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四十七章 第三国器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怎么?把我忘记了吗?”对方看着我想了半天才反应戏谑的反问道。【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怎么会呢!我把谁忘了也不可能忘记你黑麒麟啊!说真的,你最近都跑哪去啦?我到处都找不到你。”

    “你找我干什么?”

    “来了些老朋友。”

    “我没有朋友。”

    “碧凌不是你朋友吗?”

    “当然……你说谁?”

    “碧凌。”

    “我认识的那个碧凌?”

    “天下有几个碧凌?”

    “快带我去见他。”

    “这恐怕不行。”

    “为什么?”黑麒麟突然掐住了我的脖子,险些把我掐背过气去。

    “咳咳咳……你要是再不放开我你这辈子都别想再有人会认同你了。”

    可能是我的威胁起到了作用,也可能是黑麒麟意识到了不能这样掐我,总之我的脖子总算是得到了解放。

    我活动了一下脖子然后道:“你想见碧凌我可以理解,但现在不行。一来我还有事,不能马上回艾辛格,二来碧凌现在也不在艾辛格,你去了也没用。”

    “不在你那里?那他在哪?”

    “在东圣青龙塔。”

    “怎么会跑那里去的?”黑麒麟虽然可以说是谁的帐都不买,但特也不是真的天下无敌,至少四圣兽还是要稍微顾忌一下的。

    “这个里面关系很复杂,现在没空和你解释,如果你想知道的话建议你去艾辛格找我老婆,她应该能把事情都告诉你。”

    “那我现在就去。”黑麒麟说着转身就要走,结果被我一把拉住了。

    “你这样跑去肯定又要脑出误会,到时候我肯定损失不小,你也要耽误更多时间。你要是能把性格放慢点说不定办事还能快些,像你这样看起来好象雷厉风行的样子,其实根本是在耽误时间。”

    “好吧!你有什么话快说。”

    “我只是想给你这个。”我把一枚徽章递给了黑麒麟。“拿着这个去艾辛格找我老婆,自然有人帮你带路。总比你自己找要快的多吧?”

    “多谢。”黑麒麟接过徽章立即消失在了原地,这家伙完全把我刚才的话当耳旁风了。不过这样也好,冲动的人才好骗。

    我抚摩了一下爱之环,玫瑰的声音立即出现在我的周围。“又什么事啊?”

    “我找了个打手回去,但是能不能留住他就看你怎么忽悠了。”

    “放心,这个我在行。对了,你找的是谁啊?”

    “黑麒麟。”

    “他不是失踪了吗?”

    “这不是找到了吗?”

    “那好,你先忙你的。这边我来处理。”

    切断联系后我迅地从荆棘从中钻了出来,然后向着远方的神殿走了过去。说起来埃及这边的地府和我们那边的环境到是差不多,只是我们那边的绿化做的更好些,不象这里大部分都是荒地。即使有植物也是枯枝。

    才走了没多远,忽然感觉背后的汗毛都站了起来,整个人都颤抖了一下,一种本能的危险感逼地我迅的一蹲身,跟着就感觉一道凉风从我头顶刮过。我还没来及回头就看到一个矮小的身影从我头顶跃了过去,跟着一个金色身影也迅跃过我的头顶追了上去。

    “紫日当心。”背后地一身提醒让我立刻向侧面滚了出去,跟着就看到我刚才站的地方突然钻出了一只黑色的手臂,险些抓到我的脚腕。

    “什么人偷袭我?”我一边拉开距离一边大声喊了出来。

    “在这呢,老大你到是快帮忙啊!”

    “金币?”没想到提醒我的居然是金币,再仔细看才现刚刚飞过我头顶的那个金色身影居然是真红。本国的两大国器持有者突然出现在这里让我非常的意外。不过现在必须先帮忙才行,因为她们两个似乎很着急的想干掉眼前的两人。

    我没有急着上去帮忙,先扫了一眼现场情况。真红那边似乎用不着帮忙,她追地敌人完全就是被她压着打,根本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反到是金币这边基本上是伯仲之间,急需我的帮助。

    “让开。”我突然大喊一声从金币背后跳了上去。

    金币动作单手捏了个手印。光芒一闪她直接出现在了对方背后,不但让开了我的攻击路线,还起到了拦截对方逃跑路线的作用。

    这个被金币攻击的家伙明显是个男亚人种,皮肤呈棕红色,身材非常的瘦小。他身上套着一套我从没见过地服装。感觉像是用芦苇编的衣服,而且背后还插了两排鸟毛,跟印第安酋长差不多。他的手里拿着一根不到一米长的短杖,短杖的一头是段三棱锥,另外一头则插着几根鸟毛,跟个秃了毛地子一样。

    看到我突然出现。那个家伙立刻举杖向我一指,嘴里还喊了一些我听不懂的话,跟着我面前的空气突然一荡,一只长着脑袋的人形怪物突然冒了出来。我此时已经身在半空,想改变方向都不可能了,干脆直接一脚踩上了那怪物的胸口,同时永恒剑变成了长枪穿过它的脑袋把它钉死在了地面上。我放开长枪借着没有消耗完地冲击力再次跃起,人还在半空双手刃爪已经弹了出来。

    面前的家伙没想到我这么犀利,刚召唤出来的怪物连一秒都没撑下来就被我干掉了。看他的装扮和武器就知道他不是近战职业,眼看着我落下来他居然还在慌乱中被地面上的东西绊了一跤。然而,就在我即将一爪解决掉这个家伙的瞬间,旁边突然飞来一柄反刃弯刀,逼的我不得不改变姿势去挡那柄刀。

    当的一声,弯刀被我的刃爪磕飞,同时我已经看到了那个扔刀的家伙被真红一拳轰飞了出去。身下的这个家伙看我没能砍到他到也反应够快,立刻一脚踢上了我的后背,只可惜换来的却是他自己的惨叫声。两只半月此时正像飞轮一样在我背后旋转着,他这一脚就像是拿脚踢电风扇叶,结果当然可想而知。

    “瓦利马,快跑。”刚才现听不懂这两人的语言时我就已经把翻译系统从埃及语切换到了自动匹配模式,没想到先听到这么一段英勇地对话。

    我身下的这家伙一脚失败后立刻抱住我的腿催促着同伴赶紧跑。他那个同伴到也光棍,现这个人已经没救了之后转身就跑。我看了一眼那个迅离开的人,然后双

    卡住身下这个家伙的脑袋,双腿微一用力只听喀嚓一的双手立刻软了下去。

    “废物一个!”我一脚踢开脚下的尸体,然后抬起右臂对准远处正在逃跑的家伙,手指一动,嗖地一声一支黄金箭飚射而出。正跑的好好的那个家伙突然失去了平衡猛的栽倒在地。整个人在地上滚出老远才停下来。真红趁机冲上去一拳打了下去,那家伙翻过身只有现躲闪已经来不及了,只得用双手护在胸前企图阻挡住真红地攻击,结果他的手臂刚一接触到真红的拳头就现这力量根本就无可阻挡。他的双臂臂部被打的从肩膀上倒飞而出,整条手臂都炸成了肉丝,跟着拳头直接轰中他的胸口并继续深入,直到压碎他的心脏并穿过他的身体在他背后的地面上炸出一个半尺深的大洞才停下来。

    真红搞定了那个家伙之后立刻在他身上摸索了起来,我一回头才现金币果然也在被我干掉地那个家伙身上摸索着什么。

    “你们在找什么?”

    “愿望果实。”

    “愿望果实?难道是可以随便许愿的东西?”

    “理论上是的。”

    “靠,这么牛的东西也有?”

    “没在这里!”真红无奈的把那具尸体踢到了一边。“会长你刚才有没有看到日本人从这里过去?”

    “日本人?”

    金币也结束了翻找从地上站了起来。“事情是这样的。日本的两套国器不是被我们搞散架了吗?”

    “嗯,这个我当然知道。”日本国器在国战开始前就被我搞地支离破碎,这个就是我干的,我自己当然清楚。虽然后来日本曾想过一些办法去修复国器,但最重要的几个部件一直就拿不回去。所以始终无法恢复,结果就是现在国战开始后我国的人可以启动国器功能,在战场上可谓是占尽便宜,日本人却只能是看着眼谗。

    金币听我说知道后又说道:“这次日本人不知道怎么的知道了一个秘密任务流程可以为国家增加国器数量。”

    “啥?国器还能增加?”

    “本来确实是不行地,但是有这个愿望果实就可以。”

    “这么逆天的东西是不是有很多保护的怪物?”

    “愿望果实就是世界树的果实,而这棵世界树本身长的位置就在高级怪物区,所以想接近它很难。但也不是说无法靠近。只要你能到达世界树下然后向它许愿,世界树就会长出一枚愿望果实,但这个果实和一般的水果可不一样,它一长出来就有智力,还可以变化成各种形态进行逃跑。许愿者只有在果实离开世界树三个小时后才能开始追它。想实现愿望就必须抓到这枚活地果实并把它杀死。而且这个过程有时间限制,也就是说不可能让你无限制的去追,而一旦过时间,愿望就自动取消,而且还会反过来得到一定的惩罚。”

    听金币说到这里我已经能明白大概情况了。“你的意思是日本人到了世界树下许愿要新国器,现在果实已经成熟而他们正在追?”

    “不错。”

    “这消息你们怎么知道的?”

    “这要多亏你带回行会的皇天厚土碑。那东西简直太厉害了,专门显示一些对我们特别有用的信息。”

    金币这话到是不假。虽然我们行会的浩天镜和巴贝尔塔都具备全球侦察的能力,但巴贝尔塔就像卫星,对房子里、森林和地下世界完全不具备侦察能力,而且看东西也不是很清楚,还听不到声音。浩天镜也差不多,一样不具备声音传输能力。虽然它可以看到地下或者房子里的情况却容易被屏蔽魔法遮挡,总的来说还是用处不大。再说就算这两个侦察手段都可以全天候无视环境的使用,那也还是不如这皇天厚土碑,因为它们都不具备皇天厚土碑的资料分析能力。这个世界这么大,那两件侦察用具虽然能看到各地的情况。但同一时间它们只能看到一个地方,我们怎么知道哪里有我们要看的东西呢?只能是在可能有用的区域碰运气,偶尔能看到点有用地东西。可这个皇天厚土碑就不一样了,它就像是同时监视着全世界的动静,并把最重要的信息筛选出来显示给我们看,这种无差别扫描和自动筛选最重要信息的能力才是皇天厚土碑最强大的功能。

    “看来我还真是捡到了好东西呢!既然如此那就赶紧去给日本人添点乱,想拿到果实可没那么容易。不过你们知道那果实在哪吗?”

    金币得意的笑着拿出了一块铜罗盘,在盘面上方立刻出现了一枚红色的箭头。“我已经在那东西上加了追踪用的法力。在那些法力消耗完之前这个罗盘都能准确地找到他们的位置。”

    “那还等什么,我们马上去帮助那枚果实逃跑,绝对不能让日本人拿到那东西。”

    “你怎么刚来就要走啊?”一个阴冷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我们头顶,那有如砂纸一般的声音我是打死也忘不掉地。

    “哎呀。原来是阿奴比斯大人哪!真是好久不见啊!”

    “哼哼……”阿奴比斯用鼻子出了两声不知道是笑还是嘲讽的声音。“你是不敢来见我吧?”

    “哪能呢!我可是一直想着和您好好长谈一番的,只是您也知道我的身份,实在是脱不开身啊!对了,听说您有事出远门了,怎么突然又回来了?”

    “这个和你无关,我现在只想知道你跑到我的地盘上来到底想干什么。”

    “这个,本来是想请您帮忙的,但现在情况有变,我得先去办点急事,看来没法和您长说了!”

    “急事?我看你是见到我就急着跑吧?”

    老实说如果不是为了请阿奴比斯帮忙。我还真不想见他。各国的npc势力我也算接触的不少了,但就没一个有阿奴比斯这么难缠,这家伙的性格实在是恶魔了,就连欧洲黑暗神殿的迪坦斯和他比起来都差了十万八千里!

    “我说地可都是真的。”看阿奴比斯摆着一副我不信的表情,我赶紧举起右手:“我誓……以我自己的名义誓。”

    “哈哈哈哈……”阿奴比斯突然大笑起来,跟着表情瞬间变的热情起来,并且一下降落到了我的身边一巴掌拍在我的背上。差点把我拍翻过去。“你搞这么认真干什么?我怎么可能会不相信你呢!说,有什么困难需要我帮”

    “这个,现在我是真的很赶时间,要不然这样。”我把二世召唤了出来。“这还是你送我的魔宠呢。二世知道我要找您说的事情,所以让他留下和您慢慢说。我先带人去办事,之后再回来。”

    “这也行。不过你可得快点,过两天我还得出去。”

    “您还要出去?”

    “这次的事情有点棘手,我回来只是暂时解决点私人问题,不过如果有需要地话你可以和我的父亲大人说,我会事先帮你打个招呼。你放心。埃及诸神都记得你的功劳,只要不是太难办的事情我们都会帮你办好的。”

    阿奴比斯这个混蛋,居然说什么只要不是太难办的事情都会帮忙,这简直是废话。不难办我自己就解决了,还跑来求你们?当然了,这个不能说出来,不然就真地没商量了。反正谈判得谈了才知道,既然阿奴比斯有这个话放那里就有突破口,等我有空回来绝对能说动他们帮忙,再说这事他们也不是白出工,对他们来说也是有便宜可占的。

    “那么先这样,我还是先去办事,这边让二世先跟您说清楚。”我说着就想走,但想想又退了回来。“那个,忘记说了。我有三个人马上要到埃及来,麻烦您帮忙接待一下,让他们在您那里等我,我回来再去接他们。”简凡他们过来还得一段时间,看来只能让他们在这里先等着了。

    在那件指向罗盘的带领下我们很快就找到了目标,只是现场稍微有点不对劲。我们赶到的时候现场已经彻底乱成一团了。几十人围着一棵树正在那里混战,外圈还有几十只怪兽在那里打的天昏地暗。

    “这是怎么回事啊?”

    “好象是别的国家的玩家也来抢东西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的!”金币看着场上混乱的局面说道。

    “小心。”我一把把金币按了下去,顺手接住了一支从远处飞来的梭镖。

    扔梭镖的家伙看了我们这边一眼,然后又转头继续专心致志地和自己的敌人拼杀了起来,看起来他不是故意要扔我们的,只是场上现在实在是乱的一塌糊涂,连我们都不知道到底该插手帮谁好了。

    真红突然指着一个人大喊了起来:“鬼手信长。”

    我向那边扫了一眼。瞬间就认出了鬼手信长这个家伙。“嘿嘿,这下我知道该帮谁了。”不管对方是什么人,我打鬼手信长肯定是没错的。

    场中混战的人群看我要动手都有些慌。鬼手信长是知道我肯定要对付他,而他对面的人则是不知道我要干什么。就怕我是他们的敌人,不过他很快就从我地眼神中意识到了我的目标是他的对手。这一现让他立刻兴奋了起来。

    “闪开。”我大喊一声冲到了他们面前,那个正和鬼手信长交手的家伙正好被逼地节节败退,听我这么喊立刻就势滚到了一边。我直接跃进他的身前接替了他的位置。

    “紫日你这个混蛋,今天非让你见识一下我们大和武士的厉害。”

    “你还是小心点自己的背后吧。”

    被我这么一说鬼手信长本能的就想回头,结果刚转了一点就突然想起来和我这样的人对战是绝对不能回头的,但即使他想起来也晚了。就在他侧头精神不集中的瞬间我已经一拳打穿了他的护身刀网正中他地面门。咔嚓一声,伴随着大量红色的碎边四下乱飞,鬼手信长的鬼面具已经被我整个击碎。鬼手信长噔噔噔连退十几步才稳住身形没有摔倒。

    “巴嘎呀路!”

    鬼手信长一激动国骂都喊出来了,不过我可不管他骂什么。跟上去就是一个回旋踢。鬼手信长慌乱中连忙用刀护在身前企图隔挡我的攻击,结果却被我一脚踹的连刀都扔了出去。

    “紫日!”一声怒吼突然从远方传来,引的我向身影的来源看去,结果却现枪神那家伙正端着枪瞄准我这边,他喊我无非是不想让我说他偷袭得胜,这家伙和鬼手信长不一样,虽然是敌人却很光明磊落。

    “戒律之环。”我一声大喊。背后地戒律之环立刻晃到了身前,但就在它们挡住我的瞬间鬼手信长却突然从侧面冲了上来一把抱住了戒律之环中心的宝石硬把戒律之环给拽了下去。枪神这家伙就算再光明磊落也还是我的敌人,这种机会他是不会放过的。

    看到戒律之环被扑下去我就知道要糟,果然,还没听见声音我就已经被一股巨力掀了出去。整个人跟个球一样瞬间飞出几十面远,一路上也不知道撞翻了多少人,最后好象是撞上了一大块岩石才停了下来。

    枪神收枪起身看了看地面上拉出地一条大沟,然后目光迅锁定远处岩石上嵌着的我,心里想着这次该成功了吧。但是,我向来是不喜欢让敌人有什么得意思想的。就在枪神和鬼手信长眼巴巴的看着我这边期待我不要起来的时候。那块岩石中心突然咔嚓一声裂了一条缝,跟着整块岩石在一阵烟尘中轰然倒下变成了一堆碎石。我一摇三晃的从碎石堆中爬了起来,然后低头看了看胸口地那个大洞。枪神这家伙在最后一刻换装了大口径爆破弹,结果在我的胸口炸出了一个不比人腿细多少的大洞,黑色的血水像小溪一样从伤口里往外冒,而我的血量则是完全不受控制的向下狂掉。

    鬼手信长兴奋的举起手用力一握:“哦也!终于干掉这个混蛋了。”但就在他兴奋完之后他脚下的戒律之环突然从地上飞了起来,跟着戒律之环突然解体,两只半也同时向鬼手信长卷了过去,只听咔嚓一声,两只半月穿过鬼手信长的身体之后又飞了回来重新组成戒律之环并迅的飞回了我的身边,而鬼手信长则仿佛不能相信一般摸了下自己的脖子,跟着就看到他地脖子后面出现了一道红线,红线迅的向前眼神最终在他的脖子前面汇合。“糟糕!”鬼手信长说完这一句后他的脑袋就从脖子上滚了下来,然后他的身体又站了几秒才突然膝盖一弯向前跪倒在地。跟着晃了几下之后才最终向前扑倒在地。

    “你这个防御变态的家伙,居然还不死!”枪神迅搬动枪身再次瞄准了我这边。

    “再让你打中我就是白痴。”我手腕一翻,在下手腕上立刻打开了一个圆洞,跟着就见一串黑色的小球从手腕下滚了出来。这些小球刚一落地就

    难以想象的度飞了起来然后开始迅向着枪神飞了

    枪神看到这些东西立刻扣动了扳机,但就在子弹飞来地瞬间所有小球几乎同时反弹了起来,当子弹飞过时它们几乎全都挡在了飞行轨迹上。我一共搞到了三百六十八颗魔力跳弹,这会全挡在飞行轨迹上,枪神的枪就算威力再大也不可能再连续撞落这么多跳弹后还有力量飞行。事实也就是这样。子弹只打落了十几枚跳弹就偏离了方向,结果最后反到是旁边一个倒霉的家伙承受了这枚子弹,最终被轰掉了整个上半身。

    “枪神你这个混蛋。”真红突然出现在枪神身边,枪神之前光顾着看我了。完全没注意已经被人近身。他慌乱中横枪去挡,结果真红却突然起跳在半空中转了一圈一拳砸了下去,枪神的枪虽然及时挡住了这一拳,但真红地千斤拳哪是人能挡的?只听轰的一声枪神的下半身被活活打进了地面,上半身则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弯成了麻花状。

    枪神这个家伙的实力主要表现在攻击力上,近身搏击本就不是他的专长,何况还是对战真红这个6战之王,这完全是撞上了克星。

    战场上的两大主力先后挂点,剩下的几方人员立刻开始出现实力倾斜,日本人那边被压缩成了一个小圈根本无法出来。而美国人那边见枪神挂了就迅的跑了,显然他们不是很在意这次任务地目标,毕竟他们又不是许愿者,即使拿到那果实也不能多得到几件国器,现在主力不在了,再不跑只会伤亡更大。

    本来以为战斗即将结束,但却突然出现了意料之外的情况。那些原本正攻击着日本人的人中突然分出三个向我和真红跑了过来。而且看他们的样子明显就不是要来和我们交谈。

    “喂,我们可不是日本人!”金币还担心是对方把我们和日本当成一伙的了,所以出声想劝阻他们,但她想的显然太天真了些。如果这些人不是白痴的话,刚才我干掉鬼手信长地时候他们就该注意到了。不可能还会搞错敌人。

    真红看对方完全没有要停的意思就把我交到了金币手里。“你扶着紫日,这三个人我来对付。”

    “不用担心我。”凤龙空间在我说话的同时已经在我的身侧展开,小纯第一个走出来扶住了我,然后夜月也跟出来挡在了我的身前。

    看到我这边不用担心了金币和真红也就可以放开手对付敌人了。她们两个身为本国国器持有者,战斗力自然不是一般人挡地住的,虽然是二对三。却给人一种二百对三的感觉。那三个人连十招都没挡住就被放平了。

    围攻日本人的那些人现派来的三个人这么快就被干掉了都愣了一下,跟着他们就再次从队伍里派出了三个人。我看对方只派出了三个人也就没去管他们,而是让小纯把我扶到了那棵树下。冥界并不是没有树,但眼前这棵郁郁葱葱的大树立在这里就未免有些奇怪了,傻瓜都能看出来这棵树绝对是别地什么东西变的,而我之前已经把金币的那个罗盘拿了过来,现在这东西指的正是这棵树。

    我走到树下拍了拍树干。“别藏了,这鬼地方连仙人掌都能干死,你居然变棵这么青翠的大树,还真是有创意!”

    “谁说我变大树啦?”声音突然从我的头顶传来,吓了我一跳。

    顺着声音抬头望去,只见高处的树干上居然坐着一名穿着青绿色长裙的少女。此时少女正拿着一只苹果在那啃着,两条修长的美腿垂在树干外悠闲地晃荡着,好象对下面的战斗一点都不关心似的。

    “你是什么人?”夜月抬头厉声问道。

    “我吗?我不是人。我是愿望果实。”

    “愿望果实?你是人形的?”

    “愿望果实是什么形态完全取决于许愿的人,而且使用方法也不一样。我的愿主是那个叫鬼手信长的家伙,但是很走运的是他被你干掉了,因此我只要再过十个小时不被吃掉就算安全了。”

    “吃掉……你?”小纯惊讶地看着树上的少女,心里则在想象着眼前的少女被吃掉是个什么样子。

    那少女仿佛说的不是自己一样轻松地说道:“愿望果实的成熟完全取决于许愿者的愿望,所以我的形态完全由许愿者的意志来决定,而且使用方法也是一样。对我许愿的鬼手信长潜在意识中希望我成为现在这个样子,而他选择的使用誓是吃掉我。所以当他抓住并吃掉我的时候他的愿望就会实现。当然,我并不希望被吃掉,所以我正在逃亡。”说到这里她忽然看向了我这边:“做个交易如何?”

    “你想怎么个交易法?”

    “我告诉你一个占有别人愿望的方法,然后由你来更改我地愿望属性。将被吃掉这个设置调整成被抓到,你觉得这个交易如何?”

    “愿望可是更改的吗?”

    “不能由许愿的人来更改,而且更改者需要杀死许愿者一次,现在你已经符合这个要求了。最后的限制是愿望果实必须自愿同意更改,否则依然是没用的。”

    “那么我接受。”这种好事我当然要接受,怎么看这个交易都是双赢。整个过程中唯一吃亏的可能只有鬼手信长了,不过他吃亏正是我所希望的。

    身为愿望果实地那名少女一听我同意了立刻从树上跳了下来,然后用一根树枝在地面上画了个魔法阵。“好了,你站上去。”

    我小心翼翼的走上魔法阵,然后少女又画了一个魔法阵。自己也站了上去。她对我道:“愿望内容已经确定了,所以你不能更改,一旦你达成愿望你就可以为你的所属国家增加一件国器。”

    “不是两件吗?”

    “鬼手信长的确许了两件国器的愿望,但另外一件地愿望由我的姐妹承担,我只管其中一件。”

    “那么开始吧。现在我开始转移愿望支配关系。”随着少女的话,我的身上突然飞出了一枚红色的光球,跟着她的身上也飞出了一枚一模一样地光球。两枚光球在空中接触后融合成了一枚白色的光球,跟着再次分开变成两枚绿色光球分别飞向我们两个。当光球再次入体之后少女开口道:“现在站着别动,大声说出你希望的愿望实现方式,就是你要对我做到什么程度才算愿望实现。注意,不能说看到或者听到之类明显耍赖。否则会被判定愿望取消。”

    我想了想立刻大声说道:“我希望能够在控制住对方的行动后实现愿望。”

    轰,就在我的话说完的瞬间两个魔法阵内突然同时射出一道绿色光芒直插天际,跟着一个威严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我的头顶。“愿望转移确认,之前的愿望为生成一套新国器,愿望执行方式为直接转换鬼手信长玩家所属主装备为国器并追加属性,由于是转移愿望。所以愿望不可更改,请问是否更改执行方式。”

    “更改。”

    “请选择更改执行方式为在已存在装备上追加国器属性还是重新塑造新装备。”

    这个问题我稍微想了一下。国器这东西虽然对国战来说意义重大,但它也有个很讨厌的问题,那就是完整性问题。一个国家的国器既是自己手中的枪,也是弱点所在。多一件国器果然是增加了自己的实力,但更增加了危险。三套国器只要有一套不完整就无法组成国家力量体系,国家属性就会下降很多。要是一般国家也就算了,像我们国家的两套国器都已经成套,国家属性已经健全,万一第三套国器丢一两个部件,那不但不能提升我们的实力搞不好还会反过来拉后腿,所以这第三套国器对我们来说就是把双刃剑。

    反复考虑了半天。再参考了一下鬼手信长的设置我就明白了其中的关键。“我要求在已存在装备上追加属性。”

    “请指定装备。注意,被指定装备拥有者必须同意接受指定本设置才能生效,另外,指定装备结构将影响国器属性挥。最糟糕的情况是装备属性互相冲突地零散装备,其结果是国器属性只能获得5o%。一般情况是指定装备为个人自己搭配过的装备,属性方面基本协调,但并不成套,此类情况只可获得75%的属性追加。最优效果是指定套装装备追加属性。此情况可获得1oo%属性追加。还有两种特殊情况为装备中存在一件或者多件神器且其他装备属性基本合适,则可获得12o%属性追加。最后之特殊情况为全神器套装系列,此状态将根据套装等级酌情追加15o%至2oo%国器属性。装备。

    真没想到国器追加居然还有这样的设置,我本来是打算把第三套国器指给红月的。但是现在看来还是我自己留着比较好。红月的装备中大部分是神器,但毕竟不是神器套装,最多只能获得12o%的追加,这样算起来就等于是吃亏了。我自己身上有两套神器套装,一套是大号紫日使用地魔龙套装,另外一套则是小号银月使用的誓约套装,两套都是神器,不过好坏之上还需要选择一下。魔龙套装战斗起来看似犀利无比,其实是因为它的属性比较霸道,而且防御和攻击两项数值高的可怕。所以才觉得厉害地不得了,其实真从综合实力上比较,誓约套装才是极品中的极品。之前阿奴比斯给我誓约套装的时候就曾说过,魔龙套装是下位神制造的神器的颠峰之作,而誓约套装则是上位神制作的神器中排的上号的作品,两个一比较高下立判。

    “我要求指定帐号银月所属誓约套装为国器蓝本。”

    “指定装备已锁定,符合装备要求。属性评价完美,追加属性比例为2oo%,,.u.最不喜欢的属性,并从后选属性中选择三条补充进去。如果后选属性中没有合适属性您也可以自己生成一种属性。经系统审核后即可用于替补删除之属性。另外,删除属性填补完成后允许再追加一条自设属性。本修改功能将只持续二百四十小时,请在时间限制内完成,否则系统将默认固化当前属性。”

    既然有时间限制那我也不好耽误,免得以后忘记了那可就麻烦了。查看属性后现大部分都是团队属性,主要就是在组队、团战、行会战以及国战等多人战役模式下。所有和我一边的玩家或者npc生物,全都有大量地属性加成,而这些人的战斗力又会反过来强化我的属性。我给这种属性命名为人来疯属性,意思就是周围人越多它这个属性越疯狂。根据我的计算,如果我出现在十万人以上规模的大型战役中,我自己的战斗属性至少能翻十倍以上,也就是说平均每一万人能使我的属性增强一倍。

    对一般玩家来说这种属性几乎等于没有意义,因为他们不大可能经常参加这种规模地大战,可我就不一样了,要是碰上上次天庭对佛门的战役,双方投入近千万战斗人员,我当时要有现在这属性,如来佛是肯定打不过,但十八罗汉绑一块也就能和我打个平手而已。

    除了这些群体强化的一般属性,当然还有一堆阴人的特殊属性,我大致扫了一下,好象都是比较实用的东西。我反复核对了几遍之后从中找出了三项最没用地属性删除掉,然后开始浏览剩余的预备属性选项,看看里面有没有我需要的属性。

    仅仅翻了一会我就找到了一条看似没用,对我却无比重要的属性。“愿望果实,我要求追加7o71号属性。”

    “7o71号属性追加,元素系攻击手>L

    一般的攻击属性中提到的忽视防御其实并不是说防御力完全不做参考了,而只是成比例地削弱防御效果,而且一般削弱的很厉害。但如果双方差距实在太大,那忽视防御也没用。就好比我这样的防御力,八百级以下人员就算有忽视防御的属性也肯定打不动我。但是这个元素系忽视防御就不一样了。它地追加说明里讲明了就是元素伤害直接去扣对方血,完全不管对方的元素抵抗什么的属性,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忽视防御,而恰好我的小号银月又是以火焰类攻击为主的塑能系法师,因此这种看似用处不大的属性对我来说简直是极品属性。

    加完这条属性之后我又找到了两条极端属性。“愿望果实,要求追击5o31号属性oo1o属性。”

    “5o31号属性追加,魔力共鸣,追/.力场,追加完成。”

    魔力共鸣这招属于必杀类大范围杀伤魔法,其作用方式到是非常简单。只要我启动这项技能,我的魔力值就会立刻以每秒八百点地度下降。同时,

    于杀伤半径内的敌对生物的生命值都会以每秒一千点下降,只要我不结束这个技能,除非我被杀,或者魔力耗尽,否则周围地人都会受到这个技能的持续伤害。以银月这个号目前的魔力总量来看,只要我烧掉一半的魔力值基本上就可以把杀伤半径内八百级以下人员全部清光,如果我把全部魔力一次烧光,那除了九百五十级以上人员,估计就不会有活口了。另外。这个技能还能做为单人必杀技,使用效果是只针对一个目标进行生命燃烧,我每消耗一点魔力他就会消耗两点生命值,而且燃烧度比群杀时要快的多,一秒就能烧掉两千多点魔力值,以我的魔力值大约够烧一分多种的,烧完之后估计能活下来的都是一千多级的npc怪物。玩家基本就不指望能活命了。

    后面那个心灵力场虽然没有魔力共鸣那么大的杀伤力,但是在我看来只要用好了,它其实是个更要命地技能。所谓的心灵力场其实就是随心所欲的调整重力的大小和方向,当然,这个随心所于也是有限制的。要不然你一个黑洞扔出去上位神也得完蛋。但不管怎么说,哪怕就是在一倍重力范围内调整力量也已经很严重了,你想想在一个重力方向不稳定的空间内你到底要怎么动攻击?难道先在地上打个桩把自己固定住再开始动手吗?所以说这个技能看着不怎么样,其实用处很大。

    完成三项补充属性后还有一个自设属性选择,这个设定的自由度就比较大了,但越是自由度大越不好选。因为无法确定系统给予地设定范围,搞不好要求太高反而会被拒绝掉,还好我对这方面比较有经验。凡是这种高自由度的选择,最简单的方式就是不要去选那种加很多属性的技能,而是去设计一种用处很大,但看起来并不强的属性。我想来想去最终想出了一个比较恶心人地技能,单从杀伤力的角度来说绝对是垃圾技能,但从实际效果上来说绝对是可以要人命的技能。

    “愿望果实,申请自设技能死蝇召唤。”我把技能的内容详细的说了一遍,系统果然审核通过了。这个技能的内容就是可以随时召唤出恐惧之蝇,召唤上限为一百只。恐惧之蝇本身没有杀伤力,但它会爬到你地身上到处乱钻,如果你能忍住那中瘙痒和恶心的感觉到是可以不杀它,但一旦它被杀了立刻就会自爆,然后从体内飞出一百只幼虫。你可以想象一下,正常人要是被喷了一身蛆会有什么反应?反正如果是我肯定是慌忙往下拍,而这个过程中人肯定就无暇顾及别的东西了。所以我才说这个技能虽然没什么杀伤力,但绝对是阴人第一的恶心技能。

    技能选定之后身为愿望果实的少女对我道:“好了,现在你的技能已经选择完成,但你的装备要想获得这些技能就必须完成之前的要求,你要抓住我并限制住我的行动才算实现愿望。如果在此之前我先被别人抓住了,则你的愿望就会被取消。”少女说到这里突然大叫了起来。“小心。”

    “哈哈,愿望果实归我啦!”之前和真红以及金币交战的人中居然有一个跑了过来,现在他正向愿望果实扑了过去。

    “想的美。”一条巨大的蛇尾突然横扫在那家伙地肚子上把他打的倒飞了回去。夜月挥舞着六柄蛇剑挡在了愿望果实的面前:“想抢就得先过我这关。”

    “你……!”那家伙还想放狠话,结果刚站起来就被巨大的蛇尾缠住拉到了夜月的面前。他本想挣扎,但是六柄蛇剑已经顶在了他的脖子上。

    “我主人的东西你也敢抢,不知道我们是专门抢别人的吗?”

    这家伙虽然被夜月抓住了却并不慌张。相反,他还很有头脑地说道:“哼,紫日的魔宠果然名不虚传,但是紫日我不服你,靠魔宠战斗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我们两个单打独斗一局。”

    “哈哈哈哈……”我被这个家伙逗乐了。“你真当我是幼儿园出来的?和我单打独斗?你不如去找智障儿童比赛看谁聪明来的光明磊落一点。居然能想到和我这个魔宠师比单打独斗,你还真够不要脸地。我告诉你,按照正常情况来说,你一个近战职业者和魔宠师单打独斗。胜了那是应该的,输了只能说你是白痴中的白痴。至于我,既然你知道我的名字,就该知道我的战斗力。你居然还敢和我单挑?让你一条胳膊一条腿我也能捏死你。”

    “大话谁都会说。你有种就放开我。”

    我向夜月一挥手,夜月立刻把他抛了出去。他一落地立刻举起手中的武器向我冲了过来,但只跑了两步就扑通一声扑倒在地,背后还插着一片半月。

    “简直是个白痴!”我转头看向愿望果实。“你这边还有什么规矩吗?是不是要等你跑出多远之后我才能开始追?”

    少女笑了笑说道:“本来按我自己的意思是不打算跑的,但世界树强制我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尽量不让许愿者成功,否则就会被抹杀掉,所以我不得不逃跑,不过我有办法减弱这个规定的效力。一会我会先离开这里,然后向那个方向一直跑,我不会拐弯。所以你只要一直追过来就可以抓到我。只要你的愿望实现,我就自由了。”

    “那么时间限制呢?我什么时候可以开始追你?”

    “一小时以后就可以了。”

    “那你开始跑吧,我会在一小时以后开始追你。只要你别转弯,以我地度顶多十分钟就能追上。”

    “那我可跑了,你可别让我等太久。”少女说完转身就开始向她指的方向跑去,看她那度一小时能跑出十公里以上就是奇迹了,我即使徒步也用不了太长时间就能追上她。

    看愿望果实跑远了。我立刻转向了场上剩余的人员。也不知道是我得到了愿望果实还是真红和金币打的太猛的原因,总之战场上的情况已经变成了那些神秘势力的人正在和剩余地日本人一起攻击真红和金币,而目前的局势也颇为诡异。我的左边,真红一个人正追着三四十日本人满场子乱跑,不管是谁。只要被她追上肯定就是一击必杀。另外一边金币正被三四十不明势力的人围殴,好在她的法术比较厉害,勉强还能自保。

    真红这边不用管,我指了指金币那边。“夜月,帮忙。”

    “了解。”

    地目镜突然升了上去,跟着我就看到她那完美无暇地的美丽凤睛突然睁开。顿时万道亮蓝色的璀璨光芒蹦射而出。前方的敌人瞬间被石化了一大片。剩余的几个人愣在那里都不知道生了什么事。过了几秒才有人意识到攻击来自背后,可是他刚一转身就现自己身后被石化地同伴,结果他刚移出来就看到了一双美地精心动魄的眼睛,跟着就被石化了。

    金币本来在三四十人的围攻下还能勉强支撑,现在一下只剩三四个人了,局面当然是一边倒。三两下就把那几个人给放倒了。剩余的石雕硬度太大,破坏起来有些困难,金币干脆对真红叫道:“真红,我们换个手。”

    真红瞄了一眼就了解了这边的情况,立刻抛开这边的日本人冲了过来。夜月重新放下护目和金币一起冲到向了那边地日本玩家,真红则跑过来一拳一个把这些石像全给打成了石粉。真红忙完这边的工作迅又冲了回去,三个人围剿之下日本玩家也被干掉一多半。剩余的则扔出了传送卷轴跑掉了。

    看看时间还差很多我干脆让真红和金币先走。我自己下线瞎转了一会,凑够一小时之后才重新上线。既然时间限制已经过了,那就可以开始抓人了。召唤出飞鸟之后我们立刻开始向前冲,起先我还乐呵呵的,毕竟马上就能把誓约套装升级成神器加国器的级套装了,不高兴肯定是不可能地,但我们飞了几分钟之后我地表情就开始不对了。

    愿望果实变化的少女只是用一般人的奔跑度移动。如果单纯以一个小时为限制根本不可能跑太远,而我已经骑着飞鸟追了整整五分钟了。前方目力所及的范围内却根本看不到她的人影。飞鸟就算不用音突击,一分钟只能也绝对不止十公里。而对方的度绝对不可能跑到十公里之外,这中间必然存在问题。

    飞鸟带着我在附近区域开始飞s形路线以期提高搜索面积,避免因为方向问题漏掉目标。但结果依然是一无所获。

    “主人,是不是你把方向记错啦?”

    “你当我白痴啊?方向也能记错?”

    “那怎么可能呢?按你说的她就是一个小丫头,光靠两条腿一小时能走多远?我们都飞了五分钟了,就算她是飞毛腿也该追上了啊!”

    “你先降落,看来是我们把什么地方搞岔了!”等飞鸟降落地面之后我立刻召唤出了夜月和当时也在一旁地小纯,然后让她们帮忙想了一下。

    小纯最先想到了问题所在。“我知道了。”

    “快说。”

    “两种可能。”小纯伸出了两根手指。“第一,她在半路遇到了别的知道这件事情地人。她被他们抓走了,所以方向不对了,而且那些人有更快的移动方式,因此已经出了我们能搜索地范围。第二种可能。她根本就没有按照之前的约定走直线,而是用别的方法离开了。”

    “不可能吧?”我不大确定地问小纯。“对她来说只要被抓到就能获得自由,所以反而是好事。她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欺骗我吧?”

    “她是不想骗我们,但她不得不骗我们。”小纯反问道:“记得她之前说的话吗?她说受世界树的限制,她不得不想尽一切办法尽量不被许愿者抓到,也就是说之前方法根本就是不被允许的。”

    “可她也说了她有办法减少这个限制的效力啊?”

    “当然,但减少效力之后还是要想办法逃离。这点是不能违背的。否则就不是减少而是完全无视了。她明知道我们会顺着直线追,她还顺着直线跑,那根本就是在故意放水,这种情况肯定会被认为是作弊,她必然会被抹杀掉。所以她绝对无法那么做。她之前的那段话应该是逼不得已说出来地。那就是世界树的限制,强迫她必须误导我们。但就像她说的,她的确有一定地自由选择度,所以她想办法提示了我们。”

    “提示?”

    “是的,记得吗?她说她不得不想尽办法不让我们抓到,这就是在告诉我们她根本就无法按照之前的约定执行。当然了。也有可能是第一种情况,也许她真地能大范围的修改限制也说不定。”

    “听你这么一说我到觉得第二种可能更大。”我也不是傻瓜,小纯这么一说我也想明白了。“刚刚被杀的那些人都需要回去复活,就算他们马上赶来,一小时也绝对来不及,而别人不大可能知道愿望果实的事,所以被抓的可能性不大。真正地原因很可能就是你说地第二种可能。”

    “既然如此我们的追击线路就存在问题了,看样子我们不得不倒回去重新来过!”

    “那就先回原点。”

    收起夜月和小纯,我让飞鸟带我飞回了一开始的地方并降落在我最后看到她的位置。召唤出白浪,然后让他一路闻过来确定一下气息,但最终没能奏效。我们没有愿望果实身上的东西,所以没有东西可以给白浪做气味源,而且这鬼地方风很大,地面上又满是骨灰,想从中找出气味很不容易,至于说脚印,那东西早被风吹平了。

    冥界是个环境很恶劣地地方,至少阿奴比斯管地这一亩三分地都是这样。满地的骨灰随风乱飞,有什么气味和踪迹都给吹没了。

    “没有办法追踪,你可以试试看有没有目击者。”白浪回凤龙空间前提醒道。

    “对啊!”白浪不说我都给忘记了,这是冥界,死鬼可是很多的。我赶紧从身上摸出了一把水晶粉,然后向前一洒。轰的一声,地面上突然股起了一个大土包,跟着我周围的地面都开始晃动了起来。“哦该死,这到底是召唤出什么玩意来啦?”

    地面上隆起的部分越来越多,我已经完全站不住了,不得不飞到了半空中。我地下方是一座刚刚隆起的小山包,其体积和巨龙比起来只大不小,光是现在我能看到的隆起部分就已经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了。

    随着一声低沉而浑厚的巨吼,下放的土山突然猛的摇了摇身体,跟着大量的泥土和古骸从它的身上滑了下去,那被掩藏在古骸和泥土之下的身体终于完全暴露了出来。“哦,我的天哪!”

    
推荐阅读:入侵型月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高手寂寞2召唤圣剑胜者为王全职高手异界全职业大师绝对死亡游戏神级天赋我是系统网游之三国王者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