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四章 异族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死定的是你。【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我用剑指着他道:“不要以为躲在别人后面我就伤不到你。”

    “有本事你尽管上啊!”

    “这是你说的。”我突然弯下腰去双手扶地,然后一声怒吼,魔龙盔瞬间解体并迅在我周围组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周围的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魔龙盔甲的各个部件突然开始迅扩大并把我包裹了进去,很快所有人都看清了盔甲组合后的形态。那是一条巨龙,而是是那种一看就横强的类型。“魔龙套装完全模式。今天我就让你们知道我不是只靠魔宠混饭吃的。”

    那个指挥立刻叫了起来:“别被他吓住了。那只是大一点而已,不算什么的。”

    “对,那只是大一点而已。”几个日本玩家符合着,然后一起冲了上来。

    我突然抬起前爪一个横扫把最前面的两个家伙打的横飞了出来,跟着转了半圈尾巴一扫直接把另外一个家伙砸成了两截。这个巨龙身体我用的还不是太熟练,不过因为基地的研究员们在现实中也给我们安排了不同形态的生化体供我们根据任务需要进行选择,所以我不得不尽快适应这种四脚爬行的行动方式,而且以后我甚至还得学会如何使用多足生物甚至是章鱼之类的触角类生物的控制方式。龙缘的实验人员设计的那些巨兽型生化体对我们来说就像是汽车,只不过驾驶方式是把自己的大脑完全接入这些“汽车’的控制中枢,因此使用时就像在操纵自己的身体。这个方法可以提高控制精度,但缺点是必须花时间适应不同模式下地运动特点。比如现在,我感觉巨龙的身体就明显比人类要难控制。

    巨龙有四条腿和一对翅膀,外家一条大尾巴和一跟长脖子,这些东西在一条龙来说不算什么。可我毕竟当了二十多年人类,之前只试用过一次,现在只能勉强控制行走,连飞行都有一定困难。不过我依然打算使用这个模式战斗,因为一来可以当成训练,二来魔龙套装一旦进入这个模式就可以大幅度提升攻击力和防御力,况且绝对体积带来的攻击半径也比人类模式式要大的多,这里这么多敌人,我要是能挥舞起大尾巴横扫,效果肯定很不错。

    看到我在变化后战斗力上升了这么多周围地人都稍微愣了一下。但他们都是精心挑选出来的精锐人员,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太大的精神波动,立刻就反应过来冲了上来。看他们一涌而上我简直高兴坏了。就怕他们分开跑,人多才方便我玩大招吗。

    我深吸一口气,然后猛的对着前面的人张开嘴把嗓子里一根特殊导管内的液体和着气体一起喷了出去。液体刚一接触到空气就迅蒸成了一种白色的气雾,然后和我喷出的气体一起飞向了前面的人群,跟着气雾的中心突然闪出一个红色地火心。一声爆鸣,气体云突然生爆燃,恐怖的火焰喷出去几十丈远。我正面的人几乎全被点燃,一起开始倒在地上哭爹喊娘地满地打滚。我并没有闭上嘴,而是不断的喷着火焰。其实我觉得喷火比走路还要简单一些,只要憋住气向外喷就行了,至于瞄准,只要移动脑袋就可以了,真的满简单的。

    “散开散开,不要挤在一起。小心他的龙炎。”那个家伙地喊声到是提醒我了,我一扭头把火焰对着他所在的方向就喷了出去。挡在他前面的人纷纷抱头鼠窜。那家伙反应到是也不慢,翻着跟头向后闪出了七八米,可惜我地火太大,尽管他闪的很快还是被火烧的灰头土脸,半张脸都熏黑了。

    “哈哈哈哈……没想到你变成黑人比刚才看起来顺眼多了。”我的笑声把那家伙气的直跳脚,可惜却不敢向前冲。他在这里似乎仅仅是指挥者,却说什么也不参战。

    “你别得意。”那个家伙转身对着旁边的一个本地生物说起了奇特的语言,我完全听不懂他们说的到底是什么,看来我开通的全自动翻译不包括外星语,他地语言大概是特殊任务或者别的什么原因获得的。

    那个和他说话的本地生物看起来非常的怪诞,他的身体组成方式类似半人马,只不过半人马是人和马的组合,他却是人和螃蟹的组合,或者可以叫他半人蟹。他的下身就是一只直径两米多的大螃蟹,而腰部开始则是人形,只是这个人形比正常人类要大的多,光这腰部以上的半截人类身体就有一米五左右。他的人类螃蟹部分全都覆盖着甲壳,看样子硬度不低,而上身虽然没长甲壳却套了件盔甲,穿的跟重骑兵一样,根本没有下手的地方。

    这家伙听了那个日本玩家的话之后立刻走到了我这边来,我这个时候才现他的武器竟然是一杆双刃戟,怎么看怎么像三国时代中土大地的兵器风格。以前我就现红色星球和阴影行星上有很多地球上古代的传说,而且三个星球上的文化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很可能三个星球以前有过很长时间的共存,要不然不会有这么大范围的文化重合。

    半蟹人走到我面前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然后用那两丈多长的长戟指着我说了些什么,可我是一句也听不懂。那个日本玩家听到那家伙的话之后立刻又用他们的语言和这个家伙说了些什么,但是这家伙似乎不想和他说话,而是再次转向我这边。他再次打量了我一下,然后突然转身从背后的小腰包里掏了本小册子出来。我和周围的日本人都搞不清楚他到底要什么,我反正是要耗到封印消失,所以我不在乎多等一会,日本玩家则因为他是盟友而不敢乱动,所以大家都只能看着他在那小册子里翻找着什么。

    翻了差不多半分钟后那家伙突然把书翻到一页停了下来,然后看了看上面的内容才抬头对着我再次出了声音。“我……我是……阿……阿……阿德婆罗族。”

    “龙语?你会说龙语?”虽然结结巴巴,但这家伙说的真的是龙语,因为我的全自动翻译系统语境把语言翻出来了。龙族语不属于系统翻译自带翻译,即使申请也申请不到,必须和龙族有一定交集的人才能从龙族那里学到,之后才可以启动这种语言的翻译功能。我真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说出了龙语。

    《零》的翻译系统智能程度相当高,听到对方的龙语之后立刻自动把我的话也切换到了龙语模式。那个日本玩家似乎非常不希望我们交谈,一听我回答立刻就叫了起来,但是这个螃蟹人却突然回头对着他大叫了起来,吓的那个日本人立刻不出声了。

    螃蟹人回头对着我再次说了起来:“你……抢夺……圣物……原因……为什么?”

    “你说什么圣物?你的话断断续续的意思不连贯,听起来不太好理解。”

    那个家伙立刻又翻起了那本册子,然后再次道:“圣物……我们族的……被抢劫……你抢劫……为什么?”

    “什么?你的意思是我抢了你们族的圣物?我今天才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世界上还有个阿德婆罗族,别说抢了,我连你们族的圣物是什么都不知道。”

    那家伙显得非常激动的样子问道:“圣物……你……没碰?”

    “我都不知道你说的圣物是什么,你说我怎么碰?”

    那家伙忽然拿出了一块奇怪地石头放到了我面前的地面上。然后再次说道:“对着这个……说你没碰我们种族的……圣物。”几句话下来这家伙的龙语比之前流利多了。

    虽然不知道他让我这么做是什么意思,但我决定还是照做,因为从他地话里我已经总结出了不少信息,最起码我知道他们的圣物丢了。而他们显然认为是我偷了。至于他们这么认定的原因,我估计九成九是日本人栽赃的,搞不好东西就是他们偷的。

    照着那家伙的话对着那石头说出了圣物不是我偷的之后那块石头居然自己跳了起来,落下的时候居然还翻了一面。那个螃蟹人立刻收起石头对我道:“圣石说……你撒谎……没有……我们……误会……那些人说……你拿了圣物……我们相信……所以误会。”

    果然是日本玩家在捣鬼,不过我不打算马上就揭穿他们,最起码得先搞清楚他们和日本玩家之间的关系,要是卤莽的揭穿,搞不好人家关系很铁反到联合起来把我给干掉了。我想了想道:“请问你们为什么会龙语呢?”

    “不知道。”那家伙回答地到是够快。他扬了扬手里的册子。“先祖传给我们……我们传给后代……会说……每代的族长和大巫师……原因不知道。”

    这家伙显然在族里还没高贵到什么都知道地地步,以我对落后社会的研究,十有**得去找他们族长和那个所谓的大巫师才有希望得到答案。最好是能把他们和日本人的联盟挑散掉。

    “这样看来你们和龙族应该有很密切的联系,否则你们地祖先不会把龙语留传下来,只有经常用的语言才值得保留。”

    “我们……交谈……烦琐……这个……”他又从背后的小包里拿了块石头给我。

    我疑惑地接过了石头。“这是干什么用的?”

    他指了指石头。然后伸手托我的手,似乎是要我把石头放到头上。看我似乎还不明白他立刻结结巴巴的道:“头……接触……语言……我们的……你可以说。”

    “这是翻译机?”

    蟹人立刻点着头表示我猜对了。我赶紧把石头贴到了额头上,同时命令幻影帮我记录语言信息,这样以后即使没有石头也能说他们的语言了。

    “怎么样?听的懂了吗?”蟹人换回了自己族的语言,但我听到的却是两个声音。一个是他那种叽里咕噜地语言,另外一个却是汉语,明显是同声翻译。

    我赶紧点头:“听懂了。这东西还满好用的吗!”

    “这下和你说话就省劲多了。”蟹人一副轻松的表情。刚才他为了说几句龙语憋的脸红脖子粗的,确实够受罪的。“你既然没有拿走我族的圣物,那他们为什么说是你拿了我们的圣物?”

    “这个你就要问他们了,不过我想我也能猜到一些。”

    “你胡说,明明就是你拿了寄生族的圣物。”那个日本玩家的指挥者大声说着。

    这个寄生族就是之前我听到的那个阿德婆罗族的中文翻译,之前的那个是音译。没想到他们这一族叫寄生族,我还以为应该叫螃蟹族呢!

    寄生族的螃蟹人立刻道:“他已经同过了圣石的认可,他说的是实话,你们不要再胡说。快说。你们为什么认定圣物是他拿的?”

    “我们……我们……!”这些日本玩家本来就是打定主意要利用我和寄生族语言不通的情况蓄意栽赃我,他们原本就没想到我有办法狡辩,所以根本就没准备什么说辞。在他们看来,寄生族肯定只能听他们的指示和我打起来,没想到我们居然能对话,并化解了误会。在他们的计划中压根就没有理由这一说,现在寄生族突然找他们要原因,他们自然是没有,结果只能卡在这里无话可说。

    “你们从一开始就打算陷害我,不是因为我拿了寄生族的圣物,而是因为我们有仇。”我们转向那个蟹人道:“他们和我是敌对关系,陷害我大概只是想挑拨我们之间的战斗,在我们那这叫借刀杀人。”

    刚才这个寄生族的人质问日本玩家的时候我就已经确定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牢靠,甚至于只是因为圣物丢失后寄生族病急乱投医而建立起的临时合作关系,这种关系自然是毫无牢靠度的,况且我还抓住了这个关系的连接纽带——圣物。既然证明了圣物不是我拿的,那就很明显日本人不是在帮他们找圣物,而只是假借他们的力量公报私仇,如此情况下寄生族自然是不会再帮日本人。

    蟹人愤火的拿着武器转了过去。“你们这些混蛋,我族丢失圣物已经危在旦夕,你们居然还敢拿我们耍着玩,你们准备受死吧!”

    我在旁边火上浇油的道:“搞不好圣物就是他们自己偷的,然后以此为借口骗你们出来帮他们办事。”

    “息怒,息怒。”那个日本人似乎很怕这个大螃蟹。“我真的没说谎,圣物不是我们拿的。”

    “哦?那不如也请寄生族的朋友用那种圣石试一下如何?”我笑的很邪恶,就他们那点小伎俩还想在我面前装,我玩诈骗的时候他们还不会说话呢。

    我本来以为这下就可以让对方无话可说的,没想到我的话一说出来对方反而笑了起来。“哈哈,你自己掉坑里了吧?我们早在遇到寄生族朋友时就已经测试过了。”

    对方的回答让我愣了一下,再看了下寄生族那各大螃蟹的表情,显然日本人并没有说谎。略微沉思了一下我的思路再次清晰起来。“请问一下。他们测试时说地话是什么?”

    寄生族的大螃蟹立刻道:“他们说他们没有偷我族圣物,圣石也判定他们没说谎,应该是真的。”

    我笑着道:“石头是死的,人是活地。他们只是用了点小技巧欺骗了你们的圣石而已。”

    “这不可能。”寄生族的这个家伙显然不大相信。

    “这当然可能。”我指着那个日本人道:“你让他再测试一次,要他说他不知道是什么势力拿了圣石,如果真不是他们偷的,那他们自然是不会知道的,我说的没错吧?”

    寄生族的大螃蟹点点头,他再次拿出了石头放到那个日本人面前。“你再测试一次。”

    那个日本玩家看了看寄生族的这个大螃蟹,然后硬着头皮对着那块石头说道:“我保证我不知道是什么人偷走了圣石。”

    没等圣石做出反应我就先喊了起来:“这不算,不能修改我的话,你要说你不知道是什么势力偷走了圣石,不是什么人。而是什么势力,一个字也不许错。”

    听到我这样的强调法寄生族地那个大螃蟹也终于明白其中的区别了,如果圣物是这些人相同势力的另外一组人拿地。那他们确实不一定知道具体是哪个人拿的,所以当他说不知道是谁拿的后完全可能被判定为实话,但要是让他说不知道是哪个势力拿的,那他就完蛋了,因为这东西十有**就是他们拿的。而他肯定知道自己地势力有没有拿那东西。

    在我和大螃蟹的逼迫下那家伙只能硬着头皮重复了一遍我的话,这次利马就出问题了。他地话刚说完那块圣石就突然亮起了耀眼的红光,寄生族的大螃蟹眼睛瞬间瞪的老大。“果然是你们拿了我族的圣物。快说,你们把圣物藏到哪去了?”

    那个日本人突然变的硬气了起来,他向周围的人打了个眼色,哗啦一声,周围的日本人的武器立刻调整了方向,这次连寄生族地这个大螃蟹和他带来的另外两只螃蟹人也都变成了包围对象。

    “哈哈哈哈,终于撕破脸了吗?”我得意的指着那个日本玩家的指挥官道:“就你这脑子也配当指挥官?当猪脑卖人家都嫌水太多!哈哈哈哈……”那个家伙气的直哆嗦,牙齿咬的咯噔咯噔的。我继续嘲笑道:“怎么?恼羞成怒了?你把牙伸出来想咬我吗?喂,你脸上变色了。好厉害,你看你脸红的,哇,又变青了,再变个颜色试试。”

    “噗……”那家伙突然忍不住喷了口血,接着他就听到系统提示。“系统检测到您的情绪波动过大,为了您的神经健康现在执行强制退出程序。”

    提示只有他一个人听的到,我们看到的就是那家伙喷了口血,然后身体就倒了下去。强制退出可不等于下线,身体不会马上消失的。

    “靠,没想到我也能说死人了。哪天我也像诸葛孔明一样来个舌战群儒玩玩,说不定能说死他三五百呢。”

    剩下的日本玩家一个两个都不知道怎么好了,指挥者倒了,他们也不清楚是继续进攻还是暂时先撤。要是撤离吧,这个拦截计划可是制定了好久的,机不可失,放过了这次再想把我困住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可要是不撤,我一个人尚且这么不好对付,现在又多了三个寄生族的人,他们的胜算就更低了,打下去搞不好也就是全军覆没而已。

    那两个寄生族的成员迅的移动到了我的附近,和这个和我交涉的大螃蟹一起靠到了我身边。“别担心,我们四个联手他们不是对手的。”大螃蟹到是信心十足。

    “那要是加上我呢?”一个人突然从洞口走了进来,我们的目光同时移了过去。

    我的瞳孔瞬间收缩了一圈,一字一顿的喊出了他的名字:“鬼、手、信、长!”

    
推荐阅读:网游之天谴修罗 雪中悍刀行 首席御医 神煌 一品江山 圣堂 九星天辰诀 大圣传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官门 剑傲重生 明末边军一小兵 战神变 君临九天 我的民国不可能这么萌 召唤美女军团 巫师世界 抗战之红色警戒 宋时归 全能闲人 重生世家子 最终信仰 资本大唐 雅骚 恐慌沸腾 重生之红星传奇 龙骑战机 雄霸蛮荒 异界全职业大师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