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零五章 入伙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这个塞拉提丝族的家伙在房间中间拿着武器不断的来回看着我和夜月,我们两个从两边向他靠近搞的他非常紧张。【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我们没有直接冲上去,他也不敢主动起进攻。双方保持着四五米的距离之后互相停了下来。

    “你……听的懂我们的话吗?”我试图和他交流,这个东西既然是高智慧种族应该是可以交流的。我自认为外交方面的能力比战斗能力要优秀一些。

    “哎丝德落特卡傲丝,克撒才哪。”

    晕!完全听不懂啊!夜月忽然张嘴出了一种类似女高音的尖锐鸣叫,对方竟然有反应了。那个家伙和夜月开始向对歌一样你一声我一声,显然是能够交流了。“幻影,他们在说什么?”幻影这个翻译一般来说还是很有用的。

    “对不起主人,我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幻影竟然不懂这种语言。

    “夜月,告诉他我们没有恶意。”

    夜月转头对我道:“他好象把我们当成了光明神殿的同伙。”

    “告诉他我们和光明神殿不是一伙的。”

    “我说了,他不相信。”

    我略微想了一下道:“你先安抚住他,我出去准备一下。”

    我转身从大门走了出去,迅召唤出小纯、晶晶、玲玲。简单交代了一下情况之后我用心灵接触和夜月以及凌也通知了一下。全部安排好之后我们开始演戏。里面的塞拉提丝人正个夜月对峙,忽然门口的暴龙骑士被撞倒了一大片,而我自己则倒飞了进来。晶晶和玲玲从门口紧跟着跳了进来,门里的暴龙骑士立刻钮成了防御阵形用长我对着晶晶和玲玲。

    小纯手里提着一个白色的光球走了进来,大喊一声:“把异端都给我杀光。”说着一个光球向着那个塞拉提丝族的人扔了过去。那个塞拉提丝族地人已经被吓破胆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呆掉了。忽然一个黑色光球从他背后飞了过来直接和白色光球撞在一起。轰的一声两个光球同时爆炸。那个塞拉提丝被直接掀飞了出去。

    夜月迅把那个塞拉提丝从墙边拉了起来用那种尖锐的叫声告诉他快点离开这里,真正的光明神殿的人杀来了。

    塞拉提丝族就是被光明神殿袭击搞成这样的,光明神殿的人长什么样子他清楚地很。小纯、晶晶、玲玲她们三个可都是货真价实地天使,而且还是高级天使,那白色的羽翼对塞拉提丝族来说就是最好的警告。

    这个塞拉提丝人立刻跳了起来对着夜月也叫了起来,呀完之后他迅的跑去打开了水晶大门并站在里面一边向我们招手一边大喊着那奇怪地语夜月对我们喊道:“主人,他让我们快跟着他跑。”

    我们假装和小纯他们三个打了几下就“狼狈”的开始后退,最后由我压后。其他人都先撤到了门里面去了。玲玲冲过来飞起一脚。我用盾牌一挡,借着玲玲地脚力倒飞进了水晶门,在空中我还向玲玲伸了下大极指夸她聪明。

    我一飞进水晶门就被夜月接住了,那个塞拉提丝人一放手。水晶门哗啦一声关闭了。然后这个塞拉提丝对夜月又喊了起来,夜月翻译道:“他说这门不结实。只能挡一会,要我们跟着他跑。后面有带能量防护罩的门,过了那边就安全了。”

    我本来以为演到这里就可以收工了,现在看来还不行。赶紧用心灵接触通知小纯她们砸了门继续追。

    晶晶顶着盾一下撞上水晶门,大门被撞出一道大裂缝,但是没碎。

    那个塞拉提丝人赶紧拉着夜月就开始跑。这家伙腿长,步子也大,跑起来度快地吓人。我们也赶紧跟着跑。我们才跑出二十多米,水晶大门出一声巨响。那个塞拉提丝人紧张的一回头,正好看到水晶门和门框一起飞出了墙壁,一阵烟尘之中三个天使冲了出来。小纯手里的光明魔法可是标准的高阶光明爆破,这东西跟炸弹一样,破个门还不小意思。

    那个塞拉提丝人吓的转身用更快的度跑了起来,时不时还回头看看。小纯她们翅膀一张在通道内高追了上来,跑在后面的暴龙骑士很快被追上并和三个天使打斗起来。叮叮当当的武器碰撞声吓的塞拉提丝人跑的更快了。

    背后不断出现的“惨叫”声吓的那个塞拉提丝人连头都不敢回,只敢一路低头向前冲。我扔给一名暴龙骑士一瓶血瓶,他边跑边往脸上抹,旁边的暴龙骑士也帮忙把血给涂开然后把瓶子还给我。

    玲玲已经追到了我们身后,不过那个塞拉提丝人一直不敢回头根本不知道后面的情况。我把利的半瓶血先加热了一下然后向那个塞拉提丝人身上一泼并迅收回瓶子,那家伙被血水一浇立刻本能的回头看。那个刚刚经过简单的“化装”的暴龙骑士由玲玲推了一把借着推力飞了出去。塞拉提丝人回头时刚好看到浑身是血的暴龙骑士向他扑了过去,这个暴龙骑士还一下撞倒了这个塞拉提丝人。

    玲玲早就摆好了造型一剑劈了下来,那个塞拉提丝魂都吓掉了。

    我身边最后两名暴龙骑士从两边跳了上去一把抱住了玲玲然后拼命喊着:“你们快走。”

    我和夜月一人拉住那个塞拉提丝人的一只手把他倒拖着就开始跑,玲玲则被那几个暴龙骑士抱着在那里扭动挣扎。其实挣扎是假的,真正在扭的是抱着玲玲的两个暴龙骑士,玲玲正借着暴龙骑士的掩护住剑上倒血。血倒好之后玲玲拿着剑对着其中一个暴龙骑士一剑刺了进去,长剑前进后出把这个暴龙骑士捅了个对穿。血水顺着暴龙骑士背后出现的剑尖不断地向下滴着。其实那血是玲玲自己倒的,暴龙骑士的盔甲里就一堆骨头架子怎么可能流血呢?那一剑虽然确实把暴龙骑士捅穿了,不过骷髅身上的空隙太多。玲玲那一剑是从胸口的肋骨中间穿过去的。

    根本没碰到暴龙骑士的身体。

    那个塞拉提丝是被我们倒拖着走的,他当然能看到这经典地场面。

    我们知道是演戏,可他不知道啊。在这个塞拉提丝地眼中就是两个暴龙骑士为了掩护他逃跑而壮烈牺牲了,感动的他眼泪哗哗的。

    那个被插穿的暴龙骑士非常“英雄”地依然抱着玲玲死不放手,玲玲装着费劲挣扎的样子就是跑不出来,直到晶晶和小纯赶到才把两个暴龙骑士弄开。此时我们已经跑出几百米了,前面就是一道能量保护地大门。

    我把那个家伙一把提了起来:“门怎么开?”

    这个家伙现在才反应过来在门边一接,大门上的保护层瞬间消失。

    大门自动滑向两边。我身边只剩下凌和夜月了。拉着这个塞拉提丝人冲进去后门迅关闭了起来。小纯她们在大门关闭地同时“正巧”感到,可是门一旦关闭保护层就出来了,她们冲不过来了,在那边泄的攻击着墙壁。小纯的魔法炸的大门上的防护罩晃动不停。吓的门这边的塞拉提丝人还后退了几步确认对方打不穿防护层才放心下来。

    “呼!总算安全了。”夜月装做松了口气然后对那个塞拉提丝人也说了一遍。

    那个塞拉提丝向我们说了一些什么然后伸手指向通道的另外一头,夜月翻译道:“他说对刚才误会我们表示抱歉。还有他说那边是他们的聚亲地,说到了那边就彻底安全了。”

    “那我们赶快跟他过去吧。”

    夜月对那个塞拉提丝人又说了些什么。然后那个塞拉提丝人就开始带我们向前走。

    这条通道和以前的通道都不一样,感觉上这通道是后来挖的。它比上面的通道都要狭窄,设备也相对简陋一些,更糟糕的是这里还有些奇怪的气味,好象是由于不通风造成的。这大概是战后修建的临时通道,所以才会这么糟糕。

    在通道尽头有部垂直电梯,我们又向下下降了很深才到达最后的掩蔽所。一丛电梯出来顿时吓了我们一跳。三十多名身穿黄金铠甲的塞拉提丝人拿着一种有些像法杖的东西站成一圈把我们围了起来。那些人看到我们先是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拿起那些法杖对着我们,看他们拿的姿势,这个像法杖的东西应该是种类似步枪的的武器而不是法杖。

    带我们进来的那个塞拉提丝人赶紧向那些人叽里呱啦的解释起来,那些人虽然看起来有些迷惑但还是把武器收了起来。一个大概是昔领的塞拉提丝人走了出来,这个家伙的头冠颜色有些黑,和别的成员的淡黄色的头冠有明显区别。

    那个有着黑色头冠的塞拉提丝人从旁边的塞拉提丝人手里接过了一个像防毒面具一样的东西套在了自己的嘴巴上,然后突然他竟然说出了我们能听懂的语言。“各位好,你们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感谢你们救了我的儿子。”

    “他是你儿子?”

    旁边那个和我们一起过来的塞拉提丝人也拿到了一个那种翻译装置带上了。“这是我爸爸,他走这里的元昔。我是一名侦察官,名字叫黄石,非常感谢你们的救命之恩。对你那些勇敢的勇士,我表示最高的敬意。”

    我也自我介绍道:“我叫紫日,这位是凌,这是夜月。”

    那个塞拉提丝人的元昔向我做了个请的动作:“我们不要站在这里了,还是到里面去谈吧?”

    我对他道:“尊敬的元昔阁下,我有些事情需要和您单独谈谈,可不可以……?”

    他有些诧异,不过还是很快点了下头。“黄石,你带其他客人先去休息室,我和紫日单独谈谈。”

    黄石点头带着凌和夜月离开,我则跟着元昔到了另外一个很小的房间。他做事情很干脆。一进门就开始问我到底是什么事情。我组织了一下语言才开始对他说了起来。

    “尊敬的元昔阁下,先我需要向您表示一下歉意。”

    “为什么?”

    “因为我欺骗了您和您的儿子。”元昔听了我的帮没有插嘴而是平静的等待我地下文。我一开始就知道那个黄石绝对不是核心人物,所以我直接象用了欺骗的方式进来见到了最高领子。要是我和他解释肯定需要很长时间,而且就算说清楚了,进来还要再和这个老家伙再说一遍,完全是浪费时间。这个元明显是这里年龄最大的,他那黑色的头冠大概是老年期的象征,这里只有他有那样的头冠。同他的身份和年龄配套的。这个老者地心思就要比年轻地黄石缜密的多。对于我说欺骗他,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年轻人这个时候通常会先大惊小怪的翻脸。

    元昔示意我继续说,于是我开始解释。“其实您的儿子并没有遇到光明神殿地人,外面也根本就没有光明神殿的人。黄石看到地那三个天使实际上都是我的手下。”

    说到这里这个老人有点坐不住了。上次天使军团灭了他们地国家。这个打击不是靠沉稳的性格就可以压制的住的。这就好象如果你在南京大屠杀之后一两天在南京城遇到一个日本人,你有可能表情平静的继续和他说话吗?

    “这么说你们还是要把我们赶尽杀绝吗?我们塞拉提丝族和你们天使并没有仇怨。为什么不能让我们活下去?”

    “请别激动。”我先安抚住这个浑身颤抖的老头,虽然他不是因为害怕而颤抖。但是他的情绪太激动了也不利于我们之后的谈话。

    “请先玲静一点,我只是说那三名天使是我的手下,可我并不是光明神殿的人。”

    “哦?”听到我的话元昔总算冷静了一点,但是他依然有些激动。

    “如果你不是光明神殿的成员,为什么你会有天使手下?”

    “这个说起来比较复杂,不知道您知不知道有一种天使叫堕落天使?”

    “不知道。”元回答的干脆。“我们塞拉提丝族很少离开自己的领地,对外面的事情我们知道的很少,但如果你可以解释给我听,相信我能够理解,因为我们塞拉提丝族的理解能力非常强。”

    “那好吧。”我想了一下道:“相信你们族内应该也有群落之分吧?比如某些人关系好一些,某些人关系不好。”

    “这个我很清楚。”元昔回答道:“我们的元老院内各个派别总是为了一些事情争吵,每个派别之间的观点都不一样,我作为元昔的工作就是从元老院的各个派别中吸收有用的建议并决定最后怎么做。”

    “那您明白亲团的概念吗?”

    “你是说由一些类似事物聚集成团的概念吗?”

    “大致是吧。”我解释道:“在外面的世界中大家根据自身利益分成了不少亲团,袭击你们的光明神殿实际上也是其中之一。”

    元昔立刻恍然大悟的问道:“你的意思是你们来自另外一个利益亲团,而你们的亲团中也包含天使这个种族是吗?”

    “塞拉提丝的理解力果然值得钦佩,和你说话很轻松。”我先称赞了一下塞拉提丝族的智慧。一个崇拜智慧的民族应该会喜欢别人称赞自己的智慧。“这些利益亲团通常都是接种族分的,比如天使基本都属于光明神殿这个亲团。但这只是大部分,并不是绝对。天使中也有不属于任任何亲团的流浪天使,当然,像我的手下那样的属于某个亲团的也不少。”

    “这个我明白了。”元昔点点头。“那么你们来这里是什么意思?还有为什么欺骗我的儿子?”

    “来这里其实是个意外。我们无意间触动了一个传送阵,我们没来及跑出来就被送到你们城外来了。看到这么大个城市难免好奇进来研究一下。”

    “这个我可以理解,对未知的好奇与渴望是智慧的表现。”

    “您能理解就好。实际上我们以为这里是个空城,结果进来后现了这里还有活着的成员,可是您的儿子把我们当成了光明神殿地成员,我和他解释他也不相信。我只好用了这么个办法。”

    “那你那些英勇的勇士……?”

    “那些都是我的手下,他们是半能量生命,物理伤害对他们不起不是很明显的。我就算为了获得信任也不能拿自己人的生命开玩笑啊。”

    “原来如此。”元昔再次问道:“那么说光明神殿一定认为我们已经被消灭了是吗?”

    我略微皱了下眉头然后接着说道:“你们的诈死计划很成功,外界都认为你们这个种族已经绝迹了,没想到你们竟然还有延续下来的成员。”看到元昔正要笑,我赶紧又补了一句:“但是现在的情况有些危险。”

    “怎么了?”

    “这次被传送阵送过来地并不单是我地人,还有几个人是另外一个亲团的成员。我这个亲团和他们那个亲团以并没有交往过,这次只是意外被一起送了过来。虽然我可以保证不把你们的消息传出去。可是那些人我就没办法保证了。最糟糕的走对方地队伍里有一名神圣剑士。

    这个剑士虽然属于那个团体。但是他的战斗技术来源于光明神殿。他地团队也是信奉光明神殿的,虽然不是同一个亲团,但是有一定地隶属关系。”

    元昔马上问道:“是不是就像我们塞拉提丝养的那些土著人?他们虽然不是我们的人,平时行为也比较独立。但是他们附属于我们,在我们需要上时要帮忙做事。”

    “差不多就是这个关系。”

    元昔一听就急了。“那怎么办?我们好不容易才恢复了这么点环境。要是被光明神殿知道了我们没有灭族,他们一定会再来进攻我们的!”

    “这个你可以先不要着急。因为我们和他们不是一个团体。所以互相之间也有一定的戒心。进来的时候我们分开了从你们的南北两个门进入,大家说好了各自凭本事,不要对方帮劝。如果你们的机关足够复杂的话,我想应该能多拖延一会。”

    元昔放心的道:“那就没问题了。”

    “为什么?”看到这么放心我反到觉得奇怪了。

    元昔有些得意的道:“大门的控制闸早就烧掉了,现在一直没有修。别说他们是乱试,就算我们自己也打不开的。”

    晕!原来门锁是坏的,幸好一开始没有尝试着开锁而是直接炸门的。

    “那我现在通知上面我的人封住我们进入的门不让他们从我们这边进来。”

    “对对,这个要快一点。”元昔很激动的马上要我去办。我只好解释了一下我有心灵接触,可以直接心灵传输命令上面的我的手下门去封门。

    交代完小纯负责指挥封住上面的大门,我开始对元昔道:“其实封住大门不让他们进来只是权宜之计。就算这次他们进不来,起码他们知道了这里有个城市。回去之后他们会招来更多的人,你们的秘密暴露也就是迟早的问题。”

    元昔在房间里来回的跺了半天才开口问道:“那么你的意思是什么?”

    我简单的道:“其实我的意见很简单,我们合并。”

    “合并?”元昔有些惊讶。“你的意思是让我们成为你们这个利益亲团的一份子?”

    “很正确。”我直接开始**裸的诱惑他:“你们在这里整天藏头露尾,一旦被光明神殿现,随时有可能被灭族。可以说你们就是挣扎在死亡线上,种族存亡危险之极。但是合并之后你们完全可以大摇大摆的出来活动,只要你们不离开我的势力范围,我保证光明神殿不敢动你们。”

    “你的亲团比光明神殿要强大吗?”

    “我的亲团并不比光明神殿强大,但是外面的集团很多,强大的集团不单单光明神殿一个。我地身份比较特殊,这些亲团之间需要我进行沟通和协调。除非我同时得罪其中三个以上,否则没人敢动我们。而且你们和我合并后需要的研究物资以及你们的生活用品都可以由我们提供。你们可以说没有任何损失,觉得怎么样?这么好的条件还有什么值得犹豫的呢?”

    元昔玲静的问道:“你可以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技术。”我回答的很干脆。“你们的研究成果对你们来说只是兴趣,但是我希望可以把它们实用化。实际上我们自己地技术力量并不弱,很多成果相信你们也没有。如果我们联合一下,大家都有好处拿,何乐而不为呢?”

    元昔略微思考了一会道:“大原则上我同意你地观点,但这是大事情,我不能独自决定。可以允许我们全体表决一下吗?”

    “全体表决?你们有多少人啊?”

    “除掉尚没有足够智力理解这件事情的幼儿,大约有七百多人。

    我们的种族在上次灾难性的大屠杀中损失太惨重了,这就是我们地全部人口了。”

    我点点头。“事实上我的集团也兽经遭到过光明神殿地清洗行动,不过和你们不同。我顶住了袭击,而且还让光明神殿吃了大亏。

    这就是我有信心保护你们的本钱。”

    元昔显得很惊讶。“你们和光明神殿打过仗?”

    我点点头:“整整一星期的战斗。范围大的难以想象,双方投入军队近千万。从天空打到6地。不光是光明神殿,连黑暗神殿和龙族都被绞了进来,各方伤亡都很惨重,我的主城市几乎被打成了废墟,黑暗神殿的军队军队损失了近八成,光明神殿军团全灭,七个神天使损失四个,还被我们端掉一个主城,逼的他们连神殿都搬家了。”

    元昔激动的道:“只要你这话是真的,相信我们的合作就是定下来的了。我们就是需要一个这样的支持者,这些年我们过的太惨了。

    来,我们这就召集全体成员开会,最好乘那些人还不知道就马上撤离这里。”

    “好的,这也是我的希望。”

    元昔一出来就开始紧急着急开会,我带着凌和夜月旁听了会议。

    对于每天提心吊胆的塞拉提丝族人来说,我们这种曾经让他们最畏惧的光明神殿吃过大亏的势力实在是有如天神一般,对于我们的合作计划参会的749名成员全票通过。

    决议确定后元代表所有塞拉提丝和我详细确定了一下以后的合作方式,最终完成了一个合作协议。

    第一:塞拉提丝享有独立自主权,他们的族内事物完全归他们自己安排。

    第二:冰霜玫瑰盟必须无条件提供塞拉提丝所需要的居住空间、生活用品、实验器材以及实验消耗的物资。由于物资不足引起的实验进度减慢需要由冰霜玫瑰盟自己负责。

    第三:塞拉提丝族成员在冰霜玫瑰盟内享受冰霜玫瑰盟的所有普通人员应有待遇。

    第四:冰霜玫瑰盟的所有科技成果必须无条件对塞拉提丝族开放共享。

    第五:冰霜玫瑰盟必须保护塞拉提丝族的成员生命和财产安全不受任何势力的侵害。

    第六:塞拉提丝族的研究成果全部归冰霜玫瑰盟所有,但塞拉提丝永久享有无偿使用权。

    第七:冰霜玫瑰盟可以根据自己急需的技术向塞拉提丝提出研究方向,塞拉提丝有义务集中力量对此方向进行技术攻关,但冰霜玫瑰盟不得插手具体研究项目的安排。

    这六条实际只是个大方向,前面五条是为塞拉提丝考虑的,后面的两条主要是为我们自己考虑的。虽然我们只有两条,但是这两条最关键。技术所有权可是好东西,以后塞拉提丝族研究的所有东西都是我们的,他们只有使用权。另外,下达研究方向也是好事情,这样我们可以指挥他们专门研究我们需要的东西,避免他们什么都研究搞的资源浪费。

    协议确定后我们就开始考虑要怎么撤离了。我的计划很简单,由我去和大地母神商量一下。先让塞拉提丝族在大地母神地空间门里躲一下,等我回到艾辛格就可以放心的放他们出来了。为了安全期间我还特地派了大量兵团虫去监视吉贝雅尔他们,只要那边有什么行动我立刻就能知道。

    以为这个计划很好,结果得到了一个很不幸的消息。大地母神说塞拉提丝族的身份比较特殊,她不能让他们在空间门内逗留,否则会有很大的麻烦。一旦众神的协议崩溃,所产生的混乱将是无法想象的。

    塞拉提丝元昔得到这个消息当时就急了:“那我们这么多人要怎么离开啊?”

    我站在塞拉提丝族城市中心地废弃大殿内,想了想对斯哥特喊道:

    “地图。”斯哥特把一张大地图递过来和我两个人一起把地图展开铺在了石台上。“元昔。你知道这个城市地位置在哪里吗?”

    元昔只是在地图上扫了一眼就指出了地点:“这。”

    我们的位置竟然在危地马拉境内。距离那个著名的玛雅文明到是不太远。想了想我决定还是带着这些人直接离开这里。返回智利再找船一来麻须,二来距离太远不安全,再说这么大个队伍实在不适合长途移动。我让元昔先等了一会,赶紧下线。打电话到那帮原樱花社的mm们地宿舍区,告诉她们让艾辛格那边派船过来接我们。而且要越快越好。

    和接电话的mm交代清楚地点之后我们赶紧又回到了游戏中,这么大帮人要离开还真是不方便。我唯一地办法就是借助艾美尼斯的幻象把这些人藏起来。另外加强监视防止我们这边转移到一半对方突然过来。

    其实相比于塞拉提丝人来说,更多需要运走地是那些仪器和记载着技术成果的水晶。塞拉提丝人喜欢把知识记录在一种特殊的水晶里,这东西是人工合成的,产量很大,而且比书本记录东西要耐久,唯一的缺点就是记录后的体积比人类的书本还要占地方。成吨的水晶被分类之后全都需要装进风龙空间里,我的暴龙骑士们忙的不可开交,来回不断的搬运着水晶块。

    除了只走记录外,最要命的就是一开始我要小妖精们帮忙编号的那台大型仪器。元昔得志我的意图后也同意我的方法,先编号再拆散运走。他说这个东西叫能量投射器。在听到这个东西的功能后我简直傻掉了。

    这台能量投射器只是个未完成的实验品,按照塞拉提丝族的研究者描述,这个东西最后的研究目标是可以远距离无线传输能量。如果这个东西研究成功,那就意味着以后我不需要再使用魔晶石也可以让魔动机偶动起来,这个东西可以远距离直接把魔力传输到庞偶身上,根本不用为魔偶装备类似电池的魔晶石。而且只要传送装置不出问题,魔偶就不存在能量不足的情况。

    虽然这只是个未完成品,但是塞拉提丝的研究者一致表示这个东西很有可能研究成功,当初要不是光明神殿突然杀到,这个东西应该已经完成了。

    在离开前塞拉提丝还给我打开了他们的技术仓库,里面各种奇奇怪怪的设备数量过万,我当然是一件不留全部搬走。幸好有凤龙空间和空间门可以装东西,要不然这么多东西还真不知道要怎么运走。

    和我想的一样,吉贝雅尔他们并没有真的一直在那边研究那道门。

    实际上他们就是再研究下去也打不开,门的启动机关根本都是坏的,就算你找到钥匙也是没用。在吉贝雅尔的带领下他们五个人开始向我们这边的这个门移动了过来,当然,他们理所当然的碰上了我的搬家大队。

    骑士们大包小箱的在往城门外的空间门那边运输各种研究成果和实验器材,这些东西奇怪的形状还是很能吸引眼球的。我知道他们过来个,但是我没有想着隐藏。内城那些被搞坏的防卫塔不断向天空射光球时他们就该知道我已经进入内城了,看到我往外搬东西自然不会奇怪。我要做的就是不让他们现塞拉提丝族的成员就可以了,反正那些物品对他们一点用都没有。

    小纯带着晶晶、玲玲以及三名铃音骑士已经在那边等着他们了,吉贝雅尔想看看我们抬地都是些什么东西。可是小纯一直跟她打岔就是不让她看。圣玛菲安娜有些生气的想来硬的,玲玲和晶晶当然不可能让她得逞,何况旁边还有三个铃音骑士。无奈的吉贝雅尔他们只好来找我,而我因为知道他们的位置有意带着他们在城市里绕圈子,反正他们到哪里我肯定是刚离开。

    我的魔宠们一个个也不是省油的灯,把他们五个支的团团转就是见不到我。唯一让我担心地是地下地那个巨型装置,因为需要标记的线路实在太多,这个东西一直无法开始拆御。

    可惜的走怕什么来什么。他们最后还是找到了那个入口跑了进去。虽然我的手下们层层阻挠,可毕竟不能翻脸,光靠打岔只能拖延时间。最后他们还是进入了那个球形房间,我也不得不跟着到了附近防止万一好随时来个“凑巧赶到”。

    五个人一进入房间第一反应也是和我们一样傻了半天。而且他们比我们更加地混乱。除了复杂的线路外,满屋子到处乱飞地小妖精也是很混乱的。

    吉贝雅尔过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天哪!这是什么东西啊?”

    圣玛菲安娜道:“肯定是好东西。你看,紫日地那些小妖精好象在忙着什么。”她一边说一边走了下去。看了几眼之后她立刻向吉贝雅尔招手:“快过来看。”

    吉贝雅尔跟着下去之后看到了圣玛菲安娜指给她看的那些小妖精雕刻上去的标记。“她们这是在做记号吗?”

    劳德这个不怎么说话的圣剑士突然开口了。“紫日肯定是想把这个东西整个搬走。但是他又怕这些线路回去对不上,所以在做记利卡尔德这个狂战士脑筋就直的多了。“劳德你说的太夸张了吧?这么大要怎么搬啊?”

    劳德摇摇头:“不记得紫日召唤出的那扇巨大的空间门了吗?还寸他的那只小蜥蜴,那东西好象也带空间储存能力。既然能把成堆的装备放进去,为什么不能多装一个这东西。而且我们来的一路上你们没看到那些紫日的骑兵正在往外搬运大量的物资吗?那些东西他都装的下,多这么一个大的也不会有问题的。”

    “紫日这个黑心的家伙。”圣玛菲安娜抱怨道:“说好了带我们分一点的,居然全都抬走了。”

    吉贝雅尔无奈的道:“就算紫日说把这东西留给我们又怎么样?你能搬回去吗?光这些线路的标记,我们五个人起码要忙一个多月。”

    “那也不能太便宜他了。”圣玛菲安娜四下看了看忽然朝核心区走了过去。“我们拿几个零件回去,他说大家分的,想要这个零件就从我们这里买。”

    好家伙,这丫头心眼也太坏了。“哎呀,这么巧啊。”我从门后面非常“巧合”的走了出来。

    “你终于肯出现啦?”圣玛菲安娜脸拉的跟马脸一样,好象我欠她好几万没还似的。

    “这话应该我来说才对啊。”我开始挥颠倒黑白指魔为马的本领。“你们也真是的。我打开这里的大门之后就过去找你们,结果现你们不在那边的门口。然后我一路找回来听我的手下说看到你们进城了,然后我又追进来,结果到一个地方你们就刚好离开,搞的我东奔西跑的就是找不到你们。刚刚想放弃了,没想到在这里却碰上了。”嘿嘿,被我这么一翻就成了他们到处乱跑害的我没找到人了。这招颠倒黑白我可是屡试不爽啊!

    被我这么一说吉贝雅尔也不好说什么了,只是说道:“紫日你在这里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吗?”

    我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这里的东西确实不少,可基本都是些奇形怪状的仪器设备,也不知道具体干什么用的。我想让我的人全都极回去给我们行会里的技术人员研究一下,说不定其中有几件还可以用。

    不过我自己都不报太大希望,毕竟这里看起来年代很久了,这些东西就算当初没坏,这么多年了也不一定能用了。”

    圣玛菲安娜生气的道:“开始说好的,我们可以分的。我现在就要这个东西。”她说着就要去拿那个能量投射器核心上的一块结构复杂的零件。一柄剑准确的挡住了她的去路,玲玲拿着剑站在圣玛菲安娜侧面平举着剑挡住了她。圣玛菲安娜怒现着我:“说好了我们可以得到一些,你说话不算话想反悔吗?”

    我的声音开始变的有些严厉起来。“请注意你的言论。我紫日说的话从来都是会兑现的,请不要诽谤我的信誉。”

    “这就是你的信誉?要是你守信誉就把东西给我们。”

    
推荐阅读: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官术 召唤万岁 火爆天王 最强弃少 醉枕江山 宠魅 重生小地主 百炼成仙 官门 剑傲重生 明末边军一小兵 战神变 君临九天 我的民国不可能这么萌 召唤美女军团 巫师世界 抗战之红色警戒 宋时归 全能闲人 重生世家子 最终信仰 资本大唐 雅骚 恐慌沸腾 重生之红星传奇 龙骑战机 雄霸蛮荒 异界全职业大师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