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十九章 看走眼了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瑰看到我们抬着个楼房般大小的东西回来吓了一跳。【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东西啊?”

    “好东西!”我打了个响指,然后勾勾手指,一大群钢铁魔像冲上来接替了我的召唤生物们的工作。麒麟武士打架是能手,干苦力就不行了!刚把东西放下他们就一个个揉着腰躺了一地。

    “这到底是什么好东西啊?”周围已经围上来了一大群会员,其中一个早到的人再次问道。

    我看了看那巨大的制造机,然后对大家道:“你们现在马上去行会福利中心,一会就知道这是什么了,还有,谁去下通知,本行会放新福利了。”

    “会长弄回来的肯定都是好东西。”会员们对我的福利向来很满意,一听又有福利,纷纷跑了出去。

    这台大家伙虽然很重,但魔像守卫是不会在乎的。几百台魔像一起抬着这个大家伙跑到了行会福利中心,不过这玩意太大,根本进不去大门,只好放在了门外。得到消息的行会会员全都跑了过来等着领福利,而我则把使用方法告诉了放福利的会员,自己则先行离开了放点。

    我个人得到的那两块玉中的一块已经封印了大轮冥王,但我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我们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完全控制时间居然只有三秒,实在是让我很郁闷。不过三秒也不是完全没用,至少可以当做是大威力技能使用。三秒足够大轮冥王放一招的了,要是在战场上,这一招摆平三五千玩家绝对不成问题。

    本来想带着大轮冥王去见见不动冥王的,顺便说服一下她们真心的为我工作。我对大轮冥王地控制时间虽然只有三秒。但如果能让她明白自己的现状,肯真心的为我们做事,那这块玉的控制时间也就等于是无限了。不过我刚走到半路就突然感觉到身上的城市之树树叶在震动。“喂,什么事?”

    “紫日,我是军神。”

    “我知道是你。说,什么事?”

    “天宇城那边的紧急通讯,你要追的红衣女忍者已经找到,对方现在在法国境内的一个叫德尔塔的小镇补给。”

    “告诉天宇城那边派人给我引路,我马上到。”玉帝对那东西宝贝地不得了。说什么也是第一要务,再说东西已经到我手上了,居然还被抢了,这种事情我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转动传送戒指直接出现在跨国传送阵里,然后传到天宇城,跟着再传送到了法国境内的传送分站,最后跳跃到了那个小镇上的传送点。从接到通知到我到达这个小镇,前后不到三十秒。“会长。”我一出传送阵就有本行会的会员靠了上来。

    “带路。”我直接说道。

    这个会员不是一般人员,而是当初武将军给我安排训练的特殊人员,所以办事效率比一般人员要快的多。今天那个女忍者也是他们的人现的。专业人员就是不一样。

    我们拐过几个弯迅到达了一间小饭店。这里的大厅里居然坐了三个本行会地人,要不然他们主动向我点头我还不知道他们是我们的人,还真是够隐蔽的。带路的人把我带到了正对大门的一张桌子上坐下,而对面坐的那个人立刻道:“她就在对面的店铺里。你从我的脑袋左边看过去就能看到她。”

    “她在干什么?”

    “她正在购买药品和一些特殊材料,根据我们的分析是要重建那只自爆的魔偶。”

    “她知道我们在监视她吗?”

    “如果知道她就不会还在那里悠闲地买东西了。”

    “那么那东西她转手了吗?”

    “没有。离开城市之后我们一直跟着她,她暂时还没有机会,不过看样子她已经联络过接货人了。”

    “那你们有调查到接货人是谁吗?”

    坐在我对面的密探立刻道:“事实上如果你回一下头就会现接货人已经不存在了。”

    我惊讶的立刻转头去看,结果看到靠近楼梯边地一张桌子上的两个人正在向我点头,那两个人在示意完之后一起把桌布向上拉了拉,我瞬间就看到了桌子底下躺着一个被捆成肉粽的人。那两个人在确认我看到之后又把桌布放了下来。附近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切。

    当我回过头来的时候那个情报员立刻抢在我之前说道:“这只是个npc,所以我们才会去抓他。对方似乎很害怕事情泄露出去遭到我们的报复,所以不敢派玩家来。只是派了个自由npc,即使被抓住也无法从他身上查到什么。”

    我点了点头道:“你们是想逼对方派玩家来接头,并顺藤摸瓜找到背后指使者?”

    “差不多吧。”

    看来这些专业间谍真是不简单,居然轻松的做了这么多普通玩家几乎不可能完成地任务。

    “那么我们只要继续盯着她就行了是吗?”

    “是地。”

    “哦,有动静了。”

    就在我们说话地时候,一个看起来很鬼樂的家伙从外面走进了店里。然后和那个女忍者擦肩而过。女忍者迅地完成了补给走了出来。然后那个家伙也在之后跟了出来朝女忍者相同的方向走了过去。

    “看来你该换地方了。”和我接头的人说道:“我们有人等在那边。我就不过去了。”我点点头起身走了出去。

    女忍者一路走到城外,然后进入了一片树林。那个之前在商店里和他擦肩而过的家伙也跟了进去。我没有直接跟进森林,而是找了块大石头躲到了它的背后,接着召唤玫瑰藤和开拓者带我进入了地下。有开拓者的挖掘,我们很快就到了森林里面。玫瑰藤从大树的根部向上钻了个洞,然后把几根触手伸了出去,我则在大树底下看着通过那些触手尖端的水晶眼传回来地图象。

    当画面出现时我稍稍有些意外。因为眼前并不是只有那个女忍者和那个来接货的人,而是有着多达八个人在现场。这八个人看起来分别属于两方势力,其中那个从我手里偷了东西的女忍者身边居然还有一个和她很像的。这两个女忍者的装备并不一样,但看起来却非常都是大红色的,只是从我手里偷走东西的那个女忍者的装备似乎更好一些。之前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我还无法分辨,现在看来当初在红色星球地那个熔岩通道出口处堵截我的应该是旁边那个女忍者,而从我手里偷走东西地这个则是另外一个人,只是她们的装备太像。又都蒙着脸,所以一开始我认错了。

    这两个女忍者身边还跟着一个欧洲人。大约二十**岁年纪,长的还算帅气。不过,这家伙的装备看起来比较古怪,肩膀上扛着个大铁锤,身上却没有任何铠甲类防具。再说这家伙的身材看起来也不太像力量型的战士,拿着个锤子显得相当怪异。

    对面的四个人显然是一伙,之前去和女忍者接头的那个欧洲人站在后面,好象完全没他什么事。估计只是个跑腿地。另外三个清一色的是亚洲人种,但因为职业都是西方化的,所以我也搞不清楚他们到底是哪国人。

    两边地人在一起简单的交流了几句。大致意思也就是互相问了下货和钱都带了没有,确认之后就开始互相交货。虽然这场交易没我什么事,但交易的东西却是我的,所以我还是不得不参与一下。就在双方互相把钱和东西抛给对方的时候地面突然向上爆开了一个大洞,一只大脑袋从地下钻出,一口将飞到半路的钱袋和那面镜子一起吞了进去,等那些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大脑袋已经重新缩回了洞里。

    “开拓者好样地。”我从开拓者嘴里接过了两件东西。这下交易算是结束了,两边的东西都到我这里了。不过,上面那群人看来并不打算就此放过我。

    轰的一声。我们背后地通道被轰出了一个大洞,那三个亚洲人掉了进来。但是还没等他们向前派,旁边的墙壁上突然冒出两个女人,正是那两个女忍者。她们地出现位置比那三个家伙还要近。

    “原来是你?”下来的这五个人居然都认识我。不约而同的一起喊了出来。

    我笑着扬了扬手里地镜子。“这个本来就是我地。现在这叫物归原主。至于这些……”我又晃了晃那个钱袋。“算是你们偷我东西地赔偿,这件事情就算结束了。那么再见了。”我刚说完我们之间地通道就整个坍塌了下来,开拓者和玫瑰藤迅启动把我送上了地面。

    —

    地面上还站着两个人,只是看到我之后除了惊讶之外并没有什么行动,我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两个不是能打的人物,知道冲上来也是送菜地份。所以干脆没动。收回开拓者和玟瑰藤。我直接召唤出夜影翻身跳了上去。夜影刚刚启动。背后的土地就再次炸开,那五个被活埋的人一起钻了出来。只可惜夜影度太快,他们也只能跟在后面吃灰。

    不过那两个女忍者到是让我稍微遇到了点意外。我只看到一道红光闪过,接着前方就突然多了两个人。两个女忍者同时摆出了阻挡的架势,但我们却丝毫没有减。咱好歹也算重骑兵,让俩忍者挡下来以后还混不混了?

    毫无悬念的碰撞,两个忍者都没有真挡,仅仅是侧了一下身就闪了过去。她们本来是打算袭击夜影地腿地,可惜夜影使用了幻影突击,一下就冲了过去,根本没给对方任何机会。

    “中。”背后突然传来一个女人地娇叱声,随之而来的是我背后地水银盾牌突然闪现,一枚飞镖被水银包裹住停在了距盔甲仅一厘米的地方。我正想回头嘲笑她两句,突然感觉情况不对,猛然一低头,一把忍者短刀从我头顶滑了过去。要不是我反应快,这刀应该正中我的脖子。

    对方一击不中立刻进行了二次攻击,一刀绕过我的脑袋从前面捅了过来。我的身影突然一闪消失在原地,忍者刀差点刺入对方自己地肚子里,同时。我出现在了对方地背后。一只手已经绕过了她的脖子将她的脑袋牢牢锁住。对方使用巧劲想扭身脱离,但是我的臂甲内侧突然弹出了一排刀刃,带着一阵平滑的切裂声,扭脱的只有她的身体,而脑袋却留在了我的臂弯里。

    我跳回鞍座上一夹夜影地肚子,夜影的身体瞬间化为一道幻影消失在原地,而下一秒我们已经出现在了剩下地那个女人的身边。这个女忍就是后来从我这把东西抢走的那个,看起来她要比另外一个女忍要厉害一些。现我的出现后她立刻向后滚了出去回到那三个人的身边。后面他们的同伴也跟了上来。我让夜影站定,然后对他们道:“逃跑只是我不想这东西有什么闪失。并不是我打不过你们。就凭你们几个还不是我的对手。从你们被我现的时候开始你们就已经失败了,所以……不要再给我添麻烦。你们除了能让我多费些力气之外什么也做不到。”说到这里我一拍夜影地脖子。“夜影走了。”

    “别被他吓住了。”那三个来接货的人员中的法师突然出手射出了一道红色地光柱。

    “戒律——绝对镜面。”戒律之环在我背后突然启动,那道红光被弹了回去。剩下的那个女忍者到是反应很快的闪了出去,可是其他人就没那么好运了。说起来那道红光的威力还真不小,居然把他们一群人给一起报销了。

    女忍者一个跟头滚出老远才重新跳了起来,但是她并没有冲过来,而是在看到悬浮着的戒律之环后愣了一下,最后突然下沉。逐渐没入了土地之中。

    “哼,都说了你们不是对手,还偏要跟我捣乱。”我拍拍夜影的脖子。然后夜影纵身飞上天空向着天宇城飞了过去。

    既然东西到手,那就不能在我这里多留,免得再添麻烦。我直接带着那面镜子传送到了天庭。玉帝一听最后一件东西到了高兴的差点蹦起来,不过在接过我手里地东西后他的表情却逐渐阴沉了下来。

    “紫日。”玉帝终于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转而对我道:“这东西你是从哪弄来地?”

    一看玉帝的表情我就知道出了问题,但一

    还真想不到到底哪不对,只能实话实说。“这是我~西的人那里抢回来的。”

    玉帝皱着眉头犹豫了一下。然后再次问道:“你能说下当时地情况吗?”

    “当时我跟踪对方到了一片林子里,结果看到她正在和一群人交易,就在他们交换物品时被我截了下来。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玉帝沉吟着说道:“你这样说我就明白了。你的人品我还是相信的。”

    这下我真地被搞糊涂了,明明东西已经交到了玉帝的手里。怎么又和我的人品扯上关系了?“玉帝可否明示到底出了什么事?”

    “这是块假货。”玉帝随手把那东西扔了过来。

    我惊的下巴差点掉下来。“假货?怎么可能?这魔力波动明明没错啊!而且这形状和被抢走时也是一样的啊!”

    “就是因为形状一样,所以我才说是假的。”玉帝叹着气道:“你也别太紧张,这事不怪你。也是我地错,当初应该把内幕多告诉你一些地!可惜啊……!其实我当初告诉你此物会改变形态只是一种表象,这东西真正地特点是根据持有者的属性改变形态。”

    “根据持有者地属性改变形态?那之前交给您的那件东西我拿了那么长时间为什么没改变形态?”

    “那是因为你没向其内部送入自己的魔力。不过即使你不那么做,只要带在身边足够长的时间它也会自动变形的,只是你持有的时间还没有达到这个标准。你拿来的这件东西虽然有着类似的魔力波动,却没有同样的力量,所以这是个假货。你说的那次交易可能本来就是假的,抢东西的那个人本来就没打算把震动卖给对方。只是凑巧你把假货给抢了回来。只是……”

    我的脑子根本不笨。玉帝刚一说出原因我就和他想到了一样地问题。“只是她怎么会有仿制品?”

    “我也是在担心这个。”玉帝愁眉不展的思索了起来。“这种赝品虽然完全没有真品的功能。但只要不使用它就机会无法区分出来。可见伪造者地技术非常之高。”

    我点点头。“不管怎么说赝品是从那个女人身上抢来地,就算真东西现在不在她身上。她也应该知道东西去了哪。我现在就回去找她,应该能找到些线索。”

    玉帝伸手制止了转身欲走的我。“慢着。你这样跑回去就算再拿到个假的也无法分辨,先听我告诉你一些辨认方法。其实想要识别真伪也很简单,先就是要输入魔力使之变形。如果遇到你的魔力后没有生变形。那就说明这是块假货。还有就是拿到东西之后你可以用你地永恒剑试一下。真东西是不会被破坏的,你的永恒也不能把它怎么样。如果你一剑把抢来的东西给劈开了,那件就一定是假的。”

    我点点头。“记住了。请玉帝放心,这次我绝对不会再被骗了。”

    “我相信你地能力。”玉帝挥了挥手。“去吧。”

    我一出了南天门就开始骂玉帝。这个老家伙真不是东西,什么都不肯告诉我。要是他早点把这东西的秘密都告诉我就根本不会出现我被骗地情况。事实上这次被骗根本不是因为我的问题。而是因为玉帝没有事先告诉我正确的信息。我从他那里得到的信息就是这东西的魔力波动非常特殊,所以一直以来这就是我的唯一识别方法。就算我再聪明也没办法在这种情况下分辨真假。

    到了艾辛格之后我立刻找到了军神,然后让他利用本行会的情报网络搜索那个女人,只是目前来看这可能有点困难。我们地情报人员也不是吃饱了没事干,平时他们都很忙的,如果不是有重要情况一般不会去干扰他们的常规行动。之前拿到那东西之后我们就认为再追踪那个女人已经完全没有必要了,所以也就没再派人跟踪了,现在可好。想找也找不到了。

    我没时间在这里等情报人员去找人,趁这个工夫正好先把千级关卡任务做完。上次在埃及我已经完成了一千级后的级别开启任务,也就是说只要完成了这个千级关卡任务,后面地级别就都可以升上去了。当然。我还得先把心隐带上,我们俩的任务是连锁的,不带他也不行。

    “老大,你终于有空啦?”听说我要去做任务了,心隐立刻就以闪电般的度冲到了我的面前。

    “我也没办法啊!你们这些玩家到是清闲。只要完成行会地定额任务就ok了,我却必须到处奔波,忙都忙死了。对了,你上次的任务内容是什么来着?我都给忙忘了!”

    “我的任务是寻找刺客圣物。你的任务就是保护我不被半路上杀出地怪物给干掉。”

    “哦,想起来了。那我们现在就出吧。”

    “诶……这个恐怕有点问题。”心隐突然拉住了我。

    “还有什么问题?难道你还没准备好补给品?没关系,我这里有的是。”

    “不是这个事情。”心隐拉住我道:“听会里的人传。老大你好象是龙缘地人,所以《零》的内容你应该比我清楚。上次我们接的那个任务……”

    “任务怎么啦?”

    “任务升级了!”

    “升级?”我刚一问出口自己就想起来了。《零》之所以号称划时代地游戏,最主要的原因还不是它所使用的虚拟现实技术。而是人格化系统。简单点解释就是《零》的游戏系统基本上可以被当成一个人来看待,而且他对于游戏任务的设置也不会是完全固定的。任何任务都会根据玩家地情况随时切换后续情节,也就是说除了你已经经历地部分,任何后续内容都是不确定地。我们这么长时间没去做任务,系统肯定是认为我们被什么情况限制住了,所以他必然会对任务做出修改以适应我们的需要。因此这个任务地内容肯定生变化了。而且系统十有**还会搞出点东西来把任务变化的前因后果都给交代一下。总之就是让事情合理化。想到这里我赶紧接着问道:“那任务变成什么样了

    “我刚遇到了接任务的那个npc。然后向他告诉任务出了点问题,东西已经被别人拿走了。现在去也没用,不过他也给了一个更改过的任务。任务要求我们刺杀一个bsp;   “刺杀?要杀什么级别地bsp;   “npc到是没什么,二百级玩家就能轻松搞定。问题是我们两个的运气实在太背了,居然撞上了交叉任务。”

    “靠,不是这么霉吧?”交叉任务号称游戏三大极品任务之一,不管你的实力有多牛,成功率都铁定会低于百分之五十,也就是说成功地机会不到一半。至于原因……就是因为敌对双方都是玩家。交叉任务就是两组玩家的任务生了关联。如果是协同任务还好说。万一是对抗任务就完蛋了。心隐既然说事情不好,那肯定是撞上对抗任务了。这就意味着我们双方只有一方的任务能完成。我们拿到的是刺杀任务,对方肯定就是保护任务,不管如何都有一方会失败,甚至更悲惨,两边一起失败。万一我们只是伤到了目标,却没干掉他,那保护方也算失败。只是惩罚会比目标死亡小一点,但总的老说会判定为双方一起失败。

    心隐非常难过的道:“很不幸地是我们确实很霉,因为对方接地居然是团队任务中的行会任务,而我们两个却是个人任务!”

    我点点头。“这个到是可以理解。我个人地战斗力太强。单独的敌人很少能挡的住我。而且,这种任务中刺杀者比守护者要占便宜一些,所以我们并不吃亏。”

    对于这种任务安排我确实毫不在意,毕竟刺杀任务又不是要和对方拼命,只要干掉目标就可以了,所以对方即使人多也不一定都能挥战斗力。只要能接近我的人没有战胜我的本事,我就可以毫不费力的完成任务。只是这个游戏系统的人格和女娲一样强大,他是肯定不会弄一帮子乌合之众来当我地对手的,所以十有**这些人会让我很头疼。

    既然不想遇到的事情也让我撞上了,那就只能去试试了。好在主动权在我们这边。刺杀任务通常都有时间限制,要不然给你无限时间。对方岂不是要永远守着保护人了?我和心隐这次接到的任务时间限制到是比较长,居然足足有一个月地时间。而任务是心隐昨天才接到的,也就是说才刚刚开始而已。

    按照一般的策略,我应该多等一段时间,等对方防御松懈下来了再去刺杀,但我的时间也是很宝贵的,如果那样做的话。等他们松懈了我也未必有时间来做任务了。所以我还是决定和心隐马上就动手。

    做任务之前得先了解下实际情况。最起码得先搞清楚要刺杀地人的具体情况以及他所在地的情况,好在本行会有个强大的情报网络支持。需要的信息很快就到手了。根据情报显示,我们这次要刺杀地目标是个普通npc,而且是因为这个任务才临时获得了战斗力,之前他应该是没有攻击能力的自由npc,而且即使现在能打仗了,其实际战斗力也才相当于两百级地普通玩家,对我们来说绝对是一碰就挂的人物。

    相比之这个人地实力,他的身份要相对麻烦点。这家伙是个目击者,而刺杀任务的原因就在于这个家伙看到了我们上一个任务的任务目标被拿走的过程,而布任务的一方不希望这件事情被人知道,因此这个目标就必须得干掉。这个该死地人性化系统改任务也会自动进行事件合理化,但其修改结果却是我们多了个敌人。这次执行保护任务地那个行会就是因为需要知道那件东西地去向,所以才会保护那个目标人物。虽然我不知道对方具体是接到了什么样的任务,但和我们作对是肯定地了。

    在了解了具体的背景之后我又了解了一下对方的实力。那个保护目标人物的行会名字很有个性,叫什么日月神教。这个行会的会长名字叫火荒,是个火系法师。比较让我惊讶的是我居然在中国玩家的个体战力排行榜上看到了他的名字,而且这家伙居然还在今天早上从第十六升到了第十位,至于他为什么会突然跳级我就不清楚了。

    这个行会的除了会长比较麻烦之外还有两个副会长也很要命。这两个被他们行会的人戏称为黑白无常地副会长一个叫白天一个叫黑夜,而且据说当初选名字时他们俩并不认识。这两个家伙的职业和名字基本上是完全颠倒的。白天地职业是黑暗系的见习死神。属于特殊职业分支。这里需要说名一下,特殊职业分支和特殊职业并不是一回事。特殊职业是指从开始就很特殊的职业,这种职业一开始就不在可选列表里。需要一定机遇才有可能使用,而特殊职业分支一开始就是普通职业,只是后来的进阶方向生了特殊化,最后进化为了别人无法选择的特殊职业。

    这个白天的见习死神据说最后可以进化为死神,而其职业地原形居然是亡灵族地幽灵法师。幽灵法师这个职业属于法师序列,但见习死神却是个以物理攻击为主的半法系职业。基本上推翻了原先地职业特点。不过不管怎么说。见习死神确实是个很麻烦的职业,而且实力很可观。要不然我也不会在中国玩家个体战力排行榜上看到他了。

    黑夜这个家伙的职业也和他的名字刚好颠倒,他是个白魔剑士,而且是那种很讨厌的双系魔剑。另外,这家伙和我一样也是个宠物很多的家伙,而且据说其中还有两只熊猫。

    “他们还有熊猫?”我惊讶的看着情报。

    心隐也有些担心地问道:“我们是不是也把吉祥如意带上?”

    “我们的任务能带别人帮忙吗?”

    “应该是可以的吧!”心隐不太确定的说道:“我们执行地是刺杀任务,人多了反而不太方便,所以任务并没限制人数。我想多带几个人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就带上。我的一千级关卡任务可不是随时都有的,这种时候就需要好运的支持。”

    要是在本

    战斗力排行榜,新家盟地银雪绝对是第一,其次就是神,然后才轮到红炎。但是。如果本行会和天庭全面开战,最后能活下来地肯定就只有那俩熊猫。他们的无限幸运属性实在是太牛了。就算是对上银雪这个级数地高手也铁定没事。

    看完情报之后分析了下我们的优势和劣势,然后我就带着心隐去行会总部把吉祥如意给拐了出来。这俩熊猫比我上次看到他们时又胖了一圈。而且还有继续横向展的趋势,不过胖归胖。这俩熊猫的动作可一点也不慢。我刚拿出块牛排想诱惑他们一下,只见眼前猫影一闪,我手里就只剩空气了。

    “咦?他们吃牛肉?”心隐仿佛现新大6一样问道。

    “你不知道熊猫是食肉动物吗?不过咱们行会地熊猫不光吃肉,还吃魔晶石。养他们俩地费用比养一个动物园还多。简直是在吃钱!”

    我在这边和心隐说话。这俩小家伙却完全不认生的围着我们俩转圈,而且吉祥居然还站了起来用前爪翻我的盔甲腰带企图从里面找出些吃的。

    “你们两个给我停下来。”在吉祥差点把我的裙甲给拆掉之后我不得不出声喝止他们两个。“好了,到这里来站好。”

    虽然调皮加贪吃,但我们的吉祥物智商还是不错地,一听我地话立刻在我面前站的笔直。不过俩熊猫像士兵一样双腿立正实在是没有一点英武气势。反到让心隐笑的满地打滚。我没管心隐。而是一本正经地对俩熊猫说道:“现在本会长要去做个任务,需要你们的帮助。只要你们干的好,一人奖赏一块这么大的魔晶石。”我拿手比了个鸭蛋的大小。

    吉祥这家伙用爪子挠了挠头。然后居然给我比了个西瓜地大小。

    “靠,你也太黑了点吧?最多这么大。”我又比了个香瓜的大小。

    两只熊猫看了看我地手,然后如意迅地扒在吉祥地耳朵边上叽里咕噜了一会,接着吉祥又对着如意叽里咕噜了一会。两只熊猫就这么你来我往的磋商了半天,然后如意比了个香瓜大小地样子,接着吉祥伸出了两根爪子。这意思就是要两块香瓜那么大的魔晶石。

    “成交。”我迅同意了他们的要求。吉祥立刻伸出了一只爪子跟我握了握表示交易成立。

    带着俩熊猫上路比较麻烦。必须非常小心地隐蔽行踪。这俩家伙Fans爆多。其是女孩子。动路了。堵塞。我直接选择了空运。

    “这就是那个日月神教地总部?”我看着面前的山崖很是郁闷地问道。

    站我身边地本行会情报人员立刻点头确认道:“这就是了。”

    “靠。这种地方该怎么混进去啊?”来之前我一直以为这里是个小城市。可是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的总部居然不在城里而是在城外,而且还在一座悬崖的半山腰处。这个行会地总部除了用传送阵进入之外就只有从半山腰处的那道天然裂缝爬进去了。虽然这鬼地方进出很不方便。但也为防守提供了便利。传送阵这东西是能设置权限地,只要对方不开放权限我们就很难进入。其实要想强行使用传送阵到也不是没办法。只要请些高级阵图法师像黑防火墙一样把权限打开就可以了。但这种方法一般只有战争时期才会考虑。原因就是成本太大。至于那个剩下的唯一入口,我很难想象对方会懒到连唯一的一个入口都不设置岗哨。

    “这鬼地方估计很难秘密潜入了!”我看着悬崖说道。

    “要不然我们自己挖一条路进去?”心隐提议。

    “这个恐怕不大可能。”来给我们做引导的情报人员道:“这座山的质地稍微有些特殊,山体内有大量的片状结晶岩和水晶片,虽然这些劣质散矿没有开采价值,但矿物本身却使得山体内部像锉刀一样危险,在其中开拓地挖掘生物很容易受伤。即使使用机器开挖也会快消耗钻头等工具。根本就无法开凿通道。”

    “那我们不是进不去了吗?”

    “这个我们也没办法。知道这些情报已经是不错了。”情报部门地会员有些无奈的说道。

    我挥挥手道:“这些就不错了。既然这样,你先去忙你地吧,这边我们自己会想办法。”

    “那我先走了。”情报人员告辞离去,我和心隐却开始望着悬崖呆。按照任务要求,心隐需要潜入并刺杀那个npc,而我的任务则是保护心隐完成任务。可现在我们连进都进不去,刺杀就更无从谈起了。

    “对了。会长你不是有个幻象女神吗?”心隐激动的问道。

    “你认为有哪个行会的大门口没有反隐形结界?要是进了城市再想办法隐形到是有可能混过去,在这边是绝对无法靠隐形混进去的。”

    “要不然我们试试破解传送阵权限?”

    “你出钱吗?”我一句话就把心隐顶了回去。

    “那要不我们硬闯?”

    “虽然我自认为自己战斗力强悍无比,但我不太认为自己有能力在面队一个行会的敌人时还有能力照顾你。”

    “那难道我们就进不去了?”

    “谁说的?”

    “可是我们根本没法进去啊!”

    “方法我早想好了。”

    “什么方法?”

    “直接大摇大摆地走进去。”

    “会长你别拿我开玩笑了!”心隐不满的抱怨道。

    “切,谁有工夫和你开玩笑。快点转过去。”我一把抓着心隐的肩膀把他给转了过去。然后提醒道:“用点劲。别趴下去了。”我刚一说完心隐就感觉背上突然一沉。要不是我事先提醒,他还真地差点坐到地上。心隐只觉两只毛茸茸地爪子环过了自己的脖子搭在了自己地胸前,那松软的皮毛到是让人感觉很舒服,只是这分量实在是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会长你干什么?”心隐惊讶的问我。

    “你不是问进入地方法吗?这就是方法。别乱晃。给我好好地.

    给抱了起来。我和心隐不同。他是刺客,点数都加到敏捷上去了。背只熊猫已经几乎走不动路了。我却不同。咱可是战士出身。力量点惊人,抱只熊猫和夹个公文包差不多。“好了。现在你啥也别管,尽管大摇大摆的向前走就行了。”

    “这能行吗?”

    “你把那吗字去了。不让你见识下吉祥物地厉害你就不知道啥叫国宝。”

    虽然心隐对我地话很是怀疑。但毕竟我是会长,他也只好跟着走。先开始刚出那片藏身地树林时心隐基本上就是走一步看三步,但随后在他现并没有人注意自己时就加快了点度,直到我们平安的走到悬崖下他才开始有些相信我地话。

    “靠,我们居然真的就这么走过来了!”心隐回头看了看树林到这边的距离,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那片悬崖前面基本就是片空地,而对方不可能不对这里做任务监视,可我们就是这么走了过来,还就没人注意到。

    “这算什么。厉害的在后头呢。”我低头对吉祥道:“只要你让我们成功潜入,回去之后我再额外给你块这么大的魔晶石。”

    吉祥一听立刻跟吃了兴奋剂一样蹦了起来,然后突然从背后抽出了原先不知道藏在哪的拂尘,接着就像个老道一样围着我开始跳大神,只是看着一只熊猫跳大神实在是太爆笑了点!

    不等吉祥跳完我就开始了动作。先把龙筋索地索头换到了复仇者的箭头上,接着对准洞顶一动机簧,弩机立刻带着索头飞了上去。此时的洞口正有两个npc守卫在站岗,忽然洞内的一块石钟乳掉了下来,啪的一声在地上摔的粉碎。我的那支箭也在同时射中了洞顶,撞击声刚好被掩盖掉了。

    我在下面试了试索头。确认可以承受重量后才把索头交给心隐。“你先爬上去。”

    “可上面肯定有守卫的。”

    “你就放心吧!就算上面全是人,只要你别把如意搞丢了,就绝对没人会现你。”

    “这可是你说的,万一我被现之后任务失败可就全都怪你了。”

    “你就放心吧!”

    在我的一再保证之下心隐终于背着如意爬了上去,在他到达顶上洞口地时候却正好看到两个守卫在那收拾坠落的石钟乳。

    “愣着干什么?向里走啊。”在心隐呆的这会我已经飞了上来,看到里面的npc在清理东西立刻让心隐抓紧时间进去。谁知道就在我们准备进入的当口,那两个守卫突然站了起来,并且有回身的迹象,可就在这个当口,外面突然吹起了一股强风。地面上的石粉被风一鼓立刻飞了起来。两个守卫转是转了过去,却一起被眯了眼睛。我赶紧向心隐比了个禁声的动作,然后指指里面。心隐也明白过来了。刚才这风就是吉祥如意的无限幸运造成的结果。趁那俩守卫蹲那揉眼睛地机会我们两个已经蹑手蹑脚的移动到了洞里。

    只要过了洞口,后面的检测魔法就会相对薄弱一些,至少对方不会把行会里摆满反隐形法阵。心隐是刺客,潜行术自然是会地,随着技能启动,他的身影逐渐变成了半透明状态。这个是我目前看到的画面。因为我们是组队的。所以我还能看到半透明的样子。其他人除非有反隐形的技能或者宝物,否则是根本看不到他地。

    我虽然不是刺客。但我有魅影披风。尽管这东西会在移动中露出破绽,但也不是太明显,在这光线不足地地洞里因该不大容易被现。再说了,这洞里回音这么厉害,有人过来肯定老远就听见了,我只要在对方出现前保持不动就行了。

    因为这个行会地总部不对外开放,混入又很困难,所以我们并没有这里的地图,现在也只能是到处乱撞,好在这里地路也不算复杂。可能是对入口的把守比较有信心,所以对方没把内部的道路设计成迷宫,只是建立了简单的井字格型交通道。不过尽管如此,想在一个如此巨大的地下网络中找到对应的房间也很麻烦。但是,我们有一对级吉祥物,这种事情也就不是问题了。

    “我们往哪边走能找到那个目标人物?”我问吉祥。

    吉祥非常随意的伸爪一指,我立刻带着心隐向那边跑。以吉祥的幸运值,要是指错了那就一定是因为今天的太阳是从西边升起的。

    我们根据吉祥的指向一路狂奔,期间遇到不少对方行会的人,但却没有一个人看到我们。这些人每次碰到我们之前不是遇到东西落地就是遇到别的事情,所以我们碰到他们时,他们大多在弯腰捡东西,而即使看到了我们的脚,对方也想不到有人敢在他们行会内部大摇大摆的从他们身边走过去,而我们确实就是这么做的。

    连续跑了很远之后我们彻底脱离了密集的地道网络,前方的一道大门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我们正在愁该怎么进去,大门却自己打开了。我们俩开喊机会移动到了门边站定,隐形状态只有在完全不动的前提下才是最有效的。

    两个对方行会的人从我们面前走了过去,而我们两个则一起从门下翻了进去。出呼意料,这边居然还有道门,而且门上还有个类似棋盘一样的区域。这显然是某种类似密码锁的东西,要是平时应该会费点事,但今天就不用那么辛苦了。我把吉祥抱到了那东西前面,然后吉祥在上面简单的画了几下,大门突然咔的一声向上升了起来。

    当大门完全升起的瞬间,我和心隐都傻在了原地。吉祥指的路到是没错,那个目标人物还真在门后面站着,只是现场的人多了些。那三个情报中特别提到的会长副会长居然全都坐在里面。

    “紫日会长,我们恭候多时了。”坐在中间的家伙带着得意的笑容毫无诚意的问候道。

    
推荐阅读: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琥珀之剑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高手寂寞2召唤圣剑胜者为王全职高手异界全职业大师绝对死亡游戏神级天赋我是系统网游之三国王者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