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七十一章 鱼饵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我之所以这么惊讶是因为被我用架顶住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晕倒的火焰兔子。【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一来她没有理由袭击我,二来她刚刚明明已经晕过去了,三来她是法师,不该有这样的度。这种种疑点都让我无法理解到底为什么会是她站在这里。

    “哼!”就在我还在惊讶之中时火焰兔子突然抬起法杖向我一指,但她诡异的微笑却让我放弃了削下她的脑袋的想法。火焰兔子被人控制了,这是我从那个笑容中读到的信息。

    “什么人在这装神弄鬼?”我对着周围大叫了一声。

    没有任何回应,对方显然明白出声回应会被现,所以一点动静都没有。不过,隐藏不出声也只能是暂时隐藏自己的位置,想要彻底瞒过我的暴力侦察那时根本不可能的。

    “难道你以为不出声我就找不到你了吗?”我突然打了个响指,一道白色的蛛丝突然从我身边飞了出去,正好命中火焰兔子。镰刀从凤龙空间里爬出来后迅爬上了旁边的大树,蛛丝迅收回将火焰兔子给拖了过去。尽管火焰兔子拼命挣扎,但级别上的差异使她根本无力反抗蛛丝的力量。镰刀迅把火焰兔子吊上了两棵大树之间,然后用后肢抓住她的身体把她在空中迅旋转起来,同时蛛丝也迅的缠绕到了她的身上。仅仅也就是几秒的时间火焰兔子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丝茧。

    先封闭火焰兔子的行动是为了保证她不受伤。对方既然能操纵她攻击我,相信操纵她自杀也是可以的,所以必须先把她保护起来。另外,把火焰兔子吊到树上我就可以放心大胆的搜索敌人了。

    “召唤……!”我只喊出了两个字就突然向旁边一闪,一支羽箭擦着我的肩头飞了过去。我得意的微微一笑。“总算上当了。”我手指向背后一点,然后向着羽箭飞来的方向一指,戒律之轮立即解体,分裂出地两只半月飞刃带着嗡嗡的呼啸声旋转着向目标飞了过去。

    对面的大树后面几条人影突然闪了出来。位置被现后他们已经藏不住了。两只半月嚓的一声将大树拦腰斩成三截,然后分别向两个目标飞了过去。两条被追的人影在几棵大树后连续闪现,但半月却完全没有要停地意思,一直死追则他们两个不放。本来他们以为半月只某种依靠惯性和气动原理飞行的远程武器,结果连续闪了几次之后才现这东西是有动力地。要不然就算惯性再大也不能连续飞这么长时间。

    刚刚大树后面一共闪出来三个人,两只半月分别追着两人。我则对上了剩下的一个。这个家伙是向后退着跑的,连续闪过几棵树后居然又不见了。我追到他消失的大树下面四下扫视了一下,然后突然回身一剑。红色的剑芒一闪即逝,我摆着造型定格了几秒之后才听吱呀一声,大树地树干上缓慢的出现了一道细缝。跟着缝隙越来越大,最终整棵树都轰然倒下。树干内部一个淡淡的人影捂着胸口跌跌撞撞的退了出来,明显受了重伤。

    “哼,终于肯出来啦?”

    “你怎么现我地?”对方虽然受了伤却依然没有倒下。坚持着退到了离我稍远地一棵树边靠在了树干上。不过此时我已经不打算伤害他了饿,因为这家伙明显就是个亡灵。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就是火焰兔子的任务npc,至少也是引出任务的关键人物,所以必须小心处置,万一杀了他任务就无法触了那可就完蛋了。

    我收起永恒然后一招手,两只半月立刻呼啸着从两边飞了回来。对方看着半月在树林中飞快的穿梭却没有碰到任何东西后就明白这两件武器都是有自己的智能的。要不然我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同时控制着两件武器还能和别人战斗。

    收回半月后我才对面前地家伙说道:“现你其实很简单。因为你身上散着死灵地气息。”

    “你果然是他们的人。”

    “你果然猜错了!”

    对方被我地话搞糊涂了,于是用眼神询问我到底猜错了什么。我不急不慢的说道:“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但我只能告诉你我并非你们知道的任何人。”

    “你不是菲舍尔行会的人?”

    “菲舍尔行会?我都没听说过这个行会。”

    “那你怎么证明?”

    “喂喂,搞清楚情况好不好?你都伤成这样了,我要杀你也就是抬抬手的事情,有必要再绕个大弯子先骗取你的信任然后再偷袭你吗?再说你又怎么能证明我是菲舍尔行会的人呢?”

    “这个……!”

    “呜呜……!”我的头顶突然传来了几声哼哼声,我抬头去看,结果现是火焰兔子醒过来了。

    “镰刀,放她下来。”

    “哦。”镰刀用长爪在火焰兔子身上的蛛丝上轻轻一带,蛛丝立刻断开,火焰兔子惨叫一声从丝茧里掉了出来。

    “呸呸……!”火焰兔子一边吐掉嘴里的树叶一边拍打身上沾着的泥土,同时还蹦蹦跳跳的跑到了我身边。“这个……什么情况?”

    “我想是你的任务目标找到了。把任务卷轴拿来用下。”

    “哦,给你。”

    我接过卷轴直接扔给了对面的亡灵。这是我们接的任务,后面有黑暗神殿的标记。这东西应该不能做假的吧?”

    对方拉开卷轴看了下最后面的标记,然后又扔了回来。“对不起,看来是误会了!”说着他向后面招了招手,结果后方的森林中一阵淅沥哗啦的响动后走出了一大群黑暗生物。我突然想起来火焰兔子好象是害怕亡灵的,结果刚想转身问问情况就听扑通一声,这丫头又晕了!

    “靠,就你这心理素质怎么当黑暗祭司啊?”

    “我就是怕吗!”火焰兔子被我扶起来之后抖的像个筛子,我真是太佩服她的胆量了。不是佩服她胆子大,而是佩服她居然能胆小成这样。

    不再管火焰兔子的颤抖。我开始仔细打量走出来的这些亡灵。初步观察似乎全都是幽魂类亡灵。此类亡灵比较接近中国神话中地鬼魂,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没有实体,虽然看起来和人差不多,但身体却是半透明的,而且可以穿过障碍物不受任何实体物质的阻拦。当然了。我说的幽魂类只是个大类,眼前这些家伙不可能全都是一种亡灵。像刚刚袭击我们地那三个明显是可以灵魂实体化的高级怨灵。但其他地好象多是低等的幽魂,甚至于一大半都是没有等级的白魂。

    “你们这里人口到是满密集的吗?”

    “您就不要和我们开玩笑了,我们这些亡灵都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存在,数量多是因为长时间地累积而形成的。”

    我点点头,直接切入主题。“既然你们是这里的本土生物。那我跟你们打听点事。”

    “您问吧,只要我们知道。”

    “我想问下这里有亡灵法师吗?刚才给你的卷轴上有写,我们地任务需要亡灵法师地认可才能完成。”

    “亡灵法师到是有,只是他们现在都是我们的保护者。我们不能随便透露他们的位置的!”

    “这样啊!”我有些为难的想了一下。然后道:“那这样你看怎么样?我来帮你们解决你们的威胁,然后你们带我们去见亡灵法师如何?”

    “这到是可以,不过您确定能解决的了我们地麻烦吗?”

    “应该没问题吧!先说来听听。”

    听说我愿意帮忙解决他们地安全危机,亡灵们立刻开始七嘴八舌的介绍起了事情地经过。我稍微总结了一下,事情其实很简单,而且这忙我还非帮不可了!事情的起因还是在佳哈**师身上。菲舍尔行会是个法国本土行会,和我们行会一样他们也搞魔偶研究。不过技术要落后我们很多。不知道他们从哪搞到情报。知道有个掌握着高端魔偶技术的法师就暂住在永夜森林,所以他们打算进来找这个法师。我估计他们所谓的技术很强的法师就是我也找的佳哈**师。而他们袭击亡灵的原因则是亡灵们和佳哈签署了协议。协议的内容是亡灵们要防守永夜森林让佳哈能够不受打扰的完成一个月的实验,作为报酬,完成实验后他会为亡灵们配置灵魂强化液。而现在的问题是不知道为什么佳哈在这里的消息居然走漏了,结果就是引来了一大帮人的窥视。按照这些亡灵的说法,他们的人本来比现在多的多,可是最近这段时间死伤惨重,结果最后就只剩下他们这些亡灵了。协议上说的时间还有三天,但以他们的实力明显是守不住了,所以他们才会这么紧张的盯着每个进入森林的人。因为已经失去正面阻挡的能力,他们不得不采用偷袭的方法以尽量减少损伤,这就直接导致了之前的误会。

    我听完他们的叙述后点了点头。“帮你们防守这里没问题,但我希望在那位法师完成实验后你们可以帮我留下他,我要见他一面。”

    “可是来恩**师说他不见外客的!”

    “什么?来恩**师?和你们签协议的不是佳哈?”

    “佳哈是谁?”

    晕!居然不是佳哈**师!刚才他们这些亡灵在叙说的时候一再提到这个法师的各种魔偶多么多么的神奇,之后我还曾询问过对方的特征,描述中的内容到是和诺琳以前描述的佳哈的形象非常相象,可是这名字……!难道他用的是假名?那也不对啊!对这些亡灵他完全没必要使用假名啊!不行,无论如何还是得见一面再说,反正不管对方是不是佳哈,这个任务我必须得完成,毕竟火焰兔子的任务内容和我的目的是重合的,不管为了哪边都得帮助这些亡灵。

    不过要想帮助亡灵们完成任务,那就必须要保证最后三天内那个签署协议的法师不能受到打搅,问题是后天就要开战了。我没时间在这里守三天。不过这个到是难不到我,反正咱有的是召唤生物。打开大地之门和凤龙空间,我把召唤生物全给叫了出来。亡灵们看到这正规军一般的大部队立刻就兴奋了起来,他们一开始还担心我一个人守不住这里,没想到一下来了这么多帮手。

    把召唤生物都叫出来后我把事情跟凌交代了一下。然后留下她来代替我指挥,反正任务过程中全部由她全权负责。我只选了飞鸟、夜影、小纯、晶晶、玲玲、夜月、公主以及新收地胜利女神维多利亚和雷神碧姬丝留在身边。飞鸟和夜影属于坐骑型生物,留下用处也不大,还是带着有用些。小纯和晶晶、玲玲都是光明系生物,留这恐怕反而会影响亡灵们的作战效率。夜月和公主基本上算是我的最强魔宠,不带是不行的。新收的两个魔宠因为属性不明。所以还要带在身边培养忠诚度顺便熟悉下各种能力,所以也不能扔这边。有了这五个魔宠再加上银月这个小号地魔宠以及我的两个分身,一般地战斗应该是没问题了。

    其实说起来我把大部分魔宠都丢在了这边,但实际上我身边带的魔宠依然能让大部分玩家羡慕到流泪。毕竟目前为止《零》中的玩家和魔宠的比例刚刚才过一比三。听起来好象是一个玩家能分到三个魔宠。似乎不少了,可你要考虑到魔宠的级别分布也遵循金字塔原理,越是高级地魔宠数量越少,这所谓的三之中起码有两个属于六百级后完全没有实用价值的低级魔宠。另外剩下的一中我们还要去掉一些不适合战斗或者是能力极端偏门或者和主人不和拍地魔宠,这样算下来最后剩下地真正有实用价值的魔宠和玩家的比例实际上连一比十都不到。也就是说即使平均分十个人才能分到一个实用的高级魔宠,这里面还有类似我这样一个人占好几个的情况,那么就会有更多的人分不到实用的魔宠。所以目前为止能拿出两到三只高级魔宠地玩家基本都能算到幸运儿地范围内了。

    这边有魔宠们顶着我就不用操心了。还是先把正事办完要紧。和火焰兔子告别之后我就直奔了埃及。说起来真该在埃及也弄个传送点的,每次到别地国家都可以依靠传送阵进出。惟独埃及这边每次都要从欧洲飞过来,时间耽误了不说还特别麻烦。

    好不容易穿过埃及边境我立刻传送到了开罗。可能是因为文化的关系,开罗的玩家数量总是居高不下。虽然我到这边的时候开罗已经处于深夜之中了,但此时城市内却是异常的热闹,前来开罗观光旅游的各种玩家可谓是络绎不绝。走在大街上放眼看过去,几乎满满的全是人头,而且其中一半以上都是非战斗类玩家。

    “喂。站住。”我突然听到一个声音这样喊着,但我并没注意,直到一只手突然搭上了我的肩头。“喂,叫你呢!为什么不停下来?”

    我回身打量了一下拉住我的家伙。这是个中国玩家,能这样判断的主要原因是对方说的是中文,而且有着亚洲人的典型特征。不过……尽管都是中国人,我却没必要对他太客气。中国人多了,就算我是爱国人士也不一定要爱中国的每个人啊!所以对于眼前这个很没礼貌的半大孩子我并没有给予太好的态度。这么多人谁知道你在喊谁?再说你难道不知道自己的行为非常失礼吗?”

    “哎呦我的小祖宗诶!你怎么跑这来啦?让我跟你爸一阵好找!”一名四十多岁的女性突然从人群中冒了出来拉着这个只有十六七岁的年轻人一阵唏嘘。

    年轻人似乎对中年女性的罗嗦非常反感,他很生气的推开那女人。“我又不是白痴,难道还能走丢了?喂,你别走。”本来看到他们在那里说话我根本没打算为此浪费时间,所以转身就要走,可是那个年轻人却现了我要离开,于是一把推开女人又把我给拉住了。“我还没说完呢,你跑什么啊?”

    我摘掉头盔面色冷俊的盯着那小子。“喂,注意你的言行,不要随便在路上拉扯你不认识的人。还有。我也有我自己的事情,你有事就快说,我没什么时间跟你耗在这里。”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唉呦……”年轻人还没说话那个女人就突然插了上来推了我一把,当然,作为战斗职业者中的no。我是不可能被一个没属性的生活类玩家推倒的。结果当然是那女人自己摔了一跤。女人似乎对自己摔跤很生气,她气愤地爬起来用双手再次用力推了我一把。当然依然是毫无效果的。“你居然动手打女人?我跟你拼了我!”说完那女人突然低着头像冲向斗牛士的公牛一般朝我撞了过来。

    这种度的“攻击”在我看来就跟幼儿园小孩打架的水平相当,当然是毫无威胁地,不过她是非战斗类玩家,我们这些战斗类玩家在城市里没有正当任务的情况下杀死这样地玩家惩罚是很严重的,所以我尽量不想和她扯上关系。要是让她这么撞上来。我当然是不会有事,不过万一她把自己撞死了,我可不想承受那该死的系统惩罚。

    为了防止那女人撞我自杀,所以我提前伸出一只手挡在了她的脑袋前把她顶在了身前。魔龙套装的手套部分是近乎液体金属地特殊物质制作。可以根据我的需要调整硬度。所以不会像平时战斗时那么大的破坏力。那女人的脑袋被顶住就撞不到我了,但她似乎并没放弃,居然就这么顶着我地手将双臂像两个风车一样甩起来想攻击我,无奈虽然我不算是身高臂长地人,但至少还是比这个女人高些,所以她的胳膊完全没能碰到我。

    其实现在这个状况对我的打击还是很严重的,不过不是打击我的身体。而是打击我的形象。想我堂堂战力榜第一的高手居然在路上跟个泼妇打架。这要是被阿修福德或者阿奴比斯他们看见非被嘲笑死不可!

    “你有完没完了?”这句不是我说地,而是出自那个青年。他走上去很生气地拉开了那个女人。“你有毛病啊?我跟人家说句话你就动手打人。还这样耍无赖。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啊……!”那女人听了年轻人的话突然停了下来,刚才哭喊就像悲痛欲绝一样,现在却突然表情一变,立刻又成了一副献媚讨好地样子,而且从她干干的脸上来看刚才她就一滴眼泪也没流过!“那个……我说儿子啊!我也是……!”

    “好了,别在那烦了!快让开!”

    “哦。”女人听话的走到了年轻人身后不再说话了,好象刚刚什么都没生一样。

    我站在旁边一脸的莫名其妙。从称呼上判断他们因该是母子,不过从说话的态度和行为上看感觉那女人到像是年轻人的佣人。我猜测这可能是个极端溺爱孩子的级护犊型母亲加上一个完全被宠坏了的小王子型儿子。不过看起来这个年轻人到没有完全的放任自己。虽然环境造就的行为特征非常的霸道和不会体谅别人,但至少在是非对错上还能保留正常的态度。

    看在这个年轻人的是非观的面子上我最终还是耐心的询问道:“你让我停下到底想干吗?”

    “我想聘请你带我去参观下战斗场面。”

    作为一名普通的非战斗类玩家,这个要求并不过分。《零》的设定中非战斗类玩家在城市区域内拥有绝对保护权,到不是说他们不可战胜,只是杀死他们的惩罚会高到你难以想象的地步。至于野生怪兽当然是不受这种条约限制了,所以这种类型的玩家大部分都是在城市里或者安全的野外地区活动,像正常玩家进入的战斗区域他们一般是不会去的。不过战斗区域也有自己的特点,所以难免会有想进入战斗区域的非战斗类玩家,但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没有战斗力的非战斗玩家在怪物眼里和一般玩家没有区别,他们自己却连逃跑都做不到,所以这类玩家一旦要出城就必须得有人保护。按照有需要就会诞生原始交易的原则,战斗类玩家通常也不介意在出城时顺道带上一些非战斗类职业者,而且据说目前干这行的职业素质都还满高的,很少听说有接了任务带人出去遇到危险自己先跑的事情,大部分战斗职业者都会主动保护非战斗职业者。当然了,这个行为主要还是受到了系统强制规定的信誉度的影响。遇到事情自己跑路地人会被判定信誉下降。这种人在和别人交易乃至和系统交易时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麻烦。不过像我这样会耍诈的人自然也有的是办法混信誉度,当然这种秘密我是不会告诉别人的。

    看了眼眼前地年轻人,我很认真的说道:“我有任务在身上,一会要去地地方非常危险,所以我没时间带你出去玩。”

    “不。我不是去玩,我只是想亲身体会下被杀的感觉。”

    “啊?”我刚刚准备好的推脱之辞一下全卡在了喉咙里。这小子也太变态了,居然想去体验被杀的感觉,难道他是受虐狂的终极完全体,传说中地被杀狂?“这个……那什么……我靠,你小子变态啊?没事还要跑去自杀!你想死随便找个高点的地方跳下去不就得了?”

    “可我不是要自杀。我要体验的是那种在众多怪物或者敌人混战的战场上无处可逃。然后惨死战阵中地临场感觉。当然了,如果可以在战场上九死一生走一遭效果会更好,但我想如果生那种场面你可能也保护不了我地安全,所以我的要求很简单。带我进入那样的场地。并保证我尽量活的久一点。最后即使被杀也不怪你。”

    “靠,你是不怪我,系统不会放过我啊!我保护的人挂了我要接受惩罚的好不好?”

    “一点信誉度我想不是什么很严重的惩罚,尤其是在我可以给予补偿地情况下。”

    “补偿?你能补偿我什么?钱我比你还多,信誉度根本无法交易,你能给我什么补偿?再说我也确实没时间啊!”

    “你越是没时间越是说明你即将参加战斗,因为你们这种战斗类玩家地事情无外呼战斗战斗再战斗。跟着你就一定可以碰上一次大战。还有。不要小看我的补偿。”说到这里年轻人忽然回头跟那个女人要了件丝绸包着地东西,然后他在我面前缓慢的打开了那玩意。

    “嗯……?”看到眼前的东西我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这……这这这……这东西你怎么搞到的啊?”

    “我上次去一个遗迹探险的时候找到的。本来一共有四块的。可惜我不是战斗人员,抢不过他们,最后只拿到了这一块。”

    我很慎重的看着他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个东西是做什么的呢?”

    “我不知道这个是干什么的,但当时这东西被封在一个很厉害的法阵之中,所以我觉得它应该是个很有用的东西就给拿回来了。今天看你这么大反应明显我猜对了。”

    本来正常情况下越是想要的东西就要表现的越不在乎,否则你的对手就会抓住你非常想要的机会狠宰你一顿,不过眼下的状况我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表情,毕竟他拿出来的可是戒律之石啊!没错。这个最不应该出现在一名非战斗类玩家手中的东西居然就出现在了对方的手里,而且令人无法想象的是居然还被他当做了交易的酬劳。虽然这个年轻人可以说已经是相当精明了,但他还是太低估戒律之石的价值了。今天碰到我算他走运,要是别的知道这东西用处的人,我估计就算惩罚再严重十倍对方也会下手抢的。

    不再跟他废话,我直接一把抢过戒律之石收了起来。“酬劳我收了,你要体验九死一生的感觉是吧?跟着我就行了。”

    “你同意了?”

    “废话,你给这么大比酬劳不干的是傻瓜!不过我先说好,战斗场面我经常会遇到,但我不能为了你特别的去调整形成,不过你跟走运,明天下午就会有场大行动,我保证是你见过最大规模的战斗。”

    “那好,现在开始我就跟着你,直到体验了我需要的那种感觉。那么我们走吧。”

    “啊儿子啊!我们要到哪去啊?”那个女人在沉没了这么久之后突然又叫了起来。

    我非常郁闷的转头看了看她,然后又看向那个年轻人。“需要带着你妈吗?”

    年轻人的第一反应似乎是想要一个人跟着我,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张口之后又定住了。等了半天之后他才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小声道:“算了,带上我们三个吧!那份酬劳应该够吧?”

    我点点头。“一个是带三个也是带。但你必须告诉我谁是优先保护对象,万一出现了我无法同时保护三个人的情况下我可以选择优先放弃哪个?”

    年轻人想了一下道:“是我要体验那种感觉,所以我是最优先保护人,我妈次之,最后是我爸。对了。妈,我爸呢?”

    “我在这里。”一个中年男子突然高举着手从人群中挤了过来。他看到我之后上下打量了一下我。然后问道:“这就是你们雇的人?”

    那个女人立刻道:“对,这是儿子找来帮忙地。”

    “哦。”中年男子听完之后立刻把背上背着的大包卸下来扔了过来。我很小范围的一侧身闪开了那包东西,结果东西飞出去直接砸到了另外一个玩家的背上。对方虽然是战斗职业者,但因为在城里没开战斗模式,而且又毫无防备。加上那包东西本身就不轻,所以还是被砸了个趔趄。中年人看我没接包袱反而闪开结果害他砸到人后立刻对我斥责起来。“你这人怎么一点眼力见都没有啊?东西都接不住。”

    就在他斥责我的同时,被砸地人已经生气的转了过来准备扁人了。这家伙是个白种人,看外表似乎是力量型地近战职业。因为他身上的肌肉一块一块的都跟岩石一样。属于那种一看就很壮的造型。

    中年人和中年妇女看到对方的样子都露出了一幅害怕地表情,而那个白人玩家则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向我们走了过来。中年人看对方要动粗,吓的不断往后退,嘴里还不断的说不是有意地,不过对方显然没有要善罢甘休地意思。就在那个白人即将走到中年人面前时中年人突然急中生智指着我大喊道:“是他干的,我本来是让他接住的,结果他闪了一下才砸到您的!”

    那个白种人一听他的话立刻转身面向了我这边。刚才我一直是背对这个家伙的。所以他从我身边走过去也没注意到我。现在一转过来变成和我面对面了。看到我的脸之后他先是一愣,跟着就表情一变。凶神恶煞地表情瞬间变成了嬉皮笑脸地状态。“哎呀原来是紫日会长啊!您怎么到埃及来啦?哎呀误会,全是误会!”看我一直没反应,这个家伙又接着说道:“您不记得我了是吧?也对,我们这种一般玩家您一天也不知道要见多少,不记得也是应该的。我是兽盟地人,说起来我们行会还算是冰霜玫瑰盟的外围行会呢!”

    听到他的话我扫了一眼他的胸口,果然现了一个兽头标志。这个兽盟是我们行会在欧洲展的外围行会,其内成员虽然不是我们行会的人,但他们的主要管理层基本都是我们行会特地派出去的资深会员,也就是说这其实是个由本行会派出去的人组建起的分支行会。这种行会的内部人员筛选不像本行会这么严格,而且也没有本行会那么好的福利,但和一般没有靠山的行会比起来,他们的资金和人力资源都相对比较丰富。另外,挂着我们行会的名,一般行会也不敢动他们到是真的。当然我们行会也不是白养这些人,这种分支行会有些时候可以帮我们办一些我们不方便直接出手的事情,用起来还是很方便的。

    基于以上原因,虽然我不是兽盟的会长,但对这些兽盟的玩家来说,我其实应该算是比会长更大的官,因为只要我一句话他们会长就得滚蛋。

    看我似乎是认出了这个徽章,那家伙立刻开始套近乎。“今天还真是幸运啊!没想到居然能在这边遇到总会长!对了,这几位还没介绍呢!是您亲戚吗?”

    这家伙猜这三个人是我亲戚其实是因为刚才那个中年人的态度。在他看来我的地位在冰霜已经顶天了,别的行会只要不是我们的敌人就得卖我面子,敢这样训我我还不反抗的,那除了亲戚也想不到还能是什么人了。

    那个中年人到这时候还没转过弯来,他看着我和那个兽盟的家伙试探的问道:“你们认识?”

    那个兽盟地家伙立刻热情的说道:“是我认识紫日会长,不过紫日会长不认识我。”

    中年妇女这个时候也插上来问道:“什么叫你认识他他不认识你啊?你认识他他也应该认识你啊?”

    那个兽盟的家伙立刻道:“这还不好理解?我问你。你认识中国的国家主席吗?”

    中年妇女立刻道:“那当然!中国人哪有不认识自己国家的主席地?”

    “那你们的国家主席认识你吗?”

    “当然不认识了!国家主席怎么可能认识我这种小老百姓呢!”

    “那不就得了?紫日大人是冰霜玫瑰盟地会长,而我们兽盟是冰霜玫瑰盟下属的分支行会,所以只要是冰霜玫瑰盟或者兽盟的人都认识紫日会长,但是现在光冰霜玫瑰盟的直属会员就已经快有二十五万人了,算是像我们兽盟这样的分支行会。紫日会长实际上能指挥地人绝对过一百万,他当然不可能每个都认识了!”

    “什么?你有一百多万手下?”中年人看着我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兽盟那个家伙似乎为了炫耀自己也是冰霜的下属人员。故意很大气的说道:“那当然。要不是冰霜的人格审查实在是严到变态地地步,根本不可能只有这点人。我敢说,要是哪天紫日老大说解除审核限制,冰霜地会员肯定会在二十四小时内突破一千万大关的。”

    “我说怎么看你的盔甲这么熟悉呢!”那个青年突然从身上翻出了一张魔法画像,然后他拿着画像和我对了一下。“靠。你果然是紫日,那个战力榜第一的变态。”

    兽盟那家伙听到这里终于听出问题来了。“嗯?你们不是紫日会长的亲戚?喂,小子,你怎么说话呢?再叫声变态试试!”

    “唉壮士息怒壮士息怒!”中年妇女一紧张连武侠电影里常用的求饶对话都用上了。“我儿子出门少不怎么会说话。您别生气。”说完她又对我道:“之前是不知道。真是得罪了。您是大人物,肯定不会和我们这些小人物计较的是吧?”这女人护犊归护犊,人到是不傻。她知道只要我不追究,旁边这位就肯定不敢动手。

    我朝兽盟地那家伙挥了挥手让他别动。一来我本身并不计较这种事,二来收了人家一枚戒律之石这么贵重地物品只需要带他们随便经历一场战斗就ok了,捡这么大个便宜,再吃亏的事情我也生不起来气了。

    “既然会长不在乎。那就算了。反正也没多大事。”兽盟地这家伙见风使舵的水平还真不是一般高。

    我上下打量了这个家伙一下,然后问道:“你什么职业?”

    “土元素种族岩石巨人特殊血统职业。”

    这家伙说出来的时候非常骄傲的样子。不过这种职业也确实值得骄傲一把了。很早之前我就曾分析过,《零》中的各种种族中元素人系列是最少人选的,而且即使是选了元素种族的玩家,其中也有一大半选的是水元素,像土元素人几乎就没人选。这个家伙能把外貌丑陋除了防御高的变态的土元素练到种族进化的地步,可见他也不是一个光会拍马屁的人。兽盟虽说只是本行会的分支行会,但毕竟是我们行会所领导的下属行会,其人员选拔就算没有冰霜这么严,也绝对比其他行会要难进很多。这家伙能进入兽盟至少也说明他的总体评价要高于大多数玩家。

    我略微回忆了一下石巨人种族的特性,然后道:“把你身上所有的装备全都拿给我,包括魔法饰和放在物品栏里就能挥效用的装备。”

    对方听了我的话稍微有些紧张,毕竟我的话听起来跟抢劫差不多,不过他的动作到是没慢多少,迅的把东西都脱给了我,然后只穿着一身白布衣服站在一边紧张的看着我。

    我把他地装备挨个看了一遍就搞清楚了他的属性特点,好歹咱的附属职业还有一个宗师级的鉴定专家呢。在脑子里简单的计算了一下他地属性状况后我打开了凤龙空间。然后把他的装备一股脑全给扔了进去,急地那家伙张嘴想叫,但却没敢叫出口。

    扔完装备后我把唯一剩下的一枚徽章又还给了他...。“先拿着。”说完我又在凤龙空间里翻找了起来,只要现合适的就扔出来。不一会地上就堆了一堆东西,期间曾有人想过来抢的。不过夜月的及时出现制止了那家伙地动作,而且为了防止出现效仿者。夜月特意把那家伙石化在了伸手拿装备的一瞬间,这样别人看到这个石头警示牌就绝对不敢妄动了。

    “好了,你过来。”找完装备后我把那家伙拉到身边,然后从地上翻出了一套造型朴实看起来异常厚重的重型板甲出来。“套上看看效果。”

    那家伙一听立刻明白了我不是想抢他东西,而是要给他换套装备。立刻兴奋的一边拍马屁一边往身上套装备。地上这套东西属于重装步兵甲,属性虽然不多,但条条都很实用,不像很多装备看着属性一堆。其实用地上地没几条。这家伙是石巨人种族。特长就是力量和防御,所以除了继续增强这两种特长的属性外他只需要一些类似敏捷和度的辅助属性,像什么魔法之类的属性对他来说全是浪费。我给的这套东西恰好就是只加攻防和敏捷的,而且由于属性单一,所以加的数值都很大。

    “感觉怎么样?”

    他试着挥舞了几下拳头,然后兴奋地喊着:“哇太谢谢会长你了!这属性简直牛到不行了!靠,以前地装备那么多条属性居然都是垃圾。还不如这几条来的爽!”

    “嗯。你能明白其中地好处说明你很懂得属性的搭配,我估计之前那套东西是因为你只能找到那样的东西了。我给你的这套虽然看起来级别不高。但却胜在专门针对你这种特性的玩家,所以比一般更高级的装备效果更好。对了,这么半天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呢?”

    “我叫汉克。”

    我点点头,然后又把两枚徽章递给了他。“把我刚刚唯一留下的徽章和这两枚徽章一起带上。”

    汉克听话的带上徽章,然后突然兴奋的叫了起来。“哦天哪!均力徽章!会长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啊?”

    “我怎么搞到的你就不用管了,反正你能用就行了。”

    这个均力徽章其实是一种很简单的徽章,属性就一条,那就是在战斗中使你的装备负重降低到和你的敌人同等的级别。这个属性看起来挺鸡肋的,其实对汉克这种使用重型装备的玩家用处非常之大,因为这条属性会使他们的装备变轻。你想,一名身穿板甲的战士和一名只穿了套法师袍的法师战斗,如果战士有这枚徽章,那他身上的板甲就会变的跟那套法师袍一样轻。对一名战士而言,一下去掉这么大的负担,度和敏捷必然都会疯狂上涨,相信这绝对是法师的噩梦。

    事实上我给汉克的另外一枚徽章也很不错,不过那和汉克自己的装备中剩下的那枚徽章属性类似,所以他不是很激动。那两枚徽章都是加敏捷的,只不过属性都不多。《零》中加敏捷的徽章很少见,即使以我这种垃圾收集者的性格也不过就遇到过三枚而已。

    等汉克兴奋完了我又递给他一枚戒指。汉克小心的接了过去,然后突然兴奋的大喊了起来:“哦我的上帝,力量倍化戒指!会长您就是上帝!”

    我笑着挥了挥手:“喂喂喂!上帝哪有我面子大?你这是在贬低我哦!”

    “对对对,上帝算什么!会长您最大。”

    汉克激动的语无伦次是因为我给的第一枚戒指是枚即使以我的标准来说都是很不错的戒指,那是枚力量倍化戒指,可以使你的力量值乘二。对汉克这种靠力量混饭吃的玩家来说这基本就等于攻击力翻倍了。

    激动中的汉克还没平息好第一枚戒指带来地惊喜又被第二枚戒指刺激到了。“喔……重力戒指,实在是太合适我了!”

    重力戒指是一种很罕见的装备,主要原因就是它什么好处都没有,只能增加麻烦。不过这种东西不是只给敌人增加麻烦,而是敌人和主人一起增加。它能使一定范围内的所有物体重量增加,其结果就是你的每个动作都要付出比平时更大的力量才能做到。一般情况下法师是不会需要这东西地。因为法师力量本身就不高,带上这个行动会变的更困难。至于刺客,这简直就是噩梦。但反过来想,对于战士们来说这就是非常好地东西了。反正战士就是力量大,有这东西加身上虽然也会受到一些阻碍。但敌人受到的阻碍会更大。

    不过,虽然重力戒指的属性对战士还算有用。但很少有人带重力戒指。一来重力戒指本身数量不多,二来这东西在与力量比自己大的生物战斗时还会起到反效果,三则是重力戒指加的重力一般都不过一倍,数值太小了,还不如留出位置装备个更好地戒指。不过我给汉克的这枚可不是一般货。这是枚加三倍重力的戒指,可以说是小极品了。有这种戒指带在身上,汉克自己只会觉得行动有些吃力,但身体孱弱的法师们恐怕连举起法杖都会觉得很困难。至于说刺客类职业那基本可以直接无视了。另外。这枚戒指配合之前那枚均力戒指效果更好。汉克如果遇到刺客或者法师,他地装备被均力后即使加三倍重力也还是比原来要轻,这样他地实际负担反到比正常人要轻不少,所以他只要抵抗自己身体的重量就可以了,行动上绝对比一般人要轻松很多。

    在第二枚戒指之后我又拿出了四枚戒指,不过这次都是普通货色,但也绝对都很有用。因为它们全都是加力量的。《零》中的玩家想强大起来只有两种特色。一是像我一样把所有属性做平均,二是把某一种属性加到顶。像我这样虽然是最强方法。但需要级好的装备和药品才能做到,所以实现可能性很低,所以一般大家都是集中把一项属性加上天。我帮汉克选择的是挥特长,把他的力量加上天。像真红就属于这种路数里地颠峰存在,不讲究什么花哨地技巧,只以绝对的力量压倒

    戒指之后是项链和手环。我给地是一条疾风项链和两只带破魔属性的力量强化手环。疾风项链可以使汉克的度增加到一个很夸张的地步,至少以战士来说这种度已经越正常标准了。至于说破魔手环,这个东西除了加力量就是可以让汉克的攻击带破魔效果,这样就可以忽略法师的魔法盾了。只要能近身攻击到法师,那么一切就都已经确定了。

    手势全部配齐之后我又问汉克:“我看你的装备里有战斧和盾牌,你是喜欢用斧头还是能用的武器里这个最好?”

    汉克立刻道:“我最喜欢用的是双手斩剑,但我的敏捷不高,所以每次有效攻击的伤害值就变的非常重要。能找到的双手斩剑攻击力普遍偏低,最后我只好选择这柄战斧了!”

    我点点头。“你的想法说明你的判断是正确的,与其使用威力不足的斩剑还是斧头更有效。不过我要说的是,因为斧头毕竟不是你所想要用的武器,所以在操作上必然不如剑用的顺手,所以在有合适的武器的前提下你的第一优先选择依然应该是双手斩剑。”听到这里汉克显得非常高兴,因为他猜我肯定是要给他一柄剑了,但我的话却浇了他一盆冷水。“不过很不幸,我身上没有高攻的双手斩剑。虽然我喜欢捡破烂,但也不是什么武器都能捡到的。”

    汉克失望的道:“哦,这样啊!不过能有这么多好东西我已经很满足了,要是有的话希望您再给我柄高攻的斧头什么的,实在不行以前那柄应该也凑合,反正以前都能用,现在装备全部换代之后应该用起来更牛一些。”我打断汉克的话,然后伸手从凤龙空间里拽出了一柄奇怪的武器。“虽然我没有双手斩剑,但我这里有柄奇门兵器,造型是古怪了点,但攻击力绝对强悍。”

    汉克看到我拿出的东西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因为这柄武器实在是太奇怪了。这东西的主体部分类似东洋刀,但刀身部分不象东洋刀那样向后弯曲,而是笔直向前地。而且,这柄武器的刀身也比东洋刀要宽了许多,论比例到是和双手斩剑的宽度差不多。不过尽管有这些刀的主要特征。但这东西依然不能被简单的称之为刀,因为虽然它地一面是宽阔的刀背。但另一面却不是光滑地刀刃,而是密密麻麻的锯齿刃。内行只要一看就知道被这东西砍到还没什么大不了,关键是砍中之后的那一拖绝对能要人命。这些小锯齿就跟犬牙一样,这一下斩进肉里再一拉非扯下几斤肉不可。其实这柄武器的奇怪之处还不仅于此,事实上这东西的尖端还有一个T型头。其中T字地那一竖就是刀身,而那一横则是块四面都开封的刀片。看到这个形状就该想到,被这东西砍到恐怕连分都分不开了,不被从身上拽下去点什么东西是绝对别指望拉开距离的。当然。这样的武器也有缺点。先这东西头重脚轻。挥舞起来惯性很大,尽管抡圆了之后攻击力很恐怖,但想中途变招就变地很难了。另外,这玩意虽然砍到人之后能将对手完全锁住,但你要考虑到万一砍进岩石或者墙壁中,再想拔出来也将是非常困难地事情。不过汉克现在被我强化了力量,不管是控制惯性还是把武器从东西里拔出来应该都是比较容易办到的。所以相对这柄武器的缺点来说它的优点更明显。因为以汉克这种力量的战士。一旦勾住敌人,那敌人基本就没命了。

    看到眼前的武器汉克自己也被搞晕了。他之前从没用过这么古怪的兵器。我笑着把武器递给他。“试试。”

    “嗯!”汉克点头接过武器然后随便挥舞了两下。呼呼地风声带着一种金属地锐鸣声,听起来就有一种压迫力。汉克激动的说道:“这真是好东西啊!”他说着还抚摩起了刀刃。我想阻止他可惜稍微晚了点。“啊!这东西咬我!”汉克扔掉了武器拼命地甩着手。

    “忘记和你说了,这东西是中国的一种地方性宗教使用的邪兵,所以杀气很重。不过只要不碰刀刃就不会有事。还有,这东西是可以升级的,你以后在战斗结束后要是不赶时间就把它放在敌人的鲜血中让它把血吸干。随着它吸收血液量的增加,这武器还能升级。”

    “带升级的武器?那不是进化型兵器吗?这可是排行等于神器的级兵器啊!会长大人真的打算送给我?”这武器的属性好到汉克都不敢随便接受了!

    我尽量摆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表示他可以接受,事实上我做这种表情的效果也很好。虽然我现在的外貌已经变了一些,但毕竟原先是非常女性化的,所以只要我不刻意板着脸,亲和力还是很不错的。

    汉克似乎还是不大确定,然后尴尬的再次确认道:“我真的可以收下这么贵重的东西吗?”

    我很认真的点点头并维持着高亲和力的笑容。“你当然可以收下,毕竟这又不是白拿的。”

    “诶……!”汉克的笑容瞬间定格,过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那个……我想问下,需要我做什么呢?”

    “啊你放心,事情非常的简单。”我亲切的搂着汉克的肩膀边走边说:“你只要先跟着我就行了,很快你就会现其实只是件小事情。”

    汉克听了我的话先后先是看了看手里抓着的近乎神器级别的武器,然后又看了看我脸上明显亲和过度的笑容,然后紧张的吞了口口水。“类神器一件小事”这个等式怎么看似乎都不大可能成立,但就算我没给好处汉克也不大可能拒绝我的要求,所以现在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反正大不了也就是掉几级再加上装备全部爆出去,应该不过如此吧?汉克心情忐忑的这样猜测着!

    搞定汉克之后我又和那个青年说了一声,然后就带着他们向阿奴比斯的神庙走去。那青年的父母和汉克一起走在后面,那中年人拉着汉克小心的问道:“刚刚你们会长给你个什么武器,你怎么那么小心啊?”

    汉克偷偷看了看我,确定我正在和青年说话没有注意到他之后才小声问道:“你们到底和我们会长什么关系啊?”

    “我们的儿子雇了你们会长帮忙带他体验战场的感觉。”

    “哦,那就难怪了!”汉克再次确认了一下我没注意到他后又再次压低了声音说道:“你们是不知道,我们会长有个外号叫微笑的恶魔,别看他长的白白净净比女人还漂亮,你要是得罪了他,那你就会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了!”

    “有那么恐怖?之前我们那样对他也没看他怎么样啊?”中年妇女疑惑的问道。

    汉克认真的思索了一下说:“这一点我也觉得奇怪,不过一般生这种事无外呼几种情况。第一是会长今天心情特别好,完全没往心里去。第二是你们给了他什么好处,或者他有事就你们,当然了,这条可以直接排除。会长的手指缝里随便**零钱就能把你们埋了,我看你们也给不了他什么好处。这第三吗……!”

    “第三什么啊?你快说啊!”中年夫妇着急的催促着汉克快往下说。

    汉克看关子卖的差不多了才接口:“这第三吗……可能会长已经生气了,只是没表现出来。你看他现在和你们有说有笑的,其实是在计划一会怎么玩死你们。说起来这条到是可能性最大。”

    “那怎么办啊?拜托您快帮我们想个办法吧?”

    “我能有什么办法?”汉克非常郁闷的说道:“你们又不是没看见?刚刚会长也对我笑了,那说明我的死期也不远了!说起来这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用那包东西砸会长,我就不会被砸到。我不被砸到就不会火,更不会受牵连!刚刚以为你们是会长的亲戚,现在看来……嘿嘿……”

    就在汉克暴扁中年人的同时我已经和露巍(就是那个青年)走进了阿奴比斯神庙。这边的守卫看到我之后瞳孔剧烈的一缩,跟着突然一个转身火烧屁股似的蹿进了神庙。露巍一脸惊诧的看了看我,然后小声的问道:“你是不是以前在这边放过火啊?”

    “拜托,这是阿奴比斯神庙,不是你家祠堂。你烧一个我看看?”

    “那刚才那个守卫见到你怎么那个表情啊?”

    “啊?什么表情啊?我怎么没看到?”我还在装傻冲愣。

    露巍很不配合的说道:“就是那种土匪进村的表情啊!”

    “有吗?我想是你看错了吧!”

    
推荐阅读:圣堂 九星天辰诀 神煌 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首席御医 重生小地主 网游之天谴修罗 醉枕江山 最强弃少 官门 剑傲重生 明末边军一小兵 战神变 君临九天 我的民国不可能这么萌 召唤美女军团 巫师世界 抗战之红色警戒 宋时归 全能闲人 重生世家子 最终信仰 资本大唐 雅骚 恐慌沸腾 重生之红星传奇 龙骑战机 雄霸蛮荒 异界全职业大师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