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九章 貌似天灾实数人祸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金币一剑砍向躺在地上浑身是伤的天昭分身。【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剑快落下时,日本战刀突然挡住了金币的剑,刀背猛然一挑把金币逼开,旁边两个人把天昭分身扶了起来挡在身后。虽然国器对地区守卫有绝对压制作用,可对玩家来说他也就是套属性比较不错的装备,没那么厉害。面对这七个日本玩家金币自然是吃亏,不过我们这边又不是就金币一个人,我们仅仅是打不过天昭分身。又不是怕日本玩家,看天昭分身被打的不敢冒头,我们当然立刻冲了上去。

    看到我们,出现天昭分身立刻又跑了出来,金币马上冲了过去,吓的他又躲到了松本正贺背后,我看到机会马上又要上,可天昭分身也不敢乱动。

    松本正贺的人打不古哦我的魔宠和红月是肯定的,即使是金币的战斗力只要不是被一群人围殴就没问题,但是金币的任务是拦截天昭分身不是和他们纠缠。所以金币总是要尽量避免和他们接触,但是这些敌人却不知道么想。他们不希望天昭分身和金币接触,自然就要挡住金币的前进,可金币总在追着天昭分身跑,他们只好去追金币,我们希望看到金币攻击天昭分身,自然就只能跟在后面追杀松本正贺他们这帮人。

    天昭分身看到松本正贺带的人被我们干扰无法帮他对付金币就跑来攻击我们妄图把我们先干掉,战场上四方混战谁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我们正打的昏天黑地,山上突然一阵巨响,黑麒麟居然和八歧大蛇又回来了,最先到的是八歧,这个家伙是飞过来的,确切的说是被人了过来的,黑麒麟仅随其后翻滚着摔了过来,后面居然还有个家伙,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就看到一只大鸟和一条赤红色的骷髅龙一起摔了过来,跟着他们后面还有两条长达百米的神龙和一只巨大的鹰嘴龟,这么多神兽连滚带爬的摔过来还真是够壮观的,问题是什么东西这么厉害把双方的高阶神兽都给打过来了。

    黑麒麟是什么样的存在就不用说了,这家伙完全就是个级神兽,一般的生物压根不是对手,八歧大蛇是日本的地区守卫,理论上和青龙白虎是一个级别的怪物。也不该有什么东西能轻易的战胜他才对,红炎是英雄级巨龙,也就是经常说的诗史级巨龙,按说也是高手中的高手。那只日本人的鬼灵鸟和八歧一样也是地区守卫,都不简单啊!最后面的两条龙是我们行会从天庭得到的奖励,虽然等级不如红炎和黑麒麟这么变态。好歹也是神龙家族正牌成员,两个加一起也不比红炎、和黑麒麟差太多吧?最后那只乌龟是什么玩意我就不清楚了,但是看那山峰一样的

    体型应该也不是一般货色,但是他现在也被扔了过来,这么多怪物一起飞过来可见后面的东西很厉害,而是厉害到越主神一级的东西。

    我正打算去问一下黑麒麟。结果后面山边又是一声爆响,一道冲天的红色液体喷了起来,接着红色液体在空中分成无数黑点四散飞溅,其中一个在我们旁边落地后突然爆开,里面的部分还是红色的溶液,这些东西溅到哪里就是一片火海,威力完全不亚于流星火雨。

    “我靠,火山喷!”我总算回过味来了。

    红炎毕竟是本行会的高级打手,这个时候还是比较贴心的,他第一个跑了过来,“快把你的魔宠都收起来然后上来,我带你们跑。”

    “哦!”我赶紧把魔宠全部都收回凤龙空间,顺便把斯哥特他们也赶回空间门里,那边的熔岩已经漫过山顶正在向下冲了,再不跑就要准备做烤猪了。

    金币和真红动作灵活的跑了回来一个纵身就上了红炎的背,不过只能站在上面,红炎一身骨头实在没地方坐,我把魔宠收拾完自己也一翻身跳了上去,红炎一蹬地面纵身而起,岩浆以一步之差从我们脚底下冲了过去险些把我们覆盖进去。

    另外一边的松本正贺他们可就惨多了,那些怪物跑的一个比一个快,完全忘记了还有七个玩家和天昭分身在附近,不过天昭分身自己会飞,顺便还把松本正贺也带上了,只是那六个玩家被熔岩覆盖了进去,好好的一个人刚碰到熔岩就莫名其妙的烧了起来,接着整个人融化成了一白色的蒸汽和熔岩彻底不分彼此了。

    山坡下面就是两边的军队,好几百万人在这片本不宽敞的地方混战着,这要是让熔岩这么冲下去可就不是死一个两个那么简单的了。我重新召唤出夜影从红炎被上跳了出去。“你们先回艾辛格,我去救人。”

    下面这几百万人里可是有一半是我们的人,这些军队除了各个行会支援的玩家之外大部分是npc军团,这么密集的军队要是全被熔岩覆盖了那我还不破产啊?这么多npc要多少钱才买回来的啊!

    夜影迅飞了过去,我启动了随身的扩音魔法道具大喊着:“全体转向,向对山坡上冲,别回头,快。”

    附近的玩家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但是一看我背后的熔岩瞬间就知道改干什么了,这种时候除了跑还能干什么呢?

    “骑兵!空骑兵哪去了?回来救人啊!”我大喊着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搞了,顺手召唤出所有能飞的生物出来枪人。

    熔岩这东西焉呼呼的,看起来好像度很慢的样子,实际上推进度并不慢,更糟糕的是军队还在混战,两边的人互相牵制谁也跑不快。虽说后面熔岩逼近,可要是你和自己的死敌一起逃命你会不想着趁机招呼几下?两边的人就这么边打边跑,度搞的更加慢,密集的人群几乎是在以蜗牛般的度在向对面的山坡上移动,后面的熔岩却是雷霆万钧的向下倾泄,完全把面前的一切当作草莽一般的随意蹂躏。

    远处一堆黑压压的飞行单位从艾辛格的方向飞了过来,这些家伙的度还真是相当的及时啊。空军过来的主要是空骑兵,不过比较明智的是这次所有的天马背上都是空的,他们是来枪人不是来打架的,带空骑兵反而影响效果,天马的智商比普通战马高出不少来。至少他们可以不会把敌人和自己人搞错,一些日本人还想趁乱往我们的天马背上爬,结果被天马一个定点踢踢飞出去十几米,摔下来连翻身都翻不过来了。

    在天马降落运起大批玩家之后天空中一个巨大的黑影遮蔽了整个战场。巨蝶都市庞大的身躯让下面的中国方面玩家看到了希望。同时给敌人带来了不小的恐慌。巨蝶都市的强大运载能力为我们帮了大忙,虽然现在无法降落地面,但是天马不用把部队运输到很远的地方,只要向上一点运到巨蝶都市内就可以下去重新接人了。蜻蜓城堡此时也是比较好的运输工具。她的个头不大,降落地面直接装载大量人员后马上把他们送到安全的地带再回来继续装。

    相比之下我们这边强大的运输能力日本那边就明显不行了,大批玩家慌不择路。睬塌事件频繁生,死在自己人脚下的人不在少数。松本正贺在后面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看到我们派出大量空军抢运人员他却无兵可派。空战结果已经出来了,日本没有制空权,而且连能飞的东西都没有了。刚才的空战把仅有的空军都给耗干净了。光靠玩家身边零散的几只根本就没用。

    熔岩以二十公里没小时的度快不快慢不慢的向山下冲来。下面的玩家越来越慌乱,两军是分开跑的,大家都是向自己一方移动边向山上退,所以现在中日军队已经正式脱离接触了,我看情况这么危机也只能冒险试试更极端的方法了。

    “艾辛格所有法师单位注意,会使用暴雨术或者冰雹术只类水冰系魔法师马上就近寻找空军单位到我军阵后集合。”

    我的命令刚出来大家就明白我的意思了,大批会冰冻术的法师开始集结,很快就搞出了一只三千多人的队伍。我也不说什么了,看到人员集合差不多了立刻带着他们向岩浆靠拢。到了岩浆附近我开始指挥道:“注意了,冰冻系法师先别下手,现在岩浆温度过高,快冻结会产生大爆炸产生溅射伤害,先让水系法师上,使用大面积的水系魔法初步降温,然后你们用冰冻法术使岩浆前锋凝结,要是后面的岩浆上来继续冻,反正给我坚决把前锋压住。”

    “明白。”

    法师们的动作还算满快的,一阵手忙脚乱的准备之后大片的乌云出现,接着就是成片的暴雨。都说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还真有点道理。我们行会的法师们居然想到了要取短式降雨,结果在我们面前形成了一个倾斜的导流提。松本正贺本来就忙的焦头烂额了,突然现熔岩全都向着日本军队一方涌了过去,结果向上上一看才现是我们搞的鬼,可是他看着干着急又没有办法,天昭分身到是信誓旦旦的要过来把我们都干掉扔岩浆里,但是看到了禁闭隔着老远挥舞着天尊剑向他示威,他就立即焉了。

    暴雨术降低了熔岩的温度导致岩浆流动性下降,流明显慢了下来,冰冻系法师跟着一阵极地冻气外加冰霜风暴之类的魔法猛砸,岩浆最前面的前锋立刻凝结成了岩石,但是很快又被冲开,不过我们这边又会迅的再冻一次,法师们和岩浆较着劲,下面的玩家抓紧时间赶紧跑。

    自然的火山喷毕竟不是法师那种用魔法制造的小火山,威力和持续时间都不可同日而语,自然火山的威力和温度都要比魔法火山要厉害的多,要不然也不会把黑麒麟他们吓跑了。

    我们的法师的工作也仅仅是阻挡岩浆前进的度,先锋的熔岩冻结凝固之后后面的熔岩会被阻挡一下,但是随着后续熔岩到达,熔岩位面提高会满过前面的熔岩继续向前,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拖延时间给我们的军队争取安全转移的机会。

    虽然我们的努力收获了一点成效,但最终依然无法正面对抗强大的自然灾害。熔岩的温度太高,法师们根本冻不住这么多熔岩,奔腾的岩浆冲下山坡进入平原后温度下降却真真的开始制造伤亡了,跑的慢的人很快被熔岩追上,高温轻易的把人体引燃最终融化,能跑的人实际上还算是幸运的。最悲惨的是地上的伤员。这些受伤的人本来应该是战后集中治疗的,作为战斗游戏,游戏内的战斗人员肯定是编的,医疗人员和战斗人员的配比不可能是现实中一样。所以游戏中除非小队练级,一般正规战争中不存在所谓的战地医疗单位,大部分伤员都是自己吃点药先顶着,战后胜利的一方统一收治己方伤员并顺手给对方伤员补上一刀,这才是游戏内的风格,可现在问题很明显。不管是日本人还是我们,大家都没时间去管伤员了。地面上的伤员根本没人照顾,看着岩浆流过来只能活活等死。玩家相对还好点,毕竟他们有回城卷轴,关键问题是pc只能靠自己跑,而受伤的连跑都别想了。

    面对大批受伤人员我们也就支撑尽量救。实在管不到的也没办法了,目前我们是无能为力了,熔岩迅的扑满山谷平原,我们行会这边大约有十三万npc死于岩浆,其中八万多是伤员,相比之我们这边,日本那边的损失就更恐怖了,七十二万npc和三万多玩家在战斗中失踪,其中一部分是在开始的战斗中被干掉的,其余的是被熔岩淹没的,因为没有办法统计所以不知道具体那些是战死哪些是被活埋的。

    两边的情况都乱做一团,我们这边大批人员被堵在对面山坡上混乱异常,日本方面人群则完全跑乱了,不管松本正贺如何努力也无法维持状况,连城市内的巨炮都莫名其妙的停止了射击,战场一时间居然停了下来,两边的人都在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

    日本方面松本正贺带着一帮指挥人员到处找各参战行会的领导人。下面的玩家和npc来自日本各地,调度方面也不是松本正贺说什么就可以马上执行的,必须要各个行会负责人转达才行,玩家可能还好点,npc除了本行会领导外是谁也不甩的,现在要是能组织进攻,日本人肯定是一碰就败,谁也挡不住我们的脚步。问题是我们这边情况不大好。

    山坡上的已经临时抽调了大批领导人员前往指挥调度。好在全都是本行会的npc军团,指挥上不成问题,不过人多,而且各军种建制已经完全乱套了,还有好多单位人员不齐,一些单位被打的就剩几个人了,有的单位却奇装满员,我们不得不把打残了的单位集中起来整编。反正段时间内我们是没办法再动攻击了,虽然知道日本那边乱成一片是进攻的大好时机,我们却无能为力。再说山谷现在已经变成熔岩河了,要过去就得从山坡上跑过去,这山坡倾斜度到是不大,但绝对不是大军前进的好地方,下面是奔涌的熔岩河,掉进去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气冲冲的跑回了艾辛格,那个英俊的黑的少年正站在艾辛格的二层起飞甲板喝着茶。我直接就过去一把把他提了起来,“你干的好事。”

    黑麒麟一把拍掉我的手:“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我到要问问你干什么?”我向前方一指。“那熔岩是怎么回事?别告诉我是自然现象。”

    “哦,你说那个啊,那是意外。”

    “意外?”

    红炎的大脑袋突然伸了过来。“城主。默真的不是故意的,那是意外。”

    看到红炎也帮黑麒麟说话我也暂时先把火气压了压,找了个工具箱坐了下来。“说说看到底怎么回事?”

    玫瑰他们刚好带着人匆匆的跑了过来,听到黑麒麟在说着事情经过,“当时我和那个八歧大蛇正在缠斗,地面下突然冒出一只大乌龟来,结果把我拌倒了,我当时还咬着那个大蛇,结果我们一起摔飞了出去撞到了鬼灵鸟。之后你们的两条神龙和这位红龙也到了,看到我们之后也加入进来,当时他们看到我被埋在他们下面,所以这位红龙使用了龙族密语术攻击了我们当时的位置,我看到攻击自然就跑了出来。结果把身上压着我的大蛇和鬼灵鸟也带飞了。攻击没打中而是命中了地面,结果威力太大炸出一个大坑。”

    红炎接着道:“我们本来看到那些怪物堆在一起以为是最好的时机,没想到黑麒麟在下面,他突然跑开害的我和两位神龙的攻击全打在了地上,之后那只妖族的巨龟也跑了回来,默把它的也给当成敌人打了一下,巨龟火就还击,可是默度太快,攻击再次落在坑里把大坑进一步加深,这个时候八歧恢复了过来,看到天空的默之后就进行还击。默自然就扔出魔法抵抗,两个人的攻击在一起生了大爆炸把那个坑一口气加深了十几米,结果地面突然就爆开了,熔岩从里面像喷泉一样飚了出来,吓的我们赶紧就跑了。”

    玫瑰听完他们的解释走到我这道:“看来是他们的多次攻击震裂了火山地脉导致了熔岩泻露。这下不知道要喷到什么时候才行呢!”

    真红道:“日本本来就是火山多,打中熔岩地脉到不是太希奇,关键问题是怎么想办法过去,现在唯一的通道山谷都被熔岩填掉了。等它自然冷却到能走人的地步起码要四天,要是人为降温最少也得等到明天,可是日本人的那门炮不等人啊!”

    金币一听炮立刻问道:“说到炮,你们有没有现好像炮击很长时间没出现拉?”

    “对啊!”金币这么一说大家都现了。“上次炮击是什么时候?日本人的大炮不是三十分钟一的吗?这次不止了吧?”

    沃玛看了下表道:“上次炮击到现在已经有一小时零五分了。”

    “那就是说日本人有两本该落下的炮弹没出现是吗?”

    金币带着一点兴奋的问道:“会不会那炮出问题啦?”

    “这可没准!”沃玛摇着头:“游戏内的机械结构很少出故障。当然,也不是完全不坏,出故障也是可能的。”

    实际上松本正贺的那门炮本身确实出故障了,而且还耽误两炮弹没有射,故障的原因到不是这炮本身的问题,而是因为那炮的炮弹出问题了。谁也没想到俄罗斯人运来的炮弹里居然有一炮弹的圆概率不准确,也就是说这炮弹的截面看着是圆的实际上是椭圆形的,圆形炮管塞一椭圆形的炮弹知道会有什么结果吗?

    在射那结构不合标准的炮弹时因为结构变形导致推进气体从炮口提前喷出,炸弹出没达到预定力量,要是一般的大炮出现这个情况顶多就是炮弹偏离目标,或者在空中翻转落在比较近的位置爆炸,可这个炮是城市级巨炮,炮弹跟运输机差不多大,它对炮弹出要求很高,这次没达到出,结果炮弹在炮管内无法进行螺旋轨道。连自身稳定都无法保证,弹头在炮管内和炮管壁生多次摩擦碰撞后抵消了本来就不多的推进力,结果炮弹一出炮口就开始翻跟头,最终也只飞出不到一千米就落地了,吓的那些日本玩家全体卧倒以为这炮弹要在自己脚边爆炸了,谁知道那东西却安然无恙的停在了城墙上。

    广岛正面的城墙此时已经没有城门了,原本还算比较雄伟的门楼现在已经是一堆断砖碎瓦躺在地上了,连带着城墙也倒了一大片,在这些瓦砾上有着一个巨大的黄铜炮弹,那庞大的身形让人一看到它就会联想到它爆炸时可能出现的恐怖场景,然而现在一大群日本玩家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向这个黄铜炮弹靠近,因为这就是刚才被射出去的那枚劣质炮弹。

    这家伙不但拉坏了巨炮的膛线。而且还掉在城墙上把城门楼和一段城墙一起报销了。更糟糕的是这个家伙居然还是个哑弹。这么大的哑弹停在城市前面简直是个巨大的定时炸弹。谁也不知道已经打开保险射出去的炮弹什么时候就有可能突然爆炸。

    巨炮虽然膛线损坏。但是由于巨炮使用的是轨道式膛线,可以随意更换的,所以很快大炮就修好了,唯一的问题是那枚巨大的哑弹停在这么近的位置,大家都怕万一开炮把那家伙震爆了怎么办?这就是为什么虽然大炮修好了却依然不敢继续攻击的原因。

    那个来自俄罗斯的年轻人此时带着一百多技术人员正站在炮弹的弹头下面,大家正搭建试图稳定炮弹的结构,保证它不在拆除过程中生爆炸。大群日本玩家在旁边帮忙,这么大的炮弹拆卸起来可不是小炮弹那样几个人就可以完成的。

    所谓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这个炮弹就是因为威力太大,松本正贺他们站在炮弹下面反倒不觉得害怕,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东西只要一爆炸肯定半个广岛城都不见了,所以站的远和站的近也没多大区别。

    支撑架完成之后一群技术人员上去在炮弹弹头上插入了很多小小的把手,接着几十个人一起转动这几十个把手,可能因为变形太严重,弹头的螺纹引信居然转不动,急的俄罗斯技术人员上蹿下跳的忙活着,不得已他们先用小锤子轻轻的敲击螺栓边缘,一方面怕用力过猛引起爆炸,一方面又怕力气太小没有用处。

    提心吊胆的搞了半天,还别说,弹头居然真的松动了,几十人一起上去使劲,那个直径两米的大金属盖子真的转动了起来,随着这个东西的转动,它在逐渐的从弹头内向外退,很快就被完全弄了出来,这个盖子拿掉后松本正贺他们这些日本玩家才第一次看到炮弹里面的结构,巨大的弹头外壳差不多有半米厚了,里面还有大量的连动机构之类的东西,并非想像中简单的全是炸药。

    看到那些连动装置俄罗斯技术人员总算松了口气,可是就在他们准备进去拆的时候却生了意外。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琥珀之剑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高手寂寞2召唤圣剑胜者为王全职高手异界全职业大师绝对死亡游戏神级天赋我是系统网游之三国王者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