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百零二章 想当黄雀的人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鉴于第一次的意外情况,警察们开始主动把隔离线向外扩张,以保证我们不会再次受到干扰。【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不过可怜的警察们似乎低估了群众的求知欲,大群的人互相推挤拼命向前挤,不管警察怎么劝都没有任何效果。看到现场情况这么混乱,我只能无奈的摇头。

    “这个……我去下令以妨碍公务的罪名威慑一下,把群众驱散怎么样?”准备室里公安局长非常小心的询问着我们。

    我摇了摇头:“规矩是早就定好的,为这个破坏了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社会风气实在不值得!”

    我说的这个风气实际上指的是国家三种武装力量和老百姓的关系。第一种是警察部队,第二种是解放军部队,第三种是龙缘特别行动部队。因为外国势力总是在我们国家制造各种谣言,加上本身内部人员素质参差不齐,所以很多国民对警察的观感不好,这种情况实际上非常影响公安部门的执法效率。不过从龙缘壮大起来开始,国家就想了个办法解决了这个问题。

    新方法就像家长教育小孩时父母双方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一样,恩威并施,转移注意力。国家先在武装警察部队的基础上成立了龙缘特别行动部队这个新部门,并撤消了实际意义上的武警这个建制,新武警部队实际上已经属于警察部门的特别行动分部,不再作为独立机构存在。然后国家又对警察部门做了一次大换血,在这之后警察部门一改以前的威严。对普通国民实行温和执法微笑服务,亲和力大幅度上升。但是光有这正面形象可不行,反面人物还是要有人当的。于是龙缘特别行动部队就出现了。这个部队地建制跳过各级地市政府直接向龙缘集团特别事物部负责,而这个特别事物部实际上又对国家军委负责。虽然依然是国家力量,但对外宣传的却是雇佣警察的形象。大致上可以理解为国家把一个某一地区的治安以外包地方式包给龙缘集团,国家每年从财政税收中拨款给龙缘算是支付维护治安的运营费用,然后这个地区的治安完全由龙缘负责。原先的警察则降低标准为大众服务部门,只负责处理一些小纠纷,不直接参与高危险性行动。

    这个龙缘特别行动部队的对外称号是特别安全部队,或者叫特安,和公安刚好组成一个分级管理体系,各自负责自己责任范围内的一部分事情。这个特安部队的人,都是龙缘反复审核的高级人才。在各地驻防人员数量都好少,但是这个部队的装备却是极端精良,毕竟名义上他们还是龙缘这个大军火商的下属机构。

    特安们平时地表现可以说比较邪恶。基本上得罪人的工作都是他们负责,公安们则时常为了老百姓的利益和特安闹纠纷,时间一长公安都成了老百姓地自家人,特安却就差没变成阶级敌人了。虽然特安形象邪恶,但是邪恶有邪恶的好处。就像亲和力有亲和力的用处一样。公安和老百姓亲和力大幅度提高,平时有个什么嫌疑人员立刻就有人举报,公安们只要坐在电话旁边就能等到大量犯罪分子的情报。比以前到处搜集证据还常常无功而返可幸福多了。而特安则是尽可能的展现自己地邪恶面,不管是什么流氓团伙还是无赖地痞,碰到特安没一个敢说话的。公安部门执法总要忌惮犯罪分子的家人阻挠,伤了那些人不好交代,不动他们又抓不到犯罪份子。特安才不管那套,抓犯罪份子地时候碰到有人捣乱就该打的打,该伤的伤,结束的时候还丢几句:“医疗费和财产损失找龙缘报销,想打官司我们奉陪。龙缘法务部三万名顶尖律师竭诚和您作对,你能多捞一个子我跟你姓。想找保护伞也无所谓,能扳道龙缘的尽管找去。”

    碰到特安这样的没人敢说一个不字。打了就打了,人家财大气粗,该赔的赔,可你被打了就算人家赔医疗费你也还是吃亏啊!要是想趁机讹诈一点钱,那是想都不要想的,三万律师不过是个说法,实际上龙缘有专门的律师团,不打官司你还能拿到医疗费,打完官司恐怕就得赔龙缘钱了。至于所谓地地方保护等一些情况,那你想都别想。龙缘不对地方负责,市里省里的都说不上话,上面有个龙缘集团总部顶着,就算部长级人物出面也绝对不会比一个屁响多少。

    可以说龙缘就是垄断集团,国内的厂家如果不是龙缘的下属子公司,那就很可能是龙缘控股公司,就算没有龙缘资本在里面,那也一定是龙缘的上下级销售体系中的一员,反正你是跑不掉的。国家之所以允许龙缘这样夸张的整和国家内部的经济实体,就是为了应付即将到来的天灾。为了那一刻,国家需要钱,需要物资,同时还需要保密,没有龙缘这样的垄断资本根本没办法实现这些。实际上像我们这么干的也不止我们一家,欧洲对等贸易集团和美国鹰团都是在这样的条件下由政府出力强制凝聚出的级实体,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人类的力量集中到一点上,避免浪费宝贵的资源在竞争环节中。

    总之特安部队这个新式执法部队基本就是个没有人管的住的部队,之所以龙缘下血本把这个部队打造成高技术化的精英部队也就是这个原因。这个部队没有约束,需要执行的任务本身又时常违反一些小法规,或者经常打法律的擦边球。所以这个队伍地人员素质必须注意,不然造成的损失可不得了。也正因为人员素质要求高,所以这样的人不好培养,没办法像一般警察部队安排那么多人。只能以高自动化来弥补人员数量不足的问题。

    像现在这个维护治安地情况就正好适合特安们负责。公安们平时和老百姓关系太好,在群众中没有威严,虽然群众对公安都很客气,可真到这个时候又震不住人,所以秩序维持不下来。我提议调特安过来驱散围观群众,尽量拉开我们和群众的距离,这样方便我们执行任务。公安局长很快就点了点头,这样的情况好象也确实不适合他们出面破坏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良好形象。

    一个命令出去,五分钟都不到特安部队就到了。这次就来了二十多个人,因为即使像长沙这样的大型城市。特安部队人数一般也不过一百人。虽然只来了这么点人,但效果立杆见影。我们站在一处视野比较好的商业楼顶上,临时指挥部就在这里。下面的特安穿着标志性的黑红相间的特殊制服出现在街道上。只见他们身后还跟着大量看起来很落后的半智能机械人,这些东西巨大而笨拙地形象不会让人轻视它们,反而会让人明白跟这些特疙瘩找不痛快实在不划算。

    特安的人一出来就飚,先是恶言恶语的威胁,然后人群中一个老者跑了出来据理力争。说看热闹不犯法,然后特安就开始和老头互相指责。指责很快升级为争吵,接着变成对骂。最后终于演变成暴力行为。老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特安打倒在地,然后特安更加凶狠地开始殴打老人,旁边一个小女孩从人群下面钻了出来

    爬到老头旁边哭喊着不要打她爷爷。特安队员上去对小姑娘出言调戏,而且继续殴打老人。旁边有人出于义愤出来反抗,但是迅被镇暴机器人撩倒。几名本来还在维持秩序的公安气愤的也加入了群众一方出面指责特安队员,周围群众一个个也帮着公安怒骂特安。那个特安不但不退缩,反而更嚣张。先是把小姑娘拷了起来拖上特安专用的市内用小型飞行器,然后又把老头也拖死狗一样托过去扔进了带有铁笼子的后厢。

    两名帮群众说话地公安上来阻止特安,结果也被推倒在地。还一人挨了几脚,身上立刻留下几个大脚印。几台重型履带式镇暴机器人开了上来,那庞大金属怪物的压力立刻逼迫着人群后退。公安们花了半个小时也没办法驱散的人群瞬间就开始崩溃,大家都是想看热闹,可不是想来挨打地。特安的名声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谁也不想惹他们,干脆就散掉了。

    这个特安嚣张的大笑着把两个被踢伤的公安也塞进飞行器,然后自己也跳上去向我们的指挥部开了过来。这飞行器是龙缘研究用来代替老式直升机的新式工具,最多只能飞到五百米高,度也只能达到四百公里左右。不过这个是城市专用飞行器,用来当警用交通工具和高层建筑的火灾撤离工具都是很不错的选择。

    飞行器在我们所在的楼顶降落,前后几个门同时打开。刚刚还被打地吐血的老头第一个从里面跳了出来,他一手拿着个毛巾正在擦嘴角的“血迹”。而刚才和他一起出演悲情爷孙的小姑娘则正拿着化装盒在补装,嘴里还在威胁着刚刚跳下来的那个特安队员。“你小子想死了是吧?让你演色狼你就真敢摸啊?”

    刚刚还一幅嚣张表情的特安队员立刻陪着笑脸:“我那不是为了工作吗?再说了,看在我苦苦追求你那么长时间了,摸一下不算什么吧?咱俩都谈那么久了,你连手都不让我摸,是不是太那个了?”

    “去,我妈说的,你们男人都是吃了就不认帐的主。结婚之前别想碰本小姐。”

    那两个刚刚维护群众被打的公安之一则笑着在旁边道:“黄伶可是我们特勤班地表演教练,你们特安能不能不要老是抢我们的人啊?”

    另一个公安笑着道:“就是啊!刚才你小子踹我那脚也太重了,怕我和你抢黄伶也不能在这公报私仇啊!”

    “去,你小子昨天晚上赢我三百多块。让你请个客你还逃跑,不踢你天理何在啊!”

    “那是你自己手气臭还非要玩的,再说了,后来我不是出警去了吗?那能算逃跑吗?”

    这几个人一边说一边到了我们面前,然后齐齐向公安局长敬了个礼。那个被打的老头撕掉了白胡子和假套,向我们汇报着:“报告,第九警务联勤小队向您汇报,圆满完成任务。”

    公安局长笑着道:“别装地一本正经了,这些都不是外人,是你们龙缘上面派下来的。”

    “哈哈。原来是自己人啊!”龙缘的人走的都是精英化路线,而且基本上都比较活路,没有那种死板教条的人。可以说这已经算是一种企业文化了。这个特安显然也是类似的性格。“你们上面到底怎么搞的啊?这么重要的东西也能跑掉!”

    “你怎么知道是龙缘的东西?”小纯问道。

    那个人一愣。“难道不是我们的实验生物?”这个特安疑惑地道:“我还以为只有我们在搞这种生物技术呢!”

    我用眼神向旁边的公安局长斜了一下。那个特安看到之后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赶紧岔开话题。“下面地人群已经清理开了,但这里是闹市区,周围的建筑内都有不少人,这些人我们不方便驱散啊!这个秘密怕是保不住了!”

    “不用担心。”我一边整理身上的装备一边道:“反正这小家伙跑出来已经是最糟糕的情况了。有没有人看到我们的行动实在是没多大区别。要是……”

    我地话并没有说完就被楼下轰的一声巨响给打断了,楼顶上的所有人都迅跑到了栏杆边上向下看去。我们所看到地情况是街边的一座百货商店缺了一个角,街面上到处都是断砖碎瓦。还有一堆正乱七八糟的电子产品,看起来是电子商品柜台被什么东西爆破了。

    “有伤员。”小纯忽然叫了起来,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果然现路边躺着一男一女。男人浑身都是血,身上还有大量碎玻理。女人一只手捂着脑袋在地上微微的晃动,好歹还没死。

    顺着爆炸的百货商场拐角和地上的爆炸抛射物,我们迅的把目光移动到了路中间的小不点身上。此时小不点身体中段固定器地左右两侧各打开了一个盖子,盖板翻开后像一对翅膀一样。右边的盖子上并排躺着四枚高爆火箭弹,而左边却只剩了三枚。至于少的那枚去哪里了已经不用想了。

    小不点居然攻击平民,这让我们很惊讶。

    “凌,试着联系小不点的精神波动,看看他到底怎么搞的。”

    凌闭上眼睛仅仅两三秒就又睁开了。“小不点的情绪波动很激烈,他很愤火。他的思维好象很混乱,无法读出完整的情绪信号。估计小不点的大脑可能受到了某种伤害,神经系统有严重障碍。”

    “你是说小不点不是无故跑出来捣乱,他是被打傻了?”

    “不一定是实际的物理攻击,也可能是类似我们这样的精神冲击。不过这个可能性并不大。我们和幸运他们一家三口都是一样的设计原理,除了你没有别人可以干扰我们的思维,小不点不应该受到这么严重的冲击。我想可能是别的情况造成的。”

    我点点头回身对小纯道:“马上把情况回基地,让研究部会审一下看看有什么情况可能寻致此类情况。”

    小纯这次到是没有直接用自身的电波射能力,而是打开了这边的龙缘分部提供的通讯设备。通讯器那边地技术精英们听到我们传回的情况全都开始思考起来,但是他们一时半会也不能马上得出结论。只能让我们先想办法把小不点带回去。

    就算他们不说我也得想办法,因为下面的小不点已经开始狂了。他的右侧盖板上最靠外延地火箭弹固定器突然弹开,接着火箭喷出一米多长的火焰蹿了出去。轰的一声,建筑内生了大爆炸。但是我们并没有看到到底命中了什么,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又有人伤亡了。商场后面几个安全出口处大群原本挤进商场看热闹的人正疯狂的向外挤,只要有人摔倒,立刻就会丧生于后面人流的脚下。小孩和女人的哭声交杂在一起,现场一片混乱。虽然国家反复强调防火安全,但商场为了增加赢利,把大量的安全出口都变成了仓库,现在这些小出口根本无法提供这么多人的安全撤离。踩踏致死的人远比小不点直接炸死地人要多的多。

    可能是看到后面的大门实在挤不出去,有些人开始铤而走险从前门往外跑。最先出来地是一个看起来比较精明的小青年。他还拉着一个打扮时髦的少女。他们离开的出口距离小不点的直线距离不到二十米,但是奇怪地是小不点并没有注意这两个人。

    两台镇暴机器人开过来把两个人挡在了身后,然后倒退着掩护这两个人撤退。虽然平时总是扮演欺压百姓的恶吏。但特安部队实际上还是为了国民的安全而逼不得已扮演坏人,保护国民安全才是他们地真正任务,平时动手打人一般都是找的托,或者确实是对方蛮横无理的情况,并非真的拿人命不当事。他们毕竟也是安全部队。不象我们这些特战部队只管杀人不管救人。

    看到两个人从前门安全脱离,开始有更多人学着他们从前面逃跑,特安只好指挥镇暴机器人再次上前掩护。考虑到人比较多。机器人干脆用身体挡在了出口侧面,为逃出来的人组成了一条通道。

    就在从前面脱离的人越来越多的时候小不点又动了,他突然转动了一个方向,左侧火箭弹固定器再次弹开一个,轰的一声,一台镇暴机器人并轰成了漫天飞舞的零件,当时在这个机器人后面地一小群人也被冲击波震飞了出去。虽然这只是小型火箭,但龙缘专门为我们配备的火箭弹威力可不是一般的大。镇暴机器人都是履带式的,体积差不多和小型挖土机差不多大。能被一次轰的一点完整的零件都找不到,可见火箭威力到底有多大。

    那些被牵连在内的人大部分都是被炸的血肉模糊,不过看起来严重实际上并不致命。爆炸的威力都被机器人挡下了,后面的人只是被爆风刮到而已。剩余的人

    开始惊慌的向回跑,同时剩余的机器人开始迅的向小不点冲了过去。可能是那几个特安现情况失控,打算用镇暴机器人控制住小不点。

    虽然想法很好,不过小不点和我们一

    样是强化生物,操纵机器的电路系统这个能力他也有。几台机器人突然一个转弯向着商场里开了进去,不一会就听到了里

    面哭爹喊娘的惨叫声,明显人群全都乱套了。

    “疏散附近建筑。”我对警察局长喊了一声,接着就从楼上跳了下去。斯哥特他们一个个跟着我也跳了下来。

    三十楼不算矮,不过这个建筑并非直上直下,墙体外面有一些之子结构的装饰性浮条,我就顺着这些东西一路跳到了地面上。对面楼上的一群不怕死的人还在

    一个劲的看热闹,真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这么勇敢,好象为了看热闹可以将生死置之度外。

    直到我们落地才有人注意到我们,不过此时我们已经换上了正规出任务用的生物铠甲,不是刚才的那种黑色作战服了,所以围观群众是看不出来我们就是刚才

    那些运钞者里爬出来的人。

    小不点似乎注意到了我们在靠近。他一扭头看向我们,然后居然朝我们冲了过来。斯哥特刚要举枪就被我按住了:“不对,他地情绪是兴奋。”

    斯哥特一听也感觉了一下,明显小不点对我们没有任何敌意。看着这个小家伙冲过来。我们没有做出攻击行动。他跑到我们身边围着我们转了几圈,然后过来

    开始用脑袋摩擦我的手。

    “小不点,你还能认出我吗?”

    小不点对我的问话完全没反应。这个表现很不正常。小不点是会说话的,他能理解我们地语言,也能说我们的语言,可是刚才说话的时候我们一直在测试他的

    神经反应信号。虽然不能控制,但感觉还是可以的。我们能感觉到小不点根本就没理解我们的语言,他的思维乱的像一团麻,我们的语言对他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凌很认真的道:“他受地精神冲击很严重,对我们亲近可能只是一种残存的记忆。他现在的智力基本和一条狗差不多了。只能理解很简单地情绪了!”

    凌说完,小不点忽然猛的转身向着商场跑了过去,接着就看到一台镇暴机器人从商场里飞了出来。那个机器人的胸口明显多了个大洞。镇暴机器人显然是被动

    能武器攻击了。而镇暴机器人自己是没有杀伤性攻击武器的,那么攻击这台机器人的肯定是建筑内地某个人。

    商场里有人带着武器,而且威力很大。这个认识瞬间让我们明白了小不点刚才到底在干什么。他肯定是现了危险,然后先开火进行了攻击。现在的小不点只能依靠本能和一点微不足道的智力进行判断,所以他能识别敌我并进行战斗。却不知道要避免无辜人员被牵连进来,以至于会误伤那么多群众。但是,他地本意应该只是对抗危险。

    可是。商场里带着武器的人到底是什么人呢?普通的罪犯?这显然不可能。除非对方有攻击的想法,不然小不点没道理主动攻击,可是一般的罪犯为什么要攻击小不点呢?如果不是罪犯,那能是什么人?能把镇暴机器人打成这样,可见这武器威力还不小,对方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大威力的武器呢?

    就在我们疑惑的时候又一台镇暴机器人飞了出来,不过这次它还带出了一个身高一米九的高大男子。这个家伙是个白种人,而且手腕上还套着一个奇怪的照西,“功能扫描。”我低声用语音命令启动了盔甲里地辅助计算机。

    头盔目镜上立刻叠加上了一些信息,记者一道绿线迅从那个人身上扫了一遍。接着那个男子手上的东西被计算机选中并标记了一下,然后磁异常扫描仪和电磁共仪共同绘制出了那个东西的三维结构,计算机比对各个部件之后在我的头盔目镜上显示出了这个东西的透视图,同时屏幕侧面红色的危险提示亮了起来,思维连接设备内也响起了意识流形式的提示信息:“归描该物体为火药动力长管枪支,具备连模式,弹药剩余十七,预测威力值三千。”

    听到这个提示就该知道龙缘为什么能成为世界第一大军火集团了吧?如此强大的战场计算机,哪怕只用来搭配一把老式步枪,也能让士兵具备比敌人更强的战斗力。

    扫描完成之后那个人的身体内部又再次被以红色标记出了一个骷髅的形态。战场辅助计算机依然在提升着我:“归描到合成生物骨骼,燃料电池驱动,半电子脑系统,有电磁隔绝设备。材料硬度百分之七十四,结构强度两百三十七,绝缘。动力输出百分之八十八,无专用攻击武器。”

    提示的度很快,显示这么多东西,实际上也就是那个人和镇暴机器人一起从商店里飞出来摔到地面上这么几秒的时间而已。这个家伙全身上下所有可能的武力。

    器以及大概性能都被显示了出来,而且计算机在我地目镜上叠加了一些辅助信息。比如那个人的眼睛前面一个放射区域被辅助计算机以淡红色标记了出来,这个区域实际上就是对方的视力所覆盖范围,只要我不进入这个区域,对方就看不到我。同时计算机还根据这个人的度和四肢长度以及武器情况标记了一些不规则地层次区域。这是对方攻击范围的显示,最内一圈是他的手脚攻击范围,再外面是使用武器后的攻击范围。

    这些辅助信息都是盔甲内的辅助计算机计算出来的,从第四特区的那艘飞船上得到的计算机技术可不单是用来建造了女娲而已,其简化版本也用于一些尖端武器上,比如我们的盔甲。

    那个人一落地就立刻用袖子把连接在胳膊上的管状物遮挡了起来,然后迅地爬起来向我们跑了过来,嘴里还用不太流利的中文喊着:“救命,我是游客,救命。我是游客。”

    “快过来。”我一边喊着一边用通讯能力通知身边的人:“他一靠近就把他抓住,小心点这家伙地马力不小。”

    “看到了。”斯哥特回复的信息显示他已经知道敌人的实力了。

    那个家伙还想装无辜的外国游客,可惜我们的扫描设备太强悍。什么都看见了。这个家伙一到跟前就被晶晶和斯哥特联手按倒,小不点则迅地冲进了商场内部。混乱中有二百多人被驱赶了出来,而最后一部镇暴机器人也被打碎了。

    被我们抓住的家伙体内装的这个就是我们见到了很多次地体内机械骨骼系统,小不点的行为也显示了人群中还有危险人物存在。这些人被驱赶出来之后小不茬就不再对商场赶兴趣了,明显危险份子都在这群人里了。

    “扫描目标。标记危险。”

    我们全都启动了头盔内的辅助功能,计算机和检测系统迅扫描在场的每一个人。我们三十几个人的计算机都是联网的,系统自动分配任务。每个人的盔甲系统只扫描几个人。信息被反馈共享之后就相当于扫描过了全部的二百多人。没问题的人都是正常地,危险人物在我们的目镜中看过去都会在头顶出现一个红色箭头指着这个人,如果我们连续盯着一个人过五秒,这个人的详细信息就会自动展开在%镜侧面。

    这二百多人大部分是无关群众,只有七个人被标记为危险人物。这些人一出来就开始乱跑,什么方向的都有。我向斯哥特他们布了分头追的命令,大家迅散开各自冲着自己的目标跑了过去。

    我瞄准的是这里面战斗力评估最高的一个人,这个家伙看起来只是个普通的文弱书生,而且还是亚裔人种。要不是我们有扫描系统。肯定会把他忽略过去。

    跟这个家伙跑在一起的人还不少,但都是群众。我们穿成这样,包裹的太严实,外面看过来连我们到底是真人还是机器人都分不出来,所以那些群众也分不出来我们要干什么,一个个慌张的忙着逃命。

    眼看就快追到那个家伙了,我前面的一男一女中的那个男人居然突然回身一脚向我踢了过去。他出手很突然,但是我知道他为什么攻击我。这个男人和他身边的女人一直和那个家伙在往一个方向跑,我追前面那个家伙,后面这对男女自然认为我是在追他们。那个男人为了保护身边的女人所以铤而走险的主动攻击我。

    虽然他是突然反击,但他毕竟只是普通人,一看就知道连普通军人都比不上。这一脚明显软绵绵的,我单手接住了他的腿向旁边轻轻一推,这个家伙立刻失去重心摔倒在地。我不想伤到本国人,他也只是情急自卫。摔他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我控制好了力度让他屁股先着地。

    前面的女人现男朋友突然不跑了,连忙回头。结果却看到男朋友被摔倒在地,同时看到我向她冲了过去。其实要不是我带着头盔他们绝对不会误会,因为人是可以从对方的眼睛里确认对方是否在盯着自己,也就是俗话说地眼神对上。他们只要注意到我的眼睛肯定知道我不是冲他们去的。但问题是头盔把我整张脸都挡住了,他们根本看不到我的眼睛。

    女人惊叫着挥起手里地小皮包想打我,但是她和她的男朋友却震惊的看到他们面前我的影子一闪就化为了虚影,等她回头时我已经冲到目标身边了。那个男人还算不错,这么火暴的场面居然还能爬起来,没有吓傻。他拉着已经处于呆滞状态的女朋友就向另外一个方向跑了过去。

    那个被我追的家伙刚开始还为了掩饰身份想混在人群中逃跑而不敢表现出太夸张的体能,但是现我越众而出明显是对他来的之后他也知道我已经现他了。

    这个家伙现我追近之后毫不犹豫的一个蹲身扫腿。

    这家伙身体里地机械骨骼提供了强大的动力,加上强悍的肌肉辅助,他地力量比普通人可大了不知道多少倍。这一腿比刚才那个家伙的业余级别扫腿快了几十倍,瞬间就扫到了我的小腿上。

    他虽然度快。但我也不慢,而且我比他坏多了。脚下喀嚓一声,盔甲战靴底部设计用来对付冰雪路面的钢钉瞬间打入了水泥地面。我的身体因为惯性向前倒下。他地一脚刚好扫中我的小腿,但是我的脚已经钉地面上了,身体又因为惯性钱前倒,他地力量刚好用来抵消惯性,剩余部分则只能和地面对抗了。尽管他有机械骨骼。但也并非无敌铁金刚,这一脚的力量全被抵消完了,而且他的腿直接踢中我的盔甲外面。这个冲击力可不小。

    我的盔甲外延是锋利的刀口,他这一脚上去,只听哗啦一声,他小腿上本来绑着的护板被踢的粉碎。怪不然他敢扫我,原来外面的普通裤子里有穿简易护腿。

    不过这次地力量显然出想象,护腿散架不算,他腿上的肉也被切出一道大口子。

    感觉冲击力消失后我脚下的铁钉迅的收回了靴子里,同时我反脚对着他正摆着横扫姿势的膝盖踹了下去。吱的一声,那家伙的两条腿立刻弯曲成了一个诡异的弧度。

    “警告!后方危险接近。”辅助电脑的意识流提示直接响起在我的脑海中。

    一转身居然看到一个面目清秀的少女拿着根金属棍向我打了下来。这个少女明显是本地人。湘妹子的特点很明显,但是这样一个少女为什么要帮助一个敌人呢?虽然这个敌人是亚裔血统,但也不至于一来这边就能拉拢到人帮他们一起搞间谍活动吧?难道说这些人一直就是潜伏人员?

    思考间女孩子的金属棍已经挥了下来,我单手接住了棍子的这头,用力一拧就想把棍子拧弯,但是我好象想错了。对方不是间谍人员,至少不是正规间谍,因为她根本没有一点力气。一个间谍即使是女间谍,起码也要会点格斗技术,特别是外勤间谍。可是这个小姑娘的力量显然完全符合一个少女的标准,我一拧没把棍子拧弯,反而把棍子给拽了出来。拧弯棍子一只手是做不到的,对方必须用力抓紧,我才能以自己的力量把棍子拧弯,可是这个小姑娘根本没劲,我一拧她就抓不住了,棍子直接脱手。

    “啊!”被我踹断腿的家伙居然突然扑了上来抓住我的小腿猛的把我向上掀了起来。

    向上掀一个人看起来很费劲,但只要你力气够大,这招比推人好使。推人的时候对方的力量会和你抵抗,但是向上的话对方没有地方借力,只要你的力量比对方体重大就一定掀的起来。

    我被这个家伙直接掀上去两米多高,他同时对那个女孩子喊着:“快跑。”

    我在空中调整好平衡直接落在这个家伙的身边,一脚把他踢出去二十多米,那个家伙像个面团一样在地上又滚了老远才停下。少女到是没跑,她四下看看,居然随便弯腰又捡了根棍子向我打了过来。我现在终于知道棍子哪来的了,原来是机器人的零件!

    小姑娘到是很勇敢,这种情况还敢冲上来。像我们这样带着头盔看不到眼神,反而会给对手很大的压力,因为你无法从眼神上判断对方的情绪,自然就会联想到对方很冷酷,这会打击自己的自信心。小姑娘在这种情况下还敢冲就说明她很勇敢了,不过勇敢的外国间谍或者判国者可不是我同情的目标。

    单手一伸直接捏住了她的脸,向旁边一推,小姑娘摔出去七八米再也没了动静。我直直的朝那个被我踢飞的家伙走了过去,最先暴露的那个敌人立刻冲上来。用那个枪管对着我。噗,枪声到是不大,但是威力不小,可惜对我们的盔甲完全无效。子弹在盔甲上擦出一片火星就弹飞了。

    我手掌一翻,一个像溜溜球一样的东西到了我手里。手指捏住这个东西上限两面轻轻一按,嗞啦一声溜溜球边缘弹出一排锋利的刀刃。我猛的把这个东西扔了出去,它立刻旋转着向前飞了出去,同时它后面还带了一根很细的丝。

    那个人躲开了带着刀刃的飞行武器,却没看到后面的丝。那个东西飞出去二十多米就调头往回飞,他虽然注意到了那个东西飞回来,却因为那东西的飞行轨迹,不会碰到他而没注意。等到那个东西被我再次接住的时候那根丝突然被迅收了回来。刚才回旋镖绕出的那个大圆圈实际上已经把那个人包括进去了,丝线收回自动勾上那个人的身体。

    那个家伙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自己的身体突然断成两节倒了下去,致死都不明白自己被什么东西杀了。实际上那根丝本身没有这么好的切割能力,关键因素在于这根丝的两端都在小马达的驱动下飞的旋转着,本身在高旋转的丝线就像一个小锯子,可以轻易的锯开一些不太硬的东西,当然其中也包括人体。

    这些间谍明显是知道我们得到了那电脑,想从我们手里再抢回去。我们抢日本人,他们抢我们,自以为很聪明的当了把黄雀,却没想到遇上了一只捕鸟螳螂,结果丧命于此。

    
推荐阅读: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凡人修仙传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官门 剑傲重生 明末边军一小兵 战神变 君临九天 我的民国不可能这么萌 召唤美女军团 巫师世界 抗战之红色警戒 宋时归 全能闲人 重生世家子 最终信仰 资本大唐 雅骚 恐慌沸腾 重生之红星传奇 龙骑战机 雄霸蛮荒 异界全职业大师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