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八十九章 截击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看到那小队战士了吗?”我指着一个方向问阿修福德。【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哪里?”

    “从后面数第三列前面那排。”

    “看到了。感觉他们的行动似乎和大队不太协调。”阿修福德刚说完又叫了起来。“等等,这些不是战士。那是伪装的法师。”

    “你终于现了!”

    “可在战士编队里混编法师也是很正常的做法啊!就算对方让法师换穿了盔甲也无非是多了层掩护,这不算什么吧?我以前也用过类似战术。”

    “如果你注意看就会现我说的不正常在哪里。”阿修福德听到我的话立刻又认真的看了几遍,但最终他也没能现什么异样。我最终无奈的提示他:“注意看那些人的武器。”

    “武器?等等,这是……符文剑?不对,那是权剑。那些是神权祭司!难道他们打算降神?”

    神权祭司这种职业可以说算是祭司中的魔剑士,他们的近身攻击力在祭司中可能算是最好的一群了。不过相比之一般职业,神权祭司最大的特殊之处就在于这种职业的人员一旦多起来就会变的非常恐怖,因为神权祭司拥有一项集体技能降神。不管降的是什么神,反正只要召唤神灵参战就不会是简单的事情。我身边的过期神到是不少,可凌和小纯都被限制了法力,如果有一个类似迪坦斯那样的存在突然冒出来,你可以想象一下到底会生什么事情。横扫千军对迪坦斯这样的存在来说不过是弹弹手指的事情。

    阿修福德刚一确认到这个情况立刻就大声命令旁边的随从人员找来了更高倍数的望远镜,而他的目的无非也就是确认一下对方地权剑上到底打的是什么神的标志。一般来说神权祭司都会有专门侍奉的神祗,根据其侍奉的神祗地不同所降下的神也会有所不同,而具体会召来什么神对之后的战斗影响会非常大。

    “我想我见过那个标志。”阿修福德的一名助手忽然说道。

    “你见过?那是什么神地标志?”

    “是一个非常可怕地神灵。”

    “可怕?能有多可怕?难道比黑暗主神迪坦斯还厉害?”我也忍不住询问道。

    “不。不是一样地概念。这个神地能力肯定是不如黑暗主神地。他地可怕之处在于其技能非常变态。这个家伙是感觉之神。他可以封闭我们地所有感官。”

    “封闭所有感官?难道我们会变成聋子和瞎子?”

    “不光如此。被神力作用地人就算摸到敌人都感觉不到。而且不会有痛觉。被敌人砍了还不知道。直到死都不知道敌人在哪。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否受到了攻击。”

    “靠。那不是没法打了?”

    “那到也不是。”这个玩家居然从身上摸了块徽章出来。“其实那个……我也是感觉之神地信徒,所以我不受此法术影响。”

    “可我们不是啊!”阿修福德着急的问道:“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们都豁免这个技能的?”

    “除非你们都马上加入感觉之神的信徒行列。”

    “有别的办法吗?”

    “就我所知是没有。”那个玩家很肯定的回答着。

    我摇了摇头。“办法肯定是有的,问题是我们不知道而已。《零》是没有无敌存在的,所以一定有解决的办法。对了,这个感觉之神属于哪个阵营?”

    “感觉之神是黑暗神殿地下属神祗之一。”

    “靠,搞了半天是自己人啊!”我郁闷的对阿修福德道:“这事你甭管了,我来处理。”

    “你确定没问题?”

    “除非这个感觉之神打算背弃黑暗神殿并且不打算加入光明神殿,否则任何一边他都别想混了。”

    我们这边在讨论着,敌人那边却并不清楚我们的想法。他们还以为我们并没有注意到那些神权祭司,所以依然在有条不紊的向前推进。当然了,我们讨论归讨论。阻拦攻势还是不能停的。当对方的队伍推进到距城墙足够近的时候队伍果然是停了下来,跟着只看到队伍中央的神权祭方阵突然一闪,然后那些伪装的家伙全部晕倒在了原地。

    “召唤我来有什么要求,只要祭品合适我是不会拒绝任何要求地。”天空中突然出现的庞大身影非常之不要脸的直接开口索要祭品。

    一名还没晕过去的神权祭司从身上拿出了一张特殊的纸,因为距离太远我没看清楚那到底是什么。不过祭司很快举着那张纸对着天空中的身影大声说道:“我们的祭品就在这里,请帮助我们封闭眼前敌人的一切感觉。”

    “我接受你们的要求。”感觉之神伸手一招那张纸就直接飞入了他地手心。收起那张奇怪地纸之后感觉之神又转身向着城墙飘了过来,当他飞到城墙前面时却愣了一下。“你是……?”

    “我叫紫日。”

    “原来真的是您啊!”和之前对那些神权祭司地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感觉之神对我说话的时候态度好的简直像五星级宾馆的服务员,虽然没有献媚的成分却依然能让你听出来非常的恭敬。

    我向前几步走到了城墙边上。“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我?……我是被召唤过来的。这些人是我的信徒。我只是感应到了他们的召唤而已。”

    “哦。那个……你也看到了,他们召唤你来要对付的其实是我的人,你看这个……?”

    感觉之神有些为难的看了下后面的信徒,然后又看了看我。“那个,请问下您是不是有知会过迪坦斯大人?”

    “对。这次的战争他也有份的。”

    “那就没说的了。”感觉之神突然转身面对着自己地神权祭司说道:“你们怎么可以召唤我对抗黑暗的意志,这是绝对不被允许的行为。我现在剥夺你们召唤我的权利并永远封存。”

    神权祭司这个职业和一般的职业最大地不同就是他们依靠神力战斗,而一旦其所侍奉的神灵放弃了对他们的庇护,那么神权祭司这个职业就等于是作废了。刚刚那些祭司一听感觉之神要封存他们的召唤能力立刻着急的叫喊了起来。不过感觉之神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在宣布完这些决定之后感觉之神立刻消失在了原地。

    阿修福德直到这个时候才凑上来说道:“你居然能把一个神给吓跑?”

    “搞清楚点。不是我把他吓跑了,而是他被迪坦斯的名声吓跑了。这次的战斗之前我已经个迪坦斯打过招呼了,而且迪坦斯曾经明确的说过他会支持我们地,也就是说这次的战争迪坦斯也是有股份在里面的。要是这家伙把迪坦斯地计划搞砸了,你说他回去迪坦斯会怎么处理他?”

    “说的也是。”

    阿修福德身边的一个行会人员忽然问道:“可是你们既然能把神给找来为什么不干脆让他帮助我们来战斗呢?”

    “因为限制。”阿修福德帮我解释道:“神可以命令自己的军队直接介入一些大型战争,但他们本人是绝对不允许直接参战的。”

    “可是之前我们行会帮助冰霜玫瑰盟对抗日本行会的时候他们的神不是出现过吗?”

    “那是神力分身不是神本人,而且似乎系统对各个国家的神的介入力度限制是不一样地。比如一些非洲小国的土著部落的神其力量甚至都不如中国天庭的普通神将,但相对的他们的介入力度却很高。这些神甚至可以不受限制的出国作战。但相对实力比较强的那些神就被限制的很厉害。自保没问题,主动出击就不行了。”我帮着解释道。

    “也就是说不管各国神灵地力量如何。其实最后表现出来的实力其实都差不多是吗?”

    “大概就是这样的。但是根据不同国家的玩家所进行的游戏过程获得的一些不同经历可能会影响到这个平衡,比如说我个人和中国的天庭关系比较好,这就导致了我一旦需要申请天庭介入。天庭的介入力度就会比正常值要高一些,这就是玩家对各国神灵出动力量的影响。”

    “明白了,那么这次黑暗神殿地支持将是什么样地呢?”那个会员问道。当他这样问的时候阿修福德也立刻看着我等待我地答案。

    “这个我也不清楚。”我说的绝对是实话,当初和迪坦斯谈判的时候这家伙无非也就是说要帮忙而已,可他并没有具体说要怎么做,所以除了现在知道他要支持我们的战争之外根本就不知道其他任何内容。

    感觉之神的突然叛变搞的英法联盟的人乱了好长一段时间,但是对方的指挥官却表现出了惊人的冷静以及反应度。虽然原本用于掩护的那些重盾步兵和刀盾手看起来已经完全失去了存在意义,但对方的指挥官却迅的调整了战略让这些人转掩护作战真正的强攻。虽说之前这些人只是用来打掩护的,但这些防御力惊人的兵种确实也是非常适合攻城战的。于是一场惨烈的城墙争夺战再度拉开序幕。不过这些都不是我要关心的内容了,一般的正规战场我是没有挥余地的,就算我能一夫当观万夫莫敌,可城墙毕竟不止那么一段,我去挡那一小段区域也没什么太大作用。何况阿修福德并不缺少普通军队,除非是出现特别强力的敌人单位,否则我出动根本没什么意义。

    可能是没有什么特殊手段可用的原因,敌人似乎开始恢复了常规的打法,我拍了拍身边的阿修福德。“这边你自己盯着点。”

    “你又要跑?”阿修福德一副老大不愿意的样子。

    “拜托。韩国那边也打乱套了。我老呆在你这里算怎么回事啊?”

    “那万一有事你可要快点回来啊?”

    “水晶通讯器你不是有吗?有事直接呼叫我就是了,我会根据情况评估决定是不是过来的。”

    阿修福德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听了我的话也点了点头。“那好吧。不过你要保证通讯一直都开着。”

    “放心啦,你倒霉我也要跟着倒霉,不可能害你的啦。”

    无奈的向阿修福德做了多次保证后我才得意脱离了铁十字城,穿过传送阵到达韩国这边后才现这边刚好进入了战争间歇时间,各地地战火似乎进入了稳定期。双方都在抓紧时间休整兵力好象也没什么我要关心的事情。正打算转身离开忽然现闯王出现在传送阵附近,结果我刚现他他就朝我跑了过来。

    “老大。老大。”

    “你不在海上转悠怎么跑韩国这边来啦?”

    “啊?不是你喊我来的吗?”

    “我?我什么时候叫你来着啊?”

    “可是战略指挥部说有事找我啊?”

    “指挥部又不是就我一个人!”

    “那到也是。那你帮我问下玫瑰到底是什么事啊?总管大人总该知道吧?”

    “等下。”我转动爱之环接通了玫瑰的爱之环。“老婆。你们谁找闯王啊?”

    “那个笨蛋在你那里?”玫瑰的声音简直可以用气急败坏来形容了。看那样子仿佛打算把闯王抓住吃肉一样!

    闯王听到玫瑰地语气不善赶紧挤到浮空的画面前询问道:“大姐我哪得罪你啦?”

    “你个笨蛋,我说有事情通知你你怎么就跑没影啦?”

    “我不是来找你们了吗?”

    “谁让你来找我们的啊?水晶通讯机里不能说吗?”

    “可是我以为……”

    玫瑰根本没给闯王辩解的机会就直接打断道:“好了好了。现在我们不讨论这个。听着,这边有最新消息。日本人刚刚组建了一支庞大的船队……”

    没等玫瑰把话说完闯王就抢先问了起来。“日本人哪来的船队啊?我们不是前几天才搞沉了他们的新编第三舰队吗?怎么又冒出来一个啊?”

    “日本的造船业向来很达,何况他们现在是孤注一掷的往里砸钱。《零》这个游戏你也清楚,钱是可以直接兑换成实力地,到了最后拼的还是经济。虽然我们搞沉了不少船,但敌人的建造度却并没慢下来,短时间内再次组建舰队也不是什么不可能地事,你反正有仗打不就行了吗?问那么多干什么?”

    “好好好,算我多嘴。您继续您继续。”

    “听着,日本人的舰队这次护送了一大群运输舰,你的任务就是干掉这个舰队。坚决不能让任何一个敌人通过水路离开日本本土。”

    “只要能找到敌人的舰队位置,相信拦截不是什么太大问题。”

    玫瑰现闯王有些轻敌立刻严肃的警告他:“别小看日本人舰队,虽然他们之前被打的很惨,但新舰队的技术都是最新的,战斗力和那些老式战舰不可同日而语。这次的运兵船上装地都是支援那些亲日韩国势力的军队,数量相当庞大,一旦被他们成功登6我们将变的非常被动,所以你那边绝对不能出问题,否则你就算自杀都不够赔罪的!”

    “这个我自然是清楚。总之关键问题是找到敌人的舰队。你们也知道大海这么大,战舰群又不是民用船只,交战状态下他们不会走固定航线的,我们想要在茫茫大海上找到他们还真的不太容易!万一让他们从中间冒过去了我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我们会用巴贝尔塔和浩天镜帮你看着敌人的位置的,对了,紫日,你也跟着一起吧?”

    “我去干什么啊?”我疑惑地看着玫瑰。

    “据我们的间谍报告在日本舰队中藏着一件秘密武器,而且根据我们分析,这个秘密武器是强力生物的可能性非常高。战舰群对怪兽的战斗力并不太好,这个时候就得看你的了。”

    “那好吧。”

    闯王看我们似乎说完了连忙问道:“敌人现在出海了吗?”

    “当然,不然我干什么急着找你们?”

    闯王一听立刻着急的说道:“那我们也得赶快了,不然一旦过了深海区岛屿变多就不好打了!”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命令舰队出海了。”

    “那我们两个怎么办?”

    “你的长枪是摆着好看地吗?”

    “哦。经常在海上不太用的到召唤生物,我把这东西给忘了!”

    切断联系后我俩一起骑上了我地飞鸟向着舰队地方向追了过去,毕竟飞鸟是长枪的进化生物,度比一般长枪要快很多。虽说舰队在闯王离开后立刻就被调了出去。但和天上飞地飞鸟比起来船的度实在是可以忽略不计了。我们也就飞了十几分钟就追上了正在向着日本高推进的庞大舰队。

    距离舰队还有老远我就看到了永恒号那高高竖起的旗舰指挥旗,在那旗杆附近是一大片浩浩荡荡的小黑点。而我和闯王都知道那每个黑点都代表着一艘吨位不小的战舰,因为这个距离上万吨以下的船根本连看都看不见。“这是我们的第几舰队啊?”我随口问道。

    闯王一听立刻不乐意了。“老大你也太不关心我们海军了,居然连我们自己的舰队都认不出来。”

    “拜托,这么大一个行会到处都是事,全让我管不是要累死啦?”

    闯王想了想似乎也觉得我似乎忙地时候比闲的时候多,也是也不再说什么直接回答道:“这支是第一舰队,也就是本土舰队。专门负责中国近海和日本韩国这边的事情,本身船只数量也是最多地,只是船的吨位都不是很大。不过永恒号不是本土舰队的船。只是最近回港换装顺便跟着出来跑一圈当做试航,等这次战斗之后要是没问题就会回港补给弹药然后返回太平洋舰队。”

    我点着头看了看眼前庞大的舰队,确实如闯王所说船很多,但大船却很少。闯王指着那些船给我介绍道:“由于之前日本和韩国的战舰都被我们行会清扫的差不多了,所以海军实力大跌,可以说亚洲范围内已经没有一支象样的舰队了。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完全没必要将主力战舰留在本土,所以才造成了本土舰队大型主力舰数量稀少的情况。不过虽然日韩都没有什么大船,小船却不少,而且因为无法正面抗衡我们地舰队。所以他们都开始搞起了海上游击战,每次都是大量的小舰队四处捣乱,无奈之下我们只能增加本土舰队的战舰数量,这样即使分散兵力依然可以保证局部地区的绝对火力优势,不过一来二去却搞出了这么多中小型战舰,现在想来还真是多的可怕啊!”

    “反正又不要你花钱,你担心个什么?”

    “嘿嘿,我就是感慨一下吗!”闯王忽然指着下面喊道:“快下去,我们要飞过了!”

    “哦。”

    飞鸟被我直接收回凤龙空间。然后我在半空张开翅膀抓起闯王缓慢的滑翔下降并稳稳的降落在了永恒号的舰桥上。舰桥里面的指挥人员立刻涌了出来,先后向我打过招呼后他们就把闯王拖到了海图前开始叽里呱啦地说起了海战的布置。说起来这方面我基本等于是外行,所以站在一边是有听没有懂,不过最后我多少听见了一件我能帮忙的事舰队需要侦察。

    说到侦察自然是没有什么比我的幽灵虫更合适的了,这些家伙本身可以虚无化,一来自身隐蔽性好,二来不怕水,最重要的是这些家伙可以长时间留空,且数量级庞大。完全可以负担起大面积战场侦察的职责。在我把舰队附近区域的防卫侦察都给承担下来后闯王就可以放心的派出全部地前导舰去搜索敌人地踪影了。这样我们的搜索范围就得到了大幅度地提高。

    在船上无聊的航行了三个多小时,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我们忽然现了前方出现了一大片雨云。中日韩三国所包围的这片海域的气象状况是出了名地好。除非进入了风暴带,否则基本不可能遇到恶劣天气。一般来说遇到这种状况的时候我们会考虑的第一策略就是规避,到不是说舰队不能穿越雷雨区,而是没那必要。这就好象你知道自己可以用拳头打断木板,但谁也不会没事就打木板玩吧?不过今天的情况略微有些不一样。

    一名舰队指挥看着我问道:“老大。这雨区我们进不进啊?”

    “那还用问?”我反问了一句。这种战争时刻什么东西都不能按照正常情况去考虑,就好象打仗的时候坦克不会理睬红绿灯一样,这种时刻万一敌人混在**区中跑了过去韩国那边非乱套不可。

    闯王比我可凶多了,他直接拍了那个会员一巴掌。“你傻啊?这种时候还躲什么雷雨区啊?传令舰队航向不变,让甲板上地人都进入船舱。外面不要留人。”

    “是。”

    本土舰队说起来舰船吨位都不大,但那是相对太平洋舰队和大西洋舰队来说的,实际上我们的船还是很不小的,一般的风浪对我们根本没有任何影响。随着舰队逐渐驶入**区,天色明显暗了下来。按说现在是清晨,我们应该越开天越亮才对,但雨云遮蔽了阳光,搞的附近跟晚上差不多,除了远方天空中时不时闪亮的雷电之外几乎没什么光线可言。舰桥内都不得不开启了仪表灯才能继续操作。

    随着舰队的不断深入风浪开始变的越来越大,船头地风计在狂风中疯狂的旋转着,巨大的浪头将十几万吨地战舰一会抛上半空一会埋入水底。近五百米长的战舰前后俯仰角居然能达到二十多度,连一些经常出海的人都被晃的开始出现了晕船现象。

    “他,这到底是什么鬼天气啊!”闯王扶着舰桥内的扶手对前方的海员大喊着:“把雨刮打开,我这里什么都看不见了!”

    “舰长,风浪是不是大的有些不太正常啊?”海员一边打开观察窗的雨刮器一边大声询问道。

    “鬼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我们只管向前冲就是了,只要能找到小鬼子一切都是值得地。”

    “可是这种风浪条件下舰队根本没法瞄准啊!”

    闯王大声骂道:“我可是打了包票的,你想我被玫瑰大总管骂死吗?”

    “可是……”

    闯王刚要开口我立刻打断他道:“你也别乱喊了,这种天气下确实无法进行攻击。不过就算遇到日本人的战舰我们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战斗,至少我们还有水下部队不是吗?实在不行就进行水下爆破,这种风浪之下造好的战舰也跑不快不是吗?”

    “说的也是。”闯王刚说完舱内的通讯机忽然响起了滴滴的提示声。“什么情况?”闯王一步跨到了通讯机旁边。

    “813号前导舰现舰影位于八七五海区,目前航向一八零,度十四。”

    “命令。”

    “是。”

    “813号前导舰抵近侦察,附近前导舰收缩包围圈给我摸清敌人的数量以及舰队编制。”

    “命令以出。”

    闯王命令完后大副立刻报告道:“舰长,敌舰队的相对位置已经计算出来了。”

    “马上转向。”

    “是。”大副立刻对舵手喊道:“转向三二八,全。”

    闯王跑到海图前看了一下大副画地线之后才感叹道:“呼,好险。就差一点就滑过去了,这该死的风暴!”

    整个舰队转向并非汽车转向那么简单的事情,由于风暴所以舰队中的战舰之间都不敢靠的太近,所以最终的转向过程用了半个多小时才算彻底完成,不过好在我们和敌人其实距离并不远,主要是视线不好所以才会一直没有互相现。

    “前导舰报告。”舰队刚完成转向前导舰的报告也传了回来。

    “念。”

    “我前导舰编队已包围敌舰队,对方已经现我舰队,不过目前未做出任何动作。敌舰队数量三百七十四加七千余。”

    “啥?日本人有那么多运输舰?”

    报告中说的多少加多少意思就是战斗船只和非战斗船只相加,这样报告可以一次把总数和各种船的数量报出来。三百多战舰对我们来说并不多。因为我们地战舰比这还要多。可后面跟地七千多艘非战斗类船只就未免有些太吓人了。这样一支大型舰队就算跟的都是小型运输船所装载地人员数量也将绝对恐怖,何况这种风浪之下太小地船根本无法前进。所以可以肯定的是这些船绝对至少都是中型船只。

    一名参谋忽然问道:“你们说有没有可能是敌人使用了类似幻象的能力制造了一些假船呢?我总觉得七千这个数量未免太大了一些。”

    “我到觉得未必。”我站出来道:“日本人最近的投资额有着明显提高。加上运输船本身也不是如战舰那么贵,所以多一点是可以理解的。欧洲那边英法联盟为了围歼铁十字军一次性就投入了一亿多兵力,日本这边就算没那么多,七八千万总还是要有地吧?传送阵那东西的运输能力你们都清楚,个别高级兵种还可以凑合。要是一次运送七八千万兵力不用我们打日本人自己就先破产了,所以他们只能使用海运。”

    闯王接口道:“如果需要运输千八千万士兵,那七千条运输船这个数字就并不大了。运兵五千以上的就能算是比较大的运输船了,何况打仗不是光人就够了,还要有足够的装备物资才行,一般来说一个士兵对应的物资其实比这个人还要占地方,所以说七八千万士兵的运输量基本等于运输一万五千人,就算这次的七千艘运输船全是五千人以上的大型船只都得来回跑好几趟。按这样想地话七千艘船就不足为奇了。”

    听了闯王的补充大家都点了点头,这么大的运输量对方多准备些船自然也是可以理解地。

    “舰长。”通讯员忽然又喊了起来。

    “怎么啦?”

    “前导舰说敌人的战舰有所行动。”“交战了吗?”

    “还没。不过敌人的战舰正在脱离运输队向外移动,似乎是打算威胁我们的前导舰。”

    “命令前导舰保持剧烈,本队到达前不要和敌人有所接触。”

    “了解。”

    伴随着舰队转向完成。我们继续航行了三十多分钟后终于进入了接触距离。舰桥内的所有人都在四处张望寻找敌舰的踪迹,可是漆黑的环境和密集的雨幕严重影响了视线范围,就连我们头顶上那个巨大的观察镜头都没能看到任何东西。

    “见鬼了,按前导舰地报告我们应该已经很近了啊!”

    “别放松,敌人就在附近,肯定是被雨幕挡住了,我们随时……等下,敌人在我们侧面!”闯王说着说着突然叫了起来,我们顺着他的手指一起转了过去。就连位于战舰顶端的巨大观察镜都立刻转向了那个方向。

    之前前导舰报告的是敌人所处的大致区域和航向,之后我们的航向是大副根据敌人和我们的相对度以及距离计算出来的,一般来说正常条件下按这个方法航行敌人肯定是会出现在我们的正前方地,但我们现在却是在风暴区中航行,舰队受风浪影响度很不稳定。双方的战舰度都不太正确,加上风浪使我们双方的航向都出现了一些偏差,以至于敌人居然和我们擦身而过跑到我们侧面去了。刚才是因为敌人的舰队上方刚好出现了一道明亮的闪电,借助那突然的一闪闯王才凑巧看到了敌人舰队中的几艘靠外围的船。

    我们的战舰都装有远距离观察镜依然没能现敌人,日本舰队地人更是不可能看到我们地。不过他们既然现了前导舰自然是知道我们在附近的,无非是不确定我们地具体位置而已。现在我们先现敌影就意味着我们可以先变阵抢占有利位置便于我们进行突然攻击。

    “左满舵。所有战舰一级战斗警报。”

    整个舰队在风雨之中突然来了个左急转,战舰主炮塔纷纷开始转向将炮口位置对准了敌人所在的方向。整个舰队就像隐藏在草丛中的狼群一样在黑暗中悄无声息的围向他们的猎物,差的就是那最后一扑了。

    “加加,给我顶到前面去。”闯王对着轮机手大声叫喊着。“炮位呢!给我全炮门装填高爆穿甲弹。”

    “舰长,高爆穿甲弹已经装填完毕,但是现在船晃的太厉害,我们……!”

    “没关系,我们船多。用覆盖射击。虽然打不中自己的目标,但是乱枪打群鸟。总会有中地。”

    “可这是不是太浪费炮弹啦?”“我……!”

    闯王刚喊出一个字就被我按住了。“大副。”

    “是。”

    “通知各舰在本船上寻找会精准术的辅助法师到主炮塔辅助射击。”

    “啊?”大副愣了一下然后不太确定的问道:“您的意思是让法师们给炮弹施放精准术?”

    “有什么问题吗?”

    “可精准术对炮弹有用吗?”

    “废话,没用我让他们释放干什么?”

    “是。马上传令。”

    本行会向来人员不多,所以战舰上多是在操作,甚至有的船上连船长都是,但是这些人多少总有几个会辅助法术地,虽然数量不足,但是相信只照顾主炮塔还是没问题的。反正一艘船最多也就五座主炮弹,小船甚至只有两个主炮塔,一艘战舰上几千人怎么也不至于连五名辅助法师都凑不出来吧?

    虽说突然现敌人使我们的编队产生了一点点混乱但好在我们的舰队配合时间都满长了,最终总算完成了包围。闯王拿出一只头箍式耳麦递给我。我迅套在了脑袋上。一会就要进入炮击状态了,虽然我们在舰桥内部,但炮击产生的冲击波绝对能把一般人的耳朵震到失聪。所以必须使用耳机做些保护。

    “报告各分舰队状况。”“第一分舰队准备完成。”

    “第二分舰队准备完成。”

    “第十八分舰队准备完成”

    大副听完报告立刻回身说道:“各舰队已经就位。”

    闯王看了下墙上的时钟道:“开始协调炮击时间,三十秒后覆盖射击,先打运输舰,只要敌人不冲过来就别管战舰。”

    “明白,三十秒后覆盖射击,先打运输舰。”

    “最后二十秒对时。”

    “最后十秒对时。”

    “五、四、三、二、一,开炮开炮。”

    轰。伴随着火红的膛口焰永恒号巨大的舰身猛地一抖,跟着就看到附近的战舰几乎同时亮起或大或小的橘红色火焰,不到五秒之后就看到对面地日本舰队中突然滕起了一团巨大的火球。一艘倒霉的运输舰被永恒号的前主炮直接命中,巨大的爆炸力将那艘船整个从中间一切两段,船体碎片飞上了几百米的高空,附近的运输舰像被吓到一样纷纷开始避让,但是雨点般的炮弹紧跟而至,伴随着大量落入海中的炮弹偶尔还有几艘船爆起巨大地火团,显然命中目标的基本都是有法师辅助的主炮射的炮弹,这些炮弹的共同特点就是威力够大,不管什么运输舰基本沾到就死。

    “前导舰报告。命中率只有一成不到。”二副的报告声让闯王还没兴奋起来的心情又低落了下去,不过相对于闯王的心情来说日本人的心情就更糟糕了。

    事实上人地想法都是根着自己所处的立场而生变化的,这就好象攻击方打死对方十人觉得战果太小,被攻击方被杀十人却觉得伤害太大,其实都是人们不希望自己受损害而希望敌人受伤严重些的思想造成的。日本人现在就沉浸在这样的思想中,第一轮炮击他们就损失了整整一百艘运输舰,虽然相对于七千多艘的总数来说不算什么,可毕竟那是自己的船啊,哪怕沉了一艘也是非常心疼的。更何况船上还装了好几千部队和物资呢!

    “敌人。到处都是敌人。”日本舰队地旗舰上大副正在慌张地大喊着。“我们已经被包围了。”

    “我就知道中国人不会让我们安心运兵的。”一直坐在舰长身边地一名日本玩家忽然道:“你们先顶着,实在不行地话我会请那位大人物帮忙的。虽然那个代价大了点。但总比全军覆没要好些吧!”

    舰长也点头道:“我们会尽量努力的,但愿用不到那个煞星吧!”

    伴随着第一轮炮击的结束,我们这边的炮击就开始进入无序乱射阶段,但是效果却差强人意,敌人地舰队中到处都是炸的半天高的水柱却罕有战舰中弹的。恶劣的海况严重影响了炮击效果。密集的炮弹基本上全都射进了大海。

    “有没有搞错,这什么命中率啊?”闯王看着这边密集的膛口焰和对面寥寥无几的火团终于忍不住了。

    “舰长,我们已经说过了,这样的海况……!”

    闯王伸手制止了大副地话。“传令舰队放弃编队,给我向敌舰靠拢,远了打不中就给我靠近了打。你们给我把炮管直接顶在小日本的战舰上开炮我看还中不中。”

    “这个……!”

    “照做吧。”我帮闯王下了决定。“目前这是唯一方法了。让这些日本军队登6我们的损失更大,现在沉几艘船也是值得地。”

    “是。”大副立刻跑去下达命令。接到我们这边的命令舰队立刻分散开来开始各自狩猎,庞大的战舰群这次算是彻底变成了狼群,平常的海战规则在这里根本用不上。什么抢站T字阵列还有保持射程优势都没有用了。如此海况之下命中率全看炮手的人品,中了是运气,不中是正常。除了抵近射击我也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方法了。当然,要是我们有足够的炮弹对每艘敌舰进行覆盖性炮击到是可能远程消灭敌舰,可有那么多钱买炮弹我不如多买些天兵等日本人上岸和他们拉开阵势大决战算了,还在这折腾个什么劲?

    现我们的战舰编队突然变的一片混乱日本人先是很高兴,他们以为自己的规避动作起了作用,但很快他们就现了我们地意图。抵近射击可以说是最没技术含量的东西,纯粹就是在拼火力和装甲。这种距离上战舰的机动能力基本上没有多大意义,反正你度再快也不可能比敌人转动炮塔快,如果距离远还可以借助角度差和时间差规避炮弹。可近距离上这样的规避根本毫无意义。很多舰长把这种战舰贴在一起对轰的行为叫做无赖打法,虽然这样说不一定就对,但也从侧面显示了这种战法是多么的不受欢迎,可以说要是能不这么做谁也不会考虑贴近战的。

    永恒号作为太平洋舰队的返修船只,和本土舰队的其他船比起来最大地特点就是装甲厚、口径大外加装备全。由于装甲比较夸张,所以闯王没有让永恒号缩在后面,而是利用永恒号皮糙肉厚的优势一路率先冲向了日本舰队。

    “各炮位自由射击。”这种混战中已经没法指挥跑战了,闯王干脆放权让各炮位自己找方便下手的目标,反正最近的战舰距离还不到两公里。这种距离对永恒号的大炮来说基本上就等于是在拼刺刀了,不管什么船擦着就是个大洞。

    “小心。”一名船员把闯王按倒在地,紧跟着战舰就猛的一抖,巨大的轰鸣震的我都险些摔倒在地。舰桥的舷窗几乎全部爆裂,冲击波将指挥台上地海图冲地到处都是。

    “妈的,哪个混蛋开地炮?居然打这么准!”闯王骂骂咧咧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大副有些尴尬的报告道:“那个……好象是海狗的船!”

    “啥?那白痴打我们干什么?”海狗是本土舰队一名比较出名的玩家,现在舰队里除了永恒号之外第二大的船就是他在指挥。

    大副听到闯王的问题连忙道:“海狗打的是我们侧面的一艘敌舰,不过他们的船开炮的时候正好被浪掀了起来,结果炮弹擦着目标的船顶飞了过去打中了我们。”

    “这也行?查下损失情况如何?”

    “炮弹命中了舰桥侧面把备用舰桥给炸飞了。幸好里面现在没人。而且不影响作战。”

    “回去我非踢他屁股不可!”闯王站到指挥位上对大副下令道:“加,我们冲到前面去。尽量拉开距离用敌人的运输船给我们当掩体,我们去和日本人玩游击战去。”

    “是。”

    闯王地命令很快被传达了下去。我觉得这个方法到是不错,所以让闯王顺便通知了别的战舰,于是本舰队的船开始加冲击敌舰队,很快就和对方冲在前面的战舰冲到了一起。

    永恒由于最先加加上本身度就比较快所以冲在了整个舰队的最前面,日本方面跑地最快的是艘不知名的战列舰。我们双方老远就开始对轰了起来,可惜风浪太大,全前进时船头一会上一会下实在没法射击。一号前主炮到是勉强开了两炮,第一炮开火时船头刚好过了顶点开始朝下摔落,结果炮弹直接闷进了海底,除了炸死一大群鱼之外根本毫无作用。另一炮弹更离谱,开炮时船头刚好撞上浪头猛的上抬,结果炮弹一口气飞过了整个敌人舰队把跟在敌人后面的我们自己的一艘前导侦察舰给打成了重伤。

    打伤自己船我们也不敢再乱开炮了,战舰一路冲到距离不足一公里时才开始恢复炮击。小日本的战列舰上来就来了个齐射,目标自然是冲在最前面的我们,可惜海浪是不认人的。我们打不准他们也一样准不了,炮弹飞地到处都是,最前面的和最后面的误差能有十多公里,不过由于炮击密度很大,还是有两命中,只是那两都是小炮地炮弹,一打中船头,除了把栏杆炸断一截之外毫无建树,另外一命中了弹药库。结果没打进去沿着装甲滑了过去。“好了,距离差不多了,命令各炮门装震荡弹。”

    “震荡弹?”大副愣了一下随即开始传令。

    这个所谓的震荡弹是一种单纯追求爆破效果的炮弹,其穿甲能力很差,但爆炸威力非常强,如果命中一般的木壳战舰绝对能一炮把整艘船都炸成碎木片,不过这么近的距离上穿甲能力确实没什么价值,以永恒号的火炮威力这么近距离只要不是级战略舰肯定是能打的进去的,如果现在还用穿甲弹搞不好会一炮穿几艘船也不一定。

    永恒号和日本战舰现在是迎面对开。相对度自然是相当的高,日本人也知道永恒号比较大,自然不可能和他正面碰撞,很自然地就让开了一条路。一公里的距离双方很快就跑完了,永恒号的三座前置炮塔一号指向前方,二号三号分指左右,当永恒号和日本战舰擦身而过的瞬间三座炮塔几乎同时开炮,雷鸣般的巨响中永恒号左右两边擦身而过的战舰船头猛的向下一沉,跟着整个船尾都翘了起来。刚刚的炮击直接轰掉了对方的船头。巨大地度使海水直接冲入了船身。最终导致船体直接闷进了水底。

    一击成功永恒号并未减而是继续向前,但是前主炮装弹较慢。很快和后面的战舰擦身而过,对方也开始对永恒号进行密集炮击,这么近的距离上永恒号的装甲也不能说就什么都挡的住,密集的爆炸几乎从船头一路炸到船尾,不过幸运的是成功穿透装甲层的炮弹不多,虽然在船上开了几个小洞去没影响到航行。

    冲过第一阵列之后永恒号继续向前突击,各炮开始自己射击,附近的日本战舰也开始疯狂轰击永恒号,一时之间炮弹横飞,整艘船都抖个不停,不过却依然保持着高一路向前。

    “舰长,敌舰在转舵。”大副忽然指着前方地一艘日本战舰大喊了起来。只见那艘体积不小地战舰居然横在了永恒号前进的路线上将它地侧弦对准了永恒号,这个角度上永恒号只有前方的三座主炮塔和少量副炮能够轰击对方,而对方过半数的火炮都能轰击永恒号。

    几乎在看到对方转舵完成的瞬间闯王就大喊了一声:“卧倒!”

    轰轰轰……密集的爆炸伴随着高温火焰瞬间充斥了整个舰桥,对方居然使用高爆燃烧弹直接轰击永恒号的舰桥,还真是够歹毒的,不过我们比较幸运,永恒号的自动灭火系统立刻启动,舱内的火焰瞬间被浇灭,只是甲板地温度还有些偏高。

    “妈的。还真狠啊!”闯王一边往下划拉身上的玻璃碎片一边大声命令:“打开魔光炮保护罩,给我把它切开。”

    永恒号顶部半球形的魔光炮防护罩缓慢的滑向两侧,一根水晶炮管立刻伸了出来。对面地日本战舰到是看到了这个东西,他们也确实知道那是什么,但因为距离太近。永恒号本身就比对方的船大,魔光炮又在永恒号上最高的地方,所以日本战舰根本没办法瞄准那个位置。以他们的火炮仰角最大就能打到我们的舰桥,再高就没办法了。

    伴随着魔光炮的充能,水晶管开始越来越亮,几秒之后已经无法用肉眼直视了。永恒号一路顶着对方的炮火冲到了距离对方几百米的地方,跟着魔光炮上突然射出一道耀眼的白芒。那白色地光柱直接照射在对方战舰对着永恒号这侧的船身水线位置,跟着开始向前移动横着切过舰桥。完成这一动作后魔光炮立刻收入了炮塔内,球形防护盾立刻封闭将魔光炮保护了起来。

    刚刚被魔光炮扫过的战舰上地船员还没从惊恐中反应过来就现了更让他们心胆俱裂的事情。丝毫没有任何减意图的永恒号居然就这么对着他们战舰上刚被魔光炮扫过的位置冲了过来。刚刚魔光炮已经将船体上线以上的部分整个切成了两半,但由于水线以下还是连着的,所以船还没断。可是由于船身实际上已经不完整,其结构强度自然是大幅度下降,此时永恒号又以全撞上去,结果可想而知。

    伴随着轰的一声巨响,永恒号前方锋利的撞角直接插入了对方的船身中段。对方因为巨大地冲击力猛的被横着推出去十几米远,而永恒号也跟着顿了一下,但是永恒号的轮机舱并未关闭,战舰依然在开足马力向前冲,随着一声巨大的金属扭曲声。对方的战舰终于从中间断为两截,不过由于巨大的惯性,已经断成两截的战舰依然被永恒号推着冲出了几百米才开始下沉。落水的日本船员根本来不及游开就被永恒号带起的巨大旋涡吞没,整条船上无一人幸免。

    撞断一艘战舰后永恒号继续向前,前方地日本战舰开始疯狂的进行拦截射击,但效果依然是不怎么好。即便近到如此程度,永恒号的装甲对他们来说也还是太厚了些。

    炮战在永恒号冲入对方战舰群后进入白热化阶段,双方战舰混在一起开始拼命对射,至于日本运输船则早就开始向两侧机动。他们的打算很明显,那就是避让战区尽快脱离。虽然运输船也不是完全没有武装,但船上毕竟拉着太多的士兵,就算和我们的船一条换一条损失也未免太大了些,更何况以战舰的火力瞬间就能搞定一大片运输船。

    闯王这家伙一打仗就狂,现在他正站在指挥位上指着前方一艘很大的日本战舰叫喊着:“日本人的旗舰在那里,给我冲上去轰沉它。”

    大副迅地将闯王地命令数据化报给轮机舱和舵手,永恒号略微休正了一点航向然后对着日本人的旗舰就冲了上去。当然,日本人也同时注意到了我们。永恒号这么大地个头实在是太吸引人了。

    “拦住它。别让那个大家伙冲过来。”日本旗舰的舰桥内舰队指挥官正在大声喊叫着。不是因为慌张。而是因为持续不断的爆炸声已经让他们的耳朵变的非常迟钝了。就好象我们遭到日本人的重点照顾一样,日本人的旗舰也是我们的优先打击目标。所以它的乘员全都被震的有些耳鸣。

    在日本人那边疯狂截击我们的同时我们也注意到了压力的明显上升,虽然战舰总数和单舰吨位上我们占优,可问题是永恒号实在是深入的过于靠前了,这个时候附近都是敌舰,面临这样的情况下再要顶着一艘和自己差不多吨位的战舰的火力硬向前冲实在是有些危险。

    “闯王。”

    “什么事?”闯王听到我的声音立刻转头看着我。

    我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并拍了拍身上的金属碎片。“保持航向。”

    “可那是日本人的旗舰,只要搞沉它日本人的指挥就会混乱,之后我们围猎运兵船就会简单很多。”

    “这个我当然知道,但你也看到了,我们不可能冲到跟前的。敌人没了指挥我们也没了,相比之下我觉得用永恒号去换那艘破船并不划算。”

    “那我们就这样放着它不管了?”

    “当然不是。你们继续向前,按照原计划去屠杀运兵船,至于日本人的那艘旗舰吗……就由我来搞定吧。”

    “你要进行单人特攻?”

    “特攻?别说的和日本人的自杀攻击一样!我只是去他们船上玩玩,顺便看看能不能占点便宜。你们玩你们的,这边甭管了。”我说完不等闯王继续就直接从窗口跳了出去。说实话闷在船上根本就是在浪费人力资源。我这种高端存在坐在船上一不会指挥二不能帮忙跟尊菩萨似的立那到底有什么用?还不如下去玩玩。说实话我自己觉得以我的破坏力想搞沉一艘船还是能做到的。至少战舰主炮是绝对打不中我的。

    既然我已经离开闯王也不好再说什么,虽说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但他不是将在外,我可是当着他的面布的直接命令,何况我也没干扰他的整体计划,仅仅是阻止了一个小战术而已,要是这他都敢抗命那回去就要做好当步兵指挥的准备了。

    这边闯王终于下定决心继续前冲不再管日本人的旗舰,那边我已经跳入了海中。刚刚跃出舰桥之后我就张开翅膀滑翔了一小段,然后在海面上收起翅膀一头扎进了漆黑的海水里。相比之海面上,水面下的浪也不小多少。我召唤出钢爪翻身爬了上去,这家伙在水下比我可快多了。

    我们俩跟鱼雷一样在水面下迅向日本人的旗舰靠近,附近的海水中也不平静,到处都是失近弹落水的爆炸声。对这种炮弹基本上没法躲,我也没必要躲,一般除非人品太差,否则是不会被命中的。

    很快我就现了日本旗舰的船底,虽然从水下不太好辨认船体,但附近就它最大,这个特征还算比较明显。我迅让钢爪贴到了对方的船底,然后收回钢爪抽出永恒剑对着船体就扎了进去。永恒剑跟切豆腐一样插入船底,然后我开始用力拉动永恒切出了一个圆洞并跟着海水一起钻了进去,只不过进入船舱后我却愣住了。

    
推荐阅读:超级强者 大圣传 无尽剑装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官仙 首席御医 神煌 圣堂 官门 剑傲重生 明末边军一小兵 战神变 君临九天 我的民国不可能这么萌 召唤美女军团 巫师世界 抗战之红色警戒 宋时归 全能闲人 重生世家子 最终信仰 资本大唐 雅骚 恐慌沸腾 重生之红星传奇 龙骑战机 雄霸蛮荒 异界全职业大师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