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二章 合作开发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我想到的这个唯一合理解释就是丝罗商会现了大型七彩魔晶石矿脉,但这个解释的生概率实在是太低了。【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魔晶石一直就是很紧俏的矿物之一,七彩魔晶石做为魔晶石家族中的顶级品种之一,其价值更是天文数字。目前现的七彩魔晶石要么是黑暗神殿这样的古老势力以前积攒下来的,要么就是在大型魔晶石矿中偶尔现一两块成品,还没有听说成片现的。但既然这是一种矿物,理论上说也应该会有积聚矿出现,但这是一个小概率问题,其性质就像一个人走在马路上被陨石砸到一样,理论上有可能,实际上几乎不会生。

    虽然现大片七彩魔晶石矿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我们不能以结果去推测概率,因为一旦结果生,那这件事物的概率不是零就是百分之百。也许丝罗商会真的走狗屎运撞上一棵摇钱树也不一定。

    只要这个最大的问题解决,之后的事情反而好解释了。丝罗商会是个小行会,如果公开出售七彩魔晶石,一两块还没问题,但只要数量一多,立刻就会把贪图这比财富的人引来,到时候人家明抢,那丝罗商会就什么也剩不下了。可要是不出售,这么大比财富放那里也是放着,即使冒险也不可能不卖。所以,丝罗商会明确的知道自己的弱小和这比财富的吸引力,他们现在这样做是在邀请合作伙伴。

    这些东西的价值无与伦比,必然会吸引来大量有实力的势力或者个人。而他们把七彩魔晶石封的这么严实,就可以先把一些宵小之类不入流地人排除在外,因为现不了层层密封之中的七彩魔晶石的人肯定都不会是有实力的人。而一旦现七彩魔晶石地人有了歹念。他们就一定会袭击车队。虽然车上也装了七彩魔晶石,但和矿脉比起来,那不过是九牛一毛,损失一点根本无关紧要。而丝罗商会就可以从中知道谁不能合作。

    什么?你问抢劫车队的人逼问丝罗商会矿产是哪来的怎么办?那根本也不会成功。丝罗商会布置这样一个计划已经很明确的说明了他们的领导者是个很有才干的人。挖出七彩魔晶石矿脉这么大的事他们不可能到处宣扬。如果我猜的没错,真正知道挖出了矿脉的人不会太多,而一旦有人逼问,这个别的几个人肯定会守口如瓶,根本不会有人能从他们那里调查出矿产来源。这也是为什么丝罗商会不先出售再找合作伙伴地原因,以为一旦开始公开出售,那知道事情的人势必增多,到时候想封口也难了。一旦让人家知道矿的位置,那就彻底没救了。

    根据以上推测我还现一个可能地情况,那就是这披七彩魔晶石可能不是在已有矿坑里现的。丝罗商会以前的经营项目中也包括白魔晶石。也就是说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该知道他们有白魔晶石矿,到时候过去一查就知道有没有七彩魔晶石了。所以,这批七彩魔晶石肯定不是在原来的矿区现地。不然根本就没有隐藏的可能了。

    丝罗商会费了这么大力气和成本就是为了招来一个有诚信,能够在巨大利益前和他们合作,却不会侵吞他们财产的人,这个手笔还真不小。相信这个老板要是在现实中做生意,应该也能做建立起很大地事业。

    既然对方是想寻求合作伙伴。那我也没必要再搞什么地下手段了,对于识时务的人我从来都不会做的太过分。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对方摆明了是要出让部分利益以换取保护。我要是再用强就显得太不识好歹了。万一人家一咬牙来个玉石俱焚,那才叫偷鸡不成失把米呢!名声也丢了,活也白干了,最后还什么也捞不到。我才不干那种蠢事呢!

    他们要合作我就和他们合作,现在的问题是尽快和对方搭上线,当然这也不是什么难事,反正是合作,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去和他们说我知道他们运的是什么就行了。不过目前还不适合与他们见面,我得去把银雪带上。这样才有足够的实力谈条件,毕竟要保护这么高价值的东西没点实力人家也不会放心的。

    我迅返回了银雪所在地商店,正打算推门进去,忽然透过玻璃门看到一个大美女正要出来,我立刻习惯性的拉开门让到了一边。美女迈着模特般的步子一步三扭的从我面前走了过去,我的目光不自觉的就跟了上去。她那一头带略带波浪的过腰长随着她的步子轻轻飞舞着,给人一种非常轻灵飘逸的感觉。在那自然而清新的长上只别了一支绿色的宝石卡,除此之外完全没有任何装饰,但就是这支卡一下就把她的气质拔了起来,如果没有这东西,她就只剩轻灵无法显示出那丝高贵了。

    再看她的脸蛋,大大的眼睛上瞄了一些淡淡的绿色眼影,而且特意拉出了一条直通太阳穴的曲线,这在她原本的高贵轻灵气质上又加了些妖魅,既显得更加勾人又不会太过放浪。配合上她那长而略微上翘的睫毛,更显出了一种知性美。

    这位女郎的鼻子不是很高,但似乎用水粉做了处理,所以看上去非常的俏丽,完全没有破坏她的美丽。至于两颊似乎完全没有加工的样子,不过她的皮肤很好,所以即使不施粉看起来也很漂亮。最后是她的小嘴,那东方人特有的小巧红唇被刻意画出了一丝上翘的感觉,仿佛随时都在索吻一般,让人有种想咬一口的冲动。

    在她的身上套着一件类似精灵族式样的紧身短甲,绿色的皮制胸甲巧妙的烘托了胸部的曲线,并巧妙的在两胸之间镶嵌了一块透明的绿宝石,让你仿佛能透过它看见些什么,却又什么也看不清。这种欲擒故纵的设计简直是太能吊人胃口了,正常男人地目光几乎都会不自觉的被吸引过去。

    这件胸甲下面并没有束腰。取而代之的是女郎完美的小腹。雪白地肌肤加上六块精致却并不突出的腹肌,那天然的s曲线比任何束腰都更能让人狂。

    腰部以下几乎快到臀部的位置斜挂着一条由一片片树叶组成的短裙,当然那不是真的树叶,而是用皮革制作的叶片。然后串成了一圈,每片叶子上还有很多红色的符文装饰和一些宝石点缀,使得树叶的自然和宝石的高贵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既不显得太过华丽也不至表现的过于乡土化。不过我很怀疑这些“树叶”的长度是不是太短了点,以这个长度只要她稍微动作大点可能下面就什么都遮不住了,真不知道设计师是怎么想地。

    短裙下面并没有通常女孩子们喜欢的丝袜,而是女郎自己的大腿。她的皮肤白皙中带着红润,而且一看就是那种经常运动弹性十足的类型,并没有大多数女孩地那种脂肪过度堆积的情况。女孩子们喜欢丝袜就是因为它们能给腿部塑形,而这位小姐的腿部已经是完美状态了。再穿条长袜反而碍事。

    再往下直到女郎地膝部开始就是一双脆绿色的过膝高筒靴了,这靴子的样式应该也是仿精灵长靴的类型设计的,它的前部和后部并不一样长。这是精灵长靴的主要特征。和通常的精灵长靴略有不同的是这双长靴没有完全包裹住女郎地小腿,它的护腿部分被剪出了许多菱形的缺口,然后以绿色的丝加以填补,这样在增加美观度的前提下还能起到透气的作用,同时大幅度减轻了靴子的重量。虽然这靴子看起来很像精灵族的战斗长靴。但我一眼就看出了它只是件装饰品,因为没有谁会穿着有七寸高跟的长靴去打仗。以这种靴跟的尖细程度别说遍地腐植质的森林了,就算是土质稍微软点的草地都会陷进去。很难想象谁能穿着这东西打仗。

    ******

    女郎带着一阵清淡却迷人的香风从我面前走过,然后继续以那诱人的姿势走向街对面,我就这么一直看着她忘记了转身,直到旁边街道上传来唉呦一声惨叫我才被惊醒。看来被吸引的不止我一个,旁边这位居然直接撞路灯杆上了。

    我摇头笑了笑,然后转身走进了店里。店员们全都微笑着看着我,我却疑惑的四下扫视了一遍。“那个和我一起来的女孩呢?”

    店员们没有回答我,而是哧哧的笑个不停。我正要再次问的时候忽然听到背后开门的声音,转过头来之后却看到刚才走出去的靓丽女郎又走了回来。她满脸笑容的看着我却一句话也不说。就这么僵持了大约十几秒她突然很没形象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就开始笑个没完,连店里的店员都跟着笑个不停。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我看着那个靓丽女郎满脑子问号,不过我很快注意到了一些问题。她看起来好面熟,而且越看越觉得像。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只好试探性的问道:“你该不会是……银雪?”

    “哈哈哈哈……哎呀受不了了!”女郎笑的捂着肚子蹲了下去。“哈哈哈哈……没想到真的把你骗过去了!我变化有这么大吗?”

    “真是你?”我的下巴差点掉下来,围着她转了几圈才终于确定下来她就是银雪。“靠,变化也太大了点吧?”

    “真的认不出来了吗?”银雪激动的问我。

    “你这样子和以前完全就是两个人吗!我要是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才叫有鬼呢!”

    银雪在原地转了一圈,然后问道:“怎么样?漂亮吗?”

    我点点头。“不过我现在正式以城主的身份命令你禁止穿成这样在艾辛格街头乱晃。”

    “为什么?”银雪的脸瞬间就垮了下来。

    “靠,你没看见刚刚那几个撞路灯杆的人吗?要是你穿成这样在艾辛格乱晃,那还不交通堵塞啊?”

    “哈哈……你真幽默!”听出来我是在开玩笑之后银雪立刻就高兴了起来。“回去我一定要让碧凌和五元素她们看看,谗死她们。”

    我也复合了几句,然后道:“你买了多少东西?我们付钱走人了。”

    店长一听要付钱立刻蹿了出来,一边微笑一边把一条足有三米多长的帐单递到了我面前。还好我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所以也没有看内容,直接翻到最后看了下合计价格。不过很可惜,我还是低估了女人花钱的能力。

    “你确定这个价格没搞错吗?”我一脸惊讶的问店长。

    店长有些尴尬地道:“我知道这个数字确实有些多,但您应该也知道。我们这是巴黎最高档的化妆品公司,所以东西都不便宜,况且……!”店长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把帐单上的数量指给我看。

    我瞄了眼帐单,然后深吸了口气,连续做了三次深呼吸才算青定下情绪。看来这事还真不能怪店长,人家的价格确实很高,但并不离谱,之所以总额会如此夸张,原因是银雪把人家地仓库都基本搬空了!

    “那个……我说银雪。你买的是不是有点太多了?这些化妆品用起来很省的,每次只要一丁点就可以了。这一小管口红能用六个月,你也没必要一次买一箱子吧?还有那个眼影。这一小盒够你用一年的,你也不至于把人家的存货都搬空啊?这些东西有保质期的,时间长了就不能用了。”

    “没关系,我能制造静止空间,保质期对我来说是无限的。”

    “那也没必要买这么多吧?你买的化妆品起码够你用两千年的。这也太多了吧?”

    “哼,我早看出来了,你就是个吸血鬼。骗我说你们行会福利好。可是我来了就一直在帮你干活,根本没闲的时候。我要是不一次多买点,下次还指不定等到什么时候才有机会来呢!”

    “靠,你地目光还真长远!”

    “那你到底买不买吧?”银雪的口气明显不对头了,看来她已经快飚了。

    “买,当然买。虽然你说我是吸血鬼,不过今天都是我在吐血好不好?”

    看到我付钱银雪立刻又笑了起来,非常亲密的跳到我身边手舞足蹈地说她以后肯定认真干活,保证我这钱花的不亏。对她这种保证我也没当回事,反正她这种脾气和小孩一样。耍起赖来我是肯定没办法地。今天给银雪买衣服和化妆品地钱都够造两艘碧凌级战列舰了,要是让玫瑰知道她肯定得吞效救心丸!

    付完钱之后我们在店长和全体店员的送行下离开了店面。我们刚走远人家就关门了。不关门也不行了,仓库都搬空了,想开门也没东西卖啊!

    银雪一路上都保持着高度亢奋地状态到处乱蹿,并且由于她的行为造成了多起交通事故。我费了好大劲才让她稍微安静了一点。然后非常郑重的道:“你也玩差不多了,现在要办正事,你要保持状态啊!”

    “状态无所谓啦!反正你接触地那些家伙都是小不点。我打个喷嚏就全都搞定了。”

    “拜托你认真点好不好。我帮你买这么多东西不是要起反效果地!”这次我是真有点生气了。花钱我不在乎。在投资方面我们龙缘的人向老不会手软,但该产出时没有产力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银雪可能也注意到我是真生气了,立刻蹦到我身边挽起我地胳膊道:“好了好了,开个玩笑吗!看你气地!我就是因为买了这么多东西比较激动吗!好了,现在我恢复冷静了,你要干什么就去干吧。”

    我没答腔,转身就向着丝罗商会那边走去。银雪立刻跟了上来,不过这次老实多了,像个保镖一样跟在我身后。只是目光不是在搜索可能地敌人,而是在找附近的商店有没有卖她喜欢的东西。

    丝罗商会距离我们并不太远,我们很快就到了之前我跟踪马车时现地那个巷口,不同地是这里现在比刚才要热闹的多了。巷口处正停着七八辆马车,使本就不算宽敞的街道被堵地严严实实的。在马车周围还有两帮人,其中一方显然是车夫和押运人员,他们目前正被另外一群人违在中间,两方似乎正在争执着什么,时不时还有几个人互相动动手脚,只是被围的马车夫和护卫实在太少,根本没有战胜地可能。

    “看来有人比我们先到了。”

    银雪虽然玩闹起来像个孩子。但她智商不低,我一说她就明白了。“我们能现那东西,别人也能现。有人找上门也正常。”

    “哦对了。我之前根据调查的情况做了个推论,先和你说一下。免得一会配合不好。”我迅地把我之前对丝罗商会意图地推论告诉了银雪。她也听地直点头。

    我这边刚说完,那个巷口就已经爆了混战。双方地口角终于升级成了混战,以我对巴黎防卫力量地观察。城市防卫队至少要半个小时以后才能到。如果来抢劫的那方聪明点在路上设置拦截点故意制造些交通意外之类地事情阻挠城防队。甚至有可能让城卫队两三个小时都到不了。

    对于这种混乱,不插一脚是绝对不行的。既然我要和丝罗商会合作。帮他们干掉这第一个觊觎他们财富地敌人就是一份最好的合作礼物。我带着银雪先退到了街外。然后展开大地之门。斯哥特一看到我就笑了起来。“又要打架了?”

    我点点头。拉着他到巷口指给他看。“看清楚了。被围地车夫和保镖是要保护地人,进攻他们地就是敌人。”

    “尺度呢?这里好象是城市内啊?驱赶还是消灭?”

    “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反正这些人以后也是我们的敌人了。”

    “正和我意。”斯哥特转身朝后面一招手:“都别骑坐骑了。我们步战。”

    城市里街道狭窄。骑着坐骑反而挥不开,不过不骑坐骑不等于不带坐骑。如果是一般骑兵。坐骑在不骑地时候基本是没什么用地,但麒麟武士就不一样了。麟兽本身也是一种战斗力相当可观地攻击性生物,即使不骑也可以当战斗魔宠用。

    因为巷道太窄。我的近万兵马实在展不开。所以斯哥特只带了五百人冲进去。不过这么窄的地方,五百人基本上已经是人山人海了。何况这些麒麟武士都带着坐骑。一个人要占两个人地位置还有多。

    斯哥特站在巷子中间指着那边地人大声喊着:“把敌人全给我放倒。”巷子里本来正在混战的两帮人马一下就被这声大吼给吸引了注意力。不过他们都以为这些是对方地人,所以一下子全都傻了。

    斯哥特可不管那么多,带着人就冲了上去。两边刚一接触就是一片哭爹喊娘地惨叫声。麒麟武士七百五十级的级别其实并不算高。目前大部分玩家都在这个级别区域,上下也差不太多。但麒麟武士有两点与玩家不同:第一,他们是职业军人。战斗技巧和玩家不可同日而语;第二,他们有只坐骑帮忙,还能和同伴配合攻击。玩家大多精于单干,顶多也就是小队协同,很少有善于大兵团作战地。

    保护马车地车夫和卫队本就敌不过对方。在看到麒麟武士们冲上来时已经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于是全体闭上眼睛蹲了下去。不过等了一会之后他们并没有感觉到自己被杀,而是听到周围响起了混战的声音。睁眼一看。新出现地人居然和他们的敌人打成了一团。虽然搞不清楚这些援军是哪来地,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兴高采烈地加入反攻者的行列。

    麒麟武士和铃音骑士地装备都很统一,丝罗商会的人虽然不认识我们也不至于搞错敌人,而丝罗商会地人全都在盔甲外面套着统一的外罩,所以也很好区分敌我。尽管双方配合不是很好,但毕竟人太多,对方很快就全被全部放平了。我和银雪一直站着没动,等他们打完了才过来。

    我地魔龙套装虽然和铃音骑士以及麒麟武士的装备都不一样。但我们的主体风格都差不多,那些守卫中的几个玩家一下就看出了我就是这些人地领。在〈零中,想要找到统一装备并不容易,尤其是战斗装备。铃音骑士和麒麟武士都是统一装备,这让守卫们确定了我们的实力一定相当恐怖,所以说话也客气了不少。

    简单的交流了一下才知道他们也不清楚到底生了什么。这些押运物资地守卫和车夫大部分是npc。其中只有几个玩家,而且显然都是外围玩家。他们是在押运物资回来时被堵在了巷口。根本不知道总部里生了什么事情。

    既然问他们也没用,我就干脆直接带银雪一起进去了。外面这个地方暂时也不能撤出。敌人可能是在现了七彩魔晶石后慌忙派人来先行监管,大部队可能根本就没到。所以这里一会可能还会打起来。我想了想把凌召唤了出来。让她在这里坐镇。反正凌有忠贞之心。可以代替我启动任何功能。包括召唤大地之门和凤龙空间。我的全部魔宠加上大地之门里剩下的麒麟武士应该能支撑很长时间了。这么窄地巷子,敌人就算有几百万军队也不可能一下全涌上来。

    交代完凌之后我和银雪一起进入了巷子里面。这条并不宽阔地小巷到是非常地深,起码有二三百米长。一直走到头之后向右一转。又是一段二十几米长的小巷。不过这条小巷比之前进来地部分要宽地多。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小空地。目前这里正停着三辆马车,还有一些人在看押,应该是和外面一样被扣押下来地。在这段小巷地侧面就是一排大门,上面还挂着丝罗商会地牌子,只不过现在门口站的明显都不是丝罗商会地人。

    我和银雪刚一出现就引起了对方地注意,立刻有一群人围了上来。其中一个家伙挡在了我面前。他看了看银雪。然后愣了好半天才开口道:“你们是什么人?这里现在不许进入。赶快离开。”

    “我们和来和丝罗商会谈生意的。”

    “今天不谈生意,有事改天。”

    银雪哼声说道:“你们又不是丝罗商会地人。说了不算。”

    “我说今天不谈生意就是不谈生意。你们快离开。”

    “大狗。你这个笨蛋。看不出人家就是来找茬地吗?”一个全身火红的女骑士从后面走了出来。她走到我们面前上下打量了我们一下。然后说道:“原来是紫日会长啊!难怪进的来呢!我们外面地人应该都被放倒了吧?”

    没想到对方居然认识我,不过这样到是省了我不少事。

    “既然你认识我那就太好了。”我很强势地道:“你应该知道这点人是挡不住我地。”

    那个女人到是没对我地话有多大反应。反到是之前拦住我的那个家伙有些心虚地向后退了几步。之前他拦我们地时候表现地到是很嚣张。但现在听这个女人和我地对话他已经知道自己踢到铁板了。

    “虽然我们挡不住你。但你也不用这么嚣张。”那女人毫不退让地道:“我们只是先期人马,大部队还在后面。你的魔宠和召唤生物确实很多。但再多也就那么回事,你一个人也不可能对付我们一个行会。至于说你地行会。这里好象不是中国吧?”

    我并没有生气。只是继续说道:“既然我们大家都明白。那就好办了。我现在要进去,你应该不会阻止吧?”

    “不,我不会让你们进去地。”女人抽出了自己地配剑挡在了我们前面。

    “你既然知道自己挡不住。还站那里干什么?”

    女人非常坚定的说道:“挡不住和不去挡是两回事。”

    “我很佩服你。”银雪走向那个女人。“现在你可以去死了。”

    那个女人看到银雪靠近立刻挥剑劈砍。银雪却只是慢条斯理地伸出一只手挡在了她的面前。她地剑在接触银雪手掌前的一瞬间突然撞上了一道无形力场。所有人都看到在她们两个人之间出现了一道闪着淡金色光芒地光环。接着那道光环突然收缩成一点,之后那个女人就不见了,而之前还站在她身后的那个玩家则被彻底染红了。大量粘稠地红色液体顺着他地身上不断滴到地上,把这个家伙彻底吓傻了。他张着双手瞪着眼睛,先是缓慢的回头看了一下。然后又看了看天,接着转回来看了看自己地身上。最后突然晕了过去。

    我一句话都没说,直接绕过地上那片成扇形放射地血污走向了丝罗商会地大门。银雪收回她地那只手也跟了上来。负责守门的玩家看了看地上的血污,然后非常聪明的闪到了一边。

    实力地差距不一定就能决定战斗地胜利。但高到银雪这种地步地,即使是失误再失误也没有失败地可能了。如果是我出手。三十秒之内就能把那个女人放倒,但那不会让这些人害怕地跑开。因为那只能说明我实力比较高,还算是可接受范围内。像银雪这样轻描淡写地瞬间把对方炸成血沫。那已经出了能够反抗地力量范围了。相信没有谁会愿意和这样地人战斗。

    我们两个就像散步一样逛进了丝罗商会。那些拦截我们的人全都在我们十米之外拿着武器对着我们组成了一条防线。按道理来说似乎是我们被包围了。但看上去那些包围我们地人好象比我们还紧张。

    我和银雪完全当他们是透明人。就算没有银雪,我在这里也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谁也挡不住我。而有银雪在身边地时候我自然可以表现地更嚣张一些。反正他们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

    在我们向内院移动的过程中对方之中也曾有法师和弓箭手试图攻击过,但结果却是在施法地法师自己突然爆炸。而弓弩手射出的箭矢都会在飞出后立刻掉头命中射箭的人。有时候运气不好连旁边人都会跟着遭殃。

    就这么轻松的穿过了最外面地几座建筑,我们很容易地到达了一个位于建筑群后方地院子前面。这里地人大概已经知道了前面的情况,对我们地反应也差不多,就这么轻松地让我们穿了过去。

    这道院门之后是一个法国式地小花圆。中央是喷水池。四周点缀了一些植物。看起来相当地精致。我们绕过喷水池之后直接走到了那最显眼地高大建筑之前。真想不到这样的小型商会居然还有座大型建筑,而且它肯定使用了某种遮蔽魔法。之前我们在院子外面的时候根本就没看到这里有座三十多米高的建筑。

    我和银雪刚走上台阶,还没碰到大门,那两扇足有四五米高的大门就从里面被人拉开了。门里站着不少人。而且看装备比外面那些人可要精良多了。这些人的背后,站的离大门很远的地方还有一小群人,看那样子他们才是丝罗商会地人,而外面这些帮我们开门的应该就是和我们一样为这披七彩魔晶石而来的人了。

    “没想到冰霜玫瑰盟的会长也会大老远跑到法国来玩啊?”大门真中站着的一个法国人开口说道。这人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一头波浪卷的金,长的颇为帅气。而且这个家伙有着让我非常嫉妒的身高,看样子至少有一米九。从他身上的装备以及他的徽章判断,这个家伙就是这帮人的领,不过他还并不是会长。因为他的徽章虽然颜色鲜艳一些却并不是立体的。

    “怎么?难道我到什么地方还要经过你的允许吗?”

    “那到不用,但你也别忘了,这里是法国。”

    这家伙的意思明显就是说在法国他说了算,即使是我这个中国第一行会的会长也得当心着点。要是平时,本着小心为上的原则我到还会稍微谨慎一点,可现在银雪就站在我身边,实在是没什么能让我感到威胁的。

    我不接这家伙的话,而是越过他看向他背后的那些丝罗商会的人。“请问哪位是丝罗商会的最高负责人?”

    “是我。”出乎我的意料,站出来的居然是个女人。

    “你就是丝罗商会的最高负责人?”

    “是的。”那个女人向前一步道:“我是丝罗商会的会长。”

    “那太好了。”我直接走上前去,银雪立刻也跟了上来。我刚走到门里,那个讨厌的家伙就一下站到了我的面前把路给挡住了。我向左边让了一步,他也向左移动了一步,我又向右移了一步,他立刻也跟了过来。

    我刚要火,银雪忽然走过来一把把他拨到了一边。“好狗不挡道。”

    那家伙并没有因此而生气,反到是傻在了原地。他是个战士,力量值当然不会太低,可是却被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小姑娘轻松的拨到了一边,这个打击可不小。他当时感觉自己就像是正被一台推土机推开,不管怎么使力都完全停不住身体。我看着他惊慌失措的表情微笑着跟在银雪的后面也走了过去,对于他刚才的感受我可是已经体会过了。之前去化装品商店地时候银雪就是这么拉着我飞奔的,当时我感觉自己就是被小孩手里拽着的气球,一点反抗余地都没有。

    直到我们走到了丝罗商会的人群中这边地那个家伙才反应过来。但是他的嚣张态度明显缓和了不少。他非常清楚我是谁,但他毕竟是本地行会的领,而且这个行会可能还不小。

    在他的观念中,我这个外国行会就算再强也不大可能跑到这里打败他们。何况我也不方便大老远调那么多人过来,所以他根本就不怕我。但是现在不同了,虽然不清楚银雪的真正实力,但他非常清楚的知道他自己对上银雪不会有任何胜算。其实他不知道即使是这样的想法都太低估银雪的实力了,要是他看到之前门口那个被炸成肉沫的女人就不会这么想了。

    “你好,我是……!”我边说边向丝罗商会的会长伸出了一只手。

    对方也迅和我握了一下。“我知道,你是冰霜玫瑰盟地会长紫日,我在新闻上看到过你,而且之前我们也见过一次。”

    “啊?”

    “之前你曾到法国的光明神殿来过,当时我正好在大殿办理一些手续。你撞飞了大殿的后面还带着个人从后面冲了出来,之后有很多天使和骑士去拦截你,不过还是让你跑掉了。”

    “哦。原来是那次啊!你当时也在人群中吗?真是巧啊!对了,你怎么称呼啊?”

    “丝罗。商会就是以我地名字命名的。”

    “那好丝罗小姐,我这次来是想和你谈一下关于七彩魔晶石的合伙开采问题。”

    听到我准确的说出了来意,丝罗立刻微笑着再次和我握手。“我终于明白冰霜玫瑰盟强大的原因了。”

    “您太过奖了。”虽然嘴上谦虚,但能猜出丝罗地正确想法确实是不容易的。我刚才和她说是要合伙开。这就已经说明了我清楚的知道她派车到路上绕地意图,而对于一个像我这样足够聪明,又有实力和愿望与她合作的人。她自然是高兴的不得了。

    “那我们是不是去详细的谈一下细节问题呢?”

    “喂,你们当我不存在啊?”门口那帮家伙总算反应过来了。

    “你还有什么事吗?”丝罗非常不客气的问道。

    “当然。我们也要和你们合作。”

    “不好意思,我们不需要。”丝罗既然是本地人,对这个行会的实力肯定也是清楚的,加上她又知道我们行会的事情,只要互相衡量对比一下就知道该选谁了。

    “你都没谈为什么就说不需要?”

    “不需要就是不需要,没什么好说的。”丝罗完全不给对方机会,她知道即使和我们谈不拢也不可能和对方结盟地,所以干脆趁我们在这里把对方赶走还能获得一点印象分。

    既然对方已经标明的立场。剩下的就该我们来处理了。我和银雪一起走到了那个家伙面前,然后同时伸手指向门外。“我们还有事情要谈,你可以走了。”

    “你们凭什么赶我们走?”

    “因为我不欢迎你们。”丝罗走过来说道。

    “我就不出去,你们把我怎么着?”对方现自己道理上站不住脚干脆就开始耍无赖了。

    “那就再见了。”银雪伸手在那家伙胸口上摸了一把,结果那家伙就瞬间爆成一片血雾。银雪潇洒的转身向里走,同时大声说道:“一分钟,之后如果还有谁在这里捣乱就和他一样。”

    那些来抢七彩魔晶石的人一个个全都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也搞不清是该先离开还是一直留在这里。不过银雪是不会犹豫的,一分钟很快就过去了,那些傻站在原地的人瞬间全部爆成了一团血雾。一个正好站在丝罗商会大门口的家伙只有一只脚在门里,结果刚好就是在门里的部分整个爆成了血雾。这么大范围内的敌人瞬间被秒,而附近的建筑和丝罗商会的人却一点事也没有,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实力高所能形容的了。

    “现在碍眼的人都不在了,我们来谈谈具体的情况吧?”我再次向丝罗说道。

    “当然,请跟我来。”丝罗带着我们穿过一条走廊进入了一间会客室。房间面积不大,装修却相当不错。给人一种很高雅的感觉。

    我们刚坐下就有几名侍者端来了饮料。一名侍女端了一叠资料放到了丝罗身边地茶几上,然后又拿了些纸给我们。我挥手示意不需要,然后开口对丝罗道:“在正式商谈之前我想先在基本情况上达成共识,这样有助于我们接下来的谈判。你认为呢?”

    “当然。”丝罗点点头。

    “那好。”我接着开口道:“那么先说下你的情况。就我所知你手里掌握着一条储量巨大的七彩魔晶石矿脉,而你地情况也说明了你们无力保护它,一旦正式开采必定会被别的行会抢去。所以你们无法独立经营,这你承认吗?”

    丝罗点点头。“我同意。”

    我继续道:“我们这边的情况是我们不知道矿脉的地点,如果你们想玉石俱焚坚决不说出七彩魔晶石矿脉的位置我们也是什么都得不到。”

    丝罗客气的说道:“所以我们需要合作。”

    “很好,既然这两点上我们能达成共识,那之后的部分就好办了。现在的关键问题就是利益分配的问题,不过在此之前我能否知道你们的矿脉到底有多大呢?”

    丝罗摇了摇头,然后递过一叠文件。“因为需要保密我们不敢进行大规模地现场勘探,初步检查的结果都在这了。”

    反正只要不涉及矿脉地点的信息。其他东西丝罗也没必要和我们隐瞒,因此她直接把文件递了过来。我拿着那份文件边翻边道:“以我地经验来看,有这么深的富积层应该是片储量很大的矿区。”

    “我们也希望和你想的一样。只是现在没有挖出来谁也不能确定,搞不好最后只挖出了地洞似的柱状矿带也不是没有可能地。”“你们没有做抽样检查吗?”我翻着文件问道。

    “你是说原矿检查?”

    “不,我是说在附近区域采用定点深钻取土的方法计算矿区面积和深度资料,之后应该能推算出大致的矿产数量地。”

    “可我们没有那样的技术,也不敢请人来做啊!”丝罗说的很沮丧。

    “恩。那就等我们开始合作后由我们来做吧!不过既然矿物储量不明,合作的时候你们可能就得吃点亏了。”

    “那你们想分多少呢?”丝罗有些紧张的问道。

    我拿着资料很认真的道:“矿区资料不明,除了知道确实有七彩魔晶石之外就只知道可能产量很大。但无法确定。另外,根据你们提供的资料显示矿物的成色也相当不错。不过你们也仅仅是现了矿物,之后的探矿、定矿以及采矿和保卫工作你们都插不上手,也就是说除了销售之外你们也干不了。尤其是保卫和开采这两项地投资非常巨大,所以我想我们行会的比例应该占很大,这点你有疑问吗?”

    丝罗无奈的点头道:“我知道你说的有道理,但是你最终能给我们多少呢?”

    我想了一下道:“你看这样怎么样?矿区的所有事情由我们行会全包,你们只要派人监督开采量就可以了。如果探矿确定矿区储量丰富,我们会在矿区附近建起一座大型分选提炼中心。之后我们会将处理好的七彩魔晶石按一比九的比例分开,也就是说给你们百分之十。这样的分配比例你们能接受吗?”

    丝罗一开始就想到了自己恐怕只能分一点,但百分之十确实有些出乎意料。反复思索了半天她才一咬牙道:“百分之十五,再低就免谈了。”

    “成交。”我原本也没打算真按百分之十分,之所以这么喊价是给对方留出抬高的余地,要不然一口喊死了多半生意就谈不成了。其实这样分看似很苛刻,但仔细想一下就会明白丝罗商会赚的并不少。毕竟他们什么也不用管,事情都是我们在干,他们只干拿钱就行了。

    丝罗微笑着和我握手,然后道:“还有个小请求不知道可否答应?”

    “说说看。”

    “我们商会的那百分之十五产量在我们没有联系好买家之前可否由你们来暂时保管?你也知道,如果运回来的话我们大概是没办法保护它们的!”

    我点了点头,然后微笑着说道:“其实我怀疑你可能根本都不需要把它们拿走。”

    “为什么?”

    “因为我们行会的需求量也大的惊人,所以我们可能会把你们那百分之十五直接买下来。当然,价格方面可以再谈。”

    “那就太好了。如果你们要买的话我们会适当优惠一些的。”

    “那就太感谢了。”我打开了系统合同项目,然后口述合同,最后由系统担保确认正式生效。

    既然已经完成了合同,那就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了。丝罗向我们招招手:“现在就带你们去看矿吧?早一天开始生产就能早一天见到效益不是吗?”

    “那当然。”我点头正欲跟上,忽然看到外面跑进来一个丝罗商会的人。

    丝罗略微有些生气的问道:“慌慌张张的干什么?出什么事了?”

    “打……打起来了!”

    “谁和谁打起来了?”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冠军之光入侵型月主角猎杀者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高手寂寞2召唤圣剑胜者为王全职高手异界全职业大师绝对死亡游戏神级天赋我是系统网游之三国王者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