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五章 钢铁防线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别告诉我你们没带卫队来!”丝罗期待的看着我问道

    “没关系,有银雪一个人在这里就够了。【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我自信满满的说道。

    玟瑰轻咳了一声道:“事实上我想银雪是指望不上了。”玫瑰对银雪道:“那几个家伙现在很不老实,你最好去天宇城压制住他们的力量别让他们醒过来。”

    “明白。”

    “那这边怎么办?”丝罗问道。

    “这个很简单。”玫瑰拍了拍手,只见天空中一艘一直没降落的飞梭缓慢的降落到了面,然后它只打开了一侧的舱门。

    一名全副武装的军官从舱门内冲了出来,然后对着里面喊了起来:“动作快,动作快,下船后马上列阵。”

    伴随着轰隆轰隆的脚步声,一队整齐的重装步兵从船里开了出来。看到这些士兵之后我就放心多了,但丝罗显然并不这么想。“那个……,虽然你们的兵看起来确实很飙悍,但人数是不是太少了点?”

    从飞梭里走下来的这些人看起来都是单纯的重装步兵,尽管他们都穿着高度在两米五以上,样式极为特殊的全覆盖式盔甲,但他们毕竟只有二百人,恐怕连敌人的二十分之一都不到,要以这样的兵力获得胜利未免有些要求过高了。

    我笑着对丝罗道:“既然我们以后是合作伙伴了,那我也不介意让你知道一下为什么我们行会这么需要魔晶石。”说着我就向远处招了招手,那名指挥队伍的军官立刻跑了过来。虽说这家伙是军官,但在外表上他其实和那些士兵没什么区别,仅仅是头盔顶上的羽毛颜色不一样。其他士兵带的都是黑羽,只有他是红羽。

    那名军官跑到我们面前后迅的行礼并立正。姿势比最标准军人都还要准确。在游戏里大家都只是娱乐,向会长行礼也只是礼貌性的打个招呼,很少有人站的跟标枪一样。

    我吩咐那名军官不要动,然后让丝罗仔细看这名军官的装备。刚开始他们站的比较远,而且移动动没办法看清楚,现在到近处观察丝罗终于现其中的门道了。她先注意到这些家伙的身高有很奇怪的方,两米五的身高并非正常人的标准,而且这支队伍居然所有人都一样高。即使是国家仪仗队精挑细选出来士兵,多多少少总会有几毫米的高度差,可这些家伙全都一般高。根本没有一个突出的。

    除了高度上的问题,丝罗还现这些家伙的盔甲也有很大问题。她先注意到了这些盔甲的密封程度呼寻常的高,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缝隙,完全看不到里面的人,连眼睛部分都用红色的水晶片挡了起来,跟本没缝。这么高的密封性,完全不是一般盔甲的设计方式。或者说这根本就不是给人穿的。在这盔甲的胳膊、肩膀和腿上,到处都是奇怪的突出物,看起来似乎是为了美观而设计出的形状,但从这些部件上带有小缝就能看出这些东西下面应该有内藏式的武器。

    在观察这盔甲的时候,丝罗还现了盔甲的厚度明显与众不同。一般骑士铠厚度都在四毫米以内,重型板甲也很少有过一公分的,虽然野蛮人种族和泰坦巨人都有厚度达到两公分的铠甲,但和这种盔甲比那些简直就是不值一提的软甲。因为这套盔甲的厚度居然有八公分,别说剑。炮都打不穿。更过分的是这家伙的左手上居然还提着一面十五公分厚的巨型大盾牌,而他的右手上还那着柄长度过一米七,厚度堪比斧头的巨剑。这些东西加一块差不多该有一吨重了。

    “这么厚盔甲他们怎么穿的动的?”丝罗终于忍不住回头问我们。

    我向那名军官道:“把外面盔甲脱下来。”

    军官完全没有做任何动作,就听到一声类似汽缸放气的声音。接着只听轰的一声,军官身上那套近一吨重的盔甲猛的砸到了面上,震的面上的小石子和灰尘都蹦了起来。那名军官向前走了两步,从盔甲的护腿上走了下来。这样看起来他只有两米二左右了,足足矮了三十公分。

    “你这是什么兵种?”丝罗在看到盔甲内的形态后惊讶的叫了起来。这名军官在卸掉了那重达一吨的铠甲后里面居然还穿着一层铠甲,虽然看起来要明显轻便灵活了很多,但依然能算的上是重型铠甲,很难想象有人能穿着两层这样的铠甲作战。

    我和玫瑰都没有回答丝罗的话,而是再次对那个军官道:“把第二层也脱掉。”

    这次我们先是听到了一种轻微的类似电动马达的声音,接着伴随着当啷几声。军官身上的盔甲再次落,但丝罗的嘴却张的更大了。“这……这是愚人节的保留节目吗?”

    “我知道穿三层铠甲确实有些奇怪,不过这其实不能算是盔甲的。”我走过去在敲了敲军官的肩膀:“把外壳打开。”

    又是一声电动马达的声音。对方的身上瞬间打开了很多个开口,尤其是胸口的那个大洞彻底让丝罗傻眼了。“这是魔偶?”

    “咦?你知道?”

    “我又不是信息闭塞的土着,怎么会没听说过魔偶的存在?法国也有魔偶的!当然,没你这些这么精密,也没这么多!”

    “那我到要去见识一下了。每个人做出来的魔偶都有自己的特点,多看看总能找到些长处加以学习。”我说完又对魔偶指挥官道:“好了,把盔甲都穿上,去那边列阵。”

    “明白。”魔偶用难以想象的度穿上装备跑到了自己的队伍里开始指挥列阵。二百台魔偶像一个人一样整齐划一的摆出了一道防御线,不过这道防线只有两层。以魔偶的自重再加上身上的装备差不多有两吨多一台,两排魔偶就有五吨重了,就算对方出重骑兵也未必撞的动,所以两排魔偶足以。站多了反而是资源浪费。

    俗话说望山跑四马,欧洲这边平原还真是够宽阔,我们老走就看到那队敌人,居然跑了十多分钟才到我们附近。在远处还没太看出来,靠近了才现这些人似乎不是同一个势力的,他们好象分别属于三家势力,因为旗帜的颜色不一样,而且队伍明显互相互相分开,没有一点要合作的意思。

    那些家伙抗的旗子花花绿绿我们都没太注意,到是丝罗一眼就认出来了。她和我们说了我们才知道。原来这三家就是在巴黎城里堵我们的那帮人,只不过似乎比那时侯少了几家,可能已经提前内部解决了。

    丝罗拍了拍我,然后用不太确定的口气问道:“虽然我对你的魔偶很有信心,但这些敌人是不是太多了点?”

    “放心吧

    我们,他们自己也会打起来,不会一起上的。”

    “可是他们搞车轮战怎么办?”

    我认真的对丝罗道:“知道魔偶和一般生物最大区别是什么吗?”

    “是什么?”

    “那就是不知疲倦。只要能量够,魔偶能一直打到磨损报废。就算对方玩车轮战,先坚持不住的也是他们。”

    “那得先看看他们能不能撑过前面这波骑兵,他们好象要冲锋了。”

    —

    靠近的三路敌军并没有像我们想的一样停下开始交涉,而是似乎早就做好了分派,靠边的两路军队开始迅向两边移动让出了一条主通道,而中路军的骑兵队则把负重都交给了别的部队,自己则放下面罩把骑枪端了起来。

    “防卫模式。”指挥型魔偶一声大吼,所有魔偶整齐划一侧身举盾做出了防御冲击的准备。对面的骑兵也在同时启动向这边冲了过来。

    重骑兵的启动度很慢,但极限度却非常高,伴随着他们的自重,其产生的强大冲击力并不亚于一部小汽车。但魔偶不是行人,他们基本上可以被视为水泥路障,所以他们根本就不怕这些重骑兵。双方的距离迅的拉近,骑兵们已经打开了鞍马上的锁具将自己固定在马鞍上,同时他们长枪也被架到了战马脖子旁边的固定架上,这是最后的冲击姿势,有利于提高伤害力。但是,今天他们是注定无法挥自己的优势了。

    就在重骑兵眼看就要撞上魔偶们组成钢铁防线时,魔偶指挥突然大吼了一声:“爆震。”所有魔偶整齐的把左右手上的盾牌一个抛接,原本在左手的盾牌一下被抛到了右手上。而右手上的剑则到了左手上。抛接完成之后所有魔偶突然整齐的跳了起来,接着他们在空中变换了一个姿势,把盾牌垫在了身下。然后猛的砸回了面。你很难想象重达两吨半的魔偶从三四米高的方砸到面上是个什么情况,尤其是当二百只魔偶同时这么做的时候。

    伴随着轰一声巨响所有魔偶几乎同时落,面被砸的猛的一蹦,跟着就是战马嘶鸣和骑士的惨叫混成一片。刚才突然出现的震动让高冲锋的战马全都栽了跟头,重骑兵最怕的就是战马摔倒,可现在却偏偏摔了,还摔的这么壮烈。几百匹战马一起玩前滚翻的场面可不多见,重骑兵前一秒还骑在马上,后一秒却被马骑上,状况一片混乱。

    原本还气势汹汹的重骑兵几乎是一路翻滚着滑到魔偶们的脚底下的,此时的魔偶已经用难以想象的度把剑和盾换了过来,看到滚过来的重骑兵立刻把盾牌的底部猛的向下一砸,带着钢刺的盾牌下缘就像打桩一样插入了面,重骑兵和战马伴随着高撞上了这面钢铁城墙全都再次出了一片整齐的惨叫声。

    这一起都生的太快,后面的骑兵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就撞上了前面摔了一的战马和骑士,有些刚爬起来的骑兵又被自己的队友撞翻在,冲锋的战马试图跳过前面栽倒的战马,可是驮着重达五百多公斤的骑士和装备根本就跳不起来,结果只能是被前面的战马绊倒再次加入到肉堆的行列中。

    眼看着肉堆越堆越高,前面的魔偶将盾牌猛向上一提,然后退后一步开始用长剑给还在挣扎的骑士补剑。原本还在上挣扎的骑士立刻被一剑一个的刺死在,后面的骑士眼看着前面的人被屠杀却跟本冲不过来,事实上他们连停下都做不到,只能继续冲入前面的肉山。

    魔偶每刺杀一个敌人就把他从肉山里扔出去,这样就可以不断的刺杀后面的敌人,而当魔偶们把摔倒的三四百骑士都放倒之后后面敌人也已经停了下来,不过距离已经不允许他们动冲锋了,现在他们能选择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后退要么进入混战,但盛气凌人的骑兵又怎么会愿意落荒而逃呢?

    “但愿我们的敌人都去狱报道。……”骑士们把剑在面前竖直宣誓,他们的剑瞬间亮起了银白色的光芒,一看就是带魔法效果的东西。

    “混战模式。”魔偶指挥官再次喊了出来。

    一名骑士对着面前魔偶刺出了自己的骑枪,但却没能刺穿那厚实的盔甲。魔偶上前一个盾击将骑士从马上拍了下来,面队身高两米五的魔偶骑士们即使骑在马上也不占什么高度优势,落之后就更惨了。那个被拍下来的骑士还没来及爬起来就被魔偶一脚踩了上去,伴随着一阵仿佛踩碎饼干一般的声音。那名骑士的胸口被整个踩塔了下去,内脏全都从下腹和嘴里喷了出来,看的周围的人一个个脸都绿了。

    后面骑兵敏锐的现才枪不利于现在的战斗情况,他迅的举起长枪投向一名魔偶,没去管长枪是否奏效,他迅换上了骑士重剑抡圆了照着身边的魔偶就砍了上去。当的一声巨响,骑士剑砍在盾牌上震的骑士双手麻却没能砍入分毫。魔偶挥动右手上去一拳把骑兵直接轰出七八米远顺便还带翻了另外一名骑士。

    骑兵队长现自己人几乎无法伤害这些骑兵,突然大喝一声:“神恩斩击。”这个家伙带着一道白光从坐骑上跳了起来,然后对着一部魔偶兜头劈了下去。但是他还没落就被斜飞过来的一面巨盾砸飞了出去。重骑兵连人带盔甲也才二百多公斤,魔偶的盾牌少说也有半吨重,动能自然没法比,被砸飞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他的动作却让这个魔偶把盾牌给丢了出去,附近的骑士看到机会立刻策马冲了上去。那个魔偶突然转身让出半步把背对着敌人,对方度已经提起来无法改变方向,硬是从侧面冲了过去,只捞到机会砍了一剑,当然这也没什么用。但是魔偶却没放过这个机会,在骑士从他侧面冲过的瞬间他猛一伸胳膊把马头夹到了胳膊下面,然后整个身体带着战马略微蹦起来一点,在空中调整姿势猛的将战马和骑士给砸在了下面。几乎在倒的瞬间战马就因为胫骨折断而死亡,骑士却只被砸断了两条腿。不过魔偶完全没给他爬出去机会,抬手一拳把他的头盔砸成了铁饼,红白的液体顺着头盔的缝隙喷的到处都是。

    对方意识到魔偶很不好对付。改变策略打算以人多对人少放倒这些大家伙。那个扑倒的魔偶正要爬起来后面突然冲上来一匹战马跳起来在他背上踩了过去,魔偶被重新踩回上,却没受身上伤。重骑兵的重量还不能把这些大铁块怎么样,顶多也就是影响他们的行动,但是对方并不知道这些,他们还以为这个方法奏效了,立刻又冲上来一匹马,谁知道

    跳起来的时候魔偶突然站了起来。战马刚刚跳去,魔膀顶住战马的肚子把骑兵和战马整个抗了起来,接着抱着战马的肚子原转了半圈之后把战马当武器扔了出去,瞬间就把刚才踩过他的那个骑士也给砸翻在。

    “妈的,敌人装甲太厚,可能不是人类部队,退后用法术攻击。”骑兵队里的指挥人员终于意识到近战完全占不到半点便宜,不得不指挥部队后退换法师上。

    我在丝罗身边得意的道:“看到了吗?魔偶的特点就是近战无敌。这些人形坦克可不会怕什么重骑兵。”

    “那法师呢?”丝罗指着前方问道。顺着她的手指我们已经看到了整齐的法师集群走了出来,看来对方要动用战争魔法了。

    我赶紧对着那边的魔偶群大喊了起来:“别让他们施法。”

    魔偶指挥官迅对着魔偶们下令:“散开,飞轮准备。”

    魔偶们迅拉开距离并举起右手指向了法师群,只见他们右臂上的一个盖子忽然打开,然后从里面升起了一叠dVd光盘那么大小飞盘。这些飞盘都很薄,森蓝的边缘部分还带着交错的锯齿,一看就知道非常危险。随着嗡的一声,那些飞盘开始在轴承上旋转了起来,而且度越来越快。

    对面的敌人也现了问题,一个指挥官大喊着:“盾牌盾牌,过去挡住法师阵。”

    盾牌阵迅的架了起来,而法师们还在准备。战争魔法不是单体魔法,威力扩大的同时准备时间也相应的增长了很多。相对的魔偶这边就快的多,旋转飞盘已经开始出了刺耳的蜂鸣声。那是度达到一定程度的必然现象。毫无预兆的,魔偶们右臂上旋转的那叠飞盘中最上面的一支突然上升了一小截,接着只听嚓的一声,最上面这个飞盘脱离了旋转轴承带着嗡嗡哨音飞了出去。盾牌手们连忙小心的顶住盾牌,铺天盖的飞盘像蝗虫一样撞上了他们的盾阵,但大家却没有听到撞击反弹的叮当声,而是听到了一阵嚓嚓嚓的声音。接着就看到盾牌手和后面的法师开始成排的向下倒。一个眼尖的指挥官终于现了盾牌上被开了一道道极窄小缝。他连忙大喊了起来:“卧倒、卧倒,别再准备法术了,盾牌挡不住这些飞盘。”

    “把那个家伙干掉。”我指着那个喊话的军官叫道。

    一名魔偶忽然调整了手臂的方向然后嗽的又射出了一支飞盘,那个军官说好好的突然停了下来,然后伸手摸了下自己的脖子,结果拿到眼前一看,只见手指上全是血,跟着他的脑袋忽然从脖子上滚了下来。直到这个时候他的身体才缓缓的从马背上滑了下来。

    “退后退后。”对方的高级指挥终于意识到中段距离上都无法伤害到这些穿的跟坦克一样的家伙,但是魔偶毕竟不是万能的。对方虽然不能靠近却还可以使用远程武器。几门大炮被推了出来,这让我很意外,没想到敌人居然连重武器都带上了。

    魔偶智力一直是他们的弱点,虽然明了指挥型魔偶。但也是只能完成一些简单的战场指挥,大方向还得有人来指挥。我指着远处敌人喊着:“冲到他们人群里敌人就不能开炮了。”

    魔偶的智力问题并不是理解力不足,而是没有开拓思维能力,听到我的指示到是反应很快,立刻奔跑着冲向了敌人。虽然这些家伙连人带武器重达两吨半,但强大的动力使他们的度和灵活性并不比普通人差多少。大炮还没有架好他们已经冲到了人群中开始了混战。魔偶最不怕的就是混战,周围敌人越多越能挥出他们的优势。这些大家伙一冲入人群简直就是虎入羊群,我们在外面只能看到一群群的人被抛起又落下,到处都是一片混乱的惨叫声。

    敌人的武器砍在魔偶身上几乎毫无作用,即使是重型兵器也只能深入钢铁之中半寸而已。除了给魔偶的外层盔甲上制造出一道道豁口之外根本一点效果都没有。

    对方也不全是笨蛋,一个人忽然叫道:“都散开,拿重兵器的顶上去。不会穿刺伤害的弓箭手别再射了,都射到自己人身上了,这些家伙根本不怕箭。”

    “都闪开。”一名拿着闪亮长弓的人站到了魔偶的背后,其他的人似乎都知道这家伙很厉害,看到他出来立刻让开了一条直线。魔偶现人都散开后也意识到后面有敌人,立刻转了过来,但是对方的弓已经拉开。“烈日神箭——穿刺。”随着他的话语,那支箭的箭头突然爆出了七彩光芒,跟着他一松手指,弓弦立刻将箭矢推了出去。

    箭几乎是在那家伙松开弓弦的瞬间就已经到了魔偶的身上,而且对方取的位置正好就是魔偶的眉心位置。只听到当的一声响,魔偶的脑袋猛向后一仰。看到这个情况那些一直无所进展的敌人一起高兴的跳了起来,虽然这才命中一个,但总比一个也没干掉要好。但是。他们的好心情没能保持多久。只见那只魔偶又缓慢的把头从背后仰了回来,那支箭还穿在他的额头上,箭头从脑后穿出,箭尾卡在额头上,看起来似乎很严重,其实对魔偶来说却是毫无影响的。

    魔偶制造并不是单纯的机械和魔法的结合,它还涉及到很多的学科,其中也包括心理学和行为学。根据统计研究表明,在多人混战中大部分人会尽量选择要害下手,也就是说头部、颈部、心脏这三个位置都是最常受到攻击。所以我们在设计魔偶的时候有意的把这三个位置都空了出来,其中只装了一些不是很重要的东西,或者干脆就是空的。像头部,其实里面大部分空间都是空的,只有一套类似临近感应器的探测设备在里面,额头那里根本就什么都没有。

    众人看着那个魔偶全都傻眼了,而魔偶则是一把抓住了箭柄将其折断。然后把箭头从后面拽了出来。那个箭手嘴张的大大的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不过在魔偶向他走过去的时候他立刻意识到不能傻站着,于是他又搭上了一支箭。一样的技能,一样的威力,但这次的目标是咽喉。魔偶虽然反应很快,但还不至于能接住飞箭,这箭又是穿身而过,而且卡在了魔偶的脖子上。这次魔偶连停都没停,直接边走边折断了箭尾把箭头从后面抽了出去。魔偶的信号传输系统用是魔法阵的感应传输。说白了就是无线传输,脖子里只有几套控制头部转动的传动装置,即使被射坏了几根轴也不影响魔偶的活动。

    这下周围人都呆掉了,但箭手的反应却很快。他迅的搭上了第三支箭,

    目标锁定在了魔偶的心脏位置。当然,这只是他认为置,其实魔偶的那个位置是个空洞,里面啥都没有。

    就像之前一样,第三箭依然穿了进去,但也依然没用。在那个家伙搭上第四箭之前魔偶已经到了他的面前,不过一名拿着巨盾的战士挡到了他的面前。魔偶手中的长剑直接刺出,剑尖正顶在了盾牌上,剑锋只深处了一寸就无法再进了。

    那个盾战士得意对着近在咫尺的魔偶说道:“哼哼。就算你有不死之身,也别想过我这关。”

    魔偶完全没有搭理他,而是将剑抽了回来并再次刺了出去。盾战士之前挡下了一剑。现在更是有恃无恐了,可是这次剑尖刚一接触到盾牌他就感觉到不对了,但等他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剑刃穿盾而过直接刺入了他的胸口,瞬间就在他心口上绞出了一个碗口大的窟窿。盾战士睁着眼睛死不瞑目的倒了下去,到死他都没明白之前只深入了一寸深的剑为什么这次轻易的就穿过了他的盾。

    虽然盾战士没搞清楚怎么回事,但周围的人却全都知道了。只见盾战士的剑旋转着从盾牌里抽了出来,而那柄剑旋转的原因则是因为魔偶的手腕在转。正常人的手腕当然不能像这样转,可魔偶的手腕就是根轴承,握住剑之后当电钻使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一个还算机敏的家伙扔了个辨识术到魔偶身上,跟着就大叫了起来。“后退……后退,这家伙是构装生物!”

    “什么?构装生物?”一个刚刚抱着一个魔偶打算把对方扳倒的兽族巨熊人玩家被魔偶给扔了出来,这家伙刚从上爬起来就感叹着说道:“难怪力量这么大,刚才抱住这家伙的时候感觉就像抱住了台推土机,不管我怎么使劲似乎对它都毫无影响,我的那点力量根本连阻碍它一下都做不到!”

    “笨蛋,看那边的东西。”一个人忽然叫了起来。

    那些来抢矿的人一起向他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一台巨大的蝎式伐木机正从砍完的林旁边开回来。在那台蝎式伐木机的侧面板上绘着一朵大大的冻结了的血红色玫瑰花,而花的上面还交叉着一对宝剑。这个标志后面是一排白色的中文,内容是“艾辛格(土木编o736)”看到这一串东西之后那些人基本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即使原来不知道的现在也明白过来了。

    “靠,是冰霜玫瑰盟的魔偶!”

    一个看起来像是其中一个行会的会长家伙感叹道:“我们早就知道和我们对着干的是冰霜玫瑰盟,可惜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把魔偶都运过来了!”

    “不怕。之前是吃亏在了我们没搞清楚到达是在和什么东西打,既然知道是魔偶就好办了。”站在那个会长身边的人说道:“让雷电系法师上去电就是了。”

    “笨蛋啊你?”一个女玩家骂道:“那是构装生物,又不是机器人!谁告诉你魔偶怕电的?”

    “那你说怎么办?”

    “用重型兵种,或者是器械部队强行攻击。”这个女玩家似乎对这方面非常在行。“无论如何都要调用强破坏力的兵种上去,还有法师就别上了,构装生物能免疫百分之八十的魔法属性,剩下的那二十也会威力大减,派法师攻击还不如派牧师给我们的人加状态。”

    这个会长立刻命令道:“全体后撤,不要和魔偶接触。战锤部队和大型魔兽部队顶上。”

    随着这个会长一声令下,他们的会员立刻开始召唤各自的魔兽。我们这边只看到一片白光。跟着出现了大片大型生物。

    “这下有麻烦了。”玫瑰看了看对面的敌人,然后又看了看系统时间,最后还是道:“干脆叫增援吧?敌人太多,光靠魔偶顶不住的!”

    “你们要把刚才离开的那个很厉害的npc叫回来?”丝罗问道。

    “不是银雪。”我摇了摇头:“她有比这里更重要的事情。”

    “那你们哪来的增援?再说这也来不及了啊!”

    玟瑰转身对丝罗道:“永远不要小看冰霜玫瑰盟战场投送能力。”说完她就跑向了后方已经展开的水晶通讯机。接通天宇城之后玫瑰简单的交代了一下又跑了回来。“我让他们把蜻蜓城堡和蜘蛛要塞传送到天宇城,然后由蜻蜓城堡空运蜘蛛要塞过来,顺便还能带点人过来,要是他们动作快点。十五分钟之内就能到了。”

    “你们只要十五分钟就能把人从本土送到这里?”丝罗显然被我们的度吓到了。

    “那你认为多长时间比较合适?”

    “我只是觉得你们的度也太可怕了!”

    “效率就是生命。”我说完将目光转向了战场,魔偶那边已经和敌人的重兵器部队对上了。

    敌人的战锤部队的确是重兵器之中的重兵器,但对付魔偶还是略微轻了些,反到是魔兽部队起了些作用。《零》世界中有着大量体形巨大的魔兽,这些家伙可能战斗力并不突出,但他们的力量决定不低。《零》讲究的是兵种相克,级别只是参考,最后胜利取决于多方面因素。魔偶对付大部分兵种都有着完全的压倒性优势,但面对体型巨大的个体就显得不那么好用了。

    一头猛犸战象轰的一声把一台魔偶撞飞了出去。不过它也为此付出了折断一支象牙的代价。旁边的魔偶上前一剑刺入了猛犸的前腿,那只猛犸立刻嚎叫着人立了起来,一下就把魔偶带飞了出去。刚倒的魔偶才要起来就被一头钢牙兽咬住了脑袋,伴随着一阵牙酸的摩擦声。魔偶的脑袋被硬生生拽了下来。面对着第一次真正伤害到魔偶,对方的人员再次爆出了雷鸣般的欢呼声。

    但是,魔偶可不是那么容易破坏。没了脑袋的魔偶支撑着又从上坐了起来,然后像什么也没生一样跑向那头把他踢翻的猛犸,并从它的腿上拔下了自己的剑,顺便还把象腿给卸了下来。

    少了一条腿的猛犸悲鸣着轰然倒,骑在上面的骑士被魔偶一盾牌拍成了肉酱。一名战锤武士立刻从背后冲上去,利用锤子反面的锥头猛的砸向了魔偶。只听当的一声钟鸣,战锤反面的尖锥深深的砸进了魔偶的背部,把魔偶砸的向前栽倒在。不过。即使这样魔偶也没有停下,他依然挣扎着要爬起来。

    战锤武士并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举着锤子再次砸了下去。尖锐的钉锤再次插入了魔偶之前被砸出的窟窿。魔偶再次被打的趴倒在。两次重击命中同一位置,尽管有很厚的重甲,但魔偶背后开始开了

    的洞。而且已经能看到内部的一些零件了。不过这其正影响到魔偶的行动力,他又再次爬了起来。

    “居然还不死,这鬼东西真***经打!”战锤武士愤愤的吐了口唾沫,挥舞起大锤子再次砸了下去。谁知道没有头的魔偶却像能看见背后一样猛的向侧面一滚,重锤轰的一声砸到了面上。魔偶滚出去之后没有继续向前滚,而是又滚了回来一把按住了上的锤子。战锤武士力气再大也不可能把重锤和两吨半重魔偶一起举起来,不管他怎么使力锤子都纹丝不动。魔偶按住锤子之后突然伸出左手抓向这个战锤武士,对方先开始还本能的向后闪了一截,但随后又停了下来。“哈哈哈哈,你以为你够的到我吗?”

    魔偶很高大。相应的手也比较长,但战锤的柄也不短,正常情况下魔偶按着锤头当然是够不到他的。但战锤武士得意的笑声还没结束,魔偶手却突然从手臂上弹了出来一下盖在了他的脸上,把他整个脑袋读握在了手里。原来魔偶的手腕还连着一截可伸缩的手臂,而这些部分平时藏在胳膊里根本就看不见,直到它弹出来别人才知道原来魔偶的手是可以伸长的。

    虽然知道了魔偶的这个能力。但这位战锤武士是利用不上了。伴随着噗的一声响,那家伙的脑袋在魔偶手里像西瓜一样炸开了。魔偶扔掉手里的烂都从上再次爬了起来,但是他刚站起来又被一头巨角狂牛撞了个正着。一身铜铁相撞的巨响之后魔偶直接摔出了五米之外,砸的面上石子直蹦。

    七八个战锤武士一下围了上去对着倒下魔偶就是通狠砸,这次他们学拐了,先把魔偶的四肢全部砸扁,然后才对着他的身上猛砸了几十下才肯罢手。

    丝罗在远处看到一台魔偶报废,非常惋惜的道:“你们的魔偶性能很好,你们可以出售吗?我想买几台回来保护行会。”

    “这就叫性能好吗?”玫瑰笑着道:“你马上就会知道什么才叫性能好。不过顺便提醒你一下。虽然我们也会出售一些魔偶,但那价格你可能接受不了。”

    战场上那些战锤武士已经退到了一边,上的魔偶看起来似乎已经被砸成了一堆废铁,他的四肢已经全部弯的不成样子了。而且身体主要部分也瘪进去了好几块,部分方还被打穿了很大的洞。但就是这样,在战锤武士们准备去对付下一个目标时,魔偶的左胳膊上突然传来一声爆炸声,跟着右边胳膊和两条腿也依次传来了爆炸声。魔偶四肢瞬间就被炸飞了出去,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身体在那里。周围的人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魔偶身体上又是一声爆响,整个魔偶的正面装甲外壳全部被炸飞了出来。

    那些人只感觉眼前一花,一个白色的金属团从炸开的魔偶身躯内弹了起来。这个金属团飞上半空后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当它落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具闪亮的银白色钢铁骷髅。看着骷髅眼眶内闪亮的红色光芒以及魔偶身上的伸缩杆。一个玩家终于反应了过来。“我靠,这还是那个魔偶!他还没死!”

    虽然他没猜错,但知道了也没用。骷髅魔偶一改之前魔偶那种力量型的作战方法。度提升了十几倍,几乎是一瞬间就闪到了这个家伙的面前。那银白色的钢铁手指像利刃一样穿透了这家伙的咽喉。在附近的敌人还没来及反应之前钢铁骷髅已经先一步闪出了十几米,那些拿着锤子的战锤武士都是力量型战士,对付这种更兔子一样的钢铁骷髅可不是他们的强项。

    不等这些家伙反应,钢铁骷髅一下闪到一个战锤武士的面前,这家伙立刻挥舞起锤子一个横扫,但是他却什么也没碰到,反而因为锤子的重量原转了一圈。当他听到旁边的人提醒他注意头顶时,他的脑袋已经被一根从上方落下的钢锥刺穿了。从他的下巴下面钻出的钢锥滴着鲜红的血液,战锤武士不甘的倒了下去。

    钢铁骷髅在他倒下的同时借助前倾的惯性再次弹射而出,附近的战锤武士感觉自己身边仿佛有无数人影在闪,对方的度实在是快的无法捕捉,根本没办法反击。

    “这就是你们的后招?”丝罗问道。

    “感觉怎么样?多层装甲下面覆盖着完全独立的内部骨骼系统。当魔偶完好时它以核心的方式存在于大魔偶的体内,但当外部损坏后它就可以从大魔偶体内出来。它有自己的头颅和四肢,所以被损坏的可能性非常小。”

    “那要是万一被损坏了呢?你们不怕技术泄露吗?”

    “你难道不知道有种东西叫自爆装置吗?”

    “你们真的装了?刚才看到它把四肢炸掉的时候我就在想你们会不会装了自爆装置呢!没想到你们还真装了。”

    我诡异的笑道:“不但装了,威力还很可观哦。魔偶很贵的!谁要是毁了我们的魔偶,他也别想好过。当然了,能不用自爆我们也不会白白把昂贵的魔偶炸掉的。”

    就我们说话这会钢铁骷髅已经连续放倒了七名战锤武士,而且还干掉了两只长的很像大猩猩的怪物。高型魔偶的攻击力远不如完整状态,但杀人的度绝对比完整状态要强的多。

    对方也意识到这样不是事情,原本已经退出的轻便兵种立刻再次冲入阵。轻便魔偶虽然度快的惊人,但防御力确实是要比之前低了很多。这些钢铁骷髅没有任何外壳之类的东西,也没有装备盾牌和任何武器,他们使用的武器就是锋利的手指,而面对敌人的攻击主要还是采用闪避的方式,硬挡的话虽然也还不至于一次就被摧毁,但毕竟胳膊腿都很细,即使是钢铁材料也经不起反复的攻击。

    在连续放倒了十几个之后钢铁骷髅终于没能闪开一个敌人的攻击被一刀砍到了上,他的腿上也多了道很深的裂缝,好在钢铁骨骼并没有被直接切断。旁边的战锤武士看准机会就是一锤子,谁知道钢铁骷髅突然一撑面从上弹了起来,跟着几个跟头翻到了包围圈外。可惜他的运气不太好,正好闪到一头巨角蛮牛的前面,一下就被撞飞了出去。

    纤细的骷髅骨骼根本挡不住巨角蛮牛这种**坦克的冲击,这一撞直接把他的脊椎给撞变了形。钢铁骷髅以奇怪的姿势再次爬起后又遭到了乱剑袭击,瞬间又被砍翻在,不过他在完全被放倒之前又赶掉了两个人,也算是不亏了。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琥珀之剑入侵型月主角猎杀者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高手寂寞2召唤圣剑胜者为王全职高手异界全职业大师绝对死亡游戏神级天赋我是系统网游之三国王者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