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五十七章 最后的胜利者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到我的表情鬼手信长居然并未害怕,反而邪恶的笑了哈,我也为你准备了一份大礼。【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醉露书院”随着鬼手信长的笑容,红莲凤凰突然从我身后的地面下蹦了出来。我惊讶的看着她一时反应不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之前明明已经看到红莲凤凰被干掉过一次了,怎么会又冒出来了?

    战场时间瞬息万变,根本就没时间给我呆。红莲凤凰看到我的表情就知道是好机会,她立刻将手中的红色日本刀向我砍了过来,但就在这千钧一的时刻,一柄钢枪突然伸了过来,只听当的一声,钢枪立刻一歪,横着砸在了我的身上,但有它这一挡力量已经削减了很多,根本不构成多大威力了。

    红莲凤凰一击不中立刻看了一眼出手捣乱的人,结果现自己并不认识这个持枪的女骑士。就在她惊讶不已的时候忽然感觉背后有巨大的压力砸了下来,她立刻向旁边一滚,一柄战斧轰的一声砸在我们面前,要是红莲凤凰还站在那的话现在她可能就已经变成两片了。

    “你们是什么人?”

    女骑士收枪玩了个花哨的动作之后平举长枪对准了红莲凤凰。“我是红狮勋爵,哥萨克骑兵,俄罗斯国器持有者。”

    那柄车轮战斧此时也被一名身高近三米的巨型肌肉男轻巧的拿了起来。“我是暴熊,野蛮人兽神战士,俄罗斯国器持有者。”

    “我们对付紫日,你们俄罗斯人横插一杠子算怎么回事?”

    “紫日不能死。”红狮勋爵挡在我面前说道:“我们和他还有共同利益没有完成,现在我们是不会让他死的。”

    我笑着拨开了面前的红狮勋爵。“我也不是那么容易死的人。红莲,本来这是给鬼手信长准备的,现在就送你吧。”我说着突然抬起一只手指向了她,红莲凤凰以为我要放大招,慌忙想跑,可却没感觉到任何魔力聚集。她正犹豫着,忽然听到侧面有骚乱。连忙转头去看,结果不看不要紧,一看差点没晕过去。

    原来趁刚才在我们说话的时候我已经用心灵接触命令铃音骑士们带着大群麒麟武士去侧面结阵组成了一只三角形的骑兵阵。红莲凤凰他们都不是傻瓜,一看这阵形就知道我要用骑兵冲阵了。麒麟武士的确是比他们这些国器持有者战力低的多,但骑兵阵冲锋时地战斗力是按团队战力计算的,这种情况下别说个把高手,就算是防御低点的城市也一样撞倒了。

    斯哥特骑着重甲座龙站在三角骑兵阵最尖端高举着长枪大声喊着:“标枪准备。”

    哗啦一声,后面地麒麟武士全部拿出了长标枪进入了投射姿态。

    “方位十二,距离七十四,横风三,定四。三梯次投射。射”

    我们这边的国器持有者们只听到呼的一声纷纷转头去看,结果只看到不远处的骑兵阵中飞起一大片黑压压的标枪,很多人都被眼前的景象吓的不知道该干什么好了。当面对一杆标枪时大家还知道躲。可这黑压压跟乌云一样的一大片标枪罩下来,大部分都已经搞不清楚该干什么了。这还不算完。第一披次的标枪还没落地后面又飞起一大片黑压压地标枪,直到这个时候这边的人才看到第一披次的标枪落了下来。

    我现在地等级能召唤一万一千多麒麟武士,之前对付美国的那个国器持有者也不过才损失了几百麒麟武士而已。现在还有一万多麒麟武士。就算分了三个梯次。每次也有三千多杆枪飞了过来,那声势可不是一般二般地。所有人只到到标枪群带着呜呜的风啸声压了下来。跟着就是一片穿透盔甲和人体的噗噗声,过了几秒惨叫声才响起来,很多人到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要做出应对,可惜他们地应对太晚了点,因为第二梯次地标枪又到了。

    红狮勋爵站在我身边张着嘴呆呆地看着眼前一片雨点般的标枪以我们身前三米为界准确地落在了目标区域,而在那片死亡之地,几乎所有人都被钉在了地面上,哀号声响成了一片。

    由于投射的面积比较大,被殃及的人也不在少数,但这是最后只留一人的比赛,所以谁也不会说我什么,毕竟就算先对付自己的敌人,剩下的人最终还是要一决胜负的。当然,作为投射目标的红莲凤凰自然是不会有分号逃脱机会的,她可是目标中心点,不管向哪边闪都没的活。

    我不再管这边的情况,而是转身看向鬼手信长。此时他正和二世以及夜月打的不可开交,之前我敢于不去管他就是因为我的两个魔宠就在我身后,他们既是我的眼也是我的手,只要有我的魔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观察范围之内,只要我召唤了魔宠,是否背对敌人其实并没有多大问题。

    一边看着鬼手信长在那里和我的魔宠拼命我一边打开了系统帮助。“请问一下现在的战斗情况如何?”

    “刚刚已经出现了第三到第六个全军覆没的国家,目前正等待他们抽取惩罚,另外,目前剩余保持完整建制的国家只剩冰岛、德国和赞比亚。”声音稍微停了一下突然又道:“新信息,美国国器持有者全体阵亡,成为第七支全军覆没的队伍。”

    “哈哈,果然是树大招风啊。”我这么说是因为我没听到杀死枪神和那个女人的提示,也就是说他们是在被我的召唤生物追杀的路上被别人干掉的,不过现在这地方兵荒马乱的,谁砍到谁都不奇怪。

    我正高兴呢,忽然系统提示再次响起。“注意,目前剩余国器持有者已经不足一百人,现已开启奖励模式。现在开始每杀死一名国器持有者可获得五百点任何属性奖励,请各位努力吧。”

    “奖励?”我皱着没有看了一眼身边的红狮勋爵和暴熊,他们两个也赶紧退到了一边。本来我们还能合作一会的,可是突然冒出这么个奖励,连他们都开始动摇了。那五百奖励说起来不多,可也绝对不少,但更关键的问题是这属性是可以随意选择加到某种属性上的。可以说游戏里就算是再厉害的玩家也不可能把自己的属性点分配的恰倒好处,总是会有些属性点过高有些过低。这都是没办法避免的,相对地这种可以自己决定加某种属性的点数就显得更加有用了。

    利益就是一切,虽然刚刚红狮勋爵还救了我一次。但现在不是谈交情

    。出去之后我可以和他们交朋友,但在比赛中我不?迅地把手指放进嘴里吹了声嘹亮的口哨。“斯哥特,这边,骑兵阵冲锋。”喊完之后我立刻腾空而起。

    斯哥特看到我已经升空也不再担心什么,立刻举枪向前猛的一挥:“踏平敌阵。”

    “踏平敌阵。”麒麟武士跟着一起大吼,上万麒麟武士同时启动,伴随着麟兽的咆哮声我们的重骑兵大队终于缓慢的进入了加状态。

    国器持有者这边也开始注意到了地面的异常震动,剩下的除了个别运气特好的都是高手,一看这情况能飞地全都飞了起来。可不会飞的就惨了。跑肯定是不行的,没听说谁比骑兵跑地快的。挡,这是没办法地办法。但谁都知道高手就算再厉害也是绝对不能和城墙比的。飞在空中的人只看到一片整齐地三角阵冲入了杂乱地人群,一些人刚开始还像溪流中地顽石一样抵抗着。可是很快就被淹没在了这股黑色洪流之中。

    骑兵阵从人群中跑了个对穿,我连续听到了十个最先退出国家满员的消息,再往后就是连续听到我获得五百奖励点地提示。这一个冲锋至少干掉了三四十人。

    别看骑兵们一次冲锋就让国器持有者损失了三分之一。事实上这反而说明了国器持有者有多么的强。你想啊!我的骑兵又不是一两个人。那可是一万多骑兵啊?这些人在经历了之前的战斗后居然还有五十多人顶了过来,这种战斗力难道不叫恐怖吗?事实上刚刚这次冲锋反到是我的骑兵损失比较多。一万多麒麟武士这么一次冲锋居然损失了四五百人,整整是敌人的十倍。不过我们人多,十倍也不在乎。

    再次减员四五百人的麒麟武士大队加上二十一名铃音骑士刚好够一万,大队人马冲出一里多地之后转身整队之后立刻起了二次冲锋,这回国器持有者们已经彻底乱套了,之前的冲锋即使飞起来的人也没能讨到好。麒麟武士都带着绳子,不少飞起来的人都被套住拽了下来,之后被惨的更惨,还不如不要飞来的好点。

    眼看着骑兵队再次重近,不知道哪个国器持有者突然喊了一声:“别怕,大家一起用大招,这些召唤生物防御低的很。”

    其实这话也就他们这些国器持有者能喊的出来,麒麟武士就算再渣也有七百五十级啊,那是能用防御低来形容的吗?不过碰上这帮国器持有者确实不能叫防御高,就好象在我们龙缘集团面前,资产不足一万亿人民币的都只能算小型企业一样。醉露书院

    那个国器持有者的喊话多少还是起了些作用,在骑兵队即将撞上敌人时我只看到一片光影乱闪,这些家伙的技能是一个比一个花哨,各种光刃激术到处乱飞,我这边的属性读数上麒麟武士的剩余人员数简直比日本的股市跌的还快,瞬间就只剩下一半了。不过这片大招毕竟只干掉了一半的麒麟武士,剩余的五千麒麟武士依然还是冲了过去。

    刚放完大招的国器持有者们正处于虚弱状态,结果这次虽然冲击人数下降,反而战果还扩大了。系统突然提示我们现场剩余人员不足二十了,并且通知我们消灭一个敌人的奖励从五百属性点上涨到了一千点。

    一千自由点,这绝对是个对任何人都有吸引力的奖励,几乎是瞬间所有国器持有者全都戒备的从别的国器持有者身边自动让到了一边。

    我再次打开帮助系统询问道:“现在还有保持完整建制的国家吗?”

    “是的。”系统的回答让附近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因为我开的是广播模式,所以周围所剩不多的国器持有者全都听见了系统的回答。

    刚刚系统才提示现场地国器持有者已经不足二十人了,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有国家保持着完整建制,这样的结果怎能不让人惊讶?

    真红突然反应过来也打开了帮助系统问道:“剩下的是哪个国家?他们有几个国器持有者?”

    “剩余国家为冰岛,该国拥有三名国器持有者,目前全部存在。”

    “什么?”这声不是我们喊地,而是鬼手信长喊的。这家伙虽然是我们的主要目标,但战斗力真的很不错,这样强烈的打击下还能坚持到现在。着实不太容易。也正因为他打的辛苦才会这么大反应,他拼的这么辛苦也只有自己活了下来,另外两名国器持有者全部阵亡。可这个冰岛怎么看都不像是很强的国家,居然会有三个国器持有者,而且全部存活,这实在是让鬼手信长的心里非常地不平衡。

    真红忽然对我喊道:“不对。战场根本没那么多人,那三个冰岛的国器持有者根本就不在这里。”

    “什么?”这声几乎是剩下的人一起喊出来地。现在不光是鬼手信长不平衡了,连我们也都不平衡了。虽说金币挂掉有大意的成分在里面,但我们后来试图保护地德国国器持有者居然还是有人挂掉了,尽管混了个倒数第二个保持着完整建制的名次,可毕竟不是最后一个保持完整建制的国家。我们如此努力之下居然都无法争取到地东西竟然有人用耍诈地手段轻松获得了。这怎么能不让人生气?

    “主系统,我们要控告冰岛国器持有者耍赖。”

    “控告无效。”系统地回答非常干脆。“冰岛国器持有者的所有行为均与规则无冲突,所以控告无效。”

    “大家。我们是不是先把手头地事情放一放?”一个我不认识的国器持有者说道:“相信你们也不想我们战斗到最后只剩一个人的时候才突然被三个冰岛玩家联合干掉吧?凭本身打,输了也认了。这样的失败我实在是无法接受。”

    “我同意。”立刻有一个国器持有者举手表示同意。

    我指了下鬼手信长。“你们怎么样我不管,如果你们想先干掉冰岛的国器持有者我可以先不和你们打,但他我要先干掉。”

    这边的人大概都认识我和鬼手信长。也都知道我们两国的恩怨。所以也都点点头表示默认了我的话。跟着我让麒麟武士闪开了一条路让他们离开,自己则带着大群召唤生物把鬼手信长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鬼手信长这小子到也光棍。看到自己没跑了居然突然对天空大喊了一声:“我弃权,请传送我回去。”

    接受。”鬼手信长在一片蓝光之中被传送回了日本,着他干瞪眼。这小子明知道自己打不过我的这么多召唤生物,所以为了不让我拿到他身上那一千点自由奖励干脆主动退出了比赛,这样对他来说虽然结果一样,我却会平白损失一千个奖励点,这家伙还真是够狠。

    现在我们的敌人可谓已经是全部都没有了,我暂时收回了召唤生物,然后把凯玛榴斯叫了过来。巴哈姆刚刚已经在我派麒麟武士攻击国器持有者们的时候被别国的国器持有者给干掉了,凯玛榴斯因为有坐骑所以跑的快,到是没有谁能伤到他。

    “凯玛榴斯,回去以后你跟阿修福德说,不是我不帮你们,实在是没办法。”

    凯玛榴斯到是也很爽快。“你不用说了,我知道。刚刚那种混战你确实没办法把每个人都照顾到,能派这么多人召唤生物保护我们已经是算是仁至义尽了。我们的盟友关系不会有什么问题,铁十字军会记得朋友的。不过我要下说一下,一会要是那些人都被干掉之后我们要还都在,那我也不会留手的。”

    我点点头。“外人都淘汰了,咱们内部当然不用留手,大家尽管放开了比一下就是了。”

    凯玛榴斯听完立刻转身走向了附近的森林,看来他也是被冰岛的那三个国器持有者气的不轻。要不是冰岛的国器持有者使用那么无赖的战术,他们肯定是最后一个失去完整建制的国家。刚刚我已经查询过了。最后失去完整建制的十个国家抽取奖励的时候虽然不是说最后脱离地就一定最好,但却最可能拿到最好的好处。规定中详细的说明是越是坚持地长的国家,最后抽奖的时候抽到高等奖励的概率就越高,像我们中国虽然也可能抽到最好的东西,但那必须更好的运气才行。

    冰岛的国器持有者虽然借助计谋躲到了现在。但既然大家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那想要找到他们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毕竟正式开始战斗之前系统已经限制了比赛范围。越界就等于自动弃权。

    事实上事情也和我想地差不了多少,冰岛的玩家很快就被剩余的国器持有者给翻了出来。

    “你们到底还想藏到什么时候?”一明非洲玩家站在一块空地前大声地问道,可是前方并没有人回答他的话,甚至我们都没看到那里有什么人。

    正当我们都盯着这位非洲地国器持有者不知道他什么意思的时候,前方突然传来了一个高贵而冰冷的声音。“既然被现了,那就没办法了。”只见我们前面地空地上空气一阵扭曲,跟着一块巨大地冰晶突然出现在了我们地面前,然后冰晶又突然在我们面前爆成了无数碎片显露出了其中包裹着的三个人。

    “隐形冰晶?”我稍微惊讶了一下,然后问刚刚被召唤出地霜雪。“这种技能你会用吗?”

    “这不是单纯的冰霜系魔法。其中还混合了一些光明法术,我是纯粹的冰霜系,无法使用这样的技能。不过既然知道是什么样的法术了,我想我可以破坏这种法术的生成。”

    我点点头。然后转头打量起了场中突然出现的三个人。这三人分别为一男两女,而使用法术的显然是中间那名女性国器持有者。这个女人的身材非常的高挑,看上去大概有一米八五左右。一身带着淡淡幽蓝的白色拖地长裙边缘全都点缀着雪白的毛边。一眼看上去就让人觉得高贵而充满距离感。除了这身吓人的衣服之外。她的头顶上还顶着一只华丽的水晶王冠。而她的手中还拿着一根足有两米多长的巨型水晶权杖。要是看到这些还想不到她的职业那就未免有些白痴了。

    “冰雪女王?”一名国器持有者抢先说了出来。

    没错,这个女人的职业就是冰雪女王。虽然有一种野生怪物也叫冰雪女王。但玩家中也确实存在冰雪女王这种职业,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冰雪女王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干的职业。先你必须是个女人,人妖和男人全都靠边站,当然,起码你还得是冰雪系法师。最后,你必须去申请职业进阶任务,然后顺利通过任务并获得最高评价,否则只能进化成冰雪女妖而非女王。

    在冰雪女王身后站着的两个人中的那个男子一身白银战甲,不用看就知道是冰岛的特殊职业暴风雪骑士了。至于另外一个女人,这丫头的一身红黑相间的盔甲在人群中显得有些突兀,不过这也是冰岛特色职业的代表职业——炼狱猎手。这个职业其实很类似魔剑士,不同的是这个职业只允许你使用火系和土系魔法,但是就这两系法术已经非常要命了,其他系法术不会也没多大问题。

    三个冰岛的国器持有者和我们僵持了一会之后那个女王先话了。“既然已经没的躲了,那就靠实力来争取胜利吧。”

    另外两个冰岛的国器持有者点了点头。“之前的躲藏只是因为我们更有脑子,不是我们比你们弱多少,现在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们冰岛人的厉害。醉露书院”

    一名法国的国器持有者突然站出来说道:“大话谁都会说,真有本事就接他一剑试试。”我被这家伙搞的一愣,因为他居然是指着我说的这番话。他刚站出来的时候我还以为他要自己去和那家伙单挑呢,没想到这混蛋却卑鄙的把我推了出来,更糟糕的是这种情况下明知道他有拿我测试敌人战斗力的意思我还必须去,否则就不是丢我一个人的脸而是让国家丢面子了。这里都是各国的国器持有者,真正需要维护的其实是自己的国家的尊严。

    我瞪了一眼那个法国地国器持有者,然后向前走了一步,被永恒包裹着的法杖用力向地下一顿。“我知道你可能不认识我,但我相信你一定认识我的另外一个帐号。

    我是中国地紫日,如果你确定要第一个挑战我,我当然愿意接受。那么。请选择吧。我,还是那个家伙?”

    那个冰岛的国器持有者忍不住把我上下打量了一遍,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要战就找最强的对手去战。和那些臭手打只会越打越废。我就和你打,你敢应战吗?”

    “哈哈哈……居然还有人问我是否敢应战?你真是太勇敢了!我很佩服你的勇气,所以我答应你,我不用我最强的攻击手段。”

    “不用你让。”那个

    器持有者突然纵身跳了过来。我微微一侧身闪过了法杖在地上轻轻一划。一道火焰墙立刻升起来将我们隔在了两边。那家伙到也不像完全是在吹牛,技术真的很不错,一招不中立刻弹跳而起从火焰上方跳了过来打算开始二段追击,只可惜他在对付的不是那些普通玩家。和高手过招很多平时耍起来很顺手的东西却是绝对不能用的,否则就只能等着被踩了。

    这下这位暴风雪骑士刚跳过火焰墙就迎面撞上了一串火焰弹,整个人被打的在空中翻了十几个跟头才一头栽在了十几米外的地面上。要是对付一般玩家他这样连续的抢攻绝对能压制地敌人连还手都没机会,可我是高手,所以我的度比他更快。他这样不顾一切地连续抢攻只会使自己没有时间分析我的战斗方式,这绝对是重大失误。

    对方落地后也意识到了不能拿我当普通人对待。所以他没有马上再次冲上来,而是站在了那里。“以一个女人来说你做地真地很不错。”

    “什么?”我身上轰地一声腾起了熊熊烈焰。“你居然敢嘲笑我?”

    周围的人稍微愣了一下之后大部分人都意识到了出了什么问题。当然也有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地。比如说那边那个说错了话地家伙依然是一脸迷茫的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得罪到我了。

    我根本不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双臂一张,整个人立刻缓慢地漂了起来。背后地长随着熊熊燃烧地火焰也开始缓缓飞舞了起来。

    “我说什么啦?”那家伙依然没搞清楚状况。

    冰岛的那个女王这个时候终于想到问题所在了。她赶紧对着自己地队员喊了起来:“他刚刚说自己是紫日你没听到吗?”

    那家伙一脸问好的反问道:“我听到了啊!可是那和她的表现有什么关系吗?”

    女王身边的那个女人大叫了起来。“你个笨蛋难道不认识紫日是谁吗?”

    “难道我应该认识吗?”

    那个女人本来还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无奈的说了句:“你没救了!”

    此时我已经快飞到了那家伙身边了,他不得不全心全意的应付我的攻击。谁知道我根本不给他机会。我将法杖一举。“太阳召唤。”我整个人身上金光一闪。跟着整个人都变成了一个光体。强烈的辐射使的周围的空气开始迅升温,地面上的植被迅被烤干脱水然后燃烧了起来。最后化为了一堆灰白的灰烬,连泥土都快干裂粉化最后又再次结晶成了别的物质。周围的空气也开始逐渐变的躁动起来,滚滚热浪中连光线都变成了波光粼粼的样子。

    “喂,你不是说不用最强的招数吗?”那个家伙这时候也开始害怕了。

    一开始怂恿我出战的那个法国人笑着大声喊道:“哈哈,他的最强技能就是召唤兽,你只要没看到他召唤战斗生物那他就没有动用最强技能。”

    “什么?”

    “没什么什么的,因为你马上就会了解到我们的实力到底有多大的差距。”我在空中迈步走向了那个家伙,随着我的靠近他开始不断的后退,因为附近地温度已经使他无法站立了。高温正在迅融化他的盔甲。暴风雪骑士的盔甲虽然看起来像白银,但实际上却是冰做的,温度太高是会化的!

    那家伙边退还边说着:“不要以为你用这种技能让我不能睁眼我就怕你了。”说着他突然向着我的方向用力挥出了一剑。

    “寒冰风暴。”

    “哈哈哈哈!你这个笨蛋居然对着太阳使用寒冰风暴,难道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吗?”在我说话的瞬间他地寒冰风暴已经在半路就蒸光了。

    “我……我……我……!”那家伙终于开始害怕了。

    我抬起法杖向他一指:“日喷射。”一道火焰突然从法杖尖端喷射而出迅绕过那家伙转了一圈又飞回了我地法杖尖端,那家伙被环在火焰环之中还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可就在这时候,火焰环突然一亮,那家伙连惨叫都没来及出就瞬间化做了一缕青烟消失在了环中。

    干掉那家伙之后我随手一挥法杖。周围的火焰突然全部消失。我也平稳地降落到了地面,只有结晶化的地面还在诉说着之前地可怕高温。可我刚转过身就突然现刚刚被我干掉的家伙居然又出现在了那个女人地身边。

    “你……?”

    那家伙心有余悸的看了看我。然后问身边的女王道:“大姐头,她刚刚用的是什么招啊?威力也未免太强了吧?我感觉生命值一瞬间就全部被抽空了!”

    “那不是什么招数。而是用绝对的温度瞬间把你汽化了,你当时没看见。你的身体只留下了一偻青烟。”

    “难道是那个光环?”

    “白痴,那是日,号称可以瞬间汽化一个星球的巨大能量环!当然了,他的技能不可能挥出真正日地力量汽化掉一个星球,但烧掉你这个白痴是绝对够用了。”

    “我到底哪里出错啦你们一起骂我白痴?”这家伙居然到现在还没明白过来到底哪出错了,还真是白痴的够彻底地。

    那个炼狱猎手实在忍不住向他解释道:“他之前不是说了他的大号叫做紫日吗?你难道没听到?”

    “我当然听到了,可是我不知道紫日是谁啊!”

    “我……!”那女人气地敲了这家伙一个暴栗。“真被你气死了!紫日就是那个全游戏第一玩家,世界第一行会冰霜玫瑰盟地会长。动动手指就能平掉一个小国家。”

    “是他?可是紫日怎么变成女人啦?”

    “你是要气死我们是不是啊?你都不看论坛地吗?紫日本人长的非常漂亮,游戏内地大号和小号又是按照互补方式设置地。他的大号为了强化男性特征,所以小号就更加的女性化了。不过这个紫日地性格极端阴暗。最恨别人说他是女人。现在知道为什么她火了吗?”

    “原来是人妖啊!”

    “我……算了。我不认识你!”那个女人做了一个想掐死他地动作,想想又放弃了!她转身对我喊道:“这家伙是白痴来着。你要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反正我们国家已经是最后保留完整建制地国家了,少他一个也没什么影响!”

    我这个时候已经冷静了下来

    .|.现家伙明明被我干掉了为什么会突然重新复活过来。这如果是个技能未免也太强了些吧?这不是等于平白多了条命吗?小凤地复活技能也才只能复活一次而已。而且还只能保留一半生命值。这个家伙居然能完整复活。这技能实在是太强了!

    看到我盯着那个家伙,中间的女王突然说话了。“想知道他为什么能从刚才地攻击中逃脱吗?”

    我摇了摇头。“别想欺骗我。如果在日完成前他确实有逃脱的可能。

    但日完成后就具备了空间切割能力,绝对的能量是可以连空间法则一起切断地东西。他绝对不可能从中间跑出来,所以——他刚刚根本就不是逃跑。而是再次复活了。”

    被我揭穿地女王并没有丝毫地紧张。而是很平静的说道:“不错。他确实复活了,但那不是他地能力。而是我的。”

    “你这样是要和我谈条件吗?”听她的口气我就知道她绝对是想要利用我。

    果然。女王开口道:“我的要求很简单。你先不要参加这些人围剿我们的战斗,当战场上只剩你和我们之后我会告诉你他为什么可以再次复活而不被踢出任务。”看到我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看了眼真红和凯玛榴斯后她立刻又道:“当然,你的朋友也可以保留下来,只要他们不参加对我们的围攻。等到只剩我们这边三个和你们三个地时候我们再公平一战如何?”

    “交易……”我故意停了一下。“拒绝。”

    “为什么?”对方显然相当惊讶。

    “因为……我不喜欢太聪明的敌人,那会让我额外费很多事。”

    “你不能这样!我会记得你地!你会为此后悔地!”女王地表情到现在为止第一次出现了比较明显的情绪波动。

    “事实上威胁我对你毫无益处,如果你之前就表现地这么不冷静且愚蠢我或许会考虑和你合作,但那是你表现的太过聪明了一些。放松女王大人。这只是个比赛。失败了也不过是损失一些奖励而已,你觉得为此得罪我这样地人很值得吗?”

    “你……真是让人气愤!”女王最后想想还是忍了下来。“那么你是要联合这些人先干掉我们了?”

    “不。”我地回答让大家都傻眼了。

    一明国器持有者忽然问道:“难道你想坐山观虎斗?”

    我依然只回答了一个字:“不。”

    “你既然不想帮他们。又不肯帮我们。还不想坐收渔人之利。难道你打算主动退出不成?”

    “不不不不,你们都搞错了。我是想要把你们全部干掉。由我自己,而不是让你们互相残杀。”

    “你要一个人对付我们全部?”那些国器持有者全都惊讶的看着我。

    我看着他们反问道:“你们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我知道你们在想我很傻居然要一个人挑战你们全部。但我反到觉得你们比较傻。”对方一听就要火。但我却没给他们说话的机会而是抢先继续说道:“难道你们都忘记了吗?我们这几个人每人可是都价值两千自由点啊?”

    我的话简直就像是在平静的湖面中投下了一枚重磅炸弹。之前这帮家伙光记得气愤了,的确是把奖励这茬给忘了。现在我一提这帮家伙才忽然想起来自己这些人身上都有奖励点的,这种时候不应该把其他人看成敌人,而应该看成是携带特殊奖励地“高级怪物”,所以现在要做地不是划分阵营,而是抓紧时间“抢怪”。

    “这么说的话……!”一名国器持有者突然了疯一样的攻向了身边地另外一名国器持有者,其他人看到之后也开始跟着做。场面瞬间就乱了套。原本还算完整地同盟瞬间就变成了大乱斗。

    “干地不错。”冰雪女王向我比了个大拇指。

    我向她笑了笑,然后问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没错。刚才地一切不过是为了让那些国器持有者之间打起来,因为我的确是很想知道刚才那种不死地能力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我正等待着对方地回答。谁知道冰雪女王却突然脸色一变。“不。我不会告诉你地。这是我地特殊能力。但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所以我不能告诉你。”

    听了她地话我开始转身正视她。然后把法杖拿了起来。“本来我以为你会是个聪明地朋友,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地愚蠢。”

    “不要用自己地标准去衡量别人。”

    “我知道说什么你也不会改变主意了。但是我不得不再次告诉你。你的做法实在是太让我吃惊。如此愚蠢地行为居然会出现在你这样的人身上。那么……”我把法杖平举指向了冰雪女王。“让我们用武器来交涉吧。”

    “正和我意。”

    冰雪女王正要上前忽然被身边的炼狱猎手给拦住了。“还是我来吧。我很想了解一下他这游戏第一玩家到底是个什么实力。”

    冰雪女王点点头:“那么交给你了。不过你要小心一些。如果你想掂量他地实力我就没法为你再准备一个不死之身了!”

    炼狱猎手点点头。然后用手中燃烧着火焰地长刀指向我道:“我叫莉莉丝。你最好记住这个名字,免得别人问你到底败在谁地手上你都不知道。”

    “好大的口气。那么……现在让我看看你地实力是不是像你的信心一样强大。”我将法杖猛的向天上一抛。然后迅原地转了一个圈,一道金色光圈以我为中心迅扩散了开来。“日冕光环。”

    冰雪女王在后面大声提醒莉莉丝:“千万别碰他的光环,那东西不能挡!”

    莉莉丝本来就没打算碰日冕光环。她之前已经知道了我地攻击技能温度高的可怕。所以一开始就想好了躲避地计划。在光环经过她身边时她整个人突然一闪。跟着就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光环之内。我被她地技能搞的一愣。这算什么能力?难道是瞬间移动?

    莉莉丝显然不想浪费这个好机会。一次瞬闪之后立刻又是一次闪亮。下一秒已经到了我地面前。不过她太高估自己的度了。我就算是愣神也不会太长时间,这会我在反应过来了。她地长刀刚一劈下来立刻就被一根法杖挡了下来。她立刻在刀上加力企图压制我地力量。可是没想到不但

    住我反而被推了出去。趁她惊讶的时候我已经一杖子上,把她打的踉跄着退了几步才算站稳。

    “很惊讶是吗?”我笑着说道:“你看我长地细嫩就把我当成弱不经风的小姑娘了吗?我可是地地道道的男人,而且,这法师职业也不是完全不能近战。你难道不知道我练地都是逆向职业吗?”

    “逆向职业?”莉莉丝显然并不太清楚我的特点。

    冰雪女王向她解释道:“他地大号紫日明明是召唤师平时看起来却像个战士,但据说他的最强技能却是个法师技能,而且公认的最强能力就是召唤生物。他地这个小号银月也差不多。除了脸蛋漂亮地让女人都嫉妒之外,这个法师之身也是装样子地,他的近战能力并不战士差到哪去。而且一旦他进入太阳神状态再张开领域敌人就根本无法近身了。”

    莉莉丝点了点头:“也就是说这家伙地实际战斗方式和表面看上去完全都是反的喽?”

    “基本上是的!”

    “那我就明白了。”莉莉丝突然一甩手把手里的刀扔了出来。

    看她的样子似乎是打算用那把刀吸引我的注意力,所以我根本都没躲那把刀。而是提升周围的温度企图融掉那柄刀,可事情却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那柄刀居然穿过了太阳般的高温领域直接射到了我的身上。当然。就算命中也没什么。誓约套装可是上位神器。一把刀就能扎的穿那就不叫神器了。

    火焰长刀在誓约套装上擦出一溜火星之后掉了下来。我的眼睛则动也没动的依然紧盯着对方的移动。莉莉丝果然在刀飞出之后就动了起来,但这次她没有使用瞬移技术。而是迅的潜入了地面下。就在她完全没入地面下的瞬间我猛的将法杖举起用力向下一顿,法杖带着枪尖的底端猛的插进了地面。“熔岩地狱。”

    整个地面都瞬间融化,高温将地面完全烤干然后迅结晶化最后又因为高温突然融化成了一坑的红色岩浆,然而就是在这种可怕的环境中莉莉丝居然又冒了出来。她完全没有受到影响熔岩的影响,突然从熔岩中钻出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法袍下摆用力一拉整个人都飞了上来。

    被她抓住的瞬间我就意识到自己到底哪里出错了,可是这种时候想到已经来不及了。莉莉丝已经飞到了我的身边,然后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不过她并没有掐下去,因为她在碰到我的脖子瞬间已经感觉到了一样坚硬的物体顶在了她的咽喉上。

    莉莉丝用缓慢的度低头看了看咽喉上那柄闪着璀璨光芒的漂亮匕,然后再次看向我的脸。“我不得不说你的反应很快。”莉莉丝无奈的说道。

    我也笑了笑。“你也不错,居然能想到用嚣张的语言让我放松大意。我早该想到炼狱猎手是火系免疫的!”

    “对,我不光火系免疫,而是光明系全免疫,你的太阳神技能对我全都无效。只是我没想到你的动作这么快,这样都能制住我。”

    我忽然偏过头越过她看向后面的冰雪女王。“嘿,我现在又现了你的一个特点。”

    冰雪女王很平静的反问道:“哦?真的吗?”

    “是的,我现你复制的不死能力存在缺陷,不然这位莉莉丝小姐就不会害怕我抵住她地咽喉了,她完全可以和那位暴风雪骑士一样再次复活吗!”

    “但是你想错了一点。”掐着我的咽喉的莉莉丝突然眼光一变。但是我没听完她地话就先把一枚水晶泡泡按在了她的身上,她的后半句话嘎然而止,整个人瞬间被一只水晶泡泡所包围。

    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

    我抬手在泡泡上轻轻一弹,那个包裹着莉莉丝的水晶泡泡立刻滚了出去,莉莉丝在里面拼命喊叫锤打,可是却毫无作用。她整个人就像漂浮在太空中一样悬浮在水晶泡泡的中心,不管怎么挣扎扭动都碰不到泡泡的边缘,也就是处于一种有劲无处使的状态,急的她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然后说道:“能够有机会杀我地人并不多,你算一个。可惜你没把握好机会。现在你先在那里玩一会吧,我要先把别人都干掉再回来对付你。”

    “你快放我出去!”刚才还很自信的莉莉丝被困在了泡泡里立刻就变的情绪紊乱了起来。其实这是人地共同特点,就好象很多战士都不怕死。但面对即使用生命也无法撼动一丝一毫的级敌人很多人都会失去反抗意志一样,被困在泡泡里地莉莉丝虽然实力不错。却无法忍受这种禁锢方式带来的精神压力。

    冰雪女王看同伴被封了立刻向我射出了一道蓝色的寒冰之枪,同时命令那个刚复活地暴风雪骑士去救莉莉丝,只是寒冰之枪还没碰到我就变成了一团水蒸汽。而那名暴风雪骑士也在冲到水晶泡泡旁边之后变地束手无策起来。这水晶泡泡毕竟是高级奖励。效果可不是一般地好。那暴风雪骑士一剑下去到是砍进去很深。可是剑一拔出来泡泡立刻又愈合成了一个整体,根本就像没有受到任何攻击一样。碰上这种软硬不吃的泡泡那骑士算是彻底没主意了。他宁可和我对战也不想和这个泡泡在那里对抗。

    现攻击无效同伴也无法得逞之后冰雪女王突然喊道:“先别管莉莉丝了,那只泡泡大概是有时效性地,也许一会自己就会爆开,你过来帮我护法,我用大型技能干掉他。”

    “明白。”暴风雪骑士立刻冲过来打算暂时挡住我为冰雪女王争取时间,可是我根本都没给他机会。一道旋风卷过我的身体,我整个人迅切换到了紫日形态,跟着手腕一翻,一堆小球滚了满地都是,然后又是一阵旋风卷过,我又切换回了银月状态。

    三百六十八枚魔力跳弹刚一落地立刻就开始四处飞射,而且在飞射过程中不管碰到什么都会立刻开始加反弹,每反弹一次度就会翻一倍,十几次反弹之后就已经快的只剩下一片光影了。

    我一指那名暴风雪骑士,所有小球全部在地上一次反弹之后闪电般向暴风雪骑士撞了过去。暴风雪骑士一下看到这么多小球立刻挥舞起自己的长剑向把小球挡开,可是那些球居然在同一时间一起撞上了他的剑。要说一次打飞一只球,那不过就和打棒球差不多,大三

    八只球同时命中一把剑,那冲击力就不是一般人能想以,理所当然地,骑士地剑瞬间脱手,反弹的力量居然还把他也掀翻在地。被剑隔开地小球落地之后立刻四下弹开,一接触物体之后它们立刻再次弹了回来。骑士慌里慌张的爬起来打算防御,没想到一枚小球突然以极其刁钻的角度正中他的脚腕,跟着他就觉得膝关节后面也中了一下,两次力量刚好使他的腿向前一弯,整个人立刻失去重心再次倒了下去。他翻了个身一撑地面想再爬起来,可是一只跳弹却突然撞上他的手腕,疼的他手腕一抖,又趴回了地上。这下不等他再次爬起来立刻就是一堆小球一起撞了上来,瞬间就把这家伙打的出气多进气少了。

    “你们是不可能战胜我的。”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暴风雪骑士居然硬撑着又爬了起来。

    “因为我们还没有出手。”凌从我身边走了过去。“我知道战斗中需要集中注意力,所以很多人都会在战斗中忽略一些平时不可能忽略的问题,但忘记我的主人是名召唤职业者却是你们最大的失误。那么……现在……让你们好好的明白一下,这失误到底有多大。”

    伴随着一声嘹亮的龙吟,小龙女突然以龙形冲出了凤龙空间,强大的气流将已经快要准备完攻击魔法地冰雪女王给整个带翻在地,原本即将完成地魔法也因此而突然中断。瘟疫跟着小龙女后面钻出凤龙空间,然后一脚将暴风雪骑士踩在了爪子下面。冰雪女王看情况不对爬起来想跑。却突然感觉脖子一凉。一柄闪着寒光的华丽长剑已经顶在了她地咽喉之上。玲玲低头看着脚下的冰雪女王冷冷地说道:“下次记住,没有看到我们出现。那就是说主人他只是在和你们玩游戏。”嚓……话音结束的同时玲玲的剑猛的一挑,几滴鲜血随着剑刃一起飞了出去。玲玲抓着手中的圣剑耍了个华丽的剑花然后还剑入鞘。而冰雪女王则不可置信的捂着脖子倒了下去。

    “你……!”暴风雪骑士看到冰雪女王被干掉了还愤怒地想反抗,可惜被巨龙踩着的身体没能移动分毫。

    瘟疫看着脚下的骑士说道:“就算是白痴也该知道被巨龙踩在脚下就没有翻身地余地了,你看来还不如白痴,那么……游戏结束了。”瘟疫把全身地重量全部集中到了这一只爪子上用力向下一踩,只听咔嚓一声,暴风雪骑士地身体瞬间变成了一堆肉酱。

    小纯用手指戳了戳还包裹着莉莉丝的水晶泡泡。

    “这个怎么办?”

    凌对着水晶泡泡一抬手,水晶泡泡立刻收缩成一团飞入了凌的手心。莉莉丝因为水晶泡泡消失而突然掉在了地上。但是还没等她有所反应,一枚黑色地光弹已经先一步撞上了她地身体。没有任何爆炸和光影效果,光球刚一接触莉莉丝就瞬间扩大。包裹住莉莉丝整个人之后光球又再次缩小最终消失在了原地。而莉莉丝也跟着不见了。

    我这边得到了消灭三名国器持有者地提示。六千自由点进帐,这声音还真是不亏。可是当我转头准备去对付其他国器持有者地时候却得到了系统提示。“目前国器持有者数量进入十人倒计数状态,现在起每消灭一名国器持有者可获得三千自由点。请各位努力争取最后地胜利以换取更大的好处。”

    真没想到国器持有者地混战度这么快。我才干掉三个人那边已经有七个阵亡了。剩余的十人中我和真红还有凯玛榴斯算是一伙的。那么剩余地七人都要优先干掉了。等只剩我们三个地时候我会先和真红一起干掉凯玛榴斯。至于真红。反正只剩我们两个了,大家各凭本事。输赢都没什么大不了地。

    虽说要先对付另外七名国器持有者,但毕竟这七人值两万多点自由点,所以谁抢的快还得看个人本事。真红毫不相让地冲向了一名国器持有者缠斗了起来。能坚持到现在的都不是菜鸟。即使是真红也不可能像对付普通玩家一样一拳一个。凯玛榴斯自己也找了个敌人打了起来。只是结果稍稍有点意外,因为凯玛榴斯自己居然先被干掉了。成了剩余十人中第一个被淘汰的。

    剩下的我们九人中真红一对一和一个国器持有者打了起来,我和自己的魔宠同时对上了五个人,还有两名国器持有者互相在打。虽然是一对五,但我这边反而是最快的,因为我的魔宠并不止五个,人多欺负人少本来就比较快。我搞定这五个敌人不久真红也搞定了自己的目标,剩下的两个人我和真红一人分了一个。我这边人多,度当然比较快。就在我的敌人倒下之后系统提示又响了起来。“最后三强争夺战开始,现在每消灭一名国器持有者可获得五千自由点及一个抽奖辅助技能,请各位加油。”

    五千自由点这个我们只是感觉比较多,但后面那个抽奖辅助技能却把我们搞糊涂了。从字面意思翻译,抽奖辅助技能可以理解成抽奖用的技能,可问题是抽奖能用什么技能?难道是像电视问答节目打电话求助?

    虽然搞不清楚功能,但既然作为三强决赛的奖品就不会是太差的东西。现在应该专心战斗。

    由于我认为真红基本不可能战胜我,所以我没去攻击硕果仅存的那个国器持有者,想把这个人的奖励让给真红。我承认真红的战斗力相当可怕,但我毕竟魔宠太多,如果我无耻一点不和她接触,就算光用召唤生物耗也能把她耗死。

    真红知道我有意让她,三下两下解决了面前的敌人后反而停了下来。“老大,就剩我们俩了!”

    我笑着点了点头。“你是直接认输还是要试一下?”看真红要说话我立刻抢先道:“先说清楚,和你打我不会轻敌的,召唤生物我会一个不剩的全部召唤出来,你要确定这样都能干掉我可以考虑打一次,反正这里战斗死亡也没惩罚。”

    真红摇了摇头:“不用了,我认输。虽说我很相信自己的实力,但你的召唤生物实在是多的有点变态了,我还不想被人群殴。”

    “哈哈,你们居然还在。”一个嚣张的声音突然出现打断了我和真红的谈话。

    
推荐阅读:遮天 莽荒纪 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官门 剑傲重生 明末边军一小兵 战神变 君临九天 我的民国不可能这么萌 召唤美女军团 巫师世界 抗战之红色警戒 宋时归 全能闲人 重生世家子 最终信仰 资本大唐 雅骚 恐慌沸腾 重生之红星传奇 龙骑战机 雄霸蛮荒 异界全职业大师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