做,是想做什么?让炮灰误会?可是,让炮灰误会了,又能如何?

    方晓眼睛一眯,抬手便是一掌挥出,那周宇鹤却是搂着宁夏一个旋转,那一掌就朝宁夏而去。

    方晓那一掌在离宁夏三寸之时,生生的转了方向,那一掌打出,便是落于雪地之中,带出一声响动。

    昊天跟在北宫逸轩身后,听到这响动时,大步朝此处而来,当他看到眼前的情况之时,步子一顿,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那拥吻的二人。

    那人是夫人没错吧?可为什么……

    正在想着主子见着这情况会如何时,主子却是停在那假山的相接之处。

    主子,我什么都没看到……

    昊天立马垂眼退于一旁,北宫逸轩朝方晓几人一挥手,那几人便闪身立于隐蔽之处。

    眼下,她们是帮不上什么忙了,也只有逍遥王能让周宇鹤这混蛋松手!

    毕竟,她们功夫不如周宇鹤,再加上周宇鹤善用毒,若是不小心伤了主子,她们便是万死难辞其咎。 [妙*筆*閣~] miao笔ge. 更新快

    当北宫逸轩走近时,那目光一沉,从他这个角度看去,分明是她依偎在他的怀中,吻的那么深情。

    宁夏想要挣扎,却发现,根本就动不了;要不是口不能言,体不能动,她真想喊一声:炮灰,给我杀了这混蛋!

    宁夏心中恼恨,周宇鹤却在此时抬头,满眼迷醉的看着他:“果然是我的女人,有我的味道,怎么着都舒服。看来你平日里实在是太过清高了,她这清白身子,最后还是要给我。”

    说罢,勾唇一笑,低头又在她唇上轻轻一啄。

    北宫逸轩冷冷的看着周宇鹤,那桃花眼中,哪里还有半分的醉意?

    “周宇鹤,放开她!”

    一边命令着,他的手一抬,却还没来的急出手,周宇鹤便搂着她,呵呵一笑。

    ...
推荐阅读:圣堂 九星天辰诀 神煌 官场之风流人生 首席御医 神座 重生小地主 网游之天谴修罗 醉枕江山 最强弃少 温暖是你 校草住隔壁 凤惊天之逆徒狂妃 我有药啊[系统] 医世之雄 翅膀的守护 校园豪门 种田之鱼水相欢 我们正在交往 倾杯 时光缘:一诺千金 墨妃倾城妻 一夜惊喜 我被丧尸了100年 似魔鬼的步伐 养鬼为祸 掠恋成婚:男神... 无双神境 永恒蓬莱 阴阳术士秘闻录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