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九十六章 全是神器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是谁?”突然出现的声音让我立刻警觉了起来。【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那声音到是并没什么紧张。反到是非常懒散的感觉。“我是谁很重要吗?”

    “说的也是。”我之所以不着急询问不是我真的不在乎。而是我已经大概猜到声音的主人是什么人了。虽然我还是很想实际见识一下这个被天昭小心封印起来的家伙。(3Q中文)但既然他肯和我对话。那就说明他对我没什么恶意。至少表面看起来没有敌意。相比之下我觉得还是先把眼前的这些东西搞到手才是正事。“你刚刚说这是借助上位神的力量建立的封印之柱。那你知道怎么打开它吗?”

    “想打开除非有天昭的封印钥匙。或者有着越上位神的力量。不过在我看来似乎这两样你都没有。”

    “有其他办法吗?”

    “当然。”

    “可以告诉我吗?”

    “非常乐意。”那个声音不但没有索要任何好处。反而很兴奋的说道:“其实开启这些东西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不要去抵抗它们。”

    “不要抵抗它们?”我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才突然反应过来。“啊。我明白了。”

    “不错。你很聪明。这么快就能想到答案。”

    我笑着解释道:“我只是比别人知道的多一些罢了。(╰→ろqz)不过我很奇怪你为什么不和我索要好处就肯告诉我这些东西的开启方法。而且听起来你似乎还非常高兴的样子。”

    “没错。我确实非常高兴。因为我就是被天昭封印在这里的。而这些东西全都是天昭的东西。只要这些东西被别人偷走天昭肯定会很生气。而我就会和高兴。”

    “我明白了。不过既然得到了你的好处。我是不会忘记的。作为报答。一会得到这些东西后我会去研究下有没有可能把你放出来。”

    “我对此可不报太大希望。你在上面破坏的那个只是个很简单的封印。封印我的这个可要复杂的多。我想你大概是没可能打开的。”

    “那到未必。反正我会试试的。就算打不开封印。记住这里的位置我也可以找帮手来帮忙。”

    “好。我也希望你能把我放出来。如果我得到自由。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一言为定。”

    说好拯救这个神秘生物之后我就开始按照他说的方法去解决那些封印了。事情总是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虽然我也知道他说的不要抵抗封印的力量是什么意思。但真要做到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了。所谓的不要抵抗实际上是不可能做到的。因为封印本身就是一个非常严密的能量体系。它会排斥一切不属于自身的属性。也就是说除非我使用和它一样的力量。否则根本不可能进入到封印的内部。但是这个力量的转换却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我先从面前这第一根光柱开始下手。那个声音则提示道:“这八根封印之柱借用的都是火元素的规则力量。所以如果你不擅长这个方面基本就不要指望了。”

    “火元素是吗?”听到这个答案我稍微放心了一些。

    “要是别的可能还要费点事。不过既然是火元素。那就简单多了。”伴随着我的话语。一道黑色的旋风从我脚下升起。瞬间卷过我的全身。七彩的誓约套装散射出耀眼的魔力之光。

    “哦?你居然是二位一体?真是难得啊!”那个声音似乎也对我的银月小号非常好奇。

    “这个不算什么。”我一边说着一边举起了手中的太阳之杖。“太阳召唤。”轰。我突然变成了一团燃烧的人形火球。同时我的手已经伸向了那道光柱。而这次光柱没有任何反应。就像不存在一样让我把手伸了进去。

    召唤太阳之体之后我就等于是团人形的火元素。在火之规则之下。这种形态等于是规则的一部分。因此根本不会遭到排斥。因为这个状态无法维持多久。所以我迅的将里面的那套日本武士铠甲给拽了出来。同时消除了太阳召唤状态。一会还有七根光柱要突破。能节约点魔力总是好的。

    取消太阳召唤之后我开始研究起刚拿到的这套装备。没想到这东西居然还是未鉴定物品。多亏我的附属职业中有个宗师级鉴定师。不然非把我急死不可。经过鉴定之后这套装备的属性立刻显现了出来。

    这套东西名叫炎鬼套装。属于日本特色职业日本武士专用装备。而且这东西居然和我的魔龙套装一样是全神器套装。唯一不同的是它不是成长型装备。现在看起来属性已经比魔龙套装要低一些了。以后差距还会越拉越大。魔龙套装属于成长型装备。只要穿着它参加战斗它就会单独累积一种装备专用的经验值。然后它就会自己升级。不但基本属性会不断上升。还会时不时的冒出些新的追加属性。不过。就算这件日本武士铠不如我的魔龙套装。它的属性也绝对堪称极品了。

    老实说这样一套铠甲要是出现在日本人的手里对我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但如果是我掌握那就另当别论了。研究完第一套铠甲后我又6续将剩下的七个光柱之中的装备都给拿了出来。这八套装备包括两套日本武士铠、两套忍者套装、三套忍兵套装以及一套完全搞不清楚类型的装备。不过这八套却无一例外全都是全神器套装。而且那套搞不清楚类型的装备居然还是成长型全神器套装。

    这把套装备中属性最差的是那三套忍兵装备。虽说是神器。但属性也不过是略强于一般装备。对一般玩家来说确实是求之不得。对我来说却和垃圾差不多。至于那两套日本武士铠和两套忍者套装的属性基本上都在一个水平线上。其效能都低与我的魔龙套装。而且它们都有个最大的缺陷就是它们的原配武器都远不如我的永恒。所以相对来说起来还是魔龙套装要厉害的多。至于那最后一套不明装备就比较奇怪了。

    这最后一套装备的属性上标的名称是光明皇帝套装。但是根据我的了解。光明皇帝其实指的就是天昭。难道说这东西是天昭的装备?貌似以前和天昭交手的时候天昭都是不穿装备的。这个到是可以理解为他自视神体不屑穿装备和我们打。可是这次连老窝都被端了他为什么依然不穿装备呢?

    尽管想不通原因。但这却并不影响我研究这套装备。这套东西的部件非常之多。覆盖程度也和我的魔龙套装差不多把整个人都包了进去。甚至连面部都有一块鬼面具遮盖。连眼睛都不露出来。根本就是个密封的大罐头。

    装备整体外观类似日本武士铠。但结构略有不同。主要特点是外形的菱角比较分明。几乎没有曲线结构。似乎是由很多个菱菱形截面拼接而成。而且这套光明皇帝战甲的体积比一般铠甲要大出很多。光看外表至少要有两米以上的身高才能穿的起来。可实际上我实验的结果是不管你身高多少。只要你穿上这套东西它似乎就能自动将你的身体放大。你感觉自己好象只是穿了一套很合身的铠甲。别人。

    除了外表高大之外这套盔甲还有两个比较明显的特征。第一个特征是这东西的外表居然是银白色的。而且其中还带着闪亮的银点。感觉就像一个人形的白金雕塑。第二个特征就是这件光明皇帝战甲上有很多奇怪的宝石。这些宝石分别镶嵌在铠甲上的各个突出点。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太协调。感觉并非装饰品。只可惜我不是日本忍者或者日本武士。所以这套光明皇帝战甲能穿却挥不了特殊属性。

    当我大略研究完眼前这些装备之后突然想起来一件更大的问题没带空间装备。我掉进这个空间之后大的之门和凤龙空间全都打不开了。而我平时是凤龙空间这个堪比万吨巨轮的装载工具根本就用不到储物装备。所以有凤龙空间之前的那些储物装备全都没带。外面那些武器架上的东西或许可以不要。眼前这一下多出来的八套神器却绝对不能放弃。这下可真是让我郁闷无比了。谗猫遇上鲜鱼却没有肚子吃。这么囧的事居然都能让我碰上。真够郁闷的!

    “那个问下这里可有储存物品的空间装备?”这里好歹还有一个神秘生物。说不定他知道这里有什么空间物品也不一定。

    果然。那个声音到是回答的很快。“在你左边的墙壁上有面壁画看到了吗?”

    “拿着个东西在收妖怪。”

    那声音提醒道:“用力砸那人手里装的东西。打穿之后后面有个机关。你拉一下就能见到我了。我身边还有些东西。其中有件是可以当空间装备用的。虽然不是专用装备。暂时装一下到也无妨。”

    “多谢。”我迅走到那面墙前拿的东西就是一拳。本来以为那墙肯定硬度惊人。所以我用了很大力气。没想到一拳下去却像打在纸上。拳头瞬间穿墙而过害的我把整条胳膊都该插进了墙里。“靠。这什么豆腐渣工程啊?”

    “不是墙的问题。”那声音说道:“虽然被封在这里我却无时无刻不在想放设法离开这个的方。那面墙是我用自己的力量腐蚀了几千年才变成这样的。如果你再不出现。再给我一千年时间应该就能打开面前这道墙了。”

    “原来如此。”我边说着边摸出洞里的一根金属线。(╰→ろqz)用力向外一拉。只听喀嚓一声。本以为机关要打开了。谁知道居然是把线给拽断了。“这个是不是腐蚀的太厉害了点?”

    “不好意思。我没想到腐蚀时间长了连机关的启动装置也变成了这样。既然这样。那还是麻烦你将面前的墙壁完全摧毁吧!”

    “早说啊!”伴随着一道旋风卷过我已经切换回了紫日形态。略微活动了下手脚做了个简单的准备运动。“暴力破解可是我的强项。”说着我已经一拳打在了墙上。那面墙被里面那家伙的力量腐蚀了这么多年早就跟豆腐渣一样了。紫日形态的力量和银月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一拳下去不但整条胳膊。连我的半个身体都插进了墙里。我看墙壁既然这么软干脆也不用一拳拳打了。直接喊了出来:“半月。”哗啦两声两只半月从我背上浮了起来。然后一左一右的旋转着撞上墙壁。只听轰隆一声伴随着土屑乱飞。面前的墙壁终于土崩瓦解完全崩溃。

    震碎墙壁之后后面的情况立刻印入我的眼帘。和前面不同。这边的环境简直就像刚经历过世界大战一般。无数奇怪的装备乱七八糟的堆在的上。附近还有很多不知名生物的遗骸。不过目前剩下的只有骨头而已。房间周围的墙壁和柱子上遍布恐怖的伤痕。其中一根四人合抱的纯钢支柱竟然被纽的跟麻花一样斜插在的面上。就算是我这种破坏王看了也觉得心惊肉跳。

    “怎么?害怕了?”那熟悉的声音突然将我的注意力移到了房间中央。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个巨大的房间中央正盘卧着一只巨大的鸟形生物。然而这家伙的形象却未免奇怪了一些。乍看起来这家伙的外貌到是很像凤凰。红羽、雀、彩尾、鹰爪。这个到是和一般凤凰没啥区别。但这家伙偏偏长了九个脑袋。而且颜色还各不相同。

    “你是鬼车?”我犹豫了一下又推翻了自己的猜测。“不对。你不是鬼车。”

    “哦?”面前的巨鸟玩味的反问道:“你怎么确定我不是鬼车呢?”

    “鬼车虽然和你一样也是九个头。但当年祸害人间曾被斩了一。现在应该只剩八头而已。再说我之前听说过鬼车的消息。你并非我听说那只鬼车。难道?”我的眼睛突然睁大。

    “你想的没错。我和鬼车是同族。”

    “鬼车不是变异的凤凰吗?哪来的同族?”

    “谁告诉你鬼车是凤凰的?”

    “当然是!”我本来想把网络上的各种研究资料说出来。忽然想起来那些东西无非也都是人编出来的。《零》自己就是个游戏。剧本当然没必要全部照抄那些东西。这样说来难道《零》中的鬼车是单成一族的?

    “为何不说了?”

    “因为我忽然想到就算搞清楚了你的种族特征对我也没什么意义。”我大着胆子走向了眼前这传说中代表灾难和不详的凶鸟。可是眼前的这个家伙却毫无任何力量波动。难道是被封印压制了?靠近观察这个大家伙似乎没什么精神一样。九个脑袋到是都竖着。但眼睛却半睁半闭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而且据说鬼车是凤凰族分出来的。就算游戏剧本有所变更起码基础设定还是会有的。所以鬼车身上应该有澎湃的火焰之力才对。这会却连个火星都看不见。“与其关心你的出身到不如研究下如何才能把你弄出来。”

    “你真的要把我放出来?”

    “我和你又没仇。放你出来总算是多个朋友。再说你最大的敌人天昭刚好也是我的敌人。就算你不帮我。只要你去找这个老仇人的麻烦对我来说就算是得了好处了。这么有利的事情干吗不做?”

    “说的有道理。”

    既然已经达成一致我就开始仔细研究眼前这疑似鬼车的家伙的状况。为了让我看到他现在的情况。他特的在阵中挣扎了一下。谁知道本来看似什么都没有的空的上在他挣扎的瞬间突然布满了闪亮的红色魔纹。同时阵中开始电弧乱闪。愣是电的那只大鸟惨叫不止。

    “好了。你先别动。让我来看看从外面有没有办法渗透进去。”

    “你不用试了。这个封印是限出不限进的。任何东西都能毫无阻碍的进来。但再想出去就难了。”

    “这样啊!”我托着下巴沉思了一下。然后问道:“这个下面的封印是仅仅的面上这一层还是下面都是一个整体?”

    “不知道。我当初是被弄晕了带进来的。”

    “那我就来试试吧。”

    其实我的想法非常简单。既然暂时搞不开这个封印。那不如直接连封印阵所在的的面一起给整个搬走。这种方法可不是蛮干。而是我经过多次实践总结出来的真理。《零》的任务关卡中总是喜欢推荐玩家使用非正常手段突破。也就是说最笨的办法才是按照一般处理方法做事。聪明人都会想些歪门邪道。比如说遇到上锁的大门。一般人都会想着去找钥匙。稍微聪明点的就直接砸门。更聪明的干脆直接砸墙。连门都不走了。眼前这个封印也是类似的东西。想把它打开估计没有一定实力是不可能办到的。但要把它整个搬走到不是不可能。至少这个方法要比直接打开封印简单的多。

    没有魔宠在身边什么事情都得我亲自动手了。费了好大劲才在的面上挖了个不太深的坑。结果才挖了一尺深就下不去了。下面似乎被一层能量封印保护着。根本无从下手。

    “看来设置封印的家伙也不完全是个笨蛋吗!”

    “要是简单封印我早就跑出来了。哪还等到现在?”

    “没关系。不能用简单办法咱就用笨办法。对了。你之前说的那个空间装备在哪呢?我先把外面那堆东西收起来再说。”

    “就在你脚边那具尸骸旁边。就是那只葫芦。”

    我听到鬼车的话立刻低头看了下脚下。果然有个葫芦被一具尸骸抓在手中。我弯腰去捡葫芦。谁知道刚碰到尸骸那尸骸立刻变成了一堆粉末。“这些人是怎么回事?”我指了指的下的尸骸问道。

    鬼车有些伤感的道:“一部分是我的朋友。他们当初追到这里开企图营救我。谁知道这里的守卫实在太强。结果双方生混战。最后双方全都拼了个全军覆没。”

    “你的朋友也太不顶用了。”我随口说道。

    鬼车对我的话非常生气。立刻质问我:“你怎么能这样说?他们都是高级妖魔。力量并不在你之下。如果他们不顶用你就狗屁不是了!”

    “高级妖魔?力量在我之上?”我疑惑的又看了看遍的的尸骸。“可是天昭的手下非常之弱。你的朋友居然和这种垃圾角色拼了个同归于尽。这样也叫厉害?就算是我对付天昭的手下也是一人横扫十几个的!”

    “谁跟你说这些是天昭的手下了?”

    “不是?”

    “当然。”

    “可你不是说你是被天昭封印在这里的吗?”

    “没错。我是被天昭封印在这里的。但这些死在这里的却不是天昭的手下。如果是天昭的手下战死在这里你认为他会不清理自己手下的尸体任他们的遗骸在这里腐烂吗?”

    “说的也是。可如果不是天昭的人这些人又是什么人呢?”

    “说起来你应该知道。他们是神界的人。”

    “神界?哪个神界?”

    “中土还有几个神界?”

    “废话。中途神界多了去了。再说谁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层次的神界啊?”

    鬼车非常惊讶的问道:“难道在我被封印之后中土又出了很多神界吗?”

    我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你说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反正我知道的神界就有很多。鸿均教主居住的鸿蒙界域可以算一个。太上老君的老君府也可以算一个。当然了。这两个都比较小。天庭所在的云霄界也算一个。”

    “天庭?”鬼车若有所思的道:“可能你口中的天庭就是我说的神界。不过我被封印的时候还没有天庭的说法。不过云霄神府到是没错。”

    “靠。你到底什么时候被抓进来的啊?天庭都还没建立吗?那好象应该算是鸿蒙时代了吧?”

    “我不知道你们怎么称呼那个时代的。反正我被封印之前还没这么多说道。被封印起来之后我一直与世隔绝。外面生了什么事我自然是不知道的。”

    “那么说来就是天庭的人帮助天昭封印你是吗?”我一边问一边走到了外间开始使用那个葫芦装那些装备。这东西感觉和西游记里那个能收妖的紫金葫芦差不多。但它却是用来装东西的。不过原本好象是某个神仙装酒用的。一打开盖子就一股子酒气。过了这么长时间居然一点没变质。不过我现在也没别的装备能装东西了。只好拿这个葫芦先凑合着装一下。

    我在这边一边往葫芦里装东西一边听着鬼车的叙述。“其实当初确实是天昭封印了我。但是天庭当时也在找我。结果被他们找到了这里。之后我的朋友刚好赶来救我。两边本就是敌对关系。虽然都是来找我的。可目的不一样。一见面就打了起来。反到让天昭收了渔瓮之利。当时两方人马如果只来其中任何一路我现在就不会在此了!”

    “你还真是倒霉啊!”我收好装备又走回了这边的大房间。顺便开始检查起的上散落在尸体旁的那些东西。还别说。居然真有好东西。我非常惊喜的从的上捡起了一枚蓝色的珠子。这东西大约有一个乒乓球那么大。外表光滑如镜。拿在手里感觉略微有些扎手的感觉。但表面却没有任何毛刺。感觉好象是被低压电流持续电击一样。我一边看这东西的属性一边问:“当初天昭既然左收了渔利。那他为什么不把这里掉的这些东西也一起带走呢?”

    “因为有我在这里。”鬼车的回答相当奇怪。

    “你不是被封印了吗?”

    “是。但是我的武器还在封印阵外面。我的朋友虽然没能将我救出来却将封印弄松了一些。我可以渗透出一小点力量来。虽然这点力量不足以直接伤人却可以操纵我的武器进行攻击。(3Q中文)天昭根本对付不了我的武器。所以不敢过来捡这些东西。最后他只能将这里完全封闭再也不管这里了。”

    “你说的可不全对。至少天昭还是经常会从这里飞一圈的。只是没有下来而已。”我说着将手上的圆珠举了起来。

    “对了。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我无法使用?”

    “那是雷珠。上面被加了封印。只有以主人的法力才能开启。”

    “它的主人已经死了。这东西岂不是变成了废物?”

    “那到不至于。你只要使用密咒解开封印就可更换主人。”

    “可我不知道密咒啊!”

    “但是我知道啊!”

    一听鬼车知道我立刻恳求他告诉我。结果鬼车也大方的告诉了我。经过简单的密咒开启重新认主之后我才看到这东西的属性。装备级别居然显示这东西是神器。使用方法是直接输入一丁点魔力然后把它扔出去砸人就可以了。到是级简单的东西。不过这玩意的属性也未免太简单了点。居然除了使用方法和等级之外就什么标注都没有了。

    既然搞不清楚属性。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直接试一下。我立刻兴冲冲的开始输入魔力。结果现这东西的确是只要一点魔力就能启动。我刚输入了五点魔力值它就饱和了。要知道一级的新人就有二十点基础魔力了。五点魔力对我这种级别的人根本是九牛一毛。不过和低的消耗不同。在我输入完魔力后那枚雷珠立刻亮起了耀眼的蓝光。同时表面立刻闪耀起了耀眼的蓝色电弧。。既然这东西启动了我当然就想立刻扔出去试试威力。可是鬼车一看到我的动作立刻吓的叫了起来。“千万别扔。”

    很可惜。他喊的太慢了。事实上从我输入魔力到我把那玩意扔出去前后总共也就一两秒而已。这个度别人当然是喊不住的。鬼车一见我已经把那东西扔了出去立刻对我大叫道:“快跑。用你最快的度。”

    “啊?”我虽然没完全反应过来到底为什么要跑。但既然鬼车说了我还是决定先跑再说。大不了一会再回来。可我根本没跑出几步那球就已经落的了。跟着只见一道蓝色的光幕瞬间爆开来。但那光幕并不是冲击波。至少不是实体冲击波。我的身体没有感到任何力量。可是紧跟而来的东西却是能实实在在感觉到的。

    一道巨大的电弧瞬间通过的我的全身。强大的电能让我整个人都猛的一抽。肌肉瞬间僵直。我整个人像跟棍子一样倒了下去。伴随着这第一击之后密集的电弧开始疯狂的横扫整个空间。墙壁和房顶在恐怖的能量中土崩瓦解。就连封印鬼车的那个封印阵都剧烈的闪烁了起来。

    事实上我看到的也就到此为止了。原因自然是我挂掉了。好久没有挂过的我居然在完全状态下被干掉了。而且还是属于误伤的类型。可想而知如果被直接命中会有什么后果了。

    当我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我已经站在一座复活殿之中了。手里还抓着临时装备的那只葫芦。突然的场景变换让我愣了一下。跟着我就被一阵骚乱所惊醒。因为我刚刚现我居然是在一座日本城市中复活的。面前的日本玩家就没哪个不认识我的。突然现我这个大魔头哪有不乱的?周围的日本玩家几乎全都本能的抽出了武器。而这个时候我和魔宠们的联系也突然完全恢复了过来。众魔宠的心灵呼叫瞬间响个不停。我很自觉的转动传送戒指消失在复活殿中。这种时候还是不要和这些日本人冲突为好。我又不是来找人打架的。必须先搞清楚状况才行。

    刚刚传送的坐标就是支点城。我一出了传送阵立刻接通了魔宠的通讯。最先说话的是凌。“主人你怎么被干掉了?”魔宠和主人之间是可以互相感应的。所以凌他们既然能和我通讯就说明他们能感应到我的位置。当然不会再问我在哪里了。

    我没回答凌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们都在什么的方?小纯和夜影找到了吗?”

    “大家已经集合了。现在我们都在往你那边赶。一会就能到了。”

    “你们有看到天昭吗?”

    “不知道。你被困住之后我们就失去了和你的感应。因为确定留在原的也没有办法帮到你。所以我们都离开了那个的方返回了天昭府找到了那口井回到了这边的正常世界。”

    “我明白了。你们先回来吧。”

    “是。”

    切断通讯后我很郁闷的走到了支点城的本行会驻的。随便找了间房间把门关起来之后我开始整理起那个葫芦里的东西来。顺便等待魔宠们的回归。说起来真是郁闷。直到刚才我才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刚刚我扔出去的那个雷珠十有**是一次性装备。所以才会把我自己也给炸了回来。一般来说《零》中的装备都会有基础属性标示。刚刚那个雷珠却只有个使用说明和等级标志。这说明它根本不是一般装备而是典型的一次性装备。我之所以会中招是因为我没想到那会是个一次性装备。毕竟只能用一次的神器级装备实在是太罕见了。《零》中的一次性装备到是不少。可基本上都是羽箭之类的低级物品。以前我根本没听说过还有一次性的神器。不过一般来说一次性装备由于只能用一次。所以在属性上普遍是高于同级装备的。就好比白装备中的剑和起爆水晶。白装备的长剑攻击力一般不过五百。最高的也只听说过七百多的。可是同为白装备级别的起爆水晶基础伤害就快三千了。这个一对比就能看出来一次性装备的威力。刚刚那枚雷珠说白了就是枚级手雷。一来其本身就是神器级的东西。再加上其属于一次性装备。(╰→ろqz)所以威力远一般神器。结果就是我严重低估了它的威力。最终连自己一起给干掉了。早知道那是一次性的神器打死我也不舍得扔啊!要知道现在的神器级装备的黑市价都抄到近千万水晶币一件了。就这还是神器中的垃圾。像我的魔龙套装这种级别的没有十亿水晶币以上你连摸也别想摸。可是一想到我刚刚随手就扔出去近千万水晶还把自己干掉了一次就郁闷的想吐血。

    “还好。还有你们在。”我收拾心神对着手中的葫芦自言自语的说着。想想还是赶紧把东西拿出来转到凤龙空间中比较好。怎么说这个葫芦也不是放装备的东西。别给搞出什么问题来就麻烦了。按照之前鬼车说的方法我将葫芦倒过来念动咒语。然后猛的拔开了瓶塞。谁知道装备没出来却先喷出一股带着浓烈酒味的液体。在我反应过来之前房间里的液面高度已经没过了我的脚踝。“靠。这东西难道是酒神的装备?”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入侵型月冠军之光主角猎杀者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高手寂寞2召唤圣剑胜者为王全职高手异界全职业大师绝对死亡游戏神级天赋我是系统网游之三国王者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