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四章 践踏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快组织防御。【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松本正贺大声命令着第二阵列组成防御阵形。这一分队本来是松本正贺留做正式战斗中用来参加绞杀战用的主力兵团,人数比较多,兵员质量也算上乘,不过很不幸的是这个部队不是用来抵抗骑兵冲击的,目前的状况可以说非常的不利。

    重骑兵的度越跑越快,日本玩家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头,但又找不到具体哪里不对,反正就是感觉似乎有什么地方有问题。眼看着重骑兵在隆隆的马蹄声中冲到了原来前锋营的位置,现在这里就像一片杂草丛生的草地,不过这些“草”都是日本弓箭手们刚刚种植的。斜插着的箭杆对战马的奔驰够不成任何阻碍,骑兵们毫不减的继续前冲。

    前锋营的日军尸体躺的满地都是,血水已经把这片土地完全泡了起来,重骑兵这么奔跑过去立刻就把原本就比较潮湿的草地踩成了烂泥地,红色的,带着血腥味的泥浆随着马蹄四处飞溅,但是天兵阵列丝毫不受影响的继续冲击。

    骑兵穿越先锋营之后带头的那名天兵低级神将抽出随身战刀指向前方:“奔雷冲击。”

    “塔平敌阵!”后面整齐的回应声震的对面的日军前阵一阵晃动。

    骑兵冲锋时的口号可以激励自己人的士气,同时又可以震慑敌人的士气,刚才这一下就把日军防线的士气给震散了。仅仅几秒地摇晃就会出现致命的漏洞,日军新组建的前锋本就有点乱。这一震更完蛋了。盾牌手的盾牌还没举到位骑兵就到了,结果没了士气地步兵居然把头低下去用盾牌挡住了自己的眼睛。npc还好点,玩家居然有人吓瘫了,阵地内一下就倒下去一个个小方阵。感觉像秃子一样。

    “抛甲。”骑兵阵先头部队突然喊出了这么一句,日本玩家一时没明白是什么意思,虽然开着翻译系统的日本人听的懂中文却没时间理解。

    他们不理解,我们的骑兵理解就可以了。这个战术训练已经练习了n多遍了,天兵军团早就玩的滚瓜烂熟了。只见骑兵们在战马脖子后面的金属手柄上一拉再一推,哗啦一声战马身上的重甲全都崩飞了出去,天马身上只剩下了一层金黄色的金藤软甲,钢铁装甲全都散了。

    就在装甲落地的同时天马群地前锋已经和日军接触,头排的天马在日本盾牌手地盾牌上踩了一脚,拿盾牌当垫脚石腾空而起。骑兵没有撞上日军新组建的长枪盾阵,而是从他们头顶飞了过去。重骑兵是唬人的。空骑兵才是真格的。天兵配天马,谁脑袋进水才拿他们当重骑兵使。这么高的攻击力,这么高的机动能力,不拿来当诡计部队也太浪费了吧?

    突然飞起来的骑兵大队把日本人搞愣住了,预料中地冲击没有生,骑兵全都从他们头顶冲了过去。盾牌手傻愣愣的站了起来,防冲击阵形中盾牌手必须保证较低的重心才能保证最大的防御力。但是现在盾牌手已经把这个不知道忘到哪去了,因为继续蹲在那里只会被当垫脚石用。

    就在这些盾牌手站起来之后又出了意外,突然一声惨叫,最前面的盾牌手被一股巨力轰飞了出去,接着更多的人飞了起来,成排的骑兵出现在人群前方开始碾压着士兵方阵。

    打仗又没规定骑兵阵非得用一种骑兵冲锋,我把正牌重骑兵和冒牌空骑兵混编谁也不能说什么。天马部队突然起飞冲过敌人头顶,结果日本军队就惯性思维的认为这支全是空骑兵,谁知道空骑兵就一半。后面一半可是真正的重装甲骑兵,本行会破坏力最强地秩序骑士团。这可是我新搞到手的军队,第一次投入战斗没想到效果这么好。秩序骑士团的骑士清一色地堕天使。坐骑是最好的梦魇战马。这些梦魇没有夜影那么高的级别,头上没有独角,体型也略微小一点,但是和一般的战马比它们还是强悍的。不但度快冲击力强,而且会几个很实用的小魔法,其中以震晕和混乱之眼最著名。震晕魔法是接触类魔法,理解成撞晕就可以了,被它碰到的人就会晕眩一小段时间,一般不过五秒,但战场上五秒的眩晕也够要命的。至于混乱之眼,这招专克法师和箭手,可以用眼神导致施法失败或者箭支射偏,总体表现就是扰乱攻击。

    秩序骑士全身联体战甲,战甲下半截和坐骑是连在一起的,就算骑士战死也不会从马背上掉下来。梦魇战马的护身铠甲比骑士身上的还要厚,这些家伙反正力气大的跟蛮牛一样,再重也不怕。所有战马的铠甲两侧都带着小镰刀一样的刀刃更在侧面,而战马的蹄子下面则是尖锐的弹簧钢刺,睬人的时候一脚下去就是几个窟窿,踩烂泥时可以防滑,踩到石头或者坚硬的东西时钢刺弹簧会因为压力过大而自动被压回凹槽内,不会折断。这些东西可是战马杀敌的最强攻击武器,镰刀削钩、钉掌践踏,样样要人命。

    骑士们冲入日军的阵营后立刻就是一片比钢爪编队更猛的血雨飞舞,高冲击的战马从敌人身边冲过,两边的镰刀状刀刃把敌人拦腰截断,被带倒的人则会被后面战马的铁蹄踩的满身是洞,最后变成泥浆的组成部分。至于那些位于冲击路线正前方的,通常是会变成空中飞人的。

    重骑兵大队的冲击太过猛烈,实际效果比我预计的要夸张的多,一路上血肉横飞惨叫不断。正常来说重骑兵在进攻路线上会先遭到对方法师和弓箭手的阻拦射击,到达敌阵前通常已经损失了大约十分之一地人员。而且还会出现一些受伤的人。在和敌阵接触时先面对的也应该是防备多时的盾阵和长枪林,骑兵冲锋中损轰失人数地百分之七十都生在这个最前面的防御线上,一旦冲开这个口子,后面的损失就是微乎其微的。可以说重骑兵天生就是步兵克星。唯一忌惮的就是盾牌和长枪的混合防线而已。而且这个第一防线将大幅度降低骑兵冲击度,骑兵是靠度吃饭的,没度就等于没优势,实在是很危险。不过今天不同以往,我们的空骑兵先一步起飞,他们可不是单单用来唬人的,真要唬人我也不会让骑兵队中空骑兵和重骑兵一半对一半了。这些空骑兵确实耍了个花腔骗了下日本军队,可他们的真正工作是对付后面那帮弓箭手和法师。

    松本正贺组建地第二防线一上来就被骗,结果盾阵也没挥作用,弓箭手更是被提前照顾了一遍。现在正被空骑兵追的满阵地乱窜。重骑兵最忌讳地两项威胁没有出现,结果我们的重骑兵以比正常度快的多的度杀入人群。本来挂在战马身上设计来增加杀伤力的刀刃现在变的更加恐怖,从人群里带的血肉横飞。混乱地阵营毫无阻挡效果,重骑兵度不减的直冲而过,带起无数血肉。

    日军的弓箭兵全都在阵地后方,本来他们有前面的人掩护应该是很安全的,现在可好,空骑兵直接掉他们人群里了。箭手只有软甲。防御力自然高不了,而且弓箭也不大合适近战。大部分箭手都有匕防身,不过这些东西现在挥不了多大作用,因为这次出动的空骑兵用的是钩镰枪。

    本行会的天兵就三种,长刀兵、符文弓箭手、钩镰枪兵,其中钩镰枪兵数量最多。这些钩镰枪兵手里的钩镰枪有两米长地金属柄,枪尾末段有个类似剑柄的把手,只要转动把手就可以使枪身脱节,里面的锁链会自动散开。之后钩镰枪会变成八米多长地锁链刀,枪头的镰刀能当飞刀用,还可以随时拽回来。要是舞起来还能当鞭子使。

    日本弓箭手现敌人近身立刻习惯性的抽出匕,然后现对手拿着两米多长的长兵器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弓箭兵对空骑兵,除了屠杀就是屠杀,不会出现第二种可能。空骑兵度太快,弓手近战唯一优势挥不出来,想远战也不可能,因为空骑兵度太快,只给了他们一次射的时间就冲到了跟前,问题是这次机会还因为重骑兵突然变空骑兵而被浪费了。

    前面重骑兵在冲击,后面空骑兵在屠杀,看的松本正贺眼角直跳。“法师编队上,大范围魔法覆盖。”

    这种混战中法师有优势,大部分魔法自带敌我判定,不伤自己人,所以混战中可以随便扔。松本正贺慌乱中调上来的法师团毫不担心的把大面积魔法扔了出去,但是出乎意料的是法师团的表现却是雷声大雨点小。集体魔法使用时松本正贺清楚的听到法师队长大喊着:“流星火雨。”这个魔法可是很著名的,大家都知道效果如何。在施法结束后天空中立刻出现了翻滚的红云,接着云层上方出现了隆隆的巨响。所有人都知道下一步就是大批燃烧着火焰的陨石从天而降把前方的山谷变成一片火海,可结果却是天空中飘落大批鹅毛一样的小火团,这些火团飞飞扬扬的覆盖了整个山谷,面积比正常的流星火雨大了很多倍,但是这威力……

    松本正贺傻愣愣的看着天空,旁边的田中正太伸出一只手接住了一个火团,小火团一接触他的手就熄灭了,田中正太的手只是抖动了一下。他把手心剩余的小点灰烬伸到法师团团长面前:“可以解释小这是怎么回事吗?”

    “诶……这个吗……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法师团团长郁闷的道:“我感觉好象魔法使用成功了,不应该是这样啊!”

    “那你说这是什么?”田中正太捻了点灰烬逼问道:“这就是流星火雨?虽然魔法有敌我判定,但疼痛还是一样的。我刚才只感觉到手心一热。连烫地感觉都没有它就熄灭了,这就是你们五百多人的联合魔法?魔法学徒扔的火球也不是这么弱吧?”

    其实这个团长真的很冤枉,不过知道他冤枉地是我们而不是松本正贺。在我军阵地中,一辆造型精美的巨型马车上放着一个奇怪的祭坛。此时祭坛周围都燃烧着红色的火焰。这些火焰一个个像井喷一样,火头高达四米多,看起来到是威势十足,不知道还以为这是个大煤气喷嘴呢。其实这个东西应该叫玄冥战车,是天庭的赏赐之一,它的作用就是魔法阻碍。

    刚才那些日本法师使用的魔法确实很厉害,不过这个玄冥战车把魔法能量都吸收到自己里面变成了这喷的火焰,而且它还把魔法覆盖面积扩大了十倍,结果魔法被稀释,威力变的只能烧伤小昆虫。不过战车现在吸收能量已经快饱和了。要是日本人再来一次,估计就不会被削弱的这么厉害了。毕竟这个战车也不是无敌地。它吸收能量后只能这样烧掉,否则就无法进行下次魔法干扰了。

    松本正贺虽然不知道我们有这个东西,但是很快他也意识到肯定是我们这边有东西干扰了魔法释放,不过他过于谨慎的认为我们有可能是抽取了魔法能量储存起来自己用,所以他下令法师不得再使用魔法参战,避免为我们地人白送法力。

    我们可不管日本人那一套,他们不用魔法正好。我们可以放心大胆的杀。不过虽然日本军队因为被搞乱了阵形而一直受到压制,但这个中军毕竟不是前锋营,人数多的离谱,骑兵杀的是不少,但和总人数比起来似乎还是差了一些。

    我在担心,松本正贺更担心。虽然骑兵被日军庞大的人数所困,但毕竟是骑兵在杀步兵,松本正贺知道我们后面还有大量部队,这样杀下去他们才是吃亏一方。实在没有办法的松本正贺把心一横。对着后面的田中正太道:“传令中军散兵阵拉开,命令朝日骑士团冲锋。”

    “骑兵团冲锋会伤到自己人地?”田中正太提醒着松本正贺。

    “让骑士们多注意着点尽量闪避自己人,伤亡应该不会太大。先扼住中国人前进的脚步再说,反正骑兵不误伤这些人也会被中国骑兵全部干掉的。”松本正贺的这个计划就像开始下令弓箭手编队吊射前锋营一样果断,虽然有点自残的味道,但不得不说效果很不错。

    我们交战的山谷是两山之间的平原,不是真正的山谷,两边平原与山体的连接点不是陡峭地山壁,而是有一定倾斜度的山坡。松本正贺下令朝日骑士团冲锋,前面的中军先锋立刻开始向两边地山坡移动为骑兵腾出冲锋的空间。

    朝日骑士团是黑龙会的骑兵编队之一,成员中以npc为主力,玩家只担任指挥官。骑兵队的骑士全都是穿着日本武士盔甲的那种骑士,并非欧洲样式的骑兵,这一点到是比我们行会要整齐一些。我们行会的空骑兵全都是跟天庭买来的天兵,这些天兵的盔甲都是中国风格的盔甲,而秩序骑士团的那些真正重骑兵却是欧洲式样的骑士盔甲,所以装备上稍微有些区别。不过这些盔甲的颜色都是一样的,而且本身都是重甲,不注意也看不出太大区别。

    朝日骑士们的坐骑是炎马,严格来说算是一种妖怪。炎马的蹄子周围带着一种景色的火焰,看起来满嚣张的,不过没有实际作用。炎马不会飞,度方面比我们的梦魇战马要快一点,但耐力和负重都不如我们的战马,当然和天马就更没的比了。神马和妖马能一样吗?

    朝日骑士们尽力控制着自己的坐骑向前冲锋,一方面要保持高,另一方面又要尽量躲避自己人,为此他们必须十分小心的紧盯前进路线,生怕一不小心多增加几个误伤记录。

    我骑在夜影背上漂在半空中正在俯视整个战局,手上的爱之环突然跳了起来。“老公,武将军说要你马上带人冲。”

    “为什么?”

    “将军说敌人动反冲击时就不存在防御状态了,只要我们能顶住对方骑兵反冲击就可以一鼓作气把敌人压回去。”

    “明白了。”我切断联系,迅用心灵接触通知所有的暴龙骑士和铃音骑士让部队冲锋。

    自从上次游戏升级后私聊系统真的变成了“私”聊系统,这个通讯距离短的要命,玩家组队练级还凑合用用,人一多就覆盖不过来了。行会战状态本来是可以在战斗时获得行会频道通讯能力的,不过国战开始之前不同国籍之间的行会战斗不计算在内,所以我们现在是行会频道打不开,私聊又覆盖不了这么多人。幸好我有八千多暴龙骑士,玩家对召唤生物的心灵感应能力可以远距离通讯,所以我临时把暴龙骑士分配到各个编队的指挥官身边当通讯兵用。松本正贺比我可怜多了,这小子是真的在用通讯兵,有时候还要上旗语加战鼓之类的乐器,累都累死了。

    得到统一命令的军团动作也要整齐的多,我们这边的正规军迅开始向前推进。日本方面也现了我们已经开始全面冲锋,松本正贺也顾不得什么预备队了,一声令下把所有的部队紧紧的压向山谷内。

    步兵毕竟度慢一些,最先接触的还是先头部队的骑兵。我们的重骑兵在军中阵都快冲到头了,结果日本朝日骑士团刚好也到了。两边的人马接触方式都比较零散。我们的重骑兵在敌人方阵中冲杀了这么长时间,队形早就乱了。日本的朝日骑士团虽然是刚冲出来的整编部队,但是为了躲避自己人,所以队伍也散架了。两边都是以散兵线撞击在一起,出现的不是骑兵团的对冲,而是零星的骑士单挑。

    我军骑兵团的队长名叫小风,刚好也是堕天使族的骑士,所以我让他担任了这些npcpc重骑兵的队长。小风平时人比较腼腆,但战场上绝对是好手。此时他就冲在阵线最前沿,对面就是日军的朝日骑士团。他可以说是第一个和朝日骑士团的人撞上的。

    两边的战马迅靠近,小逢手里的战刀横着扫了过去,对方的东洋刀迅一压从战刀上面削过。只要小风姿势不变,铁顶手就没了。不过小风注意到了敌人的想法,他不但没收刀反而把刀伸的更长一些。对方要真这么冲,也许能把小风的手砍掉,但是对方的脑袋肯定也会一起掉下来。一只手换一个脑袋绝对值得,对方当然不肯拿命换手,一闪身让开了小风的刀,自然也没削到小风的手。小风没管这个骑兵继续向前,骑士最大的杀伤效果在于不断前进,决不回头。

    两边的骑士不断的生零星的碰撞,总体来说都是日本人吃亏。到不是他们人不行,而是战马的问题。炎马力量不如梦魇战马,一撞就倒,冲击力方面明显吃亏。不过这些骑兵的突然冲入却确确实实的阻住了我们重骑兵的脚步,眼看着重骑兵编队度越冲越慢,战马明显已经变成跺着步前进了。

    骑兵一旦度慢下来马上就没有开始的杀伤效果了,连带自己也变的更危险了。从进入敌阵冲到这里骑兵一直没损失什么人,就是因为度快,对方没有出手的机会。这下度一慢下来冲击力不足,杀伤效果减小不说,周围的步兵纷纷开始反击,不断的有骑兵被杀,眼看着骑兵队是没指望了。

    
推荐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九星天辰诀 重生小地主 醉枕江山 圣堂 最强弃少 神煌 召唤万岁 首席御医 官门 剑傲重生 明末边军一小兵 战神变 君临九天 我的民国不可能这么萌 召唤美女军团 巫师世界 抗战之红色警戒 宋时归 全能闲人 重生世家子 最终信仰 资本大唐 雅骚 恐慌沸腾 重生之红星传奇 龙骑战机 雄霸蛮荒 异界全职业大师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