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七十二章 各就各位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正说话间,阿奴比斯神庙里突然一阵骚动,听声音好象是一大群人在奔跑。【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几乎也就是我们刚注意到这个声音的同时我就突然感觉到全身寒毛倒竖,似乎是有种强大的杀意笼罩了我的全身。几乎是本能的我就突然一偏头,一支羽箭擦着我的脸飞了过去。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到底出了什么事,大殿之内又跟着飞出一支两丈长矛。我一把把身边的露巍推了出去,同时原地一个转身反手接住那支长矛然后就着旋转的惯性又给原路扔了回去。

    “阿奴比斯你疯啦?干什么袭击我?”

    “看清楚再说。”阿奴比斯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我的耳边,但他的人并没出现。我虽然有些疑惑,但仔细一看却现大殿里跑出来的两个明显是玩家而不是阿奴比斯的人。

    “靠,搞什么玩意啊?有人在你的神庙里袭击我,你就不管的吗?”

    “我为什么要管?”阿奴比斯的话问的我一愣。

    说起来我远来是客,在阿奴比斯的神庙受到袭击,他这个做主人的自然应该管管。不过阿奴比斯这家伙整个就一大恶魔,性格绝对是属于变态型的,所以理所当然的事情到他这里就不再理所当然了。

    说话之间对面投矛之人已经冲到了殿外,我只看到那家伙拿着支血红的断矛再次冲了上来。从他身上的血迹来看这家伙刚才已经被我扔回的长矛所伤,而且长矛折断变短也是证据之一。不过似乎这家伙伤归伤,战斗却丝毫不减,见了我就跟见到杀父仇人似的。

    “西普尔退回来。你一个人打不过他地。”神庙之内传来一声浑厚的喉声,跟着就见一名身高两米多的壮汉冲了出来。“大家先围住他。”

    神庙里呼啦啦冲出来一大群人,瞬间将我围了个水泄不通,但更奇怪的是这些人后面居然又追出了大量死神卫队的士兵。这些狗头人身的死神士兵迅将这些人和我一起围在了中间,明显和这些人也不是一路。

    “这是搞什么啊?”我对着神庙方向询问着。刚刚阿奴比斯和我通话说明他距离不远,至少是能看到这里的情况。

    果然,不一会就看到阿奴比斯走出了神庙。“这些是你的仇人,他们中有人现你到了埃及。猜测你是要过来找我,所以提前来拦截你,只可惜他们跑太快了,先冲到这边和我地人打了一仗才等到你来。”

    “你不是说不帮忙的吗?”

    “他们先主动攻击我,难道我还不反击吗?再说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管不着。”说到这里阿奴比斯话锋一转。“喂,杂兵我都帮你收拾了,剩下的你该自己处理了吧?”

    我扫了下周围的人,然后笑了笑。“这点小意思,几分种的事情。你帮我把你脚边那位保护好了就行。”

    阿奴比斯听我说完之后才惊讶地低头寻找,结果果然现脚边躺了个人。刚才敌人突然动袭击,我情急之下推了露巍一把,显然是用力有点大。结果把这家伙给摔的差点背过气去。阿奴比斯之所以之前没注意到他是因为露巍是非战斗玩家,实力太弱,高级npc很容易忽略这种生命反应低的跟观赏动物一样的生物。阿奴比斯对那些狗头守卫一招手:“过来保护他,那边不用管了。”

    狗头守卫迅的跑回去把露巍守在了中间,而神庙前那些人则因为不再担心后面的守卫而把注意力全部移到了我身上。

    带队的那个级壮汉对着周围的人大喊着:“大家一起上,干掉他。”

    “喂。我到底哪得罪你们啦?”我一把抓住一个家伙刺来地长枪枪杆问道。

    “哼,不要跟他罗嗦,直接上。”一名长相清秀的精灵弓箭手以便叫喊着一边张弓射来了一支利箭。

    我因为抓着那家伙的枪身所以移动不便,看到箭已经晚了一点。也仅仅就是一侧头的间隙。利箭擦着我的脸飞了过去。只感觉脸上微微一凉,我一把推开身前的家伙伸身一摸,脸上居然流血了!“妈地,跟你们客气你们当福气!今天你们一个也别想走了。”用力的一点头,头盔面罩自动从头盔顶上滑了下来护住我的脸,跟着两侧的面甲内又向中间滑出两截面甲在我面前合拢形成了新地一层面罩。

    “你包的到是严实。”那名箭手得意的说道。

    我根本不和她答话,抬手对准她一动手指。前臂上附着的龙头形护臂的两只鼻孔之中分别喷出一支短箭。那名精灵射手也仅仅来及闪开一枚就被另外一枚射飞了出去。

    干掉射手之后我立刻转身一个上勾拳将使用跳斩技能飞到我面前的野蛮人原路轰了回去,顺手握住永恒剑。原地一圈横斩,只听一声杂乱的惨叫,冲上来地一群人同时身异处地倒飞了回去。

    “不要猖狂。”一名女战士举着长矛突然从圈外跳了进来。她抓着矛尾,人还在三米之外矛头已经到了我的身前。我回身一剑刚好顶在了她地矛尖上。矛剑的锋锐之处本来并不适合承力,但我知道对方的兵器比我的长,如果不能顶住,吃亏的只能是我,所以只能利用自己的精确定位能力用剑尖顶住了对方的矛尖。

    对方看长矛被我顶住先是一愣,跟着另外一只手也搭上了矛尾,然后两只手用力一搓:“火龙穿炎。”这显然是某种技能,整支长矛瞬间被一层火焰所覆盖,同时长矛在她的手上高的旋转了起来,就跟一根钻头一样。永恒上传来的剧烈震动震地我手都有点麻了,不过永恒依然毫无损的顶住了对方的长矛。

    “雕虫小技!”我突然将魔力灌入永恒,跟着大喊一声:“破。”然后猛的向前一冲。永恒就像切豆腐一样直接破开了对方的矛尖一下了矛身之中。我在后面顶着永恒不断向前冲。长矛就这样从中心被从头破到了尾,整支枪瞬间爆成无数火星飞向四面八方。

    在切碎对方的长矛之后我并没停,永恒继续向前,一剑由女战士的咽喉贯入,跟着我微微一挑,一颗美丽的人头立即飞了出去正好砸在一名法师mm地脸上。法师mm受到惊吓立刻摔倒在地,我抬手就是一箭射了过去。旁边两名战士立刻飞身挡箭。战斗中的法师可是团队伤害输出的主力,是无论如何也绝对不能放弃的角色。所以战士宁可牺牲自己也要保住法师,只可惜他们的行为不过是为我对增加两个战果而已。

    飞箭射穿了战士之后还是将小法师钉死在了地面上,跟着我立即纵身跳到了剩余地几人中间,猛的一个冲拳砸飞一个,回手一勾另外一个家伙的脑袋轻轻一带。那家伙立即在空中转了个圈被我狠砸在了地面上。直到这时候旁边的人才反应过来,只是动作太慢了些。这些人在出手之前突然定在了原地,然后我从他们之中走了过去和站在他们身后的夜月击了下掌。

    “切,一群白痴。和我打架居然不注意周围。不知道我是驯兽师吗?”在我们走回阿奴比斯身边的时候后面的那些雕塑突然轰然碎裂。“露巍,过来。这位是阿奴比斯你应该认识,其他人你就不用认识了。现在你先在这里等着,我进去和阿奴比斯说点事,这边的人会接待你地。要是一会汉克他们来了你让他们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很快回来。”

    交代完露巍之后我赶紧喊上阿奴比斯往后面跑。阿奴比斯跟在我后面完全搞不清楚我打算干什么。“喂,你跑那么急干什么啊?”

    “重要事情。”我四下看了看,然后问道:“有比较隐蔽的场所吗?我需要那种绝对安全的房间,因为接下来的话被人听到我就要倒大霉了!”

    “这样啊!那你站着别动。”阿奴比斯走过来一把抓住我,然后我们身边突然展开了一道黑色光圈。光圈迅把我们包围了进去,然后又迅的打开。只是我们站的位置已经不是之前地神庙了。

    “这是哪?”

    “我的府邸,而且这是密室。除非是上位神出现,一般人不可能偷听到这里。”

    “那好。”我迅打开凤龙空间从里面摸出了最初由迪坦斯得到后来被菲林迪尔抢走的那枚戒律之石。“认识这个吗?”

    阿奴比斯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戒律之石?你怎么……哦对了,戒律之环在你那里。别人找到肯定也得送过去。”说到这里阿奴比斯的激动表情立刻消失不见了。本来吗!这戒律之石对他们这些神祗来说就像是巨额支票对我们地意义差不多,但如果眼前的巨额支票不属于你,那当然就没什么好激动的了!

    看到阿奴比斯的表情后我笑着举起那枚戒律之石晃了晃。“想不想要?”

    阿奴比斯的眼睛瞬间一亮。“这东西是无主的?”再怎么说阿奴比斯也是个很有实力的神祗,智慧方面并不低,很快就意识到了其中地问题。“等等。如果这东西是无主地,那你还能拿出来就说明这是你现的。那你完全没必要拿来我这里啊?那这东西还是有主,但你又拿到我这里问我想不想要……难道这是赃物?”

    啪啪啪啪……我给阿奴比斯鼓起掌来。“不愧是黄泉界第一猛神。智力也不低吗!没错。这就是赃物。我拿它来就是等着你帮忙背黑锅地。”

    “哦?”阿奴比斯的声音瞬间充满了玩味的意思。“背黑锅是吗?那交换条件就是可以使用这个东西喽?”

    “又中。”我笑嘻嘻的问阿奴比斯。“怎么样?成交吗?”

    “先不忙。”阿奴比斯这次到是认真了起来。“先告诉我东西原本是谁的,还有谁偷了这东西。我需要评估一下利益与麻烦的价值是不是划算。”

    “东西原本是是迪坦斯的,至于偷东西地人吗……!”

    “是玛利莲还是菲林迪尔?”阿奴比斯到是个明白人。

    “你既然都猜到这了。知道具体是谁还有意义吗?”

    阿奴比斯点点头。“黑暗神殿的势力虽然不小,但却未见得能把我怎么样。这样说来交换还是很有价值的。至于光明神殿这边……势力比我弱的多,那就意味着我可以获得比较高的使用率。嗯,是比不错的生意。不过我想知道一下为什么你不找中国的天庭来帮你顶这个黑锅?”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存心气我?”

    “我又说什么吗?”阿奴比斯装的一脸无辜地表情。“拜托你饶了我吧!你难道不知道我是中国的第十一殿阎罗王吗?”

    “那又怎么了?”

    “怎么了?你想啊!能袭击迪坦斯的人是什么人?肯定是神祗是不是?可我也算是中国的神祗成员,虽然还属于外围存在,但毕竟是挂了个名。先不说迪坦斯会怎么看我,单说天庭这边会怎么想?”

    “开个玩笑你不用这么大反应吧?”

    “这种事是拿来开玩笑的吗?”我很生气地问道:“这戒律之石你到底还要不要了?”

    “要,当然要。那说下具体怎么个要法?背黑锅也得有个限度吧?”

    “事情是这样的:……”我先把迪坦斯被抢的经过都说了一遍。这样万一迪坦斯真找上门来起码不会穿帮。接着我又对阿奴比斯交代道:“那么你要负担的责任就是万一迪坦斯找上门来你就承认是你干的就行了,还有就是这个戒律之石的使用方面。一般情况是在你和菲林迪尔的要求生抵触的时候就双方都不得动用戒律之石,而只要不生抵触,那么你们地使用次数将是对等的。也就是说如果你们用了一次,那对方也必须用一次。如果生你们想使用第二次但对方第一次还没用的情况。你可以找对方商量,如果对方同意你才能用。反过来你也可以用这个要挟对方。当然,作为中间人,我的好处费就是我也可以使用这块戒律之石,而次数和你们一样。你觉得如何?”

    阿奴比斯点点头:“相当公平。”

    既然阿奴比斯肯背黑锅那就好办,继续商量了一下细节问题之后我被阿奴比斯送出了神庙。露巍的父母和汉克都已经到了这边,正在等着我出来。

    看到阿奴比斯的形象露巍地妈妈很小心的问汉克:“那个长着狗头的怪物是什么东西啊?”

    汉克吓的一把捂住了她地嘴巴。“嘘……你这张臭嘴就不能消停一会吗?不贬低别人你会死啊?阿奴比斯你也敢骂,不要命啦?”

    “切。我有什么好怕的,反正这些电脑人又不能把我怎么样。”

    中年妇女说的事实上是有些道理,因为她是非战斗类玩家,所以正规的npc是不能攻击或者为难他们的。相反,我们这些战斗力很高的战斗职业者才是真正需要小心这些ppc是绝对不能得罪地。不过,中年妇女可能是以前没来过类似的地方,所以她不知道一件很重要地事情,那就是拥有正规势力的npc是可以无视以上规则的。

    系统开放这样的设定仅仅是为了使游戏内的世界显得秩序井然一些。要不然那些非战斗类玩家没人能制肯定会越来越嚣张,最终他们肯定会影响到一般玩家的游戏。所以,有正规势力派系的npc都是可以攻击非战斗类玩家的。这样的设定可以对非战斗类玩家起到一定的压制作用,而且由于有派系的npc都有着大致固定的行为模式,不会主动招惹玩家,所以也不担心他们肆意伤害非战斗类玩家。

    汉克显然是知道有这样的规定,要不然也不会去捂中年妇女的嘴了。可惜阿奴比斯这家伙长了个狗头。连带着还有对狗耳朵。虽然比较招风。但听力绝对的好。汉克捂住中年妇女地嘴之后就立刻想观察下阿奴比斯有没注意到,结果一转头正好和阿奴比斯的目光对上,吓的他立刻松开了中年妇女退开老大一截保持距离。

    “你跑那么远干什么?”中年妇女还不知死活的向汉克招手。“你过来啊!别怕!他们这些电脑人是不敢碰我的。”

    “你真的这样认为吗?”阿奴比斯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中年妇女的背后,中年妇女一回头正好对上一排獠牙,吓地向后一跳。“你干什么啊?突然冒出来想吓死人啊?长的丑就不要到处乱晃好不好?”

    我拍了拍身边露巍的肩膀:“去。把你妈拉远点,别让她在说话了!”在露巍跑过去拉开***同时我也走到了阿奴比斯面前挡住了阿奴比斯。“你可是大神,这种小人物的话你不会在意吧?”

    “不。我很在意!”阿奴比斯地话让我差点晕过去。居然忘记阿奴比斯这家伙有着大恶魔性格了!

    “卖我个面子。”

    “我为什么要卖你面子?”阿奴比斯一边说一边将我拨拉到一边继续向中年妇女走了过去。

    “拜托,这可是我的保护人,你就算要杀她也等我的保护结束好不好?”

    阿奴比斯看了看我,然后突然把脸凑到了我的面前然后用一只手指着自己的嘴。“看着我的嘴形:我……不……愿……意。”

    “妈的,就你会惹事!”我气愤的瞪了那个中年妇女一眼。然后对露巍大声喊道:“把你爸妈拉远点。汉克,你也退后。”

    阿奴比斯饶有兴趣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得意的问道:“哦?难道你打算和我动手?哈哈哈,这也不错,能和你战斗也不错,只要你能让我过瘾我绝对会给你面子放了她的。”

    我嬉皮笑脸的说道:“你的提议不错,但是……!”我突然往上一跳,飞鸟突然滑过我的上空。我直接单臂在飞鸟地翅膀上一点就攀上了飞鸟的背。阿奴比斯现我逃跑急的立刻就想追上来,可惜的是飞鸟在我刚爬上去地同时就启动了喷射加力,我们瞬间就加到了音以上,留给阿奴比斯的只有一圈圈的由音爆产生的蒸汽云。不过阿奴比斯很快就想到了汉克他们,只可惜他低头的时候只看到遥远的地方有团金光在闪,根本连人影都看不到了!

    “哼。下次再来有你好受的!”阿奴比斯气愤地转身走回了神殿,我则心虚地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好了飞鸟,减,我们回去找……咦?你这都飞哪来啦?”

    “刚刚好象穿过了一片奇怪地云团。跟着就这里了。”

    “你的定位能力还能用吗?”

    “能。根据我的观察,我们好象没飞多远,这里应该是开罗附近的某个空域,不过我也不清楚为什么那团云里会有传送阵的!”

    “这个先别管,马上掉头回去,我们要找到汉克他们。”

    “了解。”

    因为距离本身就不太远,飞鸟很快就返回了开罗附近。我们老远就看到了一团金色的光团在地面上高移动着。飞鸟迅的接近了光团所在区域。然后降低度到和他们平行。我对着光团里面喊道:“碧姬丝,减。”

    “遵命。”光团的度逐渐慢了下来。最终停在了沙漠之上。我从飞鸟身上跳了下来正好降落到了碧姬丝身边。雷神碧姬丝说是神,其实和依佛里特一样都属于机械生命体,而和依佛里特不同,碧姬丝除了战斗能力外体内还有个不小的储物空间。这个空间内接压缩空间装置,外面看着不大,其实里面很宽敞,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这里能装活人。刚才我就是让碧姬丝带着大家逃命的,要不然以他们的度就算提前一个小时出也能被阿奴比斯轻易赶上。

    “会长。”汉克一看到我就立刻跑了出来。“见到您就安心了!刚才真是吓死我了,居然能从阿奴比斯的手下跑掉,我们也算是高人了!哈哈哈哈……”汉克明显有些激动的不太正常了。

    我转头看向中年妇女,然后走过去很严厉的对她说道:“我依然会带着你们去体验生活。但你最好管好自己地臭嘴。贬低别人并不能抬高你自己,尤其是贬低一个本身就很强大的存在,那除了能体现你的愚蠢与无知之外不能为里带来任何好处,所以……你只要再多说一句废话我就立刻把你丢到再也看不到的地方去。现在,明白了吗?”

    中年妇女心惊胆颤的看着我拼命点头,我无奈的转身对露巍道:“看好你爸妈,尤其是你妈,我会见的人不管是敌人还是盟友都没有一个是你们可以得罪的起地人物。所以最好别给自己和我找麻烦。明白吗?”

    “我明白,可是我妈……!”

    “就算她不明白也要保证在她说出来之前控制住局势。”

    “我尽力吧!”

    我点点头,然后转身道:“汉克,我对你还不错吧?”

    汉克听到我的话心里一紧,心道身上的装备果然不是白拿的。现在该是偿还债务的时候了!“那个……总会长大人,我这个实力也就这样了,是不是可以准备些我能完成地了的任务啊?”

    “那是当然。你完不成我还派你去干什么?”

    “哦,那我就放心了!”汉克嘴上说放心,但表情却一点放心的样子都没有。“不过,那个,我具体要干什么啊?”

    “你的任务很简单。”汉克紧张的看着我等着下文。“任务的内容就是去袭击光明神殿。”扑通。汉克在听到我的任务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喂,你别晕啊!喂……喂……好……你不起来是吧?那我把你地装备全部收回!”

    汉克就像诈尸一样突然蹦了起来紧紧的抱着我的腿不放。“拜托老大你就绕我一命吧!光明神殿那是我能随便袭击的吗?您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吗?”

    “别说的跟我要逼良为娼一样。我又没要你把光明神殿怎么样,只是一点小小的惊扰就可以了!”

    汉克带着哭腔抱着我地大腿使劲求饶。“我到是想把光明神殿怎么样,可我得有那实力啊!就算是简单的惊扰一下,凭我这点本事也肯定要交代在光明神殿里面啊!”

    “真是笨啊!我有说让你袭击总殿吗?你不会找落单的下手啊?”

    “落单的?可是这样有用吗?”

    “唉……现在地新人啊!算了,你照我说的做。你只要去……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好了,明白了吗?”

    “原来如此啊!”汉克的表情总算是舒展开了。“那您放心。这点小事我保证能完成。”

    其实汉克的任务并不复杂,我给他安排的任务就是冒充黑暗神殿的高级人员袭击光明神殿的外出人员,当然,目地不是杀死这些人员。而是让这些人员带回一个消息。至于这消息地内容吗……嘿嘿,反正是好处大大的就对了。

    交代完汉克地任务之后我又迅的带着其他人回到了天宇城。露巍和他的父母都不是战斗类人员,而一旦离开城市,系统对他们的保护将大幅度降低,到时候连普通玩家都敢动他们,所以带着他们非常的麻烦。至于说露巍要体验的战斗场面,我是打算等英法行会袭击铁十字军的时候在带他去体验。反正那种乱军之中他们必定会死。也必定能体验到露巍希望的那种感觉。至于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先从光明神殿再敲点东西出来。

    汉克在我的交代下迅的找到了一小队光明神殿的外出人员,然后就开始按照我的交代动了袭击计划。我在远处看了一会。这小子表现还算不错,完全不用我再插手了。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基本上是真空期,我突然感觉似乎没什么事可做了。军神给的任务都已经完成,唯一还需要考虑的就是到底要不要知会朴银知道。

    朴银的天极盟虽然是韩国行会,但在政策方面属于完完全全的亲中国行会,这次日本人的绝地大反击计划中韩国有不少行会都参与了其中,如果朴银的天极盟能帮我们摆平这些行会,至少我们就不用再费心守卫联合城了!其实按照一开始地计划联合城属于那种可要可不要的中小型城市。但问题是我们行会在韩国就这么一座城市,而且它还是我们对日赚钱计划的重要一环,属于生命线城市。所以现在的问题就是,守联合城势必会分散我们的兵力造成漏洞,而不守又似乎不太合适,这么重要的城市丢了实在可惜。

    我这边正愁,忽然爱之环里响起了玫瑰的声音。“老公,在哪呢?”

    “在法国。干什么?”

    “赶紧回来一趟。朴银来了。”

    晕。别人都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我这才想了一下她马上就出现了,还真够迅的!

    “让她等下,我马上到。”

    传送回艾辛格之后我迅地跑到了接待厅,结果一推开门才现里面乱哄哄的跟菜市场一样!玫瑰看到我出现立刻走了过来贴着我的耳朵小声说:“这些都是朴银带来的人。据说是韩国的所有亲华行会地代表。”

    我微笑着点点头,然后主动走向朴银。“今天怎么想起来跑我这里来啦?”

    朴银有些不太高兴的看着我。“按我的意思本来是不想来的!不过父命难违,我也只好跑这趟了!”

    “你父亲?”

    朴银点点头。“虽说你非常厉害,领导能力也很不错,但你上次在韩国的表现未免有些太过出名!”

    朴银说到这里玫瑰赶紧贴到我耳朵上小声说:“上次我们帮韩国人进行的驱逐外敌行动虽然很成功,但你知道这个……总之是伤了他们的自尊心。所以最近才会有很多韩国人帮助日本人和我们作战。”

    玫瑰和我的默契程度非常高,而且我也不傻,玫瑰这么一说我也搞清楚了朴银地态度是怎么回事。说起来这并不怪我们。只能说韩国人的心理非常奇特,他们的虚荣心实在是异呼寻常的强,基本上已经强到变态的地步了。上次韩国本土遭到日本人入侵,然后韩国人就请我们来帮忙,结果我们以压倒性的力量轻松把日本人给赶下了海。这件事情看起来似乎应该是韩国人记下我们一个人情,毕竟不管怎么说我们帮他们把敌人赶走了。虽然我们也拿了好处费,可总归是帮他们办事了。但韩国人地想法不是这样。他们认为他们打不过日本人,然后我们很轻松的就把日本人摆平了,这样就显得他们非常没用。然后他们就认为这伤害到了他们的自尊心,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这种想法不但没被理智所纠正居然还越来越强烈了!更糟糕的是这种变态地自尊心居然还致使韩国人由战争结果推论出中国人的帮助行为伤害他们很严重,而日本人因为被打败了所以就无罪了,于是他们理解为现在应该和日本人合作来打我们,理由是上次我们帮他们的时候用力过猛。

    相信大部分中国人听到这样的理由肯定都会觉得莫名其妙,但这就是韩国人的想法。而且他们中很大一部分人还将其化为行动了!至于说朴银他们这些亲华势力。虽说他们还保留着理智,但态度上对我们依然很不客气。最糟糕的是这种情况下我还不能直接说。因为如果你以平等的身份批评一个韩国人,那就只能挑起两者之间地战争。想批评他们地前提是你和他们是本国人,或者你比他地位高很多。

    在理解了韩国人的心理之后眼前这些人地行为就好理解多了。“我们的出兵只是应你们的要求,如果你们觉得我们做的有什么不好的话大可以直接和我们说出来,我想作为长期的盟友我们是可以改进的。”

    我这话说的相当的谦虚,但也没有低三下四的效果,相反我却反将了对方一军。韩国人确实有呼寻常的自尊心,但他们并不是没有理解判断力,我询问我们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让他们生气就是把他们生气的地方提出来通过他们自己的理解再反过来和他们的理智生矛盾。一方面他们知道自己生气的地方是中国人做地太好了,另一方面他们的理智又告诉自己这似乎是不该生气的东西,结果不管他们分析出什么结论,反正头疼的是他们。

    在我这句话问完之后所有的韩国会长都陷入了一阵沉没。他们也确实如我所料的全部陷入了思考状态。我等了一会才拍了拍手把他们的注意力全部集中过来。“其实我觉得有些东西我们完全没必要如此去在意,各位能做到一个行会的会长相信也都不是一般人,多少都是有些学识和见识地。韩国朋友的问题根本就不是我们的问题,而是你们自己的问题。”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凡事多用这里去想”我又指了指心脏位置“别总让它主导自己地行动。那么现在,我觉得我们先要考虑的是我们眼下即将面临的问题而非为了这些虚无的东西去伤神是没吗?”

    “落的不是你的面子,你当然说的轻松!”一个韩国行会的会长终于说了出来。

    “当然,落地确实不是我的面子,但你们是怎么想面子问题的呢?”我顿了一下才接着说道:“你们有想过自己为什么会为了面子而这么大反应吗?你们可以试着用换位思考的方式想象一下如果是美国人或者我们中国人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我们

    的反应。事实上第一是我们不会遇到这样地事情。第二是我们根本不会介意。因为什么?因为我们有实力。”我拍了拍朴银的肩膀说道:“巨人不会因为别人骂自己是矮子而生气,只有真正的矮子才忌讳别人说自己矮。你们认为自己这样的行为除了展示自己地不足还能获得什么?当有一天你们不再需要我们的帮助;当有一天你们可以轻松的把小日本打的满地找牙;当有一天你们可以成为真正的强者,到那个时候,你们将不再忌讳任何污蔑和贬低。珠穆朗玛峰不会介意别人说自己不够高,因为不管别人怎么说它永远是世界之颠。永远可以站在那最高的顶点俯览苍生。”

    我的话算是彻底把韩国人都给震晕了,虽然我地声音并不大,但那是灵魂地震撼。说实话这些东西的道理很简单,很多人都会在看了之后觉得自己以前也明白,但大部分人却无法避免地会陷进去无法自拔,确切的说这就是人性,能理解只能说明你具备一个人的基本智力,但能做到只能说明你具备非人的克制力。

    在韩国行会的各位都理解完了之后我才继续说道:“你们这次来的恐怕不止是兴师问罪这么简单吧?”

    朴银似乎才想起来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不过由于想通了其中关节,她的态度明显跳了一级。“那个……我爸说你们才是真正的希望之族,跟着你们总会有好处,所以我决定带着我能调动的人过来和你们一起反抗日本人以及我们那些不争气的同胞。用你的话说,我们要做那不会介意别人说自己矮的巨人。”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想法不错,但这个路途会非常遥远。不过你们要记住,你们每向前走一步,你们就离终点更近了一步。这样你们就不会觉得路途是多么的漫长了。好了,现在来说点实际的。”我打了个响指。“图灵。”

    一只水晶球突然从房顶掉了下来。但它没有落地,而是在半空中悬停了下来,然后水晶球突然射出了万道霞光在离地一米的高度上投射出了一幅巨大的世界地图。

    “选择韩国地图,放大至全景模式。”

    地图突然放大,以韩国地区的边界为标志,外部的区域全部消失,韩国地图却放大到了全景面积。

    我对那些会长说:“告诉我你们的势力控制的范围和人员数量。去地图上指给我看。”说完我又对图灵道:“标记己方人员控制区。显示兵力配置。”

    那些会长开始一个个的指点自己所在的位置以及兵力情况,图灵一一记录了这些信息并标记在了地图上。这样简单的地图上就出现了几个绿色区域并显示了内部的行会名称以及兵力配置。

    看他们都标记完了我又对那些会长道:“现在把你们知道的所有打算参加这次对华战争的行会的势力范围和兵力都标记出来。图灵,开始标记敌人区域兵力配置。”

    韩国人只是自尊心比较强,办事效率还是可以地,一大群人很快就把敌人的位置和兵力也标了个七七八八。我看着红红绿绿的韩国地图再次道:“图灵。转换立体地图。标记地形,突出显示道路及通过能力。”

    眼前的平面地图突然开始向上突起,瞬间就变成了高低不平的立体沙盘形态,不但山峦河流,就连道路的具体走向和路面情况都有详细标记。

    我没管那些韩国会长的诧异表情,而是指着我们行会的联合城道:“这是新联合城。虽然之前在战争中曾被摧毁过一次,但现在已经重建完成,防御力和运输能力都非常强。这也将是我们行会能帮助各位地唯一支撑点,所以它是绝对不能丢失的,否则战后我们将失去联络,而我现在要应付全世界的大混战,恐怕没办法派遣专业的航空部队给各位运送兵力。”

    一个韩国会长看了之后担心的问道:“那你们能分出多少人来守卫这个城市呢?这里地地理位置实在是不怎么样啊!”

    另外一个韩国会长也插嘴道:“就是啊!怎么把城修在交通路口了呢?这四通八达的要怎么守啊?”

    玫瑰没好气的说道:“修在这里还不是为了你们?”

    “你们把城修在这里关我们什么事?”一个韩国会长马上反驳道。

    “怎么不是为了你们?我们中国人好好的在你们韩国修城市干什么你们有想过吗?要是像美国或者欧洲的国家还可以说是为了交通方便。可韩国和我们这么近,按说根本没必要再修一座城市当传送阵。”

    “那你们修它干什么?”

    朴银伸手制止了那些会长的插嘴。“修这座联合城是为了方便传送韩国玩家到日本作战,等于是为我们修了座桥。不过既然是桥当然得修在交通方便的地方,如果修在僻静的地方还怎么走?现在不是在讨论各位地责任,而是在研究如何更好的保卫这座城市。你们大家各自多想想这方面的事情,别再给我们韩国人丢脸了!”

    毕竟是自己人,朴银的话比我的话管用多了,至少她一说这些人马上就安静了下来。

    “你们看这样怎么样?”一个会长说道:“我们各自抽调一部分人手到联合城市帮助冰霜的人守城如何?”

    “笨啊!”不等我反驳。旁边就有另外一个韩国会长反驳道:“我们韩国玩家地战斗力虽然都不错,但你把这么多行会的人全都集中到一起就成杂牌军大集合了!这样的部队能有什么战斗力?”

    “就是啊!”

    “你怎么也不动动脑子?”

    那些行会的会长七嘴八舌地一通乱骂立刻就把这个会长给说蔫了,我实在看不下去才插嘴道:“你们就别说他了,这不是集思广益吗?想的不好总比没想好吧?”

    这位会长一听我的话立刻反应过来了。“对啊!你们骂我干什么?至少我有在想,你们到是放个屁出来让我们听听啊?”

    我无奈的摇摇头,然后回身对玫瑰耳语了几句。玫瑰立刻转身跑了出去。那些韩国行会的会长看我把玫瑰给支走了就奇怪的看我,不过我没理他们,而是站在那里继续思考对策。他们看我没有解释的意思也没再看,但很快他们就得到了答案。因为玫瑰带了一大群人走了回来。

    看到玫瑰带着大群人回来我先介绍了起来。“好了各位,想不出办法也没关系,我给各位介绍一下我们行会地专业战术战略参谋小组。这位是军神,本行会地主要智囊兼分析师。这两位小美女是素美和小瑶,别看她们年龄小,她们可是本行会的高级智囊。还有这六位也是我们新展地高级分析人员,全都是专业人士。”

    其实后面这六位严格来说根本不是普通玩家。因为他们是军方的人员。是我在训练的军队参训人员。《零》的规模完全适合进行大规模地战略测试,而且这里的环境决定了战术的多样性。比在模拟训练室跟电脑对战要实际的多。所以军方也喜欢把成绩优异的战术分析人员都派来我们这里参加实战训练。当然了,这些人在我们这里训练我不但没有任何损失反而获益良多,至少我有了一组专业的战术预报分析人员。

    眼前这六个就是我的战术预报人员中最突出的六个,他们到了这边刚开始还有些不适应,不过很快就被眼前地一切所征服了。虽然这里满是魔法和怪兽,但实际上你只要把法师想成是火箭兵或者手雷兵,把战士理解成标准步兵,把骑士理解成机动化步兵。把地面魔兽理解成坦克和装甲车,把飞行魔兽根据度理解成各类飞机,大致上也可以用现代战争的模式去套,反正是万变不离其宗,只要掌握了规律。具体战术都差不多。不过他们到这里最惊讶的还是军神和素美以及小瑶的能力。小瑶相对还好点,毕竟她只是比较聪明而已,除了偶尔蹦点好点子出来到也不算太惊人,但另外两位就吓人了。素美看起来和小瑶差不多,实际上却强悍的多。初见到小瑶地时候这些人总算见识到了什么叫神童,但认识素美之后他们又立刻明白了神童也是分级的。素美在他们认为才应该刚刚开始学会迷恋明星偶像的年龄上却做出了他们目前都无法达到的成绩,每次做战术预报,素美总是能找到他们的漏洞并加以改进。而且她那来自小孩子的奇怪思考方式卓识是太跳跃了一些,以至于别说敌人,连我们自己的战术分析员都听的头皮麻。当然,除了这俩小妖怪之外军神就更不是人了。事实上军神本来就不是人类,不过这些分析员级别太低并不知道这点。在他们看来军神不过是个玩家却具备了近乎国家计算机库一般地运算能力,任何事情他都能事无巨细的分析到每个人的头上。连战术指导都能详细大每个士兵,简直比神还神,搞的这些天之轿子在他们面前一个个都跟弱智似的。要不是本行会的其他人都一致认定这三位都属于非人类,这些预报员搞不好就直接精神错乱了。

    现在这六位和三位非人类一起到达自然是帮我们分析战术地。我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之后就把事情的前后说给了他们听。对于本行会将遭到袭击的事情这九位都是知道地,只不过原计划中不包括韩国的攻防战,所以现在只是具体一下战术而已。

    九个人听完之后也不问我们自己聚在一起交头接耳一阵之后素美站了出来。她看了我们一圈确定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过来之后才拿起根教鞭似的东西指着地图说道:“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御,所以我们的意见是放弃防御,直接进攻。”

    “啊?”周围的韩国会长们听地齐声叫了起来。

    “不防御?”

    “直接进攻?”

    “没搞错吧?”“就是啊!这算什么啊?”

    朴银再次一挥手。“安静,听她说下去。”

    素美看这些人都安静了下来才接着说道:“韩国之战看起来是个别地区战役,但我们不能把它放到一个地方去想。必须把它带入到整个星球上同时生地整个战局中去思考。先我们要清楚这次的战斗本质是日本人针对我们行会地战斗。而你们韩国的这些行会和那些英法行会一样都是帮助日本人战斗的帮手,所以他们必然会按照一个大致通一的战略来进行各个战斗步骤。”

    “可我们不知道对方怎么安排战斗的啊?”一个韩国会长问了出来。

    “错。我们知道。”素美继续解说道:“虽然我们不能知道敌人是怎么计划的,但我们可以推测出来。先我要告诉各位的是据可靠情报,我们知道日本人的总体战术是调虎离山,而这个先要做为攻击目标的则是德国的铁十字军。这也就是说在我们行会的主力被吸引到铁十字军那边之前别处的日本同盟都不会有任何动作,甚至于就算和我们生些小摩擦他们都会选择沉默和退让,因为为了整体战局他们必须忍,而这就是我们进攻的前提。”

    朴银立刻道:“我好象有些明白了。”

    “我再说你就更明白了。”素美指着地图道:“因为敌人要防止干扰整体战局,所以整个战术调动都必须小心谨慎。任何一点意外也是他们所承担不起的。这也就给了我们出兵的时间。你们各个行会完全可以利用这个时间集中兵力先干掉一两个敌人行会。”

    这次又一个韩国会长道:“我明白了!因为日本人怕额外地战斗会分散你们冰霜玫瑰盟的注意力导致调虎离山计失败,所以他们会约束这些盟友不让他们乱动。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提前出兵,除了被袭击的行会,其他行会即不能出兵拦截我们也不能增援被袭击的行会,更不能偷袭我们的后方,因为计划中不允许他们有计划外的行动以免打草惊蛇。”

    另外一个会长笑着道:“哈哈,那不就是说我们可以随意袭击这些行会而不用担心别的行会了吗?”

    “也不能这么说。”素美道:“你们的行动也不能太嚣张。先我们不清楚敌人具体什么时候会动反击,所以要避免被敌人半渡而击。战斗必须快,从头到尾都要来如风去如电,一旦我们这边地战斗打响你们还没撤回各自防线那就不是你们偷袭别人而是被人反偷袭了!其次,为了避免暴露我们已经知道他们的计划这件事,你们的袭击目标不能太多。而且最好不要有所关联,最好是跳跃式的,尽量伪装成普通的行会攻防战,要是事先能派几个会员去对方城市惹事搞出点麻烦寻个由头那就更好了。”

    朴银点点头。“做戏做全套,我们会把所有东西都安排好地。”

    “很好。但是这之后还要注意。袭击完之后不要占领这些城市,最好是把能搬的搬走,不能挪动的就地掩埋或者破坏掉,总之让敌人短时间内无法再次利用就可以了。至于城市。主要是把城墙的防御打掉,但别打倒,只要造成那种一碰就倒的形态就行了。这样敌人要是重新占据城市你们进攻也方便些,要是敌人不再回来,那战后这就是你们的城市了,到时候只要恢复下耐久度就ok了。”

    “高啊!”听到能得到额外的城市那些会长一个个都兴奋了起来。

    “那我们是不是现在马上就开始行动?”

    “时间不多了。要动就尽快,我建议你们最好马上开始安排人手。”素美的话让那些韩国行会地会长再也做不住了,一个个立刻向外跑了出去,动作那叫一个快。

    我看了看那些乱糟糟的会长无奈的摇了摇头并把朴银叫了下来。“你们这么多行会一起动袭击是不是太夸张了?”

    朴银看了看外面已经跑出去的那些会长。然后道:“我会尽量约束他们的,不过你们也别有太多期望,这么大的便宜不会有哪个行会愿意主动放弃地!”

    “我明白,但日本人要顾及整体战略,你们也不能为了那几个城市把别我们大家全都拖下水吧?”

    “这个我会尽量督促的!”

    素美走了过来道:“不是尽量督促,而是要绝对压制住,否则的话你们失去的将不仅是几个城市而已。我建议你必要地时候来几招狠点的。”

    “狠点的?”朴银看着素美问道:“你什么意思?”

    “很简单。如果有行会不服从管理非要去进攻别的行会抢城市。你可以强令其中几个最不能出动的行会撤回。如果对方不照办你就出兵攻他们的城市。”

    “什么?你要我们自己打自己?”朴银惊讶的反驳道:“你们到底会不会打仗啊?哪有战前自己先内乱地啊?”

    我帮素美解释道:“就是因为我们不但会打仗而且善于打仗,所以才要你这么做。一支部队不是光人多就行地。战斗中决定胜负的因素有很多。如果一支部队中有不服号令地士兵,那这样的士兵与其留着不如提前干掉来的好。况且我们也没让你把所有部下都打一遍不是?你只要找几个关键性的行会象征性的惩罚一下就可以了,一方面这是在严肃自己一方的军纪,另一方面也可以迷惑亲日势力的韩国行会,让他们搞不清楚你们到底是在干什么。”

    朴银听了之后点了点头。“你这么说我到是能明白一些。好吧!我尽量约束他们,实在管不住的话我会照你们说的办的!”

    送走了朴银之后素美又转而对我说道:“你这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我点点头:“基本都准备好了,你们呢?”

    玫瑰插上来道:“所有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现在就看各部分表现的如何了,反正我们是没什么能做的了!”

    “那就祈祷一切顺利吧!”素美说到这里忽然道:“对了,紫日哥哥,行会里的幻象器我们决定调到钢城那边用来隐藏伏击部队,那个铁十字城那边我们就没办法制造幻象欺骗英法联军了!”

    “这个没什么,铁十字城那边我会让艾美尼斯来制造幻象的。哎呀糟糕了,艾美尼斯现在还不在我这边啊!”

    “啊?拜托,这个时候你可不能掉链子啊?”

    “没关系,我这就去接艾美尼斯回来,你们先安排你们的工作去吧。诶对了,顺便问下,战斗打响之后我该干什么啊?”

    “你?”军神忽然从后面走了过来拍着我的肩膀道:“你的任务就是充当目标。”

    “目标?“对。明天早上开始你就在铁十字军里多晃晃就可以了。”

    “为什么?”

    素美道:“因为需要迷惑英法联军,所以铁十字城不能提前清场,这就势必造成战斗打响后铁十字城内将混进大量敌方内应人员,而你这个战力榜第一刚好特别适合清理这些混在城内的高级内应人员。以你的战斗力估计他们没一个能挡的住你过十秒,所以有你在就可以把铁十字军的伤亡降到最低,这也是我们答应阿修福德的条件之一。另外,你这个冰霜玫瑰盟的会长大人本身就是个招牌。只要你在铁十字城,就算我们不设置幻象敌人也会认为我们肯定在想办法增援铁十字城的,所以明天战斗打响后不但要清理城内敌人内应,还要负责找个比较显眼的位置尽量暴露自己,只要把敌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你身上,那我们的瞒天过海计就成功一半了。”

    “了解,这个我在行。不就是尽量玩些华丽点的招数吗?我保证明天之后让所有英法参战行会的人都记得我。”

    玫瑰拍拍手道:“那么现在大家各就各位吧?明天有的你们辛苦了。”爬^书^网,本章节由""

    
推荐阅读:官仙 无尽剑装 赘婿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天地霸气诀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官门 剑傲重生 明末边军一小兵 战神变 君临九天 我的民国不可能这么萌 召唤美女军团 巫师世界 抗战之红色警戒 宋时归 全能闲人 重生世家子 最终信仰 资本大唐 雅骚 恐慌沸腾 重生之红星传奇 龙骑战机 雄霸蛮荒 异界全职业大师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