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五十九章 人性、政治、利益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其实我这么问就是看出了松本正贺非常的“有恙”,所以才故意激怒他。【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不管怎么说,一个失去理智的敌人总好过冷静的敌人,再说我也确实对松本正贺现在的状况很好奇。眼前的松本正贺已经远不是当年的松本正贺了。当初和我交战的松本正贺是自信而强大的敌人,虽然最终因为我的原因他丢掉了地位,可眼前的景象也未免太寒碜了一点。

    当初我记得松本正贺拥有一套非常不错的套装,可是如今再看他……一身随处可见的平明级忍者装,手里的武器居然还不是忍者专用的忍者刀,而是柄长柄武士刀。对于大部分外国人来说东洋刀就是东洋刀,没有什么种类之分,然而和日本人干了这么多次仗的我自然不可能不认识日本人的武器。在日本,不同的人使用不同的刀是有着严格区别的。虽然我不清楚其中的具体分级,但至少我知道忍者用的是绝对不是这么长的刀。忍者刀应该更短更弯一些,这种长而直的并非忍者用的武器。作为一名忍者连象样的刀都配不到,这样的待遇实在很难和松本正贺的身份联系起来。再看他身上的服装,除了明显的有破损之外档次也非常低,根本就是大众级都不到的垃圾货,我真的很难想象松本正贺为什么会穿着这样一套装备出现在这种看起来并不是很重要的伏击队伍里。

    事实上听到我的挖苦之后松本正贺的表情就变的异常的暗淡,他原先那种傲气和自信我现在在他身上已经一点也找不到了,感觉就好象是换了个人一样。

    “尽管嘲笑我吧。”松本正贺破罐子破摔的说道:“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满意了?”

    我再次看了看松本正贺的表情觉得他不是在做假,于是收起了笑容问道:“你该不会是被赶下台之后遭到了排挤吧?”

    “哈哈哈哈……!”松本正贺突然放声大笑起来,不过那笑声中却充满了凄凉。“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我为日本玩家的利益牺牲了那么多,没想到啊没想到,最后真正了解我的人居然会是你这个头号敌人!哈哈哈哈……”松本正贺说到最后已经分不清楚是在哭还是在笑了,总感觉他好象有点神经不正常地样子。

    其实松本正贺现在的情况我已经大致能猜到一些了。在国战开始前松本正贺一直是日本人的领头羊,甚至于在后期战争开始之初日本连续失利的情况下他还自己出钱补充了大部分战场款项。然而最终战争还是出现了一面倒的失败。鬼手信长就是在那个时候崛起的日本玩家中的新一代领袖,而之前地战争失败的责任则全部被推到了松本正贺的头上。要说对日本的功劳松本正贺不可能没有功劳,不过讽刺的是最了解这点的不是日本人,而是我这个敌人,因为凡是我们在日本遇到的阻力基本都是由松本正贺造成的,要不是他可能国战还没开始日本就已经被灭国了。不过很可惜,我了解这些日本玩家却不了解。当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地时候这个人会动脑筋想事情。但当这个世界上有着一群人时只有个别人会去想问题,大部分则比较喜欢偷懒,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自己根本懒得去想。这种行为就叫做随大溜,新一代的日本领袖们需要彻底掌握控制全就必然要破坏先代的地位,于是黑锅全扣到了松本正贺脑袋上,不愿意动脑筋的大部分国民也跟着相信了这些黑锅就是松本正贺本来应该背起来的,所以松本正贺就瞬间从国民英雄的神坛上栽了下来。一夜之间英雄变狗熊,地位被撤、神器被抢,现在混的连套象样的装备也搞不到了。这么大地落差松本正贺还能坚持住没疯掉已经说明他自制力强了,要是一般人早崩溃了。

    松本正贺正在那疯狂的哭笑,一个狠毒的声音突然打断了他的声音。“松本正贺你在那里什么疯?你想扰乱军心帮助中国猪吗?还不快去对付紫日,你以前不是和他打过吗?”

    仅仅凭借几句话和旁边的人的态度我就已经大致搞清楚了这些人地关系。刚才那个说话的显然是这次地带队人物,而松本正贺居然不是这次的负责人,他竟然沦落到只能当一个步卒的地步了。所以说人民这个巨大的集体才是利益的最大需求群体。尽管本着法不责重地原则,很少有人敢于指出人民也会犯错,然而事实就是人民这个团体恰恰就是真正地利益实体。尽管做为人民这个巨大集体组成部分的每个国民可能都是普普通通地善良人,但这个集体的总和却实际上表现出了最最极端的惟利是图与贪婪。对利益的绝对追求使的人民这个大集体不可能容忍任何的利益损失,你能为这个集体创造价值,那你就是英雄。而一旦你做的不好,那么这个集体就会瞬间否定掉你。尽管不好听。但人民这个集体实实在在的是在履行着“有奶就是娘”的生存原则。松本正贺现在已经被榨干了,所以他不再是日本人民的保护神和精神领袖,而是成为了一个比普通成员都不如的被淘汰掉的“娘”。其实遇到这种事情的人松本正贺不是第一个,想想苏联的社会革命就知道了。当年推翻沙皇时高喊着**好,之后顶不住美国人的金钱攻势了又开始喊还是资本主义亲。无非就是看谁给的好处多罢了。说实话松本正贺落到这步田地也有他自己的因素在里面。不了解人民本质的人不配当领袖。掌控人民就是在玩火,玩的好烧光敌人那是本事。玩不好烧了自己也不能怪人。像松本正贺这样不会玩火的一开始就不该坐上那个位置,驾驭不了社会马车还想当领袖的人最好还是做好玩火**的准备。但是……尽管松本正贺玩火玩过头了,但我却非常高兴,因为我现了一个巨大的机遇。

    占便宜我认第二相信也没谁敢认第一了,现在的松本正贺虽然成了日本人的弃子,但那些抛弃他的是无知的普通玩家,其中很多人甚至都没见过松本正贺,他们只是听别人说就跟着做地随大溜人员。可是我不同。我不是人民的一份子,至少坐上冰霜老大这个位置后我就已经不是了。我现在就是那个在玩火的人。这就要求我必须具备远比一般人更长远的见识。松本正贺还有利用价值,而且是非常有价值,他在日本的使命已经完成,剩下的价值就该为我所用了。

    看了眼那个说话的人,我抬手甩出一柄飞刀正中那家伙地咽喉,看着他瞪着眼睛栽倒在地之后我才笑着对松本正贺伸出了橄榄枝。“真没想到你居然混的这么惨!怎么样?有兴趣和我谈谈吗?”现在开口招揽不是好主意,先套近乎才是王道。在松本正贺还把我认为是敌人的现在不管说多少好话都可以归类为废话的范畴。除非让他排除这种认识我才有招揽的可能。

    听到我的话松本正贺明显愣了一下。尽管被大家所抛弃,但松本正贺毕竟是松本正贺。他从神坛上掉下来有自己的原因也有客观原因,但那都不代表松本正贺是个愚蠢的人。事实上我一直觉得松本正贺还是满厉害地,至少枪神在脑子方面就不如松本正贺。至于日本现在的领袖鬼手信长,那家伙在我眼里就是只大猩猩。战斗力比松本正贺强出不是一星半点,脑子却差了十万八千里,成天计划这个计划那个,动的频率到是很高。在愚蠢的普通人眼里好象很积极的样子,其实效果远不如当初松本正贺的安排。想想,当初松本正贺依靠一个月一次的战斗计划硬挡了我们一年多,鬼手信长平均三天一次的进攻计划却丢掉了三分之一地国土,哪个更厉害一比就出来了。

    “你想收买我?”松本正贺一下就猜到了我的意思。

    我没有否认。既然打算招揽就不能用对敌人那套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点水平我还是有的。“如果我落魄了,你会放过这个机会吗?”

    松本正贺没做思考就斩钉截铁的肯定道:“不会。”

    “所以我也不会。”

    “你这混蛋居然想判国。我砍了你。”松本正贺身后的一个忍者突然出手捅了松本正贺一刀,我当时简直想笑出声了。真要感谢这个白痴,要不然我估计说服松本正贺起码要多花好几天时间。

    松本正贺虽然本身实力就不如鬼手信长,现在的装备也过于糟糕了一些,但那都是相对我们这些高端势力而言地。相对这些垃圾兵他还是很强的。那刀虽然确实捅中了,但松本正贺让开了要害。所以只是受了很重地伤,并没有当场就挂掉。后面的人还想再补刀。但是立刻被一支箭射中了额头直挺挺的向后倒了下去。附近几个想动手的立刻被冲上去的铃音骑士撞到了一边。斯哥特一把抓住松本正贺地后领把他扔了出来,国王和二世一起上前帮我接住了松本正贺放到了地上,小纯立刻开始使用治疗术帮他恢复伤口。

    松本正贺看了看我然后苦笑了起来。“很愚蠢是吗?”

    我冲他露出了一个很真诚地笑容把松本正贺搞的一愣神,这可能是他第一次看到我这样笑。在他还在愣神地时候我向他伸出了一只手。“既然站在这个位置上就该知道自己能得到什么和可能失去什么不是吗?你难道不认为这样也很有趣吗?”

    松本正贺没有扶我的手而是自己努力着站了起来,但是在这之后他却露出了一个非常平静的笑容。我知道他相通了。“一直以来我都输的很不甘心。因为我现自己的手下总是不如你的,所以我觉得我是输在辅助力量上。而不是我自己的实力上了。但是今天,我突然明白了。这些部下不是自己撞到你怀里来的。能把他们聚集起来就是你的本事,这也是我们的差别。你注定是个领导者,而我只够格做一名指挥者,我服了!”说完他爽朗的伸出了一只手和我握在了一起。

    “你的国家情节怎么办?”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观。之前我认为爱国就是我的一切,但我玩火失手了,烧了我自己。现在我已经没有资格谈什么爱国了。日本已经不是我的祖国了。不是我要背叛她,而是她抛弃了我。那么,我没什么好内疚地。”说到这里松本正贺突然很沉重的道:“知道我为什么混的这么惨还在玩《零》吗?”

    我摇了摇头。说起来这还真奇怪。要是一般人肯定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愤怒的离开游戏再也不会玩了,可是松本正贺居然还是坚持在这里,这点到是我一直也没想通的。看到我疑惑的表情之后松本正贺带着苦笑说道:“说出来你可能会笑。你大概不知道,我在日本有间公司,是我父亲留给我地。严格来说我应该算是个富家公子。战争初期为了阻止你们的支点城建立我投入了大量资金,最后甚至不惜以公司做抵押贷款组建军队进行反击,因为我相信《零》是宽金融游戏。只要操作的好它是可以产生实际利益的。然而战争失败了,所以利益就不存在了。没有资金偿还贷款,我的公司也没了。父母过世之后公司是我的全部,现在我连生活费都成问题了。参加这样的袭击队每天还能拿几个水晶币的报酬,勉强够我吃饭地。你明白了吗?”

    “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了!”我随便安慰了他几句让他先不要着急,我们行会会帮他解决生活困难的。

    其实松本正贺混到这样子也并非完全是因为他贷款赌对中国战争能获得胜利,只是真正的原因属于机密我不可能告诉他这个日本人。其实玫瑰早就说了,《零》是一枚金融炸弹。它不是个单纯的游戏。很多对经济一知半解的人可能会嘲笑我们说:“光靠一个游戏赚钱难道就能把别国的经济拖跨了吗?”我只能说有这样思想的人对经济真地不是和了解。没错,《零》确实是金融炸弹,但它真正在吸收的不是钱而是人的时间。

    一个国家的社会体系有着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就算《零》再能赚钱也不可能光靠捞钱把别国捞跨。钱这东西就是信用证明,所以它是永远赚不完的,吸收资金对我们有好处,却不是主要目地。我们的目标是真正能左右一个国家地核心——劳动力。当大家都在玩《零》的时候就会现不少人在《零》中赚到了钱,这就使《零》不再是一款单纯的游戏。因为它不光是收钱,同时也向部分玩家付钱。在这个过程中《零》的性质由单纯的游戏变化为了一种工作,虽然大部分玩家把《零》当成是业余职业,但不管怎么说它在吸收人们地剩余时间。那么,当剩余时间被吸收了之后会怎么样呢?

    答案是社会调整。由于大家地时间都花在了游戏里,各种现实中的实体性服务行业全都在向游戏中转化。这就造成了社会秩序地紊乱。拿餐饮业打个比方。人们每天为了生存实际上吃不了多少东西,比如零嘴和软饮料。这些东西对人的生存基本上是没有意义的存在。现在,大家都在游戏里享受更高等级的美食,现实中的餐饮消耗自然是大幅度削减。饭店没生意会怎么样?先服务人员不用那么多了,其次做菜的材料也不用那么多了。这就涉及两个方面。多余的服务人员会被裁掉,这些人就没了工作。而其他行业也和餐饮业一样正在裁员。这些人更是找不到工作。那么他们只能把目标投向不限制大家赚钱的《零》。当然了,这其中大部分是赚不到多少钱的。但是。《零》是一个巨大的循环机构,它在不断的用先填入的钱去支付之前的利息,也就是说被迫被吸引进来的人短时间内还是可以靠《零》生存下去的,但这实际上就是饮鸠止渴,结果当然是越喝越渴越渴越喝,那么,崩溃也就不太远了。

    事实上事情还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要不然只要国家多创造就业机会就是了。《零》之所以能成为金融炸弹就在于它是不可逆的。还是刚才的餐饮业。之前说到饭店减少食材的消耗,那么会被影响到的就将是各种食材供应单位。在日本这种现象先表现在航海捕捞行业上了。鱼的消耗下降,海洋捕捞的数量就要跟着下降。不用捕那么多鱼就不用太多的捕鱼船,也不需要太多的捕鱼工人。工人还是会被裁掉,这进一步加剧了就业危机,而船只地富裕则影响到了两个行业。一个是造船业,另外一个是燃料业。不需要船就不用造船。船厂的工人留着也是白拿工资,老板们当然就只剩一个选择了——裁员。

    根据以上的顺序向下推就是了。《零》的作用同时作用在整个国家,其结果就是反复加并推动以上的事情不断循环,最后的结果就是使社会失业率逐步增加,同时社会经济体系逐渐偏离轨道,最后彻底崩溃无非就是时间问题。

    社会是台巨大的机器,我们搞乱了其中一个零件。结果所有零件都受到了伤害。想让它重新运转起来到不是不可能,但那需要时间和金钱,而我们就是在这个时间短捞取时间和金钱。到时候最后地结果就是把别国的社会制度搞的一团糟。

    什么?你问我们国家怎么办?这个还不简单?金融炸弹的“威力”就在于它“炸断”了经济链条,而经济链条就是钱。我们国家是炸弹的制造者,我们当然知道经济问题的严重性,所以我们会尽量做各种疏导,只要保证关键点不断线,外围经济体系受到一点冲击反而有好处。大家都知道我们搞金融炸弹就是为了即将到来的太空移民。大家马上要逃命去了。留下一个烂摊子反而更容易割舍,况且异星入侵的事情也不可能一直隐瞒下去,一旦事情公开,受到冲击地外围产业产生的富裕劳动力自然可以马上投入移民产业,省得国家强制调动人民还会说三道四的不情愿。我们现在只要守住支柱性产业,其他的产业冲散了正好方便生产转移,这么好的计划上哪找去?

    事情说大了。再回到松本正贺这来。我之前就说过,这小子是个很有能力的家伙。以他的能力本来不该混的连饭都没地吃。而他现在确实就是混到了不回游戏就没饭吃的地步了,这其实就是说明金融炸弹的效果已经开始生效了,而且已经形成一定规模。

    《零》对社会的影响采用了温水煮青蛙的方式,进行度非常的慢,别国政府很难意识到出问题,而等他们真地意识到问题时就已经来不及了。他们在现问题后只要花一段时间必然能现问题的核心出在《零》这个游戏上。可是他们必须选择禁止或放任游戏展下去。放任这条傻瓜也知道不行,可禁止也不是那么容易地。不管国民教育程度多高。普通老百姓永远都是盲从和容易煽动的,等别国政府现问题禁止游戏时很多人已经离不开游戏了,那时候《零》除了是娱乐还是他们的生活来源,突然禁止游戏会让各种被掩盖的社会问题集中在一起一下子全部爆出来,那时候就不是简单的社会动荡了。生政变和内战已经算是最保守估计了。当然。前面两种可能还都是建立在我们不插手地前提下。如果我们插手,后果自己想去吧。你还别觉得可怕。要不然怎么说这是绝户计呢?

    松本正贺加入后我也没空带碧姬丝练级了,只好先让凌帮我带着碧姬丝训练,反正我地魔宠智商比玩家都高,用不着我在旁边看着。

    我拉着松本正贺先传送回了支点城,然后又跳回了艾辛格,一出艾辛格的传送阵就听外围哗啦一声几十杆长戟指了过来。“会长开让开,那家伙是松本正贺!”

    “废话,我当然知道他是谁。”

    “难你还……?”

    “把武器都收起来,这是我刚挖过来地帮手。”

    “啥?”带队的玩家惊讶的指着松本正贺问我:“你该不是要让他加入我们行会吧?”

    “你干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我是不会干傻事的。”

    “是。”那个会员立刻带着队员和npc守卫回到了各自的位置上,我则拉着松本正贺跑出了传送阵。

    刚一出传送阵松本正贺就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就是真实的艾辛格?”

    “你不是见过吗?”

    “上次来的时候是偷袭,哪能像逛大街一样东张西望啊!再说那次是晚上,而且头顶也没有那个东西啊!”

    我看了一下上方。“哦,你说上面的天空城啊!那是后来建的。现在的艾辛格分为双子城,上面地那个新城区叫艾辛格天空城,现在我们站的这个地方是艾辛格地面城,在下面还有艾辛格地下城和艾辛格核心城。天空之城向上还有艾辛格移动要塞,就是把东京轰掉了一大片的那座移动要塞。”

    “我现在知道以前和你们的差距了!”

    “其实也谈不上差距,无非就是用钱砸呗!谁钱多谁兵强,这道理到哪都不错。”

    “可我就是搞不到那么多钱啊!”

    “嘿嘿,不是你搞不到那么多钱,而是你不会用人。”我指了下远处的一座巨型建筑道:“看到那座顶上有个天平雕塑的建筑了吗?”

    “恩,看到了。难道那是法院吗?真没想到你们内部的制度居然强化到了需要建立法院地地步!”

    “什么玩意啊!那不是法院!”

    “不是法院?那是什么啊?”

    “是财政中心。专门管钱的。我们行会有一支五百人的专业金融管理队伍,专门负责世界各地的经济事物,所以我们的各个地区都在赚钱。”

    松本正贺叹气道:“我以前可是到哪都花钱,从来没听说还能赚钱的!”

    “所以说你们不会用人吗。好了,想参观有的是时间,现在跟我去见几个人。”

    松本正贺虽然之前来过艾辛格,但之后艾辛格变化太大,即使是他之前见过依然跟个土包子一样一路问东问西的。结果明明只有十几分钟地路愣是走了快一个小时才到,活活把我给累的差点准备用传送戒指了。我们刚一迈进军神的指挥中心松本正贺就激动的冲到了巨大的水晶墙前问道:“这上面显示的信息是实时的吗?”

    “当然,要不然你以为我靠什么指挥全球战略?”军神反问道。

    “什么?你能在这里指挥全球战略?”

    “当然。”水晶墙上突然弹出一个战场画面。“这是日本地区的战斗画面,好象是本行会地第二军团正在和鬼手信长控制的联盟里的保王会战斗。画面侧面的是本行会指挥官的频道,右边是前线侦察蚊子传回的战场信息,我这里还连接着战场上每个队员地频道,必要时可以单独指挥每个人。”

    “你能精确到人进行指挥?”

    “你以为呢?”

    松本正贺直到这个时候才开始打量军神。“你见过我?”

    “没有。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不过我知道你叫松本正贺。是日本黑龙会的前会长,现在则沦落成了打工者,不过刚刚你被我们会长说服加入了我们。”

    “你全都知道?”松本正贺可是一直跟着我地,他根本不知道我什么时候通知过别人。

    军神解释道:“我能时刻监视每个人身边的动静。紫日身上也有连接用的水晶通讯器,只要不是在屏蔽区我当然能知道他的情况。实际上你们在回来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

    松本正贺摇了摇头:“真是甘拜下风。你们有这样地指挥系统我们根本是无力抵挡,失败也是正常地。”说到这里松本正贺突然停在了一个画面前惊讶的问道:“这画面难道是从太空拍地?”

    “没错。”

    “难道你们有卫星?”

    “是不是卫星我们也不确定。”我解释道:“那是巴贝尔塔的攻击锁定系统传回的画面。那东西是我挖回来的宝贝,具体怎么运做的我们也不太清楚。估计可能是真的有一串卫星在天上为它服务。”

    我正说着大门忽然被推开了,走进来的是鹰。“松本正贺?”看到松本正贺的时候鹰吓了一跳,毕竟松本正贺在我们国家地位太铭感。要是二战时期的斯大林走进自己的办公室突然现希特勒坐在里面估计也是这反应。

    “别紧张,别紧张,人是我请回来的。”我赶紧安抚鹰。免得他们在这里打起来就麻烦了。

    “什么?你请他回来干什么?”鹰是武将类型的人物。对政治不能说是一窍不通,但绝对不擅长。所以他没我们那么多花花肠子。

    我先对军神道:“着急行会所有主要领导开会。”

    “需要叫到这里来吗?”

    “不用,连上通讯线路就行了。”

    “了解。”

    交代完军神我又对鹰道:“正好你来了,今天我们来商量点事。”

    我正说着背后地水晶里突然传出了玫瑰的身影。“什么事这么紧急啊?咦?松本正贺?他怎么在这里?哦……我明白了!”玫瑰可和鹰不一样,刚开始确实愣了一下,但是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老公你还真厉害,连松本正贺君都请来了!”

    松本正贺苦笑着道:“我现在连吃饭都成问题了,只要给钱。谁请我我也不能拒绝啊!”

    “不是这么惨吧?你以前可是日本地区实实在在的帝王啊?”说话的是突然出现在画面中的红月,她显然也听到了之前的话。

    “帝王?”松本正贺惨笑道:“那是过去!现在我要是不能在下周之前弄到三百万日圆就要把房子交给银行了,到时候别说帝王,我恐怕只能找个纸盒箱子像乞丐一样睡在天桥下面了!”

    “真没想到堂堂松本正贺居然也能混到这份上。”这次说话的是修罗紫衣。这丫头和我们不同,她不懂政治,但精于管理,而且爱国热情出奇地高,所以对松本正贺也没什么好脸色。

    水晶墙上6续出现了行会一线主管的头像。等人都到齐了我才把松本正贺推到了中间。“松本正贺大家都不陌生吧?”

    闯王道:“胜利号的事我可还记着呢!”

    胜利号是永恒级级战列舰之一,排水量高达19万7千8百吨,仅比永恒级舰永恒号小了两百吨,但度上要比永恒号快出一节,可惜在完成战斗任务返航途中遭到日本鱼雷舰攻击而不幸沉没,当时闯王就在胜利号上,你说他能忘吗?

    松本正贺听闯王这么说无奈的道:“虽然当时不是我在指挥,但毕竟那时我是日本总指挥。你要怪我我也没办法!”

    我赶紧打圆场:“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大家都是聪明人,没有利益的事情我们翻出来也没用。我这次召集大家是想和各位说件事。松本正贺君现在已经答应投靠我们了,相信大家能明白其中的意义吧?”

    “有什么意义吗?”按时大锅饭这个家伙果然第一个冒出来。

    “我就知道你不懂!”素美在另外一个画面里说道:“虽然现在被抛弃了,但松本正贺毕竟是曾经的日本总指挥,很多秘密他都知道,甚至是直接参与地。就算鬼手信长接位后会改变很多东西。但不可能全部都放弃掉。也就是说松本正贺至少能了解到日本人一半的防御部署。另外,松本正贺是土生土长的日本玩家。他了解日本职业的优缺点以及日本玩家的心理和习惯,只要和他多研究一下就能制定出很多具有针对性的战术策略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还有。他的身份也非常特殊,应该是可以和日本上层地一些npc势力有所接触,这本身就是一种资源,而且在玩家中相信也不是所有人都讨厌他。应该还是存在着一部分倾向他的人员的。这些人虽然无法影响大局。但总还是有利用价值的。”

    松本正贺听到这里嘴吧已经张的能吞下一个鸡蛋了,他没想到素美看上去小小年纪居然这么厉害。

    鹰问道:“这么说来你是打算让他当我们的日本方面战术顾问是吗?”

    “那太浪费了。”红月道:“他知道地东西非常多。只当顾问太浪费人才了,我看他完全可以充当方面军指挥官。”

    鹰看了眼松本正贺然后对他说道:“我实话实说你别生气。虽然你说要投靠我们,可毕竟是你说,我们没什么可以约束你的。方面军指挥官关系重大,叫给你……说实话我不放心!”

    眼看红月要反驳我赶紧插话:“都别吵了,我本来就没打算把他留着我们行会里。”

    “什么?”一听这话松本正贺急了。他现在等于已经让鬼手信长地人知道了他投靠了我们,要是我们再不要他他可就真是里外不是人了!

    我安抚他道:“别着急。听我把话说完。我的意思是不要让你在我们行会内部成为会员,再怎么说你也是日本人。而且身份这么特殊,和我们行会打了太多的仗。你要是突然加入我们行会,本行会的中国籍玩家肯定不容易接受,即使解释也很麻烦,而且不排除一部分人表面上接受实际上和你对着干的可能。到时候你过地不舒服,对我们行会地展也是个影响。”

    “那我要怎么办?”

    “我打算让你回日本重新建立一个行会。”

    “什么?”

    “你先别激动好不好?我不会把你一个人扔过去的。我会派人和你一起去,一方面是对你地制约。另一方面也是你的助手和联络员。我们会提供给你资金和各种你需要的东西,然后你可以利用以前的声望拉拢一些人加入。实际上你在日本并没有被遗忘,只是人们地你之前地表现不满意而已。但是现在不同了。你可以代我们管理日本,我会和你配合着打几场仗,然后让你获得一些胜利,同时集中力量压着鬼手信长的人打,让他丢面子,这样你的声望就会逐渐恢复。之后我们会在和你的战斗中逐渐败退。最终把我们控制的日本领土逐渐转移到你的手上。因为你是我们的人,所以这不过是左手抓着的蛋糕交到了右手里,但对日本玩家地意义可就不一样了。对外你组建的可是日本行会,在他们看来国土是回到了你们日本人的手里。到那个时候你想弄死鬼手信长还不是跟撵死一只蚂蚁差不多?”

    “你可真够狠的!”松本正贺忍不住激动的说道。

    “当然,你也别太兴奋。送你过去是可以,但放虎归山我是不会干的,这个你必须要理解,你毕竟是日本人。我们不可能完全的信任你。所以,我要你偷渡来中国,我们能在现实中监管你的身体,那游戏中你也自然不会再做傻事不是吗?另外,日本那边地新行会将有我的人渗透其中,而且我会派人二十四小时跟着你。所以你最好不要和我耍手段。你落魄到现在这样就该清楚,当初那样的条件你们都不是我们的对手。现在就算你重新成为日本的无冕之王,我一样有办法再次把你从王座上拉下来,而且这次将会是万劫不复。”

    “我明白,我不会做傻事的。他们这样对我,我不可能再去帮助他们。”

    “很好。我就是觉得你是个聪明人。所以才愿意把你带回来。别让我失望。”

    红月这个时候忽然问道:“虽然这样日本玩家会重新拥戴松本正贺,可是我们这边怎么办?我们好不容易占领了日本那么大片地方。突然全被反推了回来,这个国内人民地情绪恐怕承受不住吧?”

    玫瑰帮我回答道:“人民的情绪是需要靠上层建筑来引导地。我们完全可以转移注意力吗!”

    “转移注意力?怎么个转移法啊?”

    “打美国。”素美说的非常干脆。

    “打美国?”红月依然不太能理解。

    素美解释道:“是的。打美国。虽然中国人普遍不喜欢日本人,但大家都知道美国才是能和我们叫板的强国,欺负日本有报仇的意思在里面,却没有多少成就感。真正能让中国人感到自豪地惟有把美国人打地不敢还手才行。到时候我们可以集中力量猛攻美国,只要在那边打出成绩,日本这边的失败就可以解释成战略重心地转移,到时候虽然国内有人会觉得可惜,但却不会责怪我们,反而会说我们行会实力强大能和美国人硬碰硬。”

    松本正贺看着我们在那讨论,自己忍不住说道:“看到你们的智囊团和领导班底,我终于知道自己的差距到底在哪了!”

    
推荐阅读:召唤万岁 最强弃少 重生之温婉 醉枕江山 光明纪元 重生小地主 官术 神座 火爆天王 官场之风流人生 官门 剑傲重生 明末边军一小兵 战神变 君临九天 我的民国不可能这么萌 召唤美女军团 巫师世界 抗战之红色警戒 宋时归 全能闲人 重生世家子 最终信仰 资本大唐 雅骚 恐慌沸腾 重生之红星传奇 龙骑战机 雄霸蛮荒 异界全职业大师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