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十章 不该来的也来了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没想到火荒会长这么客气啊!那就不妨再送件礼物给的目光直直落在了后面的那个猥琐的bsp;   “哈哈,紫日会长还真是名不虚传,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既然这样,我们就挑明了说吧?”火荒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走到我们前面几步远的地方说道:“这次的任务我们双方必然是要失败一方的,但是互相拼个你死我活似乎也不是个办法。所以,为了尽量减少双方的损失,不如我们来和平处理此事如何?”

    “你的想法我也有过,只是这利益分配问题我们是肯定谈不拢的。胜利一方就可以拿到任务奖励,失败一方还要接受惩罚,难道你愿意接受惩罚吗?实话和你说了吧。我接的是一千级的关卡任务,难度你们也该清楚。这种任务我是绝对不能失败的。至于你们……既然把我设置成了你们的对手,我想你们的任务也不会太简单,这样的任务一般奖励和惩罚都会很重,所以我估计你们也是不会主动承认失败的。既然有了这个前提,你说我们还怎么谈?”

    “可要是我们打起来,双方的损失会更大的!”火荒有些激动的向前走了两步。

    “这我当然知道,但这却是没办法的办法,要不然你有什么想法?如果你能说出更好的办法我自然不会拒绝。”

    “不如这样。”火荒再次向前两步。“我们去竞技场打模拟战如何?战死玩家不用掉级,装备也不会丢。”

    “这好象只是对你们有好处。对我只有害处吧?”

    “怎么会只有害处呢?万一……”

    我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没有万一。就算我不能在你们地保护圈中杀掉那个家伙,你们也别指望能干掉我。至于说装备问题,你们以为我的魔龙套装是可以爆出去的吗?想都别想,这些都是绑定的。根本爆不出去。何况你们根本就不可能挡地住我。”

    “哼,口气到是不小。”后面的白天有些生气的说道:“火荒,别和他说了。他们这些所谓的高手是不会把我们放在眼里的,和他们直接打过再说不迟。”

    火荒一听立刻转身向我退了过来,并伸手把我挡在身后。“白天你坐下,事情还没……!”就在他说到这个字的时候,一根法杖突然在他的手里现形,并且直接捅向了我的肚子。

    我根本连头都没低,一伸手就捏住了法杖的尖端。火荒急地在那里反复使劲,可就是无法推进分毫。“你们的表演到是不错。先以对话麻痹我地神经,再用一个法师来接近我的身边,希望我不会注意法师是吗?很不幸,我自己就有个物理攻击很高的法师分身。所以我很清楚,让法师近身有时候也不是什么好事。”说到这里我猛的一扬手把火荒给掀了出去。“想打就来吧。我们这次是任务有了交叉,输赢我都不会和你们计较,再耍滑头就不好了。”

    火荒他们三个对了下眼,白天和黑夜突然一起动。我只看到白天这家伙突然消失在原地,瞬间就到了我地面前。一把巨大的死神镰刀无声无熄的横扫而至。我一拉心隐。两个人一起倒退出了房间。这种狭窄的巷道根本不适合我的战斗。而且对方明显是有了防备,我们现在在这里打吃亏太大。还是先出去比较核算。如果对方追上来就正好在外面的树林里开战,要是对方不追,那就干脆等下次再来个秘密潜入。

    我和心隐一离开密室就开始向外飞奔,后面地追兵可谓是箭如雨下,但是我和心隐背后各背着一只熊猫。这俩肉盾地效果简直夸张无比,这么秘密地箭雨愣是没有一支命中的,搞地后面的弓箭手每射一箭就要研究下自己的弓。

    这一路上对方显然设置了大量的拦截机关,因为我们踩中了不少启动机关,只是没有一处机关正常工作的。原因不用说,肯定是我们背上那俩熊猫的功劳。

    有惊无险的冲出了对方的总部,我带着心隐一个急转停了下来。俩熊猫动作迅的跳到了地上,而我们则摆出了防御姿态。对方迅的追出了洞口,但却停在了我们面前,而且一个个面色古怪,好象傻掉了一样。我和心隐被对方的行为搞的莫名其妙的,不自觉的低头看了下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妥,可是看来看去也没现什么问题。我忽然想到背后还有两只熊猫,结果一转身把我自己给吓了一跳。只见吉祥举着两根棍子挑着个横幅在那里蹦来蹦去,而横幅上则写着“老大加油”的字样。旁边的如意比吉祥稍微好点,不过这丫头则是穿了一身网球裙,手里还拿着两团彩团在那里蹦达,整个一拉拉队长的打扮。如果说年轻姑娘穿上网球裙是活力四射的话,那熊猫穿网球裙就只剩搞笑了。

    “噗……哇哈哈哈哈……”对面的人终于没能忍住,一个个全都笑喷了。可就在这个时候,吉祥突然把横幅一翻,只见上面写着:“还愣着干啥?快上啊!”

    靠,原来这俩家伙在这搞怪是为了给我们争取机会,真是错怪人家了。心隐还是稍微愣了一下,但是我反应很快,一晃身已经进了人群。一声惨叫,黑夜已经从人群里飞了出去。

    “雷炎——暴风斩。”一道赤红色的天雷从天而降,正劈中我高举的永恒剑,接着我的身上突然滕起了熊熊的黑色火焰,一道肉眼可见的红色光环以我为中心迅扩散,周围的人全部都被带翻在地。

    火荒一跃从地上爬起来立刻喊了起来。“冲上去缠住他,别让他用大招。这家伙已经快一千级了,他的大招我们挡不住地。”

    “想缠住我也得有那个实力才行。”我的翅膀猛的张开。轻易的将三个冲上来地人一起扫飞了出去,跟着翻身一抖手腕,永恒剑化为长鞭缠住了一个家伙的腰部。我猛的向后一拉,那个家伙的身体突然一分为二。上半截跟着我的鞭子飞了出去,下半截却倒在了地上。挥舞着长鞭甩了个鞭花,然后啪的一声再次甩了出去。永恒长鞭的尖端像导弹一样直飞而出。黑夜刚从圈外冲回来,看到我的鞭子立刻本能的举剑隔挡,结果只听叮地一声,他自己的剑被从中间穿了个洞,鞭子地尖端插入了他的肩膀。

    黑夜咬牙一扭剑身锁住了我的长鞭,然后对别人喊道:“上去抢他的鞭子。”

    周围地人一看我的鞭子被控制住了,立刻蜂拥而上企图把我的永恒抢下来。说实话我真没想到对方的剑能锁住我的永恒。按一般情况他的剑应该被直接削断才对,看来这家伙地武器也不是一般货色。既然鞭子被控制住了。我就

    弃了永恒,直接松手后退,手腕一翻,双手刃爪滑了

    十几个人冲着没有了主要武器地我跑了过来。最先到地家伙一跃而起,飞身向我扑了过来。以他这个姿势,一般人就算能挡的住他也必然会被带翻,后面地人再一涌而上,高手也得完蛋。对方显然早就知道我很厉害,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用正常方法和我战斗。而是想要依靠人多的优势限制我的攻击能力。

    “啊!”扑向我的人没能将我带翻。反而被我的刃爪穿胸而过。我的手腕猛的一翻。噗的一声从他胸口里穿了过去,一拳打进了他背后第二个冲上来的人的胸口之中。毫无停留。我猛的一震手臂,数把利刃从盔甲上弹了出来,瞬间将胳膊上的尸体切成了碎块。

    后面的人没想到我这么飙悍,一时之间也搞不清楚是该继续冲还是先跑路了。我可没给他们多少时间思考,伸手一招,永恒瞬间融化成水滴落地面,然后迅聚集成团猛的弹入了我的手心。手臂再次一抖,刃爪收回,永恒则自动化为鞭剑形态横扫出去。所有站在我面前的人几乎都被拦腰切段,剩下的人则被逼的退出了我的攻击范围。

    一个日月神教的玩家凑到火荒身边道:“会长,我们怎么办?他的武器太厉害了,我们根本靠不上去。在他面前我们的盔甲和层窗户纸差不多,根本谈不上防御啊!”

    黑夜捂着肩头的伤口走到了火荒身边。“他的武器根本没有实际形态,锁是锁不住的!”

    “都让开。”火荒狠的走向前方用法杖指向了我这边。“天火肆虐。”一道火焰柱突然从天而降,目标直指我的头顶。

    凤龙空间忽然在我面前打开,霜雪从里面走了出来。只见她轻描淡写的凌空一指,那根火焰柱的底端居然直接冻结成了冰柱,并且冰冻部分还在以每秒七八米的度迅向上蔓延。

    我微笑着站到了霜雪的身后。“你们既然知道我是谁就该知道我自己的战斗力其实还不是我的全部,不要以为会火焰魔法就能把我怎么样。我可是有全系魔宠的。”

    “不许动。”我的侧面突然传来一声大吼,我一转头就看到一个家伙正从后面抱着吉祥,另一手拿着把刀架在了吉祥的脖子上,而旁边的如意也处于一样的状态下。说实话,如果是他们绑架别人我可能还会有担心的必要,如果是吉祥如意,我会更担心绑架他们的人。

    —

    那两个家伙看我已经转了过去,立刻大叫道:“我们现在命令你放下武器投降,我们手里有人质。”

    听完了他的话我还没来及说什么,就看见吉祥从背后摸出个牌子举了起来,上面写则四个字。“我是熊猫。”

    那家伙愣了一下,然后气愤的大喉道:“熊猫也一样。你快放下武器,我有熊猫质。”

    吉祥收起了之前的牌子,然后又举了一块牌子起来。上面写着:“温馨提示:俺是国宝,当心报应。”

    那个家伙被吉祥气的彻底飚了,一把抓过牌子扔了出去。“什么报应不报应的,你给我安静点。”

    吉祥立刻又举起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我没说话。”

    “举牌子也不行。”

    又一个牌子举了起来:“言论自由,维护熊猫合法权利。”

    “你他妈地再动老子真劈了啊……。”天空上突然落下一道闪电,那个家伙作势要砍吉祥时举起的钢刀刚好成了避雷针,结果可想而知。闪电过后只见那家伙还保持着之前的姿势整个变成了一个人形的黑色物体。吉祥用爪子轻轻推了他一下。然后这个人形物体就冒着青烟倒了下去。吉祥立刻又举起了一个牌子:“我说会有报应吧!旱天雷都让你碰上了,你还真够衰地。”

    “你搞鬼?”劫持了如意的那个玩家愤怒的冲着吉祥就冲了过去,结果刚跑到半路就见眼前一花,跟着人就不见了。地上多出了一个冒着烟的大坑,天空中还留着一道白色的烟柱。

    吉祥用爪子在胸前画了个十字,然后双手合十拜了一拜,跟着又举了块牌子出来,上面写着:“真的不关我的事。”

    “别动那两只熊猫。”火荒着急的叫了起来:“你们搞不定他们的。集中力量把紫日放倒,都别藏着掖着了。出真本身吧!”

    “原来你们还有留手啊!都使出真本事让我见识一下吧。”

    黑夜和白天一起看了下火荒,然后点了点头。白天先向我一指:“地狱之门为你开启。”我和白天地中间突然多了道黑色的传送门。随着一声龙吟,传送门内突然蹿出一条全身漆黑地地狱三头龙。这家伙比一般的巨龙体型要大出很多,我的四条龙里只有瘟疫和小三和他差不多,幸运比他还要小点。水晶就更没的比了。

    “哦,原来是地狱三头龙啊!我也有。小三。”凤龙空间同样在我们中间打开,小三从里面冲出来一头撞上了那条三头龙。两个大家伙体积差不多,一见面就打成一团,翻滚着冲进了旁边地森林压倒了一大片的树木。

    黑夜在白天召唤地狱三头龙的同时已经打开了另外一个空间门,出呼我的意料。当先冲出来的居然是两只熊猫。

    “咦?遇上同类了。”吉祥这个家伙连牌子都忘记举了。直接就说了出来。其实吉祥如意本身都是会说话的。只是平时一般不开口而已,纯粹就是在搞怪玩。

    那边地两只熊猫看到吉祥如意也稍微愣了一下。但他们是魔宠,自由意志不如吉祥如意这么强烈,只是稍微愣了一下就冲两只同类冲了过去。吉祥一看俩同类冲了上来立刻拉着妹妹转身就跑,嘴里还在嚷嚷着:“麻烦了麻烦了!遇上克星了!老大救命啊!”

    我转头看向吉祥如意。“你们俩跑什么?上去打啊!”

    “不行啊!我们地无限幸运对同类无效!”

    “靠,怎么不早说!”我一指追在吉祥如意背后地两只熊猫:“白浪、镰刀,上去挡住他们。”

    全身刀刃化的雷霆蜘蛛突然从凤龙空间里钻了出来,然后把自己抱成了个团,直接滚到了四只熊猫中间,然后伸展开肢体猛地一个横扫,逼的那两只熊猫不得不退了回去。白浪度稍微慢了点,但也很快挡到了他们中间。

    “比魔宠还是我的比较多,你们不占便宜的。”

    火荒一指天空:“烽火,出击。”一声尖锐的凤啼突然从天空传来,跟着就看到整个天空仿佛都烧了起来。一只巨大的火凤凰穿破云层朝着我这边俯冲了下来,但是我这边的凤龙空间里也

    闪,小凤已经迎了上去。两只火凤凰在空中撞在一羽毛乱飞。要是一般的鸟类作战,掉几根毛到没什么,可这俩都是凤凰,掉下来的毛都跟燃烧弹差不多,周围瞬间变成了一片火海。

    “火猊,上去。”火荒再次一指我这边,一只四肢着地还有两米多高的火焰雄师突然从他背后蹿了出来。这只狮子全身火红,脖子上的棕毛则完全是由火焰组成的,看起来相当的漂亮,而且很具威慑力。

    “你手里好东西不少吗?”我看了看那只火焰狮,然后弹了个响指。“依佛里特,挡住他。”

    两边都是火焰系顶级生物。但依佛里特毕竟是火精灵之王,在这点上火焰雄师就稍微差了点,不过这点差距还不至于立刻就分出胜负来。

    “你们还有多少魔宠都一起召出来吧。我可是从来不怕魔宠多的。”

    “哼,让你看看什么才叫级魔宠。”黑夜突然从腰上取下了一枚玉佩扔上了天空。那枚玉佩在空中突然闪耀出耀眼地白色光芒。然后只听一声不同于西方巨龙的嘹亮龙吟从天空传了下来,跟着就见附近的云层都开始向中央集中,很快就形成了一大团白色的云团。从我们这里隐约能看到一条神龙地影子在云团中游弋,很快,那条龙游到了云团的边缘,雪白的龙身逐渐显露了出来。黑夜得意的大喊了一声:“冰霜神龙降临。”

    伴随着再次爆响的龙吟,天空中的神龙猛然俯冲了下来,那巨大的身躯给人带来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压力。

    “小龙女。”神龙有啥了不起,我也有。虽然体型上小了一号。但小龙女其实要比这条大家伙高级不少。两条龙都以本体出现,在空中一个照面就各自飞开。然后各停在一个云头互相对峙了起来。神龙这种生物非常的高傲,所以你很少会看到神龙打架时像蛇一样交缠在一起互相撕咬。如果你真地看到两条龙交缠在一起,那他们一定是在交配而不是在打架。相比之西方巨龙,神龙更喜欢用法术决定胜负。

    火荒现他们三个主要人员的魔宠明显和我地魔宠分不出高低。赶紧招呼其他会员也释放魔宠。我还真没想到这个行会的魔宠会这么多,一般除了我们行会这样的大型行会,其他的小型行会基本上很难给自己地会员配魔宠,所以很多小行会的玩家基本都没有魔宠,或者只带着一两个低级魔宠。但是今天我却遇到意外了,这个日月神教的会员居然个个带宠。而且很多人都不止一个。

    我们是来玩刺杀的。不是来搞行会战的。在这里和他们拼好象没什么意义。我扫了一眼附近的情况,心里立刻乐了起来。心隐这家伙虽然级数低了一点。人却聪明地很。趁着我和这些人开战地机会,他正在利用潜行技能一点一点地往洞口挪。现在对方整个行会的人基本都被我吸引到了外面,如果他能摸进洞去,应该有很大地可能干掉那个bsp;  既然找到方法了,我就没必要在这里和他们拼命了。先在地下偷偷的展开凤龙空间的入口,然后让玫瑰藤爬入了土地中。虽然悬崖上不能钻洞,但想让玫瑰藤把心隐送入洞口还是比较简单的。

    心隐正小心翼翼的往洞口移,忽然现脚下的地面升了起来。他还没来及叫出声就被玫瑰藤一把拽进了地洞,跟着又在悬崖下面冒了出来。粗壮的藤条以恐怖的度向上伸张,瞬间就将心隐送到了洞口。虽然这样做暴露了心隐的位置,但既然我在这里配合他,那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凤龙空间在心隐身边展开,夜月和沙夜子以及鬼灯一起蹿了出来。心隐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被夜月拉进了洞里,之后就只能听到一路上不断传来的打斗声了。

    在心隐进入洞穴内部之后国王和二世一起从凤龙空间里走了出来,他们的任务是去破坏内部的传送阵。放出了这些魔宠后我收回了凤龙空间,然后悬崖上的洞口处突然多出了一棵郁郁葱葱的参天大树。茁壮的树根像铁索一样蜿蜒生长,瞬间就把洞口给堵的严严实实。

    “是调虎离山计。”火荒到是反应很快。“黑夜、白天,你们两个马上传送回去堵住他们。”

    黑夜反应比较快,迅启动了传送卷轴。白天跟着也展开了传送卷轴,但是光芒闪过之后黑夜消失在了原地,白天却还站在那里。白天有些疑惑的看了看手里的卷轴,然后慌张的对火荒叫了起来。“他们把传送阵破坏掉了,我慢了一步。黑夜好象传进去了。”

    火荒无奈的摇了摇头。“但愿黑夜一个人能挡的住他们!”

    白天道:“没关系的,里面还有不少npc守卫,黑夜只要配合他们一起行动,应该还是有机会的。”

    “他没机会了。”我笑着对他们道:“放弃是你们唯一地机会。”

    “日月神教是从不会放弃的。”火荒很坚定的对周围的人说道:“别被他吓住了。一起上,冲开那个路口胜利就是我们地。”

    “看我烧了它。”一个弓箭手突然射出了一道火箭。我根本没去拦他,任由箭矢射入树干之中。看到火箭在树干上燃烧起来,日月神教的人都高兴的欢呼了起来。然而他们的笑声很快就冷却了下来,因为树干上的箭很快就熄灭了,更让他们担心的是箭尾上居然长出了树叶。

    “老天,那是棵生命之树!”终于有人认出了我的守护树。

    “生命之树怎么了?只要打击力度够,还是可以干掉的。”

    “可那东西会吸收百分之十的伤害转化为攻击力补充给自己地主人。等我们把树干掉了,紫日的攻击力就会提高三十倍以上。到时候就没人能挡他任何一招了。”

    “怎么会有这么变态地东西?”火荒回头问了一下那个玩家。“放火可不可以?”

    “一般情况下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没问题就好办。”火荒突然把法杖向地上一插,然后手指在法杖顶端的宝石上一点。“流炎火柱。”一道仿佛火焰喷射器一样的加长火焰唰的一下从法杖顶端喷了出去,目标直指我地生命之树。

    “瀑布喷射。”随着阿嫡娜的一声轻吟,一道巨大的水柱顶着火柱飞了出去。两根柱子刚撞在一起立刻就激起了大片的水蒸气,周围被搞的烟雾缭绕。什么也看不清了。

    “白天,趁现在,干掉那个水系魔宠。”火荒大声叫道。

    “我也得有空啊!”白天一个人招架着玲玲和晶晶的双重打击,已经是手忙脚乱了。哪里还腾地出手去对付别人。

    真是地!”火荒气愤地一扬手,一道旋风迅卷过,蒸气瞬间就被清扫一空,但是场地上地景象却让火荒愣了一下。就在刚才水蒸气弥漫的那一小会,场地上居然多了好多生物,而且显然不是他们那边的。

    山洞外面的战斗变成了多人大混战。但我却轻松的很。大量召唤生物和敌人打了个天翻地覆。我只要在旁边指挥作战就可以了。相比之我这边。山洞里的心隐反到更辛苦一些。从我的魔宠们传回的信息来看,黑夜这家伙的战斗力还是相当可观的。唯一的问题就是山洞里有国王和二世这俩近战型魔宠,极大的限制了黑夜的挥。我的魔宠都是心灵相通的,战斗时的配合可以说和一个人区别不大,黑夜在这种情况下还要一对二确实是很吃亏。

    既然战斗主动权都在我这边,我也就没有必要太着急了,直接坐到生命之树上看着下面的战斗,时不时解决几个冲到跟前来企图突破洞口的人就可以了。不过,我的好日子没能持续多长时间。我正看着战场进行指挥时,忽然感觉背后传来一阵寒气。虽然我不知道杀气这东西到底来源于什么,但它是确实能影响到我的神经的,当然的感觉简直就像背对着台强力空调的出风口一样。

    依靠人般的反应神经,我向前一蹲身从树上跳了下去,落地后没有任何停顿,双手一撑地面向前方连续七八个后手翻闪出了四五丈远,再回头时正看到一个全身火红的女人正站在我刚才落地的位置上。要不是我经验丰富,这会就该被捅了。

    “是你?”我惊讶的现袭击我的女人居然就是那个我们正在寻找的女忍者。不过我还没等到对方的回答就先感觉到了另一股杀气,赶紧转身把剑一横,当的一声正好架住一柄拳剑。“原来你们姐妹都来了啊?”袭击我的这个女人就是最先遇到我的那个女忍者,而那个在树上袭击我的正是后来那个从我这里抢走镜子的比较厉害一些的女忍者。

    火荒虽然被我的召唤生物缠住却没有放弃靠近我的企图,所以他一直在注意着我这边的情况,对于突然出现的两个女忍者他比我还要疑惑,而且这家伙还犯起了难来。按说有人袭击我,根据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地说法。火荒应该和这俩袭击我的人联合起来对付我才对。但问题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如果这两个袭击者是普通玩家火荒到不愁了,关键是这两个女人明显是忍者。要知道忍者可是日本特色职业,虽说不一定游戏里的每个忍者都是日本人,但至少九成九都是。如果火荒和她们联合。那就等于是和日本人联合起来对付我这个中国玩家,这个大帽子要是罩下来可就不是行会任务能不能完成地问题了,搞不好连行会都没了。可现在火荒不和这些人联合又实在是没办法对付我,所以他又非常想利用下这两个女人的战斗力。

    两边都不好决定,火荒干脆采取了坐山观虎斗的方法,打算先让我们拼着。不管哪边胜了,最起码对他都没什么坏处。

    我站在悬崖边上看着逐渐逼近的两个女人笑道:“真是有意思,我没去找你们,你们到先找上我了。我的吸引力没这么大吧?”

    那个比较厉害的女忍者完全没管我的调侃。只是冷声说着:“那面镜子呢?”

    “在这呢。”我拿出了那个伪造的镜子晃了晃。“掉包的东西你们也想抢回去不成?”

    “什么掉包不掉包地?”另外一个女忍者凶狠的道:“把东西给我们,今天就放你一马。你这九百九十九级也不太好练吧?掉级可不划算。”

    “口气到是不小。之前被我打地仓皇逃窜。这么快就忘记啦?”

    “你……!”

    那个比较厉害的女忍者按住了身边的同伴。“你刚刚说掉包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这东西是假货,你们拿走了我的真东西到底放哪去了?”我气愤地把手里的假货扔到了她们的脚底下。“要不是我面子够大,差点就被玉帝当下酒菜了!”

    我的行为让两个女人都愣了一下,因为我敢把东西扔出去本身就说明了这玩意确实不会是真的。不然我完全没必要把它扔出来的。那个比较厉害地女忍者把地上地镜子捡了起来,然后前后翻了半天才说道:“这魔力波动没错啊?”

    “魔力波动是没错,可东西不是那东西。”

    “怎么可能呢?我从你手里抢过来就直接拿去和别人交易去了,之后又被你抢了回去,怎么可能是假地呢?”

    “你的意思是说这东西不是你们掉包地?”我惊讶的问道。

    那个比较弱一些的女忍者立刻气冲冲的反问道:“动动脑子好不好?如果是我们掉包的,那东西一定还在我们这里。我们脑袋进水啊?还跑回来找你要?这玩意一共就三件。你们的天庭有一件。另外两件被我们抢了一件。大概另外一件你已经送回天庭了。我们要是有的话那就是最后一件了,即使想要另外两件也只回去天庭偷。找你要个屁?”

    虽然被小丫头冲了一顿有些窝囊,但我现在却没工夫和她斗嘴,而是专心的想了起来。“看来我们之间出了些问题,不介意的话一会等我办完事咱们找个地方谈谈怎么样?”

    “我们为什么要和你谈?”

    “因为如果不谈的话剩下的那件东西就等于是失踪了。我们不把前后的经过对一下就不可能找到东西到底是在哪个环节被掉包的,那就等于是彻底失去它了。难道那东西你们不想要了吗?”

    两个女人互相看了看,然后还是比较厉害的那个女忍者说道:“好吧!我们在这等你。”说完之后她们两个一跃就出了人群闪到了一棵大树上面去了。

    火荒看这两个女人帮不上忙了立刻又加快了攻击频率,只是效果基本等于没有。我的召唤生物在数量上当然是没法和他们一个行会的人比的,但是我们又不用消灭对方,单纯防守还是能撑一会的。

    我正指挥着战斗忽然现吉祥不知什么时候爬到了那两个女人身边,然后吉祥从背后摸出了一束鲜花伸到了那个比较厉害的女忍者面前。女忍者先是被搞的一愣,随后就拉下了遮面的红巾笑着接过了那束野花,然后还在吉祥的脑袋上亲了一下。面对可爱的大熊猫,九成九的女人是没有任何抵抗力的。

    我气愤地指着吉祥大骂道:“喂,她是日本人。你这是通敌行为。”

    女人拉着吉祥说道:“别理他,姐姐给你竹子吃。”

    吉祥立刻举了块牌子起

    面写着:“不要竹子,我要吃魔晶石。”女人看到就傻掉了。这就像在路上遇到一个可爱的小孩。让你给块糖你肯定不介意,但是如果这个孩子声称要吃满汉全席呢?我估计大部分人都不会愿意请吧?吉祥这家伙不吃竹子,却要吃魔晶石,其效果就和这个差不多。虽然我们行会的魔晶石消耗量很大,但那是行会战略物资,整整均摊到每个人头上其实并不多。就这还是因为我们行会比较财大气粗,一般行会地魔晶石使用量都低的很,而玩家个人就更用不到了。让她们买魔晶石,绝对会把她们的钱包掏空。

    “哈哈哈哈!”我大笑着对那两个傻在那里的女忍者喊道:“想收买我们中国的熊猫吗?别妄想了。熊猫可不是那么好养的。一般小行会连饲料都买不起。”

    “不用你管。还是小心你自己吧!”我听到对方的话立刻意识到她是在提醒我。于是赶紧向前闪了出去,一枚红色的光弹在我背后几米的地方轰然爆裂。巨大地冲击波把我带的差点飞了出去。火荒这家伙地魔法全是单体攻击的,覆盖面不大,伤害却不低。

    “有没有搞错,居然背后偷袭。你还……!”我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因为我听到了魔宠在求援。“靠,你们居然敢阴我。”

    火荒他们居然在洞里埋伏了高手,而他们竟然还装做很担心的样子和我打到现在。现在洞里的那些人正在追杀心隐,而我地魔宠只跟进去四个,根本挡不住那么多人。要不是这四个都是很强的魔宠。搞不好心隐现在已经挂掉了。这个该死的刺杀任务其实本身只是心隐的任务。我的任务则是保证他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不被干掉。如果心隐不成刺杀目标,对我来说并不算任务失败。但只要他不把目标干掉任务就不算结束,这就逼地我不得不帮助他完成任务。

    “该死!”我没有再去管火荒他们,而是转身飞向了生命之树。树干在我接近后自动张开了一个洞让我飞了进去,后面地人刚想追上来就被我地魔宠们挡了下来。

    进了山洞里我就开始跟着魔宠的心灵接触前进,一路上尽是残缺地尸体和人体雕塑,不用说就是夜月他们的杰作了。

    向前跑了不多会就看到心隐狼狈的从一个弯角摔了出来,一柄钢刀对着他砍了下去,结果却在半路被一条蛇巴扫飞了出去。心隐机敏的从地上弹了起来,然后迅向着我这边跑了过来,他已经看见我了。

    “老大,我们中计了。”

    “我知道。你看到那个目标bsp;   “恩,就在里面最深处的房间里。”

    “那我们就将计就计,直接杀进里面把那家伙干掉。”

    “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我下不去手!”

    “啊?”心隐的回答让我险些摔了一跤。“拜托,你是刺客,不是牧师。什么叫你下不去手?不敢杀人你当什么刺客?你这不是耍我玩吗?”

    “不是,我又不是娘娘呛,此刻这行就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早就习惯了。可……可是……可是这次的目标有点那个!”

    “管他什么这个那个的,我带你杀回去,你不敢就闭上眼睛,我抓着你的手把他砍了就算完事。”

    “那太好了,这可是你说的。”心隐仿佛松了口气似的。

    “我说的怎么了?不就一个npc吗?现在你跟着我,注意别让人家干掉了。”

    “放心。虽然级别不高,但我好歹也是刺客,杀人不成躲还是能躲开的。”

    交代完心隐之后我立刻冲到了魔宠之中,这边已经快乱套了。满地的残肢断臂,墙上喷的到处都是血,不远处还有一堆被石化的人站在那里摆造型。

    “靠,怎么搞的这么血腥?”

    “这样玩起来比较过瘾。”国王伸出舌头舔了下剑刃上的鲜血,吓的对面的人全都向后退了退。“味道不错,你也该尝尝。”

    沙夜子很不屑的道:“我对那些脏东西可没兴趣,还是恐惧的灵魂比较美味。”

    这俩家伙旁若无人的在那交谈,把附近的人听的寒毛直竖。国王是英灵,也就是由战场上的战斗意志汇聚而成的亡灵,噬血、嗜杀,这是英灵最基本的特点。只有血肉才能让他们感到兴奋,而且和一般生物不一样,随着战斗的继续,他们的战斗力会越来越强,只要不断的战斗下去,他们就能无限成长下去。沙夜子和国王稍微有些不同,她是密咒生魂,也就是以战斗为目的制造出来的恶灵,吞噬灵魂是她们的一种特技,也是一种很恐怖的属性。吞噬灵魂除了对沙叶子本身有强化作用外,还会导致被吞噬的人额外损失一级经验值,也就是说被沙叶子杀掉的人至少会掉两级,万一复活失败那就是直接掉三级,确实是非常可怕的属性。

    对面的人虽然被吓到了,却没有马上调头跑掉,而是在顿了一下之后再次扑了上来。游戏里死亡不过是掉级,所以玩家们虽然不希望死,却不会太在乎。

    “真是麻烦!”夜月把我们都挡到了身后。“你们小心点别跑到我前面去了。”说着她已经把挡在眼睛前面的护目镜推了上去。我们只感觉山洞里好象突然变亮了。夜月的两只眼睛就像两只大灯泡,强烈的彩色光芒瞬间就让通道内陷入了光盲状态。过度的亮光不但不能起到照明作用,反而会让人完全看不见东西。

    在那一片强光之中我们就听到一阵闷哼声,夜月一路冲到了通道的那头才停下来闭上了眼睛。通道里又恢复了可视状态,所有的敌人全都不可置信的捂着正在喷血的脖子倒了下去。

    夜月放下护目镜又跑了回来。“主人,给我两瓶魔力药水。大招太费魔力,你不来我还真不敢乱用。”

    “你早用这招我们也不用被人追杀了!”

    “用完没魔力之后剩下的敌人你们全包吗?”夜月接过药水一边喝一边道:“早知道应该随身带几瓶的!”

    “别吵了。目标人物在什么方向?”

    “那边。”二世指给我看了一下。

    “集中力量突破过去,只要干掉那个目标就能闪人了。”

    “主人是着急去找那件被掉包的东西是吗?”夜月喝完魔力药水后问道。

    “当然。那东西关系到以后天庭对我们行会的支持力度,拿的回来和拿不回来的差别可是很大的。”

    
推荐阅读:明朝好丈夫 官道无疆 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官门 剑傲重生 明末边军一小兵 战神变 君临九天 我的民国不可能这么萌 召唤美女军团 巫师世界 抗战之红色警戒 宋时归 全能闲人 重生世家子 最终信仰 资本大唐 雅骚 恐慌沸腾 重生之红星传奇 龙骑战机 雄霸蛮荒 异界全职业大师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