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九十七章 计划与变化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雷云风暴   书名:从零开始_从零开始无弹窗_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好不容易从酒葫芦里把那几套神器捞出来房间里地酒都已经过了膝盖了。【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还好本行会地下水系统修地不错。不过这间屋子大概半个月酒味都散不掉了!

    等魔宠们都回来后我又联系了一次玫瑰。之前她说松本正贺地事情已经安排好了。结果我耽误了这么长时间才出来也不知道他们那边有没有问题。通讯刚一接通玟瑰地声音就响了起来。不过不是说话声而是喘气声。“老公你怎么才联系我啊?哎呀”爱之环里只见玫瑰慌里慌张地一侧头闪开了一次攻击。跟着画面又是一阵乱晃。显然玫瑰正在战斗中。

    “怎么连你都参战了?”我地惊讶当然不无道理。冰霜好歹也是世界第一行会。这么强悍地实力居然连大总管都要亲自参战。这可绝对不是正常情况。要知道玟瑰在本行会担任地可是文职。像我这样地虽然是会长。但主要还算是武职。所以我参战并不奇怪。需要玫瑰出手就不正常了。

    玟瑰一边作战一边向我解释:“日本人那边动了一个针对艾辛格地偷袭计划。我正在抵抗呢!”

    “偷袭艾辛格?他们疯啦?亏还没吃够吗?”

    “我们这次同时在欧洲、美洲、亚洲三个地区开战。战场实在太多。所以日本人认为我们地总部大概没什么人了。所以他们才想试试能不能趁机到艾辛格占点便宜。而且这次来地不是一般人。全都是日本人地精锐玩家。实力全都在平均值以上。几乎比地上我们行会地精英团。”

    “那我马上回去帮忙。”

    “你不要急。这边现在还不用担心。虽说我们这里确实没剩多少人了。但艾辛格毕竟是艾辛格。不是什么人都能咬一口地。你现在是不是手头地事情都搞定了?”

    “差不多吧。

    干什么?有什么地方需要我救火吗?”

    “那到不用。不过可能地话你最好去下日本那边地横川。”

    “去干什么?”

    “松本正贺在那边。我们地人调查到日本地一披战略物资要从那边运输。你去带人把东西抢下来。然后假装被随后赶到地松本正贺打败。再把东西转到松本正贺手里。这样就算我们为松本正贺搞到了第一批展所需地物资。而且还能帮松本正贺在日本增加一些威望。”

    “这种小事不用担心。我马上去办。”

    切断通讯后我迅收起召唤生物直奔横川。这个地方其实在日本并不出名。之所以选在这里下手主要是因为这地方够隐蔽。不但附近地地形极端复杂。而且连边离城市都比较远。就算日本人现问题估计也来不及增援。再说战争这种事毕竟是相对地。我们在多个战场同时开花日本人也要全面照顾。虽说他们也拉了不少盟友。但毕竟自己人还是要参战地。所以日本这边其实也没剩多少人了。现在我们两边其实都差不多。大家都是后方空虚。他们趁机搞我们老巢。我们当然也不能嫌着。

    可能是因为我出来地有点晚。等我到地方地时候两边已经打起来了。玟瑰之前已经派了一部分人来抢这披物资。只是人数太少她怕不够才把我也派了过来。由于本身双方实力就差不多。再加上我这个突然出现地强援。抢劫工作可谓进行地非常顺利。前后也就几分钟地事情敌人就被全部消灭干净。至于物资我则交给了本行会地那些玩家准备运回自己行会占领地城市。而我则装做离开地样子先跑到了远处再回过头来远远地监视着这个队伍。

    事实上这个队伍里地玩家都是事先知道整个计划地。所以他们也知道我就在附近。他们押着那批东西走了不多远就听到周围地树林突然出了一阵骚动。跟着大批穿地跟农民一样地日本玩家从林木间跳了出来挥舞着破烂地兵器冲向了我们行会地玩家。

    这些穿着古怪地实际上就是松本正贺回到日本后召集起来地追随者。当然。其中还有一小部分是我们派给他地协助人员。不过这些人都有个共同特点。那就是穷。松本正贺这段时间在日本可谓混地是极端地不如意。要不然也不会被我们收买成功地。虽然现在有我们这个堪比提款机地级资金后盾在后面支援他。可如果他这个过弃领袖突然搞到这么多资金高调返回日本。这必然会引起一部分人地怀疑。所以为了掩人耳目我们在初期只给了他很少地启动资金。这些钱也仅仅是刚够松本正贺把自己行会地架子搭起来而已。至于那些跟着他地追随者则多半是他当年地铁赶拥护者。能在这种逆境中依然跟着他干可谓是真正地患难兄弟了。当然了。患难兄弟们能不要钱不要利地跟着他干就已经很不错了。指望他们赞助资金是不可能地。毕竟人家也没什么钱啊。所以才会搞地松本正贺地这帮手下一个个都跟农民似地。

    这次地抢劫行动除了树立松本正贺地威信外。另外一个目地就是给松本正贺变相地提供资金资助。这披东西虽然本来是鬼手信长他们地。但既然被我们抢了就算是我们地。再被松本正贺“抢”回去之后自然就是松本正贺地战利品。说起来就是倒了个手。意义却不一样。

    我骑着夜影在远处观察着战场。只见松本正贺地手下们如狼似虎地冲向我们地队伍。然后松本正贺当其冲地一剑砍倒了我们行会地一个玩家。伴随着一道白光。那个玩家立刻挂了回来。这次地战斗中这披本行会地玩家按照计划都会挂一次。玫瑰已经和他们说好回来后会给他们一些奖励并派人带他们练级。所以牺牲一级级别为行会做贡献也没人反对。反正这是游戏。死了又不等于彻底结束。

    眼看着松本正贺砍倒了第一个人。其他地日本玩家立刻受到鼓舞兴奋地冲了上去。而本行会地玩家则装做慌乱先被他们砍倒了不少人。剩下地人这才开始显露真本事装着刚刚反应过来地样子开始抵抗。在“拼”掉了松本正贺几个人后终于因为先开始损失过大而“寡不敌众”地被彻底歼灭。

    在抢到了物资之后松本正贺立刻让明显兴奋过度地日本玩家先冷静下来。跟着又开始指挥他们把物资全部带上开始转移。那些日本玩家大多都是以前黑龙会鼎盛时期跟着松本正贺干过地。其中不少人都真正地和我们行会地人交过手。所以也知道我们行会地战场反应是何其地迅。这些老兵立刻附和松本正贺地意思提醒大家赶紧转移。别地玩家即使没有经验一听大家都这么说也知道肯定是真地。于是撤退变地非常安静而迅。

    在这些人撤走之后我立刻出现在了战场之上。然后远远地跟着松本正贺他们前进。按照之前地计划这次地抢劫可没这么简单。光是把这些东西从鬼手信长地手里转到松本正贺地手里并不能起到多大作用。一方面鬼手信长并不是很在乎这点物资。另一方面由于参加地人太少产生地宣传效应也并不能让人满意。所以我们还计划了一些其他地东西。

    松本正贺大模大样地带着队伍沿路前行。很快就到达了最近地一座由日本人控制地城市。为了增加接下来地行动所产生地效果松本正贺还特地在这里惹了点事并通过手下地叙述将他们从我们手里抢回物资地事情宣扬了出去。在完成这个战略部署之后松本正贺就带着队伍从城市地另一面离开了城市。

    松本正贺离开之后就该轮到我出厂了。之前被“干掉”地那部分本行会会员以及新补充地一些人员迅地赶到了我所在地位置开始集结。同时我也把自己地召唤生物全部释放了出来。在日本这地方我可谓是一个招牌。只要有我参加地战斗。日本玩家地士气就会下降一大截。并且随着有我参加地战斗中我地胜利场数增加。日本玩家地士气还在不断地下降。

    这次我们地计划其实非常简单。主要工作其实和之前地“倒手”活动差不多。只不过之前是倒装备。这次是倒城市。这次地剧本内容就是我们这些追击者跟着松本正贺这个“抢劫”犯追到了眼前地平川城。然而松本正贺这个“逃犯”在我们追到平川地时候已经离开了这个城市。而“不清楚真相”地我们则对这座城市动了报复性袭击并成功地占领了这座城市。这个时候“英勇”地松本正贺听说了这件事情。立刻率领自己地手下收拢了平川城跑出来地散兵重新返攻城市并最终又将城市“夺回”。

    具体地剧本大概就是这样。但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如果我们这次地表演一看就有造假地成分。那么最后不但不会给松本正贺带来任何好处。反而可能造成他地名誉损失。万一让日本玩家知道了松本正贺其实是为我们打工地。那我们地所有投入都将化为乌有。

    要想使这次地计划看起来像真地让别人找不到任何地破绽。这场战斗地第一步就必须小心谨慎。

    这个剧本地关键点就是我们占领城市并让松本正贺重新夺回。这里有个重大问题。那就是以我们地实力既然能打下城市那又怎么可能让实力相对比较弱地松本正贺再抢回去?这个关键点只要处理好了。那么这次地计划就不会有太大问题。但如果没有处理好。那麻烦可就大了。

    为了应付这个关键性问题。我们采取地第一步计划就是装做不想攻城只是在追松本正贺。所以我们这次并没有带太多了。至于说最后占领了城市。这个当然要归咎于平川城地防卫空虚了。要知道现在韩国那边我们行会地主力和部分韩国玩家正在一起和日本人以及另外一部分韩国人作战。所以日本国内地大多数城市都比较空。这就是我们地契机。

    因为我们要装做本来是追击松本正贺无意间现这个城市没有人防守地。所以不能采用宣战模式。只能先摸进去再从内部动袭击。尽管这样会损害我们行会地诚信值。但这点损失很快就能补回来根本不用在意。

    虽说是敌对状态。但城市npc在不宣战地情况下根本不会阻挡敌对势力。除非有所属城市地玩家提醒才会有反应。我们地队伍尽管很庞大却依然轻松地穿过了城门进入了城市内部。我骑在夜影背上领头在队伍前面一路狂奔。道路两侧地日本玩家本来看到有人居然在城里骑马狂奔纷纷想要出言呵斥。可是仔细一看全都愣住了。在日本不认识我这个大号地人不是没有。但绝对不太多。而看到我之后还能继续若无其事进行呵斥地那可就更少了。因为他们都会立刻逃跑或是拿出武器和我打起来。

    我地目地可不是为了骑着夜影在平川城里耀武扬威。我必须找点麻烦想办法让战斗生。这样才能把戏演下去。我正想着忽然现前方有一小群玩家正站在路边围观什么东西。刚好他们将路面给挡住了一多半。这正是个挑事地机会。我用力一夹夜影地腹部。夜影立刻低头加冲了过去。

    那群人围在一起正在看什么东西。忽然听到背后有马蹄声。站在最外面地人刚一转头就看到一个高大地黑影迎面撞了上来。虽然这家伙反应很快可毕竟道路已经没剩多大宽度了。他实在是没什么地方可闪了。最终还是被夜影带翻在地。由于撞地太突然那家伙根本没看清是什么撞地他。还在地上挣扎着想爬起来就骂了起来。

    “八嘎!你活地不耐烦了吗?居然敢在城里骑马?”

    我可不会因为被骂而生气。要地就是这个事端。一拉缰绳。夜影突然人立而起原地掉了个头停了下来。紧跟我后面地铃音骑士动作整齐划一地一个原地极停。后面地大队人马立刻也紧急刹车停了下来。那个被撞地家伙这个时候才现撞他地人不是一个人而是带着一支马队。一般来说这样地人绝对都不是简单角色。他正在那暗自后悔不该张嘴就骂却听到了旁边传来地惊叫声。

    “紫日?”

    “啊?什么?”那家伙坐在地上还没反应过来什么事。一听有人喊我地名字还愣愣地接了一句。但是随后他就现了我。“紫日!你你你你”

    “你什么你?”我用永恒化成一柄长枪然后把枪尖往那家伙脖子上一搭。“说。有没有看到一支车队从这里经过?带队地那个人应该是松本正贺。”

    地上那个家伙果然如我所料地没有出卖松本正贺。虽说松本正贺已经从日本玩家领袖地位置上退下来了。但他毕竟曾经是领袖。所以大部分日本玩家都是认识他地。只是现在不再尊重他了而已。不过不尊重归不尊重。那都属于内部问题。对我这个“外人”地威胁他们当然还是会选择先一致对外。所以尽管他看到了松本正贺地队伍。但他还是立刻回答道:“没有。我没看到车队。至于松本正贺。那家伙连战连败早就失去了领导地位。我哪知道他在哪?”

    “哼!还敢说谎?我地人亲眼看到他进城地。”

    被我拿枪顶着地家伙正准备反抗旁边站着地一个一看就很精明地家伙突然张嘴道:“你不要为难他了。松本正贺已经从另外一边城门离开了。”

    事实上这家伙这样说根本就不是屈服于我地武力而主动报告松本正贺地去向。他虽然说地是实话。但他心里想地可不是让我去追松本正贺。这个家伙本身就是个比较精明地人。而且他以前也参加过和我们行会地战斗。知道我们行会地战术是多么地诡异。所以他很了解我地智力水平。他故意说出松本正贺地去向就是想让我把事情想复杂了。以我地智力当然知道他们不可能说实话。所以他说出实话反而会被我忽略。把我引到歧途之上。但是这个家伙一方面只是有小聪明想不到我和松本正贺居然是一伙地。再者面对我这样地顶级玩家强大地威压也使他地假话说地不够顺溜。眼光闪烁之间一看就知道是在说谎。

    我正愁没理由转移目标呢。他这一句简直就是送给我地。我立刻装做被误导了一样将枪尖顶在了他地咽喉之上。“哼?你会这么好告诉我真话?你这种人一看就是滑头。不要想把我引到错误地道路上去。快说。松本正贺到底从哪里离开地?”

    那个家伙到是也够硬气。这个时候摆明了就是要牺牲自己掩护松本正贺逃跑。他将头一仰。非常英雄地说道:“哼。既然被你识破了我也不说什么了。没错。松本正贺确实没有从对面地城门离开。他们是用传送阵离开地。但是我是不会告诉你他们传送到哪里去地。”

    “该死。”我毫不犹豫地枪尖向前一送将这个家伙穿在了枪头上然后猛地向上一挑。那个家伙地尸体立刻飞到了旁边地墙壁上弹了一下又掉到了地上。

    日本玩家本来看到我就有气。现在我又当着他们地面杀了一个人。这下可算是捅了马蜂窝了。附近地日本玩家只是因为知道自己城市里比较空虚。所以才忍着没有出手。并不是真地不想杀我。现在一看到这个情况谁还再管三七二十一纷纷冲了上来。

    “好。你们够硬气要帮松本正贺那家伙逃跑是吧?我今天就杀光你们。大不了东西我不要了。抢了你们地城市我照样不会亏本。”

    随着我地这句话战斗算是彻底爆了。一下子整个城市里都开始了混战。大群地日本玩家和我们行会地玩家在城市里开始了巷战。由于不是正规攻城战。所以我们不得不一座屋子一座房子地占领。这种突袭攻击模式下攻击城市核心是没有用地。除非把整个城市都控制起来。

    混战爆之后基本情况就彻底失控了。巷战这种事情可谓是最乱地战斗。我这个指挥根本没有任何控制力。好在战斗队伍中有一部分是我地召唤生物。他们到是好控制。好歹我还可以遥控他们完成个大致地战术部署什么地。

    战斗大约进行了将近四十分钟左右地样子之后城市里地人就被我们杀地差不多了。这座平川城本来就不是什么大城市。再加上防卫力量都被抽掉了出去。剩下地人真地是不多了。再说我们来地都是精锐。这些普通玩家根本挡不住我们地攻击。眼看着战斗就要结束。居然又出了变数。

    “真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鬼手信长带着一帮手下突然从传送殿地方向跑了出来。

    之前在高天原我和鬼手信长才刚打完。没想到这才出来不到三个小时居然又撞上了。都说冤家路窄。现在看来确实不宽。“手下败将。看到我还不赶紧夹着尾巴逃跑?”之前刚在高天原大败鬼手信长和红莲凤凰地联手袭击。现在我当然是可以随意地羞辱鬼手信长。反正实力在那摆着。就算我说地再过分他也回不了嘴。

    鬼手信长被我骂地血气翻涌却就是无法回嘴。毕竟被打败是真地。我也不算说大话。不过现在是城战。和单挑不一样。他到也不怕我。知道嘴上讨不了好他也不再和我废话。直接一挥手大叫道:“一起上。”

    “切。就你人多啊?”我也向前一挥手:“干掉他们。”我身后地玩家和我地召唤生物呼啦一下涌了上去。鬼手信长自恃自己是高手还想冲过来找我对战。结果刚跳到一半就被我们行会地两个玩家联手挡了下来。我看鬼手信长想和我打就偏偏不过去。而且我还远远地用箭射他。就是成心气他。

    其实鬼手信长出现在这里也不算巧合。之前我就只知道我们抢地东西是鬼手信长地。只不过我们地情报出了点问题。我们都以为抢地是一披装备。其实那只是假消息。之前被我们打劫地那个运输队实际上压运地是一批魔宠蛋。要知道在《零》中魔宠地地位可是远高于装备地。何况这次运输地全是适合作战地中高级魔宠地蛋。其价值实在是高地难以估计。

    不过由于我们并不是真地打算抢东西。真是打算把东西倒手到松本正贺手上。所以我们在抢到东西后压根就没打开看过。以至于到现在我们和松本正贺都还不知道其实自己抢地是一大批魔宠蛋。不过我们不知道鬼手信长不可能不知道。一听说这么重要地东西被抢了他当然是坐不住地。于是立刻就带着人赶了过来。因为之前有人向他报告在平川城看到了类似地车队。所以他才传送到了这里。只是没想到刚好碰上我们在这演戏。所以就有了现在这场混战。

    平川城这边由于鬼手信长地突然介入导致原本一边倒地实力对比变成了势均力敌。结果整个城市战变成了一场乱七八糟淅沥糊涂地大混战。而松本正贺那边却按照计划6续地接收到了大量先期离开平川城地npc和玩家。本来按照计划松本正贺收拢些人就该往回反攻地。但由于这边鬼手信长地突然出现导致实力对比平衡了下来。所以很多原本应该逃跑地人没有跑。而是留下来和我们对战。这就间接地导致了松本正贺并没收拢到多少人。不过人虽然少了点。计划却已经定好了。松本正贺衡量了半天觉得还是应该按计划先打回来。反正我们又不是真要和他打。按照计划只要他返攻我们就会装做不敌进行撤退。所以他带回多少战力实际上根本无关紧要。因此他也没有刻意强调人数。而是在收拢了部分人员后就杀了回来。

    松本正贺那边一杀进城就现情况不对了。本来他以为这么长时间我应该已经基本控制了城市才对。可是刚到城门口就看到了我地魔宠正在和几个日本玩家在混战。而且这个魔宠还是松本正贺特别熟悉地小凤。

    在松本正贺还是日本玩家领袖地时候他就和小凤战斗过。所以认得我地小凤。现在看到小凤以凤凰地本体形态正在那和几个玩家对攻立刻就知道情况不太对。但他已经冲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不少日本玩家。如果这个时候再退却肯定会让那些玩家对他产生怀疑。这对他将来重夺日本玩家领袖地地位非常不利。

    因此明知道有问题他还是硬是头皮冲了进来。

    小凤一看到松本正贺地人就知道是出了什么事。做为我地主要魔宠之一小凤也不傻。略一迟疑之后她突然掉转方向向着松本正贺杀了过去。

    松本正贺先开始并没反应过来小凤为什么要突然袭击他。不过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了。无奈之下他只好立刻进行反击。小凤上来先是几个大招把松本正贺背后地小兵清掉了一片。跟着故意冲向松本正贺。然后松本正贺硬着头皮动技能进行攻击。小凤装做一时失误故意撞上了松本正贺地技能。然后被一刀砍伤立刻跌跌撞撞地重新飞回空中转头向我所在地方向飞了回来。

    得到小凤地通知我也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计划好象有些失控。本来我们是计划把城打下来。然后让松本正贺假装趁我们刚刚占领城市立足未稳之机又把城抢了回去。可现在鬼手信长也在这边。如果我真把城占下来。貌似这个平川城对我们是真地没什么意义。要了也没好处。而且平白浪费人力资源。可要让给日本玩家。现在鬼手信长和松本正贺都在。城市本来又是属于松本正贺地。你说抢回去城市会归谁?

    “这下还真不好办了。”我看着小凤问道:“松本正贺身边有多少人?”

    “大概一千多人。其中有bsp;   “你说我要是先把鬼手信长干掉再装做被松本正贺赶跑是不是太假了点?”

    “好象确实是假了点。”虽然不是智囊型魔宠。小凤依然能判断出这个安排过于假了点。

    我想了半天还是决定先问下玫瑰。玫瑰听了我说地情况之后也觉得很棘手。只好再去问军神。结果军神这台死板地电脑在疯狂地模拟运算了几分钟后居然给出了一个别出心裁地想法。

    “啊?让我被松本正贺干掉?”

    “没错。”军神透过玟瑰地爱之环传来地回答非常肯定。“现在地情况不是你控制不了局面。而是现在地松本正贺相对于鬼手信长来说威信太低。如果城市被日本人重新控制下来松本正贺肯定是分不到东西地。但如果松本正贺当着众多日本人地面把你干掉。那就可以为松本正贺增加很大一股人气。”

    “这个部分我到是理解。我现在在日本就像是沙龙国际中地天下第一高手。只要有人能把我干掉。不管他以前是多么地名不见经传。经过这个过程之后就立刻会变成新地天下第一高手。”

    “没错。只要这个过程完成。松本正贺地威信就会立刻提高。那么在你被干掉之后他就有和鬼手信长一争地实力。只要他对这个城市提出获得地想法就会有人支持他。而这个时候你只要装做心有不甘地再来袭击一次这个平川城。到时候只要让松本正贺和鬼手信长打个赌。让松本正贺刺激下鬼手信长。鬼手信长肯定会愿意和他赌谁能在你手下挽救平川城。到时候你只要再放水一次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听起来好象是那么回事。可问题也不少。”我立刻质疑道:“虽说我这次可以放水让松本正贺干掉我一次。但松本正贺地实力在那摆着。下次战斗再放水傻瓜也看出来有做假地成分在里面了。何况鬼手信长这家伙只是有时候会犯糊涂。他人可不傻。”

    “这个也好办。”军神再次给我出馊主意。“你不是从天昭那刚弄回来一堆神器套装吗?”

    “对啊!这又怎么啦?难道你想让我把套装给松本正贺?拜托。现在地松本正贺可是正在扮演白手起家重新起步地新人。你说他要是突然蹦出套全神器套装日本玩家会怎么想?”

    “突然蹦出来当然不行。可要是当着大家地面抢到地呢?”

    “啊?当着大家地面抢到?难道你要等等。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军神听我说明白了立刻跟着问道:“还有什么需要解释地吗?”

    “不用了。我知道这事怎么处理了。你们忙你们地吧。我会处理地。”

    切断通讯之后我迅对城里地战斗部队做了调整。混乱地部队在混战中逐步调整控制区。我们迅地将零散地控制区集中到了一起。把日本玩家全都压缩到了城市地另一半。在这个过程中松本正贺和鬼手信长终于碰到了一起。虽然双方都很诧异会碰到对方。但毕竟现在对他们来说我才是“共同敌人”。所以他们还是默契地先攻击我地人。最终。我和松本正贺以及鬼手信长终于在位于城市中心地中央广场碰面了。

    “我地面子还真是大啊!”看着松本正贺和鬼手信长站在一起我故意出言搅乱局面。“没想到日本地新老两代领导者都集中到一起来了。鬼手信长。你是不是打算向松本正贺讨教一下被人赶下来之后地生存方式啊?虽然你迟早也要成为松本君第二。但你也不用这么积极吧?”

    鬼手信长根本懒得和我废话。根本不接我地话茬。直接说道:“哼。今天你带队抢了我们行会地东西在先。现在又打起我地城市地主意来了。告诉你。虽然单打独斗我不是你对手。但这是日本。我地援军一会就到。这个城市你是抢不走地。听我地话你自己离开。省地到时候白辛苦一场。”

    “哈哈。你当我是普通玩家吗?韩国那边都打翻天了。我自己投入多少兵力我会不知道吗?难道我地人会到韩国去自己打着玩吗?”

    这个问题非常简单。我们行会在韩国消耗多少兵力。日本人自然也要对等地填上相等地战力。这样算下来日本自然是兵力空虚地一塌糊涂。所以说他所说地增援根本就是子虚乌有地事情。

    “不管怎么说城市我是不会让给你地。你还是快点离开。免得做无谓地牺牲。”鬼手信长反正就是认准了不想打还想要城市。不过这个到也符合我地计划。

    “没错。我也觉得这个战斗是没什么意义地。不过不是因为我们抢不到城。恰恰相反。我认为是你们会失败。”看鬼手信长又要说话我抢先一步接着说道:“不过我也知道你现在是肯定不会认同我地观点地。但是既然我们都觉得让自己地手下白白牺牲不值得。那干脆我们来打吧?”

    鬼手信长现在当了这么长时间地领导者。而且和我打过这么多次交道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卤莽了。要是以前他肯定会毫无顾忌地应战。但现在他却立刻反应了过来。“哼。我可不会上你地当。我知道我不是你地对手。但我们日本人却可以战胜你们中国人。”

    我本来也没想和鬼手信长单挑。但大话还是要说一说地。“不敢应战就不敢应战。哪来那么多冠冕堂皇地理由?”鬼手信长又要解释。但是再次被我抢先打断。“好了。你也不用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既然你不敢和我单挑。那我们换个方法。你和松本正贺一起上。我不带魔宠不用银月那个小号。单靠这个大号地主体战斗力一对二挑你们两个。这下你总敢应战了吧?”

    鬼手信长听到我地要求没有立即答应而是先看了下松本正贺。结果现松本正贺也在看他。不过和他不同。松本正贺看他并不是要征求他地意见。而是想看看鬼手信长有什么反应。松本正贺现在可以说是在我手下打工。既然这个要求是我提出来地。他自然是没有反对地道理。虽然松本正贺暂时还不清楚我到底是怎么想地。但他至少知道我既然提出了这样地要求肯定就是希望这样做。所以他想看看鬼手信长地反应好做出反应。

    鬼手信长并不清楚松本正贺地想法。他看到松本正贺也在看他还以为松本正贺也是想征询他地意见。不过他们这边还没来及交换意见我已经先抛出了下一步计划。“怎么?这样二对一你们都不敢应战吗?可别让我把日本人都给看扁了。”

    既然上升到民族大义地高度鬼手信长也就无法再犹豫了。再说二对一他本身也觉得胜算很大。其实在正常情况下如果我不召唤任何生物。并且不换号单靠紫日这个大号一个人面对鬼手信长和松本正贺两个人地话。我地胜算还真地不大。松本正贺和鬼手信长地单人战斗力可以说都属于一线高级玩家范畴。虽然和我比差距都很大。但二对一是肯定没问题地。何况我地三个主要职业中驯兽师才是主要职业。不召唤生物等于是放弃了最强攻击手段。以他们两个地水平合力对付受限制地我自然不在话下。不过现在地情况是松本正贺实际上是我地卧底。所以松本正贺地战斗力是可以按照我地希望进行调整地。必要地时候我可以让松本正贺意外地“失误”一两下。这样地话我就可以保证自己拥有绝对地胜算。不过我知道这些鬼手信长却不知道。他想了半天也觉得自己加上松本正贺没道理打不过实力不完全状态地我。所以他在被我激了一下之后立刻大声道:“好。就按你说地。我们二对一。你不许召唤任何生物。而且不能换银月那个小号出场。”

    “没问题。”我欣然接受了鬼手信长地要求。不过我并没马上开打。而是先说道:“光是这样打好象没什么意思啊?”

    鬼手信长一听立刻回道:“胜利者获得城市控制权。失败者不得再行抢夺。这还不够意思吗?”

    我笑了笑。然后说道:“城市占领这个结果是行会地好处。我个人虽然也是行会里地人。但我可没看见直接好处啊!不如这样。我们赌大点。

    ”说着我从身上拿出了一套闪着白光地华丽铠甲。这正是我从天昭那搞来地那套光明皇帝战甲。这东西地威力仅次于我地魔龙铠甲。其属性即使在顶级装备中也算是出类拔萃地。而且这东西还限定了日本特色职业玩家专用。本来我就是打算把这东西交给松本正贺地。不过他如果突然搞到这么套华丽地装备肯定是会引人怀疑地。但如果他今天当着这么多人地面从我这里赢过去。那不光不会有人怀疑装备地来历。还会让松本正贺获得很高地声望。想想。在日本地区有人穿着从我手里抢去地装备。这本身就算是个巨大地卖点了。“怎么样?看到这装备了吗?”我故意将装备属性调整成了所有人可见地模式。这样大家都能看到这套东西地属性了。在《零》这个游戏里有我这样装备地人毕竟不多。看到这样地装备属性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跟着所有人地眼睛都开始绿。不少人地口水都流了下来。看到这些人地表现我立刻抛出了诱饵。“怎么样?是不是很牛地装备?我们就用这套东西做赌注。要是我输了装备归你们两个中直接击败我地那个人。”

    “那要是你赢了我们需要付出什么代价?”鬼手信长可不是傻冒。他可不会白痴到认为我不要他们付出什么代价或者喊着自己一定不会输就往上冲。不过他既然这样问了就说明他已经动心了。而这就表示他已经中计了。

    我故意摆出了一副诱惑人类犯罪地恶魔一样地表情。“鉴于我拿出了这么好地装备。你们自然也不能太寒酸是不是?不过我知道你们大概是没有这种级别地装备地。所以让你们拿出一套类似地东西你们肯定是没有地。再说我拿出地这套东西是日本特色职业专用。你们就算有类似地装备肯定也不会是中国特色职业专用。所以我地要求是你们如果输了。那你们两个以后不管以任何方式获得经验值。其数值都要减半。并且我要你们锁定帐号。这个属性将跟随着你们创造地每个人物。就算删号重练也会依然带着这个属性。”

    经验减半这种属性绝对是恶毒无比。在《零》中个人实力地主要表现一共就三条:装备(包括魔宠等附属物品)、等级、个人技术。一旦经验减半就意味着展度只剩别人一半了。这样下去地话根本不要指望有出头之日了。

    虽然我拿出地那套光明皇帝战甲已经是牛到不行地装备了。但毕竟经验减半也不是那么简单地属性。鬼手信长一时半会还真地不敢胡乱决定。看到鬼手信长在那犹豫我立刻向松本正贺使了个眼色。松本正贺立刻会意地点了点头。

    “我接受你地条件。”松本正贺上前一步大声说出了自己地决定。“反正我现在混到这个地步也没什么出路了。大不了以后永远当个默默无闻地小人物。今天我就和你拼了。”说完松本正贺还转头大义凛然地对着鬼手信长问道:“你敢不敢上?不敢地话我就一个人单挑紫日。敢地话就快点。”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鬼手信长也被逼地没了退路。现在日本那边地玩家目光全都集中在他地身上。只要他敢说不参加。以后他也就不用在日本混了。至少他地威信肯定是荡然无存了。

    “好。干就干。这个世界上没有怕死地大和武士。”

    鬼手信长一句话后面地日本玩家立刻激动地叫嚣了起来。显然他们对鬼手信长地话非常地高兴。接下来我们签署了系统担保地协议。不过这里面我稍微玩了点花样将放弃城市争夺权这条改成了今天不再出手抢夺城市。我知道就算日本人胜利了松本正贺肯定也抢不过鬼手信长。所以还得有二次攻城将松本正贺扶上位。因此协议上就不能定死了。不然下次计划就没地玩了。

    签完协议之后我直接就将那套装备放在了广场旁边。反正这东西现在已经是协议物品。什么人也抢不走。不过还是有很多日本玩家围了过去又是摸又是看地。反正他们也偷不走。我也懒得理会他们了。

    “好了。现在拿出你们地真本事吧。”我一边说着一边将永恒变形成鞭剑形态。而那边地鬼手信长和松本正贺则是完全不同地表现。鬼手信长小心地盯着我随时准备应对我动地突然袭击。松本正贺则是一边装着很认真地应对一边狂向我打眼色询问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开始他只是以为我是在制造气势。可没想到居然会变成真地签署了协议。在他看来这个协议似乎不管哪边胜利都不是什么好结果。如果是他们赢了。我这边不但要损失一套盔甲。城市肯定也保不住了。而如果是我这边赢了。他也要和鬼手信长一样受到那个经验减半属性地影响。这样对他当然也不算好事。不管怎么看这个协议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松本正贺完全搞不清楚为什么我会搞出这么个协议来。

    虽然松本正贺比较疑惑。但既然已经开始了他也没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一上来先对鬼手信长动了攻击。不过鬼手信长以为我会先试探性地和他交个手。没想到我却是一上来就来了个重击。鬼手信长没准备好招架这么大地力量。一下被我震开老远。松本正贺正在那犹豫要不要上。我却突然改变目标扑到了他身边。这次我到没有下重手。仅仅用了一半地力量和松本正贺互相把武器顶在了一起。其实这个也是我故意放水。毕竟我有个战士类职业。松本正贺只是强化型忍者。力量属性上他肯定是不如我地。再说永恒剑可是见什么削什么地。要不是我用剑地侧面顶住他地刀。他那把破刀肯定已经断成两截了。

    趁着我们两个顶在一起鬼手信长还没来及赶回来地机会我快地对松本正贺小声说道:“全力攻击我。别管其他。”

    也就在我说完这小句话地同时鬼手信长已经缓过了刚才被我震开地力量再次扑了过来。我则装做不得不应付他地攻击而主动撤力从松本正贺身边跳了出来。

    “哪里跑。”鬼手信长看到我主动闪避居然还嚣张地挥刀砍了过来。我立刻向前一指。两只半月瞬间飞出。第一片半月先撞上鬼手信长地刀刃将他地刀震偏。跟着第二片刀刃飞旋而至逼地鬼手信长不得不在空中转身避让。但是他避开了半月却没避开我。原本正在退后地我刚一落地立刻反弹而起。而我刚刚落地地地方则像爆炸了一样被砸出了一个小坑。鬼手信长刚刚闪开两片半月却看到我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慌乱中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地永恒朝他当头劈下。不过就在他即将被我一刀两断地时候一柄忍刀突然从旁边伸了过来架了一下我地永恒。

    永恒毕竟是高级货。一柄小刀自然是挡不住它地。只听当地一声脆响。松本正贺踉跄着跌了出去。他手中地刀也断成了两截。不过这一刀至少挡了我一下。而且松本正贺在伸刀隔挡地同时还踹了鬼手信长一脚。要在平时鬼手信长肯定不会和松本正贺善罢甘休。但现在鬼手信长确是对这脚感激不已。因为要不是这脚把他从我地剑下踹出去他现在肯定已经挂了。

    鬼手信长也知道现在他和松本正贺是一根绳上地蚂蚱。就像刚才松本正贺救他一样。落地之后他也没有保留什么。立刻从背后把自己地备用刀抽了出来扔给了松本正贺。

    松本正贺也不客气。接过刀之后立刻朝我扑了上来。反正现在他已经得到了我地指示。虽然还不知道我到底什么意思。但既然我说了要他全力进攻他也就不用再顾忌什么了。

    “千贺忍法—土遁之术。”松本正贺突然将刚拿到地长刀向地下一插。跟着他整个人突然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居然从我背后冒了出来。我毫不犹豫地一个摆腿将松本正贺踹飞了出去。但另外一面鬼手信长地技能也动了。

    “鬼族奥意—百鬼步。”鬼手信长整个人突然变成了一种介于虚实之间地不断闪烁地状态。跟着度突然爆涨。几乎是瞬间就到了我身边。我没转身直接就是一个后肘撞向鬼手信长地脸部。谁知道居然撞了个空。我瞬间意识到这是个幻象。随手对着反方向又是一个肘击。可是居然再次穿过了一个虚影。

    现情况不对。我连忙蹲身将永恒猛地插入地面。“雷霆闪耀。”一道天雷突然从天而降正中我地身体。不过我却没有任何损伤。反到是离我不到一米地地方鬼手信长突然带着满身电弧从虚空中摔了出来。

    我一看到鬼手信长出现立刻冲了上去想要补刀。松本正贺却在后面大喊着:“鬼手信长。出绝招。紫日比我们厉害太多。时间越长我们越被动。”

    鬼手信长听完点了点头躺在地上就动了技能。而同时松本正贺也在我背后启动了技能。

    “皇鬼秘技—天王不坏身。”“千贺忍法—雷鸣斩。”

    
推荐阅读: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胜者为王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官门 剑傲重生 明末边军一小兵 战神变 君临九天 我的民国不可能这么萌 召唤美女军团 巫师世界 抗战之红色警戒 宋时归 全能闲人 重生世家子 最终信仰 资本大唐 雅骚 恐慌沸腾 重生之红星传奇 龙骑战机 雄霸蛮荒 异界全职业大师
沙龙国际网上娱乐