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十四章 大清洗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晚上十一点整,我们全体出现在南京郊外的一个货舱,这是今晚的出点。【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由于是对内任务,动静不能搞的太大,所以没有用大型生物。幸运带着自己的一家子也跟着我们一起以人形出现,反正人类形态也有不低的攻击力。幸运的儿子小不点的造型是个看起来只有六岁的小男孩,样子可爱的让人看到就想亲一口。不过估计今晚我们的目标看到他的战斗场景之后大概就不会有这种想法了。

    白浪和飞镖当然还是兽形,他们两个是没有人类形态的。夜月使用了自己最擅长使用的蛇妖身躯,反正这个样子比人类也大不了多少。运载我们过来的是辆没有车牌号的大型拖车,车身上什么标志也没有,连驾驶员都带着全电子化战术头盔,根本没有人可以从车上找到任何关于我们身份的证明。今天的行动结束后这辆车也将和我们一起消失,不会有人知道它是哪里开出来的。

    其实今晚还有一个我们的帮凶也在工作,她就是我们伟大的女娲大姐。全南京的路边摄象头都在她的控制之下,所以,在警务部门的监视器上我们是不存在的。摄象头虽然能拍到我们,但信号不会传回监视器就被处理掉了,这就是级计算机的恐怖之处,实时数据监控能应付一切突情况。

    大拖车冲出货舱,以近一百五十公里的度冲上公路。我们经过路段的路灯和灯箱广告牌全部自动熄灭,黑色的拖车在一片漆黑之中不启动任何照明设备,完全与夜色容为一体。偶尔有路过地行人或者汽车,全都惊讶的看着这个夜色中的庞然大物一闪而过。带着全套夜视系统的司机在黑暗中疯狂地一路狂奔。他可是龙缘特战部队驾驶教官,车技绝对没话说。

    拖车穿过长江大桥进入市区,在一个住宅小区门口突然一个甩尾直接冲进了小区大门。小区门口那摆样子的大门在破障器面前像面条一样被撞的粉碎,守门的警卫气急败坏的叫喊着追了过来。拖车在一座小别墅前突然一个刹车。整辆大拖车愣是在原地转了个方向才停下来,车尾大门就着惯性直接放了下来,一群黑影从里面闪了出去。下一秒,那座别墅的房顶和院子里已经站满了人。

    一阵噼里啪啦的玻理碎裂声之中别墅的所有窗户几乎同时被打碎,我们从各个方向冲了进去。我和玫瑰走的是大门,那看起来还不错的防盗门被玫瑰直接拽了下来扔进花圆。我大步走进房间,这里装修还不错,家具看起来还满有古典气息地。斯哥特他们已经从别墅二楼下来了,他们手里还拖着一男两女,还有一条狗。

    我打开肩膀上的强光灯照了下三个人的脸。然后对了下手里地照片。“你是韩琳花?”我抓着那个老女人问道。

    女人已经吓的不知道说话了,被打了一耳光才慌张的点头。我把她一把扫掉餐桌上的东西,把她提起来扔了上去。四名铃音骑士上去按住她的手脚。夜月上去按住了她地脑袋。阿嫡娜从背后取下一个像头盔一样的东西给她套了上去,然后把一组金属支架连接到了头盔上。我拿了一根像针管一样的东西从支架上插了进去,针头穿过支架上地洞和头盔上的洞直接进入她的鼻孔,然后继续深入她的颅腔接触到大脑。轻轻转动针尾,只见针壁上的绿灯滴的一声跳成红灯。然后又跳了回来。

    玫瑰拿着个手提在后面看了看屏幕。“ok。”

    阿嫡娜迅拆掉装备,我把那个女人拉了起来扔回她丈夫和女儿身边。玫瑰把电脑转过来给她看,只见上面是张地图。一个红色的亮点正在地图上闪烁。玫瑰又在地图上的红点上点了一下,然后画面变成了一个操作界面。界面的右上角有着一个视频画面,看起来到是没什么特别,但是那个女人很快就现了问题。画面中地东西根本不是摄象机拍摄的,而是她自己现在的眼睛看到的东西,也就是说这是她看到的实时动态画面。

    “你们……?”

    女人一说话,画面下面的长条中就有一段绿色的声纹信号闪了出来,旁边的小区域内还显示出了“你们”两个汉字。在这些操作条的左侧区域是显示一些人体状态的数据,有心跳血压什么的数据。在这些东西的最上面有个控制菜单。内容还相当的多。

    玫瑰点了下声音操纵,然后对着耳麦说着:“我要自杀。”说完玫瑰按下了射扭。接着那个女人居然也说道:“我要自杀。”说完之后她惊讶的捂着自己的嘴,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我让玫瑰退到后面,然后对她道:“刚刚给你植入的是神经操纵器,我们知道你的位置,和你在想什么。我们能看见你看见的东西,也能听见你听见的东西,我们甚至你正在想的事情。显然,我们也能控制你的声带和一部分特征,你现在完全就是个遥控傀儡。”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知道这是犯罪行为吗?我可是……!”女人突然恢复了傲气,挣扎着要站起来,但是她后面的可不是一般人,她挣扎了半天动都没能动一下。

    我再次给了她一巴掌,把她打飞了出去。她的女儿哭着扑了过去把她扶了起来。我走过去一脚踢开她女儿,然后把她踩回地面上。“注意你的行为,你现在是傀儡。”我指了下玫瑰手里的电脑。“只要我们愿意,随时可以让你身体里的某个器官停止工作。如果我心情好,那或许是大脑,那么你会毫无知觉的死去。如果你敢惹我生气,那我会选择肺部。你知道人在缺氧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吗?”问完之后我邪恶地笑着把脚从她身上拿了下来。“以后的行为都给我当心点。我们有什么要求会用这个通知你,你只是傀儡,不要做什么让我们不高兴的事情。”说完我忽然又想起来什么,转身对她的女儿和丈夫道:“你们两个也给我当心。要是消息有任何地走漏。你们会比她死的更惨。”说完我一招手。“任务完成,撤退。”

    我们呼啦一下闪进门口的卡车,这个时候大门边的小区守卫还没跑到这里呢。他刚到别墅附近就看到前面的大卡车突然启动,车头上装的四十盏强光灯啪的一声全部点亮,门卫慌张的捂上了自己的眼睛,强光刺的他什么都看不见了,眼前就是一片白。他只能用耳朵听到车辆呼啸着穿过他地身边逐渐远去。

    黑色的拖车呼啸着开出小区大门,一个甩尾开上公路,然后向下个目标靠近。这次我们不打算杀什么人,主要是显示我们的实力。所以惊动对方是必要地。因此我们没有直接找最难的下手,而是先袭击了周边的小角色,最后才是那些老大。让他们准备去。在千军万马之中闯进去抓到他们才能真正威慑他们。我们就是要像恶魔一样把他们的自尊、自信全部踩在脚下,从心理上把他们彻底摧毁。

    下一个目标离这里并不远,卡车一路风驰电掣的冲进了那个小区。第二天早上五点多地时候卡车又驶回了仓库,我带着大家跳出了车箱。玫瑰拿掉头盔喘了口气。“呼!累死了!一晚上二百三是多家,真是疯狂啊!”

    “你们真是厉害啊!”我们的司机从驾驶座上跳了下来。“要是我的那帮学生有你们这样地技术就好了。”

    我笑着道:“你的技术也不错啊!一晚上平均时就没下过一百五十公里。没把车开翻真是难得啊!”

    “哈哈!我就是干这个的吗!”说着他转身拍了拍车门:“这家伙也不错啊!功率大的像坦克,平衡居然还这么好,三百六十度大回旋居然晃都不晃!可惜要销毁了。真舍不得啊!”

    “他的工作已经完成了,我们不能留下证据,销毁也是没办法的。您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

    送总了我们的司机之后又来了一帮人,他们是龙缘的回收组。车交给了他们,我带着大家分乘几辆车返回了基地,不过我们跟本没时间睡觉。刚进基地我们就被要求换了套装备,然后直接飞北京,今天晚上还有几个重要人物需要见一下。

    北京支部这边已经坐好了迎接的准备,我们降落后就地休息了一下。顺便制定了一下突袭计划。基地负责人给我们送来了早就准备好地武器,不过基本都是冷兵器。我们的力量和度太大,一般的热兵器对我们来说意义不大。不过我们也不是没有热能武器。白浪的背上装了一个八联装导弹背包,另加两门二十毫米度机关炮,每门备弹三千。也就是白浪这样四足动物才适合携带这么大型的装备,这些东西几乎就是一个小炮台了。

    幸运的儿子小不点放弃了人类形态,而是直接使用了巨龙形态,当然这个在南京基地就已经更换好了。这边给他又装了一个和白浪类似的背包,不过他只有四寻弹,而两门机关炮被一门六管旋转机枪代替,不过他带了一万三千弹药,足够我们挥霍一阵了。

    坦克人形化后就是个肌肉壮男,我们给他准备了两挺四管旋转机枪,两边胳膊上一边固定一门,自动供弹箱背在背上。这种武器在部队里只有少数特别强壮的士兵才会装备,像坦克这样一边一挺的只能说是级猛男了。

    小龙女和阿嫡娜各拿到了一杆死神之眼狙击步枪。这种枪因为后坐力等问题一直没办法装备部队,但是给我们用正好。说实话这东西该叫狙击炮,因为它的口径有二十三毫米,已经过枪的标准了,不过我们还是习惯管它叫枪。这东西主要是用来在远距离攻击目标,它的稳定射程是三千米。而且使用爆裂弹头的话可以把一座小房子全部炸飞。一千米内它地子弹可以光凭惯性把轻型装甲车掀翻,号称单人火炮。

    除了他们四个有热兵器外,我们都只有一支作为备用武器的手枪,主要武器全都是冷兵器。不过闪光弹和催泪瓦斯之类的东西我们到是带了不少。当然,这些都是加工过的产品,爆炸后什么痕迹都剩不下。

    等到天黑后,我让大家再次清点了装备,正准备出,忽然接到老爸电话。“老爸?什么事啊?”

    “昨天晚上地行动已经有效果了,今天那帮家伙向我抗议了。那帮混蛋居然向中央施压,上面几位现在有些难做。”

    “他们什么意见?难道要终止任务?”

    老爸的声音一点也没有不高兴,反而带着点兴奋。“不。上面也被这些家伙搞烦了,所以希望我们能让这些家伙安生点。不过政府出面做毕竟不好。所以事情还得你们来干,但是内容要更改一下。”

    我的声音冷的像是从墓地刚爬出来的死人:“要杀人了吗?”

    老爸意识到我可能不大高兴,但还是肯定了我的猜测。“年轻人容易冲动。自以为自己勇猛无畏,其实我们这些老人家才是认定了目标绝不放弃的人。我们也年轻过,所以我们知道如果不想去做的事情就绝对不要去张扬,但一旦要做了,就必须一鼓作气把事情半好。上头几位的意思是区别对待。干掉几个核心人物。封住一部分人的嘴,之后地事情交给我们这些老家伙就行了。”

    我笑了笑。“黑色交易是吗?我明白。他们在错误的时刻站在了错误的位置上,历史地车轮是不会为了几个人改变方向的。挡住它的一切都会被碾碎,不管那是谁。把名单给我吧,我会处理的。”

    “新名单在玫瑰的电脑上,红色地部分需要彻底抹掉,其他的照旧。”

    “明白了。”我挂断电话之后转身对玫瑰他们道:“计划有所更改。把烟雾弹和闪光弹都卸掉,换上播种机和火焰之母。”播种机是种单兵掷雷,底部是个不倒翁,爆炸时上半部分会先飞起来一米八高,然后爆炸。之后会向周围散射出五千到一万枚直径一毫米的钢珠,把房间内地东西全都打成筛子。至于火焰之母,那是单兵燃烧弹,龙缘专门用来处理一些不想被人看到的东西的时候就可以用这个。

    确定装备后我们从地下通道离开了北京基地,而出口则是在一处市政下水道里。虽然味道不好闻,不过这个地方还真是够隐蔽的!出了下水道就离我们的第一个目标不远了。

    有了昨天晚上的事情,这些反对派已经知道我们今天会有所行动了,所以防卫变的严密起来,连一些小角色也花钱雇了保镖。当然,有我们在,那些人不过是摆设而已。轻松的把所有非死亡名单上的人都解决了,剩下地部分就该见血了。

    我拿着资料站在一座看起来很普通的居民楼前面。谁也不会想到这位老大居然会住这里。表面上看这只是普通住宅小区中的一座普通住宅楼,但实际上它的一零一室是个地下室入口。从这里进入之后可以进入一条地道,穿过地道就能进入附近一所没有门的别墅中,那才是真正的居住点。我们的资料上只提到入口在这里,我们并不知道附近哪座别墅才是地道连接的那所,所以只能先从这里开始找。

    进入地道显然是不明智的,在那种地方对方有一万种方法要我们的命。我们是比一般人强,但我们不是不死身。我们也会受伤,也会丧命。

    维娜蹲在地上,单手按着地面闭着眼睛道:“好长的地道啊!居然还有轨道车在里面。”

    “哦?他们还有车?”凌也蹲下把手按到了地面上,但是她很快又站了起来。“真没想到。防卫人员还不少啊!”

    “知道地道往哪个方向去的吗?”我问道。

    凌和维娜同时指了下前方的小山包。“我们要找的别墅在那山后面,距离大约三公里。”

    “那我们过去。”

    到达那别墅之后才现这是所很大地建筑物,而且真的像资料上说的一样没有门。小纯看完整个建筑后道:“这个家伙平时肯定经常干坏事。”

    “为什么?”我好奇的问道。

    小纯笑着道:“不干坏事就不用把自己家修地像碉堡了。国家主席比他重要多了,也没把自己家修成这样啊!这个家伙肯定是经常干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怕人家报复他,所以才修了个碉堡藏起来。”

    我笑着揉了揉小纯的头:“你这个小脑袋瓜都在想什么啊?这是他的别墅,不是他的家。昨天晚上的事情虽然一般人不知道,但是他们这些置身其中的人怎么会不知道?他是今天早上才带着全家老小跑过来的。”

    “他家还有孩子吗?”小纯有些不忍心的问道。

    玫瑰有些生气的对小纯道:“你难道想留下证据让我们被一起牵连进去吗?”

    小纯摇摇头。“我只是觉得。如果是孩子,是不是……?”

    我打断了她们两个。“我有说要搞灭门惨案吗?你们都过来。”我把玫瑰地电脑打开给他们看了下。“这是照片。目标是四个人,现之后直接消灭。至于其他的人,随你们便吧!反抗的人我建议你们直接干掉,如果是没有反抗能力地人,你们又想放他们一条生路,那我建议直接打晕。我可不想被你们放过的人反过来咬一口。”

    “明白。”

    “好了,我们过去。”

    因为别墅没有门,所以外面连守卫都没有。墙壁都是钢渣水泥浇铸出来的,里面还夹了钢板。外墙上连窗户都没有。从外面看很容易被当成配电所或者水泵站之类的东西,附近的人根本不知道这是所碉堡式地别墅,还以为是什么工程建筑。

    我们没有走地道。也不能让对方走地道。我向白浪吹了声口哨。“给地道上面来两下,轰塌入口,别让里面的人跑掉了。身边把警卫都堵在地道里,等他们绕过来我们也完事了。”

    “乐意效劳。”白浪走到山坡上,背上的武器套装自动向两边弹开。两枚寻弹从他地两侧先后点火飞了出去。第一枚导弹直接命中别墅的墙角。轰的一声响,地面上的泥土都被轰飞了,露出了下面的金属层。楼里的人瞬间从睡梦中惊醒。这种时候听到爆炸,他们当然知道是什么事。

    第二枚寻弹没有直接攻击,它先是向上飞了很高,然后才转了个方向一头扎下来。轰的一声巨响,加盖了钢板的通道依然被轰塌了,整个地面都凹下去一大块。同时,别墅的墙根底下也多了个洞,白浪在这里炸开个口子,到是省地我们再打洞了。

    我们迅的跑到洞口附近。里面立刻闪出几个人,但是他们刚出来就被莫名其妙的打晕了。我跨过瓦砾直接进入了别墅内部。和外面只有红砖水泥的结构不同,内部装修的非常漂亮。不过我们进入的这个位置显然已经没有什么美感可言了。龙缘出产的微型导弹威力不比六零火箭炮差,这房间里的东西已经被打的不成样子了。

    除了一开始冲出来的人,里面已经没有守卫了。通过电磁感应和热能感应能力,我们可以清楚的确定房间内的所有生物的位置,连一只躲在天花板上的蟑螂我们都能感觉的到,更别书守卫了。

    我率先走向一层的卧室,里面有三个女人,全都惊慌的缩在墙角。玫瑰走过去把最小的那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拽了起来,旁边那个三十几岁的女人立刻扑上来想和玫瑰搏斗。别说现在,就是以前没有经过改造的玫瑰也是受过正规间谍训练的,她这样的姨太太哪里是对手?玫瑰轻轻一拨拉就把她推向了一边,然后用食指在哭喊的小姑娘脖子上点了一下。

    生物麻醉针效果很好,小姑娘几秒就没声音了。玫瑰把她放到了床上,旁边那个刚被拨拉开的女人以为小孩死了,疯一样的批了上来。玫瑰对她可没那么客气。一记手刀就把她打晕了。

    我走到剩下的那个二十来岁地女人身边问道:“杨曼妮?”

    女人恐惧的点点头。

    我麻利的把消音手枪顶上她的脑门:“下辈子记得做人别太刻薄。”噗!微不可闻地一声,女人睁着满是恐惧的眼睛仰面朝天的倒了下去。我顺手把床单拽下来扔到她身上盖住了尸体。转身走出房间后其他人已经下来了。“完成了?”

    “任务目标全部终结,其他人员都点晕了。”

    “恩,撤吧。”

    我们走后十几分钟。那些被堵在地道里的警卫才从出口绕出来跑回别墅边,但是他们什么也做不了了。至于说证据,这种东西是别指望了。我们都穿着战术盔甲,这东西带防化功能,密封的很严实,不会留下皮肤碎屑或者头指纹什么的证据。炸墙的寻弹用的是塑料,爆炸后烧的什么也剩不下。最后处决用的子弹是冰弹头,射入人体后会因为尸体最后地温度而融化,除了留下一些蒸馏水之外什么都不会有。而且子弹用的是纸弹壳,击的同时弹壳也烧掉了。

    下一家目标就在离这里不远地地方。而他们甚至都听到了一开始的爆炸声。等我们到那边的时候那座别墅里所有的人都已经拿着武器在等着我们了。

    事实上我觉得他们如果都在睡觉还能减少一些痛苦。三十几名保镖和我们的火力三人组进行了三秒对射,然后全部死光。无论是坦克拿地旋转机枪,还是白浪身上的射机关炮。那都是压制性武器,比保镖们的小手枪不知道要飙悍多少倍。要不是这里比较偏僻,我还不不敢让他们用这么重型地武器呢。虽说无弹壳弹药威力小,但无弹壳枪由于不用退弹,所以气密更好。实际威力更大,加上生化人精确的神经控制能力,即使是这样的重武器也可以像狙击步枪一样准。所以枪战只持续了三秒。

    被打的跟蜂窝一样的小楼里除了被打断的电线时不时打出几个电火花之外没有任何动静。但是我们的眼睛可以依靠热能准确的感觉到分布在三层别墅中的二十几个人。

    这家地处决数量是七人,他们是我们的重大阻力。在这种他们不死我们就得死的情况下,我是不会有任何怜悯之心的。我有自己的正义标准,他们在我看来只是敌人,而我不和敌人讲人道。

    一拳砸开三楼主卧室的大门,可怜的男主人居然还拿着根棒球棍打算偷袭我,结果被我一把握住了。任他又是拽又是扭,挣的脸都红了,棒子就是纹丝不动。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突然冲过来猛打我的肚子。“放开我爸爸!放开我爸爸。放……”

    玫瑰在孩子的脖子上点了一下。小孩立刻软倒。我一松手,男人因为控制不住力量摔进了房间里。我顺手把孩子拽了出来,反手扔了枚播种机进去,然后顺手把门带上了。房间里传来一种仿佛是下暴雨一般的声音,同时伴随着惨叫声。钢珠被换成了冰珠,但威力不会下降多少,这么狭小的空间是没办法躲藏的。

    下到一楼的时候大家已经集合齐了,我们直接离开了这间已经大部分都是死人的别墅向下一个目标进。

    凌晨三点的时候我们已经把红色名单上的人都勾的差不多了。这血腥的一晚有六十三个人因为我们而失去了生命。作为一个人,他们实际上没做错什么。他们不过是两种文化交战下的产物。在错误的场合,他们使用了错误的手段,从而导致他们错误的终结。相比之下比较无辜的应该是这其中妄死的保镖们,他们和这整件事情都没什么关系,只是接了一件不大合适的任务罢了。而这些人留下的孩子,我只能在以后让龙缘的福利部门多关照一下了。龙缘对不起这些孩子,可他们的父母如果不死,会头更多的孩子像今天的他们一样。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们这极端残酷的手段完全是为了防止出现更残酷的事情。早些结束这场政治冲突,妄死的人就会少一些。

    我们坐在一辆“借”来的公交车上向最后一个目标前进,玫瑰拿着电脑坐在我旁边的座位上。“最后一个目标不是那么好办啊!”

    “我知道。所以才把他留在最后。”

    凌接过电脑看了一下。“居然还是个将军,那不是我们的上级吗?”

    “理论上说是的,但我们不是一个系统,没有从属关系。”玫瑰解释着。

    小纯翻着资料道:“按这上面说,他还是个不错的将领呢!可是他为什么要反对我们呢?我们活着跟他应该没什么关系啊!我们又不要他养,花的也不是他的钱,好好的他干什么要向中央施压想把我们给处理掉啊?”

    “为了生存。”我长长的叹了口气。说实话,我真的不希望目标中出现这样一个人物。不是怕他,而是觉得这样的内部消耗真的不值得!

    
推荐阅读: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天地霸气诀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胜者为王 官门 剑傲重生 明末边军一小兵 战神变 君临九天 我的民国不可能这么萌 召唤美女军团 巫师世界 抗战之红色警戒 宋时归 全能闲人 重生世家子 最终信仰 资本大唐 雅骚 恐慌沸腾 重生之红星传奇 龙骑战机 雄霸蛮荒 异界全职业大师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