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九章 威逼利诱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神秘女人动作很快,刀被咬断之后立刻向后退了出去,跟本不多做停留,一直闪到几米之外摆好架势她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刀,然后一抖手把那柄断刀扔了出去,顺手又从背后抽了一柄火红色的东洋刀出来。【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牙不错。”那个女人用中文说道。

    “不错的可不止是牙。”我把右手伸了出来,只听哗啦一声,手腕上的刃爪又往外弹出了一截。“可以让我知道你的阵营吗?”

    “不属于你,也不属于他们。”神秘女人说完的同时就闪电般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居然出现在了我的背后。我双手举过头顶猛的一夹,刚好接住了她的刀锋。

    “你很强。”神秘女人迅把刀抽了出去,然后猛的一脚蹬在我的背上,不过她的力量太小,我并没有被蹬出去,而她显然也不是想把我踢倒,她只是想借力反弹出去。

    我当然不会给她缓冲的机会,在她踢中我的同时我已经开始转身,她还没落地我就已经转了过来,并同时扔出了一枚飞镖。虽然我不常用这东西,但不等于我没有飞镖。神秘女人动作很快,她在半空中就用刀磕飞了我的飞镖,但这却影响了她的注意力。在飞镖扔出的同时我已经把戒律之环给拆了,两只半月正贴着地面迂回向她的背后。

    在她落地之后半月也终于绕了个大圈到达了她的背后,但就在两只半月即将碰到她的时候她却诡异的突然转身,然后向后弯腰做了一个铁板桥。两只半月以毫厘之差贴着她的肚子飞了过去,而它们本该能将她拦腰截断地。

    “你的武器很多啊?”神秘女人半带嘲讽似的说着。

    “我多的可不光是武器。”就在我说完地同时。女人的脚下突然岩石飞溅,无数根蔓藤破土而出。神秘女人迅向后跳去,但是蔓藤却毫无停顿的紧追而去,同时在她前方又有数根蔓藤破土而出挡在了她的前面。神秘女人灵巧的在其中一根蔓藤上蹬了一脚。然后借力从另外两根蔓藤之间穿了过去。不过,就在她飞出蔓藤的夹缝之时,却突然看到一个黑影兜头砸了下来。混乱之中她只能举刀硬挡。只听当的一声金属撞击声,红色的东洋刀上火星四溅,一股巨大的力量硬是把女人砸向了地面。

    我很惊讶,被永恒包裹的刃爪居然没能弄断她地东洋刀。那个女人在被我击落地面之后非常迅的在地上一点又再次改变方向弹射而出,不过一根蔓藤在她跳起的同时从她刚刚借力地地方破土而出并追上她把她的腿给缠了起来。神秘女人毫不慌乱的一刀斩向蔓藤,结果却只在藤条上擦出一串火星。她随后现一个提着一面华丽盾牌的天使正站在植物底下伸手按在植物的茎上。

    玫瑰藤虽然不是度型植物,但起码反应不慢,她没有砍第二刀地机会了。玫瑰藤缠着她的腿把她猛的带上十几米地高度。然后用力向地面砸了下去。神秘女人努力调整自己使自己正面朝下,然后双手护住头脸。她的身体在接触地面的前一秒突然燃烧起红色的火焰,然后就轰的一声被整个砸进了坚硬的岩石地面之中。

    正常来说一般人挨这么一下至少应该晕一会。但没想到的是她却在落地后不到两秒的时间内再次从地下弹了起来。全身燃烧着红色火焰的她度明显又提高了不少,而且从刚才那一下来看她地防御力也达到了相当恐怖的程度。

    神秘女人似乎被打火了,只见他突然消失在原地,然后又出现在我的头顶,一刀笔直的向我刺了下来。我略微后退半步。让她在我前方落地,本打算趁她落到我身前时给她一下,没想到她却在空中再次消失。然后突然从我背后冒了出来一刀捅向我的后心。

    我有幻影帮忙监视背后,不存在视觉忙区,当然不可能被人从背后偷袭。在她即将命中我的瞬间,我突然的向侧面滑出一步,然后抬腿对着她的腰就是一个下劈,可是就在我即将碰到她的瞬间她又再次消失,我的腿轰的一声砸进了地面,脚腕后面的背刃把地上切出了一条大沟。

    “这个女人会瞬移。”心隐提醒我道。

    “不是瞬移,是影分身。”我保持着戒备姿态说道。

    “影分身?你是说那种能制造多个实体分身的忍术?”

    “你动画片看多了吧?《零》中的影分身是一种可以制造多种幻象和坐标转换的技能。以前我看雨哲用过同样的技能。只是没她级数高。”

    “实用,而且致命。”

    “正确。看来我们的小姑娘虽然穿的很奇怪,但依然是个忍者。”

    “为什么?”心隐疑惑的问道。

    “因为她会地遁。”我在喊出来的同时已经猛的将右手手指并拢成刀,然后猛的砸向了地面。被永恒包裹的拳头轰的一声插入了地面之下,然后猛的向外一拉。随着地面岩石的飞溅,一个红色的身影被我从地下拽了出来。

    被我抓住了脖子的神秘女人反应迅的猛的一提腰用双腿夹住了我的胳膊,想把我的胳膊拧断。俗话说胳膊拧不过大腿,她用两条腿加上躯干的力量,一般人确实会被她拧废了,但我不会。在她刚开始使劲之后就只听到噗的一声轻响,然后就听她啊的一声惨叫,身上的力量立刻松了下来。

    她依然悬挂在我的胳膊上,只是她的大腿上现在正穿出了一排锋利的刀刃,而且刀尖上还在向下滴着血。夹住我的胳膊手要付出代价的,魔龙套装表面全都是可伸缩的刀刃,当它们全部张开时我就跟个刺猬一样,所以贴我太近绝不是个好主意。

    就在我向她露出邪恶的笑容时,她又突然消失在了我的手上。然后出现在几米只外,但是她一出现就闷哼一声跪倒在地。她的两条腿已经鲜血淋漓,根本无法站立了。

    我挑衅地伸开手臂,然后只听哗啦一声。原本展开的刀刃又收了回去。“看来我的小玩意还满好用。你觉得呢?”

    “我觉得不怎么样。”神秘女人突然再次消失,我紧张的戒备着防止她再次从什么地方突然冒出来,可是等了半天也没动静。

    心隐小声地问道:“她是不是跑了?”

    ******

    “嘘……!”我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然后仔细听着。两只半月静静的悬浮在我的身边,缓慢而平稳的旋转着。突然,我猛的指向一块石头:“那边。”两只半月像突然上了条一般疯狂的旋转着冲了过去,只见一个红影从石头后面闪了出来,之后两个半月同时抵达,嚓的一声,那根石笋断为三截。

    一击扑空的半月没有马上返回。而是追着那个女人飞了过去,但就在它们抵达那女人背后时,她突然向后一个空翻。两个半月都从她的身下钻了过去。

    “半月——乱舞。”哗啦一声,两只半月各自分成了上中下三片,空中一下变出了六片半月,它们几乎同时转向,然后一起向那个女人飞了过去。只见那个女人猛地挥舞起自己的东洋刀在身边舞了起来。从我们这边只能听到一阵叮叮当当的碰撞声和四处飞溅地火花。那个女人把刀锋舞的密不透风,我们只看的见一团红云在不断的闪烁。

    连续十几秒的强攻都没有奏效,但却给我争取了时间。小纯和凌已经站在一起准备好了她们地复合魔法。我看向她们,然后点了点头。她们两个一点头表示准备好了。我打了个响指,凌和小纯同时向前一推,一枚一会变黑一会变白的光球闪耀着飞向了神秘女人,同时六片半月像被惊扰的苍蝇一样一哄而散,只留下那个女人傻傻地站在原地。当她注意到光球时已经来不及了,只能勉强用刀挡了一下。

    光球撞上刀刃出了哄的一声巨响,我们只看到一团蓝色的光圈爆出来,跟着那个女人就像炮弹一样被轰飞了出去。然后撞断了一根石笋后摔进了一堆碎石之中。她刚刚站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坑洞,底下还在冒着青烟。附近的石笋和石柱几乎都被震倒震裂,冲击波甚至连洞顶都给震开了。

    “呸、呸呸……!”心隐一边吐着嘴里的石子一边从地上爬了起来。“好厉害的爆炸。”

    “这不算什么。”小纯一边收法杖一边倒:“以前用全威力射时我们曾把佛门的几个老大也震晕了,对付一般人绝对没问题。”

    凌也笑着道:“我地基础魔法攻击力是七十四万点,小纯大约有六十几万点,刚才那个魔法是利用黑暗与光明的排斥反应制造的,全威力状态其威力应该等于我和小纯的魔法威力的乘积。”

    “七十万乘六十万?”

    “要不然你以为我们凭什么把佛门的那些老大放倒?”

    在小纯他们说话的时候我已经走到了那堆碎石旁边,大块的岩石堆积在一起,足有一米厚,而在碎石堆的边缘则有一条小腿伸在外面,看来这女人被埋的还不算太深。

    “这下她死定了。”晶晶走到我旁边说道。

    “可我为什么还能感觉到能量变化?”玲玲在另外一边说道。

    “不管死没死,挖出来就知道了。”我上去抓起一块石头就往后扔,晶晶和玲玲也一起上来帮起了忙。我们三个人很快就把岩石给大致清理了出来,那个女人正躺在石头之下。我伸手把她从石头里拽了出来,她的整片胸甲都瘪了下去,肩膀上的护肩也不知去向了。不过稍微让我有些惊奇的是她的刀居然一点事都没有。

    我正想弯腰去捡她的刀,没想到她却突然睁开了眼睛,然后猛的一个翻身跳了出去。我刚想追上去,她却一个翻身背向撞上一面墙壁,然后直接消失在了墙壁里。我冲过去在墙上摸了摸,确定这是块普通的岩石,她应该是用忍术消失在了墙壁里。

    心隐小心的问道:“这会她还在吗?”

    “应该是真的走了。”我恢复了人类形态,永恒也重新回到了我地手上。“现在该是处理犯人的时间了。”

    被抓的一共有三只外星生物以及正处于昏迷状态中的通天教主、佛门神秘人和大轮冥王。说实话。虽然这三个家伙都昏迷着,但我依然非常害怕。这三个家伙就是三枚极不稳定地人形核弹,鬼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醒过来,万一到时候银雪还没能赶到。那我们之间的俘虏关系可能就要倒过来了。

    我先没管那三个醒着的俘虏,而是先走到了三个昏迷的家伙身边。“凌,你会催眠魔法吗?”

    凌很聪明,立刻就明白了我想干什么。“你想让我确保他们进入更深的昏迷是吗?”

    “对,至少要坚持到银雪赶上来,或者我们把他们弄回天庭为止。别告诉我你做不到。”

    “事实上如果是平时我还真的做不到。这种家伙的力量不是我能够约束的了的,不过他们现在已经处于昏迷状态了,所以抵抗力几乎都没有了,在这个基础上加深他们的昏迷状态应该不成问题。”

    “那就快点。”

    凌迅地给他们三个进行魔法催眠强化,而小龙女和艾美尼斯也自告奋勇的参与了进来。她们都有着非产高明的催眠技术,相信可以让这三位俘虏一觉睡到天庭。

    趁他们加深催眠地时间,我走到了那三个昆虫人面前。这三个家伙的长相还真是非常有特点。最左边这个家伙长的像只大螳螂。身高起码有两米五,双臂就是两只螳螂样的镰刀状肢体,但是他只有两条后腿,像人一样直立在那里。这家伙的三角形脑袋上长着一张几乎和脑袋一样大地口器,明显非常凶悍。另外一边站着的俘虏在身高方面比那只螳螂要矮一些。但也有两米多,比我的人类形态要高多了。这个家伙似乎属于某种甲壳类昆虫,乍看起来和我地坦克到是很像。只是坦克依然保留了昆虫的行动方式,这个家伙却像人一样用两条后腿站着。和那个螳螂不同,他的身上除了两条腿之外还长着四只手臂,其中两只和人类的手臂位置差不多,但另外两只却似乎是长在腰的两侧的。不过虽然手多,但他的手指却比较少,每只手只有三根手指,而且看起来也不太灵活的样子。

    这两个家伙中间的最后一名俘虏比较特殊,她是个雌性。这点不用猜也能看出来,因为她有着人类女性地头部和身条,唯一能看出昆虫族特征的就是那庞大的体积和背后的翅膀。这家伙和那个五大大狙的家伙一样也有着背部甲壳,只是前面部分有着漂亮的女性曲线,另外她的身高差不多有三米多,比两边的两只雄性都要大好多。好象很多节肢动物都是雌性的体积比较大,这些昆虫人可能也继承了类似的特征。

    “你们叫什么名字?”

    “xxx……”中间的那个雌性昆虫人立刻回答了一串我听不懂的语言。

    我一点也没客气,上去一脚把她踹飞了出去,轰的一声撞断了一根石笋之后就再没了声息。晶晶过去把她拖了回来,我拿出一个装满了红色液体的小玻璃瓶,然后打开盖子对着她的腿小心的滴了一滴下去。液体刚接触到她的大腿,她立刻就从地上蹦了起来,然后开始惨叫着满地打滚,最后还拿头撞地,虽然成功的把自己撞晕了几下,但却立刻又再次被疼醒,然后反复折腾了近十分钟才第n次晕了过去。

    我看向另外两个满脸怒气的家伙,然后非常平静的说道:“我这个人还是满善良的,不大喜欢虐待俘虏,同时我也希望俘虏们能够尽量的合作一些。现在,你们也看到这东西的威力了,所以最好不要和我过不去。我知道你们会说我们的语言,不要跟我装你们听不懂,否则你们两个也会像她一样。”

    “你这个邪恶的家伙,愿你被蛛神作成过冬的食物,在痛苦中走完你的后半辈子。”大块头甲壳虫怒气冲冲的冲我吼着。

    “多谢你的祝福,不过很可惜它不会应验了,因为你们的神管不到我。”说着我又晃了晃那瓶红色的液体,他们两个立刻向后缩了缩。“别害怕。这东西对你们地身体没有任何毒害作用,事实上它还有锻炼你们意志力的效果。我看两位都是硬汉,不如我们先试着锻炼一下,说不定有助于提高我们谈话的效率。”

    那两个家伙一听我的话立刻就往后退。可惜他们都被捆着,后面还有我地魔宠挡着,根本无路可逃。“怎么?两位不愿意尝试吗?这东西真的不伤身的。它只是一种神经麻醉剂,只不过它的作用是反的,不能止疼,而是无限度的放大痛苦。即使你的皮肤被碰一下,你也会疼的像骨折一样。当然,你的身体其实没有真的生变化,疼痛都是你地神经系统传导的错误信号。我是不会让你们受伤的。”

    其实这种红色液体来自于本行会地一种特殊植物,其提炼方式非常特殊。**只有三个玩家会提。它的灵感来自于龙缘专用的审问用药物“生死之间”。因为国际公约和很多人道团体禁止虐待俘虏和刑讯逼供,但龙缘的特殊部门又时常需刑讯逼供,所以就有了这种东西。它可以让神经系统产生痛觉信号。其效果真的可以说是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而且可以通过控制计量来精确控制疼痛尺度,绝对是刑讯逼供地最佳药品。

    游戏里的这种液体当然不可能和现实中的有一个成分,但其效果却基本差不多。来自魔法植物地特殊汁液融合上一些巫术和魔法效果,其最终能力就是让碰到它的人疼的只想死了会比较幸福。当然。目前我们还没有用这东西对付过玩家,主要是怕刺激性太强给现实中的人体脑神经造成过大的刺激。

    在我的威逼之下两个人不断的后退,但很快又被压了回来。我召唤了四名铃音骑士帮忙先按住那个螳螂人。这家伙看起来比较瘦弱,估计好下手一些。

    “你们按住了,别让他乱动。”

    “放心,他绝对动不了。”小龙女站在一边拿着块宝石说道:“二十倍重力术,加上四个人,他要还能动之前就不会被我们抓住了。”

    “那就好。”我小心的打开瓶盖,然后走到那家伙的旁边。他看到我手里地瓶子,立刻剧烈的挣扎了起来,不过他本来就不是力量型的。加上小龙女的重力术和四名铃音骑士,他的挣扎只能是轻微的扭动。“嘿嘿,别怕,忍一下就过去了。当然,你也可以配合我回答问题,那我们就不用做意志力训练了。怎么样?愿意配合吗?”

    “你休想。”

    “哎呀,看来这里的英雄还真不少呢!那么,我们伟大的英雄,你准备好当英雄了吗?”我微笑着用一滚玻理棒伸进瓶子里沾了一点药水,然后拿出来慢慢的向他靠近。尽管他挣扎的很厉害,但这对我是毫无影响的。“我劝你最好别乱动,我只不过沾了一点而已,不会很厉害的。你要是挣扎的太厉害把我另外一只手上的瓶子碰翻了,到时候整瓶都洒到你身上,那你就真的会知道活活疼死是个什么感觉了。”

    听了我的话之后他果然不敢挣扎太厉害了,可是另外一边的棍子上那滴液体也让他非常恐惧,所以他依然在小幅度的扭动着。我小心的把那根玻璃棍向下降,然后故意在他脸前晃动着。“你说我是点在你的腿上好呢?还是点在你的胳膊上好呢?或者可以点在头上,这样感觉更直接一些。”

    “不要。”

    “不不不,要不要不是我说了算的。决定权在你。你同意回答我的问题,我就不用它碰你,你不肯合作,那我就没办法了。”

    “不要,我不能说!我向虫神过誓的。”

    “那我就没办法了。”说着我再次把玻璃棒向他靠近,最后想了想还是点在了他的眼睛上。由于视神经的传导信号比较多,所以眼睛部分承受疼痛的能力要好于其他位置。也就是说,点在眼睛上可以制造更多的痛苦,而不至于烧坏他的脑子。

    几乎就在我的玻理棒接触到他的眼睛的瞬间,他的身体就猛的向上一弹,然后双手挣脱了铃音骑士的控制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左眼。小龙女的十倍重力和铃音骑士的控制在疼痛地激下根本毫无作用,他的力量在瞬间增加了十多倍。我们根本就按不住他,幸好我提前把瓶子拿开了,不然碰翻了药瓶洒到自己身上那才叫倒霉呢!

    这家伙的惨叫声比刚才那个女性还要大,看来点在眼睛上确实效果不错。我邪笑着转头看向最后剩余的那个大块头。那家伙立刻打了个冷颤。

    “嘿嘿,别怕吗!我又不会吃了你。”我拿着瓶子慢慢的走向了那个家伙,而他的同伴还在那里鬼嚎着。

    就在我走到这家伙面前准备开口威胁时,这家伙突然喊了起来:“我说,你问什么我都说。别拿那东西碰我,求你了。”

    听到他说愿意合作,我立刻微笑着把那东西盖了起来。“终于碰到明白人了!既然你愿意合作,那我就省事了。你看,我也很不愿意你们受这样的痛苦是吧?好了,现在开始回答我的问题吧。”

    “等下。”那家伙突然喊停。

    “干什么?又想当英雄了?”我说着又去开始去摸那个瓶盖。

    “不。不是。”他连忙摇手。“我愿意说,但我还有一个要求。”

    “你好象没搞清楚情况是吗?”我略有不悦的说道。

    “我知道俘虏是无权提条件的,但我不得不这样做。”

    我略微想了一下。然后点点头:“那你先说出来,如果不是很麻烦地话,我会考虑的。”

    “不麻烦,不麻烦。我希望你们可以把我带走,让我加入你们。今天我和你合作。回去会被族里的人唾弃地,所以我……!”

    “其实你这个要求很好解决。”我抬手打了个响指,晶晶立刻走到那个正跪在地上打哆嗦的大螳螂身后。猛的抓住他头上的触须把他的头给拉了起来,然后用匕架在他细瘦地脖子上猛的一拉,那家伙的惨叫声嘎然而止。玲玲也走到那个已经晕了很久地雌性虫子身边,然后举剑准备刺下去。

    “等等。”大块头突然拦住了我们。

    “你又怎么啦?你不就是怕回去之后人家看不起你吗?这很正常,我能理解,但我们也不想收留叛徒,所以我不会要你。反正这里就你们三个,我把他们两个都宰了,你回去之后大可以说自己是英雄九死一生。没有人会怀疑你的。你不但不会被唾弃,还可以成为英雄被众人景仰,这不是比生活在我们那里要好的多吗?况且我们以后可能还需要你的帮助,你不觉得和我们搭上线是个不错的选择吗?”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大块头焦急的道:“她是我暗恋的对象,虽然她看不上我,但我依然不想她死在这里,所以……”

    “真没想到你小子还是个情种。那好办。”我展开了凤龙空间,然后把夜影叫了出来,然后向艾美尼斯勾了勾手指。“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坐骑夜影,他的种族是……!”

    “梦魇,我认识。”大块头抢先说道。

    “那更好了。既然你认识梦魇,那你也该明白他们地能力。我的夜影是梦魇中的王者,独一无二的级魔化品种。他可以进入任何昏迷或者睡着的人的梦中修改他们的记忆,他们不会分的清梦和现实的区别。”

    “你想要他做什么?”

    “做什么?当然是把你变成她的白马王子了。这位艾美尼斯是幻象女神,也是修改记忆的专家。我会让她和夜影合作,一起修改你暗恋的这位小姐的记忆。当她醒来后会多出一段你们遇难后你奋不顾身把他救出来的记忆,虽然这不一定能让她爱上你,但我保证至少她对你的好感度会大幅度上升。怎么样?这样的安排你还满意吗?”

    “满意,满意。”

    “哈哈哈哈,和我合作是不会让你吃亏的。”我拍着他的胳膊道:“那么现在,让他们去处理她的记忆,你来回答我的问题。”

    “请问吧!只要我知道的,一定都告诉你。”

    “先说下你们的势力是个什么样子的。全都是你这样的虫族吗?”

    “不,我们是黑岩共和国的人,我们国家有很多的种族,半虫人只是其中地一个大类。而且即使是半虫人之中也分为各种不同种类的,比如我就是投弹甲虫族的,那个被你干掉的是螳螂族地。”

    “这我看的出来。你们的种族特征很明显。不过,你们除了半虫人还有什么种族吗?”

    “黑岩共和国的种族划分一共有三百多个大类。具体到每个小类可能多达数几万种,所以我也不清楚具体有哪些种族。”

    这个我到是比较理解,毕竟我们中国也有五十六个民族,而本国人中能把五十六个民族全背出来的估计还不到一半。人家有好几万个种族,记不清也很正常。

    “你不记得全部无所谓,只要把其中比较特出的那些种族告诉我就可以了。”

    “你是说大族是吗?”

    “不一定要是大族,有的族人很少,但战斗力强或者有极端突出的特殊能力的也可以。”

    “哦,明白了。先说我们国家中的几个人口大族,第一就是石皮兽族。”

    “是不是就是那种经常去地球捣乱。皮肤像石头一样地怪兽?”

    “他们叫石皮兽,数量很多,但是战斗力和智力都很烂。不过他们几乎占了本国人口的百分之九十五,所以是本国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人多力量大,这我懂。那还有其他地呢?”

    “再就是我们半虫人,虽然数量不如石皮兽,但我们依然是本国第二大种族。差不多占本国人口的百分之五。”

    “等等。你们占百分之五,石皮兽占百分之九十五,你们国家没其他人啊?”

    “不是的。其他种族虽然种类多。但除了我们两族之外的其他种族的总人口都不够我们半虫人数量地千分之一。”

    “千分之一都不到?那到底是你们太多还是他们太少?”

    “两个原因都有吧!你来自地球,和我们这里的情况不同,所以不好理解。你可能不知道,红色星球虽然看起来比地球大不了多少,但实际上因为我们的地下世界分好几层,所以我们地实际居住面积要比地球大的多。因此本星球的生物数量远比地球上要多的多。另外,你们地球上有大大小小百多个国家,但我们这里除了一些零散的部落之外只有两个国家,所以人口很集中。像我们半虫子虽然只占本国人口的百分之五。但我们实际上有十几亿人口,别的种族虽然只占我们人口的千分之一,但也有一百多万了。即使分到各个种族,还能有一百多人口,这就算不错了。”

    “我想我明白你们的国家构成了。那我刚刚问地特殊种族你知道吗?”

    “当然。比较突出的确实有几个。其中一个是影魔,他们可以变化成任何东西或者生物的形状,只要体积差别不太大都没问题。他们可以读取你的记忆,然后变成你最亲密的人,从而偷袭你,是一个非常危险的种族。”

    “我想我以前见过这个种族。他们有多少人?”

    “大约二百人左右,在少数民族中算人口比较多的。”

    “还有别的特殊种族吗?”

    “有。比如说海族。”

    “海族?”我立刻打开凤龙空间把辣椒和阿嫡娜召了出来。“你说的是她们?”

    “是她这样的。”大块头指的是辣椒。“没想到你身边居然有海族。”

    “你们这里有我的同族?”辣椒好奇的问道。

    “有,但是只有几十人。海族的精神力场非常厉害,集体行动时能组成强大的防护罩,阻挡一切攻击。”

    外开始皱着眉头思考了起来。红色星球居然也有海族,那就是说两个星球上有着同样的物种,这显然不太可能是单独进化出来的,唯一的接受就是迁移。我比较趋向的观点是地球上的海族来自红色星球。在这里这么长时间,我对这里也有了一定的了解。这里的很多地方都说明红色星球曾经是一个水资源很丰富的地方。红色星球外层的红色沙漠实际上是氧化铁组成的高铁矿,也就是说这个星球的表面全都是矿产。一般来说想要出现这样的现象,只能是这个星球的表面曾完全被海面所覆盖。海水的压力使地壳硬化,并且把金属物质溶在了水中,这样金属就不会像在纯6地环境中一样沉入地核。这样说来。很可能以前海族就是红色星球地生物,只是后来有部分移民到了地球,恰好地球那边的环境比较适合他们生长,所以最后地球那边的海族反到比这边的源地还要多了。

    “海族我也了解了。还有别地特殊种族吗?”

    “还有一个。”大块头道:“虽然我们半虫人和石皮兽族人口众多,但这个国家实际上是由脑族掌握的。这个种族的外形就像是一个长了很多触手的人类大脑。他们的战斗力基本为零,却有着**的智慧,是我们国家的大脑。”

    “看来我猜的没错,这个地方确实存在着一个高智慧种族。你知道他们的确切数量吗?”

    “当然。脑族一共只有二十二人,这在我们国家是谁都知道的事情。”

    “好地,现在我要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必须认真回答。你们是不是和我们星球的日本人结盟了?”

    “是的。”大块头回答地很快。“不久之前脑族带回了一群地球生物,后来我们才知道他们属于地球上的日本国。他们见面之后具体说了什么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那群日本人来了之后不久脑族就宣布了和对方结盟。这次本来是打算破坏你们国家的城市的。没想到正巧碰上了你们这边的高手打架。本着敌人地敌人就是朋友的观点,我们的上司决定把这三个家伙救走给你们制造麻烦,所以就有了抢人地事情。”

    “你们抢人都那么长时间了?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回国?”

    “我们不是没有回国。而是不敢回去。你们的那个高手太厉害了,我们怕把她引回国会造成更大的伤亡,所以甩掉她之前我们不敢回国。还好红色星球的通道错综复杂,她有不熟悉道路,让我们有了些机会。只是她实在是太强了,到最后居然还是被追上了!要不是一直被她撵的到处跑,我们早回国了!”

    “即使你们回去了也没用。我照样找的到。”

    “为什么?”

    “因为……对了,这一说我到是想起来了,那两件东西还没拿回来呢!但愿在她身上。”我赶紧跑到大轮冥王身边,然后把她翻了过来。玉帝要我们找的东西一直就找不到,我们怀疑被大轮冥王带在了身上,所以才会找不到。现在大轮冥王已经在我的手上了,也就是说东西应该就在这里。

    怀着激动的心情,我小心地在大轮冥王身边蹲了下来。说实话,虽然从身份上来说大轮冥王是一方霸主。但你真的站在她的面前时所能看到的也只是一个美女而已。大轮冥王还有个称号叫孔雀冥王,她的本体其实是只孔雀,长的漂亮也很正常。忍着尴尬的情绪,我小心的摸上了她的身体。隔着衣服把她身上摸了个遍,完全没现任何东西。大轮冥王不可能不随身带些小东西,既然身上没有,那就是说她是依靠魔法来携带东西的,而我最怕的就是这个。

    储物空间都是个人专用的,如果是空间装备,只要有一定的实力和足够的时间,费点事还是能打开的。可依靠自身力量开启的储物空间就不同了,没有本人的同意,谁也别想打开它们。

    以大轮冥王的个性,恐怕就算她知道自己被俘了也不会交出东西的,要是我把她交给天庭,又不能确定东西是不是就在她那里,这样的话也不能算是任务结束,这样搞下去我等于是白忙活了!

    “凌、小纯,过来。”

    “怎么了?”

    “大轮冥王可能把东西放到储物空间里了,你们知道有什么办法强行打开她的储物空间吗?”

    凌摇着脑袋道:“如果是一般小人物的储物空间我还可以凭借强的魔力强行压碎那个空间逼迫里面的东西在主位面现形,可这是大轮冥王的空间,我可压不碎她的空间。除非是像大地之母那样级数的高手。”

    我摇了摇头:“小忙还差不多,这种事情大地之母是不会帮忙的。”

    小纯想了下道:“其实也不一定就没有办法。硬的不行可以来软的吗!”

    “软的?怎么个软法?”

    
推荐阅读:醉枕江山 最强弃少 重生小地主 召唤万岁 神座 重生之温婉 官场之风流人生 光明纪元 九星天辰诀 官术 官门 剑傲重生 明末边军一小兵 战神变 君临九天 我的民国不可能这么萌 召唤美女军团 巫师世界 抗战之红色警戒 宋时归 全能闲人 重生世家子 最终信仰 资本大唐 雅骚 恐慌沸腾 重生之红星传奇 龙骑战机 雄霸蛮荒 异界全职业大师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