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十三章 傲斯卡森林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请问下可以使用你们这里的传送阵吗?”

    “传送阵是盈利项目,当然对外开放。【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带队的骑士用骑枪向前一指。“就在那边,向前走就可以了。但是千万不要进入城堡范围,否则我们就要动用武力了。”

    “谢谢,我们不会进去的。”几个骑士不再理睬我们掉头跑掉了,而我们则朝着传送阵走了过去。

    这个地方的传送阵还真是够奇怪的,造型像个钟楼,站在门口就可以看见里面正在旋转的传送阵。我和玫瑰走进去之后里面的人都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们,过我打算理睬他们,反正一会就在这里了。

    和玫瑰一起站到传送阵上之后,交了钱,选择传送目标后确认。光线一闪,我和玫瑰出现在另外一个地方,但是这里完全不象传送阵。按说传送阵的功能就是把人从一个阵送到另外一个阵,但是这里明显不是传送阵吗!

    玫瑰左右看了看。“我们这是传到哪里来啦?”

    我看看周围,昏暗的光线中勉强可以辨认周围的景物。这明显是个房间,面积在2o平米左右,三面墙壁和房顶以及地面都是相同的条砖砌的,唯一不同的一面是由大量纵横交错的黑色长棍组成的栅栏。

    伸手摸了摸地面,非常潮湿,好象还有不少景苔,再摸摸墙壁好象也是一样。走到那面不同的墙壁边上。伸手想摸一下黑色栅栏地材质。我的手刚一接触栅栏,整面墙壁都亮个起来。蓝色的电光在这一整面墙壁上闪烁,不过我的手却并没有抽回来,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感觉到电击。魔龙套装对中低级别电击免疫。只有高级强力电击魔法才会有效果。接触栅栏后终于确认了它地材质,这些黑色的都是金属,而且相当结实。综合以上信息很容易回答玫瑰的问题。

    “我们好象在一个牢房里!”

    “怎么传送到牢房里来了?不会是传送失败吧?你刚才给钱的时候有没有看是什么级别的传送阵啊?”

    “好象是e级的。”

    “那十有**是出错了。”

    “怎么这么倒霉啊!”我走到栅栏旁边向外面看了看,漆黑的走廊里连一点光线都没有,不过我是可以夜视的,黑暗是问题。

    左右确认了半天,走廊里一个人影都没有!本来打算喊一声试试,玫瑰到是明白我的心思提前阻止我。“别出声,谁知道这里是玩家行会的地牢还是怪物地地牢啊!我们悄悄出去就行了。”

    我点点头,手上的腕刃滑了出来。刚要砍又被玫瑰拦住了。“刚声点。你一砍还不被听见。”

    “说地也是。”从左臂上龙头装饰的嘴里拿出了红色的永恒。把永恒变成一把长柄短口的钢绞剪,对着栅栏中间剪断钢筋。轻手轻脚的把剪下来的部分拽了下来放在一边。拉着玫瑰钻出栅栏。

    走廊两边都很长,而且全都有拐弯,搞不清哪边是出口!我放出飞镖让他向左边跑,去看看是是出口。飞镖度很快,而且体积小容易被现。很快他就跑了回来。他跑的那边是一个向下地楼梯,下面是水牢。那就是说那边绝对不会是出口的,另外一边才是出口。

    玫瑰在这漆黑的通道里几乎是盲人。我牵着她小心的向前走。忽然好象听到了什么声音,仔细听似乎是金属靴撞击石板的声音,这是穿着盔甲的人走路的声音。我赶紧捂住玫瑰的嘴,把她搂进怀里。披风一抖将我们两个一起遮盖起来,并在她耳边小声道:“别出声,有人来了。”蹲在墙角静观其变。

    不一会两个拿着火把的士兵出现在通道地那一头,火把照亮了两个士兵的脸。夸张的牛头和猪头显示这是两个兽族士兵,而且是npc,玩家是很少选择兽族地。更别说还是个猪头人了,选牛头还可以理解,选猪头的决不会是玩家。牛头一边走还一边道:“我明明听到有声音。”

    猪头道:“这地牢又没有囚犯哪来的声音!”

    牛头不服气的道:“我打赌。绝对是有声音。要是一会现不了任何东西我就把早上爆出来的真蓝之眼给你,要是有东西,你要把你的坐骑借给我用一个月。”

    “行!我就不信,空房间难道闹鬼!”

    我在一旁听的莫名其妙,这两个家伙刚才的对话显示这两个似乎是玩家,npc是不会说爆装备这个词的。难道真的有玩家选择种族为猪头人?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说话间两个人已经走近我们,他们用火把一间牢房一间牢房的检查着。我和玫瑰现在并在刚才出来的牢房门口,而是已经向入口移动了三四间牢房的距离。两个卫兵毫无察觉的从我们旁边走过,那个猪头人回头向我们这里看了一眼,吓了我们一跳,过他并没有走回来,只是看了一眼又继续向前检查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啊?”牛头人忽然惊叫起来,猪头人也立刻跑了过去。他们两个现了我剪开的铁栅栏。

    “这好象是从里面用利器弄开的。”

    “可是我们一直在入口,没有人出去啊!人一定还在地牢里,

    猪头人听了牛头人的话立刻回头看向我们这边,一扬手把自己的长枪扔了过来。这家伙刚才那一眼肯定是感觉到了我们,但是当时没有在意。现在他肯定我们藏身在这里所以把长枪投掷了过来。

    我不想暴露自己。一甩手把永恒扔了出去。红色的球形永恒直接撞上长枪,两个武器都飞向一边。但是长枪是枪头粉碎断成两段掉在地上,永恒却是撞上墙壁立刻弹向对面。这次永恒直接撞上猪头人地脑袋把它当场砸的脑浆迸裂出,旁边的牛头人还想抵抗,但是永恒在墙壁上一借力弹到了他身后。他刚转身,永恒又弹了回来。红色的永恒在通道里简直是如虎添翼,不断在墙壁上来回撞击,度也越来越快。被撞击地地方出现了一个个深深的裂痕。

    当度足够之后永恒再次动攻击向牛头人撞了过去,牛头人把手里一米多高的巨型塔牌竖了起来阻挡攻击。但是永恒此时的度太快,盾牌已经没有用了。当的一声响,盾牌上一个和永恒一般大的窟窿,牛头人身体笔直的向后倒了下去。

    永恒在地上几个弹跳像是庆祝胜利,我伸出一只手,永恒蹦跳着落在我的掌心。将它重新固定在左臂上的龙嘴里,现在离对方复活还有一分三十秒。要趁这个时间快跑。

    就这么批着披风保持隐形状态继续向前,一路冲到走廊尽头。转过弯道就是一段斜向上的台阶。看来出口就在上面。一边小心尽量不要出声音一边向阶梯上面移动,好在楼梯不是很长,我们很快就到了尽头,一道大门出现在我们面前。

    我让玫瑰站着别动,自己站到门后。一二三把那扇木头门连门框一起踹了下来,但是让我冲出来却现周围什么都没有!地牢地出口是一个房间,总共就几平方而已。房间里除了一张桌子和三把椅子什么都没有。此时这里空空荡荡根本没有人!忽然感觉脚下有什么东西在蠕动,退开半步才现一个人被压在了门板下面。我说怎么没有人呢!

    一脚踢飞木门,下面出现的是一个仰面躺着地祟头人,看样子他刚才正打算开门进入地道,结果被我一脚踹趴下了!趁那家伙还在地上呻吟,上去一脚踢晕了他。下面被干掉的两个人再有3o秒就可以复活了,必须要快。好在嘈杂的声音让我知道这是城市的街道附近,外面远应该就是大街了。我们本来就是囚犯,只是传错了地方。只要到了街上就没有事了。反正没有人见到我们的真面目。

    打开大门就是一个小院子,里面根本没有人。抱起玫瑰冲出房间,顺着声音跳过院墙。本以为外面是大街,混入人群就安全了。结果外面虽然确实是大街,但是想要混进去确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满街走的都是长着奇怪动物脑袋地生物,这是个兽人聚集地,根本就没有人类。我抱着玫瑰站在那里简直就像狼群中的白祟那么刺眼。真是失算,早知道事先伸头看一下就好了!

    “异族?”离我最近的一个虎头人看着我说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傻站着好象也不是办法。低头问了下怀里的玫瑰。“我们怎么办?”

    “跑是个办法!”

    我立刻环视周围的建筑,全都是木结构,没有四层以上的,看来都很简陋。猛的张开翅膀并蹲身想要飞起来,结果一声尖锐刺耳的叫声突然从空中冲了下来。我一把把玫瑰扔上了房顶。“在上面等我。”

    天空中冲下的是一个长着鹰头地家伙,我起飞的姿势被压制住了。而且刚才抱着玫瑰不好控制方向,现在好多了。活动下四肢,立即兽化,身体猛的增高到近三米,利爪和獠牙都伸了出来,再配上盔甲,气势完全不输这些兽人。

    对方明显一愣。“别紧张,我们不是要对你怎么样。我们都不是瑞士人,你用担心我们排挤外国人!”

    “啊?”这个消息奇怪。这么大一群人居然没有一个瑞士人,而且还是在瑞士境内!“那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是兽联地玩家,大家都是论坛上混熟的,约好了来这里建立了一个行会一起展。我们都是兽人爱好者,进游戏的时候都选地兽人。不过很多玩家喜欢以貌取人。兽人玩家老是受排挤,所以我们在这里独立成立一个组织。”

    “哦!误会一场!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你随时可以离开,但是我希望你可以留下来谈谈。”

    “那你等我先把我老婆接下来。”一转身用闪电般的度在地面上一蹬。整个人蹿上房顶,抱着玫瑰又跳了下来,放玫瑰下地才对他道:“你有什么事情可以说了。”

    “是这样的。我们想问下你地这个变身能力……”

    “这个啊!我是被狼人咬过之后就有了兽化成狼人的能力。”

    “那你的翅膀呢?”

    “我本来就是天魔族,天生就有翅膀的。”

    “这么说是混血种族了?”

    “是的。”

    “那没有事情了,你们可以走了。”鹰头人不再阻拦我们。

    我也不和他客气,拉着玫瑰转身就走。当我们离开后那个虎头人走到鹰头人旁边道:“你怎么多问问啊?说不定那小子隐瞒了告诉我们呢?”

    “他说的应该是实话,你看他一开始一直保持着类人形,直到准备战斗才兽化,说明他原本不是兽人族。真可惜!要是我们也可以像他那样变身就好了,我们这些兽人外形太显眼了。想侦察都不行!”

    一个狼人走了过来道:“要是能拉刚才那个人入会就好了,反正情报收集任务又不需要全体出动。”

    “对啊!可惜他已经走了!”

    虎头人拍拍鹰头人指着前方。“他好象又回来了!”

    我刚刚离开这个小村子才想起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所以又跑了回来。看到那个鹰头人还站在那里我赶紧跑过去。“不好意思,我刚刚忘记问了。这是什么地方啊?我是使用传送阵被传错了地方,结果给扔到这里来了!请问一下这个傲斯卡的大地母神殿该怎么走啊?”

    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想先问个问题。”,,

    “你说。”

    “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加入我们行会,我们很需要像你这样的人。”

    我指指自己左胸口的水晶徽章,然后又指了指领口地魔法六芒星标志。

    “不好意思啊!我太激动没有注意。”鹰头人继续道:“你们从那边出村,然后一直向前,遇到岔道只管右转。当你们看到一个被白雾笼罩的森林时,那就是傲斯卡森林了。至于大地母神殿,我只知道在森林里,具体位置我知道。以前曾经进入过一次,但是被怪物挂回来了,并没有看见神殿!”

    “那谢谢了。”我转身拉上玫瑰离开了这个村子。

    我们走后虎头人问鹰头人。“他刚刚给你看什么地?为什么不收他了?”

    “你没有看他指的东西?”

    “被你挡住了,我怎么看的见!他给你看了什么?”

    “他的身上挂着行会徽章,而是是会长专用的水晶镶彩色宝石的徽章。而且他的盔甲护领上有神之护印,说明他正被某位高位神保佑着。他明显不是瑞士人。而有神之护印地人就是神权骑士,必须经常回去面见所属神。像他这样的人我们用什么拉拢?”

    “难怪你不再劝他了!真可惜!”

    另外一边我和玫瑰已经离开村子很远了,换上坐骑向森林奔跑。传送阵虽然生偏差。但是好象偏的不远,起码我们很快就看到了傲斯卡森林。这个庞大的森林简直像一条线一样延伸了出去,庞大的面积让人看的头晕!林子里弥漫的白色雾气明显有毒,因为周围根本没有观赏性的动物。按说游戏里有很多用来营造真实环境的各种pc,海里的小鱼,林子里的小昆虫,草原上地小动物。这些东西普遍都没有攻击力,纯粹就是为了制造气氛的。但是他们有时候也能显示一些信息,比如现在就可以告诉我这里的白雾有巨毒。

    幸好我们的盔甲都有抗毒的面罩,拉下来就安全了。坐骑是不能用了,我的魔宠们虽然都有一定的毒素抵抗能力,但是长时间暴露在毒素中也是什么好事,还是等需要的时候再召唤比较好。从天上飞也是极不科学的方法,这种级别的神殿铁定有幻境保护,到时候飞过了都不知道!

    从下面徒步进入森林,我们两个人都提心吊胆。当初鉴定所会长的叮嘱以及这里玩家的叙述都表明森林里危险重重,一不小心都有可能丧挂掉。

    随着我们的深入,天色逐渐黑了下来。玫瑰没有夜间视力,我把星瞳下给了她,反正没有星瞳我也可以夜视。就这么前进了近一个小时,我们的胆子越来越大,这个森林里根本什么东西都没有,真不知道那些人都是怎么挂回去的。难道是迷路饿死在里面的?

    走着走着,忽然感觉到一股外力入侵。我猛的把玫瑰按倒在地,一个白色的风刃擦着我们的背飞了过去。我跳起来一抖翅膀,无数银色和彩色的羽毛落了下来化为钢铁银蜂和血蝴蝶。这两个都是用毒的高手,本身都不怕毒素,而且他们数量庞大,牺牲一两个不在乎。

    两种召唤生物带着嗡嗡的风声向四面八方分散开进行地毯式搜索,我就不信这样还找不到敌人。

    “还想跑!”两只钢铁银蜂被击落的同时我就感觉到了敌人的位置,一指方向,背后两个半月立刻旋转着飞了出去。喀嚓两声,两棵大树的上半部分被削掉了。断裂的树叉之间还有个白色的影子,虽然白色在白雾中隐蔽性很好,但是下坠的树叉中白色就太显眼了。两个飞偏的半月立刻掉头又绕了回来,但是白色身影却灵巧的从树叉上蹦了出去。

    趁他还在空中,我一甩手龙筋索缠上了他的身体,猛的向后一带把他拉了回来。两个半月也立刻跟了去准备来一次致命攻击,但是白色生物却灵活的在空中一翻身,半月又飞过了,但是那飞溅出的血花表明半月还是伤到他了。

    我身上忽然亮起白光,是玫瑰给我加的敏锐术,她看我度够帮我强化了一下。

    “学心!”玫瑰忽然叫道。

    手上的永恒立刻在我面前变成一面红色的墙壁。一排暗器打在墙壁上叮叮当当的一阵乱响,但是没有一个成功,全都被弹到了一边。永恒变化的盾牌防御能力明显比水银好,刚才的暗器就像命中坦克的子弹一样,一点效果都没有。

    收回永恒,那个白影居然利用这一会工夫解掉了龙筋索转身想跑,但是他犯了个严重的错误。他把我的小可爱们给忘记了,几十只钢铁银蜂立刻让他明白了忽视它们的后果。一大团银色的钢铁银蜂在那个白影身上连续蛰了不下一千针,这个白色的身影像个麻袋一样扑通一声摔在地面上再也没有动弹。

    “别过去,他在装死。”玫瑰提醒我。“他的灵魂没有出来。”

    复活法师的特点就是可以看见死者的灵魂,这个生物就算不是人起码应该有灵魂,灵魂不离体就说明没有死。我一挥手,更多的钢铁银蜂围了上去一通猛蛰。下面那个白影猛的跳起来向密林深处逃窜,但是血蝴蝶们已经在前面准备好口袋等他钻了。

    白影刚脱离攻击,现周围的钢铁银蜂不是被甩掉而是主动撤退。他似乎意识到问题,可惜太晚了。一个娇小的小女孩扇着美丽的翅膀手持弓箭从树后闪了出来。她用优美的童音喊道:“攻击!”

    一阵整齐的弓弦震动声,一大片小小的箭矢飞了过来,雨点般的箭袭立刻把他给覆盖在内。白影几乎瞬间变成了一只刺猬,小小的箭虽然攻击力强,却数量庞大,而且这些箭真正的杀伤力在于箭上的巨毒。白影走了两步一头栽倒在地,这次是真的死透了。

    
推荐阅读:入侵型月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高手寂寞2召唤圣剑胜者为王全职高手异界全职业大师绝对死亡游戏神级天赋我是系统网游之三国王者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