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0227:他的计策

    “想动手?真不错,事情闹大了才好;若是让所有人都知道,逍遥王与荣王妃珠胎暗结,更是密谋设计,害的摄政王重伤在床。【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加害摄政王,这不过是开始,更是在私下与东周五皇子联系,以图投石问路,与东周太子结成共识,意图篡位。嗯,这样的消息,可当真是不错!”

    虽是在暗处,可那远处的廊间人来人往,见着逍遥王立于树下之时,不由的好奇的看了一眼。

    秋怡几人立于假山的暗处,此处无灯火,那些人远远的看来,便是见不着她们。

    北宫逸轩那手,缓缓的放下,身子一跃,便是坐到了假山之上。

    “逍遥王还是不要在此的好,免得引来他人,让你们的计划破败。她体内这蛊不引出来,便是活不过半年;北煜皇帝要将她送给摄政王,只可惜如今摄政王行不得房.事;她可答应了我,只要我将她体内的蛊给解了,便将那刺杀又救人的可笑勾当老老实实的告知于我。”

    宁夏愤怒的瞪着他,只想递个眼睛给北宫逸轩,不要中了这混蛋的计;怎奈这混蛋将她给有意的挡了,只给北宫逸轩看到她那因为愤怒而泛红的脸庞。

    “王爷不要听他胡言,他方才将主子给伤着了!”

    秋怡那压低的声音,从暗中传来。

    北宫逸轩浅浅的应了一声,那表情看不出喜怒,:“不管你想知道什么,眼下都不是好时机;明日宫外的雪城酒楼,恭候五皇子大驾!”

    “正所谓择日不如撞日,既然都来了,逍遥王不如现在就告诉我,为何是杀手组织的人去刺杀?那突然杀出来的又是什么人?为何北煜皇帝会在摄政王受伤期间给她下蛊?

    若是逍遥王说了,我就再想想用别的法子给她解蛊,也好让你抱得个清白之身入塌。若是逍遥王不愿亲自说出来,我就如她的愿,与她好生的快活一番,想必到那时,她的心里,怕是再也容不下北宫逸轩这个人。”

    这般轻.挑的话语说出来,那周宇鹤还不忘低头与她耳鬓厮磨。

    北宫逸轩的视线,从上方透下,只见着周宇鹤的手看似搂着她,却是处于要害之处;他相信,若是他敢动手,她必受伤。

    “保险起见,我没派自己的人去,而是买通了杀手;对于那些半路杀出来的人,我也不清楚,我也是到了雪域之后才知道的这事;皇上给她下蛊,本是想在来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没曾想,这个计划还未实施,那北宫荣轩已然中了陷阱。”

    “北宫逸轩,你……”

    “咦,那不是逍遥王吗?不是说醉了回去休息了吗?怎的坐在那儿雪中赏景了?”

    小公主蹦蹦跳跳的跑了出来,谢雅容在她后头跟着。

    见着北宫逸轩坐于假山上时,好奇的往这边跑了过来。

    周宇鹤那话虽未说完,在听着小公主这声音时,嘴角一勾,于她耳边轻声说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说完,在她愤怒的目光中一挥袖,那奇怪的香味越浓之间,他松开她,身子退入梅林深处。

    周宇鹤虽是走了,可宁夏的穴还没解,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之时,心中着急;却在此时,那假山上的人翻飞而下。

    宁夏只觉得眼前一花,便被人放倒在地,随即一个满是酒香的身体靠来,那拖地的长袍,将她给掩了个严严实实。

    方晓几人借机闪到假山的另一边,屏住了气息。

    小公主刚跑来,就见北宫逸轩醉眼迷蒙的侧卧于雪地之中,那媚容惹的她都有些尴尬。

    “逍遥王怎的躺在这雪地之中?可莫要伤了身子。”

    “多谢公主关心,这点寒意,伤不得我;雪中赏梅实乃绝妙,还请公主给我一个清静才好。”

    那小公主一愣,随即有些恼意;本是来关心他的,却是这般的不知好歹!

    冷冷一哼,一跺脚转身便走。

    那谢雅容却是细细的打量了北宫逸轩几眼,而后抬眼四处扫了一圈,没见着什么可疑之处时,这才转身朝小公主追去。”

    直到几人走远了,北宫逸轩这才将身下的人给扶着站了起来。

    本来该是她内疚,可是在闻过那香味之后,她只觉得心里头压抑的厉害,想要骂他,想要发火,更是忍不住的想要打他。

    宁夏那拳头握的死死的,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之后,转身就走,甚至都不想想,此时出去,可会被人瞧着?

    宁夏这恼怒的走了,那秋怡二人忙跟了上去;方晓长了个心眼儿,没有跟上,而是往梅林处退出去。

    看着她一边走一边拿袖子狠狠的擦着唇时,北宫逸轩那眸中杀意闪过。

    周宇鹤,你这招玩儿的可真好!我只当你是毫无准备,却没想到,你竟是不动声色之间,耍出了一招连环计!

    直到宁夏转过走廊不见了身影,北宫逸轩这才负手走了出去;果不其然,在那走廊之处,巧遇了宇文瑾。

    宇文瑾一身黑衣似融入了黑暗,可那双眸子,却如同凶猛的野兽一般,让你忽视不得。

    “逍遥王可真是好兴趣,赏景谈情两不误!”

    声音低低浅浅的,宇文瑾与他并肩而行。

    北宫逸轩一声轻笑:“二皇子说笑了。”

    “怪不得她只想着那些个不入流的法子来折磨别人,敢情本性就是这般的轻.浮,也别指望她能有什么上得了台面的法子了。”言至此,宇文瑾侧颜看着他:“逍遥王觉得呢?”

    身后的脚步声,令北宫逸轩那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一声轻笑,抬手抚额:“雪域的酒啊,就是霸道,我这头都晕的分不清方向了。”

    说罢,喊了一声‘昊天’,那人便快步而来,搀扶着他:“主子慢着些,仔细路滑。”

    “是啊,逍遥王可要仔细路滑,这雪地倒是亮堂,只怕就一脚下去,就是深渊呐。”

    说完这话,宇文瑾大步而去。

    北宫逸轩垂着眼,那醉颜之上,布着淡淡的笑容。

    等得北宫逸轩由昊天扶着走远之后,那周宇沫这才一声吡笑:“到底是那入不得眼的人,这叔嫂偷偷摸摸的,是在做什么?”

    “沫儿!这些事,容不得你一个姑娘家挂于嘴边!”周宇恒沉声呵斥道:“在国内无法无天便是由着你,可这到了他国,还是收敛些好!你代表的可是整个东周!”

    周宇沫吐了吐舌头,撒娇道:“皇兄莫要生气嘛,沫儿不说了便是,只是这北煜的脸啊,要被那叔嫂二人丢光了。只是丢了北煜的脸倒是无所谓,就怕是这不知廉耻的人合谋着什么事儿来害人,那可就麻烦了!”

    这话说完,那二人视线交流中,闪过一抹笑意。

    周宇傲听着兄妹二人一唱一和,并不表态,只是那看着北宫逸轩离去的目光,颇为深沉。

    宁夏一路往回走,只觉得心里头压抑的厉害,也不知道周宇鹤那混蛋弄的是什么东西?那么香,却是让人那么的烦躁!

    几人一路回来,那方童守着院子,见着宁夏一脸怒容之时,眉头一挑;在秋怡二人跟着进了屋子时,拉住方晓低声问道:“这是怎么了?不是说去看热闹的?怎么气成这样回来了?”

    “还能怎么着?还不是周宇鹤那混蛋!”自个儿也不懂得劝人,再加上里头有秋怡二人也就够了;方晓叹了口气,与方童说道:“周宇鹤来找死,只怕主子不会再留手了。”

    一听这话,方童便是眉头一蹙:“他到底是如何了?”

    外头,兄妹二人低声交谈;里头,宁夏倒了一杯冷茶喝下去,那冰冷的茶水喝进肚子里,却是没过片刻又被那烦躁染上。

    今晚的事,大家都瞧着了,主子被那周宇鹤轻薄,她心里如何好受?

    秋怡也没遇过这种事,也不知道该如何劝;那冬沁更是急的直抓头,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就在二人不知如何是好时,只听得脚步声传来,接着那红衣似火的男子便是大步而来。

    只不过那拖地的长袍已然换成了普通的披风。

    北宫逸轩一挥手,二人便是退了出去;宁夏一看来人时,那火就更是憋不住。

    一抹嘴,擦去嘴角的茶水,一声冷哼,转身就朝内室走去。  . !

    这个时候来做什么?看她笑话不成?要不是他今晚穿的这么风.骚,她至于跑到外面去喘气吗?

    要不是因为他,她至于被周宇鹤那混蛋占便宜?

    一进内室,她反手就要关门,他忙抬手挡着:“蝉儿,我错了。”

    “你错了?你错在何处啊?”冷眼瞧着他,真想不明白他这脑子里是怎么想的?

    明明说好了要努力避开危险,他倒好,这般的招摇,穿成这样去参加宴会,现在更是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

    冷声冷气的质问着他,心里头还是不畅快,抬手就戳着他胸口:“你穿的这么风.骚是几个意思啊?嗯?你是去勾引谁的啊?知道我这蛊解不了,你不要我了就直说,没必要想法子去勾引了别人还来我这里扮委屈,我……唔……”

    她的话,在他一低头时被打断,她那不满的‘呜呜’声中,他双臂一紧,将人给抱住,反手将门关上,将她抵在门上……

    ...
推荐阅读:我当道士那些年清末之雄霸天下都市医武高手明末边军一小兵我为王校草住隔壁我有药啊[系统]校园豪门种田之鱼水相欢我们正在交往墨妃倾城妻似魔鬼的步伐永恒蓬莱阴阳术士秘闻录网游之另类女王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