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章 阴招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这么说吧!你现在看到的我和那个紫日共用着一个灵魂。【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紫日那个身体现在进入了蛹化期,我不得不使用这个身体来见你们了。”

    水虚几乎没有考虑就相信了我的话:“我说怎么感觉有种熟悉的感觉呢。这么说来你们的精神烙印确实很像。”感情这家伙不是因为信任我,而是因为相信自己的感应。

    看到他相信了我才接下来道:“本来我也很担心你们误会,所以紫日那个身体恢复前我是没打算来这里见你们的,可现在有件非常棘手的事情必须要来一趟,我也是无奈之举。”

    “什么事情如此紧要?”

    “你们妖界是不是在山里搞什么大型计划啊?”

    “你怎么知道的?”水虚相当惊讶。“我们隐藏的很好啊!”

    虽然我也是从二郎神那里听来的消息,但是我打算利用这个消息稍微抬高下身价,妖怪毕竟是妖怪,需要给他们一点忌惮才好控制。我神秘的笑了笑对水虚道:“我好歹也有不小的势力在手,自然有我自己的消息网。”

    水虚点点头稍微正了正身字,这样至少显得郑重一点,现在他可不敢看轻我了。

    我接着道:“其实以我们的关系,这种事情知道也无所谓,但我利用自己的关系网帮你们打听到了一个很糟糕的事情。”

    “什么事情?”水虚有些激动。

    我故意停了一下才开口道:“天庭似乎已经对你们的行动有所察觉了。”

    “你是说天庭知道了我们的行动?”

    我摇摇头:“实际上天庭知道的还不如我这么多,但是我也有很多疑问需要解答。你可以告诉我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吗?”

    水虚似乎有些犹豫,考虑了一会他才开口道:“这次从那个葫芦里跑出来,我们的损失比较惨重,大部分小妖都已经淹死了。天庭有十万神兽,百万天兵。就靠我们这些老家伙太吃亏了。”

    “所以你们打算开设基地培训大批小妖怪是吗?”

    水虚点点头:“黑粱山灵气聚集,本身又是九阴之地,正是我们妖怪最佳修炼场所。妖道比仙道学起来效果要快,我们打算借用强大的灵脉短期内催生百万妖兽进化到大妖怪阶段,至少也得学会化形和基本攻击妖术。”

    “难怪呢!”我点点头道:“天庭的巡山大神现黑粱山有大量妖气聚集却找不到具体原因,我的人也现了妖气而且还知道你们在那边活动,比天庭稍微知道的多一点。这样看来你们的那个培育基地相当的不安全啊!”

    水虚也点点头:“天庭知道了妖气所在必然会派人来搜查,一旦被你们现我们的计划可能就会大规模剿灭我们的队伍。这个果然是大事。真是感谢你的消息,要不然我们遭到袭击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我这就去安排大家转移。”

    “不急不急。”我安抚住水虚。“虽然你们和天庭也斗争了这么多年了,但是你们在葫芦里的时间太长了,你们并不了解的天庭的做事风格。现在的天庭办事效率远没有当初那么快了,就算真的知道你们在黑粱山搞妖怪复兴计划。他们也至少要拖个一两天才能到。你们不是最擅长躲藏的吗?等他们到了你们早就跑没影了,不用那么着急。”

    “那你的意思是?”

    我笑了笑:“黑粱山你们反正是不能再用了,如果用它换十万天兵你觉得怎么样?”

    水虚一脸错愕的看着我问道:“你有办法帮我们消灭天兵?”

    “哈哈哈哈,没办法我还叫紫日吗?哦不对,这个身体应该叫银月。”

    “那你快说说。”水虚激动的全身都在抖。十万天兵可是天庭兵力的十分之一了,妖界现在元气未复,即使这十分之一也是他们无法抵挡的力量,如果能消灭掉这十分之一的天庭力量妖界就等于获得了巨大的胜利,这种诱惑谁也挡不住的。

    我笑着道:“要帮你这个忙其实不难。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要求。放心,这个要求不需要你们浪费任何人力物力。”

    “只要方法有效。我们就算大出血也干。”水虚已经不知道怎么隐瞒自己的激动了。

    “那就好。你放心,我的要求并不过分。我只想和你搞合作教学。”

    “啊?”水虚的下巴一下掉了下来,过了半天才回过神来。“这个合作教学怎么个**啊?”

    我解释道:“我知道妖术和道术实际上有很多共通之处,扶桑倭国的忍者术实际上就是道术和妖术结合出来的东西。道术威力大效果好。但是修炼难度非常高,能得大成者九牛一毛而已。妖术修炼简单,简直就是成法,但是威力和效果远不如道术,我想既然有共同点为什么不互相学习一下,要是能开出个什么混合道术具有妖术的简单易学性和道术的强大威力不是两全其美?”

    水虚听的两眼直:“你的想法还真是特别。”

    “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会排出教导团和你们培训小妖怪的计划组合,这样在不耽误你们展新成员的同时还可以帮助我们搞研究。你不用付出什么代价就能得到好处,怎么样?”

    “这么优惠的条件本身已经很有价值了,何况还带着一份十万天兵的计划。”水虚想也不想就答应了下来。“现在可以告诉我具体计划了吗?”

    我点点头:“实际上计划还是主要由我来执行,你们不过是配合行动。先你们要把这个训练基地的入口告诉我,还有就是你们要在明天天亮前撤离大部分人员,但是需要留下几个作为诱饵。这么大的计划没有牺牲可不行。”

    水虚点点头:“我明白。”

    “很好。你们要做的就这么多。在你们撤离之后我会把消息泄露给天庭知道,这样他们就会派兵去围剿你们,不过巢穴已经空了。这对你们没有任何损失。当那些天兵冲入那个巢穴之后你们就用起爆符把灵脉引爆。那么大的灵脉突然爆炸,坑进去十万天兵不算过吧?”

    “哈哈哈哈,果然妙计!但是消息散布这种事情我们妖怪做起来不方便,还要麻烦你了。”

    “那是自然。”

    和水虚讨论了一下细节问题之后我迅地离开了督灵城,不过出来的时候经过墓地并没碰到那五个练级的玩家。银月这个小号身上什么都没有,出门时居然忘带传送卷轴了,返回艾辛格必须先回城市再用传送阵,真是够麻烦的。

    到达艾辛格后迅使用二郎神的玉石送了联络信号。这家伙三分钟不到就出现在了艾辛格。

    “这么快找我什么事啊?”二郎神没向导我是为了妖气的事情找他,毕竟他早上才来,我下午就回消息,这个度确实有些太快了。

    我装的非常慎重地道:“我应真君的托付去查了妖气的事情,没想到现了重大问题。”

    “哦?这么快就有结果了吗?”

    “天庭的事情我们怎么赶怠慢。不过这次为了查清楚这个事情我可是损失了几个好手,而且这次的消息绝对是惊人的,天庭一定要好好感谢我才行了。”

    “什么消息这么震撼?”

    “妖界正在培训小妖,数量多达十万之数。一旦完成,天庭再想剿灭妖界恐怕就不那么容易了。”

    二郎神听得连第三只眼睛都澄得滚圆:“消息可靠吗?”

    “我亲眼所见。就是为了确认消息我才损失了好几个好手的。”

    二郎神立刻点点头:“天庭会记得你的功劳的,我要马上回去向玉帝禀报。”

    “真君且慢。”

    “还有什么事情吗?”

    我装做很犹豫的样子道:“此次我还现了一个重大疑点,请听我慢慢说。”

    “什么疑点?”

    “是这样的。我下午到那边的时候现妖怪们似乎打算撤退,我离开时洞里大约还有七八万妖怪。”

    “难道你们被现了?”二郎神立刻就认为是我们暴露了目标。

    我摇摇头:“可能是别的什么原因,我们还没到他们已经开始撤退了。不可能是因为我们的原因。还有,这个秘密地点藏有一个阴泉灵脉,我在猜想妖怪们有可能是想设计一个陷阱。但是我们被现了,没办法详细探察清楚。如果天庭非要派兵围剿我建议真君不要太过靠前,这可能相当危险。请一定转告玉帝,我们行会建议暂时不要围剿。”

    嘿嘿!天庭知道妖怪们要展新成员怎么可能坐得住?我这样反复地强调不赞成出兵。怀疑可能有陷阱,不过是为了把责任推干净。消息是我送出去的,但是我明确说过了这有危险,要是天庭坚持派兵那就不是我的问题了,就算吃了大亏他们也找不到我头上。推卸责任我可是高手。

    二郎神离开后我迅召集了行会里的大批玩家和npc准备行动,冰霜玫瑰盟紧急动员令被以广播的形式传诵到了所有下属城市。第二天清晨,太阳还没完全升起,迎着朝霞,冰霜玫瑰盟所有城市的大门同时打开。百万npc组成的大军加上数万玩家组成的大部队从城市里浩浩荡荡地开了出来,我几乎抽干了本行会全部的6上力量。

    清晨的道路上不少完家正在赶往练级点,忽然听到远处传来的隆隆声。正当他们错愕什么东西走路这么大动静时忽然一支骑兵队出现在了道路上。骑兵们没有快狂奔,所有坐骑都用一种轻巧的小跳似的步伐前进着。后方逐渐传来了以战鼓为基调的军乐声,一支庞大的军乐队骑在高大的枯骨兽上为部队提供整齐的行军旋律。后方大批武装整齐的重装步兵踩着军乐的鼓点轰轰轰轰地跑步前进,长的队伍一直延伸到看不见的天际。

    如此大规模的军队调动几乎把全国的玩家都惊动了,但是没人知道我们到底去干什么。甚至连我们行会自己的人都不知道。这次清剿妖族的事情主要是天庭的工作,我们的作用无非就是外部的封锁警戒而已,当然了,因为事先知道这次是个陷阱,所以我们的工作实际上作秀的成分比较大,至于秀,大家自然清楚的很。

    上午十点整,浩浩荡荡的大军已经到达了黑粱山范围内。大批玩家在军队集结点附近指指点点。对我们行会如此大手笔的活动大家走很感兴趣。先开始有人猜测我们是袄集体练级刷经验,但很快被推翻了。练级出动这么多正规军实在有些太夸张了。

    在大量指挥型npc的口令声中,来自冰霜玫瑰盟的大军开始分成两部分向山的两侧运动。正午十二点大军完成了合围,整个黑粱山方圆百里被围得水泄不通。重盾手架起了一道密不透风的盾墙,部分道路和适合冲锋的地区甚至直接出现了大型盾甲车。盾墙后方金挨着重盾手站着两排刀斧兵。后面一排则是重装长枪队。三米多长的长枪跨过前排士兵的肩膀伸出了盾墙外,谁敢硬冲就要做好变成蜂窝的准备。

    五排长枪队后面是重装步兵,艾辛格的步兵向来以重型化为目标,快部队一般都是骑兵或者空军,重装步兵的队伍厚达五排,他们保护着后方的法师军团和长弓手军团。

    和防御阵形保持着一段距离的地方,骑兵队被以百人队的形式分成一个个的小连队,一旦哪里出现缺口骑兵可以立刻支援。在骑兵身边还有大量的魔兽和少数重型火炮,这些是对付大型生物的看家法宝。巨龙和长枪组成的空军队伍在天空遮天避日地盘旋着,任何企图靠近的敌人必然先要遭受一轮空中打击。

    我们的军队整体是面对山的方向的。外面看热闹的玩家被低级骷髅兵组成的阻拦墙挡在外围。进山的最大一条主通道附近,一座小城堡巍然屹立。这是我们行会新出产的战争堡垒。虽然能飞,但性能很糟糕,主要是用与战争职位充当临时指挥部用的,现在拉出来主要是趁机展示实力。

    下午一点的时候天空一声雷鸣。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开始聚集大量云团。这些不是乌云,白色的云团不但不黑反而还会光,地面被柔和的金光镀上了一层金色。滚滚云团中雷电翻滚,突然云层中开了个洞。

    我身后的中国玩家齐齐一声惊叹,因为他们透过那个云团上的洞看到了天空中巍然屹立的一扇大门。南天门在一片七彩霞光中缓慢开启,一大群骑者天马的将领率先冲了出来,后面跟着大批的军队。十万天兵的规模虽然不如我们行会出兵多。但他们集中在一起,不像我们那么分散,所以看起来气势磅礴无比震撼。

    在将领的率领下,天庭的大军直接从云团飘落直冲山中。随着队伍进入山林被树木阻挡,一片喊杀声也响了起来。山林里彩光四射法器乱飞,看起来妖族留了不少妖怪下来,难道他们打算多坑一点天兵在这里?

    洪水般的天兵涌入山中,树木几乎瞬间被扫的差不多了,从这里都能看见不少树木倒伏的地方成群的天兵和妖怪在混战。

    本行会的包围圈外面一些玩家又开始议论起来。一个只有十**左右的玩家问道:“难道冰霜玫瑰盟是要和天庭对战?太嚣张了吧?”

    旁边一个看起来二十五六的玩家立刻道:“看清楚点,别乱猜。冰霜玫瑰盟明明是在和天庭打配合。他们这是在包围现场阻止无关人员进入,同时防止山里那些要攻击的敌人跑出来。天庭这次好像是主攻,冰霜玫瑰盟的人可能是策应防守。”

    一个满脸横肉的玩家道:“妈的,大行会就是牛,连天庭都拉进来了。能配合天庭打外围明显已经是关系不一般了。这以后谁还敢动他们啊?”

    路边的一个mm听到后立刻道:“你以为没有天庭撑腰就有人敢动他们了吗?你们都是消息不够灵通啊!”

    “怎么了?有啥新闻吗?”旁边的玩家一起围过来问这个mm。

    这个mm立刻道:“你们不知道吗?热血盟的老大风尹飘渺就是冰霜的副会长红月的亲哥哥,这关系你们还想不明白吗?当初红月的神女盟并入冰霜的时候带进去的人也不少。还有,北方联盟知道吗?就那个最近特牛的行会,人家和冰霜现在是战略合作伙伴。而且听说冰霜的主要力量实际上并不在中国境内。我们这些小行会到现在还在为了国内的东西挣来抢去,人家已经在国外开疆立土了。新打下来的印尼领土不就是他们行会打出来的吗?听说他们还袭击过日本,不过可惜没站住脚被打回来了。”

    一个年纪比较大的玩家道:“这种级行会的关系网太庞大,牵一而动全身,这样的行会谁想动都不是那么简单的。”

    “现在又多个天庭。以后更没人敢动他们了。哇,快看,神龙。”

    就在那个玩家叫喊的同时,云层中七条神龙纠结盘绕着飞了出来。其中一条龙刚一张嘴,立刻一道闪电扫平了半个山头。

    刚才感叹的那个年纪大的玩家道:“好家伙。这才叫龙啊!跟这一比巨龙都成爬虫了。”

    天庭派出的强大军团很快冲开了地面上的妖怪防卫力量,大批军队像洪水般地涌进了地下世界,任何防卫此时都已经不可能阻挡天庭的胜利了。我站在移动堡垒的塔楼上看着天庭的军队进入山体内,玫瑰他们站在我前面也在眺望着山体。我突然毫无征兆地道:“好了,堵上耳朵吧。”

    “要开始了吗?”玫瑰看了我一眼。

    “差不多了。”

    大家纷纷堵住耳朵坐在了地上,一会震动会很大,站着也回摔倒,不如先坐下安全些。我们刚准备完,整座黑梁山仿佛要飞起来一样突然向上一升。接着整个山都塌了下去,原本的黑梁山瞬间变成了一个大坑。地面上一声闷响震得人心脏都漏掉了一拍。强大的次声冲击波威力已经达到了构成伤害的地步了。天空的巨龙和长枪一阵翻滚差点掉了下来。

    地面像海面一样掀起了一道土浪,土浪就沿着地面翻滚向前,所有树木瞬间倒下,我们的卫队也被冲的七零八落倒了一地。好在没人受伤。我们队伍后面的玩家受到的冲击也不大,有我们的卫队挡着,多少减少了点伤害,再说地底冲击波对地面的物体伤害并不是很大。

    我扶着阳台栏杆看着翻滚而过的冲击浪,拿起水晶通讯机的通话水晶下达命令:“抗冲击阵形。”

    队形早在出来前就已经告诉大家了,现在只是通知大家开始执行而已。各区段的指挥官迅大声传令,士兵们的动作也不慢。最前排的重盾手迅向后收拢成一个个的人字形小队。后面的长枪兵迅把长枪倒过来,枪尾顶住盾牌枪尖插入地下,重步兵在阵面外围蹲下,内圈的刀斧手迅把轻形盾牌顶在了头顶然后蹲了下去。现在正个阵线都变成了一个个的铁疙瘩,任何攻击也别想摧毁这些盾牌组成的钢铁堡垒。

    骑兵们纷纷靠近最近的钢铁堡垒让坐骑窝倒靠在队伍后面,这样正面就全部被保护了起来。大量的盾牌被顶了起来,我们的队伍完全进入了钢铁组成的大伞中。天空中的巨龙和长枪全体开始后退并急升高准备抗冲击,飞高些冲击就相对小一些。

    我们的移动堡垒外面钢铁的闸门轰然落下,所有窗口和大门都被封闭了起来,马上将要到来的大爆炸才是真的杀手锏,刚才那不过是预热一下。

    我在堡垒内也不得不趴在了地上,突然一声钟鸣般的巨响,我知道爆炸开始了。水虚说灵脉爆炸时会有强烈的乱流。所以我才让队伍用盾牌把自己挡起来的,现在看来这真是做对了。

    堡垒外面塌陷的山体突然再次飞了起来,一道白光直射天际,爆炸变成了火山喷式的喷射,能量风暴瞬间席卷了周围的一切。天庭的大门还没来及关闭,大团火焰冲入了南天门,成片的天兵天将被卷进了火焰中。我以前只知道灵脉可以爆炸,没想到威力这么大。好在暴风主要是向上扩散。我们这些人可没有天庭那么倒霉,直接承受爆炸的力量。

    卫兵们的盾阵被飞起的碎石打得叮当乱响,强大的暴风吹得士兵们不得不用力顶住盾牌才不至于被吹走。后方看热闹的玩家相对倒霉点,我们的盾阵是一个个的箭形阵,这种阵不是盾墙。保护不到后面的人。玩家们像羽毛一样被卷了起来带得无影无踪了。连我们的城堡都在地面上出现了轻微后移,要不是开动了反重力装置固定位置,估计连我们都要被卷走了。

    喷持续了十多秒才彻底结束,巨大的烟柱从地面一直连接到灰色的天空。南天门居然烧了起来,山上到处都是受伤坠落的神仙,遮挡天门的云团被吹地一点也没剩,南天门就这么立在那里仿佛随时都会掉下来。

    我们的堡垒自动解除了封锁,一种说不出来的香味瞬间充满了我们周围。听说这是灵气的味道,灵脉爆炸使这里被灵气充得满满的。不过我现在没时间管这些灵气了。该是赚感情分的时候了。

    “全体注意,解除武装。全体救援受伤的天兵和神仙。”

    我们的队伍先开始还有愣神,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守卫们迅的把盾牌一扔就往山上冲。实际上黑梁山已经不在了,原本的黑梁山所在的位置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级大坑,黑色的坑底还在冒着白烟。明显温度不低,好在我们的亡灵们并不怕烫。

    一开始冲入山内的天兵天将被二次爆炸的威力震下来的。天兵们全都在地上哀号着,在这么强的爆炸面前,即使他们是天兵也没办法幸免。不少天兵都受了严重的伤,甚至一些已经快挂了。我率先冲入了大坑中,这边的伤员多得要命。其中还不乏一些神仙之类的高级人员。

    南天门被爆炸摧毁了半扇大门,后方的空间通道似乎都出现了紊乱,地面上竟然还有因为空间连接不正常而掉出来的仙女。我居然还在伤员中看到了一个熟人。“北极星君?”

    “啊!轻点轻点。”北极星君颤抖着让我别太用力。

    “你怎么也在这里啊?”北极星君属于有自己封地的神仙,按说不该在天庭才对啊。

    北极星君没有回答我原因而是艰难地道:“葫芦……我的葫芦。”

    “葫芦?”我四下看了看然后放下北极星君跑到旁边把一个缺了一大块的葫芦拿了回来。

    北极星君颤抖着从葫芦的残片里找到了一枚丹药吞了下去。“水……!”

    我立刻去摸手镯想拿壶水出来,结果一摸摸了个空才突然想起来这是小号银月不是紫日,怪不然北极星君对我的问题爱理不理的,原来是因为不认识我的原因。我转身向身边一个路过的本行会玩家要了点水给北极星君。“水来了。”

    北极星君喝了水之后立刻坐了起来开始打坐,我不敢打扰他只好在旁边等。几分钟后北极星君又恢复了正常,明显感觉他比刚才好多了,不过脸色依然不怎么好。“谢谢这位小姐了。刚才真是危险,要不是女官相助真是不可想象!请问下你怎么知道小仙法号的?”

    “小姐?”看清楚点,我是紫日。”

    “紫日?”北极星君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的确是有他的气息,不过,你这是……?”

    “同魂异体知道吗?”

    “哦!我明白了。”北极星君道:“原来是你啊!我说怎么你看到我好像老熟人见面一样呢。今天我本来是想来帮忙抓妖炼丹的,没想到这里居然有灵脉,而且还生了大爆炸,真是恐怖啊!差点就要归返天地轮回了!”

    “神仙也会死吗?”

    “废话。你以为这边满地打滚的是装的吗?神仙只是比你们强一些,并不是说我们是不死的。即使天地也有寿命的。你快点扶我起来,我的一位道友也掉下来了,刚才不知道掉哪去了,快帮我找找。”

    其实北极星君的那个朋友我也见过,这个家伙就是北极星君搬家后的那座麒麟山的守卫神将。他的伤比北极星君要好一些,不过他被一块南天门压住了腿,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挣扎着想往外爬。要是平时他肯定不会在乎这点重量。但现在他是重伤,再压这么个东西当然出不来了。

    我虽然想帮忙,但银月这个身体可没那么大力气。刚好看到真红和影泉从远处跑过,赶紧把她们叫了过来。真红一看到北极星君立刻跑了过来:“师傅。你每事吧?”

    北极星君连忙让爱徒帮忙把神将弄了出来,这个碎片对真红来说不算什么。一拳就打飞了。因为仙丹都不见了,现在我们也没办法提供什么象样的治疗,凡间的丹药效果太差,吃了也没多大反应。我们只好像其他伤兵一样把神将抬了出去。

    我把北极星君交给了真红和影泉,自己则骑上守护长枪飞上了天庭。这次天庭因为灵脉爆炸可谓损失惨重,南天门未能及时关闭直接导致了爆炸的冲击波和剩余能量波及了天庭内部的建筑和人员。南天门后面的窥井已经变成了一个大洞,游云殿还剩半个立在那里,天池水里插满了建筑碎片,稍远一些的宫殿还算完整。不过灵宵宝殿的牌匾掉了一边,斜斜地挂在那里。看起来满滑稽的。

    大量的天兵在忙着从瓦砾里清理伤员,娇弱的仙女们受伤特别多,那些大仙们因为基本都没来及拿出法宝所以受伤的也是十之**。好在天庭的药物比较全,老远就看到太白金星拿着个葫芦在满天庭乱窜仙丹。

    看起来天庭里面自己都忙不过来了。掉下去的天兵他们一时还顾不上,我只好又返回了地面。命令守卫队把伤得不重的伤员先运回艾辛格,过于严重的直接用巨龙送到南天门外让神仙们自己想办法。

    爆炸后赶紧过来的玩家们整个下午都能看到通往艾辛格的道路上成队的运输队拉着伤员往返两地之间,山里被炸死的天兵数量不详,可受伤的我们却找到十八万之多,真是够恐怖的。艾辛格差点变成红十字会,所有的兵营都被临时清理出来当病房用了。

    整个晚上艾辛格像开水锅一样。随处可见抱着大批药品的守卫来回地跑着,至于会治疗术的牧师们,那简直是他们的疯狂之夜,十八晚伤员累的他们一个个口吐白沫差点自己也躺病床上了。

    天庭对自己的力量过度自信,他们没有想到会有什么东西强大到能对他们构成严重的伤害,可他们忘记了大自然。灵脉的自然之力强大到任何神仙也挡不住,正常情况下没人舍得炸掉灵脉,可妖怪们舍得,因为摧毁天庭的军团对他们更为重要。

    素美坐在会议厅的窗台上看着外面忙碌的士兵道:“你们说这次天庭要怎么报答我们?”

    金币道:“报答的前提是保密做得好。如果要让天庭知道这次计划是紫日设计的,他们不把我们灭了才怪。”

    红月看向我道:“对了紫日,你为什么要帮妖族打天庭呢?这不像你的风格啊!”

    我笑着反问她:“除强扶弱懂吗?”

    
推荐阅读:召唤万岁 重生之温婉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胜者为王 大圣传 一品江山 官门 剑傲重生 明末边军一小兵 战神变 君临九天 我的民国不可能这么萌 召唤美女军团 巫师世界 抗战之红色警戒 宋时归 全能闲人 重生世家子 最终信仰 资本大唐 雅骚 恐慌沸腾 重生之红星传奇 龙骑战机 雄霸蛮荒 异界全职业大师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