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九十章 没想到的敌人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让我愣住的不是什么怪物,而是空空如也的巨大舱室。【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现在是什么情况?日本人正在拼命向韩国运兵,以他们的船只数量和需要运的物资以及士兵的数量,这样一只舰队起码还得来回跑个两三趟才能运的完。你想正常人在这种情况下有可能让一艘船上留着巨大的穿舱而什么都不装吗?如果是我的话现在肯定是尽可能的让每艘船都多装些人,这样就可以提前跑完,怎么可能还空着这么大的空间?难道说……?

    突然想到的事情让我有些震惊,因为这个可能性实在是太可怕了。万一是真的话就意味着我们的整个韩国战略都面临是失败的危机,甚至于我们的整个计划都会因为这一点点的失败而受到连环影响。

    我正在想着这个问题,舱室侧面的大门忽然打开了。这艘战舰上肯定有压力感受器,船底穿孔后气压变化可以迅让损管人员知道哪里出了问题,然后他们就会前来修补,就算来不及堵漏至少也能把压力门关上封闭隔舱保证船体的正常航行。不过这些前来修船的人没想到一进船舱居然会迎面撞上我。

    趁对方还没反应过来我已经先一步动了起来,开门的人只觉得脖子一凉已经倒进了齐膝深的海水中。我顺手将舱门开到最大,然后用那人的尸体将门卡住,这样海水就会源源不断的涌入船体,就算这艘战舰有防水隔舱起码也能影响它地航。

    进入走廊后我开始一路向前。转过几道弯爬上两层楼梯后我刚拐入一条过道就迎面碰上了一队日本玩家。突然看到我对方也是一愣,不过我现在在日本也算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了,这些人马上认出了我一身招牌式的护甲。那人反应过来后第一反应就是拔刀,结果用力一拉却听到当的一声响,刀柄撞到了过道墙壁,刀鞘则撞上了另一侧。他的东洋刀太长,在狭窄的过道了想要横着拔出来是根本不可能的。如果他的刀是斜跨的到是可以拔的出来,可惜他是横跨地,现在再想转方向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我反正没那么多顾忌,双臂往下一甩。哗啦一声双手刃爪滑了出来。蹲身前冲,反手一拳打在那家伙的肚子上,刃爪则已经插进了他地腹部。这一击还不算完。因为我的手是反着地,所以现在刀口是朝上的。我用力向上一抬,直接在那家伙的肚子上开出了三道一尺多长的巨大创口,血水伴着内脏喷涌而出,那家伙不可置信的倒了下去。他后面的人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出了什么事,但我却不会等他们反应。猛的一转身背对着那家伙靠了上去,两只翅膀猛地张开,然后迅收回。后面的两个家伙立刻断成几片倒了下去。

    魔龙套装的翅膀部件的名称并非翅膀而是翅刃,由此就可知道它的真正功能是什么。虽然我很少用这东西代替刀刃,不过并不是说它们不能用。轻易地切碎了两个家伙之后我迅向前,反正看到楼梯就向上,因为我的最终目标在顶上的指挥室。

    也不知道拐了多少道弯爬了多少层楼梯。推开一道门忽然就到了甲板上。外面的风雨似乎比之前还要大了,耀眼的闪电在战舰群之间随意的落下,白色的光芒闪的人眼睛花。战场上到处都是船,时不时闪现的火光代表着炮战还在继续,只是雷声太大根本听不见炮声。

    “八嘎,别挡在门口。”我正看着海面观察状况后面突然传来人声,还有人在把我往旁边推。这肯定是个想到甲板上的日本人,只不过黑灯瞎火地他没认出我来把我当成了普通船员所以边骂边想从我身边挤过去。

    听到那家伙地骂声我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轻轻往旁边一让,那家伙立刻从旁边钻了过去。我顺手将刃爪插入他地背心。跟着一脚将他踹下海。转身看看船体外壳,很快就现了指挥室的外侧走廊。我也懒得再找楼梯在哪了,直接张开翅膀飞了上去。

    一般来说战舰的指挥室都在驾驶舱的后面,不过也有不少战舰是二者合一的。日本人的这艘船稍微有些特别,它的驾驶室在指挥室下面,所以当我拉开舱门之后并没有看到对方的指挥人员,反而是迎面撞上了一个想出门的海员。

    “八嘎……”仓促之间对方根本没看清楚到底撞到了什么人,习惯性的先骂了一句,不过随后就像炮弹一样从另外一边窗户飞了出去。船舱里的船员都愣愣的看着那家伙从另外一边飞了出去,跟着才想起来情况不对,不过等他们转回脑袋的时候已经每个人脑门上多了根短箭。

    “下面怎么回事?”我刚搞定驾驶室里的人,头顶的楼梯上突然下来一个日本玩家,不过他才刚刚走下来一点就被我拽住了脚腕给一把拉了下来。突然被拽进下面船舱还没反应过来的那个倒霉蛋紧跟着就被一脚踢晕。楼上的人感觉到下面好象是出了事,紧跟着那个家伙又跳下来一个人,不过他毕竟是突然进入房间,反应自然是没我快,趁他刚落地我就上去一个扫腿将他整个人扫倒,就地一滚翻到他身上用手肘对着他的面门就是一下重击,那家伙哼也没哼就晕了过去。

    “到底怎么回事?”楼上的人这次算是彻底确认出了事,各种叫喊不断,但却没人下来。这种情况上面的人只要不傻都该知道跳下来肯定吃亏,所以他们打算等我上去再想办法对付我,可惜我也不傻。

    “飞镖。”凤龙空间突然展开,飞镖化做一道白色闪电蹿进了上面的房间。对方地人本来正全神贯注的盯着入口,一看到个东西飞近来立刻跟着把注意力转了过去,不过他们很快意识到先进来的只是诱饵,可惜反应过来已经晚了一步,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站在了房间里。

    “我来挡住他,你们先掩护中村舰长离开。”一名日本武士率先迎向我,其他人则按照他的要求架起了座位上的一名日本玩家就从另外一个门往外跑。

    我根本懒得在这个家伙身上浪费时间,直接走了过去。那个日本武士看我靠近立刻举刀就是一个重劈,我一抬手直接捏住了他的手腕,他愣了一下。跟着使劲想往下压,可手腕被捏住无论如何也压不下来。我抬腿一脚将他踹到一边然后继续向那个被架出去的人追了过去。

    看到同伴拦截失败,保护那个指挥型玩家的人中又分出了两个人来拦我。我一指前方,背后的两个半月立刻升了起来然后飞旋着向前冲了出去。前面留下地人举起武器挡了一下。半月在那两人的武器上撞出一溜火星后又弹了回来,但两人却知道自己已经挡不住第二下了。刚才的那下撞击已经震地两人双手麻,要不是为了保护后面的指挥人员强撑着可能这会连刀都拿不住了。

    我不管两个挡路地人继续向前,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之后咬牙再次冲了上来。“让开。”我用力一甩手,双手刃爪同时弹出准确的架住两柄长刀,跟着顺着对方的刀刃拖着火星一路向下,轻易的切掉对方的刀柄护手后将两人的手连带半截胳膊一切片成了三片肉片。两个人这下再也拿不住武器。哗啦两声武器先后落地。我收手出脚将两个人踢到两边,然后走向已经退出房间的指挥者,他身边现在只剩一个保护人员了,至于他自己则完全不是战斗人员,根本没有自保能力。

    “你先走。”最后一名保护者看到我再次跟上来无奈地放开了指挥者想独立拦截我。不过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现在无非就是在尽人事听天命而已。他显然是认出了我的身份,自然也知道以他的水平根本不是我对手,所以他也没指望能挡住我。

    我大步向前,对方则步步后退,眼看着后面已经没的退了,那家伙无奈地举起武器做好了拼命的准备,可就在这个时候奇迹居然生了。轰的一声巨响,我只感觉一股热浪迎面而来,跟着就是一道巨力将我整个人横着抛了出去,战舰上的栏杆跟面条一样被撞断。我一直飞出了三十多米才轰的一声撞上水面。跟着还像打水漂的石子一样在水面上又弹了两次才彻底沉入水中。

    和我这边郁闷的心情相比战舰上的日本人却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悲哀。刚才那把我掀飞的根本就是一炮弹,日本人对能把我弄下船当然是非常的高兴了。不过问题是炮弹也同样打中了他们地战舰,而且很不幸地是中弹的地方刚好是脆弱地舰桥和驾驶室的结合部,偏偏那还是穿甲爆破弹,结果现在整个驾驶和指挥系统全都上了西天,整艘战舰都在海面上横着打了个弯,要不是轮机舱的人现不对紧急切掉了舰桥的控制线路,这会战舰肯定已经开始原地打转玩了。

    日本人这边忙着折腾旗舰的航行问题,我却忙着在海里找方向。刚才那炮弹没有直接命中我,只不过弹着点离我太近,而且非常不幸的是那炮弹口径还不小,所以才会将我整个掀了出去。现在我只感觉耳朵边上好象有一堆钟鼓在敲响,震的我脑袋疼。

    “主人,你没事吧?”知道我被震伤,阿嫡娜自己跑了出来拉着我先潜入了比较深的海水中。海面上这会还在刮风,双方的炮弹到处乱飞,如果贸然上浮再中一流弹那才叫背呢!

    我在水下比了个ok的手势,略微晃了晃脑袋然后抬头看了下顶上的战舰。虽说外面光线不好,但我有完美的黑暗视力,所以依然能看到战舰的底部,不过我仅仅是刚抬起头就又把脑袋低了下来,因为我现比我们更深的地方居然有一大片黑影在向前移动,一瞬间我似乎想通了什么。

    之前潜入日本人地战舰没有看到运输的士兵。而在运力不足的情况下日本人不应该会空着那么多舱室,正常来说他们应该会把所有能装人的地方都塞满才对,当时我还想不通,现在全明白了。日本人有潜艇,他们跟我们玩了招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中国的兵法他们到是没少研究。

    “阿嫡娜,你去通知闯王派人下水,敌人的运输舰全都是假货,真的运输船全在水下。”

    “了解。”阿嫡娜立刻放开我迅向着水面游了上去。人鱼在水里的度比鱼雷可快多了,反正她是不担心被水面的东西打中的。看着阿嫡娜游远之后我也转身向着海面下潜了下去。

    这次日本人地潜艇的航行深度非常之大。而且这些明显都是特制的潜艇,放弃了一切战斗属性,纯粹就是为了能多装人而设计地。这些潜艇与其说是潜艇我看叫浮筒更合适。其中很多都是些大罐子,根本连推进器都没有。全靠连在一起的绳索互相牵拉,最后由队伍最前面地一排真正的潜艇牵引前进。这个设计虽然缺点多多,但我知道至少有两大优点。一是便宜,而是能装。相比之下战场生存能力差这条则完全可以以海面上的运输舰队做为掩护来屏蔽掉,反正就算日本人全都按正规潜艇的标准建造,一旦被现还是会被全灭,他们的潜艇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与其浪费那钱不如直接造这种廉价的拖拽式潜水箱来地划算。

    我目测了一下其中一只潜水箱的体积,这东西没有动力,也不需要航行设备和武器,所以内部的所有空间都可以用来装人,假如他们设计成隔舱式样。不考虑舒适性的话一个舱少说能装一两千人,眼前这上千个舱就得有好几百万人,照这个运输量日本人很快就能把他们的兵力全都倒腾到韩国这边去。

    虽然小日本地计划不错,但既然让我撞上了,那他们的好日子也算基本到头了。在水下张开翅膀用力扇动几下之后我以比鱼雷还要快的度笔直的朝着最前面的那几艘拖拽潜艇游了过去。这些装人的潜水运输舱都没有动力,行动完全依靠前面的拖拽潜艇牵引,只要我能成功破坏牵引船,那就等于是把这些潜艇都给拦了下来。只要它们动不了,之后打扁搓圆还不是随我们捏?当然了,日本人也不傻。这么弱的潜艇不可能完全没有防卫力量就这么在海里跑。《零》可是地地道道的魔幻游戏。海里有的可不只是小鱼。

    距离潜艇群还有好几百米我就看到了成群地黑色生物脱离可潜艇开始向我这边聚集了过来。这些小东西之前都是紧贴在在潜艇外壳上地,这会突然脱离潜艇冲过来摆明了就是为潜艇提供掩护。那些生物冲到我面前之后突然停了下来。跟着其中居然冒出了几个玩家,不过看他们的装备似乎是专门进行水下作战地类型。

    “什么人?”当先一个家伙居然还问了一句,不过我还没来及回答就被他身边的人抢先了一步。

    “笨蛋,那是紫日,你还问个屁劲!快滚回去通知总指挥。”

    “是。”那个被骂的家伙立刻掉头向回游,但我是绝对不能放他走的。虽说现在这个情况很快就会被对方知道,但晚一点对我总是有好处的。我单手一指前面那小群人,两只半月立刻从我的背后脱离并迅向前冲了过去。

    半月的造型就是个扁扁的月牙,周围一圈都开了锋,只要它将薄薄的锋刃对着前方,在水中移动根本谈不上什么阻力。对面的人只看到两只月牙升了起来,跟着方向一转立刻旋转着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虽然半月的度快到看不见,但他们立刻意识到这东西绝对是对着他们去的,所以每个人都尽力移动向侧面企图躲避,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半月丝毫没有追他们的意思,就这么轻易的从他们让出来的通道中穿了过去直奔那个回去报信的玩家而去。现半月的真正目的后对方想救也来不及了,虽然他们都是水下战斗专长,但人的体形毕竟不比薄薄地半月。水的阻力严重影响了他们的度。两只半月几乎是转瞬即至。

    “山口小心!”

    “啊?什么……?”那个报信去的玩家刚来及转身就看到两团黑影带着一串气泡迎面扑来,跟着他只觉得脖子和腰部一凉,然后就直接变成了亡魂状态。周围的人只看到两片半月分别从他的脖子和腰部穿了过去,跟着血水就染红了附近的一大片水域,那家伙的身体也断成三截向着海底沉了下去。

    现同伴被杀之后剩下的人已经不再考虑别的什么可能性,这个时候除了战斗也没什么可做地了。大群玩家迅分成两队,其中一队向我冲了过来,剩下的则隐没到了之前的那些黑色生物之中。之前我还一直没注意,那些小小地黑色生物居然个个都长着一嘴锋利的牙齿,明显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些外形酷似蝌蚪地小东西每个都有兔子那么大。除了一个长着锋利牙齿的圆脑袋外就只剩一条一米多长的细尾巴,整体结构非常简单。

    在那些玩家隐没入这些恐怖蝌蚪之中后这些小东西立刻疯狂的朝我冲了过来。“闪雷蛇闪耀。”我本来是打算利用闪电先把那些指挥小怪物的玩家先干掉的,不过慌乱中却忘记了水是导电的。结果雷蛇刚一成型立即就扩散成了无数电弧,不过这个失败地魔法到是顺便清掉了大片小怪物。

    这些小东西的防护能力看来非常之差。失败的闪电魔法可谓已经没有多少威力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还能清理掉一大片怪物,可见这些小东西的血是多么地少。不过既然知道他们的生命值偏低,那就没道理不好好利用一下。

    “小龙女,出来帮忙。”

    “这边交给我吧。”小龙女刚一出来就直接进入了本体形态。神龙与其说是天龙,到不如说是水龙,因为就我的观察现。小龙女在水中的战斗力和在空中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虽说在水中她还没有在空中战斗力强,但敌人在水中战斗力下降的更厉害,她能在水中保持基本等同于空中甚至更强的战斗力,这样就使得她在水下拥有压倒性的力量。

    之前小怪物们的特性小龙女在凤龙空间中已经通过我的眼睛看到过了。所以她没有任何地试探直接就开始进入施法阶段。三十六个小小地旋涡在我们附近突然出现,敌人先开始还没注意到这些小东西,因为它们每个只有拳头大小,估计连小鱼都能轻松摆脱出来,更别说这些怪物了,可是不过几秒之间那些小旋涡就开始成几何倍数增大,前后不过十秒时间这些小旋涡居然已经变成了三十六个直径三米多,上下深度差近百米的巨型旋涡。如此之大地巨型旋涡自然是不能再被无视了,对方开始指挥小怪物企图先退开,但旋涡的拉力已经出现。除了外围的小怪物得意逃脱外。靠的比较近的怪物全部被拉入了旋涡的中心绞成了碎片。

    干掉了大量小怪物之后海水依然没有平静下来,那三十六个水龙卷开始在海中掉转方向变成平躺着的状态向前猛冲。以正常情况来说旋涡是不会水平出现的。但现在不是正常状况,小龙女操纵下的旋涡根本不讲什么物理定律,反正它就是一路横着向前滚,凡是靠近的东西全都被卷进去绞了个粉碎。

    守卫潜艇大队的玩家和那些怪物在我和小龙女面前行同虚设,被我们一面倒的压着打。眼看我们就要冲到潜艇前面了,忽然一枚闪着红光的小球突然从人群后方飞了过来,路上甚至有名日本玩家因为躲闪不及被拦腰撞断。光球的度极快,而且一边向前一边还在自转,在它的后面也被带起了一道旋转着的柱状水波,但和小龙女的水龙卷不同。水龙卷是水流旋转形成的实心液体柱,只是和附近的海水流向不同所以看起来像个旋转的柱子,但这个光球背后却是被它的高强行排开后形成的真空通道,而且由于它的高旋转带动水流一起高旋转产生了巨大的离心力,以至于光球都已经过去了,那段真空柱依然没有合拢。

    老远的看着那光球撞断了那名日本玩家我就知道这东西很危险,之后看到它带着真空柱向这边飞过来我就更不敢硬接了。小龙女游过来一爪抓住我用力一摆尾巴迅地脱离了光球的飞行路线。谁知道那东西度虽快转弯却灵活异常。几乎在我们开始移动的同时它就开始转弯,跟着一路不断调整方向追着我们就冲了过来。

    “不行甩不掉了,放我下来挡下试试。”我说完小龙女立刻松开了我并且隔着老远先丢了个水龙卷过去希望先给那个光球减下,但是那东西实在是太令人意外了。它居然在水柱即将接触到它的瞬间突然一个扭转避开了旋涡的洞口,然后就这么顺着水流的方向一路加倒卷了回来。

    “不好,我的法术失控了。”

    伴随着小龙女的喊声,那只水龙卷已经被真空柱绞碎,光球度丝毫不减笔直的抄我冲了过来。

    “永恒。”我单手向前,永恒瞬间在我手上形成了一个类似垒球手套一样的东西,那只光球完全没有任何停顿地直接撞入了永恒变成的这只“接球手套”。跟着永恒在它进入其中的瞬间变成了一个完全密闭地球壳将整个光球都包了进去。因为永恒变化度非常快,所以在它完成包裹的时候我还没有感觉到任何地冲击力,不过随着包裹的完成。大约过了十多秒,我依然还是悬浮在那里。预料中的冲击根本没出现。

    “怎么回事?”我低头看了看永恒,手上传来的感觉明确的告诉我那东西已经不在永恒里面了。

    “哈哈哈哈,这次你完蛋了吧。”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我的脑子里,我能很明确的知道这不是我用耳朵听见地声音,因为其音调很正常。我们现在可是在水底下,虽然佩带全覆盖式头盔的人依然可以说话,但水中传递过来的声音毕竟是会变音的。可是这声音居然就像直接在空气中说话一样,证明这不是我耳朵听到的声音。

    “你是谁?你在什么地方?”

    “哎呀,这么快就把我地声音给忘了?”

    几乎在对方说出这话的同时我的大脑辅助芯片自动启动并开启了一个记忆搜索程序,几乎也就是一秒之内我就得到了辅助思维芯片给出的记忆内容。我这下终于想起来这是谁的声音了。“神野一户!”

    “哎呀,真难得你还记得我。”

    这个神野一户之前是和我打过交道的。因为他就是鬼手信长身边的军师。最初日本的领袖还是松本正贺和田中正太的时候他就已经和鬼手信长一起混了,后来松本因为在和我的战斗中连番失利而失去了日本玩家地支持,之后就是鬼手信长代替了松本正贺成为了日本领袖。作为领袖身边地二号人物,这个神野一户也很自然的替代了田中正太地位置。最初他们刚刚上位的时候还曾从天照大神那里搞到过一个炼丹炉差点把我炼成了升级用的丹药。(忘记的参考1卷第2章)

    “你那么得意干什么?”我在大脑里使用自己的思想回应了神野一户的话,目的当然是想确认下我们之间是不是真的存在着声波以外的通讯。

    果然,我没有说出声的话语也被收到了。神野一户很自然的回答着:“我得意是因为你已经被我的傀儡珠命中,你很快就要变成我的傀儡了。“傀儡珠?”我立刻想到了刚才消失的那枚红色光球。

    神野一户很快印证了我的想法。“没错,就是之前你看到的那枚红丸。我的傀儡珠可以随意转换物质形态和虚幻形态,之前带动水流前进就是为了让你误认为它是实体而忽略了能量形态的防护,但当它接触到你的瞬间已经切换到了能量形态。之后穿过你的防御进入了你的身体内部。现在傀儡珠正在和你融合。你可以感觉下自己的魔力值是不是正在快下降?当你的魔力值消耗完毕后你就会完全被我所控制,现在你的一部分技能应该已经失灵了。”

    在神野一户说话的同时我已经在检查自己的属性了。情况正如他所说地一样。我的属性上多了条傀儡转化进度条,这个东西的进度和我的魔力值刚好是反的,我的魔力快下降,它却快增长,照这个度下去不出一分钟我的身体就会被完全转化成傀儡。

    “转换。”情急之下我猛的举手高喊了一声,一道黑色的气流在水中形成,仿佛周围的海水不存在一般将我整个包裹了进去。当气流从我脚下升起卷过我地全身后下方逐渐出现了一双不同与魔龙套装的战斗靴,跟着七彩的法袍下摆飘散开来,然后是黄金束腰和华丽地宝石护颈,最后当魔力之冠和飘散的长离开旋风后我已经以银月形态出现在了刚才地位置上。

    形态转弯一完成我就查看了自己的属性。还好,进度条不见了。前方的人群和怪物们分开了一条通道,一名穿的很奇怪的日本玩家游了出来。“没想到你的形态转换能力居然可以阻挡我傀儡法珠的侵蚀。”

    这个人地声音虽然因为水的原因而变调的很厉害。但从他的口气和说话的内容上我依然判断出了这家伙就是神野一户,不过他现在似乎是失去了直接在我脑子里说话地能力。我自己猜测可能之前那种能力是傀儡法珠造成的,现在既然这个银月的身体不受影响,那么他自然也就无法再使用那种通讯能力了。

    “你不是说要把我变成傀儡吗?看来你说大话的本事比你实际的能力要高出不少啊!”我故意刺激神野一户想进一步了解这个傀儡法珠的属性。

    果然,神野一户立刻就上当了。“哼,你也别太得意。虽然你切换身份成功规避了傀儡化进程,但那也只是暂停了进程,并非彻底除去我的傀儡控制术。现在只要你切换回紫日这个大号。傀儡进度就会立刻开始启动,除非你以后永远都不再使用这个大号,否则你迟早一天会变成我的傀儡。不过……就算你不用也无所谓。一枚傀儡法珠封掉了紫日的大号,这比交易值了。”

    神野一户的话让我非常担心。万一他说地是真地,那可就麻烦了。不过我还是强行压下了自己的担忧继续说道:“哼。那又如何。大不了自杀一次。”

    “哈哈哈哈……你以为我是笨蛋吗?真地靠自杀就能清除掉我的傀儡法珠我还凭什么威胁你?”

    “死亡不能清除这种傀儡?不可能吧?《零》不可能设置这么逆天的能力,如果你可以随意制造这种傀儡法珠,那别人还怎么和你打?”

    “嘿嘿,我知道你在套我话,不过这个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实话告诉你,傀儡法珠的制造条件极为苛刻,根本无法量产,甚至于连第二颗我都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生产的出来,不过这个你就不用考虑了,反正你已经中招了。还是老老实实的等着变成我的傀儡吧。啊哈哈哈哈……”

    “你想的美。”虽然现在无法切换紫日这个大号。但银月的攻击力其实还远在紫日之上,只是我不习惯法术类的战斗方式外加银月的相貌太过女性化。所以很少用而已。

    “我这可不是在想,而是在等,只要时间一到,你迟早是我的傀儡。”

    “你先活过这次再说吧。宝宝。”

    “宝宝大人架到。”我新收的可爱魔宠从凤龙空间里闪了出来,跟着一指前方的敌人。“甜品世界。”

    哗,一道彩色的波纹突然以我们为中心荡漾开来,跟着周围的一切都大变样了。眼前的小怪物们全体变成了毛绒玩具,而周围的海水则变成了一种不知名的蓝色饮料,下方的潜艇群则在以很快的度逐渐向巧克力转化。

    这么诡异的攻击方式估计日本人也是第一次见到,周围的日本玩家包括神野一户全都傻了眼,更让他们抓狂的是下方的潜艇正在融化。巧克力虽然并不会很快就化进水中,但毕竟那东西是不可以泡水的,下方那些巧克力化的潜艇因为在移动,所以融化的比正常情况下还要迅,所有人都能清楚的看见潜艇后方像拉烟一样飘荡着一条条黑色的巧克力溶解液,照这个度下去。跑不出两海里这些潜艇就能全部化光。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神野一户愤怒的指着宝宝问道。

    “你居然敢这样和宝宝大人说话,快给我变成玩具。”

    神野一户听到宝宝地话就知道要糟,可惜宝宝的攻击是没有声光效果的,而且似乎它的攻击也是没有度这个概念的,基本上只要被指到就会生效,所以神野一户毫无悬念的变成了一个等比例的布偶。周围的玩家现神野一户变成布偶都是一愣,但是宝宝似乎因为神野一户而迁怒了其他人,他们身边6续有人变成了布偶。

    当初收服宝宝的时候我自己也被变成过布偶,那时侯在6地上主要感觉就是身体变的很软,没有力气。现在在水里不用考虑重力地问题。但阻力却很大,变成布偶后人的力气会大幅度下降,而且稍微一用劲过猛四肢就会弯折。不过好在布偶是软的,弯归弯。反正不会断。

    神野一户现自己变成布偶后就想跑,他本就不是战斗人员,这会又中了个大招,当然不能再留下了,可是以布偶地形态游泳却费了老劲了。用力划水手臂会弯,慢慢划度太慢,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现身体居然逐渐被海水泡透变地越来越重。之前只是感觉手软,现在连挥动都变的难如登天了。

    看到神野一户笨拙划水的样子宝宝到是开心的不得了。“哈哈,一只笨乌龟,叫你们再敢和宝宝大人为敌!”

    神野一户敢不敢和宝宝为敌我不清楚,反正下面的潜艇编队是不敢了。不过不敢归不敢。这会想跑也不行了。不知道是温度的原因还是别的什么情况造成地,反正下面的巧克力潜艇编队融化的特别快,眼看着潜艇外壳已经快要抵挡不住水压而变形了。神野一户急的在水里乱划拉,可是他连自己都救不了,更别说那些潜艇了。

    “闪开。”一股突然出现的寒气令我全身寒毛都竖了起来。强大地战场直觉让我拉了宝宝一把,结果一道紫色的刀芒就切过了宝宝刚才所在的位置,甚至还刮掉了宝宝的一层毛。

    “好险!谢谢主人。”宝宝拍着自己的胸口感谢了我一下,我能直接看到忠诚度居然上升了两点。

    我朝宝宝点点头,随后目光便锁定了不远处的一块水域,那里有关紫色的火焰正在水下熊熊燃烧着。

    “好久不见啊!”我冷冷的问候道。

    “因为你很强。所以我也要提高些实力。不然怎么做你的对手呢?”鬼手信长全身燃烧着紫色火焰对我道:“之前我拜托天照大神赐予我可以与你对抗的实力,于是大神就将我送到了鬼穴去进行试练。现在我回来了,带着不输你地实力回来。你很快就会体验到我之前遇到你时那种无力感了。”

    “哦?”我故意拖着长音看着鬼手信长。“你确定自己真地获得了能压倒我的实力吗?可是为什么战力榜上依然找不到你地名字呢?”

    “因为这个。”鬼手信长伸出了他的一只手并将上面的戒指亮给我看。“遮蔽戒指,这个东西你应该熟悉的很,因为我记得你似乎是曾经有过一枚遮蔽腕轮的。”

    “那我到要试试你的力量了。”其实我在说话的同时就已经在聚集魔力了,这个习惯我可是一直都没改,和敌人废话顺便聚集魔力,一旦开打立刻就能玩大招。

    鬼手信长听了我的话到是没有马上开打,而是继续说道:“嘿嘿,我的遮蔽戒指和你的腕轮比起来还有个你没有的功能,相信你体验过后会非常感兴趣的。”

    “哦?什么功能这么有趣?”

    “聚能。”鬼手信长得意的介绍道:“当我带着戒指后我的实力会被压制到正常值的六成,而一旦我关闭遮蔽功能,那些被压制的力量将会反馈回来使我瞬间达到正常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战斗力。嘿嘿,你认为自己有可能战胜挥百分之一百二十战斗力的我吗?”

    “行不行试过才知道。”我突然伸手一指鬼手信长。“以水神努的名义命令你们旋转。”

    鬼手信长忽然现身边地海水开始高旋转了起来,他立刻想要趁海水的转还不快脱离这个区域。但他刚一动就现问题大条了。海水居然像凝胶一样将他给牢牢的粘在了原地,不管他想做出任何动作都需要付出比平时大好几倍的力量,而且更糟糕的是他居然开始随着海水一起旋转起来了。一旦海水的转上升到一定程度他就会失去方向感,到时候就算他实力通天也别想出来了。

    我建立的两个人物中大家都以为紫日这个大号实力比较强,其实很少有人知道银月才是真正的战力第一,之所以系统总战力榜看不到银月的排行主要四因为银月的最大战力四枚神力戒指没有被计算入自身战力,要不然地话银月在战力榜上肯定是第一。目前我用来困住鬼手信长的这枚戒指就是水神之戒,它可以让我直接借用水神努的部分神力。尽管不是全部力量,但努毕竟是上位神,和迪坦斯以及阿奴比斯这样地下位神不同。他们是真正的神灵。

    《零》地主系统中其实并没有将阿奴比斯或者天庭众神这样的神归类为神这个范畴,可以说系统是将他们作为最强而设置的,他们掌握的力量就和玩家以及一般的野生怪物所掌握的力量没什么区别。不同的仅仅是力量地总量不同而已。天庭的神将看起来厉害,但用的无非就是仙术。玩家中道士使用的道术进阶之后就是仙术,可以说并没什么奇特之处。迪坦斯对我们来说也是强的一塌糊涂,可归根结底他用地还是魔法,无非就是强大一些而已。但努或者说大地之母以及女娲、盘古这样的上位神却不一样,他们用的是真正的神术,或者说是规则。他们基本上就是《零》的gm,可以直接对系统设定进行修改。哪怕你强的毁天灭地。只要规则说你不存在,你就是不存在的。

    鬼手信长得到了天照的帮助跑去搞那个什么试炼,在我看来面对真正的神力根本就等于白搭。水神对水有着绝对控制权,借助他的神力对水进行旋转,那就等于将物理定理改成了水本身就应该在旋转。不管你实力有多强,想和物理定律抗衡都是不切实际地,所以鬼手信长尽管自认为力量已经登天,但却依然被带着旋转了起来,跟本连一丝反抗地机会都没有。

    “你这个混蛋对我做了什么?”鬼手信长在旋涡中疯狂的喊叫着,可是他依然无法脱离控制。

    “我现在没兴趣和你玩,等解决了那些运兵潜艇我再来找你。”我说完轻巧地伸出一只手,小龙女几乎在同时从我背后游过正好穿过我的手掌之下,我顺手抓住她的龙角被她带着一起向潜艇大队冲了过去。

    日本玩家们现我冲向潜艇大队本想进行拦截的,可宝宝的法术攻击力不强骚扰却是天下第一。一大群人愣是被搞的原地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向潜艇群游了过去。

    “不要再过来了。”我抓着小龙女的犄角向前推进,忽然听到了一个很有威严的声音。

    “又是什么人侵入我的大脑?”

    “我不是人类。你之前应该应该见过我。难道不记得了?”

    又一个自称之前见过我的,当然我也迅进行了记忆搜索,结果还真见过。不过这个声音的主人并非玩家,却是一个我们非常熟悉的家伙天昭。

    之前入侵日本建立支点城的时候我就遇到过天昭的力量分身,当时我还打赢了,只是没想到在这地方居然也碰到了天昭。照理说这里应该算是公海,也就是说天昭似乎离开了日本本土,而照系统规定,本国守护神族应该不能离开本土才对的,即使是守卫本土的保卫战中本国的守护神都只能有限度的参与,何况是这种主动进攻行为呢?

    “你怎么脱离日本本土了?”我很严厉的质问着天昭:“众神的约定难道你也敢违反?”

    其实我这样问就是有意刺激天昭,只要他承认,那他就有的麻烦了。《零》这个游戏的所有系统设定基本都会以一些故事加以修饰,不会出现很明确的规定条例,比如这个本国守护神不得离开本土的设定,说起来是系统设定,但在游戏内却是以众神之间的协议的形式存在的。如果某个神违约,那么别国神灵就有权对这个国家使用任何攻击手段,也就是说如果天昭真的出了日本领土,那我就可以让天庭甚至是阿奴比斯乃至迪坦斯和菲林迪尔他们一起来帮我打日本。天昭这个神族对我来说确实很强,但如果是天庭和阿奴比斯他们加入进来,四个势力对一个,那稳定是胜利的,所以只要天昭能说出这样的话,那我就省心了。然而天昭也不见得就比我傻到哪去。

    “众神协议我当然是要遵守的,但众神协议的原件你肯定是没有看到过。真正的众神协议中其实还有一条,那就是允许使用力量分身的形式介入战争,而且其补充条款中还有明确规定,如果使用者自愿,我甚至可以直接降临在某个冒险者的身上。”

    “你是说神降没有被限制在本国范围内?”

    
推荐阅读:雪中悍刀行 一品江山 网游之天谴修罗 首席御医 大圣传 神煌 圣堂 九星天辰诀 超级强者 官场之风流人生 官门 剑傲重生 明末边军一小兵 战神变 君临九天 我的民国不可能这么萌 召唤美女军团 巫师世界 抗战之红色警戒 宋时归 全能闲人 重生世家子 最终信仰 资本大唐 雅骚 恐慌沸腾 重生之红星传奇 龙骑战机 雄霸蛮荒 异界全职业大师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