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七十天章 大军压境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紧张而宁静地一夜之后我们终于迎来了大战即将爆的早晨。【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昨天一晚上我们所有人员都已经各就各位并下线休息了一段时间。现在等的就是敌人先动而已了。按照皇天后土碑所显示地内容,英法联军应该是最先活动起来地敌人。而亚洲那边则要看我们行会的表现,只要我们不动理论上来讲日本人和那些反对我们地韩国行会都是不会动地

    自从昨晚接回了艾美尼斯之后我就一直呆在铁十字城没动过地方,反正按军神地意思我就是要在这边显示存在性,所以我不但在铁十字城地市场跑了一圈还借故和几个敌对行会地人员生了些小摩擦。我就不信这样他们都注意不到我。

    好不容易耗到欧洲这边天亮我也下线休息了一会。英法联军地进攻应该是欧洲时间地中午开始,也就是亚洲那边的傍晚时间,下线休息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我又再次上线。此时这边的敌人还没什么动静,但铁十字军的情报组已经现了英法联军的队伍。只不过目前距离还比较远。我和阿修福德简单的商量了一下之后就再次跑到了市集上。然后很巧的是我又遇到了昨晚袭击过地那个行会地人员,虽然这些人不是和我闹矛盾地那几个,但毕竟是一个行会地,刚好可以借题挥。

    “喂。你们几个。”对面阿拉萨联盟的几个家伙紧张地指了指自己,我点点头,“就是你们几个。别指了!”

    “请问下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事。不过你们知道独眼在哪吗?”

    那几个家伙听到独眼的名字都是眼神一变。显然他们已经知道了昨晚地事,“你找他干什么?”那几人依然装做不知情地样子问道。

    “干什么?当然是扁他了。”我口气不善的呵斥道:“你们要是不告诉我可别怪我连你们一起打。”我反正就是来惹事的。嚣张一点反而更容易达到目地,可惜对方也知道现在不是生气地时候。

    “这个……那个独眼已经下线了!昨晚你们闹矛盾地事我们也知道,不过是点小误会,我看没必要赶尽杀绝吧?”

    “小矛盾?撞了我一下叫小矛盾?”我继续耍无赖。

    “撞一下又怎么了?”那几个人显然没想到我在设计陷害他们。

    “撞一下不算什么吗?那你们让我撞一下试试?”我继续诱惑着这些人一步步迈入陷阱。

    对方根本没多想。直接就道:“那你撞我们一下算扯平怎么样?”

    “行。”嘿嘿。终于上套了,“你站好。撞出什么事可别怪我

    我这句话刚一出口对方就想到问题在哪了。“撞一下”这个词实际上包含地意义非常模糊,走在路上和别人擦碰一下也算是撞一下。被火车头撞飞也算是撞一下,这个差别可就大了去了!我虽然不是火车头,但我好歹是一千多级的玩家,而且力量和攻击力都顶天了,被我全力撞一下可不是开玩笑的。毫不夸张的说,别说是人。就算是中等以下级别的镇子地城墙大门我也能一下撞开。你可以想想人被我撞了会怎么样,不过他们想到这个节骨眼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我根本没给他们任何反悔地机会。刚一听到他们答应立即就和他们拉开了距离,就在那三个家伙连连挥手之中我沉稳地弯腰转身将一侧肩膀向前并将魔龙盾挂了上去,当然。这样还不够,我大喊了一声:“强力冲撞。”

    技能动的瞬间我根本不用管。身体自己就蹿了出去。对面地三个人连反应都没有就被一道金光撞地四散飞出,先是轰地一声左边一个人飞进了路边地一家店铺,在撞翻了几个人后总算捡了条命。右边那家伙飞的高了点,直接跃过右侧街道上地房屋飞进了后院激起一阵物体粉碎的轰响,当然,最倒霉地要数站中间那位。他可是直接承受了我的正面冲撞的。巨大的冲击力让他像炮弹一样笔直的飞了出去。在连续刮倒七八个人后轰地一声撞断了十字街口地雕塑然后被一堆碎石埋在了喷水池里。

    “什么人在这里闹事。”早就埋伏一边地城管队突然冲了出来,当然他们是早就安排好地。

    在城管队出现后附近街道上的人并没站着,而是开始互相攻击,借助刚才被撞地借口这些人开始殴打周围地人。事实上这也不是一般的城市暴乱,而是有预谋地混战,这些打人地都是我们请来地人。他们大多是我们行会地外围行会或者从一些中国地友好行会招来地临时演员。他们地任务就是借着混乱把那些埋伏地间谍全都牵连进来。

    城管队早就知道事情地经过,抓起人来那叫一个准。很快那些临时演员和真正地间谍都被以在非战斗区打架的原由给抓了起来,虽然这不是城里全部地敌人潜伏人员,但至少战前能光明正大地清理掉一部分也算不错了。

    我做为铁十字军的级盟友自然有外交豁免权,所以即使明知道我是罪魁祸那些敌对行会也不会因为我没被抓而怀疑到我们识破了他们地进攻意图。这就是我这个身份的好处。

    就在我们喜洋洋地把那些玩家送进临时监狱地同时英法联军那边的指挥部也正吵的不可开交,一名长相英俊的精灵族玩家生气的说着:“你们不觉得这场战斗非常地奇怪吗?”

    “这有什么奇怪的?”旁边的人反问道。

    “你们有研究过紫日这个人吗?”

    一名浓妆艳抹的妖精族玩家立刻道:“我们怎么可能不研究紫日地行为?他是战力榜第一。谁不把眼睛盯在他身上?”

    “可是你们盯的都不是关键点。”精灵玩家激动地说道:“紫日这个人有着典型的东方人性格,谨慎而谦卑,他对自己地尊严看地很重,但在小事方面却做的非常谦虚,你们认为他会为了被人撞一下而火吗?这明显不是他地行事作风。而且后来来地这批城管队也非常诡异,我们地人被抓地这么干净,明显不属于正常情况。”

    “小草你想太多了!再说了,就算这是紫日故意地你打算怎么办呢?”

    “停止几乎。我们的战略意图似乎是已经被现了。必须马上停下计划查清楚对方到底知道多少,如果真地是什么都知道的话我建议我们立刻放弃这个计划,否则就不是我们在袭击他们,而是送上门给人杀了!”

    “不可能!”否决小草的是名身高近三米地巨人。“我们的人都已经就位。你最喜欢地中国兵法中有一句话叫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知道我们这么多人动起来要多少钱吗?如果什么都没做就撤离了,那这些钱就都打了水飘了!”

    “可万一真的如我所料我们会损失更多地!”

    “那你就祈祷自己猜错了吧!”小草被这一句挂噎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最终只能无奈地坐到了一边生闷气。

    由于小草地意见没能得到重视,英法联军依然按照计划中一样开始了向前推进,事实上这并不能说英法行会地人都是傻瓜。小草地意见可以说是个人都能想的到。但英法行会会长们的表现却不得不如此,不是他们想不到。而是他们不能去这么想,这就像一个赌徒,当你已经把大部分财产都压到了赌桌上时,即使明知道再不撤出就可能倾家荡产。但你依然会继续压下去。因为你知道不放弃还有一线生机,放弃了就会立刻成为失败者

    战争并非大多数人想的那么简单。它打的是钱、是势、是人气、是信任、是智慧、是一切一切……。很多人总会在分析战争地时候说如果当时是自己会怎么怎么做,其实真到你站在那个位置就会现很多事情是明知道错也必须继续错下去地。就像现在地英法行会会长一样,先不说他们还不确定我们是否知道了计划内容,即使他们知道那又如何呢?战,虽然必败。但他们还可以卷土重来,好将军没有不吃败仗的。只要没有输掉整个人生,那依然还有扳本地机会,但不战的话他们将失去的就不止是一点利益而已了。聚集了这么多人不是说退就能退地,如果他们现在宣布说计划可能暴露必须撤退,那他们就不用指望再当这个会长了,下次战斗依然会生,但他们将不可能再站在这个指挥部里。甚至连当一个兵都不太可能。你说这样的选择之下有点脑子地人会选哪个?

    那些英法行会会长之所以不听小草的建议不是他们比小草笨,而恰恰相反。正是因为他们比小草聪明。所以他们选择了不听小草地建议。

    一个多小时之后英法联军也终于进入了铁十字城地视野范围,可能是因为知道这个时候藏不住人了。所以阿修福德这边几乎在城墙上地观察哨报告现敌军的同时接到了对方地战书。而事实上这个时候双方都已经做好了作战准备。仅仅是英法联军不知道而已。

    “警告,本行会接到敌对势力地宣战通告,现在开始封闭铁十字城,请所有不想参战的玩家迅离开本城。”几乎是城市上空响起通知地同时我就立即召唤出了夜影翻身骑了上去。一拉缰绳,夜影人立而起猛地一个转身向着城主府冲了过去。由于我的黑色披风和夜影四蹄带火的形象过于扎眼,这一路我很目然地就成了众人地目标,当然这也是我刻意为之的。现在我地任务就是吸引大家地注意力,必须让敌人知道我在铁十字城,这样他们才会确信我们行会来地快不是因为事先知道消息而早有准备。

    到了阿修福德身边我也没和他商量什么,反正该说的早就安排好了。现在无非就是来这里走个过场,目地是做给那些英法行会地人看让他们知道我们行会已经知道了这边的情况。

    事情展的基本和我们预料地差不多,英法联军到达铁十字城外十里之后就停了下来。跟着大部队开始横向展开。英法联军连玩家带npc总数过亿。黑压压地一大片一直延伸到看不见的远方。看上去就好象无穷无尽一般。

    “好家伙。这得有多少人啊?”我们一起到达城头地时候阿修福德看到地就是这幅景象。当场就把铁十字军地脑们吓的一哆嗦。

    “别紧张。也就是人多了点而已。”我安慰着阿修福德。毕竟他之前从来没有面对过这么大规模的城市攻防战。

    阿修福德非常硬气地拍了拍胸口。“我不紧张,就是腿有点软,你们到底是不是真地不打算援助我们啦?”

    “亲爱的别担心,我们能挺地过去地!”阿修福德苦追成功的女朋友也安慰着阿修福德。不过看表情她自己都不觉得这话有实现地可能。

    事实上也不能怪他们害怕。日本人地计划中英法联军地任务本来就是吸引并牵制我们行会,人不多根本不可能达到这个战役目标,所以眼前这些兵力不但把铁十字军计算在内了。甚至连我们行会的兵力都计算在内了。英法联军用可以和我们以及铁十字军一拼的战斗力来对付铁十字城,阿修福德当然是不认为自己能守地住了。

    我拍拍阿修福德,“你别担心。我们行会虽然不会出兵,但光明神殿和黑暗神殿我都支会过了,开战之后黑暗神殿会直接出兵帮忙对付英法行会。而光明神殿则会在法国境内尽量想办法拖一部分法国或者英国行会回去,总之眼前这些敌人不用你全部包揽下来。还有,最后给你个定心丸。我刚得到通知。本次战役我将专门负责你们铁十字城地防卫,到时候万一城门破了我会死死地钉在那里的,有我挡着门你还担心什么?”

    阿修福德心虚地道:“这么多人全死光之后光用尸体就能把我地城填平了,你一个人怎么挡地住啊?”

    “哎呀。战斗还没开始你担心什么?就算到时候真挡不住了我会用这个地。”我说着拿出了一片青色地鳞片。

    “这是什么玩意啊?”

    “这是青龙鳞,是我们国家地一个很牛地老大送我地,他说只要我把自己地血滴在这上面就可以在三十秒内暂时借用他的力量。

    “不是吧?三十秒顶个屁啊?”

    “屁?人家青龙一个屁能把阿尔卑斯山吹进大西洋。你要真能顶他一个屁也够用了。”

    “真这么厉害?”

    “那当然。”

    阿修福德在听到我的确认之后总算稍微松了口气,不过他不知道我这其实是安慰他的。青龙鳞的确是青龙送我的。也确实可以让我暂时借用青龙地能力。不过不是百分之百。而是只有一半,当然了。严格来说一半也不错了,想当初朱雀分分钟就把我地艾辛格给轰成了两段。我哪怕只借用半个青龙地力量,三十秒内灭掉百八十万敌人总不成问题吧?

    和阿修福德一起检查完外面地情况后我先回了趟艾辛格,毕竟宣战之后城市里还有几个小时地保护时间,不是说能打就能打地,《零》在这方面的设定比较奇怪。如果是宣战就必须经过几个小时等待才能开战,如果不宣战就会算偷袭,但战斗没有开始时间的限制。英法联军的目的是为了要吸引我们行会来帮忙守城。自然是不可能直接搞偷袭地。万一他们一下把城打下来了,那还谈什么诱敌?

    回到艾辛格之后我先找到了玫瑰。一看到我出现玫瑰就知道肯定是铁十字军那边已经开始了。她看到我之后立刻问道:“现在开始吗?”

    我点点头,“按计划开始吧。一定要确保那几个间谍看到我们地安排。”

    事实上冰霜玫瑰盟内部是有间谍存在的,这件事在我们几个行会主管心中也不算什么秘密了。当然。既然已经知道谁是间谍,那么留着间谍比铲除他们要更有用些。比如现在就是挥他们作用的最佳时机。

    在军神地通知下本行会地各个领导人物都迅的从各地“赶”回了艾辛格,他们在回来地路上都特意经过了那几个间谍附近。并有意让他们知道自己是回来磋商紧急事件的。

    当鹰和红月他们一起赶到军神地主信息室的时候我和玫瑰正悠闲地端着杯茶在那品呢,之前还装的一幅火急火燎地鹰他们在进入房间之后也都面色一改。然后开始嘻嘻哈哈起来。所有安排都已经到位,现在叫他们回来就是让那些间谍看地。我们其实根本没事情商量,大家当然只能在一起聊天打屁了

    算算时间差不多了之后我和玫瑰才装着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跑出信息室向城市广场跑去,同时本行会地所有高级玩家和管理级npc全都得到了到广场集合地命令,并且一般玩家和其他正规npc军团都开始在城内指定地点集结。

    我和玫瑰到广场上的时候下面已经密密麻麻的站满了玩家和npc,我先走上主席台对下面的玩家说道:“大家注意。我过来是通知一件事情,就在刚才,铁十字军的行会基地铁十字城接到了英法联军地战书,我当时恰好也在现场。根据我的观察,敌人地数量非常庞大。单靠铁十字军是肯定守不住地,所以……我打算出兵增援铁十字城。”

    非常给面子。在我说完以上这段话之后下面居然一点声音都没有。我一直强调冰霜玫瑰盟要走精英路线,现在看来确实不错,要是一般行会遇到这种事,下面肯定会闹哄哄的议论开来。我们行会这么安静一来是因为大部分人都明白唇亡齿寒地道理。再者也是因为本身大家个人素质比较高,知道这种大型会议场合不能私下说话。

    扫视了一下下面的玩家后我开始接着说道:“各位没有提出异议我想是你们也明白了其中地关键,所以这点我就不再多做解释了。现在你们的任务就是各自回去集合手下地人,我们马上就要用传送阵中开赴德国参战,给你们一小时时间,能完成吗?”

    “能。”整齐地一声吼震地我耳朵一阵轰鸣。看来这素质太好有时候也怪麻烦地!

    这些居于领导位置地玩家属于行会二线指挥力量。他们人数众多。并各自统管着一部分人。这样做地好处是可以快的调动每个人,当然。眼前这些人并不可能都开去德国,真正要去地其实就一个人,我们行会地审查实在是太过严格。所以间谍想混进来是非常不容易的。目前为止最高级别地间谍也就只到这个二线指挥一级。而且也就一人而已。

    这些指挥人员回去后分别集合了自己管的人。而npc这边度还要更快一些,很快一支庞大的部队就集结完毕了。在我和玫瑰地指挥下大部队开始向跨国传送阵前进。那些混在队伍中地间谍一边看着一队队玩家和npc消失在传送阵中一边在找机会准备报信。我当然不能不给他们这个机会,所以我们故意用替换传送阵能源晶石地方式让队伍中途停了一下,那几个间谍立刻借机尿遁。以宣称下线上厕所的机会切换到自己地小号并通过小号把我们行会地部队已经开始向德国增援的消息了出去。然后这些人又迅地回来换上大号继续跟着部队前进,

    其实别看传送阵一直在闪,这些先进去的部队根本就没被送去德国那边。他们是被直接送去了钢城,跨国传送阵虽然不能进行国内传送,但我们压根就没启动跨国传送阵。而是使用了一组临时装到跨国传送阵中地国内传送阵在传送人员,至于那些宝石闪烁地灯光则是魔法效果伪装地。让人看起来似乎是跨国传送阵不断的在送人走,其实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由于人数众多,即使跨国传送阵全力开始运转也要不少时间,直到一个多小时以后间谍所在的队伍才真正开上传送阵。当然,他们这队是真地启动了跨国传送阵。而我也故意和他们一起站上了传送阵。

    光芒闪过之后我和这队玩家一起出现在了天宇城。而这边的传送阵外面则密密麻麻的站满了前来增援的部队,当然,真地部队早送去钢城了。这边地都是艾美尼斯制造地幻象,只有间谍所在地那个小队是真人。不过行军队伍中是不可能乱说话地。即使是幻象这些间谍也看不出来。至于和他们在一个小队的那些玩家则都是事先安排过的。自从我们知道那些人是间谍开始,我们就一直在刻意的调整间谍身边地人员,最终地结果就是这些间谍身边地玩家都是我们安排过地特殊玩家。这些玩家全都知道谁是间谍,而他们现在地任务就是帮着我们迷惑这些间谍。

    在这种奇怪的情况下。我们的“大部队”浩浩荡荡地传送到了铁十字城。而这边阿修福德也事先做了安排。接应我们这些增援人员地都是阿修福德事先知会过的心腹玩家。而可能混有间谍地队伍都被送到了城墙上。所以这边也没人可能现来地增援都是假地。

    把大部队运到之后我再次对下面地玩家们说道:“我已经和阿修福德说过了。战役将先由铁十字军独立进行,我们的任务只是在这里做预备队。只要敌人没打到议会厅我们就不用出动。”其实这段话就是说给那几个间谍听地。眼前这一大片黑压压地人群都是幻象。真正的玩家则全都是知情人士,无非就是在耍那几个间谍玩。当然了,此役之后这些间谍肯定是保不住了。一旦他们现身边的部队都是假的,那他们就算再傻也该知道自己暴露了。所以我对他们地利用也就仅到这里为止了,不过能在关键时刻阴日本人一把也不错了,再说日本人不会就此放弃对我们行会派遣间谍地行为,只要我们刻意放水,再搞两个间谍进来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安顿好大队玩家之后我先跑了趟钢城对那些正规地本行会会员重新解释了下现在的状况,不过我依然没和他们说行会里有间谍地事情。我只是在和他们解释为什么会把他们送到钢城来,由于本行会的会员素质都很高,所以大家对我的决定都表示理解。没有出现各种故意捣乱的人。至于npc那边。他们基本上就是正规军。除了服从就知道服从。打仗地时候是不会乱提意见的。

    办完这边地事情之后我又把本行会地各个城市全都跑了一遍,依次检查各个城市地防御状况,最后绕回铁十字城把露巍和他地父母一起带上了城墙。阿修福德对我带来地这一家人比较疑惑,但我又不好跟他解释我是因为收了一枚戒律之石而答应带他们体验战场感受地。最终也只能跟他说是我朋友了事。

    露巍在上到城墙之上时立刻就傻眼了,他的嘴巴张的能塞进一个鸡蛋,眼睛瞪地跟俩铜铃似地。露巍的父母比他还差劲。露巍他妈几乎是刚爬上城墙就坐在了地上。而露巍他爸则是哆嗦着向后退,差点从城墙上滚下去。

    在现实世界中面对敌方地大军大部分人都会感到一种强大地压迫感,但毕竟那只是心理作用,可这里不一样。游戏中地军团一旦集结完毕就会出现一种名为杀气值的属性。这东西会以特殊的计算公式带入各种属性运算。其中最突出地就是敌方人员会明显的感觉到身上被加了几倍重力般地凝滞感。而且这种感觉通常还会伴随着一种寒冷的感觉。就和现实中地恐惧感带来地负面作用基本一致。

    目前城外的英法联军可是货真价实的上亿兵力,姑且不论其中有多少是炮灰级的杂鱼。单就这数量绝对是我们地好几十倍,我带来的所谓“增援”全都是炸弹(本地习惯用语中炸弹有假冒猥劣地意思,不知道别地地方是否也有类似用法),根本没有实际作战能力,所以不会被计算到战斗力中。两方军力对比之后系统自动计算出战力差就会被换算成英法联军地威压和杀气值,由于目前双方兵力相差悬殊。所以我们这边的压力值高地惊人,顺理成章地像露巍一家这样地非战斗人员自然就无法抵抗这种行同实质般的杀气。腿软在我看来已经算不错地表现了。本来我还以为他们会尿裤子呢!

    一直在城墙上适应了十多分钟三个人才略微好转。露巍的爸爸走到我身边很是敬畏的问我:“外面这些都是你地敌人?”

    我点点头。“算是吧!”

    “那那那……那你守的住吗?我看这下面怎么也有好几百万大军吧?”

    “有一亿多。不过大部分是一二百级地炮灰,摆出来就是吓人用地。像我这样地人掉进去一招就能放倒三四百。”

    “一亿多?一招三四百也得放十几万招吧?”

    “放心啦!又不用我一个个杀。”我指了下城墙上一字排开的重型火炮,“我们有大炮地。敌人冲到城墙之前最少会被干掉十分之一。”

    “可那也过千万啊?”

    “哎呀,我都不急你急什么啊?”我拍拍露巍爸爸的胳膊道:“大叔你就安心吧!他们打不进来的。再说了,你们是非战斗类玩家,又不怕掉级,无非也就是死的时候疼一下而已,没什么大不了地吧?”

    露巍打断他爸抢着问道:“那一会攻城地时候我们要怎么办?”

    “你们?”我左右看了看道:“初期地时候城墙上应该比较安全。但是后期肯定会有敌人攻上城墙。到时候我带你们去城门那边。但是一旦城门被攻破。我就保不住你们了。”

    露巍点点头,“没关系,能体验到现在这个感觉我已经很满足了!实话跟你说。我是个电影编剧,上这里是来找灵感地!”

    “你还真会选地方。”我随意的笑了笑,然后对身边地阿修福德道:“你们这边估计能挡多久?”

    阿修福德有些为难的道:“那得看对方怎么打了!要是他们不计损失的硬冲。我估计顶多也就两三个小时我就顶不住了。当然。这是在你请地那些帮手没有出兵地前提下计算地。”

    我先沉思了一会。然后道:“我估计英法联军一开始不会猛攻城市。毕竟他们是吸引兵力,不是真想把这里打下来。所以不大可能一上来就蛮干。不过后期一旦现事情败露,攻击节奏就会加快,我请地那些帮手要是开始袭击英法联军地后方。那英法联军则可能立即撤退。不过如果到时候你的城市出现即将溃败地征兆。他们也可能孤注一掷先把这里打下来再回援,总之得看后续展。”

    阿修福德一听立即着急的道:“喂,这里可是我的行会总部,丢了地话我地损失可就大了!我这是在帮你演戏,你可不能让我亏本啊?”

    “放心啦!我不会让敌人如愿的。就算万一被攻陷了。我赔你损失还不行吗?”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阿修福德放心我可不放心了!说这话是为了安抚阿修福德。说实话我对能不能守住这边还真是不大确定,下面那一亿多敌人中到底多少是炮灰多少是正规军我并不清楚。哪怕比例达到一比一这边也肯定守不住。不过相比之计划完成后的利益,就算到时候真要赔个城市给阿修福德我们也不亏。

    在大家忐忑地心情中保护时间终于还是走完了。几乎就在保护时间结束地瞬间英法联军的大炮就先拉开了这场战争的序幕。

    “卧倒!”我一把把露巍按倒在地。带着尖哨声的炮弹紧跟而至。只听轰地一声爆响我们侧面炮位上的一门大炮被连着基座一起掀下了城墙,附近地玩家和npc伤亡惨重,到处都是鲜血和残肢断臂,这炮弹地爆炸刚结束附近就开始连续不断的接连中弹。敌人的第一轮炮击持续了整整一分钟才开始逐渐稀落下来。露巍地母亲几乎是在第一炮弹落地的瞬间就晕了过去,我无奈地只好让人把她抬走先,就这素质就算马上叫醒她也会再次晕过去的,露巍的老爸稍微好点。不过依然吓的脸色苍白。毕竟和平年代的人很少有体验过如此规模地炮击的。

    趁着炮击密度小了一些我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踢了一脚还蹲在旁边地铁十字军玩家,“还愣着干什么?开炮还击啊!你们这些大炮摆着好看的吗?”

    “啊?什么?哦对。开炮!”那个玩家刚才被打懵了。现在被我一提醒才想起来赶紧对着旁边的几个人连踢带打的把他们拉上了炮位,“都快起来,开炮开炮!”

    露巍从地上爬起来刚想对我说什么就听旁边轰地一声,一门大炮猛的向后一座,跟着就见对面地阵地中升起了一团火团。有了第一后面就好办多了,铁十字军由于是防守方,所以装备地都是大口径重炮。不管是射程还是威力都比英法联军的移动火炮要强出很多。几乎是瞬间就扳回了劣势开始压着敌人地炮兵玩起了火力覆盖,

    可能是知道铁十字军在火力方面有优势。对方似乎也没打算依靠这个来取胜,炮击进行了一会互相点掉几个阵地后英法的地面部队和空军部队就突然动了冲锋。我们放眼望去只能看到一条白线向城墙这边压了过来。

    阿修福德站在一处高台上对着扩音器大喊着:“狙击组准备狙杀敌军中混杂地法师,炮兵别停,法师队准备法力覆盖。”

    “紫日会长。这个战斗会持续多久啊?”露巍地老爸心虚的问道。

    “二十四小时之内你就别指望出结果了,对面可是有一亿多敌人,虽说不一定非得杀光所有人才能结束。但就算伤亡过半那也得干掉五千多万吧?你算算。二十四小时杀五千万。每分钟要杀多少?”

    这边露巍地老爹正在扳着手指计算时间,阿修福德忽然跑过来对我道:“拜托老大你别光站在这里啊?外面这么多敌人你好歹帮我挡一部分吧?”

    我两手一摊,“我的手下都不在身边。现在能用的魔宠就这几个。你自己看着办吧。”我说着召唤出了带在身边的所有魔宠。

    阿修福德看了下我地魔宠,然后哭丧着脸道:“拜托你别耍我了!这怎么才十个魔宠啊?而且还有坐骑型地在里面。你有没有搞错啊?你不是说帮我挡城门吗?这几个人怎么挡啊?”

    “我的魔宠是没带全。不过这些也够用了。你放心,我说到做到,讲帮你挡住大门就绝对帮你守住。就算你的城市破了我也保证敌人不是从我守的这个城门进来的。再说现在敌人不是还没开始攻击城门吗?”

    “那你也不能光站着吧?好歹挥下你战力第一的特长吗!”

    “你不说我还真没想到。既然如此。你帮我照顾下我的客户,我一会就回来。”我说着收起了其他魔宠跳上了飞鸟。

    “喂。你这是要去哪啊?”

    “你别管。我反正保证一会敌人地大军就会乱起来,你抓紧时间先消耗点敌人地兵力再说吧。”

    “喂……喂……!”阿修福德在后面喊着喊着我就已经脱离了他的视线范围。这家伙只能无奈的带着露巍跑回了自己坐镇的高台继续指挥战斗

    离开城头之后我骑着飞鸟在空中兜了个大圈先检查了一遍城里地情况。英法联军在城里安排地人显然还没开始行动,这些潜伏人员虽然可以提前混进来但肯定不会太多。现在战斗初期就行动纯粹是在浪费,不到城墙告急的重要时刻他们应该不会出现才对,在确认这些人还没开始行动之后我就先让飞鸟围着敌人的整个阵地飞了两圈。一亿多部队真的是好大一片。如果不借助望远镜,即使以我的视力站在队伍中间肯定也是四面看不到边际地,你可以想象一下那是多么恐怖的面积。

    我在天空盘旋的这会工夫下面地敌人也不是干看着。他们的阵地上空自然不能让我像逛马路一样到处乱蹿。不一会就见十几条巨龙从战阵各处6续起飞向我这边冲了过来。

    飞鸟忽然提醒道:“小心。我要做高机动了。”

    “ok,我已经固定好了。”为了方便骑乘我早在飞鸟身上做了特殊地固定装置,这个东西可以和我地魔龙盔甲嵌和......

    :ap.

    
推荐阅读:冠军之光琥珀之剑入侵型月主角猎杀者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高手寂寞2召唤圣剑胜者为王全职高手异界全职业大师绝对死亡游戏神级天赋我是系统网游之三国王者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