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六十二章 追杀与屠杀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能给你找麻烦是我的荣幸,可惜不能把你直接气死,要不然我可就是民族英雄了!”我故意气鬼手信长,就是想让他失去冷静。【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虽说和我战斗不是一次两次了,但鬼手信长这家伙就是没有松本正贺的冷静和谋略,屡屡被我激怒,这次也没例外。愤怒的鬼手信长立刻毫不犹豫的冲了过来。

    “动手。”我在鬼手信长冲过来的瞬间用心灵接触喊了一声。我身边的魔宠几乎是同时动了起来。和我们这边相反,鬼手信长那边的人因为没想到鬼手信长会突然冲出来而没能跟上他的度,结果就是鬼手信长一个人冲进了我的魔宠群之中。

    幸运和瘟疫他们几条龙直接越过鬼手信长落在了他背后并立刻虚张声势的喷吐着龙炎把后面想上来帮忙的日本玩家全部给逼了回去,而夜月和国王两个人却一起围向了鬼手信长。作为众多魔宠中最擅打斗技巧的两个,夜月和国王在近身战中的表现力要远同级玩家的水平。夜月的六柄蛇剑一起砍了上去,瞬间就把鬼手信长的气焰压了下去,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个大错。不过出呼意料的是鬼手信长虽然被压制住了气焰,但却并没有马上倒下。

    “这家伙变强了好多!”站在我身边的玲玲小声的说道。“可能是之前那些人说的吸收的属性造成的结果。据说鬼手信长的吸收还没到上限,要是等他完全融合了那些属性会更强,现在看来以后也不能太过轻视他了。”我拍了拍身边的两只小鬼。“快过去帮忙。”两只小鬼听到我的话立刻消失在了原地。

    鬼手信长现在非常的郁闷,这种郁闷不是打不过敌人,而是找不到出手地机会。吸收了多个人的属性后鬼手信长已经有着远夜月的实力了,但他毕竟只有两只手。在夜月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下纵然属性高的离谱也只能疲于奔命的应付密集地攻击,根本没机会还手,再高的属性也体现不出来。更糟糕地是旁边站着的国王还时不时的抽冷子给他来上一下,虽然次数少,但招招到肉,照这么磨下去挂掉也就是个时间问题。不过。虽说这样不利,好歹还能抵挡一会。可是他却遇到了比这更糟的事情。

    刚被夜月一剑逼退了两步的鬼手信长本想挺身抢攻以争取到还手地机会,谁知道双腿上却突然传来两股冰冷的气息,硬是把他的腿给定在了原地。上身和腿配合不协调,这一下没抢攻成鬼手信长自己到是差点摔了出去。情急之下鬼手信长也没来及看到底是什么东西抓住了自己的腿,挥刀就去砍。可是手上刚感觉到砍到东西的感觉,自己胸口却莫名其妙的喷出一道血箭,伤口大到难以想象的地步,差点让鬼手信长直接倒了下去。

    忍着痛鬼手信长再次挥刀震开夜月,然后抽空低头一看现自己的两边各站着一个粉雕玉镯的小娃娃。两边的两个孩子都只有六七岁地样子,明显是一男一女,但是那可爱的相貌却给人一种了无生气的感觉,让人有种冷到骨头里地彻寒。鬼手信长手下也有不少阴阳师,多少还是见过小鬼的,他瞬间意识到这两个可爱的小娃娃根本就不是活人。而是两只小鬼。刚才他随手一刀明显是挥中了其中一只小鬼的肩膀,刀刃从肩胛骨前面一点刺入,直穿入胸腔切出了一条恐怖的大口子。形状和角度和鬼手信长自己身上地那倒口子完全是一模一样。鬼手信长虽然脾气暴了点,人到也还没傻透,立刻意识到了攻击这些小东西和攻击自己是一回事,所以用暴力手段是不可能把他们弄下来地。但问题是现在外面还有俩高手站那等着,夜月的攻击本来就像狂风暴雨一般不可阻挡。现在双脚被禁锢住无法移动更是难以躲闪了。

    就在鬼手信长急地汗都下来的时候。两只小鬼却做了一件让他心惊肉跳的事情,原来两个小家伙突然一起咬上了他的大腿。魑魅魍魉不是高级幽灵。他们不会吸收直接生灵之气,但是他们能通过一些笨办法获得生灵之气,这个方法就是吃肉。

    严格意义上讲魑魅魍魉就是中国版的食尸鬼,只不过和欧洲那些身高三米多的恶心怪物不同,中国版的食尸鬼不但长相级可爱,而且体型也小的多。不过不管怎么漂亮,食尸鬼就是食尸鬼,吃肉这种习惯是改不了的。不管是谁,任你心理承受能力再好,看到别人啃自己的肉也肯定要精神崩溃,至少鬼手信长是顶不住了,这家伙居然毫无高手风范的惨叫着摔倒在地拼命向回爬,整个一丧家之犬!

    凌说道:“果然是一物降一物啊!物理攻击职业者碰上魑魅魍魉就剩跑的份了,要是阴阳师根本对这种级别的亡灵连看都不会看一眼,一个驱逐就搞定了!”

    “可惜鬼手信长不是阴阳师,所以他就算属性再强也不是魑魅魍魉的对手。”

    小纯忽然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我们是不是该撤了?”说着她把一只水晶球捧到了我的面前。

    我往水晶球里瞄了一眼赶紧吹了声口哨:“风紧,扯呼。国王别玩了,该闪了。”

    国王听到我的话立刻三两步走到鬼手信长身边,鬼手信长还在一个劲的向回爬,根本没注意到有人靠近。国王走上前去一脚踩在鬼手信长的背上把他踩住,然后双手握剑将剑尖朝下猛的向下一刺。剑尖刺入鬼手信长脊椎的瞬间鬼手信长也彻底失去了生命,我的魔宠们则迅往我这边跑了过来,凤龙空间在他们面前一个个的张开瞬间收回了所有魔宠。铃音骑士和麒麟武士度更快,这边魔宠刚跑完他们居然也全都进入了大地之门。

    剩余的日本人看到我只剩一个人了立刻冲上来想占便宜,但是他们才跑没两步地面却突然整个坍塌了下去,哗啦一下就坑进去好几千人。我得意的笑了笑,然后再次吹响口哨。夜影由我的影子中跑了出来停在我的身边,我一钩马鞍翻身骑了上去。夜影人力而起一声长嘶后瞬间蹿离地面,后方飞来一片黑压压地箭羽,可惜除了跟在我后面吃屁之外再没有别的建树。我刚才就是从水晶球里看到了后面有日本人的援军赶到才决定撤退的,这种时候不跑难道等着被围了再跑?

    日本人到是没放弃追击的机会,可惜夜影的影子跳跃能力太吓人。他可以从一个阴影钻进去,然后从另外一个阴影钻出来。实在没有阴影我们还能借助别人地思想空间进行梦境跳跃,这招比阴影跳跃更狠,就是魔力消耗稍微大点。

    一大群有飞行生物的日本人只能就这么看着我三跳两跳消失在空中,他们连追都没地追。我刚得意了没多长时间却忽然想起来好象哪里不对劲,总觉得好象忘了点什么!与此同时。日本人的包围圈中一名战士正紧张的四下张望着。

    “你们为什么非要对我紧逼不放?”战士紧张的问道。

    “哼哼,反正我们以后也没有合作的机会了,你说我们为什么不彻底利用一下最后地好处呢?”

    “可是就算我们不能成为盟友,起码我们还可以保持中立啊?你们也不想多出个敌人是吧?”

    “哈哈哈哈!你还真是天真的可爱啊!”一个日本人走出来说道:“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中立一说,所谓的中立只代表两种事,一是没有足够的利益懒得去管,二是觉得时间没到,想要等更好的时机放弃中立。所以,一切的中立都是虚假的谎言。只要你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就不可能做到真正的中立。恐怕只有那些真正的脱在世界之外的人才有能力实现真正地中立吧!”

    “那个人说的虽然残酷了一点,但也确实不算错。地球就是一个整体。你既然生活在地球上就是它的一部分,所以不要想着虚假地中立。除非你不是地球上的一份子。人类在面对两群蚂蚁时可以保持中立,但一只蚂蚁绝对无法在两群蚂蚁中保持中立。”

    我的声音把所有人的注意力瞬间吸引了过来。周围的日本人全都是一惊,只有中间那个被困地战士满脸地兴奋。事实上这位就是我刚刚忘掉的事情。无奈,刚刚把他从祭坛上救下来都没来及多看他一眼就陷入了混战,之后打地好好的我又现了日本人的大部队,所以只能赶紧跑路。结果就把他给忘了。

    这个战士本来以为我跑了他自己绝对是没有希望跑掉的。看到我突然跑了回来当然是激动的不料了。“你总算回来了,摆脱赶紧救救我!”

    “不救你我就不回来了。站着别动。”凤龙空间突然张开,瘟疫背着镰刀从里面飞了出来。镰刀立即向地面射了一道蛛丝,准确的粘在了战士的身上,然后瘟疫一飞冲天将那家伙给拽了起来。

    附近的日本人现人群被救走了连忙大声喊叫着纷纷使用远程技能或者自己飞起来阻挡对方,可惜瘟疫虽然赶不上飞鸟和夜影的度,可巨龙自身的度也不算慢了,后面的攻击全数落空,没有一个命中的。

    那名战士被镰刀拉上龙背之后我又召唤出了飞鸟过去让他爬上去,然后把瘟疫和镰刀收了回去。夜影也被我收入凤龙空间,我自己也一起跳上飞鸟和他一人一边趴在飞鸟的背上准备脱逃。本来以飞鸟的度是绝对没人追的上我们的,但问题是有一种魔法叫做禁空领域。我还真没想到日本人中有会这种偏门法术的法师,结果飞鸟带着我们一头载了下来,还好我东西够多。在空中收掉飞鸟之后拿出水晶泡泡把我和那个战士一起装了进去。水晶泡泡对敌人来说那是禁锢容器,但对我来说也可以当保护器用。受禁空领域影响,我们全都失去了飞行能力,这个高度掉下去摔不死也差不多了,更别提周围还站着一圈随时准备将我们扒皮抽筋的日本人。

    我们两个在水晶泡泡里急冲向地面,刚一撞上地面泡泡立刻变形。虽然震动很大却没有让我们损失任何一点生命值。巨大的缓冲力消失之后泡泡迅回弹,于是我们又蹦了起来,一口气飞了几十米高。日本人大老远围过来以为我们落地后可以轻易抓住我们,谁知道这个大肥皂泡居然弹性这么好,一落地又弹了起来。

    眼看着我们蹦出人群包围圈,日本人立刻追了上来。但是这个泡泡却跟个弹簧球一样三蹦两蹦就飞出老远,除了有高坐骑的人大部分人都被甩的没影了。

    那个战士第一次坐这种奇怪的交通工具。在里面兴奋地问我:“你这是什么宝贝啊?没想到这么好用!”“切,这东西是用来囚禁敌人的,现在只是拿来应急,我也没想到它跑起来还挺快。”

    当天晚上的游戏论坛就多了这么一段录象。一只巨大的水晶泡泡在平原上蹦蹦跳跳的向前跑,后面追着一大群日本人又喊又叫。那样子真是搞笑的要命。不过我们地好日子很快就到头了。跑的好好地前方突然出现一座小山,水晶泡泡没能冲上山顶反而停在了距离山颠仅一步之遥的地方。惯性消耗完的水晶泡泡停在这么陡峭的山体上当然呆不住,于是顺着山体的坡度又反向冲了回去,只是这次倒霉地可就不止是日本人了。

    之前水晶泡泡一路蹦着前进,虽然颠簸了一点,但对我们来说也还能够忍耐,可这次不同了,泡泡不是弹回来,而是滚着下山的。你可以想象一下把一个人装进个球里从山顶滚下来是什么感觉。随着球体从山顶滚下,度是越来越快。我和那个战士感觉就像坐在洗衣机的滚筒里,巨大的离心力加上不规则的旋转瞬间让我们的小脑平衡彻底紊乱,更糟糕的是我们两个人在泡泡里没有固定还总是互相碰撞。当然。魔龙盔甲比对方的盔甲结实,所以总的来说还是他比较倒霉。

    其实倒霉的何止是我们。当我们冲到山顶停住之后后面地日本人全都得意的露出了笑容,因为他们认为我们已经被抓住了,但是他们的笑容没能持续多久就笑不出来了。球体失去平衡后开始顺着山体反滚回来,下面地日本人看着看着就现情况不对。于是当天晚上的论坛又多了则视频。一大群日本人在山坡上拼命的向下跑。后面还追着一个巨大的水晶泡泡。但是人怎么可能跑的过滚下山地球呢?眼看两边度越来越近,跑在最后地日本人只能无奈的放弃逃跑地念头打算转身抵抗。谁知道距离太近,他刚来及转身还没抽出武器就被压到了泡泡底下。更倒霉的是泡泡居然出现了一个陷坑把他给粘在了上面,然后我们就带着他一起继续向前滚,跟着又有几个日本人连续中招纷纷被粘到了泡泡上带着一起滚了下去。

    以前听人说滚雪球会越滚越大,虽然我们现在滚的是人球,但效果却差不多,最后山下的日本人只看到一个巨大的人球淅沥哗啦的冲下山。一个日本小头目看着这个大人球向自己冲过来当时都吓傻了,只能本能的抱头蹲下,不过不知道是他运气好还是奇迹出现,水晶泡泡在冲到他面前的时候突然撞上一匹战马,由于已经粘了太多的人,泡泡已经无法再粘上匹马了,结果仿佛保龄球装上球瓶一般,乒的一声,所有粘在外面的人和动物一起被甩了出来飞向四面八方,当地瞬间爆了一场小规模的人雨,那是真正的从天上下人了。不过我们的水晶泡泡却从人群中飞了出去,弹起来老高之后又再次落了下来。

    鬼手信长刚刚复活回来,才追到这边还没搞清楚什么状况就看到一个大球朝自己砸了下来。轰的一声泡泡在落地的瞬间没有再次弹起,而是爆炸了。我和那个被救的战士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眼睛里还有一圈圈的螺旋曲线在那旋转呢!

    那个一开始差点被砸到的小头目过了一会下自己没事才小心的睁开眼睛站了起来,结果就看到周围横七竖八的躺满了人,就他蹲的那小块地方完好无损,搞地他也乐了起来。不过他一转头却差点没哭出来,因为他看到了自己敬爱的老大的悲惨遭遇。

    我和那个被救的战士都已经被转的晕头转向了。倒地之后过了好半天才勉强能动。我几乎是用四肢爬着离开了原地,那个战士则干脆是滚到了一边去的。我们急着离开不是因为怕日本人追杀我们,而是因为刚才那个位置躺地很不舒服,总感觉身下支着个东西很难受。事实上那个让我们很难受的物体自己更难受,因为这件物体就是刚复活回来地鬼手信长。说起来他比我们冤多了,人才到这边事情还没搞清楚就被砸成了半身不遂。

    一群日本玩家这个时候才冲过来七手八脚的把鬼手信长给扶了起来。不过他的胸口明显瘪下去了一大块,此时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剩余的日本人这才想起来把我们两个给抓了起来。不过我们虽然知道自己被抓了也没力气反抗了,现在实在是晕的厉害。别说什么属性不属性地,那东西只关系战斗能力,和平衡性没有任何关系。不信你去抓个神仙把他放到球里一分钟转三千多圈,出来保证他也跟我们一起爬都能爬出s形路线来。啥?你说走?我现在四肢着地还嫌不够稳呢。你还说两条腿走?能站起来的那就能进航天中心直接申请当宇航员了!

    几个日本人把我们两个架起来之后也现我们两个软的跟面条一样,这种状态实在是很难搬运,无奈只好找人把我们背了回去。当然,对于甘愿被我们骑的日本人我们也不能太小气,于是我们俩分别把自己昨天吃的东西都从嘴里呕了出来送给了背着我们的两个日本人,可惜人家不领情,还气的要和我们拼命,只是我们两个此时正忙着呕东西出来送人,没空反抗。自打有记忆开始,我这是第二次领略到晕车的感觉。龙族的身体素质太好。很难出现晕车现象,这次要不是实在转了太多圈,我说什么也不会晕成这样!

    等在基地里的日本人翘以待地等了半天终于看到大部队返回。只是没想到居然伤亡惨重到如此地步。回来的人几乎是互相扶持着才爬回来的,不少人还是被抬着或者放在马背上驮回来地。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我们滚下来的时候压到不少人,尤其是那些被粘到球上跟着一起滚的,比我们还惨。我们只是给转晕了。他们可是一路连碰带撞。不管内伤外伤他们是哪个也没拉下。

    “你们这是怎么搞的?”一个不知道情况地日本玩家赶紧跑上来帮忙抬伤员,顺便询问情况。

    后面一个还算好点地人解释道:“都***是被紫日那个混蛋害地。那家伙简直是我们日本人的灾星!”

    “没那么夸张吧?”

    “夸张?”那个玩家向后一指:“看看我们的情况,这叫不夸张?我们说多少人追出去的?你看看才回来多少?够一半吗?”

    他说的到是事实。那些被粘在球上的人其实前后换了好几批,毕竟被粘在外面的人一路滚下来撞死也是正常的,所以前面的人死了就掉了下来,之后又粘上新人,这一路滚下来到卓识干掉了不少人。当然,这些全都属于意外,不是我的本意。就算明知道这种方法杀人比较快,我也绝对不会考虑再来一次的,眩晕的感觉真不是人受的!

    后面的日本人完全搞不清楚生了什么,但是在有的日本玩家展示出当时的录象后立刻他们就明白了,于是大家同仇敌忾的准备把我们架上祭坛吸干属性报仇。说到这里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毕竟压死再多人也不是他们自己,这些日本人就算再团结也不可能把同伴看的太重,平时战斗时互相帮助也就算了,死了到是也没什么好伤心的,反正可以复活。他们真正关心的是属性。我的属性可是出了名的高,这些人吸收我的属性可是一个顶俩啊,你说他们能不激动吗?

    在众人的催促声中我很快被摆上了祭坛,仪式用品也迅准备齐全,开始准备进行仪式了。但是,异变总是在最后一刻生。就在小日本们准备对我动手的瞬间,那位被我救下来的战士却做了件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的事情。他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个红色地皮球。然后扔了出去。刚开始大家都以为那是个炸弹,但谁知道那东西比炸弹还恐怖。红色的皮球一落地就突然爆炸,不过没有实质性的伤害生,我们看到的只是一道光幕突然扩散开来。后来据别人说,当时那个光球变的级大,在中国的沿海地区都能看到。至于日本更是全国范围都看地见。不过光球爆过后除了这个爆炸范围内的几万日本玩家和我们两个人一起不见了之外,什么痕迹都没留下。

    我本来正晕忽忽地躺在石板上。手脚都被固定了起来,所以对爆炸是一点都不知情,当时我还在犯迷糊呢。基本上等我恢复思考能力的时候已经是十几分钟之后的事情了。恢复知觉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确认环境,结果现周围的环境是我完全不认识地地方。

    这个地方是一望无际的平原,不过也不是非常平。只不过起伏都比较平缓,而且最高的地方和最低的地方的落差也不过一人高,所以基本上还是能算平原的。这个平原上没有土,脚下的是坚硬的岩石地面,至于植物和动物那更是连影子都看不见了。

    “奇怪,我怎么到这来了?幻影,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虽然我刚才失去了知觉,但幻影一直和我保持着和体状态,他应该知道些什么。

    幻影听了我的问题立刻回答道:“我也不是很清楚。那些日本人把你绑上了石台之后我正准备操纵你的身体逃跑时突然那个被我们救地战士扔了红色的东西出来,之后那东西突然爆出了一圈能量冲击。再然后我就感觉附近的环境生了翻天覆地地变化。”也就是说你也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跑到这里来了?”

    “差不多吧!不过不管这是哪,一定和刚才那个战士扔出的红色球体有关,只是我现在也不知道他到底跑到哪去了!”

    “那就麻烦了!”我左右看了看。这么大的岩石荒原我到底要怎么走出去啊?

    正在我愁的时候忽然听到旁边有动静。一个红色的能量球突然出现在我地侧面,然后光球开始迅扩大,最终变成了一人高地光球。当光球稳定下来后突然从里面走出了一个人,我一看立刻高兴了起来,原来这正是那个被我救出来的战士。

    “你刚才跑哪去啦?”

    “其实我哪也没去。只是你看不见我了而已。”战士地回答搞的我莫名其妙的。完全不懂他在说什么。

    “你什么意思?”

    “你只要看看那是什么就知道了。”战士指向了远处,我抬头一看吓了一跳。只见一只和幸运差不多大的蚂蚁怪正全向我们这边冲过来。

    “靠,有怪兽!”

    “不是怪兽!”战士很平静的解释道:“那其实就是只蚂蚁。”说完之后怕我不理解他又再次强调道:“一只很普通的蚂蚁。”

    “等等,你说那是只普通的蚂蚁?普通的蚂蚁能长到……”我突然顿住了,因为我似乎理解了他的意思。“你是说蚂蚁没问题,有问题的是我们?难道我们被缩小了?”说到这里我忍不住退开两步再次打量了一下眼前的战士。这家伙虽然穿的是标准的战士套装,但面部特征有着明显的东南亚血统,所以我一直以为他是泰国或者缅甸人,结果现在才现这家伙一身的咖喱味。“难道你是印度人?”

    “你终于看出来啦?”

    “喂,你们印度是不是人人都会缩小技能啊?”

    “干吗?”

    “上次我被你们国家的一头神牛给缩小了,害的我们一大群人被只蚯蚓追杀,那面子真是都丢到姥姥家去了,这次你又玩这招,成心要我好看怎么着?”

    “你以为我愿意吗?刚才那状况要是我不用你的属性就保不住了,我救了你你都不感谢我的吗?”

    “我感谢你救我的想法,但就行动本身来说我并没什么好感谢的,因为即使刚才你不出手我也不会被抽干属性。”

    “你有办法脱身?”

    “废话。你难道不认识我是谁?”

    “你是紫日,世界第一行会冰霜玫瑰盟会长。”

    “你认为我这样的人有可能被轻易抓住吗?”

    “那可不一定。”

    “好了这个先不说。你赶紧把我变大。趁那些小日本还是小不点我们先跑。”

    “对不起我没办法!”

    “啊?你说什么?”

    “我说我没办法。刚才用来把我们变小地不是我的技能,那是件神器装备,属于行会用的团战装备,我不过是恰好带在身上而已。”

    “那现在呢?你就不能用那东西把我们都放大?”

    “理论上讲是不可能的。幻神珠一旦启动就必须等它把自己储存的能量全部释放完才能停的下来,否则这一区域内不管是谁,只要走进来就会变小。”

    “那那只蚂蚁是怎么回事?”

    “幻神珠只对我们这些玩家以及玩家地召唤生物和npc有效。对野生怪物和自然生物完全没反应。”

    “靠,那不是死定了?”我看着远处冲来的蚂蚁感觉一阵头晕。“坦克。挡住那只蚂蚁。”

    “蚂蚁?”坦克刚出来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可是看到蚂蚁后立刻明白了为什么我让他挡蚂蚁,因为眼前地蚂蚁只比他小一点点。“哇,好大的蚂蚁!”

    “不是蚂蚁大,而是我们变小了!”

    “什么?”坦克也吓了一跳。

    “先别管这个。快去把那只蚂蚁干掉再说。”

    “放心,就算缩小了我也是魔兽,一直自然生物还不是我的对手事实上坦克也确实像他说的一样足够强大,那只蚂蚁和坦克一见面就打了起来,但是坦克本身就是昆虫型魔兽,况且即使缩小了也比蚂蚁要大了一点,体积上占便宜力量自然也占便宜。那只小小蚂蚁仅仅坚持了两秒就被坦克敲烂了头部,虽然剩下的身体依然保持着活力,但是没有头地身体只会乱动,根本没有杀伤力可言。

    干掉了蚂蚁之后我立刻转身问那个战士:“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我叫赞布尔。”

    “那好赞布尔,我们要怎么才能变大?我说的是除了等你那什么珠法力消耗干劲之前。”

    “是幻神珠。其实想变大也不难,只要能脱离作用范围就行了。”

    “那你那什么幻神珠的作用范围有多大?”

    “两百公里。”

    “直径?”

    “半径。”

    “半径?”我的声音忍不住升了一个八度。

    赞布尔点点头。“而且需要提醒你。我们现在还没有蚂蚁大,两百公里对我们来说不是想象的那么大。”

    “你等下。”我打开凤龙空间把魔宠们都叫了出来,然后把现在的情况和他们说了一下。

    凌的脑子最好,反应自然最快。她先是对比了蚂蚁的尸体,然后又看了看我们。之后才说道:“根据赞布尔的说法。这只蚂蚁应该是保留着正常体积。根据我的观察,这只是一只工蚁。也就是说它地体长大约是三毫米左右,那就是三千微米,对照它的体积来看我们现在的身高大约只有五十微米左右。以此为比例尺进行换算,现在一毫米对我们来说感觉就像四十米,一米对我们来说就是四十公里,赞布尔说地那个半径两百公里对我们来说基本等于八百万公里。我们之中度最快的是飞鸟,虽然他使用音突击时能飞到两倍多音,但怎么想他也没办法以音突击连续飞八百万公里。综合考虑飞鸟的耐力和我们的法力辅助之后我认为飞鸟的平均度保持在亚音,也就是每秒三百三十三米应该是不成问题地。当然了,现在体积变小不可能飞到正常值地亚音,所以我说的亚音是对照那个八百万公里来说地,也就是说飞鸟三秒能飞出我们现在感觉地一公里,那个八百万公里需要两千四百万秒也就是六千多个小时。”

    “什么?我们要飞六千多个小时才能脱离这东西的覆盖范围?”我赶紧转头问赞布尔。“那个幻神珠自己的法力能持续多长时间?”

    “顶多四十八小时。这得根据这段时间内进出这一区域的人员数量来定。但四十八小时就是极限。要是这段时间进出的人比较多,也可能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就能结束。”

    “也就是说我们完全没必要跑。即使那什么珠坚持到了最大时间也才四十八小时,这点时间飞鸟只能飞五万七千六百公里,但那只是我们感觉的距离,按照正常比例尺,其实这段时间我们只不过才跑出了一千四百多米。要是等我们变大了之后再跑,这段距离也就是两三秒地事情。况且这还是按飞鸟的飞行度来计算地。要是我们用腿跑,估计到结实时我们连这个平原都没办法跑出去。”凌总结道。

    “纠正一下,这不是平原,而是之前那个摆放祭品的石台,只是我们变小了所以感觉它好象平原一样宽广!”

    赞布尔道:“现在一米对我们来说就等于四十公里。这个石台有两米见方,那就是八十公里宽,确实算是个小平原了!再说现在就算跑到石台边缘,下到地面也很麻烦。这石台可是离地有一米多高,对我们来说那就是四五十公里的落差,简直比的上高空坠落了!”

    夜影忽然提醒我道:“其实你们根本就不用那么想,虽然比直线度我不如飞鸟,但这种特殊情况下我应该比他还快。”

    “为什么?”赞布尔惊讶的问道,不过真正疑惑地只有他一个人,我和我的魔宠们都知道夜影的特殊能力。所以他刚提出来我们就想明白了。不过夜影还是解释道:“因为我是梦魇,所以我可以在别人的梦境之中随意跳跃,距离对我来说没有实际意义。虽然这里没有人在睡觉。但我其实不需要别人做梦也能进入对方的思想领域,只是无法在他清醒的状态下干扰他的思维罢了,但单纯的想要移动却是没问题的。以我的搜索能力现在就能感应到周围人地思想能量,所以我现在就能进行梦境跳跃。在平时这种跳跃不过是在几百米范围内跳跃,但对现在的我们来说我相当于每次能跳出好几千公里。只要能找到作为中转的生物。用不了几次我就能跳到覆盖范围外面去。”

    “对啊,居然把这茬忘了!”我赶紧让魔宠们都回到了凤龙空间。然后和赞布尔一起骑上夜影开始准备跳跃。

    夜影地梦境跳跃度非常快,我们只感觉眼前的画面连续闪了几次就到了一片绿色的森林或者说是绿色的草地。眼前的参天植被显然属于野草,不过以我们目前地体积来看这些东西都跟世界树一般大,绝对地庞然大物。

    “夜影,怎么停下了?”

    夜影尴尬的道:“我找不到合适地跳跃点了!”“啊?”

    “大概是人缩小了之后感应范围也缩小了,我连接不到附近有能让我跳跃的生物存在。”

    赞布尔疑惑的问道:“这里是草地,小昆虫多的是,怎么会没有可跳跃的生物呢?”

    “梦境跳跃也是需要承载力的,不是什么生物都能借来跳跃的。如果使用太弱小的生物进行跳跃会使它的精神力载,到时候它死了到没什么,我们被卡在梦与现实之间就麻烦了!”

    “那现在怎么办?”

    “先向前走走,万一路上再遇到足够承载我们的生物就可以进行下次跳跃了。”

    “可是以我们的移动度,要走到什么时候才行啊?”

    “这个……!”夜影居然也卡壳了,这大概是我和他认识以来第一次现他接不上话。

    赞布尔抓着头道:“早知道当初就不要跳了,还不如乖乖呆在石台上等到时间结束!”

    “你这是什么话?在这里等还不是一样?”夜影有些生气的问道。

    “当然不一样啦!”赞布尔指了指地面。“这里可是草地诶!”

    “草地怎么啦?”

    “草地没怎么,问题是我们怎么了。我们现在的身高可是才五十微米而已,你们认为我们站在这里难道很安全吗?这里可是草地!草地诶!这种地方到处都是蚂蚁、蚯蚓之类的东西。这些平时我们可以一脚踩死几十只的弱小生物现在却比我们还要大,你们有想过会生什么吗?不错,你的那个大型魔宠单挑一只蚂蚁确实很简单。可问题是你什么时候见过蚂蚁有单独生活地?只要我们杀死了一只,很快就会引来一群。即使对一只小型蚁群来说,损失个三五千只蚂蚁也根本就是无所谓的事情,而万一要是碰上大蚁群,一次出现几十万只蚂蚁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请问一下你有多少魔宠可以用来单挑蚂蚁的?再说了。蚂蚁还是小问题,了不起我们可以飞走。但天上的鸟怎么办?那些吃虫子的鸟对我们来说那就是座会飞地山峰,我们之中没有任何人有能力挑战它。”

    夜影听完赞布尔的话也不得不点了点头。我赶紧提醒道:“没关系没关系。大不了让夜影带我们按原路跳回去就是了。”

    听完我地话夜影反到更加沮丧了。“不可能的!我现在根本没办法带大家往回跳!”

    “什么?你不能带我们往回跳?这是什么意思啊?”赞布尔惊讶的大声叫了出来。

    夜影回答道:“你们会这么惊讶全是因为你们不了解梦境切换。所谓的梦境跳跃其实就是在生物的思想力场能够支撑地范围内进行跳跃,凡是思想能覆盖到的地方我就能跳过去,但问题是思想是散性的,越是远的地方就越不清晰,这就好象在一片大海中漂浮着一座冰山。冰山的中心是最厚的地方。越是往外围冰层就越薄。如果你站在冰山上想下来,那无所谓,只要走道靠近边缘的地方起跳就行了,但如果你在海里想爬上冰山,那至少也得找到冰层足够支撑你重量的地方才能爬上去。梦境也是一样的道理。我从别人的梦里出来地时候可以跳到这个人的精神领域覆盖的极限范围,但想借助这个人地梦境进行跳跃就必须接近到他的精神能量足够强的距离才行。”

    赞布尔无奈的说道:“我明白了,反正我们就是被困在这了是吧?”

    “你这个理解也不算错。”

    “还不算错,这都是你害的!”赞布尔终于彻底爆,夜影也是不甘示弱地主,一人一只梦魇立刻吵了起来。

    我现在肯定是没心思听他们吵架。所以我正在思索到底要怎样离开这里。传送是不用指望了,我之前已经试过了,全都不能用。传送戒指唯一能连接上地传送点就在覆盖范围内。也就是说那个幻神珠将覆盖范围内外给屏蔽开了,甚至连我的爱之环都失灵了。没有传送能力,单靠腿跑显然也是不现实地,原因之前我们都知道了。就算是飞鸟都要飞上六千多个小时才能脱离这片区域,可是那珠子只管四十八小时。没必要为了脱离它的范围飞那么长时间。况且在草地下面虽然会遇到诸如“蚂蚁”之类的巨型怪兽。但如果飞到草的上方,那能遇到的可就不止是“蚂蚁”那么简单了。万一遇到个大黄蜂或者某种食虫鸟。那真是跑都没的跑了!

    既然跑不了,那就只要想办法使我们安全一些就可以了。问题是以我们现在的体积我实在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安全了!这个地方能伤害我们的生物实在是太多了,我们根本就没办法保护自己!坦克和幸运他们这些大型魔宠现在到是还能干掉几千只蚂蚁,不过也仅限于此了。万一碰上只壁虎啥的那就彻底报销了。现在对我们来说即便是只壁虎也要比红炎那种远古巨龙还要大出整整一号,更别说幸运和瘟疫他们了!

    想来想去似乎也没什么好办法可以保证绝对安全。平时我自认自己还算比较聪明,但计策这种东西只能是乘法算式中的乘数,实力才是被乘数。现在我们的实力约等于零,后面的这个乘数的大小基本已经没啥意义了。

    “等等。”刚刚想到实力,我突然联想到一个问题。夜影和赞布尔都被我吓了一跳,一起睁着眼睛看着我等待我的下文。

    “你喊什么?不怕把大虫子召来啊?”赞布尔抱怨道。

    我根本没理他。而是兴奋地说道:“刚刚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们说缩小就近限制了我们的哪些实力?”

    “嗯?”夜影疑惑的道:“我看这个问题需要大家一起来参考。”

    听了夜影的话我也觉得有道理,于是把魔宠和召唤生物都放出来互相参考,最后总结出来的是:缩小限制的仅仅是**方面地实力,而不是灵魂方面的。但问题是通常我们所使用地战斗技能,不管是物理攻击还是魔法手段。都一定程度上脱胎于**的属性。虽然我也有像幻影这样没有实体的魔宠,但他们的力量来自于魔力而非灵魂本身。所以力量也受到了限制。事实上我们认为自己缩小后就失去了实力,这本身就是个误区。按照我们的推论,来源于灵魂本源地力量应该完全没有受限。

    等我们比照完,赞布尔赶紧问道:“那你们说的灵魂本源力量谁有?”

    “我们基本上每个人都有,只是能力都受到了压制。因为这些力量大多和**有着直接关联。比如说夜影的梦境跳跃就是本源力量,但由于体积变小,自身魔力下降,不管是跳跃范围还是进入方式都变的笨拙了起来。还有幻影,他依然可以抢夺控制别人的身体,只是因为魔力受到压制,所以无法入侵大型生物。”

    “那你们有没有不需要身体就能完全完全释放的本源力量?”

    “有。”

    “谁?”

    “她们。”我们指出来的是夜月和公主。我向赞布尔解释道:“夜月和公主都是女娲后裔,诶……女娲你知道吗?”突然想起来赞布尔是个印度人,女娲又不是他们国家的神,谁知道他听没听过呢?

    赞布尔点点头:“我知道。好象是你们国家的一位远古大神。”

    “差不多了,反正就那意思。她们两个都获得了女娲的本源遗传,所以带着先天属性。夜月地先天属性是剥夺。公主的先天属性是激昂。夜月可以剥夺生命,使一切生命体变为石头。不过要注意,这种方法很容易和石化术搞混淆。夜月的石化技能是通过抽取生命来做到地,魔法技能中的石化则是通过重组生命的方式达成的,两者有着本质区别。重组生命需要魔力。但剥夺生命不需要。所以夜月的石化技能应该还保留着完美状态。”

    赞布尔总算听明白了。“你是说她现在依然可以石化正常体积地大型生物?”

    我很肯定地点点头:“至少一般魔兽什么的是绝对没问题地,更不要说什么蚂蚁、蟑螂了!”

    “那她呢?”赞布尔指着公主问道。

    “公主的本源力量是激昂。也就是使生命活性化。简单来说就是刺激生命**,而生命**的本质就是传承和维持。传承就是生命的延续,简单点讲就是**。维持就是保护现有生命,这个和食欲以及求生欲有关系。所以公主可以轻易的让敌人兴奋、失落、顺从或者恐惧。在平时这些技能就非常强,而现在,那绝对是更加好用的东西。”

    “你要干什么?”赞布尔现我的眼神有些不对了。

    “这你还想不明白?”凌帮我解释道:“主人的意思是要带我们杀回去。反正只要进入这个范围的人都会被缩小,所以不光是我们变小了,日本人也一样变小了。尽管现在我们和蚂蚁比都很弱,但和那些日本人比,我们依然是站在同一水平线上的。”

    “那又怎么样了?”赞布尔傻忽忽的问道。

    凌无奈的抚着额头。“你知道猪怎么死的吗?”

    “不说就不说吗!干什么骂人啊?”赞布尔委屈的说道。

    公主笑着说道:“这都不明白?我能让生物顺从,也就是可以魅惑别的生物为我作战,而且这种能力并没有因为缩小而受到任何的影响。”

    赞布尔再次傻了吧唧的问道:“可按照你们地说法,魅惑也属于直接作用于生命本源的力量,那么日本人在这方面的抵抗力应该没有下降才对,你要怎么使用魅惑啊?再说魅惑好象对玩家无效吧?”

    “说你笨还不承认!”公主无奈的伸出一根手指道:“第一。我的魅惑是不分玩家与npc的,任何生物我都能魅惑。”这个不是公主夸张,因为她真地能做到。只要她使用技能,一旦敌人没有通过豁免检定,系统就会产生一个临时人格代替玩家控制他的身体,这个时候玩家可以下线。但**依然会被控制。在别人看来这就是魅惑,而且确实作用于玩家。公主说完第一条又伸出一个手指:“第二。我为什么要去魅惑玩家?这里到处都是智力低下地小动物。虽然以前我也可以操纵这些生物,但他们对我来说毫无作用。可是现在不同了,我们和日本人都变小了,一只蚂蚁就能单挑一个普通玩家。我要是控制一个蚂蚁窝,你说日本人要怎么抵抗?我还可以多抓掉老鼠什么的回来。啊对了。其实我们想脱离也很容易,只要我控制一只路过的飞鸟,二百公里不算很远的。但是……”

    “但是什么?”赞布尔这家伙果然又傻忽忽的问了出来。

    凌快地说道:“但是我们现在既然可以杀光追兵又为什么要跑呢?我们都不是日本人,杀他们可以加经验值的。现在还可以用蚂蚁去杀,自己都不用动手的,这种一本万利的事情可不多见,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说的也是啊!”赞布尔终于反应过来了。“那我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赶紧杀个回马枪啊!”

    说到占便宜我们的度可一点都不慢。先召唤出飞鸟收到其他魔宠,然后向回飞。夜影现在暂时无法找到足够承载我们的跳跃生物,所以必须由飞鸟来带我们移动。反正我们离开的距离并不太远,以飞鸟的度很快就进入了一个适合跳跃的距离。然后再换夜影来带着我和赞布尔进行跳跃,总过也不过几分钟我们又回到了日本人地大部队之中。

    本来突然变化的环境也把日本人给搞晕了,但他们毕竟人多。很快就明白过来是自己变小了。不过和我们的遭遇不同,他们要比我们惨地多。在幻神珠启动的时候我本来是被放在祭坛的石台上的,这个地方高出地面很多,又这么平整,自然不会遇到太多生物。所以前后我们也就遇到了一只蚂蚁而已。可是日本人的情况就不一样了。他们当时可是站在地上地。况且他们人那么多,足够吸引蚂蚁群地注意了。像我这边就几个人。就算蚂蚁现了也不会去呼叫增援,可是当一只蚂蚁现了大群日本玩家后立刻就会意识到这些“食物”是它自己搬不完的,所以它也本能地呼叫了增援,于是等我们回来准备占便宜的时候日本人已经陷入了大混战,数百万只蚂蚁正倾巢而出冲向了日本玩家的队伍。

    夜影到着我们刚跳出梦境就看到一只大钳子夹了过来,还好夜影反应够快,向前猛冲,直接从蚂蚁的肚子下面钻了过去。

    “哇,前面还有更多!”赞布尔大叫着:“我们掉进蚁群中间了!”

    “没关系,不过是蚂蚁而已。”我打开凤龙空间的同时公主已经走了出来。她看了眼周围的情况,然后轻飘飘的抬起了一只。就像是将军的号令一般,所有的蚂蚁瞬间就定格了。

    “哇,好厉害!”赞布尔看着周围的蚂蚁赞叹道。

    公主很不高兴的说道:“这有什么好惊讶的。我的生命激能力可是连玩家和巨龙之类的高级生命体都能控制的,蚂蚁这种连脑子都没有的生物,控制起来自然是不费吹灰之力了。老实说我控制了这里所有的蚂蚁感觉都不如控制一个玩家费劲,两者的级别差太多了!”赞布尔不同意道:“但是现在三五只蚂蚁就能搞定一个玩家,所以在我们看来依然是很夸张的能力。”

    我打断赞布尔对公主道:“你还能感应到附近有老鼠蟑螂什么的生物吗?全都叫出来一起上吧。”

    公主点点头:“什么地方都不会缺少老鼠,我这就让它们出来帮忙作战。”

    几乎是在公主接管这些生物的同时我就现自己的经验值在狂涨。公主是我的魔宠,她控制动物攻击日本人能获得经验值,我自然也会跟着获得经验值。这里的小动物实在是太多,日本人数量也不少,两者对战,每一秒都有很多人挂掉,我的经验值自然是涨个没完。不过和我这边相对的就是日本人那边的悲惨遭遇。直到刚刚他们才绝望的现不但自己变小了,这里还被封印了传送能力,他们的回城卷轴什么的全都失灵不算,居然连灵魂都跑不掉,死掉的人全都会在祭坛旁边的一个复活点复活,根本无法离开,对日本玩家来说这简直就是噩梦。

    刚开始的时候日本玩家只是遭受散乱的蚁群攻击,而蚂蚁只会一招虫海战术。在如此散乱的冲击模式下鬼手信长到是可以组织起人员进行防守,伤亡到是还能接受,可是等到公主接手之后就不一样了。被公主操纵的虫子们瞬间就有了多种战术,公主布的主导思想被蚂蚁们具体执行了下去,日本人的伤亡度开始明显加快,等到大量老鼠和蜈蚣之类的东西突然冒出来之后日本人的防线算是彻底完蛋了。对现在的他们来说平时遇到的小老鼠简直比猛犸、科摩多战争巨兽和比蒙还要大,那根本就是一座座会移动的山峰,别说挡了,要不是有公主在操纵,老鼠可能根本都看不见脚底下有人。

    日本人打的惨,我们看的到是很有趣。你能想象看到一群平时肉眼看不见的螨虫像武装坦克一样冲向人群的样子吗?更夸张的是日本玩家的武器居然伤不到螨虫的外壳。那些小老鼠也是。对现在的它们来说眼前的人类实在太小,一般的日本玩家就算把整把刀都插进了老鼠的身体都不会造成任何影响,因为现在他们的刀的长度还没老鼠皮的厚度大,就算整柄刀都插进去也穿不透皮肤,顶多让老鼠觉得身上有点痒。还有些老鼠更夸张,跑着跑着忽然觉得身上痒,于是就拿爪子挠,结果从毛里挠了几个人出来,简直像是狗在往外拨拉虱子一样。日本玩家混到这份上也实在是无奈的很了。

    
推荐阅读:天地霸气诀 赘婿 胜者为王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武林高手在校园 官门 剑傲重生 明末边军一小兵 战神变 君临九天 我的民国不可能这么萌 召唤美女军团 巫师世界 抗战之红色警戒 宋时归 全能闲人 重生世家子 最终信仰 资本大唐 雅骚 恐慌沸腾 重生之红星传奇 龙骑战机 雄霸蛮荒 异界全职业大师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