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九十二章 意外停战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刚刚被烧过的泥土突然被掀了起来,几十部人形机械从下面站了起来自这些东西高度都在两米多,光从外形上无法判断到底是无人机器人还是有人操作的移动装甲。【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自从十年前德国提出了单兵坦克的概念,这种穿在士兵身上的机器人样式战斗铠甲就非常流行,其中以中、美、欧盟的开程度最高。

    中岳他们这些职业士兵对这些具体的外**械比较了解,那些东西一冒出来他立刻出声提醒我们。“是美国人的摧毁者半主动机器人,附近肯定有队长机,消灭他,这些铁疙瘩就等于一堆废铁。”

    “什么是半主动机器人啊?”斯哥特问道。

    玫瑰迅的解释道:“就像我们行会那些老式魔偶,能自主战斗,但是智力低下只能理解直接命令,而且反应迟钝,在复杂环境下作战效果很糟糕。不过单纯从防护能力和火力来说都是上乘,而且比坦克和装甲车要灵活的多,属于装甲车和士兵之间的过度武器。”

    小纯在玫瑰解释完立刻就指着森林里的一个地方道:“我找到队长机了,他在不断的向这些魔偶出指令。”

    “不是魔偶,是半主动机器人!”我拍了下小纯的脑袋。“有办法抢夺控制信号吗?”

    “不行,对方用的是特殊编码,我不知道具体意思。不过我可以把信号全掐断,让它们收不到信号。”

    “那也行,马上开始全方位干扰。”

    小纯的电磁信号接收能力是我们这里最好的,她迅的切断了附近地区地一切无线电信号。强大的干扰波导致这一地区的无线电全部瘫痪,通讯机里除了乱码什么也收不到。

    对面的队长机现信号被截断稍微迟疑了一下,但是他迅地反应过来,向前方射了一枚照明弹一样的东西。那个东西在天空中突然炸开。小纯一声尖叫摔了出去,中岳他们全都蹦了起来一个个慌忙的把耳机从耳朵上拽了下来,然后就开始揉耳朵。

    “脉冲炸弹。”我立刻确顶了那个爆炸的东西是什么玩意。

    对面的半主动机器人头部的红灯全都亮了起来,接着迅的向我们这边冲了过来。小纯已经晕了,怎么喊都没用,好在脑波和身体情况都还算稳定。对面的忍者又开始再次行动,这次跟在他们后面的还有大量架着重机枪的山地越野车。整个林子里瞬间就变地热闹了起来。

    幸运转头看向白银。“老婆,交给你了。让他们知道什么叫河东龙喉。”

    河东狮喉我听过,这个河东龙喉是什么啊?

    我们大家都被幸运的话搞糊涂了,但是白银可不含糊。她直接挡在了我们前面。接着哗的一声,原本贴在她脖子下面地一大片薄膜突然立了起来,样子有些类似恐龙家族中的双脊龙。只不过白银的这层膜却和双脊龙的那层膜有着巨大的差别。

    双脊龙地肉膜仅由一层皮和几根像雨伞龙骨一样的骨骼组成,作用仅仅是增大自己的表面积让敌人误以为它地体积很大,从而起到威慑的作用。但是白银的这层膜却有着强健的肌肉组织和更多更大的奇特骨骼为支撑,外面不但有皮层,还有一层密集的鳞片。这些鳞片和骨骼以及肌肉全都有相当特殊的用处。它们的组合后所能产生的效果一般人是绝对想不到地。

    其实白银的这层膜是个共振扬声器,它可以产生高频音波脉冲,或者是低频的次生脉冲。而且其威力也是一般人想不到的。在战斗时,白银会将这里的肌肉绷紧,肌肉收缩后骨骼会被拉起,使贴于脖子上的巨大肉帆立起张开。此时竖立起的骨骼会因为被肌肉挤压而略微深入它们的连接点内,也就是白银头骨后方的一个共鸣腔。这些巨大的肉膜内的骨骼全都是中空的,内部没有骨髓,反而冲满了高度压缩的气体。此时这些骨骼实际上已经和共振管区别不大了,它们可以让共鸣腔内的任何声音提升十倍的频率再射出去,并且输出功率会被放大一百多倍。最后一件秘密武器就是这面展开的肉帆上的鳞片。这些鳞片和身上其他部位的不同,它们都更细小,而且密集。这些鳞片在骨骼共振管的驱动下会跟着震动,于是每一个鳞片就变成了一个小扬声器,进一步放大输出功率。白银脖子左右两侧这两个肉帆上总共有不下一百万片鳞片,这么多小喇叭汇聚起来的音量绝对是破坏性的。

    除了这么多功能外,最重要的一点是,白银实际上可以通过控制此处的肌肉紧张程度来调节肉帆的弯曲度以及共振程度,还可以选择聚焦音场的地点。简单点解释就是白银能决定声波攻击的方向和范围,以及精确控制破坏力。

    巨大的肉帆完全张开之后白银先瞄准了那些机器人,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当她再次张嘴时我们只听到一个音就只剩一阵沙沙声了。肉膜的音波是定向射的,攻击范围是白银头部正对的方向以及两侧一一定角度内的扇形区域,而且这个区域实际上也是可以由白银调节的。人耳的声音接收范围根本听不见这么高的频率,所以中岳他们只感觉周围反而变安静了。因为声波破坏了原本的空气结构,导致普通声音无法正常传播。我们这三十个人都是改造过的,能听到声波范围的声音,但是攻击音波的频率实在太高,除了沙沙声我们也听不到其他声音了。

    在白银的喉叫之中

    中,前方的半主动机器人又继续向前冲了三十多米,接着突然哗啦一声,前排的几个机器人全都自动瓦解变成了一地零件。跟着后面地机器人像爆炸了一样开始冒烟,最后全都瘫了下去。机器人身上所有的玻璃、半导体硅片、抗磨损的水晶轴承,所有这些比较脆的材料全都爆地粉碎,大面积的金属部分都布满了细微的裂痕。要是用显微镜看,你会现这些金属就像使用了十几二十年一样,有严重的金属疲劳现象,随时都可能断裂,唯一没有问题的反到是机器人身上那些比较柔软的弹性塑料或者橡胶部件,越是硬的东西就坏的越严重。这些机器人几乎都被震散了,别说修了,连那些钢板都得重新回炉。

    白银在这些机器人完蛋后立刻把头转向了那些忍者。看到那边机器人的悲惨遭遇,这边的人全都惊慌失措地陷入了混乱。有些人想转身跑,还有的人打算躲起来。另外一些人则企图提前开火阻止这恐怖的攻击。

    十几枚肩扛式寻弹从日本兵那边飞了出来,但是白银地头已经转了过来。导弹飞到半路突然凌空解体,零件摔了一路。所有冲出森林的越野车全部和机器人一样开始解体。士兵们现手里的枪全都出了问题,不少枪在开火后生了枪管断裂甚至炸膛的情况,连士兵手上的表都变成了一地碎零件。虽然白银这武器地威力相当惊人,但日本人很快就庆幸的现这居然是非致命性武器。虽然金属武器全部完蛋了,但是士兵们一脸不相信的把自己摸了一遍才确定真地没事。声波对人体没造成任何伤害。至少表面上看不出来有什么变化。唯一受到打击的只有那些改造了身体的忍者,他们体内的机器骨骼成了他们的催命符。

    就在那些日本兵庆幸自己安然无恙的时候,白银突然把嘴一闭。但是声音却没有停止。一种类似滚雷的嗡嗡声在周围滚动,那些士兵只不过坚持了几秒就现情况不对,不少人开始捂住了耳朵,但是这依然控制不住那声音进入耳朵。次声波的共振很厉害,人的头骨也会成为共振源,所以捂住耳朵是没有任何意义地。这些人先开始感觉头晕,接着就是恶心想吐,一群人像喝了酒一样步履蹒跚连站都站不稳了。一些体质差的人开始一个个的栽倒,强一些的也是跪在地上呕吐不止。还有些人是上吐下泻搞的地上黄水横流。

    白银这口气真够长的,持续了四十秒后她才突然停止,深吸了两口气之后白银才对幸运眨了眨眼睛。“搞定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声波武器吗?”赵炎对这恐怖的武器十分感兴趣。

    我点点头道:“这早不是什么新技术了,只不过以前的金属机构不适合制造这种武器,而且开火时会把自己人也包括进去,所以一直无法实际应用。不过我们是生物,肌肉组织什么的都是柔软的结构,骨骼本身也是有很强弹性的,所以不怕声波伤害。况且白银是可以控制射方向和强度的,不容易产生误伤。”

    白银的大脑袋突然伸到了我们头顶。“既然你们在讨论我的射频武器,那就顺便提醒你们一下,这个很耗体力了,我不能连续射,所以现在我们最好快点跑。”

    “说的是。”小纯突然道:“刚刚那部队长机似乎还在,日本人好象也还有大量部队在赶过来。”

    凌在小纯说完后立刻举起了枪瞄准了远方的树林,静止了一会之后她突然扣动了扳机。大概是为了提高精度,凌没开灭音器,枪声大的吓人。十七点九毫米的子弹威力巨大,重金属弹丸的飞行稳定性也相当好。我们这些视力常的人全都看到了对面的林木间闪出一团小火花。凌平静的收起枪。“现在只剩日本人了。”

    “真猛。”一个特勤队员感叹着从我们身边走过。

    凌笑着问他:“你说枪还是我?”

    “我说你们俩。”想了想,那个队员又补充道:“能在这种距离上击穿机械铠甲,威力基本上已经相当于小口径反坦克炮了。所以我说这枪很猛。但是这枪又没有稳定器,全靠**力量稳定射角度,能压的住这种枪。说明你比这枪还猛。”

    “哈哈,第一次有人这么夸我。”

    那个队员也笑了起来:“那是因为没人敢。你这么厉害的女人没有哪个男人敢要的,万一生家庭暴力就得做好进太平房地准备了!”

    中岳从后面走过去对着那家伙后脑勺子就是一巴掌。“赶快撤离,执行任务中还敢泡妞。你小子找死啊?”

    “我这是习惯性动作。”那个队员一边抱怨着一边跟着中岳向林子里走了过去。

    那个队员的话激起了我心头的一些时期,虽然很烦心,却无法找人帮忙,只能无奈的摇摇头跟上大家。

    这让我头疼不已地事情其实就是我的魔宠们对我的感情问题,我知道这些人造人中有人喜换我,而且不止一个。

    铃音骑士中的女性成员都有着成年人的性格,心思沉”,而且由于最初的智力设定并不高,所以没有特别深的依赖性,对我也仅仅是和男性铃音骑士一样。把我当成了可以相信的好上司来对待。但是剩下这几个就存在了一些问题了。

    目前已经制造出来的人造人,除了铃音骑士和我以及玫瑰外就只有维娜、凌、小纯、艾美尼斯、辣椒、晶晶和玲玲六个人,而且六个全是女性。这些女孩子对我的反应各不相同。表面上我装地什么都不知道,其

    实我心里什么都清楚。之所以装糊涂,完全是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六个小丫头,虽然看起来年龄差不多,实际上心理年龄有明显差异。辣椒是她们六个中我最放心的。她的心理年龄实际上还停留在十二三岁地阶段。对我的感情属于哥哥妹妹的感情。剩下五个都是心理成熟型,不过她们的表现也各不相同。

    晶晶和玲玲一直都表现的很刻板,在游戏内她们就是尽忠职守地天使护卫。到了外面后虽然明白了游戏内的一切都是虚幻的,但她们地思维已经具备固定模式了,所以依然对小纯表现的非常恭顺。她们两个可以说是基本上没什么感情的,或者说是感情单薄型。她们对我的表现类似铃音骑士,完全把我当成值得尊敬的上司。

    艾美尼斯这个丫头,平时看起来疯疯癫癫的,有时会耍小姐脾气,有时却精明的像个阴谋家。身为游戏内的幻象女神,演戏也是她的特长。因此一般人很难知道她地真实想法。不过我们毕竟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对她好歹还是能理解的。我感觉艾美尼斯实际上对我很有好感,而且不是晶晶和玲玲那样对上司的好感,而是对一个异性的好感。简单来说就是艾美尼斯很喜欢我。不过艾美尼斯是很精明的。她知道其他人的想法,也知道和我在一起对她和对我都不好,因此她主动约束了自己的感情。爱情小说里山盟海誓的感情并不能说没有,但现实中的感情往往是可以约束的。很多人都会清楚的知道自己喜欢某个人,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主动限制了这种感情。只要不让感情展起来,实际上也是很容易割断的。真正像电视电影中那样爱的死去活来的都是已经展到感情末期了,这个时候再割断才会觉得那么疼,早点限制住并不是什么难事。艾美尼斯就是一个聪明人,她知道不应该喜欢我,所以提前压制了这种感情,因此她不会为此而难过,顶多就是感觉有些可惜。

    最后剩下这三位才是最麻烦的问题所在。小纯从游戏中开始就一直和我不对路,当然她和凌也不大对路。基础原因就是游戏设定内的黑白对立属性。这些思想是系统初期生成智力时强行写入的东西,转移人造人思维时这些记忆也被带了出来。虽然现实中的小纯知道那无聊的黑白对立实际上没有意义,但那是写入记忆的东西,不是马上能抛弃掉的。正因为这种不对路,所以小纯总是在一些小事情上给我找麻烦,一旦我中招,她就会感觉到快乐。这种快乐被潜意识记忆下来,并最终和我联系到了一起。就像经过训练的狗一看到手势就知道打滚,小纯心中的喜悦和见到我也被联系成了一个反射意识。时间一长她自己都不记得为什么要给我找麻烦了,只记得看到我就会很高兴。这种最基本的潜意识会在潜移默化中变成爱慕之情,最后慢慢芽长大。现实中这种例子很多,心理学上好象也有专门地分类。属于常见情况。

    我还算比较幸运。小纯因为是女神的意识转移出来的,本身带有很高傲的气质,因此明明很喜欢我,可她却一直装着很讨厌我地样子。一开始那讨厌确实是真的,但是现在已经完全变成她自己骗自己的把戏了。因为这份高傲的爱,她会无意识的接近我,但却不会直接表现出来,可大家在一起的时间这么长,就算再演示也会有蛛丝马迹的。何况我本身也不是反应迟钝的人。

    相比之小纯的爱,凌和维娜的爱就更要命了。维娜拿我当弟弟。同时又表现出了极强地恋弟情节,即使是感情神经迟钝的人也能感觉到维娜对我好的不同寻常。这份爱很特别,最开始地原因就在于是我打开了千年的封印放出了维娜。虽然那千年时光只是系统伪造的时间。但在维娜的意识中那时间却是真实的,她有那段时间地详细记忆,尽管那全是系统伪造的记忆,可那毕竟是记忆。突然被释放的瞬间,维娜第一个看到我。于是她把她多年地压力全都释放在了我身上。救维娜脱离封印那次,我们两个在房间里打的很无赖,完全就是两个小流氓在打架。那其实是有原因的。当时维娜是在泄,她不是要杀人,只是要泄,不然以她的实力完全可以一招干掉我,根本不会和我打来打去搞半天。在之后的时间内维娜成了我们行会的主神,当时还处于落破状态的她当上主神,与其是在庇护我们,到不如说是我们在庇护她。当时的冰霜玫瑰盟根本就不是非得要个主神,所以维娜的存在实际上是可有可无地。反到是我们对她更重要。离开我们的她很可能被其他下位神追杀,不可能慢慢恢复法力。再到后面,维娜和自己的肉身结合到了现实世界中来。随着对现实世界的了解,她开始明白我才是关系到这个世界存在的最高存在。游戏内的虚幻和现实中的真实比起来,我在游戏中的地位就可以忽略了,现实中的地位更重要的多。维娜明白了我的重要性,加上前面两次的解救,不爱上我才叫奇怪。最后这次拥有了身体,维娜相当于获得了重生,这第三次复活还是要算到我头上,因此她不得不一步步的加深这种感情。虽然她和艾美尼斯一样知道不应该爱上我,但是她和艾美尼斯不同,她受到来自我的恩惠太多,以至于不可能真的撇清关系。最终连她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姐弟关系都被引寻到了姐弟恋的方向上。对于维娜的这些感情我都了解,可我就是没办法说。说出来的结果要么是彻底打

    击维娜放弃她的感情让她绝望,要么是同意她的感情得罪玫瑰。两个结果我都不想看到,因此我只能装不知道。维娜也依然在自欺欺人的认为我们是姐姐弟弟的关系。

    最后一个级麻烦就是凌。所有魔宠中她对我的感情才是真的爱,而且是无条件的。因为她和我本来就没有实际的利益关系,所以她的爱最单纯最直接。就是因为没有什么可以用来遮掩的,所以凌干脆把这份爱挑明了出来。三个真的对我存在爱情的魔宠之中就只有凌的爱这么**裸,她毫不掩饰自己对我的**,经常找各种机会表现这种**。有时候我都感觉她看我的眼神像在看一顿美餐,恨不得一口吞下去才过瘾。

    玫瑰对凌的行为应该是知道的,甚至维娜和小纯的想法她应该也清楚,不过她却从不说什么。这就是玫瑰的高明之处。女人在现男人有第二个女人时可以使用的方法有很多种,但一定要根据男人的特点对症下药。玫瑰知道我生长在一个上层社会的顶级家庭中,我的思维分析能力和自我控制能力都和大部分男性有着显著的区别。

    对像我这样的男人来说,直接顶撞争吵只会激起反感,反而给了其他人可趁之机。所以玫瑰使用了最狠的一招,她装什么都看不见。却让我明明白白地知道她知道我的事情。这样的结果就是我会对她产生愧疚感,而且她越是不管我我就越愧疚,这种愧疚最后会化为光屁股的小天使,用他地天使之弓压制住我心中的小恶魔。从而保证我的绝对自律。这个方法对我这样并不花的男人最奏效,要是真的花心男人反而会认为这是个机会,于是更光明正大的去偷情,可我这样的男人却会感觉到愧疚自己约束自己不要去爱上别的女人。

    我的这种约束可以说是成功的,但也可以说是不成功地。维娜、小纯,她们两个的爱我都约束住了,我可以说自己对她们有好感,但我肯定自己并没爱上她们,这就是约束的成果。但是凌……。我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说实话,我真的很喜欢凌。至于那是不是爱我自己也拿不准。不过我很肯定我是深爱着玫瑰的,这点到是不用怀疑。

    人类的一夫一妻制度是后天制定的,因为人类地本能中存在关爱同伴的情感。所以人们逐渐开始崇尚平等原则,这就是一夫一妻制度的根本所在。但是从生物学角度来说,人类应该是一种一夫多妻制地生物。人类的自然出生性别比例中女性数量明显越男性(我们国家是因为重男轻女造成的男多女少),正常物种之间会有竞争,人类也不例外。种族战争中会消耗大量男性成员。按照自然规律,生物界中雄性的死亡率都比较高,所以剩余的雄性必然要对应大量雌性。所以人类的生物特性应该是属于一夫多妻的物种。

    但最终我们还是高等生物。我们创造了灿烂的文明。本能驱使男性存在占有大量女性伴侣的想法,可理性又约束着我们不该那么做。如果我同时接受凌和玫瑰甚至连维娜和小纯乃至艾美尼斯一起手收,那么我实际上是在向动物本能低头,将自己降格到动物地标准上。如果坚持自己的人类矜持,那么必然会伤害凌和玫瑰其中一个。

    这仿佛是个永远解不开的循环等式,我不想屈服于本能,可我又不想伤害凌或者玫瑰中的任何一个。有人管这叫甜蜜的痛苦,我却完全感觉不出来这有什么好甜蜜的。除非把这两个女人当成玩具,否则就不该有任何甜蜜。在两个自己喜欢的人之间选择伤害其中一个或者两个一起伤害。这样的选择哪里有甜蜜可言?

    “唉……!我该拿你们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我周围的几位一起回头看向我。

    真是糟糕,一不小心把心里的感叹说了出来。“啊……没什么没什么。我是在想我们要怎么安全离开这里。”

    中岳疑惑的问道:“不是要去拿来的时候的集装箱,然后由两只巨龙带我们去那艘接应的船上吗?难道计划有有什么变化?”

    “不是不是。计划照旧。”

    中岳狐疑的摇摇头:“感觉你好象精神状态不佳的样子。是不是你这头盔闷的啊?非战斗状态你可以把面罩打开透透气吗!”

    “没关系,不是头盔的问题。”我赶紧解释,并想办法打岔。“维娜,感觉到附近有敌人吗?”

    维娜点点头:“后面有一大群,不过林木太密集,他们度还不如我们,已经越丢越远了。”

    “那就好。”

    接下来的路程相对就安全多了。岛上的飞机被幸运和白银都干的差不多了,步兵在林子里根本没我们度快,很快就让我们跑到了藏托运集装箱的地方。把那两个箱子重新架设起来之后我们一起钻了进去。幸运和白银各提起一个集装箱飞离了地面,后方的日本人只来及追出来放了几响‘小鞭炮’给我们送别。有个日本军官还不服气的放了一个习蹿天猴,,结果我们飞的太快,那东西射程不够,掉海里了。

    我们前脚离开那座岛,日本人的大队战斗机群就到了。这些是从日本本土出来的战斗机,中途在日本人偷偷建造的第二艘潜水航母上加了次油就转场来追我们了。吊着我们这些人,幸运和白银是不方便战斗地。不过现在也用不到他们战斗了。前方的空中一片黑压压的影子飞了过来,数十架战斗机从我们上方飞过,迎向了后面的日本飞机。空战还是交给飞行员们

    吧,我们地目标是飞行员们刚离开的地方。

    任务简报上就说执行完任务向这个地方飞。说会有船来接我们,结果还真的有船在这里,只不过没有人告诉我们接我们的是艘宇宙飞船。确切的说这个东西该叫宇宙战舰,不过它不是龙缘制造的,而是从第四特区里那艘大飞船内部挖出来的东西。龙缘拆掉了一些弄不懂的东西,换了些能控制的东西上去,最后七拼八凑的愣是让这东西飞了起来。不过它现在只能在地球内转转,因为这东西没有自己离开地球引力地动力,而我们又没有办法射这么大的东西进太空。真正能携带它进太空的那个大家伙到现在还躺在第四特区让我们地技术人员研究着,想让那家伙上天大概是不可能的了。

    虽然不能离开地球。但这个东西起码是艘太空战舰。先这个东西是防水的,它能当潜艇用,其次它还算比较大。长度相当于三艘航空母舰,绝对可以用做训练舰,为将来的大规模移民累积经验。虽然这上面的外星人武器都因为能量问题无法使用,但它这么大,加撞一些地球科技下地武器是小意思。

    幸运带着我们看到这个东西时第一反应就是感觉它很熟悉。这艘船和第四特区内的那个大家伙外形类似。区别仅仅是它比那个大家伙小了很多。船上射出来的无线电引寻信号被幸运和我们直接读了出来,确认无误之后两只巨龙才在这里降落。

    飞船上有个巨大地舱室,我们直接降落在了那里面。外部的装甲封闭后飞船缓慢的沉入海中向着第四特区基地开了过去。我们也终于可以得到一点喘息的时间了。

    中岳他们被安排去了休息区,高强度的战斗对身体各方面的消耗都很大。我们这些人稍微好点,基本上没什么感觉。在得知这里也有游戏设备之后我们干脆一起重新进入了游戏,只可惜幸运没有专用头盔无法上线。不过就算有他也不能玩,白银可是在这里,总不好把她一条龙丢那里,幸运身为丈夫总得陪陪她。

    进入游戏后我先注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我们还在艾辛格,这边也没有打仗的样子。大量人员正忙着在挖下面的钻石带,身边连煤矿一起挖了。

    玫瑰忽然注意到了一些不对头地地方。“怎么这么多人在挖矿?”

    开始我还没注意。被玫瑰一说我也现不对劲了。现在可是在打德国领主争霸战,我们的部队都被派出去打仗了。艾辛格主要是依靠级武器作战,所以没留太多士兵在城里,可是现在的情况明显是有大量部队在客串矿工。就算是我这样贪财的人也不可能在这种紧张时刻把士兵调回来挖矿啊!

    “咦!紫日你们回来啦?”沃玛从我们后面走了过来。

    “这是怎么回事啊?”我指向前方。“为什么部队都回来了?难道阿修福德那边战败了吗?”

    “不是。”沃玛摇摇头。“你的那枚陨石一下干掉英法联军一百五十多万人,英法联军顶不住了,所以派了人来和我们谈判。现在人还没走,但是大致已经确定了停止战斗,把胜利让给铁十字军了。”

    “不是吧?英法不是还有上千万部队吗?”玫瑰问道。

    “具体我也不清楚。”沃玛指指后面:“你们去会议室找红月吧。他们还在谈,你们去问他们应该能搞明白,我反正是搞不清楚你们这些弯弯绕。”

    
推荐阅读:圣王 校花的贴身高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求魔 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宠魅 官门 剑傲重生 明末边军一小兵 战神变 君临九天 我的民国不可能这么萌 召唤美女军团 巫师世界 抗战之红色警戒 宋时归 全能闲人 重生世家子 最终信仰 资本大唐 雅骚 恐慌沸腾 重生之红星传奇 龙骑战机 雄霸蛮荒 异界全职业大师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