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四十九章 神秘美女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啊……!”一声穿云破雾的尖叫硬是逼的我踉跄着跌嘴里还在不断的道着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意外,纯属意外。【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我几乎是手脚并用的爬出了房间,原因不是里面有怪兽,而是里面有美女。美女当然没有怪兽那么吓人,但如果你进入别人的房间时现一男一女正**着抱在一起,而那女的看到你之后还惊声尖叫,那就是一个很尴尬的场面了。

    慌慌张张的退出房间后我还拍着胸口想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冲到人家小两口的房间里,而且还好死不死的正好撞上人家在做传承人类血统的伟大事业,等等,这里好象有问题。我一下停在了原地。一对男女?正在干那事?“糟糕,上当了!”我突然反应过来,上去一脚把刚退出来的木头门给踹成碎木渣子,而房间里早已经空无一人了。

    真是的,我们龙族虽然比人类高级很多,但毕竟是生活在人类社会之中,习惯思维这东西实在是太可怕了。其实刚才冲进去的时候我就该想到了,这里又不是人间,亡灵没有触觉,怎么可能会对异性有兴趣?就算有,那也是食欲,而不是兽欲。刚刚这俩分明就是打掩护的,他们可能是守卫着什么秘道入口的守卫,或者是负责阻挡追查人员拖延时间好让其他人转移的人,总之这俩是托,这点是肯定的。

    尽管我只用了几秒就反应过来冲回了房间里,但这里现在已经空无一人了。显然对方是趁我出去的那几秒撤离了。“瘟疫、开拓者,拆房子。”

    两只魔宠同时出现,瘟疫甩起巨大地尾巴一个横扫,顿时大片破烂的房屋变成了一地废墟。开拓者在地下转着圈扩大着搜索范围,很快就向我来了报告。“主人,地下有密道。”

    “挖出来。”

    轰,地面上掀开了一个大洞,然后开拓者又重新沉入地下。我顺着大洞跳下去直接就进入了通道内部,两边一看。立刻就确定了一个方向追了过去,因为开拓者堵在另外一边,显然是告诉我那边不通,省的我跑错路。

    收回开拓者和瘟疫迅召唤出白浪跳上去。然后白浪就带着我在地道里闪电般的飞蹿。由于特别善于使用借力反弹的技术,白浪可以在狭窄而蜿蜒的地道里毫不减的一路猛冲,而大多数生物是做不到这点的。

    虽然找地道让我们耽误了点时间,但前面逃跑的人是肯定没有白浪度快地。仅仅几分钟我们就现了前方的人。现在再看,这两个家伙分明就是刚才我看到的那一男一女,只不过他们现在的样子让我愣了一下。从背影看过去,那个男人还属于正常人类。但那个女人地背后却基本都是骨头,肌肉似乎都被什么东西撕烂了。显然这也是亡灵,只不过她的伤都在背后。所以之前没注意到。

    我看到这俩亡灵之后立刻从白浪身上跳了下来。白浪没有我这个负担之后度立刻暴涨。猛的追上去对着跑在后面的男人就是一爪子。那男地瞬间就被拍翻,这会我才现他的正面已经基本都腐烂掉了。怪不然刚才我进屋的时候他也不回头,原来是不能回头。他和那个女的都只有一面能见人。

    我没管被拍倒地男鬼,而是直接跳过他冲到了前面,然后边跑边举起右臂,手指一动,一弩箭射出。那个女亡灵动作迅的突然冲入弯道,结果弩箭钉在了墙壁上,但我立刻加冲上去,一蹬墙壁反弹过来从后面一把抱住了那个女性亡灵一起滚了出去。

    这个女亡灵摔倒之后反应到是异常迅,就地一滚立刻又弹了起来,但她想的也太简单了。我顺着地面借助刚才地冲击力一个翻身就抓住了她背后露出地脊椎骨,然后一用力把她拉了回来。女亡灵还想挣扎,但是我已经先一步把永恒顶在了她地胸口上猛的插了进去,这里面是亡灵地灵魂之火,只要击碎它亡灵就彻底完蛋了。

    在我放倒这个女亡灵的过程中白浪也搞定了自己的目标,此时刚好追过来。我一个翻身骑上白浪继续向前追,没想到前面拐了个弯没走两步通道就到头了。在我们头顶有块木板,墙壁上还靠着梯子,显然这就是出口了。

    “剑刃风暴。”

    城市之中一处普通的建筑内突然射出一道剑芒,不但把房屋炸的四分五裂,连院子都遭到了波及。周围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到底生了什么事就看房屋的废墟突然猛的向上飞起,一条三头龙挥舞着巨大的翅膀挣扎着站了起来,四周的瓦砾全都像爆炸一样飞向了四面八方。

    “看到人了吗?”我抬头问小三。

    “在那边。”

    召唤小三一来是清理废墟,二来就是起到了望哨的作用。这城市里的房子排列紧密,街道狭窄,想在这地方找人非常麻烦,但是巨龙就不一样了,人家个子高,脖子也长,只要竖起脑袋,全城几乎都在他的眼皮底下。

    我借助心灵接触从小三的视线里观察到了我们要找的目标。愿望果实一个人跑在中间,周围有十几个亡灵围着她,好象是在保护她。看来她果然不是被绑架,而是被规则约束,不得不逃跑。

    既然看到人就好办了,收起其他魔宠我直接张开翅膀从空中飞了过去。一座城市本就不大,用飞的当然更快不少。当我降落到愿望果实面前时她还稍微愣了一下。看到我之后她也没有什么尴尬的意思,虽然她骗了我,但那不是她的本意,她自己其实还是很想被抓到的,这样她的任务就算结束了,而且那时候她就没有利用价值了。反到安全一些。

    “你果然没让我等太久。”愿望果实缓过劲来之后并没有马上逃跑,而是带着一种解脱了的轻松感微笑着面对我。

    “你可让我一阵好找。”我边说边向前走,但是那几个亡灵却迅跑到了我们之间把我们隔开了。“你这是什么意思?”

    “其实也没什么意思。”愿望果实从容地说道:“你能找到我就应该明白了我的苦衷,所以……!”她伸手比画了一下身前的这些亡灵。“还得麻烦你了!”

    “小纯。”我退后一步让出了位

    走出凤龙空间的小纯立刻将法杖向地上一顿,法杖的现了一圈带着神秘符号的金色光环,虽然光环出的光并不太强,但冥界本身就比较黑,所以看起来还是非常亮的。我在这光线中到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可那些亡灵就倒霉了。它们被光线照到之后简直像被泼了硫酸一样全身都开始冒烟,连没有痛觉的僵尸都疼地满地打滚。

    我消息的跨过那些满地打滚的亡灵走到了愿望果实身边,一把揽过她的小腰把她整个人提了起来。几乎就在她离开地面地瞬间我就听到了系统提示声:“愿望果实捕获成功,愿望实现率百分之百。愿望生效。”

    “怎么还有个实现率啊?”我把愿望果实放下来问道。

    “这代表愿望的实现方式,而这个概率由我掌握。如果我觉得输的心服口服那实现率就是百分之百,如果我觉得对方不是凭本事抓到我,而是因为意外。那实现率就会很低。”

    “明白。那么我的愿望现在是不是已经实现了?”

    “当然。”

    一得到愿望果实地肯定我立刻切换帐号到银月状态,结果刚切换过来还没来及仔细检查就先听到了一声刺耳的警报声。“警告,您现在正穿着国器进入外国领土,请确认态度模式为敌对、厌恶、中立、友好或联盟。”

    “怎么国器进入别国还有态度设置的吗?”

    《零》的智能系统听到我地问题立刻切换至帮助模式回答道:“国器就是一个国家的代表和象征。它代表着本国的高端武力,因此不能作为一般人员对待。当国器进入别国领土后需要确认态度模式,以此来确认系统属性是否生效。如果选择敌对模式。则在该国内将受到红名玩家地待遇。杀死该国人员不增加邪恶值只获得经验和功勋值。在此状态下该国所有爱国npc都会视你为敌对状态。并进行主动攻击。该国境内地反派npc则会视你为盟友。厌恶状态下你无法进入对方城市,而且杀死对方国民不增加邪恶。该国爱国pc则会对你有好感。中立状态下你将完全中立,和普通玩家进入非敌对国家状态相同。友好模式下该国爱国npc对你友善度上升,该国玩家攻击你或者你攻击该国玩家时惩罚翻倍。联盟模式下你无法主动攻击该国玩家和爱国pc地请求大部分都会被接受。但此状态下该国高等爱国npc和排名前一百的玩家将可以随时查询你所在位置,直到你离开国境为止。”

    “我选择态度状态为结盟。”一会我还得找阿奴比斯去谈对付日本人围攻地事情,虽然结盟后我不能主动攻击这里的人,但对阿奴比斯的谈判就会容易很多,反正这个态度设置每进入一次别国就有一次修改机会,所以也没不用担心在这里无法和人战斗。

    既然已经选择了结盟模式,那地上的亡灵咱就不能杀了,不过小纯已经把他们烧的都快透明了,我要再选慢点它们就该挂了。没办法,既然结盟了就得当好人,我只好拿出些水晶粉帮他们补补元气,好在水晶粉都是艾辛格的工业废料做的,也不花什么钱。

    愿望果实完成了使命之后就成了自由人,她希望可以去外面看看这个世界,我也不好多做挽留,再说挽留她也没啥意义,所以就此分开。我按照来时的方向先飞向了那个巨坟场去看了下采集进度,没想到却扑了个空。麒麟武士的度实在是够快地。这么一会工夫居然都搬完了,地上只剩下一个套一个的大坑,感觉像月球表面一样。

    既然他们已经离开了我就干脆直接飞去阿奴比斯的府邸,结果刚在神府门前落地就现二世迎了出来。

    “主人。”

    “你不是和阿奴比斯在一起吗?怎么一个人站在门外?”

    “阿奴比斯遇到点事,所以临时离开了。”

    “啥?离开了?那我找谁谈去?”

    “和我谈就行了。”一个温润甜美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后,搞的我背后寒毛根根竖立,赶紧一回头,结果却愣在了原地。眼前出现的并非怪兽,有着那样甜美嗓音的生物很少有怪兽形态的。至少也得有张美女脸配合一下。眼前地这位从上到下看起来都是完整的人类形态,要说特殊,可能也就是身高和长相了。她的身高只有一米五左右,但是身材却非常的匀称。感觉就是把一位大美女等比例缩小了地感觉。

    这位身高一米五的小美女长的异常的美丽,虽然她地眼神和之前的声音都证明她是个成年人,但那张娃娃脸却绝对能在不说话的状态下让你把她误认为才十几岁的少女。除了长相,小美女地服装也很有特色。她穿着一套黑色的纱衣。上衣有些像小洋装,袖口、领口和腰部都收的很紧,其他地方却松松跨跨地。下身地裤子也差不多,腰上收地很紧。裤脚也收的很紧,裤腿却级肥大,不注意还以为是条裙子。这种服装有着很强地埃及风格。那些收紧的领口袖口其实是防风沙的设计。在埃及很常见。只是她这套不知怎么搞的居然太带点阿拉伯风情,似乎还借鉴了少许欧洲服装的风格。

    其实以上这些都不是很重要。关键问题是一位看起来如此“可口”的美女出现在这遍地亡灵的冥界,这个就显得比较突兀了。依我的经验判断,她要不是某位大人物的家属就是个很会装的大神。

    “请问您是哪位?”不管是以上哪个答案,我都肯定眼前这位美女绝对不好惹,所以态度必须恭敬,免得以后惹麻烦。

    对方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笑着说:“我是替阿奴比斯来和你谈事情的,听说你有其于他,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情?”

    我的眼珠一转立刻就分析出了现在的情况。阿奴比斯有事应该是真的,他即使要耍滑头也不会在这方面耍,而眼前这位既然能代替阿奴比斯谈判那就是他极为信任的人,那就意外着她的身份确实不简单。“事情比较复杂,我们可以找个地方坐下谈

    “哦,是我疏忽了!那我们进去谈吧。”美女立刻带我们进入了阿奴比斯的府邸,一路上过来只见路过的神卫和侍从都在向这位美女行礼,看来她在这里的地位确实不低。

    趁着还没走到房间的这会工夫我就开始问二世。“知道她是谁吗?”

    二世摇了摇脑袋。“阿奴比斯只说会有人来接替他听我们的要求,而且这个人可以全权为他做主,所以让我们有什么就尽管说。”

    “那我明白了,对了,凌有到这边来吗?”

    “没有,凌姐直接回艾辛格了,到是你的那三个学生到了。”

    “哦,他们到了?人呢?”

    “在那边的房间里,需要叫他们过来吗?”

    “叫过来。”

    “知道了。”二世立刻跑去叫人,我则继续跟着前面的美女进了对面的一座大殿。

    “就在这里谈吧。”美女把我带进了一间很大的客厅,这边的摆设非常的华丽,完全不象是冥界的风格,好象也不是阿奴比斯应该有的风格,反到是和这位美女的服装很配,好象是为她专门设计的房间一样。

    我先打量了一下房间里的摆设,然后才道:“请稍等一下,我的人还没到齐。”

    “不用等了,我们到了。”曹恩率先推门走了进来。

    “曹恩你注意点礼貌。”跟着曹恩身后的文蕊有些生气的说着曹恩。

    看到我之后三个人立刻都站住了,我向他们招招手,等他们都走近了才开口道:“在游戏里不要用真名互相称呼。尽管你们很熟也不行。”

    “知道了。”简凡看了看我问道:“我怎么办?”

    “你无所谓,因为你的帐号就是这个名字,别人不知道这就是你地真明,他们的帐号和真名不一样,如果你们互相称呼真名,别人一旦攻击你们就能现帐号名不一样,只要不是白痴都能想到你们互相称呼的是真名。”

    “了解了。”

    文蕊忽然问道:“叫我们到这边来要做些什么?”

    “你们现在的任务只是跟着我听和看,看我怎么处理各种危险情况,听我怎么和各种势力交锋。我希望你们能从中了解一些对待不同人物和势力的不同态度。”

    “你能做的无非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而已。这也要学吗?”曹恩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核武器只不过灵活运用质能方程而已,你造一枚出来我看看?能总结出道理的人自己都未必能按照他总结的道理去做,何况你们只不过是听到了这个道理,甚至连其边角都没摸到就敢说自己懂了?”

    “我们会注意地。”文蕊很诚恳的向我保证。

    “好的。现在开始注意看和注意听,多余的事情不要做。”我故意用非常恶劣地口气和他们三个说着,其目的并非对他们泄愤怒,而是在考验他们在压力下的反应。有些人平时表现都很好。但在受到过度刺激时会表现出和平时截然相反的性格,这种人其实比一直都表现平庸地人还要危险,万一你把很重要的任务托付给这种人,那你离完蛋就不远了。所以。我必须在他们三个中个某一个或者全部被送到异界之前考察出他们的任何一点心理漏洞并帮他们补上这些洞,只有心理和性格无懈可击的人才能胜任这种长期脱离人类社会地任务,否则他们很可能在那边心理变态最终导致任务失败。

    教训完他们之后我又回到那位美女身边。她很客气的示意我们坐下。然后让房间里的侍从都退了出去。“好了。现在你们人也到齐了,我想知道你们到底有什么需要帮忙地?

    “这个事情是这样地……”我把从皇天后土碑上看到地东西和眼前的美女大致说了一下。

    美女听完我地解说之后问道:“那么你们需要我们做些什么呢?”

    “攻击这里。”我将地图展开。然后点在了一个点上。“不惜一切代价,占领并彻底摧毁这里。”

    “这是……?”美女看了一会才突然惊叫出声:“英格兰?你让我们去打英国人?为什么?他们并不在袭击你们的人员范围内啊?”

    一直被我禁言的曹恩也叫了起来:“这不对啊!英国人又没惹我们?我们就算要攻击也不应该在这种时候吧?多拖一个敌人进入战场不是更难打吗?即使要搞围魏救赵也应该打美国而不是英国啊?”

    我瞪了曹恩一眼,然后用询问的眼神看了看文蕊和简凡。两个人都陷入了沉没,我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们虽然是精英但毕竟还只是大学生,尽管我比他们只大一岁,但我毕竟是从小接受精英教育的龙族成员,和他们这种半路出家的当然不一样。“不明白原因是吗?”我这句不是单对他们三个问的,同时也是对那位美女。

    看他们都点了点头我才开始对着他们三个说教起来。“记住,地球是一个整体,在这里生的任何一件事都会关系到整个星球的社会构成,所以不要认为没有直接参战就不是敌人。这次袭击我们的势力表面上只有美、日、韩三国的部分人员,实际上却是一个国际利益格局形成的开端。按说这次的战斗根源应该是日本人和我们中国人的矛盾,但美国人和韩国人为什么要淌这趟混水?因为他们各有目的。”

    “我也知道他们有目的,可到底是什么目的呢?”曹恩着急的问道。

    “目的的根源当然是利益,只是你们没有找到利益和表像的连接点而已。美国人参战的原因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国民支持度。美国是一个民主程度很高的国家,尽管我们历来喜欢丑化我们的敌人,但不得不承认。民主方面美国人比我们做地好。但民主这个东西有好处也有坏处,其中比较主要的表现就是如果某种事情做的太过火,政府就无论如何也推行不下去。在现实中考虑到国家宏观控制和自己的生命安全,美国人还知道收敛一点,可在游戏内这种自由之风却被无限制的放大了,这就导致了一个很特殊的现象——美国行会的人员流动性很大。在美国,一个大型行会完全有可能因为一场败仗而使百分之三十

    退会,而一场胜仗则能拉来无数地会员。这就是美

    “可这和美国人参战有什么关系?”曹恩依然还是不理解其中原委。不过他不理解有人理解。

    简凡忽然开口道:“我想我明白了。”

    “哦。那你来说说,我听听你分析地对不对。”我很感兴趣地等着简凡解释。这次测试中简凡是成绩最好的,龙缘对他的期望很高,所以只要他能培养出来。其他人都无所谓了。

    简凡见我要他说明并没有马上就开始说。而是先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才开口道:“情况其实并不复杂。紫日刚刚已经把最重要的关键问题说了出来。那就是民意。枪神地圣枪联盟本来是美国民意最高地行会,但最近圣枪联盟和本行会争夺世界第一行会失败,加上之前枪神多次折损在紫日手下,导致圣枪联盟出现了信任危机。在这种动荡地时刻。美国国内势力立刻就会想到要取而代之,但和中国不同。美国人的行为自由度过高,所以内战这种明显不符合民意的行为基本上是打不起来的。不能打内战就只能对外。但美国人地大国沙文主义使他们的国民眼界过高。打个把非洲小国他们根本就看不上眼,那么剩下地目标就不多了。日本是美国人的看门狗。打自己家地狗肯定显不出威风,再说这狗也已经被咱们中国打地快断气了。欧洲国家一直以来都是美国的支持者,而且内部本身比较排外,美国打他们搞不好会把自己带沟里去。澳大利亚是英国人地势力范围。根本动不得,印度又是三流国家,美国人看不上眼。俄罗斯太狠。他们不敢动。算来算去也就中国合适。不但够强。而且由于中国正集中力量跟日本死掐。他们不用担心我们报复美国。在这种认识下,美国人就决定要挑起对中国的战争。而中国和日本的战斗以及本行会在美国的几座城市就成了最好地借口。按照美国人的强盗理论,我们在美国的那几座城市可以算是侵略行为,所以他们是为了‘正义’进行反抗,名正而言顺。凑巧这次日本人又想搞个绝地大返攻,美国人刚好配合他们一起行动让我们顾这头顾不了那头,而一旦战争胜利,牵头地行会必然就会拉进大把地会员。要知道美国行会和我们这边地行会可不一样。我们冰霜玫瑰盟都是赚钱工资,其他中国行会则是大家凑钱自给自足,而美国行会却是一种赢利机构,会员交地钱最后除了用于行会花消,会长和主要领导人员还能从中赚钱,这就导致美国行会搞地像私人俱乐部,完全就是个收费中心。多拉会员就意味着多赚钱,现在圣枪联盟正好遇到挫折,正是他们展地大好时机,因此美国人必须参战,而且一定要打好,哪怕投入再大,只要战胜我们,之后所有损失都会有所回报,这就是美国人的战争经济理论。在现实中他们把这招玩地很好,在游戏里看来是打算再玩一次了。”

    “听着很有道理,那韩国人是为什么要参战呢?”

    “这个我也还没弄明白。”简凡毕竟还是接触这些东西太少,能理解美国人的作战动机就已经很不错了。

    我接过话题说道:“韩国人的动机和美国人不同,而且情况也不一样。美国人可以说已经能算是一种集体意志了,除了个别明白人,大部分人其实都希望打这一仗,而韩国这边却不一样,他们的行为是个别意志。韩国这边参战的势力只是部分韩国行会,这主要是因为韩国国民对中国的态度比较乱,有的人亲中国,有的人仇视中国,所以无法统一意见。朴银的天极盟就是典型的亲中国势力,在她地手下也有着一大帮亲中国的行会。这些人在韩国虽然占据主导地位,但却不能代表全部韩国人。所以这次地战斗可以说是部分仇视中国人地韩国人的一次私下行动。而动机其实很简单。他们认为朴银能在韩国占据主导地位是因为有我们中国人的支持,而一旦把我们打败,他们就能获得日本人的支持,这样他们就成越朴银成为韩国主导行会,这就是这些要攻击我们的韩国人所想地计划。”

    “这下我明白了。但这和英国人有什么关系?”

    “和英国人地关系大了。”我继续解释着:“就好象我们知道日本人背后站着美国人一样。别人也不傻。谁都知道我们行会和铁十字军关系非比寻常,一旦我们行会遭到袭击,铁十字军有可能坐着看热闹吗?”

    “应该不能吧?”

    “所以,美、日、韩三国地敌人需要一个能把铁十字军拖在欧洲的盟友。”

    “难道你获得了情报英国人要对付德国人?原来你有额外情报。这叫我们到哪去分析啊?”曹恩理所当然的说道。

    “不。我没有得到任何情报。而且出面拖住德国人的也不是英国人。”

    “不是英国人你打他们干什么?”

    “因为他们才是动乱地根源。美国人想拖住德国人就需要在欧洲有支盟友,而能在欧洲和德国人抗衡地也就只有英法两国了,不过以美国人地亲密度来说,还是英国比较容易参战。不过。你们可能不知道,英国人在欧洲就是一支秃鹫。法国却是一条豺狗。这只秃鹫很希望吃肉,却不喜欢自己抓猎物。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煽动法国人参战。美国人也清楚英国人的行为习惯。所以他们知道只要把英国说动了,法国就必然自动参战。等于一下多了俩盟友。法国和德国对掐的过程中英国人就可以顺便占德国人便宜,而且他还有空分兵来中国捞好处,这样地如意算盘英国人是肯定能算明白的。所以,表面上英国什么也没干。其实他们却策动了法国人拖住了我们最大地盟友,同时只要我们稍微显示出一点失败的迹象,英国马上就会站在‘国际道义’地立场上消灭邪恶地中国势力。”

    文蕊试着小声说道:“那就是说看起来欧洲是法德大战。其实是英国在操纵战斗?”

    “正确。”

    一直在旁倾听的美女突然说话了。“所以你要我们打英国。这样英国人为了自保依然会说动法国人帮忙。只是攻击德国变成了回

    ,这样德国人就空出了手来帮你狠揍美国人,而你则把日本人和韩国人一起放倒?”

    “哈哈,我可没那么斯文。”

    几个人都被我地话搞愣住了。“斯文?”

    “对,我没那么斯文。我吃东西向来是连皮带骨一起吞。”

    简凡突然明白过来了。“你要把英国和法国也一起吞下去?”

    “你想的方向是对了,只是太高估我们的实力了。就算连皮带骨一起吞也不可能把英法一起吃了吧?你们真当这两个老牌强国现在变成二流国家了吗?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英国号称日不落帝国绝不是吹牛的。”

    “那你的意思是?”

    “由埃及出兵打英国,把法国人吸引到英国去帮忙,然后德国这边全线出击侵占法国领土。等法国人搞清楚怎么回事之后必然回援,此时埃及部队的任务就从强攻英国变成阻截返回的法国舰队。以我估计等法国人全跑回来和德国人把战线稳定下来的时候德国这边应该已经占了不小块地了。当然,这片地不全归德国人,其中得有一部分属于我们行会,因为我召唤德国人进攻的前提就是告诉他们我可以帮他们把法国人都搞到英国去,让他们有一天时间可以在法国的领土上玩跑马圈地,当然给我的报酬就是十分之一的土地,不管他们占多少我们都要占十分之一。”

    “那就是说你的目的是侵吞部分法国领土?”

    “正确。”

    “那美国人和日本、韩国人那边怎么办?你打算一对三?”

    “我为什么要一对三?”我反问简凡:“既然我能请埃及出兵对付英国,为什么就不能请别的地方地人来帮我们对付这三个国家呢?”

    “难道你想请的是——俄罗斯?”这次是他们三个一起叫出来的。看来都还不笨。

    “俄罗斯人最近做事都很低调,但那不是说他就已经日落西山了。这个国家好歹地方很大,资源也颇为丰富,人口也不算少,为什么不能好好利用一下呢?”

    “老实说俄罗斯这边你不大可能请的动。”简凡分析道:“从历史上看俄罗斯就是个很少管闲事的国家,没好处的事情他们从来都是懒得管的。”

    “那如果有好处呢?”

    “那他就会变成一头情的北极熊,能干什么来还真不好说!”

    那位美女点点头。“我想你的大概战略意图我已经明白了,只是事情看来比我们预想地要大很多。我本来以为你只是需要我们帮点小忙而已,没想到会是这么大的事情。说实话这种事情不是我可以决定的,即使是阿奴比斯本人回来了也需要和别人商量一下才能决定,因为你要的是埃及出兵,而不是单单地让死神军团出动。”

    “什么?”我突然注意到了这句话中的重要信息。而我的三个徒弟们却没怎么反应过来。

    “你那么惊讶干什么?”曹恩疑惑的看着我问道。

    我没理曹恩,而是望和这个神秘女人问道:“你地意思是死神军团可以跨境作战的吗?”

    这可是个重要问题,因为他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要知道阿奴比斯是埃及的主要神灵之一,也就是说他地死神军团其实应该算是埃及的神军。这点就和中国的天兵天将性质差不多。但大家都知道一个问题,那就是本国神兵是不能主动参与领土扩张战争地,要不然以中国天庭地兵力,你认为附近还能剩下些什么国家?反正什么缅甸、韩国、朝鲜、蒙古是肯定一个也剩不下了。虽然天庭号称自己只有十万天兵。不过我却知道,天庭光天将都不止这个数,而每名天将地直辖部队都是以万为单位的。也就是说。就算这些天将只带最低标准地兵量。天庭也至少有十亿天兵。按这个方法进行推算,天庭真正的兵力保守估计不下五十亿。这可是天兵。不是杂鱼,八百级玩家他们一个能干掉俩。五十亿天兵是什么概念?印度、日本这样有一定神灵基础的国家有十亿天兵也就基本拿下了,欧洲那些大国能顶的住三十亿就可以开庆祝大会了。这五十亿天兵就意味着天庭至少能在三场同时生的国家级战争中保证绝对胜利,就这还是把各个大国当假想敌来考虑的,要是那些小不点国家,大概能同时搞定好几十个吧!

    但是。以上这些都不可能生,因为天庭被限制住了。系统规定本国npc势力仅能在领土保卫战中出现,而且还得根据对方兵力调整投入力量,对方人要是不多他们还不许上,就算对方来的多他们也只能适当派出少量兵力,绝对不允许全体出动的情况生。至于对外的扩张战争,天庭的人连冒个头都属于违规。就好比以前在日本岛建立支点城那次,最后日本方面的天昭大神本来是不该出动高级化身参战的,可后来他却出现了,原因就是我们这边路过的北极星君出手帮了个忙,结果系统判定我们这边违反规定,结果日本那边的限制就被放宽了,结果把我们打的头破血流,早知道当初还不如不让星君插手还好点。

    可是,刚刚我听到了什么?这个女人说死神军团能出国作战?这代表着什么,只要不是弱智基本都能想到。

    “为什么你们可以离开国境?难道你们埃及的神灵有特殊照顾?或者说你们有什么办法规避这个限制?拜托请一定告诉我怎么解除这个限制,我愿意拿任何东西来跟你们换这个秘密。”靠,只要买到这个方法,到时候天庭出国帮助我们作战,那时候哪还有自由女神和天昭大神什么事?全都一边凉快去。

    很可惜,我的热情之火刚刚燃烧起来就被眼前的美女一盆冰水浇灭了。“很抱歉,这不是什么特殊的秘密,而是阿奴比斯本人的一项特殊能力,至于原因我不能说。我只能告诉你阿奴比斯的死神军团可以在特定情况下离开本国范围一定时间并任意进攻任何国家的领土。”“有限制?时间是多长?什么情况下才能出国?”

    
推荐阅读:神煌 首席御医 圣堂 九星天辰诀 网游之天谴修罗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雪中悍刀行 重生小地主 醉枕江山 官门 剑傲重生 明末边军一小兵 战神变 君临九天 我的民国不可能这么萌 召唤美女军团 巫师世界 抗战之红色警戒 宋时归 全能闲人 重生世家子 最终信仰 资本大唐 雅骚 恐慌沸腾 重生之红星传奇 龙骑战机 雄霸蛮荒 异界全职业大师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