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十二章 落网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是的。【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这就是我们要守护的魔镜,它被分成了两个部分,分别藏了起来,刚才的仪式就是解除封印将其彻底融合。现在,只要你带着它离开这个空间,我们就自由了。”得到肯定答复后我迅的带着守护者们走出了空间通道。

    我们刚从镜子里出来就被一条绳索给拉到了一边,负责封印大轮冥王的法阵并没有启动。我进去前就和二郎神他们打过招呼,我会带守护者先出来,跟在我们后面的才是大轮冥王,所以在我们出来前是不会误启动的。至于白虎和玄武,他们本身实力很强,就算被自己人的陷阱误中,只要时间不长,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情。毕竟我们设的是捕捉陷阱,不是绞杀陷阱,顶多就是被吸干法力变的手软脚软,过段时间就好了。

    “里面情况怎么样?”二郎神拉着我问道。

    “暂时还没什么问题。空间残留能量还能支撑一会,大约几分钟后空间会开始逐渐崩塌,然后大轮冥王和白虎他们就会被崩塌的空间逐渐逼到这个出口来。只要他们一钻出来,你们就启动法阵把他们全都给困住就可以了。”

    “哈哈,这次大轮冥王那只笨鸟要倒霉了。”朱雀笑的很得意。

    我略微有些担心的道:“这个东西不会伤害到白虎和玄武吧?”

    “放心吧,这是能量吸收阵。以他们俩地修为,回去吃两颗仙丹也就补回来了,不会有太大问题的。不过一会你可得站远点,这东西的吸力很强,你这样的冒险者被粘到很可能会掉回新手区去的。”

    “靠,这么危险啊?那我们还是退远点说话吧。”安全第一,我可不想为了这么邪门的原因被搞回新手村。

    一口气拉着二郎神跑到百米开外我才停下来。“喂,朱雀小姐。你往旁边站点,别挡着我啊!”

    “你站那么远干什么?”朱雀刚才在和青龙说话,没听到二郎神和我说了什么。

    “我怕被误伤。”

    “误伤?”朱雀看了看法阵随即明白了我的意思,也不再多说,而是拉着青龙向旁边移了一点给我让出视线通道。

    布阵的众神仙把法阵准备好之后就处于高度戒备状态,而我们也紧张地蹲在远处等着那两只即将撞树的兔子。那个镜像空间的坍塌度比我们预想的要慢不少。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才突然现镜面一阵抖动,这是里面有人要出来的前兆。

    “来了。”

    所有神仙都同时闭眼开始念咒,地面上的巨**阵亮起了明亮地黄色光芒,而且其中央的太极图还在缓慢的旋转着。现在这个阵已经处于激状态了,不需要人再去控制,这个时候任何东西只要进入阵法范围就会被困在里面。

    镜面晃的越来越厉害,突然一个人从里面摔了出来。“哇啊啊啊啊……!”无数道黄色的电弧从阵法内的各个方向飞了起来,刚跳出来的人立刻被闪电打的飞到了空中,可是他却飞不出这个法阵的范围,只能惨叫着在天上打摆子。

    “靠。不是大轮冥王!”我们已经看清楚了跳出来的人。这个家伙我不认识,但如果斯哥特在这里地话他一定会告诉我这就是之前被他们逼进了镜子里的那几个玩家之一。只可惜现在斯哥特并不在这里。而且之前他也忘了告诉我有这么一回事了。镜子是斯哥特他们抬回来地,我并不知道那些玩家在镜子里。还以为斯哥特把他们干掉了呢!

    “快停下,那家伙要挂了!”二郎神喊了起来。

    “不能停。”我大声阻止了那些神仙们的动作。“大轮冥王可能就在后面,你们现在停下还能马上动吗?”

    我这么一说大家都明白过来了。这个阵法地维持并不需要太大力量,但是激活它需要消耗的法力却异常巨大。刚才那些负责操作法阵的神仙们已经激活了一次法阵,现在的法力足够他们维持阵法运转,却不够他们再激活一次。

    我的话音都还没落镜子里就又接二连三的滚出来六个人,结果没有一个是大轮冥王,但是和之前那个家伙一样。这些人全都被黄色的电弧打的在那里直抽抽。用来镇压大轮冥王这种级别高手地法阵哪是普通玩家能抗的住地呢?那几个家伙眼看着身上的装备开始一件件的向下掉,身体也变的越来越虚弱。可是不管他们怎么挣扎就是完全无法移动身体。

    我稍微有些担心的问那个主导法阵的神仙:“他们这样不会有事吧?”

    “当然会有事,而且是大事。”那个神仙道:“这种法阵会吸收能量,大轮冥王那样的高手当然能顶的住,只要不是被连续封印个几千年,一般都不会有太大问题。可是他们不同,他们只是普通人,法阵会把他们的法力逐渐吸干,然后他们就会不断的掉级,直到不够二十级被送回新人区。”

    靠,直接杀回新手村可是最恶毒的方式了,这个家伙还真是倒霉啊!不过我现在就算想帮忙也没办法,只能祈祷大轮冥王赶快出来被我们抓住,这样他们说不定还能少掉个几级。

    我正在帮他们祈祷却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了一个女声:“土裂斩。”

    我一个闪身滑向一变,只感觉一股劲风在我的盔甲表面刮了一下,巨大的力量差点把我的胳膊拽脱臼,整个人横着就摔了出去。可是虽然我躲开了,前面的神仙们却无法躲闪。法阵启动后这些神仙是不能突然离开的,必须等法阵完全停止他们才能移动。我带上二郎神和两大神兽到这边来就是为了保护不能动的神仙们,可是没想到还是被偷袭了。

    一声惨叫中一名不知名的神仙被一劈两半,连元神都没保住。袭击我们的是大轮冥王的女儿不动冥王,别看这丫头长的俏丽可爱,实际上一点不比她娘差,绝对是个杀人如麻的主。

    “拦住她。”我大喊一声提醒前面站的两位圣兽。

    不动冥王的第二次攻击跟着到达,但是在我的提醒下圣兽已经反应了过来。朱雀移了半步挡在了攻击  

      ,手里的红色长枪直接打在剑气上,那道蓝紫色的剑    弹飞了出去。

    “大胆妖孽胆敢伤我上仙,当吾等是摆设吗?”青龙把手里的青鳞飞龙剑抽了出来,剑尖一点不动冥王的方向。“真龙波。”

    我本来还以为青龙要冲上去砍人,谁知道剑尖却突然一闪,射出了一道仿佛激光炮一样的巨大光柱,沿线的任何障碍物都无法抵挡这光束哪怕一秒的时间,所有被擦过的东西全都瞬间汽化,其威力实在是让人头皮麻。

    不动冥王和青龙比显然是差了一个档次,这一剑她是无法硬顶的,只能闪到了一边,但没想到的是自己闪开了光束却招来了更可怕的东西。朱雀飞在不动冥王的上方,单手一指不动冥王。“南明雷炎弹。”

    我不知道朱雀释放的到底是哪种攻击,反正我只看到一大片绿豆大小的红色光点像暴雨一样飞射而出,不动冥王完全没办法阻挡这些东西,瞬间被打成重伤撞断了几十棵大树后还欠进了一块巨岩之中,她的周围到处都在冒烟,仿佛刚被陨石袭击过一样。

    我迅跑到不动冥王灵儿摔落的那块巨岩旁边,虽然她妈不是个东西,但她毕竟和我一起出过任务,不能对她太无情。跑到她的身边时才现她的身上全都是黑色的想孔,这些孔的直径可能还不如圆珠笔芯。但是数量太多,灵儿地整个身体几乎都被打成了筛子,而且伤口已经被烧焦,想愈合都不可能。这种伤其实是最要命的,表面上看起来好象是伤口烧焦了不会流血而亡,其实却是把所有伤口都破坏了,想治疗也无从下手了。这要是伤在体外还可以把伤口的死肉刮掉让其再生,可是这么多洞。我要是把死肉都刮掉,灵儿可能就只剩下一半的体重了。

    其实刚刚的攻击不止命中了灵儿,她身边的地面也和她一起,满地都是小窟窿,而且密集程度非常的可怕。就连她躺着的那块石头也满是小洞,简直跟蜂窝一样。这么猛地攻击我真是无话可说。四圣兽的实力太恐怖,我们这些玩家和他们比起来简直就是人工湖和太平洋的区别。

    “喂,朱雀你也下手太狠啦?”

    “哼!这种妖魔死不足惜。”

    青龙看出了我似乎是想保她,于是问道:“你是想要留下她?”我也没必要骗他们,直接就点头承认了。青龙拖我的帮助找到了父母,现在和我关系也比较好,所以也没说什么,直接扔了枚药丸和一个头饰给我。“喂她吃下去,三日之内她的伤就能痊愈。这个头饰是限制她力量的东西,你给她带上。除非有我地咒语,或者比我法力高出十倍以上的人。谁也别想拿下这个头圈。”

    “靠,比你高十倍。那还是人吗?你直接说拿不下来不就得了?”

    青龙笑了笑:“我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这么做的。毕竟这丫头是重要犯人,让给你已经是越权行为了,如果限制了她的力量,我再说是你要的人,玉帝起码不会太过追究。”

    青龙说的也是实话,我想了一下还是给她带上了头装,然后把药也塞进了她的嘴里。“对了青龙大哥,这头饰会限制到什么程度?是变成完全没有力量的弱女子还是具备一定战斗力?”

    “应该还能保留高级生物的战斗力。大概也就和你手下地小龙女和夜月她们一个水平。”

    “多谢了。”我明白了青龙的意思。把灵儿地力量控制在这个水平上对天庭就没有威胁了,而且我留着她也能当个帮手。大家都好说。

    虽然吃了药,但灵儿受的已经是高度致命伤了,我这样带着她实在不方便,只好把水晶召唤出来先把她送回艾辛格养伤,不过她这个性格大概不会太好相处,所以我又用爱之环通知了玫瑰让观音姐姐负责照顾她,就算她醒过来闹事,有观音姐姐在她也搞不出什么事来。

    “真君。”布阵地一个神仙忽然喊了起来,我们一起转身跑了回来。“怎么啦?”

    那个做阵眼的神仙道:“刚刚阵法上的主星位置被放倒了一个仙友,我们的阵法变的极不稳定。”

    不等他们说完二郎神就叫道:“我来补位,告诉我要怎么做。”

    “不行,这个阵法很特殊,不是实力强就适合的。”

    “那怎么办?”

    “麻烦真君去寻个会玄天阵的仙家人员来,修为低一点都无所谓,这个阵法的威力是共同承担地,只要有人站在固定位置上,哪怕不提供能量只充当导线也足够了。”

    我忽然想起来金币好象会玄天阵,以前还真看她玩过。“你们在这等着,我知道一个人会,马上就让她过来。”

    “那太好了,请紫日仙友尽快,我们这样撑不了多久了。要是大轮冥王这个时候跑出来我们可就全完了!”

    “明白。”我赶紧转身启动了爱之环。“玟瑰。”

    “有什么事情吗?”

    “知道金币在哪吗?”

    “不知道,干什么?需要找她吗?”

    “十万火急。”

    “那你等一下,我去找军神。”

    “快,我们这边急等。”

    “知道了。”

    玟瑰很快就用爱之环传回了通讯。“老公,找到金币了,不过她正在日本和敌人混战,乱军之中想把人捞出来可不大容易,你们又这么赶时间!”

    “告诉我具体地点,我过去接她。”

    “坐标oo1.xxx.xxx.xxx。

    “靠,这什么坐标啊?怎么搞出四组数据啊?”

    “最前面的是星面代号,地球表面就oo1,后面三位是等高差坐标,最后两组是经纬网坐标。”

    “知道了。”切断通讯之后我转身对二郎神他们道:“人有点远,我去接一下,这段时间麻烦各位多支撑一会。”

    “我们尽量吧!”  动传送戒指我直接传送到了艾辛格地跨国传送阵上,    已

      到达金币战斗的战场附近的一座城市里。本行会强    I带来的强大战场投送能力真是帮了大忙,要是一般行会的人想完成我刚才走的那段路起码要两三天时间。

    走出这座小城市的传送阵才现战场其实就在城里,周围已经乱成一片了。看样子是我们国家的玩家正在攻占日本人的城市,而且已经突入城市内部来了。

    “啕嘶给……!”一个没看翻译的日本玩家鬼叫着冲了上来一枪刺向我的肩膀。我微微让开半个身位,趁他冲过头的机会胳膊一动把他的脑袋夹到了腋下,然后转了一圈把他沿着来时的方向又给扔了回去。

    仰头看了下天空,好象没几个人飞到空中的,大概空军在战斗开始前就被拼的差不多了。没管再次冲上来的两个日本玩家,我轻点地面跃上了旁边一座比较高点的建筑,但是我刚上去就看到一只人形甲壳虫挥起巨大的拳头一拳打了过来。

    “坦克。”

    轰的一声响,甲壳虫在命中我之前的一瞬间像炮弹一样飞了出去,坦克比这家伙大了起码三倍以上,力量也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我跳上坦克的背,四下看了起来,只见城东面的城门口各种颜色的光芒闪个没完,一看就知道是大型法术造成的。我指了下东城门。“坦克,冲过去。”

    给坦克这家伙起了这么个名字真是一点都不亏待他。这一路他还真像坦克一样,管你有路没路,一路撞过去就都是路了。凡是赶于挡道地,不管是建筑还是怪物一律踩扁砸烂。

    我们到达城门口的时候只看到这里的小广场上已经到处都是死人了,金币这丫头和真红一起正在那大开杀戒呢。

    “喂!金币,快过来,紧急任务需要你帮忙。”

    “紫日?”金币一道天雷把冲向她的一个日本玩家变成了非洲烤鸡,然后转身飞向了我这边。坦克用身上的火炮进行小威力的点射。连续干掉了几个日本玩家的集群才彻底把城市里日本玩家的最后防线给打跨了。金币落到坦克地脑袋上问道:“干什么?很急的事情吗?”

    “十万火急,路上再跟你解释,马上跟我走。”

    “带路吧。”

    我召唤出飞鸟翻身跳了上去,然后把金币也拉了上来。收回坦克之后我们直接飞到这个城市里的传送阵,然后传回支点城,通过跨国传送阵回到艾辛格。然后我把飞鸟收回,启动传送戒指的定点传送能力,直接输入离开时的坐标,然后抓紧金币一起传送了回去。

    看到我带着个人出现那些神仙都松了口气,我们要是再晚点到可就麻烦了。金币被我推上了那个重要的连接点,她本来就会这个阵法,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也不用教马上就运转了起来。金币一把自己这个点支撑起来阵法立刻就稳定了下来,周围地神仙全都舒了口气。

    “这几个人是怎么回事?”金币用嘴指了指阵法内的几个玩家,现在他们全都扒在地上一幅很痛苦的样子。而且看样子级别掉的非常厉害,身上的装备全都因为级别不够而强行掉了下来。

    “是误闯阵法的玩家。不过我们现在不能停下阵法,所以也没办法了。大不了等事情结……小心。大轮冥王出来了!”

    我正说着镜子内突然冒出了一只鸟头,接着是五彩的身体,然后连尾巴都一起飞了出来。大轮冥王居然以孔雀形态飞了出来,不过她刚出来就现中圈套了。她本来是一出来就张开翅膀要往天上飞的,结果不但没能飞起来反而重重的摔回了地面,整个身体平铺在地面上完全无法移动了。刚才为了通过狭小的镜框她特地把自己变小了,这会想扩大都没办法了,正常孔雀一般大地身体被压在地面上根本动都动不了。

    跟在大轮冥王后面出来的是那个佛门地家伙。不过他也很大轮冥王一样,刚一出来就一个跟头摔了出去。然后就扒在地上完全无法移动了。

    我反应最快,一边跑向镜子一边喊了起来:“快把镜子搬走,白虎他们和要出来了。”

    二郎神和青龙也反应过来了,一起冲上来帮我一起把镜子转了个方向。几乎就在我们刚完成这个工作白虎就从里面飞了出来,一下把青龙给扑倒在地。

    “呀?怎么是你啊?”白虎看着被自己按在爪子下面的青龙愣了一下。

    “快下来!我帮你免灾自己却遭殃了!”白虎一边跳了下来一边观察了一下周围地环境,一看到那个阵法他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可怜的青龙还没从地上爬起来镜子里又是一阵波动,缩小到一米多的玄武从镜子里飞了出来,正好撞到青龙身上,又把他给砸在了下面。

    “天啊!我今天是招谁惹谁啦?玄武你这个秤砣快下来,我快被你压死了!”

    “咦?青龙你怎么在这里啊?呀?朱雀也在啊?”

    “你们这些混蛋快放了我。”大轮冥王在阵法内拼命挣扎着站了起来,然后她迈着艰难的步伐撞向了阵边的一个神仙,可是她离那个神仙还有两步的时候却再次被压回了地面上。不过这家伙还真是倔的很,就是不肯老实趴着,依然挣扎着站了起来再次撞了上去。那个神仙操纵着阵法根本不能动,被撞也没办法躲,好在大轮冥王也用不上多大力气,但依然把他给撞的喷了口血。

    金币道:“这样不是办法,这个阵法不能完全压制她地力量。”

    主持阵眼的神仙道:“不是阵法地问题,是你来之前我们在缺少一个人的情况下强撑法阵已经快脱力了,所以现在阵法威力下降的很严重。”

    “那你们会用延伸阵吗?”

    “延伸?怎么延伸啊?”这些神仙显然都不会这个东西。

    “把阵法主导权转给我,我来做。”

    “好吧。”

    众神仙一起闭起眼睛开始念咒,金币的身上突然亮起了一圈金黄色的光圈,接着光圈越来越多,逐渐把她整个人都给包围了起来。地面  

      法符号在金币接手后立刻活动了起来,站在最外圈的    突然闪亮出一排黄色的光圈,然后这些光圈开始互相聚合延伸,最后在主阵四角又完成了四个直径一米的小型法伸。

    “麻烦四位圣兽进去代替阵眼的能量,这样就可以以你们的法力强行把大轮冥王给压下去了。”

    四圣兽一听立刻各自找了一个阵站了上去,只见阵中的光芒突然一亮,接着大轮冥王和那个佛门的家伙一起惨叫了起来,而那几个玩家的身体则迅中间收缩,最后硬是被挤压成了一个个玻璃弹子大小的球体。看来这些家伙这下只能回新手村去呆着了!

    巨大的压力让大轮冥王和那个佛门成员已经无力反抗了,但是金币他们并没停下。为了防止万一必须把他们的力量完全榨干,否则一旦失去阵法的控制,再想抓他们就难如蹬天了。

    阵法连续使用了近一个小时,大轮冥王还在哼哼,那个佛门的家伙似乎是已经晕过去了,可是我们依然不敢停。四圣兽的意思是等他们之中谁坚持不住了再停下,毕竟他们是布阵的人,比阵法里被困的人总能多监视一些时间,如果连外面的人都不行了,里面应该就是彻底没有力量了。

    这个想法本来是满好的,不过我们却忘了点事情。这座山可是就在妖魔据点地旁边。这么长时间的工作泄露出的法力波动对妖魔来说就跟雷声一般清晰,要是没有妖魔注意到这边才叫奇怪呢。

    二郎神最先现情况,猛的转身大喝一声:“何方妖孽在此鬼鬼樂祟的监视我们?”

    树林一阵晃动,从山里走出了大把的妖魔,从气息上判断这些都是妖魔中级别较高的存在,而且这个数量实在是有点吓人。好死不死的大轮冥王这个时候居然还有力气说话。“快……快干掉他们……救我出来!”

    妖魔们虽然刚经过一次反叛,但大轮冥王过来之前已经全部都镇压肃清过了,所以现在妖魔地忠诚度还是可以的。听到大轮冥王的声音立刻就怪叫着冲了上来。

    我们这边可谓高手如云,但问题是高手全都困在阵里了,能动的人也就我和二郎神两个,这么多妖魔要我们可怎么挡啊?大群的妖魔从四面八方向我们冲了过来,我和二郎神站在法阵两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挡下这么多妖魔。就在我们以为这次要阴沟里翻船的时候,突然。一个金黄色地光圈从天而降,只砸在了我和二郎神的前面不到一寸的地方。光圈落地之后立刻弹了起来,停留在离地一米五的高度之后光圈突然扩大,仅仅只是一闪就不见了。

    周围突然变的好安静,吵闹的声音嘎然而止。要不是那些妖魔还保持着冲锋的姿势立在那里的话,我们很可能会认为刚才产生了幻觉。几秒之后,仿佛被暂停的时间突然恢复了流动,声音再次回到我们的耳朵里。周围那些围着我们地妖魔和树木全都整齐的倒了下去,周围响起一片尸体倒地和树木倾倒地声音。一招,仅仅一招。周围至少有一万妖魔被一招解决了。

    “看来我来的还真是及时啊!”银雪非常幽雅地从天而降,我和二郎神同时呼出了一口长气。

    “大姐你以后可不可以早点出场啊?刚刚差点被你吓死!”

    “你以为我不想吗?”银雪指了指头顶。“看上面。”

    “靠!通天教主!”我说怎么玄武和白虎在镜子里打了那么长时间都没看到银雪来支援。搞了半天她也被人缠住了。“你一直和他在打?”

    “你说呢?”

    二郎神道:“通天教主可不是好对付的主,要不然我回去搬兵如何?”

    “好主意。”我赶紧道:“那就麻烦真君尽快了!这边我们大概也挡不了多久。”

    “放心。我让啸天犬去,用不了多久。”

    二郎神迅用法力凝聚成了一小块玉挂到了啸天犬的脖子上,然后拍拍他的脑袋。“快回去报信。”啸天犬长啸一声,一转身就不见了。

    “哼!还想搬救兵?”通天教主突然出手想拦截啸天犬,但是银雪的反应也不慢,一道青光挡住了通天教主的杀招。

    “通天教主好歹也是成名高手,欺负一条狗,未免有些下作吧?”虽然打不过通天教主。但是我能说的过他,打嘴仗咱还没怕过谁。

    通天教主很不屑的看了我一眼。“无能小儿。不配与我说话。”

    靠,居然敢看不起我。我很打度地笑了笑。“听说通天教主和元始天尊乃是师出同门,都是洪钧教主坐下弟子,但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连玉帝这样力量明显不如教主阁下的神人都可以执掌三界,而通天教主你却只是个妖魔。”

    “你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只是今天看了通天教主地表现,觉得你一点都不冤。”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只想告诉你,和洪钧教主以及元始天尊或者老子,甚至是玉帝和天庭的任何一个神仙比起来,你都有不如,而且是大大的不如。因此人家可以位列仙班,你却只能是天地共诛的妖孽。”

    通天教主几乎要气炸了,指着我骂道:“你这个无名小卒也敢教训我,真的不怕死吗?”

    “我当然怕死,只是并不怕你,因为你还杀不了我。”

    “我到要看看怎得杀不了你,上来和我过招。”

    “哈哈哈哈……!”我故意笑的很放肆,愣是把通天教主笑的满脸青筋才说道:“知道狗熊怎么死的吗?”

    “你敢骂我?”

    “我只是在阐述事实。”看通天教主又要怒,我立刻抢先说道:“你还别不高兴,说你笨一点也不冤枉你。我的实力你清楚的很,你自己的实力你当然更清楚,可是你却要我和你过招。”

    “这有什么不对吗?你在我面前大放噘词,不杀你难消我心头之恨。”

    “所以我才说你傻啊!你要杀我,我难道就要伸着脖子让你砍吗?”  那当

      。”

    “对啊!既然你知道不会还让我上去?不是你傻又是什么?再说了。你好象是很看不起我是吗?”看他又要说话我再次抢先制止。“别争辩,你争也没用。我知道你为什么看不起我,就因为我的战斗力不如你,如此而已。但是这天下就真的是靠个人实力说话的吗?天庭和已经被打残的佛门都看不起你,可以说见你就打,而人间也没几个崇拜你的。可是我,这个被你看不起的人,却是一方霸主。在人间,我有自己的行会,数百万人供应驱策。在三界,管你是牛鬼蛇神,都得给我三分面子。你说我们俩到底谁更强?”

    通天教主数次想要争辩,但是听了我的话却是牙齿咬的咯噔响,手都捏青了,愣是找不出一句能反驳我的话,气的他在那里猛喘气就是不能开口。

    二郎神在我侧面偷偷向我伸出了大拇指,明显正憋着笑呢。银雪也非常得意。“第一次看到通天教主被气成这样却无处泄,这种感觉真不错。”

    趁着通天教主被我气昏了头,我赶紧又继续说了起来,反正就是绕着弯子骂他没用。期间通天教主曾多次企图反驳,结果都被我堵的无话可说,最后只得放弃。

    连着听了我近一个小时的指责,几乎把通天教主说的一无是处,连还在操纵阵法的那几位都听地目瞪口呆。通天教主最后的理智终于彻底消失了。他指着我大吼着:“我不和你们做口舌之争。今天我就让你们知道,光靠嘴皮子是说不死人的。”

    “那可不一定哦。”我从身上掏出了一块非常精致的怀表,然后悠闲的看了看时间。“刚刚你本来可以活着离开这里的,但是最终你还是被我说死了。”

    “你这混蛋就知道睁着眼睛说瞎话,我不是好好的在这里吗?”通天教主自以为得到了一个反击的机会。

    我根本没搭理他,直接拿出个瓶子先灌了口清水。“唉呦妈呀!可爽快了!我口水都快说干了,接下来地部分麻烦大姐了!”说完我一边向后走一边继续灌着水。

    银雪升到了通天教主对面的高度,然后开口道:“以你的智商大概是理解不了这么深奥的东西了。还是让我来告诉你紫日的意思吧!从你出现开始计算,你已经在这里白白耽误了一个多小时,而从和你吵第一句话时开始紫日就已经利用自己的召唤生物通知我们帮忙看着援军地情况,而刚刚援军已经到了。也就是说紫日完全没动手,只靠一张嘴就把你拖在这里长达一个多小时。而现在……!”

    四圣兽突然出现在通天教主的四周,青龙接口道:“而现在大轮冥王已经彻底趴下了。我们四个都已经脱开手,你离死也不远了。”

    “哼!即使他拖到了你们空出手,难道你们认为我现在就跑不掉了吗?”

    “你确实跑不掉了。”说话的是托塔天王李靖。“我们已经到了有一会了,只是紫日仙友说要等四圣兽腾出手来一起上保险些才等到了现在。本天王这次带来了十八天卫和天湖七宝,就算你的实力再翻一倍也休想跑的掉。”

    要是一般人听说托塔天王只带了十八个人和七件宝贝来大概根本不会在意,但这里的基本都是内部人士,所以没有一个会怀疑这点人不够或宝贝太少。

    这十八天卫可不能简单的理解为天庭的卫兵,他们实际上应该看成是天下的卫兵,职责和四圣兽差不多,只不过四圣兽是长驻海外的前哨站。要是真有入侵者必须以一人之力暂时挡住所有入侵者一段时间,因此四圣兽地实力是最强的。而这天卫就相当于快反应部队。当四圣兽遇敌之后他们就是第一披赶到人员,主要任务就是协助四圣兽之一抵挡敌人直到大军赶到。因为要完成地任务过于艰巨。所以一般人是肯定不行的。这十八个卫士基本上只要三人联手就等于一只圣兽地力量,十八卫就相当于六只圣兽的战斗力,别说阻敌,打反击都够了。现在通天教主被十八天卫和四圣兽外加一个银雪围在中间差不多就等于是一人面对十一只圣兽的状态,别说打了,能不能跑掉都是个问题。

    如果单是这十八天卫加四圣兽和一个护国神兽通天教主说不定还有逃跑的机会,但问题是托塔天王连天湖七宝都一起带来了。这天湖七宝其实应该算一件宝贝,它们的作用就是抓人。这七件宝贝本身是七面镜子。据说是天湖里生产的水晶制作的,所以叫天湖七宝。当这七面镜子一起动时可以形成一个类似防护罩的东西。如果镜面朝内,则这个东西就是困仙阵,许进不许出;如果镜面朝外,则这个东西就是防护罩,许出不许进。现在当然已经摆成了困仙阵地状态,我们都被装在了这个巨大的防卫空间里了。在不能离开这个区域地前提下通天教主想一挑十一简直是在做梦。再说这里又不是只有四圣兽那种级别的存在。托塔天王和二郎神,乃至那些布阵的神仙和我本人都可以算是战斗力,就算不是他们那种级别的战斗力,在旁边放冷枪总可以吧?

    金币这个惟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已经开始拿着天尊剑计划找机会上去捅通天教主一剑了,通天教主要真让她一剑捅死了,起码一次就能升个百八十级上去,绝对比打那些山里的小Boss爽多了。

    通天教主被银雪他们这么一说终于开始紧张了,他四下看了看果然现我们被关在了一个巨大的半透明光幕内,在光幕的四周有七面古朴的镜子正围着光罩旋转着,而那些镜子外面还站了一圈神仙在支持镜子的运转。十八天卫已经摆出了六个三人攻击小队,这样可以保证最大限度的挥他们的战斗力。四圣兽已经不再掩饰自己的气息,磅礴的能量甚至在周围的空气中形成了肉眼可见的能量彩带,其中银雪的能量最可怕,她的能量全都像白玉一样包围在她的身边,显然已经完全实体化了。凝聚力量到实体状态很多神仙都会,可自然释放的能量就能实体化,这  

      实在是强的吓人了。

    托塔天王降落到地面上走到了我和二郎神身边,然后拿出了四个玉镯子套上了大轮冥王的手腕和脚腕,最后又在她的脖子上装了个金光闪闪的项圈。虽然看起来这些东西都很漂亮,但我敢肯定那些东西决定比当年孙悟空带的那只金箍还麻烦。

    “紫日仙友没受什么伤吧?”托塔天王控制住大轮冥王后一边往旁边的佛门成员身上捆绳子一边对我说着。

    我摇摇头:“没事。你应该也看到了,我根本没动手。”

    托塔天王笑了起来。“紫日仙友舌战通天教主的技术真是让我等刮目相看啊!”

    “玩玩嘴皮子,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无非就是多浪费点口水而已。我说托塔天王你就用根绳子捆着那个佛陀是不是太简单了点?他的战斗力可不比大轮冥王差多少,建议你最好还是用同样级别的东西来把他控制起来。”

    托塔天王笑着晃了晃手里的绳子。“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该不会是传说中的捆仙绳吧?”

    “捆仙绳也就是在人间传的厉害点,其实根本不算什么,很多神仙都会解。这根是洪荒十大凶兽之一璃魅的腿筋,根本不接受任何法力控制,被他捆住的人即使把法力修炼上天了也没用。”

    “这东西这么厉害?”

    “当然。璃魅就一只。一共也就四根腿筋,中途还做坏一根,只剩下三根,都让我带来了。”

    我看着地上那个依然昏迷不醒地佛陀直为他哀悼,托塔天王把他捆的跟要抬去卖的大肥猪一样,不知道他醒了以后会做何感想。相比之下大轮冥王就要好多了,带上的东西虽然肯定有着很强的限制作用,但起码不影响她的形象。

    通天教主在天上紧张的转来转去。四周全都是个他差不多的高手,他地实力在这里一点优势都没有,说不紧张他自己都不信。

    托塔天王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后突然拿出了一堆东西对着天上的几位喊了起来:“各位要是需要兵器就下来找我拿,洪钧教主让我把天庭的宝贝都带来了,各位可以随便用。”

    “什么?天庭的宝贝都在你这里?”我和金币几乎同时转头看向了托塔天王。

    托塔天王看着我们两个眼睛里闪亮的绿光不自觉地退了两步。“两位,这个只是拿来备用的。用完了要还的,你们可不能打别的主意啊!”

    我和金币互看了一眼,然后一起邪笑着走向托塔天王。“嘿嘿,我们不拿,就是先看看。”

    托塔天王把手里的大葫芦往怀里一收,然后拿了个玉牌出来。“拿东西要先登记,回头要收回的。”

    “那你总得让我们知道有什么可以用的吧?”

    “这是目录。”托塔天王手里还真是准备充分,什么玩意都有。

    我翻开目录,用手指顺着目录表向下滑,当滑到第一页的底下时我和金币的眼睛突然同时瞪了起来。然后迅的同时回头看向托塔天王。“东皇钟也在你这?”

    托塔天王点点头:“那是跟洪钧教主借地,你们要用可得先在那玉上写清楚借据。”

    靠。这种星球毁灭仪一般的东西我可没胆子玩,继续向下翻。很快在第二面找到了一个我能用地东西。“喂,我要这个。”

    托塔天王伸头看了一眼。“污玉你也敢用?”

    “反正已经当上阎王了,难道还怕闹鬼吗?”

    “说的也是。”托塔天王点点头。“先写借据,回头要还我。”

    我迅在玉牌上用手指写下借据,信息被直接传回了天庭,反正他们也不怕我赖帐。托塔天王从葫芦路倒出了一枚比乒乓球还要小一圈地墨黑色圆玉。这块玉就是个正球体,其表面光滑无比,而且完全不会反光。黑的非常纯正。除了黑之外这玉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冷,不过不是身体上的寒冷。而是灵魂上的寒冷,简直要把人的心和灵魂都完全冻结的感觉。据说这东西是天地初开时清气上升浊气下降,其中最污浊的那部分沉淀下来就形成了这东西,然后这玩意就一直被淹没在十七层地狱内的沉沦之海下面,至于后来怎么捞上来地我就不清楚了,反正这玩意就是天下间最邪恶最黑暗的东西。

    金币看我拿到了东西也叫嚷着要东西,最后她借了枚雷珠。这东西也是个球体,体积比污玉大那么一点点,表面成蓝白色,而且其中还有团白色地光点在球体的核心处闪烁着。金币把这枚雷珠装到了天尊剑的护手上,没想到刚好能卡进去。雷珠刚一就位天尊剑上立刻亮起了一层密集的电弧。蓝色的电弧顺着剑刃蜿蜒盘旋,把整柄剑都包裹了进去,亮光刺的人眼都睁不开。金币试着挥舞了几下,结果剑风甩出去的全都是电弧,看着就知道威力很吓人。

    虽然只是暂借,不过能过把瘾也是好的。我把永恒取下来变成了鞭剑形态,然后又弄出个凹槽把污玉镶嵌了上去。几乎就在玉和剑结合的瞬间永恒就突然一沉,我差点没抓住。“好家伙,怎么变这么重啊?”

    托塔天王道:“这东西本来就是世间浊气所汇,重一点有什么不对吗?”

    这到也是!我再次看了看手里的剑,除了变重了好几倍之外,永恒的表面还多了一层淡淡的白色雾气,而且剑身的温度也低了很多,最重要的是剑的周围出现了几十个白色的由雾组成的恐怖人脸。这些人脸看起来并没有一般冤魂的那种痛苦的表情,反而带着一种得意和疯狂的笑容,一看就知道是恶灵,而且是嗜杀成性的那种极恶邪灵。

    金币看看我,我知道她什么意思,因为我也有一样的想法。“一起上吧!”通天教主现在面对着这么多高手,我们就算打不过他只要躲出战圈就可以了,这种基本没危险的占便宜活动怎么能不上呢?

    
推荐阅读: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圣王 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校花的贴身高手 百炼成仙 宠魅 火爆天王 官门 剑傲重生 明末边军一小兵 战神变 君临九天 我的民国不可能这么萌 召唤美女军团 巫师世界 抗战之红色警戒 宋时归 全能闲人 重生世家子 最终信仰 资本大唐 雅骚 恐慌沸腾 重生之红星传奇 龙骑战机 雄霸蛮荒 异界全职业大师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