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五章虚张声势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没想到吧?”鬼手信长得意的排开人群走到了我的面前站定,然后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我的新造型。【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你到是变化不小,这才几个星期不见没想到你居然退化回四足动物阶段啦?”

    “哈哈哈哈……!”周围响起一片哄笑声。

    “确实好久不见啊!”我的身体开始迅缩小化回人形状态,同时把永恒拿到了手上。“上次把你们老窝一口气给端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去看过,怎么着?春风吹又生了?”

    鬼手信长听了我的话气的牙痒痒,但他也没有辩解,就像刚才我做的一样,这样事情不能狡辩,只能打岔,否则会越描越黑。

    “你不想知道我是怎么布这个局的吗?”

    “我大概能猜到。”

    鬼手信长疑惑的看了我一眼,猜测这样一个庞大的计划并不简单,他没想到我能猜到。“那你说说我是怎么做的?”

    “很简单。”我指着旁边的寄生族人说道:“你们既然能骗取他们的信任,自然也能骗到别的种族的信任。依我看你们把这个星球上的几个主战种族的强力人员都集中了起来,然后让他们趁我国圣兽和妖魔混战时去收渔人之利,只是没想到我国的护国神兽强到这种程度,居然把你们找来的帮手全给放倒了,而且还一路追杀了过来。不过你并不甘心失败,所以就临时改变计划让这些人在这里埋伏,因为你知道护国神兽丢了这么大的事我肯定会到的。所以你想大地抓不住能干掉我这个小的也不错。我说的没错吧?”

    “你怎么知道我们是临时改变计划的?”鬼手信长身边一个傻愣愣的家伙忍不住张口问道。

    我微笑着说道:“这都不明白吗?亏你还是鬼手信长的跟班,真是一点也没学到啊!鬼手信长和我可是打过很多次的,所以他非常了解我的能力,那种封印我的东西就已经说明了他对我的了解。然而鬼手信长不可能不知道我地其他能力,即使我的召唤生物被封禁,单靠这里地兵力也不足以战胜我,至少没有必胜的把握。鬼手信长不会这么卤莽,我了解他,虽然我们是敌人,但我不会否定敌人地能力。因为那也是对自己的贬低。但是,如果鬼手信长知道这些人挡不住我。那他为什么只派这么点人呢?你们虽然不是很强,但日本毕竟是个国家。凑出一些能对付我的人肯定是不成问题的。鬼手信长知道人手不够,他又有足够的人可以调用,却还是没能找来足够的人,那么原因就只剩一种了——他没时间。这就是我判断的依据。因为你们是临时改了计划,所以你们压根没想到需要截击我这个亚洲第一高手,仓促之间根本就来不及调动足够地人手,以至于连关系并不是很牢靠的寄生族的人也调了过来助战。要不然以鬼手信长的自负,他是不会在对付我的战斗中动用日本人以外的力量地,因为如果我被外势力的人打败,反而更证明了日本人没用。我说的没错吧?鬼手信长君?”

    “我不得不承认你很聪明,但你地聪明才智也到此为止了。”鬼手信长得意的一拍手,他的后面突然冲进来大批的日本玩家。虽然职业比较乱,但从其中占了很大一部分的忍者和日本武士来判断,这些都是日本玩家。至少大部分是。“你的确猜到了我们因为时间仓促而没有准备足够的人手,但是你在这里被挡了这么长时间,我的人已经都到齐了。现在你死定了。”

    “应该是你死定了才对。”我也拍了拍手,山洞外面瞬间又冒出了一大群人,内部的日本玩家全都被压缩到了洞的中间区域。包围日本玩家的人群忽然分开一条路,玫瑰和红月以及我们行会的几个主要战力从中走了出来。“鬼手信长,难道只有你会叫增援吗?你以为我召唤生物被封,人又被包围,还会和你们死拼吗?我是一个行会的会长,不是单枪匹马的游侠,血性我自然是有,但理性我也一直保留着,你真以为我会傻到一个人单挑你们一群吗?”

    站在洞口的玫瑰帮我补充道:“紫日他刚刚现自己的召唤能力被封禁就立刻通知了我,所以直到刚才为止他只不过是在故意拖时间,等待我们的增援。没想到你们为了等援军也在故意拖时间,结果就很容易的把两边的援军都给等来了。只可惜你带的人太少了点。”

    “哼,算我失算了,但那又怎样?我们想跑还是很简单的,你们根本不能把我怎么样!”鬼手信长果然是经常绝断大事的人,在判断力方面他的确是比他的前任松本正贺要出色,这种事情上毫不拖泥带水,说断就断。

    由于鬼手信长的决定下的太突然,所以我根本就没反应过来日本人就已经向我们这边冲了过来。

    “哪跑。”我没去管那些小喽罗,直接冲着鬼手信长就跳了过去。

    鬼手信长对我的攻击完全无视,居然不闪不避的直接冲了上来,我当然也不会客气,一刀把他切成了两段,但是被分尸的鬼手信长落到地上却变成了两截木桩。我稍微愣了一下,鬼手信长这家伙应该是日本武士才对,怎么突然多出了个忍者技能了?

    丢失目标之后我迅回身寻找了起来,但是周围到处都是日本玩家,实在是找不到目标了。“该死,居然让他跑了。”

    我正在生闷气,忽然听到玫瑰的声音在后面响起:“老公趴下。”

    我自己都没明白什么意思就本能的趴了下去,跟着就听到嘭的一声响,只见一个易拉罐大小地东西飞过我的头顶掉进了前方的人群之中。那个小玩意刚一落地就像不倒翁一样立了起来。然后只听一声轻微的爆炸声,跟着那个小东西的上面大半截就整个飞了起来。当那大半截飞到大约两米高处的时候突然轰的一声凌空爆炸,数万枚小钢珠像雨点般四散分飞,瞬间就放倒了一大片人。日本玩家中的忍者非常多,而这个职业又是以牺牲防御为代价换取度的职业,身上那套紧身布衣几乎没有任何防御力,根本无法抵挡这种爆破类武器。

    “靠,散钉雷你们也有啊?”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我地背后,我一会果然看到了五月。

    “你怎么没跑啊?”我从地上爬起来问道。

    五月笑着道:“半路上撞上了你的援军,干脆一起回来了。今天真是开眼了。没想到你们行会地装备这么齐,把小日本打的落荒而逃。”

    玫瑰从后面走过来道:“日本人跑不是因为我们武器齐。而是因为今天他们人少。不过我们行会地武器确实是很全的,有兴趣的话可以买几个回去试试。”

    我笑着把玫瑰拉进怀里道:“你就别跟他推销了。我保证他是肯定想要的,就是没钱买。”

    “你怎么知道我没钱?三五百水晶币我还是拿的出来的。”五月脸红脖子粗的申辩着。

    “哈哈哈哈……!”我和玫瑰一起笑了起来。

    “你们笑什么?”

    “哈哈哈哈!实在受不了了!”我拍着五月地肩膀道:“你知道刚才那个散钉雷多少钱吗?”

    五月摇了摇头:“不知道。怎么?很贵吗?”

    “贵到是不太贵,也就二百水晶币一个而已。”

    “二百水晶币……一个?”五月一副不能接受的样子问道。

    我点点头:“虽然要一二百水晶币一个,但是只要一个就能放倒一二百敌人,平均下来对付一个人只花了一两个水晶币,你要是上去和人家打,先不提打不打的过。光是和这么多人战斗所消耗的血瓶就得四五十水晶币了吧?这样算起来,其实你还是很划算的。”

    玫瑰补充道:“不要光看投入很大,计算一下产出就会现其实高投入的回报率反而更高。就好象艾辛格下面装地那台级武器,光每次射需要的魔晶石就价值百万水晶币,但你想象一下,一次摧毁一座城市。那得摧毁多少敌人?再加上因此而吓住的敌人,其实际平均到对付一个敌人地价格可能也就几个铜板而已。”

    “看来我的经济学和你们比实在是差的太多了!”

    玫瑰忽然道:“听夜之子说你是学高能物理的,具体是什么类型的啊?”

    “我学的是电磁学。”五月道:“不过生物和物理也都不错。夜之子那小子现在跟你们干。混的还不错吧?”

    “怎么?有兴趣加入我们?”

    五月笑了笑,然后指着前方混乱的人群问道:“敌人都快跑光了,你们不追吗?”

    “追,当然追。”我说着从凤龙空间里拽出了个扩音水晶放在嘴前大声喊了起来:“鬼手信长你别跑,今天我非抓住你不可。你还跑……”

    五月一脸疑惑的看着我,完全不知道我到底在干什么。其实别看我叫的起劲,其实人根本没挪地方,不过混乱中的日本玩家可没工夫确认我的位置,所以他们只是更慌乱的跑了起来。

    等日本玩家都跑光了我才对五月解释道:“想知道我为什么光喊抓人却不动?”五月点点头。我笑着回答道:“很简单。因为敌人根本不知道我们其实没来那么多人。”

    “啊?”

    我笑着向玫瑰使了个眼色,玫瑰立刻拍拍手,周围的本行会人员呼啦一下少了一大半,只剩下几个人站在那里。要是日本玩家这个时候看到我们的情况肯定会大喊着杀回来。

    “靠,你们耍诈!”五月总算明白过来了。“可是你怎么知道来的增援不多呢?我在路上跟他们在一起那么长时间居然没现周围好多都是幻象。”

    我和玫瑰只是笑,却不回答。其实我能现幻象是有原因的。第一,玫瑰从一进来就向我使了眼色。凭着我和玫瑰地默契,我大致能猜到一些。另外,由于幻象不是真实的人物,所以他们的行为经常会出现模式化的动作,比如说脚步的距离总是相同,以及做某件事的方式一样,这都是破绽。在一般人看来这些破绽很微小,极易被忽略过去,所以一般不会引起暴露,但我有电子脑。对这些细微处的分析能力比正常人要强出太多,所以这些普通人看不出来的破绽对我来说就像白纸上的墨点一样显眼。当然。具体原因是不能告诉五月的,尽管他追着我询问。但我却只是神秘地微笑,就是不说。

    玫瑰看我把五月也逗的差不多了,于是对我说道:“来,给你们介绍个人。”

    “谁啊?”我和五月都疑惑地问道。

    玫瑰向那边剩余的我方玩家招了招手,一个看起来很可爱地年轻人立刻跑了过来。这个玩家不但有我们行会的标志,而且还是精英标志,显然不是一般人员。他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一张白白胖胖的圆脸长的非常好玩,要不然怕人家误会我是变态,还真想上去揉两下。

    “会长好。”小朋友一过来就向我打招呼。

    我点了点头算是回应,然后看向玫瑰,等待她的解释。玫瑰立刻道:“他叫心隐,职业是刺客。但是他有一种很强的能力叫做场景复制。算是幻象地一种。”

    “那刚才的幻象……”五月试探性的问道。

    “是他做的。”玫瑰把心隐推到了我面前,然后对五月道:“抱歉,你可以让我们单独说会话吗?”五月立刻点头走到别的地方去了。玫瑰这才对我道:“心隐是王叔叔的儿子。”

    “王叔叔?哪个王叔叔?”

    “就是那个救过我爸地同事。”玫瑰有些伤感的说道。

    我瞬间明白了这个王叔叔是什么人。玫瑰曾经提到过。她爸以前就过一个救命恩人,这个人因为救她爸而牺牲了,而这个人就是玫瑰说的王叔叔。这个年轻人既然是那个人地儿子,那就算是军属遗孤了。

    心隐看着我道:“我听蓉蓉姐说过,我也知道你是什么人,所以我参加了冰霜玫瑰盟。”

    我郑重的伸手和他握了握手然后道:“有什么我们能帮的上忙的地方尽管说。”

    玫瑰迅恢复了爽朗快乐的表情对我道:“就是因为有事我才带他来找你的。你向我要人的时候会里根本抽不出人,所以我就把他带来,身边吓跑了鬼手信长他们。”

    “那心隐具体需要我做什么?”

    心隐自己道:“也不完全是我自己的事情,因为我接到任务的同时你也被算进来了。”说着他递了张卷轴给我。

    我展开卷轴看了起来。这是张任务卷轴,确切的说是关联任务卷轴,而且居然就是我找了很久都找不到的一千级晋级任务。

    “靠,没想到一千级的晋级任务居然不是帮自己做任务,而是帮别人做任务!”

    “什么?”玫瑰也跑过来看起了卷轴,看来她之前也不知道内容。

    任务的主体是要求心隐到达红色星球深处的一个什么神庙拿到圣物刺客之魂,这个任务表面上看起来很简单,其实却麻烦的要命,原因就是级别差。这个任务卷轴上有一句提到路上的怪物普遍在八百到九百级之间,还有部分一千级的怪物,而心隐居然才六百级。这样高难度的任务六百级的人肯定是完成不了的,所以就需要个保护者,而我就恰好是这个保护者。以心隐和怪物的级别差,几乎是一碰就死,这个保护难度未免也太大了点。可这是晋级任务,不接还不行,真是气死个人!

    心隐在旁边道:“我的任务是拿到圣物并成功返回,而你的任务就是让我在路上不挂掉。我知道表面上看起来很难,其实要比你想的简单。”

    “哦?说说为什么?”

    “因为我是刺客。”心隐很有自信的说道。

    我地智力水平绝对一流,心隐这一说我立刻就反应过来了。刺客被干掉通常都是在进攻的瞬间。不是敌人死,就是自己死,可心隐的任务是拿东西,也就是说他没必要和怪物拼命。如果一个刺客压根不想和敌人接触,那他几乎不会被杀,也就是说任务其实远没有我想的那么复杂。在这样的任务中,保护刺客甚至比保护一个防高血厚的肉盾型战士都要容易的多。

    “对啊!你是刺客,我怎么没想到呢!”

    玫瑰道:“虽然路途上的怪物都很难对付,但以紫日的能力是可以轻松突破的。心隐要记住地就是一定不能离开紫日太远,还有就是要保护好自己。只要你们能配合好。完成任务并不困难。你们两个最好能用心一点,因为我从npc那里买来的情报显示一千级地晋级任务之后可能会有连环任务。但是最后的奖励……你们应该明白。”

    这要是再不明白就是傻子了。《零》中地连环任务是出了名的复杂,但只要能够完成。最后的奖励绝对会让你觉得没白辛苦。

    “很好,不过在做任务之前起码得先让我找到银雪才行。”

    从鬼手信长出现开始就一直站在一边的蟹人忽然走过来道:“尊敬的朋友,你看起来比他们还要强大,我可以请求你们帮助我们寻找圣物吗?”

    我想了想对他道:“我想我知道那些家伙是怎么做的,他们先偷走了你们的圣物,然后再用另外一组人去骗取你们地信物并承诺自己是非常强大的势力,希望你们能和他们合作是吗?”

    “你怎么知道?”

    “因为他们每次都是这么做的。”我对蟹人道:“事实上我们并没有多余的时间专门去帮你们寻找圣物。但既然圣物是被日本人拿走的,那我们在之后的交战中随时都可能现你们地圣物。我保证,如果我们的人找回了圣物,或者现了任何有关的线索,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蟹人正要说话,我连忙伸手制止了他。“先别忙着感谢。我这人一向不做亏本地买卖,最起码你得让我觉得这件事情做的不亏。”

    中间这个蟹人还没说话,他旁边的那个蟹人却激愤的冲上来喊道:“你比那些家伙还要邪恶。他们虽然欺骗了我们,但起码他们没和我们谈条件。”

    我笑了起来。“可怜的孩子,你到现在都理解不了吗?你们之前帮他们和我作战就是在付出代价了,难道你认为自己是在义务劳动吗?用很少的钱卖给你不能吃的食物的奸商和用正常价格卖给你正常食物的本份商人,你更喜欢谁?”

    “哼!你们这些蓝球来的人都是这么狡猾!”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们不会真的以为我会帮你们白干活吧?”

    “你说的也有道理,只是我们实在是没有多余的钱请你们帮忙啊!”

    “我又没说要你们给钱,报酬不一定要是物质形式的啊?”

    “那你想要我们做什么?”蟹族人非常认真的问道。

    我笑着道:“先不急,在我说出我要你们做什么之前你们最好先回答几个问题让我知道你们到底能做些什么。这样我才好决定到底要你们做什么。”

    “没问题。你问吧。”

    我伸手制止了他急噪的行为。“别着急,这里可不是谈话的地方,最好能先去你们村子里,然后我们坐下来慢慢谈。”

    我故意不马上问,就是在传递一种信息。任何生物都会不自觉的从环境中摄取大量的信息,但这些信息不会直接呈现在你的表层意识中,而是以类似计算机后台程序的方式潜移默化的影响你的行为。比如说在黝黑的古墓中你就会不自觉的打冷战,这其实是潜意识在工作,不是你的主观意识在指挥你打冷战。我现在做的也是一样,我有意识的表现出不在乎不着急的姿态,为的就是让寄生族的这些人知道我并不在乎他们是否合作,这样他们就会认为自己一方筹码不足,之后的谈判就会容易很多。如果我现在火急火燎的求着他们答应条件,那就完蛋了,恐怕最后什么条件他们也不会答应的。

    在我的要求下寄生族的人终于无奈的同意了带我去他们的村子,不过这些家伙要求我们必须蒙上眼睛进去,否则坚决不带我们去村子。考虑到他们刚丢失圣物,正处于极度没有安全感的时刻,我也就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在蟹人的带路下我们穿过复杂的地底洞穴到达了地下世界。严格来说这里才是红色星球真正的表面,上面那层地面完全被红色的沙漠所覆盖,根本就是生命禁区,红色星球真正的生命都是居住在这个地下世界里的。

    我们在地下世界穿行了一段时间之后蟹人忽然要求我们蒙上眼睛,我知道肯定是快到地方了,于是也让大家照做。不过,我并不是傻瓜,蒙上眼睛可不等于我不看路。幻影这个精神体是可以借助精神力场感应周围环境的,所以眼睛对我来说不是必须品。另外,我还可以通过与我共生的女王所操纵的幽灵甲虫来观察周围的事物,眼睛要不要都无所谓。

    为了防止被现,我只释放了几只甲虫沿途担任警戒任务,并让一只幽灵甲虫幻影化之后站在我的肩膀上代替我的眼睛帮我看路。蟹人当然是看不出我的花招,还以为我们不知道路,正得意的带着我们在附近乱转,希望借此搞乱我们的方向感。

    差不多绕了十来分钟,这些家伙终于确定我们已经搞不清方向了,于是带着我们到了一片地底森林附近。不过,我们并没有被带入森林,而是在林子边的一棵树附近停了下来。带我们来的蟹人在树干上敲了两下,大树忽然从中间裂开一条缝,其中露出了一条通向下层的台阶。这帮家伙还真会藏入口!

    我们被蟹人带着下到了台阶底下,然后迅被眼前的一切所震惊了。

    
推荐阅读: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官门 剑傲重生 明末边军一小兵 战神变 君临九天 我的民国不可能这么萌 召唤美女军团 巫师世界 抗战之红色警戒 宋时归 全能闲人 重生世家子 最终信仰 资本大唐 雅骚 恐慌沸腾 重生之红星传奇 龙骑战机 雄霸蛮荒 异界全职业大师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