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 人类的秘密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答案当然是不会。【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一个快要死的人突然看到活下去的希望他会放弃吗?这些妖怪被封印了这么久,好不容易逮到一个封印松动的机会,怎么可能会放弃?拼着修为不要也得冲出去。

    游戏内已经安定了下来,学校内的我们也已经到达了实验楼下面的实验事,这边钓鱼贵人一看到我们出现立刻就迎了上来。

    “执行总裁。”主管非常客气的道:“一早我就接到电器你要来拿稳定剂。”

    我点了点头。“那东西呢?”

    “请跟我来。”主管在前面引路我们跟着他走了进去。虽然我身后的维娜他们和主管并没有见过,但是主管并没有问任何问题。保安系统既然没有拦截这些人就说明他们权限是够的,再说能跟着我一起来也不会是外人。

    学校这边的实验窒搞的都是外围研究,地方不是很大,一会就到了位于实验区尽头的保管室。一面巨大的多层玻璃嫱后面是完全密封的低温保存室。高级防雾玻璃清晰的印射着后面房间内的一大堆实验器材,只不过那里面没有人。

    “请稍等,我这就把东西拿出来。”主管说完之后就去帮我们拿稳定剖。

    密封低温室是不允许人类进入的,这几层玻璃后面是零下一百七十度的极低温,而且这个房间里面只有稀薄的氦气,没有人类需要的氧气。主管站到一个机器平台上然后把自己的双手插进一对机械手套里,房间里面的线控机器人和这个平台是互相连接的。平台上地人可以用双脚控制这台轮式机器人移动,而机器人的双手则是和那对机械手套完全同步的,因此精度非常高。

    在主管的控制下机器人关闭了一台正在旋转的洗衣机一般的仪器,然后电打开盖子从横置的滚筒内拿出了一个个的小玻璃瓶子。28只玻璃管被主管操纵地机器人一件件地放进了一种两端带有金属盖的玻璃管内。机器人装完这些管子后动作明显变快了。外面这层管子是用防弹玻璃制造的保护封套,套上之后就不容易坏了,所以动作大点也不用担心了。

    机器人把管子都拿到了玻璃墙边,这里有个一半在房间内一半在房间外的机器。试管被放入机器在房间内那部分地开口内,然后机器人关闭了机器的开口。

    主管做完这些之后就从平台上走了下来,他来到机器前在侧面地键盘上按了几下。机器上的黄灯突然跳成了红灯,然后机器里出了一阵不大地噪音。十几秒后红灯趴到了绿灯,我们这边的机器盖子忽然打开了。试管全都在里面故着。

    主管拿了个印着龙释标志的银色装甲手提箱过来递给我:“帮下忙?”

    “恩。”我接过提箱棒在手里。

    主管在箱子把手旁白的密码盖上暗了一下。只听到一阵细小的电动机声音,箱子四个拐角居然有四椎直径一厘米的金属棍降了下去,还从反面冒出了一节来。金属棍下去之后提箱盖呲的一声向上拜起一点然后向两边刷的一声滑开了。提箱内部并不是简单的空间,而是有一种黄色的固体填充物。这种东西看起来是有弹性的。在填充物中间有一些洞,一共五排每排七个。这些洞的深度和大小显然是为了那引起璃管特制的。

    主管从机器里拿出一个管子往那台机器顶上的一个洞里一按,洞口边上的红灯立刻亮了起来。管子里迅被注入了一种淡绿色的液体。液体冲满之后红灯跳成了绿灯,主管把管子拿起来放进我手上的箱子中的一个洞里,刚好严丝合缝的卡进去,外面只留出一小节方便取出。

    维娜看这个机器很奇怪问我道:“为什么要往里面冲这种绿色的液体啊?良种溶液混合不是就失效了吗?”

    主管一边继续手上的工作一边笑着解释道:“这些绿色的液体是保护剂,达不是两层玻璃管吗?这些绿色的液体是在两层玻璃之间,并没有和你们要的东西混合。当瓶子从高空落下时虽然外面这层玻璃可以,几收冲击,但是惯性还是存在的,里面那层玻璃比较脆弱容易爆裂,这些液体在外面就像飞行员的抗压服一个原理,可以吸收冲击力保证管壁完整不会破裂。”

    “哦!原来是干这个的!果然是好办法!”

    管子全都被装进去之后主管在把手旁边一按,箱子两边的盖子吧嗒一声重新关闭然后慢慢的降下去卡严实。下面的四根金属棍子旋转着又回到了箱子内部把盖子彻底锁死。手提箱把手下面的红灯壳起然后听到箱子里有一些喷气的声音。

    主管把箱子提起来交给我道:“箱子锁闭之后里面自动抽真空并且冲填氦气保护,密码你现在自己输入,但是一定要记住密码别忘了。连续三次输入错误箱体内部会自爆,外面虽然一点看不出来,里面可就烧的连灰都不剩了。”

    “放心吧。这东西我用过。”我接过提箱交给斯哥特提着。“拿好了。”然后我在密码处输入了密码并确认,红灯立刻跳到了绿灯表示锁定完毕。

    我转身准备走,主管忽然又拿了三只一模一样的箱子过来。我惊讶的看着他。“这是干什么啊?”

    “这个是老肖要的实验药剂,他早上打电话要的,我想你反正要皋拿稳定剂,这个一起带上吧。”他凑过来小声道:“这个是私人物品。”

    “哦!明白。”我赶紧接了过来。

    龙锋的研究员经常喜欢搞些乱七八糟的研究,比如当初把日本人整的很惨的那个整人专家就是属于这种东西。这种私下的实验不是龙缘要求地研究项目,属于研究员利用集团的设备自己搞点私人研究。集团对这种事情都清楚,但是一般不做过多限制,属于半公开的秘密。在实验中消耗些药品或者借用下设备,我们一般也是默许的。只要别搞出大乱子不影响正常生产集团方面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而且有时候实验人员真搞出点什么成果来到头来还是归集团所有,因此集团实际上也不吃亏。这次要带的这三箱子药品就属于这种东西。

    “这里面都是些什么啊?”虽然这种事情集团不反对,但是要带到基地里的东西总要检查一下吧?

    主管把三个箱子往桌上一放,然后依次打开。这些箱子居然和我的一样也是装的管子,不过这里地东西颜色很乱,而且都没有保护液。主管解释着:“这些是人类激素,不是什么危险品,所以没有做什么防护措施。”

    凌从旁边地箱子里抽出了一瓶黑糊糊的液体。“这是什么啊?”

    主管笑着道:“这个是爱情魔力水。”

    “啊?”

    “哈哈!开玩笑的。”主管道:“这里主要成分是类肾上腺素、电离解离素还有神经活化剂。不过这个真的是爱情药水。如果把一对身体状态正常地男女关在一个房间里然后谁射这东西。不管他们以前是不是有爱人。他们都会瞬间爱上对方。”

    “这么神奇?那不就真的像魔法药水啦?”凌惊讶地看着手里的瓶子。

    我也笑着道:“科学进步到一定程度人类就已经分不出科学和魔法地区别了。”

    小纯也看着那个瓶子道:“爱情药水为什么不是粉红色的啊?”

    “它为什么要是粉红色的啊?”主管反问道。

    “爱情是美好的,所以应该是粉红色的。”

    “那只是外观。本质不是这样的。”主管捂着头道:“就你们这些小女生喜欢幻想爱情什么的。实际上这个黑色的东西人为自身也会合成。当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进入青春期,这种物质的分泌量就会提高。此时如果遇到合适的对象,记忆蛋白和这种物质混合就会形成一个带特殊性质的记忆。而这个记忆就是那个你的爱人。每次大脑搜索到这个地方你都会有心跳的感觉。”

    “不是吧?爱情是这样的吗?”小纯有些惊讶。

    “就是这样的啊!”

    “那为什么有的人可以爱很多人有的人却和专一呢?”维娜也搀和了进来。女孩子似乎对爱情都很向往,这个不管是不是生化人都一样。

    主管回答道:“因为这些激素来自身体不同器官。我这个是按比例混合好的。你们身体内的那种激素不一定就是正常比例。这些激素在体内顺着血液流动,同记忆蛋白结合时不一定就会只吸附到一个记忆区的蛋白上。所以有些人会爱上多个人。”

    小纯立刻问道:“那为什么有些人先是相爱后来又分手了呢?”

    “因为这种爱情激素不稳定。”主管道:“这东西会自动分解,而且分解度受很多种因素影响。有些人的爱情可以持续到他死亡,有些人一天就分解光了。不过大部分的爱情激素都可以维持三到五年,毕竟身体里的器官时不时还会分泌一点出来补充的。大部分结婚后爱情激素到达了时间逐渐分解,此时剩下的就剩亲情了。社会上很多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实际上是个巧合,只不过是因为结婚后刚好这种激素全都分解完了。”

    “好夸张哦!原来是这样的啊!”小纯听的直点头。

    主管道:“实际上研究这些激素可以解释很多人类行为,比如说禁忌的话题——**。”

    “你是指家里的亲属之间生性关系那种行为?”小纯满脸通红的问道。

    主管像没事人一样道:“科学就是科学,不要不好意思,你没有不好的思想为什么要去害羞?越是避讳这些话题的人越是思想不纯洁,人类的繁衍不过是一声有机化合物的化学反应,我真不知道那些人有什么好避讳地。刚刚告诉你们了,你们拿的那瓶黑色的爱情药水是多种激素的混合物。不是单一激素。而这瓶。”主管拿出了一瓶咖啡色的液体。“这个是亲情药水。两个注射这种激素的人在一起就会产生亲情。”

    “怎么颜色差不多啊?”维娜现两种激素混合物颜色很像。

    主管道:“颜色差不多是因为成分差不多。构成亲情的激素和构成爱情的激素地主要成分都差不多。爱情激素和亲情激素共用了三百多种化合物,而他们各自只单独拥有几种特殊化合物。刚才和你们说地**现象实际上可以归类为内分泌失调的一种。亲情激素一旦分泌紊乱很容易变成爱情激素,不理解的人觉得这是大逆不道,实际上不过是一种生理疾病。”

    “这也太夸张了吧?”斯哥特这个男生都有点受不了了。

    主管道:“理性上说我自己也觉得这个研究结果很意外,但是没办法,科学实验反复证明了这个结果。科学事实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地。不过有一点比较特殊,那就是亲情激素和爱情激素不一样的那部分物质异常稳定,百分之九十九地人的亲情都是可以延续到生命结束地。”

    “真没想到我们的身体里有这么多奇怪的物质。”凌拿着黑色的爱情激素感叹着。

    主管连忙解释道:“不对不对。这个是提纯的。你手上那瓶差不多就可以让一万对男士爱的死去活来了。而且激素也不是象这样分类的。刚才说过了。很多激素的成分是交叉的,这些东西在你身体里是公共的,它们同时为你提供多种生理反应。实际上你的兴奋、忧伤、疲倦等等等等都是有牵连的,它们之间交叉作用下才出现了你现在的行为表现。”

    “好复杂哦!”

    “那当然。一个人就是一个端复杂的化学容器。你的身体每一秒都在进行着数亿次各种类型的化学反应。”主管忽然想起什么,他从箱子里拿出一瓶牛奶一样的乳白色液体。“这个东西见过吗?”

    凌摇摇头:“我知道反正不会是牛奶!”

    “嘿嘿。这个是忘情水。”

    “啊?你说什么?”小纯吓了一跳。

    “忘情水?”凌呆呆的重复着。

    主管笑着道:“其实这就是催化剂。你们手里的东西和这个东西混合后会分解成其他物质,因为这东西催化能力非常强。你身体里的器官只要一合成出感情激素就被它分解了,所以注射了这个东西的人不会有任何感情,不管是亲情、爱情、友情统统忘光光。我手里这瓶是暂时性的忘情水,因为它自己也是有机化合物,时间长了就失去生物活性被体内代谢自动排出体外了。”

    “这东西能管多长时间?”维娜问道。

    主管道:“这一瓶是一万人的分量,就算一次性注射到一个人体内也没用,最多三个月就全分解了。不过听说你们基地那边有人有长效忘情水。”

    凌忽然拿着黑色的爱情水问道:“这个要是混在食物里吃下去有没有用啊?”

    主管还没有回答我就惊讶的看着凌:“你想干什么?”凌对我的心意我不是不知道,她现在问这个问题该不是要对我用吧?

    主管笑着道:“当然没有用了。这些东西部是大分子有机物,无法通过肠细腰吸收,而且消化液会分解蛋白质,这些东西也算是一种变性的蛋白质,一样会被分解的。除非血管注射,否则是绝对没用的。哦对了,有个办法可以用,但是效果很糟糕,只能挥一丁点的效果。”

    “什么办法?”这一声是这里所有女性同时问出来的。

    “不许说。”我赶快喊停。铃音骑士里那些女性问这个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反正凌和维娜肯定是冲我来的,让她们知道我的贞洁就危险了!第一次现原来男人也不一定就安全,女色狼虽然少,却不是绝对没有。“你们不是要去看我的教室吗?快点走吧!”

    我把凌手上的瓶子连抢带夺的弄了下来塞进了箱子里然后封闭了箱子。把三个提箱扔给三个男性铃音骑士。“抓好了。我们走。”

    我带头拉着维娜和凌往外走,却没有谁意到小纯故意慢慢地拉在了最后。凌和维娜注意到了小他的小九九然后开始帮她打掩护。趁我不注意,小纯凑到了主管身边:“那个不用注射的方式是什么啊?”

    主管指指我摇摇手。

    “求您了!”小纯开始挥她撒娇的本领。主管虽然也一把年纪了,可是爱美之心谁也不缺,小纯她们这些生化人又是龙缘精心伪装出来的战斗兵器,撒娇的杀伤力比一般女孩强百倍不止,主管仅仅挣扎抵抗了十几秒就沦陷了。

    “你可别说是我说的。”主管看看我没有注意到他,然后快的在小纯耳边小声道:“这东西可以通过嗅觉直接影响人体,但是效果比较差。”

    “谢谢您!您真是太伟大了。”小纯几句话把主管说地老树开花满脸傻笑。刚才地知识份子形象全完蛋了。

    当我们出了实验楼之后小纯身边立刻聚集了一群女性。她们在一起叽里咕噜了一全然后突然又恢复了正常。我好奇的问凌:“你们在讨论什么呢?”

    “我们?我们只是在商量怎么把你绑起来然后给你注射爱情药水。”凌她们的智力都是经过强化的,她们知道否认反而让我怀疑,所以直接说出更过激地答案让我以为此们是在开玩笑而放松警惕。

    我知道因为脑波控制的原因他们根本无法违抗我地直接命令,所以他们真要绑架我是不可能的。凌地回答非常高明。彻底打消了我的怀疑。

    “真是调皮!”我笑着转身对他们道:“好了,现在想到哪里看看?”

    “那边!”28个人同时喊了出来。问题是他们指的方向组合起来刚好覆盖我周围仅有的三条路。

    “看来意见不统一啊!”我想了下道:“那这样,我们先去体育馆怎么样?斯哥特昨天不是说很喜欢篮球吗?今天带你去看一次现场版的篮球比赛。”

    “今天有比赛吗?”斯哥特激动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至少应该有人上体育课,再说校队的总该有几个人吧!”

    “好想参加一起玩哦!”斯哥特幻想着自己参加比赛的样子。

    “你还是算了吧!看看可以,比赛就别想了。你们和别人玩篮球比赛基本上算作弊,篮球比的就是度、反应、弹跳力。这三项目你们没在一个有正常范围内的。”

    一个叫碧达尔哥的铃音骑士道:“老大,反正我们也有这么多人,回去组两个队自己玩就是了。”

    我在一旁道:“那我要和技术部说帮你们做个实心的铅球,免得你们投篮的时候把飞机打下来!”

    “我们又不是控制不住力量!”

    “真比赛起来你们就控制不住了。”

    “先走吧。”凌不耐烦的催促道:“我还想看看一般的年轻人大概是个什么力量级别呢!”

    我带着他们一边向学校的体育馆走一边道:“一会到那边人多,你们要注意控制自己的能力别伤到别人,这里的人可不象你们那么强壮,力度控制不好很容易搞出人命的,就算没挂掉,落下残疾也不是好玩的。”

    “知道了,你都说八百遍了!”维娜道:“上次出来玩的时候打那些小混混我们不是也没把他们怎么样吗?”

    “可是后来在舞厅里你们造成了三个人骨折。”

    “那是斯哥特干的,不是我。”维娜辩解道。

    斯哥特道:“我只是推门出去,谁知道那个人在门后面啊!”

    “所以我才让你们注意啊!你们就像是一篮子鸡蛋中混了个铁球,随便碰碰就把周围的鸡蛋都弄烂了,也许你们不是有意伤人的,但这还是要避免知道吗?你们必须把周围的人当成玻璃,不。当成纸人。心里想着这些人很脆弱不能用力就可以了。”

    “我尽力吧!”斯哥特无奈的点头。

    “不是要你尽力而是要你一定办到。还有不光是人,那些花花草草都要注意,还有门把手,你上次把我卧室的门把手上捏出了手印来,到这边一定要轻。”

    “好地,知道了。”

    这个实在不能怪我太小心,实在是这些人太危险了。虽然他们可以控制自己的力量,但是人是有感情的。激动的时候或者是突事件中往往就会不加思考的把本来的力量用出来了。

    到了体育馆外面斯哥特就开始兴奋起来。因为他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在一起做运动。基地里的人都是科学家,那些人一个个皮肤白而黄肌瘦像吸毒人员一样,他们连吃饭睡觉都觉得耽误时间更不可能会去锻炼身体了。

    “你是那个家伙?”突然一个声音出现在我们侧面。

    “是你?”

    真没有想到来学校都能碰见敌人。刚才说话的家伙就是我们在乾坤葫芦里遇到地那个道士,而且更要命地是他居然还把我认出来了。我认得他的原因很简单。以为这个家伙在游戏里和游戏外都一样的怎么看怎么讨厌。可是他居然认的出我,这个实在有些奇怪。

    这个家伙现在正牵着一个女孩子地手。明显就是那个鬼族的女孩,她在游戏内地相貌就是原貌。除了服装没有任何变化。

    女孩到现在才认出来是我。“你是那个……”她忽然注意到我身边的凌他们。“你是那个……魔宠?”

    “她是玩家。魔宠怎么可能出来?”我不答反问。

    “恩,对,魔宠是不可能到游戏外面地。”女孩很容易就被我骗了,毕竟这个事情太不和逻辑,大部分根据常识都会相信那些是玩家而不是魔宠就算有点不确定,也不会真的表现出来,毕竟太不和常理了。

    凌笑着道:“其实你猜的也不算错。我们进游戏的时候做了个集体任务,然后把我们这些玩家归到了他的名下算成是魔宠,这样我们大家栋级的经验值都集中到他一个人身上,很占便宜的。”

    “恩。怪不然呢!”女孩最后一点疑虑也被打消了,凌的谎话说的太有水平了。

    “大龙,这些是什么人啊?不帮我们介绍一下?”跟着那个道士来的不光有他女朋友,后面还有一大帮人起码二十多,不比我们人少。不过他们那边基本都是男人连那个鬼族女玩家在内总共才三个女性。这些家伙看到凌和维娜她们这些女性立刻开始表现成色狼的本色,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哼!我才不认识他们呢。”大龙,也就是那个游戏内的道士很不屑的说道。

    “大龙别这样。”鬼族女玩家推推他。

    “嫂子认识帮我们介绍下吧?”后面的色狼们看到美女当然就把大龙忘干净了,这种时候还管什么兄弟,美女要紧。

    大龙气的大吼着:“我说不认识,你们什么意思?见色忘友啊?兄弟如手足,就你们这德行啊?”

    那个带头的人道:“都说兄弟如手足老婆如衣服,这话是不错。可是大街上缺胳膊少腿的人多了去了,不穿衣服的你见过吗?”

    “**!你子小长能耐了啊?”

    “你好,我叫神林。”我主动向那个和大龙吵架的家伙伸出了手。嘿嘿,你不是不甩我们吗?我就把你身边的人都撬走,让你当光杆司令,气死你!

    “梁凯。”那个人立刻伸出手和我握了一下。

    “这是维娜。”我赶紧把后面的人拉过来。

    梁凯看到维娜立刻就石化了,我拍了他半天才终于解除了他的石化状态。他一恢复过来立刻伸出手:“美丽的小姐你好,我叫梁凯,今天二十二岁,生物化学系的。”

    “你好。我叫维娜。”

    梁凯握住手一直不松,接着问道:“维小姐的名字真是动听啊!”

    我拍拍他并不动生色地把他的手和维娜的手拽开了。当然。主要原因是怕维娜看他老不松手一火把他的手捏成面条。“你搞错了。

    维娜是外国移民,她不姓维。”

    “我说怎么看起来这么特别呢!那维娜小姐是哪国人啊?”

    “她父亲是中国人,母亲是瑞士人,不过她是中国籍。”

    “哦!原来是混血儿啊!都说混血儿特别漂亮,看来这话不假。那小姐全名是什么啊?”

    维娜微笑着回答:“我的全名是维娜·奥斯忒!叫我维娜就可以了。”

    “还有我们呢!”后面的那帮色狼一起涌了上来开始介绍起来。

    维娜他们从来没有和这么多人交际的经验,也没有一般女孩子那种对付身边苍蝇的手段,一下子就被搞蒙了,多亏他们智力群勉强还能应付地过来。我在一边考虑着回去是不是先教他们交际学。免得带人接物时闹笑话。

    那边地色狼们涌过来之后立刻分成几片。把我们的女孩子分别圈了起来。人气最高的似乎还是维娜,排第二的是小纯。看来中国男人还是对居家型女孩比较热中。凌虽然很漂亮但是一看就属于精明强悍地类型,所以大部分男人一开始就没考虑她。

    凌身边反正也没几个人,她干脆直接抱着我的胳膊不放以显示她名花有主。我反正被抱习惯了也懒得挣扎了。实际上挣扎也没用。除非凌愿意放手,否则我把胳膊拽出去地话。衣服袖子肯定也完蛋了。

    鬼族女玩家对我们道:“真是有缘啊!没想到游戏里遇到一起,连游戏外面也遇到。”

    “哈哈!说的是啊!”凌也配合着笑了起来。

    “对了。你们不是要比赛吗?”鬼族女孩向那些大男孩喊道。

    “哎呀!差点忘记了!”梁凯如梦初醒般地叫了起来,周围的男孩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自己有比赛。不过他们不愿意放过这些美女非要拉我们进去看。

    本来我们就是来体育馆玩的,既然他们邀请我们,我们自然是要进去了。搞了半天才知道这些人其实大部分都是篮球队的,我说怎么一个比一个高呢!可怜我站在他们中间像是群山中的小山丘,真是郁闷啊!

    在进入体育馆的过程中我打听出来,原来学校最近在搞运动会,大龙是生物化学系的运动队代表,今天早上是化学系对电子系的篮球比赛。斯哥特听到这个消息激动的不行了。

    这些人中除了球队的运动员和候补运动员外就是那些运动员的朋友,基本上都是爱好篮球的,斯哥特因为喜欢篮球,所以空闲时间也看过几个比赛,算是知道一点,这会跟那些人讨论的头头是道的。

    其中一个队员对斯哥特道:“可惜你个子矮了点,要不然当个候补也不错。”

    旁边一个个子也不高的队员立刻反驳道:“谁说的啊?我不是也才一米七六吗?谁规定打篮球的人非要一八零以上的啊?就不兴我们弹跳力好啊?别看你长了个一米九七的大个子,论度你就是跟我后面吃屁的份。斯哥特你是混血,体能应该比单一人种要好一些,说不定还真能打呢!要不然过会我们去试试?”

    斯哥持看了我一眼,我摇摇头,他失望的道:“对不起,我恐怕是不能参加了。我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

    “啊?你不是我们学校的啊?”那个对斯哥特很有好感的运动员惊讶的叫了起来。

    其他的男生一听斯哥特不是我们学校的立刻问维娜和小纯:“维娜和纯不会也是外校的吧?”

    维娜点点头。“除了神林我们都不是这里的。”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那你们是哪个学校的啊?我要转过去!”

    我赶紧道:“他们都是刚转国籍过来的,暂时还没有上学。我今天就是带他们来看学校的,如果他们满意过段时间就会在这里报名。”

    一听我地话那些色狼们立刻卖力的给当起了学校的推销员,虽然我们这里设备齐全师资力量雄厚不过我怎么听他们说的像是天堂里的学校呢!

    因为那些人以为我们这大帮子人是捆绑在一起选择学校的,所以连男性的铃音骑士也成了拉拢目标。刚才那个运动员对斯哥特道:“一会你还是测试一下,只要你在我们这里上学。我一定推荐你加入篮球队。”

    这帮家伙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为了美女连球对都出来了。

    进入体育馆之后我们被安排到了球员休息区看比赛,这里位置比较好。其实那帮兔崽子是希望美女们看到他们在球场上的表现才帮我们安排这个位置地,要是凌她们这些美女不在,鬼才认识你谁是谁呢!

    不管怎么说大家玩地还算比较开心,比赛开始前观众开始纷纷入场,偌大的体育馆人满为患,不过挤不到我们这里。比赛开始后斯哥特他们就兴本的喊加油,看到他们激动的样子我也算没白来。斯哥特他们虽然是我们龙缘地产品。但他们是特殊产品。不可以真的把他们当产品用。而且,就算是家用电器也要有工作环境要求地,斯哥特他们的环境要求就是大家能把他们当成平等地人来看待。科幻片中的生化人叛变,那也是因为大家都怀疑他们会叛变。得不到认同感的他们才会真的叛变,如果大家把他们看成是社会的一份子。他们怎么可能叛变自己的社会?但是很可惜,大部分人只凭感官做事情从不思考问题的本质。所以我这个特殊的人造生命就要努力做好这个中间桥梁。

    “你坐这干什么?快点来一起加油啊!”凌和维娜突然她过来把我给硬亲了出去,他们这么兴奋是好事,可是我看不懂篮球啊!早知道因该学一点相关知识的!

    比赛正在进行中,大家似乎都很开心,但是就在刚刚一个三分球入筐大家欢呼雀跃时,我们29个人却同时冰冷了下来并齐齐看向一个方向。

    “你们也感觉到了吗?”维娜看着那个方向问道。

    这段时间虽然我的肛汰约束没练戌,但是却提高了自身的感应能力,也可以说这是一种对危险和突事件的直觉。“你们都感觉到了?”

    “去看看。”我只说了三个字体育馆内就突然少了29个人。

    “是这里吗?”我站在学校中心花园的入口处问他们。

    “应该就是这里了。”凌回答道。

    中心花园。这个地方实际上不在学校中心,而是在学校的侧面。中心花园的面积差不多相当于一个中等公园,内部除了各种植物外还有大量的人造小山丘,不过最高的也不过2o米。同学们一般喜欢叫这里为植物园而不是花园。每天清晨这里是背英语的最佳地点,而晚上这里就成了小情侣们的集中地。现在快中午了,这里反而是最安静的时候。

    我迅的布置任务。“除了这个以外,这地方还有三个入口,劳瑞、德答、蓝、依莫塔、美瑞达、阿娜,你们六个沿着围墙向右跑,看到第一个入口后留下三个人守住大门,剩下的三个去守下一个门。这里有两个提箱你们两队各拿一个,我们进去不方便带着东西。注意一点,你们的任务是防止外面的学全和教职员工入内,所以不要动武,对学生就说有领导来视察,要是教师就说集团高层在里面有事情,你们的身份卡可以证明你们的身份。”

    “明白。”六个人立刻拿了两个提箱跑掉了。

    “博萨、克里特、席琳,你们三个向左,那边有个小门,看好它。”

    “明白。”三个人一转身就不见了。

    “亚塔维亚、奥西琼斯、妮娜、巴瑞拉,你们四个拿着稳定剂守住这么门,这里是主要入口估计人最多。”

    巴瑞拉问道:“可是神林,要是里面的人冲出来呢?”

    “这种时候山上不会有人的,刚刚那些家伙大概是不会走门的吧?”

    “恩,明白了。”

    “剩下的人跟我进去。大家小心点,对方不是一般人。”

    刚才的感觉其实是一次冲击。我们感觉到了明显的震动。虽然没有搞过地震学研究,但是刚才那种级别绝对不是地震。要说是大型工程机械,一来不可能开进学校花园,二来大型机械的震动是连续的不是这种感觉。现在进入了植物园我更确定这是某种生物在打斗,因为我已经闻到血腥味了。

    斯哥特吸了吸鼻子道:“非洲人种。”

    他旁边的维拉趴在旁边的一块岩石上用耳朵听了一下然后道:“目标数量8,双足行走类生物,他们好象都很重,差不多有五百公斤左右。”

    
推荐阅读:宠魅 百炼成仙 火爆天王 官术 最终进化 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唐砖 召唤万岁 全职高手 官门 剑傲重生 明末边军一小兵 战神变 君临九天 我的民国不可能这么萌 召唤美女军团 巫师世界 抗战之红色警戒 宋时归 全能闲人 重生世家子 最终信仰 资本大唐 雅骚 恐慌沸腾 重生之红星传奇 龙骑战机 雄霸蛮荒 异界全职业大师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