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四十九章 神秘岛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既然已经这风的来源是这个东西就好办了,涡轮风扇的动力确实是很强劲,但它只是风扇不是武器,要破坏这个东西应该非常的容易。【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四下看了看好像除了岩石还是岩石,考虑了半天还是决定从凤龙空间内拿了几套垃圾装备出来,反正这种东西我多的是。

    我把完全没有用的垃圾装备用力推向风扇内部,这里风力太大,扔是扔不出去的,所以只能推,但是考虑到自身安全我没有用手推而是用永恒变化的棍子来推。勉强把那件用来破坏风扇的盔甲推到风扇叶片附近,然后猛的将它塞进去。永恒内是封有剑魂的,所以也有自我意识。盔甲刚被塞进去永恒就迅的收了回来以免被一起带飞出去。

    告诉旋转的枫叶瞬间就撞上了盔甲,一声极为难听的扭曲声中盔甲又飞出来,我都没看清楚它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就飞的不知去向了。再看前面的扇叶,告诉旋转中根本看不出来它到底有没有受损,我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这个东西目前还在工作。

    “主人,这个风扇的材料似乎相当坚固啊!”和我合体的永恒提醒我道。

    我再次审视了一下这个风扇。“可能是加了坚固类的魔法封印,我试试永恒能不能切的开。”

    先指挥永恒变成一把大刀的形态,然后小心的爬到风扇附近。硬砍我是不会干的,就算真的能切的动,但是第一次撞击的冲击力也绝对能把我打飞出去。这就好像你用刀去切高压水枪喷出的水,刀肯定能切的动水,可那个力量绝对能把拿刀的人打飞。我在靠近风扇后将刀刃小心的一点点靠近风扇,旋转中的风扇表面应该会经过一个水平面,只要刀刃接触到这个平面就等于已经在切割风扇了,而且这个角度就算是撞击力也不会太大。

    小心的把刀一点点的向上贴。突然我感觉到手上一抖,接着就是连续不断的当当当当声密集的响了起来。我只感觉手上的力量太大,几乎要握不住永恒了。无奈之下只好双手一起上用力按住永恒向风扇的方向压。

    高旋转的风扇叶片每次通过我这个位置时就会被永恒划一下,高旋转中它不断的被切割,很快就在每片叶片上都出现了一个大缺口,接着突然吱的一声金属扭曲声,我吓的赶紧一低头。一根两米多长的叶片横着从风扇上脱离了出来,告诉旋转的叶片以一个诡异的弧度甩了出去,只听到当的一声响,我感觉自己被一股大力带飞了出去。

    “飞索。”情急之下射出的两跟龙筋索虽然全部命中却硬是被从墙壁里拉了出来。我忘记这里的风力强的太大到无法用两个支撑点固定自己了!“永恒——八叶飞花!”咔嚓,交叉的米字锁再次将我成功固定了下来,借助永恒我重新回到了地面上。直到这个时候才感觉到背后火辣辣的疼,一扭头就看到魔龙盔甲的背后整个斜着拉开了一条两尺长的缺口。里面可以看到血红一片。我想我的身体一定也和盔甲一样看起来惨不忍睹。

    想找人治疗看来是不可能的,这种风力就算召唤小纯出来也一定会被风吹不见的。幸好我还有些药品,随便吃了两粒强力止血药之后伤口不在出血了,我的生命值明显不再继续下降。补血的药品我也带了不少。同样塞了一把进嘴里然后就看药品和身体自动愈合了,魔龙盔甲倒是比较方便,自打融合了凤凰血之后就完全不用修了,我伤口还没好它已经自己先修复了。

    没想到这个该死的风扇这么麻烦,多亏这是我,要是别人刚才那一扇叶就足以致命了。再次面对那个该死的风扇我可不敢像开始那么勇猛了,这次我打算来个彻底的破坏。先顺着风扇外面的墙壁移动到风扇旁边然后眼一闭脚一蹬纵身向风扇内跳了进去。

    别紧张,我可没打算自杀。“绝对屏障。”一道透明光膜瞬间把我包了进去,同时我的人也和那巨大的叶片撞在了一起。绝对防御就是无敌状态,不论受到任何打击都绝对不会破裂的级防御。任何人也别想打穿它,包括这个该死的风扇。

    一阵淅沥哗啦的撞击声中巨型风扇的叶片相继折断,弯曲的叶片插入了轴承之内并弹进了后面的风扇内,结果引起了连锁反应,一堆叶片互相撞击之后把六个风扇全都打成了筛子,附近的墙壁被四散乱飞的叶片扫的沟壑纵横,洞顶都险些塌下来。

    “咳咳咳咳!”撤消绝对屏障之后我摇摇晃晃的从一堆碎石中站了起来。

    绝对屏障可以抵挡一切攻击,但它并非不受力。风扇的叶片虽然无法破坏它却把绝对屏障和我一起给打飞了出去,结果球形的绝对屏障刚好就成了一个巨大的搅拌机带着我在通道内一通狂滚,转的我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

    “紫日你没事吧?”红月突然从后面跳了出来扶住我问道。

    “你们怎么跑过来了?”

    鹰道:“我们本来躲在练级区的,但是突然飞过来好多铁片和石头,后来风也突然停了,所以我们就跑过来了。你这是怎么搞的?跟个醉鬼一样?”

    “我?都是那个该死的风扇害的。快,先别管我,回去把通道炸掉,马上。”

    “为什么?”贞德惊讶的问道。

    “因为一会就会有很多人跑过来,不想和那些人正面冲突的话最好不让他们到这里。”红月到是理解了我们的意思一边说一边向后跑,金币也赶紧跟了过去帮忙。

    看到她们去炸通道之后我转身靠在鹰的身上道:“你别晃啊?”

    “是我在晃吗?”鹰把我扶稳之后道:“明明是你自己在那里摇来摇去,你到底是怎么搞的啊?吹点风不至于这样吧?”

    “我这是风吹的吗?我这是给转的。刚才一分钟我起码在这个通道里滚了一千圈,你看我的感情还在转呢!”

    “我……!”

    轰。鹰还没说完背后的通道就传来了一声巨响,接着就看到红月和金币跑了回来。“搞定了。”红月跳到我身边道。

    “那就前进,后面那段通道堵不了多久的,最好是把这里全部搜刮干净然后快闪。”

    “恩,来,我来扶你吧。”红月主动接替鹰扶住我向里走。

    我们穿过那个原本装着风扇的通道后居然现前面是出口,通道到这里就结束了。走出通道才现我们竟然到了海边。出口在一个山顶上,前面不远就是大海。

    “这不对吧?”金币惊讶的左右看了看。“我们是从巴黎进入通道的,那个通道怎么看也不过十五公里。怎么到海边来了?巴黎里海边没这么近吧?”

    “我想这里不单单是海边那么简单。”鹰说道。

    “那还能有什么?”真工好奇的问道。

    “回头看一下。”

    “回头?”我们一起转了过来,结果全都愣住了。

    “这……这怎么可能?”

    我们惊讶的看着背后的景象,所有人都傻在了那里。刚刚我们才走出来的那个通道居然不见了,现在这个方向上能看到的景色和前面的景色基本差不多,再向两边张望,情况也一样,我们四面都是海。这里竟然是个岛,我们就站在岛屿中心最高的山峰顶上。

    “那个出口呢?”贞德有些紧张的四下张望着。

    “不用找了。”我很平静的道:“刚才我们走过的最后那段通道是个非对称传送门。我们被直接送到了这里。我们都因为看到大海而太过惊讶,所以忽略了背后的情况,通道一定是在我们出来之后就自动关闭了。又或者是……。”我突然从红月身边消失。下一秒已经出现在了那台魔偶身边。永恒化为鞭剑横扫而出,魔偶虽然反应迅的纵身后退却还是没能完全躲开鞭剑的攻击范围,无奈之下用一条胳膊换了自己一命。

    “哈哈哈哈,我不得不说你很聪明。”掉了一只胳膊的魔偶一改之前的迟钝呆板俨然一个阴谋家的样子站在那里。“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现是我动的手脚的?”

    “这你还不明白吗?”我推开面具把永恒也变回红叶的永恒珠嵌回右手手背上。“你最大的破绽就在于你居然还记得这个通道内的结构。”

    “这有什么了?”

    我的脚下一阵旋风升起然后我又一银月的姿态出现在原地。“看来你还是不了解你自己的结构啊!魔偶是不能在没有能源的情况下纪录信息的。除了直接以魔法阵形式写入魔偶内部的启动资料之外魔偶在失去动力的情况下是不会记住任何东西的,而你居然记得这么多东西,这说明你就根本没有失去能量,而你却在这种装着没有能源,那说明你并非一个呆板的魔偶,我们那里根本就没有你这样的魔偶,所以你一定是有特殊功能的新式魔偶,只有看起来比较像老式型号罢了。”

    “很不错,我的确不了解自己的结构居然是这样的。”魔偶眼睛里的红光闪了一下,接着突然道:“但是这不妨碍我杀了你们。”他在说的同时已经向我们这边冲了过来。但是我动作更快,一道耀眼的金色火环以我为中心向周围扩散了出去,魔偶刚冲到一半就被弹了回去。

    “你以为我为什么变身?魔偶就是魔偶,你以为你的智力能越真正的智慧生物吗?下次想玩诡计记得先看看你的敌人是什么人再说,现在。”我举起了法杖。“游戏结束。”一个火焰球飞了出去,那个魔偶虽然闪开了半个身体,但是火焰的高温却还是把它整个溶掉了。

    “为什么不留下它逼问一些情报?”贞德有些惋惜的问道。

    我笑着道:“你认为一个和机器人一样的魔偶有可能成为叛徒吗?魔偶的智力也许不如别的生物,但别怀疑它们的忠诚,这些家伙比亡灵还要忠心,别指望能问出任何一个字。再说逼供需要折磨对方的**或精神。魔偶的身体是没有痛觉的,你怎么折磨它?至于精神,我怀疑这些家伙是否真的有那东西!”

    “那我们怎么回去啊?”

    我随手一扔,一根卷轴落在了贞德手里。“想离开的话用这个。我们还要搜索一下这个小岛,虽然那个魔偶想干掉我们,但是我觉得这个岛很可能真的就是佳哈的秘密基地。”

    “你怎么知道?”贞德问道。

    “看看你的脚下就知道了。”

    贞德低头一看立刻就不说话了。刚才我的那招太阳光除了把魔偶弹开之外连地皮都给扫掉了。地面的泥土下居然是金属板。联想到这座萧山过于规则的外形,它十有**是人工建筑。

    金币走过来道:“我们要怎么进去?”

    “这个还不简单?”我拿出永恒晃了晃。“老办法。”

    “不是吧?”鹰一脸无奈的道:“我记得第一次和你见面的时候就是遇到一个打不开的箱子,那时候你就是暴力破解,这么长时间居然习惯一点没变。”

    “你别嘲笑我,至少我的办法白试百灵,而且度快使用简便。你只要像这样。”我拿出永恒在脚下的金属板上插了进去,永恒先开始受到一些阻力,但是后来突然一松。我知道已经穿透了外壳,然后开始旋转起来,跟快一个圆洞就被切开了。最后一丝连接切断之后这个被削过的部分轰的一声掉进了下面的空间里。“你们谁跟着来?”我说着就纵身跳了进去。

    红月笑着对鹰道:“紫日虽然喜欢暴力破解。但他不是鲁莽的人。你应该知道。”说着红月也跟着跳了下来。

    我进入通道下面之后很快就确认了周围的环境,这里的确是个秘密基地,而且还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它的结构实在是太像那个隐藏在瑞士的大地母神殿了。我刚确认了红月就跳了下来,我敏捷的伸手接住了她。鹰他们跟着红月跳了下来,贞德并没有离开也跟着跳了进来。

    “比起秘密基地,我觉得这里看起来更像座坟墓。”金币道。

    我在地面上摸了一下然后看了下手指。“至少它还有人住,地面经常有人打扫。”

    “你说的不错,我想我已经看见这里的主人了。”真红指向通道的尽头。那边非常的黑,我们全都看过去之后只在那一片黑暗之中看到了六只闪着红光的眼睛。

    一阵咚咚咚咚的声音中那个有着红色眼睛的怪物正迅从黑暗中冲过来向我们靠近,我们很快就看见了它的全貌。那是一只魔偶,但不是人形,而是蛛形。冲过来的是只两米多高的蜘蛛魔偶,而且从这个家伙闪着红光的眼睛和挥舞的刀片壮长腿来看。它似乎很生气。

    “想想办法。”贞德紧张的叫道。

    “劫火——流炎。”红月的法杖上突然飞出一道黑色的火焰冲向蜘蛛魔偶并和它撞在一起,轰的一声通道内生了明显的大爆炸,火焰虽然照亮了通道却反而遮挡了我们的视线。

    “干掉了吗?”贞德紧张的问道。

    “我想没有。”我走到大家前面把法杖一竖。“太阳之矛。”一道金光从法杖顶端直射而出,轰的一声前面又生了爆炸,几个金属碎片冒着烟滚到了我们面前。“这下解决了。”

    “刚才的东西大概是自动防卫系统。”红月道。

    “我只想知道我们要找的东西到底在哪里。”鹰道。

    我笑着道:“你也太容易满足了吧?怎么着也要把这里搬空才符合我的风格吗?”

    “看看我找到什么了?”金币靠在墙壁上抓着一块晶石向墙里一按。

    几乎就在晶石陷下去的同时整个通道哗的一下变的灯火通明。这个通道内明显是有照明系统的,但是刚才强行突入导致灯火熄灭了。

    “噢呀呀!看着这东西。”真红借着这里的照明走到了那个被打散的蜘蛛魔偶身边道:“看起来是高级货啊!”

    我跑过去看了下倒在地上的魔偶,这个东西刚才连中了两招居然只是前面被打坏了一点和中间多了个洞而已。前面的损坏显然是红月的作品,至于那个洞应该就是我的太阳之矛造成的了。

    鹰从魔偶身上拿了一个零件下来用剑砍了一下。“材料相当不错,比我们行会的钢要硬的多。”

    “相信这个地方应该还有不少这东西。”金币道。

    “嘿嘿,那正好,全都抓回去研究一下。我们行会的魔偶虽然防御够高,但是敏捷和智力都太差了。”

    红月补充道:“其实最好是能找到能源解决方案,光靠红纹魔晶石做动力的话数量容易受限制,我们需要一种可以大量生产的能源。”

    “那也没办法。”我指指前面道:“走吧,到别的地方去看看。”

    我在前面带头,红月他们跟着我一路向前。我们进入的地方就是这个低级的最上面,现在只能不断的向下走。基地似乎是金字塔形的,越往下越大。说来也奇怪,这么大个基地我们在里面逛了半天,除了开始那个蜘蛛魔偶外愣是没看见一个守卫,而且那些我们已经走过的房间大部分都是垃圾,没一件有用的东西。

    估算一下我们走过的层数,大致已经走到海平面之下后我们才终于到了真正的基地核心区。基地外面虽然有金属外壳,可是之前我们经过的地段全是石头的,到了这里终于第一次见到金属通道了。

    继续向下走过一层之后基地突然结束,留在我们前面的路只剩一个向下的旋梯,看这个深度一直插到了海底都不一定。因为上面的部分实在没有现什么有用的东西,无奈之下我们只好硬着头皮往下。

    为了节约时间我们干脆也不走楼梯了,直接向下跳比较快一些。在楼梯之间交叉的跳跃下降很快我们就到了底,这边有个侧门可以出去。推开那道大门之后我们直接走进了一个六边形的房间。这个房间和电影院差不多大,中间放了一些大型实验器材,但是我们完全搞不清楚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在这个房间的六面墙壁上各有一道门,除了我们进来的那道门之外还有五个门。

    怀着忐忑的心情我们决定顺时针一个个的打开。我先走到第一道门边,这门和普通房门差不多,面积比较小,深吸一口气之后我猛的推开了那道门,不到一秒我又把门关上了。

    金币奇怪的问我:“你怎么又把门关上了?我还没看到里面是什么呢?”

    “你还是自己看吧!”我直接转身向第二道门走了过去。

    金币自己过去打开门之后傻了两秒然后又满脸通红的跑了回来。“这个该死的佳哈,厕所也不贴个标志!”

    红月笑着道:“这就佳哈一个人贴标志给谁看啊?”

    趁他们互相打趣我已经到了第二道门边了,上去一脚揣开大门。“靠!”这道门后面虽然不是厕所,但也没多大用,这里竟然是卧室。而且除了一张床之外什么东西都没有!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琥珀之剑入侵型月主角猎杀者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高手寂寞2召唤圣剑胜者为王全职高手异界全职业大师绝对死亡游戏神级天赋我是系统网游之三国王者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